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迪丽热巴

435.3万浏览    18412参与
love.小迪.顾迪辞💐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如果你喜欢我那你就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喜欢我那我就继续追你,反正女追男,隔层纱,咱俩肯定会在一起的🌚🎀热巴这口才太绝了🌚👍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如果你喜欢我那你就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喜欢我那我就继续追你,反正女追男,隔层纱,咱俩肯定会在一起的🌚🎀热巴这口才太绝了🌚👍

Miss璐小姐

迪丽热巴


代表作:《克拉恋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漂亮的李慧珍》、《烈火如歌》、《一千零一夜》、《三生三世枕上书》、《幸福,触手可及》、《长歌行》、《你是我的荣耀》、《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迪丽热巴



代表作:《克拉恋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漂亮的李慧珍》、《烈火如歌》、《一千零一夜》、《三生三世枕上书》、《幸福,触手可及》、《长歌行》、《你是我的荣耀》、《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星星✨

迪丽热巴 亲笔签名照

牛年春晚签,含玻璃相框

迪丽热巴 亲笔签名照

牛年春晚签,含玻璃相框

李里士多德

她一下子就撞到了我的……心巴上~

她一下子就撞到了我的……心巴上~

江日照月

安乐传壁纸

自修3P


迪丽热巴 帝梓元/任安乐

安乐传壁纸

自修3P


迪丽热巴 帝梓元/任安乐

霁月清风🥀

希望你能一直拥有抵抗生活的温柔,相信柔软的风,治愈的日落和枕头里边香喷喷的梦。

希望你能一直拥有抵抗生活的温柔,相信柔软的风,治愈的日落和枕头里边香喷喷的梦。

潇

【意禾】何以入君心(3)

注意⚠️这是BE

霸气北渊尊主云禾x那柔弱不能自理病弱鱼长意夫人

私设断崖那日掉下去的是云禾。

正文开始

01

这一剑,足足让纪云禾昏睡了三日。

这三日,长意几乎是一步都没有离开云禾。

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人儿,长意眼眶愈来愈红,不由得生起气来。

纪云禾才是个自以为是的大傻子!

于是我们北渊尊主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舍命救的大尾巴鱼眼眶红红的,鼓着嘴坐在一边。

“长意…”纪云禾轻声说。

长意立马回过头,也顾不上生气了,慌忙问道:“云禾你醒了,疼不疼啊,我去找空明。“

傻鱼忘了,自己是被囚禁的,但是眼下纪云禾憔悴的样子,长意也没有一分心思去管什么逃跑。

还没走到门口,空......

注意⚠️这是BE

霸气北渊尊主云禾x那柔弱不能自理病弱鱼长意夫人

私设断崖那日掉下去的是云禾。

正文开始

01

这一剑,足足让纪云禾昏睡了三日。

这三日,长意几乎是一步都没有离开云禾。

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人儿,长意眼眶愈来愈红,不由得生起气来。

纪云禾才是个自以为是的大傻子!

于是我们北渊尊主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舍命救的大尾巴鱼眼眶红红的,鼓着嘴坐在一边。

“长意…”纪云禾轻声说。

长意立马回过头,也顾不上生气了,慌忙问道:“云禾你醒了,疼不疼啊,我去找空明。“

傻鱼忘了,自己是被囚禁的,但是眼下纪云禾憔悴的样子,长意也没有一分心思去管什么逃跑。

还没走到门口,空明就像有感应似的推开了门。

空明走到长意跟前,拿出一碗药。

“喝吧。”

长意摆手“我不喝,我没事,你先看看云禾。”

“纪云禾死不了,这是她为你九死一生换来的救命药,你要是不想辜负她,就赶紧喝了。”

长意转身看了一眼云禾,一口气喝下了药。


顿时,身体里就有一股灼烧之痛,痛的长意弯下了身子。


“长意!”


纪云禾慌忙从床上跑下来,动用灵力替长意缓解。


“你疯了!你才恢复,不可动用灵力!”空明上前想要拉开纪云禾,不料却被结界所弹开。


待长意脸色好些了,纪云禾才慢慢扶他躺到床上。



“他怎么样?”纪云禾转头问空明。


空明已经被气笑了,好好好,一个个都只为对方着想,根本不管自己的身体。


他上前探了探,确认无事后,转而对纪云禾说“他没事了,你现在不可出什么问题,北渊还需要你,不要整天耽于儿女情长。”


纪云禾无谓一笑“放心,我明白。”



等空明快走出云苑时,纪云禾冷静地问




空明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长意,我会怎样?还能有所谓机缘,所谓北渊么?”





空明僵住了,是啊,如果不是靠长意这个信念支撑着,纪云禾早就疯了。

 

 

次日,长意醒来,身边充斥着熟悉的气息,他侧头一看,纪云禾正安静地睡着他身侧,往日的霸气不复存在,唯有娇憨和温柔。长意露出了一个时隔六年的笑容。


过了一会,纪云禾缓缓睁开双眼,见长意盯着自己,忽然想起这几天忘了装霸气,不免有些尴尬,她清了清嗓子“盯着我干嘛?怎么,想逃跑?”


长意无辜的眨眨眼“我没有。”


纪云禾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下了床,风风火火地走了。








长意一个人盯着大门,又展颜一笑,云禾真是太可爱了。












 

 

 

 

 

大殿内

纪云禾全然没有刚才的温柔,紧皱眉头,一脸严肃的盯着眼前的部防图。


“纪云禾,不多时仙师就要攻打北渊了,你打算如何应对?”空明问。


纪云禾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空明先生,长意拜托你了,还请先生待我去了之后,还他自由。”


“纪云禾,你…”


“不用劝我了,我这身子,本来失了心头血就时日无多,不如以我之身,换天下太平。”








……










长意等了又等,终于,纪云禾再一次来到了云苑。



“云禾!”长意上前迎接。

“干嘛等我啊,万一我今天不来了怎么办?”纪云禾一边柔声问,一边扶他坐到了床沿。


长意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云禾了,不由得愣住了。


直到纪云禾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怎么啦,喝个药喝傻了?”


“云禾,你很忙吧,你别管我了,快去歇息吧。”说着就推了推云禾。


“真舍得我走啊?”长意抬起头,看到纪云禾俏皮地眨了眨眼。


“我…”长意的脸红暴露了他的想法,舍不得。


纪云禾看着长意笑出了声,她上前拥住长意,感受着他的体温,贪恋着他的气息。



“我不走了,今晚就在这睡。”


两人躺在床上,长意无措地盯着天花板,纪云禾这边倒是悠然自得,拍了拍床铺“长意,上来啊?”


“哦…哦哦。”


长意躺下来,留了一个僵硬的背影给纪云禾。


纪云禾靠近长意的耳边,使坏的在他耳边吹了口气,盯着他通红的耳朵,手指在他身上各个地方胡乱点着“长意,你好狠心啊,就留一个背影给人家,转过来呗?”


长意呼吸变得重了,纪云禾见状添了最后一把火。


“长意,我想要你。”









……










第二天,当长意悠悠醒过来时,纪云禾已经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看到纪云禾走了,莫名的有些心慌。


或许是昨天…的缘故?


长意倒也没有很在意,乖乖待在云苑,期待着云禾晚上回来。








 

 

纪云禾一身红衣,在白雪下十分鲜艳。



“仙师,好久不见。”






“纪云禾,少废话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仙师率先出剑,纪云禾侧身躲过,也不再客套,战争由此打响。



不过一会儿,空明出现在纪云禾身旁,朝她微微点头。







时机到了。








纪云禾不再恋战,飞向山顶。


仙师紧随其后。


山顶上的雪下的更盛了,纪云禾不屑地扫去肩上的雪,负手而立。


仙师追了过来。“纪云禾,你又耍什么花招?”


纪云禾没有理他,双手成诀,金色的阵法出现在两人脚下。


“亡魂阵!”仙师大惊失色,但是现在想要逃出去已经太晚了。


空明一把将仙师推回。


仙师的黑色魔气被迫同他的身体分离。


“亡魂阵,纪云禾你真狠,为了杀我,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以我一人之力,换天下安宁,有何不值?”


语毕,阵法形成。








第一御灵师,和第一仙师,一同被阵法吞噬,魂飞魄散







 

 

长意突然感觉心脏像碎了一样痛。


他慌了,也不管结界,用灵力撕开,迎面碰上了空明。


他抓住空明的袖摆“云禾呢?她在哪?我要见她。”


空明不忍推开他,叹了口气,说:“纪云禾…为了保这天下和你,同仙师魂飞魄散了。”


长意一下泄了所有的力气,嘭的跌坐在了地上。


眼泪随着身子一同落下。


云禾…云禾。


随着这肆虐的冷风,消散了。





纪云禾,你冷不冷啊?










 

 

此后,长意就算没有结界,也再也没有踏出云苑一步。


空明实在看不下去了,去劝他。







“长意,纪云禾她一直都在。”

“她让我同你说”
“她还你自由。”

“她今生无法与君共白首,来生一定补偿。”

“她爱你。”





一段话,深深砸在了长意的心头。










云禾啊,你可知,我再也不会自由了?







“长意,如果你爱云禾的话,替她好好爱这个世界吧。”










 

很多年后

长意依然替纪云禾守着北渊。


他却从来没有踏出北苑一步。


 

今天,他却提出前往万花谷。


空明以为他放下了,松了一口气。


长意一身深蓝色的衣服,出现在了像是世外桃源的万花谷,但是他清楚,这是纪云禾想方设法逃了半辈子的囚笼。



他缓缓走向曾经纪云禾住过的小屋。


小屋很久没人来过了。



陈设品如故,而故人早已不在。


桌子上的一个小袋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伸手拿起它。


里面是一袋子鲛人泪。


里面还有一张小纸条。


“长意,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吧。


很多话,其实我还没说出口。


我其实根本不在乎你刺了我一剑。


我囚禁你只是为了让你养好身子,对不起,我只能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


你从前问过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我当时避而不答。


傻鱼,我爱你啊,爱到骨子里了。


你一定要好好的,按时吃饭,按时休息。


还有,忘了我吧。”







长意攥着纸条蹲下身子,在没有人的角落,哭出了声。







纪云禾,你让我如何忘?


爱吃瓜子的瓜子

521【情投意禾】——孕事三两件 长意/纪云禾

日常6:


1

纪云禾怀孕这几件事几乎惊动了整个村子,周大嫂是每隔一天就上山来看看她这个妹妹。起初长意并没意见,反而特别感谢周大嫂,毕竟他是真的不懂孕期需要注意的事,每次看到云禾孕吐,他都急的满屋转,甚至能挤出些珍珠来。

云禾常笑话他说:“人间有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们家小鱼可真真不吝啬眼泪,这发家致富是迟早的事儿,若是生了女儿就把这些珠子攒着给她做嫁妆。”

对于云禾的调笑,长意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只是着急,只是担心他的娘子,既不丢脸也不好笑。

后来周大嫂来了,跟他讲了孕期时该注意的事,比如饮食不要吃山楂,若是餐桌上想吐,定是有什么菜是不合她口味的,长意听得认真,小脑袋如同小鸡啄...

日常6:


1

纪云禾怀孕这几件事几乎惊动了整个村子,周大嫂是每隔一天就上山来看看她这个妹妹。起初长意并没意见,反而特别感谢周大嫂,毕竟他是真的不懂孕期需要注意的事,每次看到云禾孕吐,他都急的满屋转,甚至能挤出些珍珠来。

云禾常笑话他说:“人间有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们家小鱼可真真不吝啬眼泪,这发家致富是迟早的事儿,若是生了女儿就把这些珠子攒着给她做嫁妆。”

对于云禾的调笑,长意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只是着急,只是担心他的娘子,既不丢脸也不好笑。

后来周大嫂来了,跟他讲了孕期时该注意的事,比如饮食不要吃山楂,若是餐桌上想吐,定是有什么菜是不合她口味的,长意听得认真,小脑袋如同小鸡啄米一样咚咚咚的点着,就差找个本子记下来了。

可是……

他发觉周大嫂来的太勤快,而且每次都能待上三四个时辰,这让长意觉得自己陪云禾的时间少了,难免对着周大嫂时,笑的难看了些。

周大嫂握着云禾的手在里屋通过窗户看向外面正晾晒草药的长意,响起他给自己开门时闷闷不乐的表情,瞥了一眼因怀孕而微微胖了些的云禾道:“你家相公最近不大待见我啊。”

“怎么会呢?”

嘴上这么说,但其实云禾早就察觉到她家大尾巴鱼的情绪了,只是他没说,她也不好问。

“以前我每次来他都笑的很好看,尤其那双眼睛亮晶晶的美得不得了,但是最近我来,他就不怎么对我笑,而且有时候我还感觉后背冷嗖嗖的,一转头就看到你家相公撇着嘴正在瞪我。”

“呵……呵呵,嫂子,这是你的错觉吧。”

云禾心虚的说着,不由自主地去偷看庭院中的男人,此时院中种的紫藤花开的正好,串串花束随风轻摇如同一个个扭动腰肢跳着曼妙舞姿的少女,长意的白发在阳光下发着点点光亮,背对着她在切当归。

他好像又瘦了。

不知为何,云禾此时此刻特别想抱一抱自己的相公,想感受他那不高的 体温,去嗅他身上独有的属于大海的味道。

“眼睛都看直了!”

周大嫂笑嘻嘻地打趣云禾,随后又贴着云禾的耳边小声说道:“你这抬也稳了,月份也正安全,晚上那档子事只要稍微注意下,还是能做的。”

噔!

院中的男人猛的一起身撞翻了身侧的草药架子,吓得还没来得及脸红的云禾一机灵,忙往外看,就见他那相公红着耳垂蹲在地上七手八脚地捡着混在一起的草药。

“噗嗤。”

云禾抿着嘴笑了,心里幸灾乐祸道:“让你偷听。”

“他这是怎么了,是外头日头太大,晒晕乎了?”

不明所以的周大嫂有些担心的问。

“大概是吧。”

云禾忍着笑,对院中的长意道:“长意,我口渴了,你去帮我打点山泉来可好。”

“哦……哦!”

长意稀里糊涂的答应,随后拿起水桶迅速的走出了院子。

简直是落荒而逃。

几只蝴蝶绕着紫藤花姗姗而舞,长风穿堂而过,云禾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待长意提着水回来,周大嫂已经走了。

长意不解,平时周大嫂都是要等到快做晚饭的时间才走的,今日怎么走的那么么早。

“嫂子走了?”

“嫂子说你不待见她,最近每次来你都没对人家笑过。还说你总是在背后瞪他,让她不舒服。”

云禾歪着头,认认真真的说,似乎要说教长意一番。

长意听了,脸往一边撇,放在身前的双手扣在一起,大手指来回搓着,不说话。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云禾的眼睛落在长意绕在一起的拇指上,觉得她家相公真的是可爱。

“我……我没有不待见嫂子。我只是……只是……”长意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嘟囔了一句云禾也没听清的话。

“什么?“

云禾问。

“嫂子来了总是霸占着你,我……”

后半句话,长意怎么也说不出口,委屈地低着头,使劲地搅着两个大拇指。

一只手握了上来,长意抬眼,正看到云禾笑意盈盈的双眸。

“吃醋啦?”

“我没有。”

嘴硬。

云禾张开手臂,将长意抱了满怀,踮着脚尖将鼻头埋进长意的脖颈间,属于长意的味道立刻萦绕上云禾,云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鼻尖蹭了蹭长意的脖子道:“你抱抱我啊。”

长意这才回过神,分开双手,慢慢地将自己的娘子抱住。

圆圆的肚子贴在他的身前,好想抱紧,又好害怕压到云禾的肚子,紧张地他两条胳膊一阵发麻。

感觉到相公局促的呼吸和紧张的肢体,云禾又想笑。

她贴着相公的耳边,轻轻吐了一口气,那耳朵立刻红了,云禾开口道:“嫂子说晚上那档子事你可都听到了?”

“啊……没,没……恩。”

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净是没瞒过妻子,而且还听到了那么不该听的话,长意此刻脖子都红了,搂着妻子的手更加僵硬。

“那……”云禾低低地开口,声音中带着一点儿沙哑一点儿诱惑,“咱们今晚试试?”

耳垂发痒,心头发酥,长意似乎忘记了呼吸,秉着气息,隔了好久才开口。

“嗯……嗯。”

2

帐中,长意的手小心的贴在云禾的肚子上,刚刚运动过的两个人都秉着呼吸去感受那肚子里的小生命是否收到影响。

咚。

隔着肚皮小家伙踢了长意手一脚,这一动静瞬间让两个人松了一口气,长意在云禾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笑了。

云禾的脸颊尚未退去红潮,眼神流转间带着妩媚。

长意忍不住又在她最少落下一吻,又突然羞涩的别开脸直起身帮云禾盖被子。

云禾忍不住想笑,拉住长意的手指着自己的肚子问:“你想不想听听?”

长意一愣,盯着云禾圆圆的肚子看了半晌,还是忍不住歪着脑袋,渐渐地把耳朵贴上了云禾的肚皮。

扑通扑通……

强有力的声音隔着肚皮传入长意的耳朵,惊的他立刻支起了身子,瞪着眼睛,指着云禾的肚子说:“他在里面游泳。”

“噗,看来是一只活泼的小鱼。”

云禾拉着长意的手,示意他躺下来。

长意再次把耳朵贴上云禾的肚皮,两只眼睛一闪一闪的,满是欢喜。

“我听嫂子说生孩子很疼。”

“我没见过鲛人生孩子,如果很疼的话,我可以用法术抹去你的疼痛。”

“你会不会嫌弃我胖啊。”

“你胖吗?我觉得你现在也很好看啊。”

也不知道他是听不出云禾想让他哄哄自己,还是故意的,长意的回答满是真诚,倒是让云禾不好再戏弄他了。

“你说咱们的孩子出生了,会不会是一条鱼啊,这样会不会吓到嫂子。她说会帮我接生。”

“……”

长意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说:“我们鲛人的孩子生下来就有尾巴的,但是咱们的孩子也可能是人类啊。”

“那你希望他是人类还是鲛人?”

云禾摸着长意的白发轻声问。

“都可以。”长意又想了一下说:“其实……做鲛人挺好的,还能去大海,最主要的是寿命长,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长命百岁。”

“我也觉得,鲛人都生的美,要是像你就更好了。”

云禾捏了捏长意的脸颊,柔软的触觉细腻的很。

长意却摇了摇头道:“我希望他长得像你。”

“为什么?”

“这样他要是惹我生气了,因为长得像你,我就不会用力揍他。我就因为长得像母亲,每次闯祸父王都只是口头上训斥我一两句而已。”

难得听到长意提到父母的事,云禾想他的父母有一定很相爱,所以才有这样一个至纯至善的儿子。

“那我要是忍不住想揍他呢?”

“那……你也别太使劲,小孩子可能哭了。哭个两三个时辰都不在话下,有的还能把自己哭晕过去呢。”

长意说的认真,云禾难免会想这是不是他的亲身经历。

想着想着,困意渐渐上涌,她拉着长意道:“长意,等孩子会走了,咱们去大海吧,我想看看你的大蚌壳和大珍珠……”

“好啊,海里还有很多漂亮的小鱼,还能会发光的呢。有一些海龟比咱们这个山头还要大,我父王的坐骑就比……”

长意的声音也渐渐放轻,抬手给自己的娘子掖了掖被角。

窗外月色朦胧,几处虫鸣隐隐丛丛。


有彩蛋。

张靛Blue

【情投意禾】捌 醉酒

长意没想到云禾的酒量会如此差,明明洛锦桑那家


伙很是能喝的,怎么云禾才喝了三杯就露出醉态来


了呢。


无奈的看着喝醉酒赖在他身边的纪云禾,叹了口气


认命的起身把她抱到床上,把纪云禾放好,给她盖


好被子准备继续刚才没处理完的事物。


纪云禾却一把拉住了他,不让他离开。


长意虽然突然被纪云禾拉过去吓了一跳,但他还是


很快反应过来,顺势就把纪云禾搂进怀中。


“长意,我从未背叛过你!”纪云禾埋在长意怀里小


声的说道。


纪云禾说的虽小声,长意却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的清


清楚楚,长意紧张的把纪云禾从怀里扶起:“云禾,


你刚才说的...


长意没想到云禾的酒量会如此差,明明洛锦桑那家


伙很是能喝的,怎么云禾才喝了三杯就露出醉态来


了呢。


无奈的看着喝醉酒赖在他身边的纪云禾,叹了口气


认命的起身把她抱到床上,把纪云禾放好,给她盖


好被子准备继续刚才没处理完的事物。



纪云禾却一把拉住了他,不让他离开。


长意虽然突然被纪云禾拉过去吓了一跳,但他还是


很快反应过来,顺势就把纪云禾搂进怀中。


“长意,我从未背叛过你!”纪云禾埋在长意怀里小


声的说道。


纪云禾说的虽小声,长意却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的清


清楚楚,长意紧张的把纪云禾从怀里扶起:“云禾,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语气中都带着颤抖。


长意静静等着纪云禾的回答,等来的却是纪云禾再


次扑进怀里,伴着一句呓语,“唔…乖一点,别吵!”



长意虽万分好奇,也不舍得叫醒沉睡的纪云禾,他


把纪云禾放好盖好被褥,安静的坐在床边看了很久


睡着的纪云禾才起身离开,他要去寻求答案!



长意也不在意现在是什么时间,离开云苑就直奔空


明的房间,空明见到长意出现在他身边那刻,差点


就撅过去。气愤的质问长意:“你大半夜的不去守着


那纪云禾,跑来我这吓我!”


长意到现在整个人都还是恍惚的,只自顾自的开


口问到:“你识得仙师府的姬成羽,帮我问问纪云


禾在仙师府到底是怎样的,是为什么在那。”


空明听了更是火大了,没好气的说道:“就为这!你


大半夜不睡觉!那姬宁不是在北渊,你问他不就行


了吗?至于绕这么大一圈!”


长意一听道了声谢谢就没影了,独留半夜被吓醒的


空明看着他的残影。



长意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直奔姬宁在北渊城的住处,


姬宁看到北渊尊主半夜亲临他的住处,以为他不


愿意收留仙师府的御灵师,可师父明明告诉自己


来到这里就安全的。


长意也不废话直奔主题问道:“你可知纪云禾是为何


被关在仙师府的!”


姬宁一看并没有赶他,立马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也


只听师父说了一些,可尊主不该问纪护法么?她不


是正在北渊。”


长意一言不发就只看着他,姬宁瞬间明白了“这纪


护法竟如此舍不得你,什么都没告诉你。她是为了


让顺德仙姬抓不住你,才被抓回仙师府的,被仙姬


整整折磨了六年啊!”



长意得到了答案,这个答案好像早就在心底里,可


自己因为纪云禾的那一刀便始终不去相信,现在知


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误解了纪云禾。


行尸走肉般的来到云苑,默默的看着睡得香甜的纪


云禾,心中的心疼都要溢出来了。纪云禾你怎么能


如此,如此的狠心,对自己无一丝的怜悯!你都不


知道疼自己的么?!


脱衣,上榻,把纪云禾搂在怀里一气呵成,轻轻抚


了抚纪云禾的脸颊“云禾,以后我都不会再放开你


了!不管你还有多久,我都要一直一直陪着你!”


长意这才满足的闭上眼睡觉。




我觉得长意知晓断崖真相很重要,虽然长意不知道也依然爱着纪云禾,可我觉得不能让纪云禾那么苦!

遇见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暗夜涫

热乎的热巴


美女绝绝子~



热乎的热巴



美女绝绝子~



陈川儿Andrew

挑战用唇釉画个绝美热巴.

挑战用唇釉画个绝美热巴.

Joez.April.30

美女怎么拍都好看!

别管我啦!

这我老婆谢谢!!!!

美女怎么拍都好看!

别管我啦!

这我老婆谢谢!!!!

Miss璐小姐

迪丽热巴


代表作:《克拉恋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漂亮的李慧珍》、《烈火如歌》、《一千零一夜》、《三生三世枕上书》、《幸福,触手可及》、《长歌行》、《你是我的荣耀》、《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迪丽热巴



代表作:《克拉恋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漂亮的李慧珍》、《烈火如歌》、《一千零一夜》、《三生三世枕上书》、《幸福,触手可及》、《长歌行》、《你是我的荣耀》、《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明星爆料客
内娱美女:刘亦菲、范冰冰、迪丽热巴、杨颖、赵丽颖、杨幂、白鹿
内娱美女:刘亦菲、范冰冰、迪丽热巴、杨颖、赵丽颖、杨幂、白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