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连龙

5196浏览    28参与
假兔子学习中
摸个小四格放松下。 来自睡得好...

摸个小四格放松下。

来自睡得好好的,抱枕突然被我外婆抽走拿去晒的怨念

摸个小四格放松下。

来自睡得好好的,抱枕突然被我外婆抽走拿去晒的怨念

假兔子学习中
www最大的宝物就在这当然不会...

www最大的宝物就在这当然不会再去管其他的啦

www最大的宝物就在这当然不会再去管其他的啦

假兔子学习中

不迫害龙了,画点正经的

是看完鬼王宴剧情后的脑洞

不迫害龙了,画点正经的

是看完鬼王宴剧情后的脑洞

假兔子学习中

打理刚领回家不久的小野龙前,要让他失去挣扎的力气(不是

打理刚领回家不久的小野龙前,要让他失去挣扎的力气(不是

假兔子学习中

半个月没画画了,复健下……干啥啥不行,泥塑第一名

半个月没画画了,复健下……干啥啥不行,泥塑第一名

假兔子学习中

是前几天日服送花动图的衍生脑洞

磨磨蹭蹭涂了几天不想画了

是前几天日服送花动图的衍生脑洞

磨磨蹭蹭涂了几天不想画了

假兔子学习中

洪水有龙挡着,补了魔也不虚海妖,happy end达成×

洪水有龙挡着,补了魔也不虚海妖,happy end达成×

假兔子学习中
龙还是山谷里的野小孩时天天只知...

龙还是山谷里的野小孩时天天只知道和雷兽打架,被连连领回神社后天天窝在连连身边,更没什么机会接触外面,所以其实龙说不定意外的纯情……噫?!

龙还是山谷里的野小孩时天天只知道和雷兽打架,被连连领回神社后天天窝在连连身边,更没什么机会接触外面,所以其实龙说不定意外的纯情……噫?!

假兔子学习中
不小心吃了可就是送命题了&ti...

不小心吃了可就是送命题了×

开玩笑的,老夫老妻几百年啥大风大浪没见过👌🏻

不小心吃了可就是送命题了×

开玩笑的,老夫老妻几百年啥大风大浪没见过👌🏻

假兔子学习中

上次更新是什么时候来着……

上次更新是什么时候来着……

小声叭叭

【一目连单人向】自甘堕落

各位大佬好我来丢人了

可能有那么一点点连龙连,还是瞎改传记为主

已投活动链接http://icp.red/UTKcgV-S5

丢一下图,看不清或看不见就当我在放屁

荒、御馔津有出场,戏份极少,全员没有任何爱情,就这样


[图片]

各位大佬好我来丢人了

可能有那么一点点连龙连,还是瞎改传记为主

已投活动链接http://icp.red/UTKcgV-S5

丢一下图,看不清或看不见就当我在放屁

荒、御馔津有出场,戏份极少,全员没有任何爱情,就这样


null

假兔子学习中

“若有一天能再相见”

剧情为了搭歌各种bug,慎

先把手书剧情放了,然后等连连生日再放手书正片

等到时候剧情忘得差不多,手书看不懂的话就不是刀了!【

背景音乐是《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伴奏,被我瞎几把剪成这样了

“若有一天能再相见”

剧情为了搭歌各种bug,慎

先把手书剧情放了,然后等连连生日再放手书正片

等到时候剧情忘得差不多,手书看不懂的话就不是刀了!【

背景音乐是《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伴奏,被我瞎几把剪成这样了

月白赤砂

拥抱庆祝吧,人类(4)

私设如山,流水账,短发大蛇,蛇吞父子,蛇吞双失忆

“唔,你看起来不错嘛,小子。”大蛇轻轻敲敲自己的脸颊边缘,“嗯,太辣了,我真是太辣了。”他又想敲敲镜子里自己的脸,想想医院的镜子应该很脏,遂停手。御馔津果然是个不好对付的,他看准这女人心软好说话,于是抱着儿子嘤嘤嘤装了好一顿可怜,什么“我现在失忆了儿子就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强抢别人的儿子你效命的组织真是太不人道了,不合理的要求就不要听吗你不喜欢作恶吧。”结果这女人只是责怪的看了荒一眼,说“啊八岐你这样我可以理解,我们的组织可是最大的福利组织哦,要相信大家。你的孩子我抱走有专人照顾,不能影响本职工作,放心好了,好好休息,新歌超棒哦,加油!!...

私设如山,流水账,短发大蛇,蛇吞父子,蛇吞双失忆

“唔,你看起来不错嘛,小子。”大蛇轻轻敲敲自己的脸颊边缘,“嗯,太辣了,我真是太辣了。”他又想敲敲镜子里自己的脸,想想医院的镜子应该很脏,遂停手。御馔津果然是个不好对付的,他看准这女人心软好说话,于是抱着儿子嘤嘤嘤装了好一顿可怜,什么“我现在失忆了儿子就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强抢别人的儿子你效命的组织真是太不人道了,不合理的要求就不要听吗你不喜欢作恶吧。”结果这女人只是责怪的看了荒一眼,说“啊八岐你这样我可以理解,我们的组织可是最大的福利组织哦,要相信大家。你的孩子我抱走有专人照顾,不能影响本职工作,放心好了,好好休息,新歌超棒哦,加油!!!”离开了病房。

“她刚刚的意思是说,你儿子暂时放在她那里,她要考虑一下,目前不会交出去。我们成功了。”荒道。

“哈,你很了解吗。”

“毕竟这么长时间同事。。。”

大蛇手里在床上乱抓,在枕头下面摸到了一样硬硬的东西,是一条由六朵银制樱花组成的耳骨夹。“我的东西?”他打断荒。

“是的,柜子上的斜跨包也是你的,你晕倒的时候零碎的小东西就随便堆在枕头边。”

“我为什么会失忆?事故?”

“不。”

“哦?”大蛇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你有一种先天的间歇失忆症,像这样的事经常发生的,只是你忘了。”

“唉,我还以为你能编出什么新花样。走吧走吧,”大蛇不耐烦的赶人。

荒走的干脆,好像在这里不耐烦呆了很久。

镜子里的男人眉眼甜美乖巧,但眼神像个野兽,板寸又让他看起来有了几分侵略感,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太淡了,他想,拿起手里的耳骨夹比划了一下,太单调了。下次买一副带碎钻的吧,嗯,一部分要大一些,要足够闪眼,他边想边翻手边的包,果然包里有一只唇釉,一半管是透明的,可以看出色号偏紫,他刮了刮棉棒,在嘴唇中间轻轻蹭上一点点,用手指一点点抹晕边缘,他对着镜子微笑,嘴唇状态完美,没有裂纹,优美的形状也突出鲜明,他满意的再涂深了一点。包里没有粉底,只有遮瑕棒,他把嘴唇上方淡淡的胡茬简单遮了一下,他愈发感到镜子里的男人顺眼,凑近镜子,“呵呵,感觉像是要接吻一样呢。”于是镜子上出现一小块朦胧的吻痕形状的水雾。他侧头微微用力掰着耳骨夹上的细银圈,他还是嫌这东西有一点点单调,但他现在想尽量打扮齐全一点,只是毕竟这东西还是有些难戴,细细的银圈撑不住他手指的摆弄,断了,“哼,败兴。”他随手将它丢进垃圾桶。他失忆前最后一次出门应该心情很好,要不然也不会有耐心去摆弄这玩意儿。

“是去干什么呢。”他想。

另一边,御馔津和缘结神。

“喂,这上面做事也越来越绝了,为了招安,把人搞失忆不说,还找了人家儿子威胁人家,哇,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真是。。啧啧。”

“不,上面不可能做坏事的,这酒吞童子曾经自幼修习佛法,都驱不除天生的鬼性,实在是冥顽不灵,想铲除他,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这种从没过过苦日子的家伙懂什么,万鬼有了首领,减少作乱啊。”

“我信徒众多,年年岁岁,生活凄惨的人见了很多,而且大部分妖怪本性还是很善良的。”

缘结神上前一步,蹦到御馔津面前,“那不——一样。跟我显摆信徒多是吧,你知不知道你抢了我多少生意,好多人!好多人!去稻荷神社求姻缘!就算是这样,我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总是这么好,这么温柔,像大家的姐姐一样,大家都喜欢你,尊敬你才把善良的一面展现给你的,就算是你,连妖怪也不舍得冒犯的你,他们也。。。。也。。。。”

“你要这么说,我也要说,你啊,总是像孩子一样,这么多年,不管是在高天原遇到了什么不合意的事,也该回家了。”

“不——要。”缘结神拖长声音,重重倒在稻荷神专用办公休息室的沙发上,“自由自在挺好的,我才不要回去当什么苦逼的工薪阶层。”她看看御馔津放在膝头的婴儿,“好安静,不哭不闹的,也不像你说的那么讨人厌吗不是。”她又弹起来,换了个角度端详“他脖子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没有血腥气。。。。。是某种封印?揭开看看。”说着就去摸绷带的开口。

“你小心点,万一出事怎么办。”

“要是出了事,就算是上头也还是找你吗,你不是高天原最懂封印的吗,你看看有大问题没,没大问题吧,没大问题我开了哦。”

缘结神轻轻揭开酒吞脖子上的绷带“好深的沟啊,整整一圈!或者一种特殊的妖纹?中间还有一只眼睛形状的痂。”她说完好像感到有些不对,先是小心翼翼的慢慢转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快速转向御馔津“御馔津,快用你的驴,啊不对你的狐狸丢他。”

“婴儿吗,我得把他放的离我远一点才有准头。”

“不不不,你别动,我估计也许外面的人也快不行了。”

“怎么了,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御馔津放下婴儿,向后走了几步,随后,她感到身体燃烧起来了。对她来说不算太痛,不过确实有什么在一点点的消耗她的生命,她慢慢打开门,看到一个个自燃的人体在嚎叫奔跑,有人一看到她,立刻扒住她的衣角,她的衣服沾到了人身上的火星,却没有蔓延上来。简直像是天劫。御馔津迅速关上门,房间隔音很好,把门外的凄惨景象隔得好像从未发生过。而缘结神的身躯开始透出火焰,看起来要被烧穿了。“啊啊啊御馔津,你神力比我多烧得慢一点,快封住他!!!好痛!早知道我就不手贱乱揭了。”

御馔津满头大汗。

“怎么抵抗了?不要减疗!也不是禁言,你行不行啊。”

“不行,他太厉害,我封住了也没用。”御馔津掰得小狐狸吱吱叫。

“那怎么办。”

突然医院上空出现了巨大的青色旋涡。“你打开的是类似于结界的力量,只有将神子带离才能彻底解决。”

御馔津点点头。她将附近信徒的痛苦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

“连连!呜呜呜连连靠谱。”缘结神身上的伤被一目连治愈了一瞬间。

“靠谱的不是我。”一目连停了一下,“龙。”

一目连后面沉默的青年点点头。变作龙形卷住了婴儿消失了。

“龙跟我们不一样,他免疫神子的灼烧,也不会被高天原注意。鉴于这位身份特殊。。。我自有合适的地点安置他。”

“辛苦你了。”御馔津直起腰来,她感到好多了。“你真是比我们更像正统神明一点。”

“跟正不正统没关系,我只是很喜欢大家。”

一阵凉风“呼”的吹进来,是缘结神逃走了。

“听说高天原准备召回人界四散的神明。你们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吧。”

“我并不觉得回归编制有什么不好。”御馔津倒了一杯茶,开了一个罐头安慰小狐狸。

缘结神这边。

“臭弟弟。你来干什么。很危险的哎你知不知道。这家医院可是高天原名下,高天原,你。。。他们不容许你们活着的。”

“你看我刚买的尖椒,傍晚了便宜一点,包圆儿。”对方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

“哇味道很呛呢不错不错我今天要抄一大盘,配一点点鸡蛋。我一个人能全吃光。”缘结神打了个喷嚏“不对,你听没听见我说话,下次千万不要再来接我了,你要小心。”

“那群家伙找你做什么。”

“神明做不下去了呗,老一套无法赚得新一代的信徒,想多聚人多点力量。”

“很开心吧,有正规编制。”

“哎?”

“神明大人很开心吧,可以更有力量,不像以前那样捡破烂,即使有小小的意见,但是只要能过得好一点这些不算什么吧。神明大人要抛弃我了吗?我随时做好准备,干干净净的走,不会给神明大人惹麻烦的。”

“我,我不是那种神啦。先,先把你手里的锁链放下啊啊啊。我不会的,觉——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啦。”

“但你好像很崇拜后来的那个神。”鬼童丸锁链上的名字像布满了裂痕。

“他是散神啦散神,不属于高天原的。”缘结神看鬼童丸好像要杠到底,赶紧转移话题“我让你画得脑洞有没有画完啦,我可是跟他们说好的晚上七点准时发的,我得讲信用哎。”

“那些马赛克微妙的 图?”

“让你画就画了,我还等你一起成为太太呢,我需要钱啊!!”

“我看那些本子并不能赚什么,是神明大人的个人的喜好吧,还是为的那些叫粉丝的家伙。。。。”

“是,是,我个人喜好,我是鬼童丸太太的粉丝,太太画得 图我好得不行,行了吧,杠杠杠,没完了都。”

此时,大蛇打开病房的门“荒?怎么回事,你刚刚敲门好像个强盗哎。”

荒扶着门框,看起来非常虚弱。他看了眼八岐中毒似的嘴唇“你没事?”

“什么?你这个样子,难道在追人?好忙。我刚刚在照镜子,没听见有声响。”

“没,没事,你好好休息吧。”荒一脸冷漠。

“哦?我跟你说啊荒,刚刚我的手指头,冒火了耶。”



终于要写到蛇爸爸带孩子喽~~

假兔子学习中

即是攻又是主人,简称公主(攻主)×

即是攻又是主人,简称公主(攻主)×

假兔子学习中
连:想不到被派来暗杀我的竟然是...

连:想不到被派来暗杀我的竟然是个少年。龙族啊,真少见

龙:……

连:和你一起来的是叫雷兽吗,我没抓到他

龙:呵,从被抓住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

连:做我的龙如何

龙:要杀要剐悉听……哈?

连:你现在杀了我也回不去,所以没有继续敌对的必要了,正好我缺个帮手

龙:话是这么说,但把个上一秒还要杀你的人留在身边……你这人……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连:或许是吧

没有后续的脑洞,只是找理由搞龙【×

连:想不到被派来暗杀我的竟然是个少年。龙族啊,真少见

龙:……

连:和你一起来的是叫雷兽吗,我没抓到他

龙:呵,从被抓住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

连:做我的龙如何

龙:要杀要剐悉听……哈?

连:你现在杀了我也回不去,所以没有继续敌对的必要了,正好我缺个帮手

龙:话是这么说,但把个上一秒还要杀你的人留在身边……你这人……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连:或许是吧

没有后续的脑洞,只是找理由搞龙【×

流离流年

"不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和后续的补魔
脑子里出现了不好的事情

"不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和后续的补魔
脑子里出现了不好的事情

假兔子学习中

龙:能打能奶会撒娇【连连限定

龙:能打能奶会撒娇【连连限定

假兔子学习中

年上、年下我全都要【

脑洞来源p2,无对话框p3

年上、年下我全都要【

脑洞来源p2,无对话框p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