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迪亚波罗

112.6万浏览    6745参与
一梦入千章

老板摸起来莫名上头(〃ω)

老板摸起来莫名上头(〃ω)

ZYdHB

A小姐忘记了38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多比欧(表),迪亚波罗(里)


*

艾瑞尔和多比欧聊到爱好。

从聊天里,艾瑞尔了解到多比欧高中毕业以来一直在全国各地旅游,邻近国家诸如瑞士、克罗地亚也是去过的。

虽然外表看起来还很稚嫩天真,多比欧的确已经是有着人生经历和为之坚持爱好的青年了。

艾瑞尔认真倾听,她注意到多比欧的讲述着重旅途遇到的动物和当地特殊的植被风景,人群或者集体在青年的讲述里存在感淡薄。


【多比欧是自己享受独处还是有老板就足够了呢?】


多比欧停下了话语,艾瑞尔适时地用眼神表达“为什么停下来的疑问”和感兴趣,就...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多比欧(表),迪亚波罗(里)


*

艾瑞尔和多比欧聊到爱好。

从聊天里,艾瑞尔了解到多比欧高中毕业以来一直在全国各地旅游,邻近国家诸如瑞士、克罗地亚也是去过的。

虽然外表看起来还很稚嫩天真,多比欧的确已经是有着人生经历和为之坚持爱好的青年了。

艾瑞尔认真倾听,她注意到多比欧的讲述着重旅途遇到的动物和当地特殊的植被风景,人群或者集体在青年的讲述里存在感淡薄。


【多比欧是自己享受独处还是有老板就足够了呢?】


多比欧停下了话语,艾瑞尔适时地用眼神表达“为什么停下来的疑问”和感兴趣,就见粉发青年有些腼腆地笑着但很直接地发问:“我也想了解艾瑞尔的爱好。”


“我的爱好么……”艾瑞尔沉吟。

降临这个游戏实际上也才一个月,在那之后展开的人生才真正属于自己,于是艾瑞尔说:“比起过去,我更享受现在。不过说起爱好,旅游、飙车我都很喜欢,有时候也抽抽烟喝喝酒。”真的说的很直接了,就差补一句即便如此我也认为自己是好女孩。

“比起过去更享受现在吗?”多比欧单独摘出艾瑞尔的这句话重复,“艾瑞尔对过去怎么看呢?”

“过去啊……”艾瑞尔把掌心摊开,看着上面交叉盘旋的掌纹,慢慢说,“在人的手掌上又生命线、事业线、爱情线之说,但实际上这只是在母胎里因为无意识抓握动作形成的。很多人会觉得过去的经历一定是有意义的,是过去塑造了现在的自己,同时他们又傲慢地认为天上星体、地上潮涨潮落预示自己的命运。”艾瑞尔笑了一下,眼角的余光让她知道多比欧在认真地注视着自己。

“我认为一个人会长成什么样一出生就注定了,之后的经历只不过把他朝那个方向推进。”艾瑞尔慢慢握拳,像是把什么东西握在掌心一样,“两个人在监狱里,从窗口往外看,一个看见星星,一个看见泥土,不也是这样的道理吗?”

“在监狱里往外看?”多比欧略微低下头,飘逸的发帘将他的眼部遮挡,“你认为人生下来就是苦难吗?”

【关注点是这个吗?】

艾瑞尔从桌面上拿起一杯酒,晃荡了一下液面,看着打着旋涡的酒面荡漾的艳丽波光,短暂地沉默了一下像是在组织语言:“其实人的诞生没有什么意义……在诞生之后人生的意义才要开始。我是这么理解的。要么去统治,要么被统治,去把握命运或者屈服于命运……无论哪种,要追寻的都是一件事——安心。”

“安心……吗。”多比欧下意识地抬起手,像是要摸脑袋但半途改为抓握住艾瑞尔举着酒杯的那只手,“艾瑞尔你认为自己怎样会安心,人的安心是暂时的还是持续的?”

艾瑞尔看着多比欧低垂的脑袋,后者似乎要把艾瑞尔的手看出花来一样,过长的刘海飘荡下来遮挡住多比欧的面部,于是艾瑞尔继续自由发挥:“我吗?嗯……先回答后一个问题好了。安心是一个阶段的状态,能不能持续看统治者足不足够强大。如果选择当统治者,那么能不能安心和能安心多久全部取决于自己,如果选择臣服于统治者而被统治,把安心的希望寄托出去,那就要看统治者有多强。”

“至于我……应该是去找不会被打到的足够强大的存在吧。”艾瑞尔觉得自己越扯越远,明明开始只是谈个人爱好,为了敷衍过【依托“艾瑞尔”这个个体活动只有一个月】的事实扯起来过去和现在、安心与否……而且多比欧、或者说迪亚波罗抓住这个话题一直追问,那么就一定要交出一个圆满的回答。

“支配别人太累,我选择找一个足够强大的支配者然后献上自己的忠诚。”艾瑞尔感觉多比欧覆盖住自己的手掌掌心热度过高,把自己的手背都给捂出汗水,“就是这样。”

艾瑞尔把问题抛回给多比欧,“你呢?Mario。”

“我啊……”粉发的青年终于抬起头,露出一个纯然微笑,“我会想要把安心感抓在自己手里。”

“很不错的回答。”艾瑞尔面上不显端倪,只是当做一次随意却莫名深入的闲聊,“那么祝我们都能找到安心?”

粉发的青年终于松开手,也从桌面上拿起一支鸡尾酒。脱离了多比欧的手掌包裹,艾瑞尔乍一感觉手背凉凉的。


两个人慢慢地喝完杯子里的酒,多比欧朝艾瑞尔伸出手:“一起去跳舞吧。”

艾瑞尔把手再次放入多比欧的掌心。


Eris

《カラス》
「你們甚至連我是哭是笑都看不出」
「擁抱這份孤獨 讓悲傷將此身染黑」
「這羽翼終有一天 會變得分不清黑白」
「內心是惡魔 外表是天使」
「創造出這樣的我的……」

——ONE OK ROCK

链接上条发了
听歌上头
画画好慢啊……好想学快速摸鱼……

《カラス》
「你們甚至連我是哭是笑都看不出」
「擁抱這份孤獨 讓悲傷將此身染黑」
「這羽翼終有一天 會變得分不清黑白」
「內心是惡魔 外表是天使」
「創造出這樣的我的……」

——ONE OK ROCK

链接上条发了
听歌上头
画画好慢啊……好想学快速摸鱼……

Layna在想peach
是cp25的无料,俺只去第一天...

是cp25的无料,俺只去第一天www...面基集邮送或者交换都行!!!

是cp25的无料,俺只去第一天www...面基集邮送或者交换都行!!!

箐酒🌈
吉良吉影过不了平静的生活 少许...

吉良吉影过不了平静的生活

少许吉良老板(看不出来吧喂

吉良吉影过不了平静的生活

少许吉良老板(看不出来吧喂

笑脸镜头

【JOJO的奇妙动物】钥匙扣&贴纸预售

预售链接在这

12月13日从转发置顶微博中抽两人送第四部或第五部任选一套钥匙扣+贴纸一对

微博在这(希望帮转!谢谢大噶!)

【JOJO的奇妙动物】钥匙扣&贴纸预售

预售链接在这

12月13日从转发置顶微博中抽两人送第四部或第五部任选一套钥匙扣+贴纸一对

微博在这(希望帮转!谢谢大噶!)

SKT

干物帝小迪!
小披风是多比欧的样子✧
好久没看小埋忘了披风咋画的
。゚(゚´Д`゚)゚。

干物帝小迪!
小披风是多比欧的样子✧
好久没看小埋忘了披风咋画的
。゚(゚´Д`゚)゚。

秋叶落枫

【原创】吉良吉影的奇妙冒险!其四十九

“这样啊。”
迪亚波罗仔细打量了乔鲁诺一番,这个年轻人也才十几岁罢了,并没有深厚的黑帮背景,是个非常好的利用对象。
最关键的一点,他和布加拉提等人可以说是毫无交情!
一旦有了感情牵扯一切就会变得麻烦,这一点迪亚波罗可是深有体会,他就是为了彻底斩断自己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才决定要亲自动手的。
这个叫乔鲁诺的小子一定要好好利用!然后再抹杀个干净!
“你看起来很年轻呢,多少岁了?你的家人,或者说你的父亲一定很反对你加入黑帮吧?”
迪亚波罗开始了他的话术,试图和乔鲁诺拉近关系。他可不会一开始就明说自己的目的,要先试探这个小子一下再说。
“父亲?”
乔鲁诺倒是没想到身为干部的“托比欧”会问这些,关于他的年纪和父亲。
父亲...

“这样啊。”
迪亚波罗仔细打量了乔鲁诺一番,这个年轻人也才十几岁罢了,并没有深厚的黑帮背景,是个非常好的利用对象。
最关键的一点,他和布加拉提等人可以说是毫无交情!
一旦有了感情牵扯一切就会变得麻烦,这一点迪亚波罗可是深有体会,他就是为了彻底斩断自己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才决定要亲自动手的。
这个叫乔鲁诺的小子一定要好好利用!然后再抹杀个干净!
“你看起来很年轻呢,多少岁了?你的家人,或者说你的父亲一定很反对你加入黑帮吧?”
迪亚波罗开始了他的话术,试图和乔鲁诺拉近关系。他可不会一开始就明说自己的目的,要先试探这个小子一下再说。
“父亲?”
乔鲁诺倒是没想到身为干部的“托比欧”会问这些,关于他的年纪和父亲。
父亲一词对乔鲁诺而言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他的养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而他从小到大就没亲眼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一面,只有他的钱包里那看了一遍又一遍的照片,甚至看不清楚其面容。
父亲吗?这个问题乔鲁诺还真的不好回答,如果是那个人渣养父的话当然是无所谓了,但自己的生父他又根本没见过,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更别提评价了。
“我十五岁,托比欧先生,至于我家庭方面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
乔鲁诺微笑道,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解释什么。

“是吗,能有你这么优秀的孩子,你的父亲想必也十分优秀吧。”
迪亚波罗对乔鲁诺的父亲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只不过是接过话头延续罢了。
“也许吧。”
乔鲁诺淡淡的说道,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但也不好拒绝。
迪亚波罗看出来了乔鲁诺的语气当中有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来自对方的家庭,但这一切都跟他没任何关系。
“那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见一见他啊乔鲁诺,你的父亲如果知道你在组织里成为干部,那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语气平淡的好像朋友之间的聊天,迪亚波罗“微笑”道。
“托比欧先生?!”
乔鲁诺的心头一震,前行的脚步都停止了。
“呐,乔鲁诺,你想不想成为干部呢?”
迪亚波罗此刻的眼神一变,语气不再随意。
...............
与此同时,另一边,布加拉提等人的位置。
三人自离开后就沉默不语,并没有任何的交流,只是普通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突然,阿帕基停下了脚步,并不再前进了。
“怎么了?阿帕基,你发现了什么吗?”
布加拉提觉察到异样,转过身问道。
米斯达也有些不解,但既然布加拉提问了,他也就懒得再重复一遍了。
“布加拉提哦。”
阿帕基的双手插兜,目光突然直视布加拉提的双眼!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

一句话,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阿帕基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一样要让布加拉提说出真相!

没错,他一早就发现了,布加拉提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们没说,自从那个名叫乔鲁诺的新人加入到他们之中开始,布加拉提就有些不一样了。

虽然对布加拉提抱有绝对的信任,但他还是对布加拉提选择隐瞒他们而感到有些生气,这些年来的生死与共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相互之间坦诚相见吗?

“喂喂喂!阿帕基哟,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布加拉提怎么可能会有事情瞒着我们?这一定是你想多了,对吧,布加拉提?”

米斯达其实也觉察出了某些异样,但他跟阿帕基不同,把这些感觉都深深藏在了心里,并没有说出来。

其实迪亚波罗如果不出现的话,那么就算是阿帕基也不会正面询问布加拉提隐瞒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现在的局面越来越不受控制,根本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了。

布加拉提没有回话,沉默在了原地,看的米斯达想帮布加拉提推脱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布....布加拉提,你不会....。”

米斯达瞪大了眼睛,他虽然是怀疑,但这种几乎是默认的结果还是让他忍不住震惊!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没有人再出声,阿帕基等着布加拉提的答案,而米斯达此时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三人一时沉默了。

“阿帕基。”

片刻之后,布加拉提终于是开口了,他做下了决定。

“是的,我有事情没有告诉你们,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了,抱歉,阿帕基,米斯达,本来我打算再晚点说的,既然你们问了,那么就现在吧!”

“布加拉提?!”

米斯达看着神色逐渐凝重的布加拉提,心里泛起不好的感觉。

阿帕基则是没有说话,他在等,等一个布加拉提所给的答案。

“我决定要背叛boss!”

终于,布加拉提揭开了真相,郑重说道,不再隐瞒他们。

这一句话的冲击,直接让阿帕基和米斯达都愣住了,一时间竟然语塞了起来。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

“你疯了吗?布加拉提!?”

米斯达的冷汗从脸颊上滴落下来,从布加拉提的表情来看,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话!

所以他才震惊!甚至有些无语,布加拉提这是突然怎么了?

“背叛者会有怎样的下场,我想你是再清楚不过了。”

阿帕基已经抽出了双手,表情逐渐凝重了起来。他的右手向上一抬,沉声道。

“不管是谁都逃不出boss的手掌心,不......或者现在boss的其他干部已经把整个撒丁岛包围起来了!”


bunichi

第一张调色了


漫画猫的纸让我好受伤啊。。 

先是铅笔稿擦不干净,又脏

再是勾线,全图用了吴竹防水的M笔,这笔再次赞美超好用!可以画的超级细反正比003还细就是了!然鹅。。擦铅笔时居然擦退一层色(可以看线稿放大,多多的脸差点毁了。。。我不得不再次勾,A4图本来就很小了,勾了多少小时居然还要重来没被补色气死😂)

最后颜彩上色虽然没问题,但是压干后居然还是皱成鬼了🙄

说好的进口的漫画专用纸呢!!比我十几年前的国产纸还差。。。除了看起来光滑我真的觉得哪里适合画漫画了,吸墨差不耐擦。。。。价格还贵TvT


于是最后听了老爸的话,用了熨斗。。???∠( ᐛ 」∠)_

第一张调色了


漫画猫的纸让我好受伤啊。。 

先是铅笔稿擦不干净,又脏

再是勾线,全图用了吴竹防水的M笔,这笔再次赞美超好用!可以画的超级细反正比003还细就是了!然鹅。。擦铅笔时居然擦退一层色(可以看线稿放大,多多的脸差点毁了。。。我不得不再次勾,A4图本来就很小了,勾了多少小时居然还要重来没被补色气死😂)

最后颜彩上色虽然没问题,但是压干后居然还是皱成鬼了🙄

说好的进口的漫画专用纸呢!!比我十几年前的国产纸还差。。。除了看起来光滑我真的觉得哪里适合画漫画了,吸墨差不耐擦。。。。价格还贵TvT



于是最后听了老爸的话,用了熨斗。。???∠( ᐛ 」∠)_

驯悍记

我和我创造的怪物在永生不死中

*茸老板,假设神父没有重启宇宙


——


终战之后,迪亚波罗一直在不停地进行生死循环,诚如乔鲁诺所言,他无法达到死亡的真实。最开始,他有意识的时间每次不超过两分钟,两分钟内就会出于某种原因暴毙当场,进入下一个轮回。但在无数次的死亡之后,有意识的时间越变越长,越变越长,死亡来得越来越慢,他逐渐有能力在每次间隙之间做一些事情。


能活动十分钟的时候,离终战已经有三十年之久了。迪亚波罗想到,乔鲁诺乔巴拿如果还活着,多半已经走过不惑,步入知天命之年。他被乔鲁诺打败时,是三十四岁。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将他打得直不起身来的强大精神力终于开始瓦解,不再能将他的头一次次摁回死的水面之下...

*茸老板,假设神父没有重启宇宙


——


终战之后,迪亚波罗一直在不停地进行生死循环,诚如乔鲁诺所言,他无法达到死亡的真实。最开始,他有意识的时间每次不超过两分钟,两分钟内就会出于某种原因暴毙当场,进入下一个轮回。但在无数次的死亡之后,有意识的时间越变越长,越变越长,死亡来得越来越慢,他逐渐有能力在每次间隙之间做一些事情。

 

能活动十分钟的时候,离终战已经有三十年之久了。迪亚波罗想到,乔鲁诺乔巴拿如果还活着,多半已经走过不惑,步入知天命之年。他被乔鲁诺打败时,是三十四岁。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将他打得直不起身来的强大精神力终于开始瓦解,不再能将他的头一次次摁回死的水面之下。但十分钟太短了,甚至看不完报纸的一个版面。之后很多次,他要么出现在荒无人烟的旷野,要么出现在语言不通的地区。

 

能活动半小时的时候,迪亚波罗掐指一算,竟然只过了二十七年。他现在想起乔鲁诺乔巴拿,已不像最开始那样忿忿不平。五十年弹指一挥间,仇恨的保质期不比这更长,他猜测乔鲁诺对他的恨也是同样。此后很久,迪亚波罗都一直借助这偷来的时间调查有关乔鲁诺.乔巴拿的事情。集齐天时地利人和的半个小时很少,好在时间仍在慢慢拉长。

 

二十年后,他可以活动两小时了。大半个世纪过去,他的大部分精力花在适应新科技上,不断惊讶于信息渠道的发展,与二零零一年用来调查背叛者的技术可以说得上是天差地别。得益于无所不及的网络,他终于查到一些关于乔鲁诺乔巴拿的资料。如果计算无误,堂乔巴拿阁下今年九十二岁高龄。作为黑手党的教父,这个岁数算是向天借寿了,迪亚波罗不认为他能活那么久。

 

他确实搜到一则讣告。低调宣传,低调下葬,唯一奇怪的是时间:乔鲁诺已在二十四年前去世,因不可治愈的晚期癌症而死。令迪亚波罗震惊的,不是人类仍然没有克服癌症;也不是乔巴拿死了,镇魂曲却还像一截脱轨的列车一样从他身上反复碾过;而是新教父的照片。新的教父是个青年人,面容俊美,金发碧眼。论坛中有人评论:他和年轻时的堂乔巴拿一模一样。

 

迪亚波罗知道那不是什么长相酷肖前任的新教父,而正是乔鲁诺乔巴拿本人。如果乔鲁诺乔巴拿再长大二十岁,就会是图片里的样子。他曾在无限的空间中与那张脸对视,一辈子也无法忘却。虽然仇恨在漫长的时光中被消磨得所剩无几,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愤怒仍然像一场失控的野火,烧得他的尊严痛苦万分。隔着一层屏幕,碧绿的双眼毫无情绪地注视着迪亚波罗,注视他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中间有一段时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镇魂曲来得比之前更加狂暴。等迪亚波罗能够再次长时间活动的时候,世上已经过去了七十年。“热情”奇迹般地还在运转,而每一任教父都是与乔鲁诺酷似的男性,或老或少,但总是那张面孔。迪亚波罗听到一些传言,说热情的教父上任之后,会寻找和自己长得很像的男孩,将他培养为下一位继承人。每一位继承人都严格恪守这条戒律,绝不娶妻生子,辛苦一生,实在令人费解。有人开玩笑:当年开创这一规矩的教父可能和恶魔做了什么交易吧。

 

迪亚波罗想:这可不一定。

 

他对黄金体验有一些了解,知道乔鲁诺用替身做了些手脚。但具体怎么做,为什么,他毫无概念。

 

那七十年许是镇魂曲的回光返照,在那之后,迪亚波罗每次拥有的时间越变越多,他开始出入黑帮管辖的酒馆,在昏暗肮脏的小巷中穿梭。他注意到毒品的确如乔鲁诺当年宣告的一样完全消失了,但与之相似的娱乐只增不减。他常去的一家酒馆将那些东西大咧咧地摆在吧台上,谁都可以取走一支。迪亚波罗问起时,老板用打量乡下人的眼神看他:拜托,这东西完全合法的好不好。

 

他凝视着那些针头,愣了会儿,忽然大笑起来。复仇的喜悦,激烈如他第一次杀人时满身溅血。迪亚波罗知道,比世上所有人都清楚地明白乔鲁诺.乔巴拿失败了,在时间的洪流之中身不由己。即使是金子的梦想也要对命运屈膝折腰,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凝视深渊的人……

 

他从来不碰这些东西,但今天他随便选了一支,打在自己的静脉里。淡绿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晃动,犹如那双紧紧相随的眼睛。但是今天它不再带来痛苦,只创造万世不竭的欢乐。狂喜的雨滴坠落在他的脸上,迟来百年的盛大派对中,所有人都啜饮着复仇的美酒,一杯接一杯,一杯接一杯,在红死魔的宫殿中,来宾们不停地跳舞,楼梯踏破,小提琴拉到弦断,发出裂帛之声。迪亚波罗不停地笑,分不清自己是药物的奴隶,还是发乎真心。只有一点可以确定:他现在一点也不怕死,因为他知道黄金体验镇魂曲会停的,总有一天会停的,就像所有的狮子、鬣狗、羚羊、蟑螂、人一样,犹如命运的镇魂曲也逃不过万物凋敝的命运本身。他从未如此清醒、如此快乐。他笃信万物必有一个结局,这一事实和抵在他脑门上的枪管一样真。

 

还处于亢奋状态的迪亚波罗直接被人从酒吧里带走了。他双手被绑,横放在车座后排,仍然笑个不停。他知道自己要去见谁,或许今晚就是他的死期。——但他的死期这么多,不差这一个。

 

在密闭的房间里,他见到了如今的乔鲁诺。迪亚波罗并不跟他寒暄,问:“你是故意的吗?”

 

他指的是乔鲁诺现在的样子。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金发碧眼,身材纤细,像一堵城墙那样岿然不动地坐在那里。

 

“并不是。”乔鲁诺如实相告:“我的上一个……上一任,死在一次无预告的枪杀里。我本来打算过个十年再替换的。米斯达死后我没遇见过几个比他身手更好的保镖。”

 

“噢。”迪亚波罗道:“那么传言呢?有传言说你会收养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做继承人。”

 

“我不得已出此下策。”

 

“我是问你上任了之后怎么处理他们。幌子没用了,难不成是杀掉?”

 

“那些不是真正的活人。”乔鲁诺冷下脸来:“黄金体验的能力是赋予生命……”

 

“……这么算来你还真是这些小孩的生身父母?不错,给一条命,又收回一条命……”

 

“迪亚波罗!”

 

迪亚波罗举起手,手铐上的链子哗哗作响。“是你抓我来的,不是我。你想跟我吵架也没关系,但你教父做了这么多年,不该毫无长进吧?”

 

“你说得对,”乔鲁诺冷笑道:“我是来通知你终身监禁的。”

 

“我不惊讶。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迪亚波罗——他又开始笑,控制不住,药效还没过去——道,“或者容我一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镇魂曲开始失效的?”

 

“一百年前。你被我送入镇魂曲后的第五十年,我意识到你每次出现在世上的时间有点太久了。那时候我还是我,米斯达死了,但福葛还健在。镇魂曲的衰退让我意识到我的衰老,但我无论如何也要控制住你……福葛建议我替换自己身体的部件,就像传说中的忒休斯之船一样。养子的想法也是他提供给我的。”

 

“福葛。我记得他是布加拉提小队的人,但没有跟你们上船。你把他挖回来,真了不起。”迪亚波罗微笑道:“他很聪明,或许有点太聪明了。你和他说镇魂曲衰退的事情了吗?”

 

乔鲁诺盯着他。迪亚波罗忽然朗声大笑起来:“你没有!你怕他看出来你不像从前那样了,就算你只花九天就打败了我,你仍然只是个人类。你怕你对我的仇恨在消失,就像一只行将就木的野兽,就像你本身,因为你觉得这是一种背叛……对死掉的同伴的背叛。”

 

他短促地咳了一声。“负罪感?值得吗?你还恨我吗?”

 

“我不知道。”乔鲁诺平静道:“你恨我吗?”

 

“你觉得呢?”

 

“我能感觉到你不恨我,你只觉得我很可怜。”乔鲁诺叹道:“我能感觉到你,迪亚波罗,只要你活着出现在世上,我就能感觉到。镇魂曲附赠的效果吧,我猜,把我和你绑定在了一起。你就像夏天不关窗时会飞进来的虫子,冬天的静电一样,不断提醒着我,让我知道你还活着,而镇魂曲正在失效。”

 

“哈哈。”迪亚波罗说:“自作自受。既不让我死,也不让我活,这难道不是是你的意思?人是适应力很强的物种,我从我那被埋在地下,几年几年地吃流食,居然活下来了的母亲那里认识到了这一点。你不也一样吗?”

 

“我想是的。”乔鲁诺道:“我看过一部吸血鬼电影。主人公被转化成吸血鬼,拥有永生不老的英俊容颜。但他爱上谁,就要看着谁死去。他爱上少女,少女很快变成老妪,爱上少年,少年白发苍苍。他爱人的坟茔填满一座墓园。”他转过脸来,凝视着迪亚波罗被铐住的双手。“我没有反悔的机会。我活得太久了,见过太多的离别,因此总是错开眼睛……但只有你的死我必须见证,迪亚波罗,不然一切努力都将失去意义。我不可能放你出去,在你真正的死到来之前,镇魂曲也不会离开。”

 

迪亚波罗又笑了。他在生和死的界限之间漫步太久,不能算作是人。但乔鲁诺也因此变得不再像人,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了。百年前的那场战斗,乔鲁诺.乔巴拿没有赢得胜利,他只是在命运那里赊账,此后将要用不断被替换的、虚伪的永生铸成一条绳索,只要迪亚波罗一日不死,就要拴在他的脖子上,永远不能断绝。他亲手建造了一个地狱,这个比死更可怕的地狱的名字叫做永恒。地狱的门匾上写着: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穿越我进入永世凄苦之坑。在那扇门之后,万劫不复的罪人们被迫对彼此的痛苦感同身受,比任何存在都更加亲密地心灵相通。


他在心中想道:谁是谁的弗兰肯斯坦?是我吗?还是你?只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我们两个之间总要有一个率先离去。但在那之前……

 

他注视着乔鲁诺的眼睛,在那种无动于衷中尝到犹如爱一般的情感。他想到在黄金体验镇魂曲中窥见的宇宙,在那个深不见底的宇宙之中只有他们二人。孤独的吸血鬼,来时孤独,去时孤独;一个好的故事,开始时是这样,结尾也应当是这样。

 

 

 

 


现在wb和lof不是同步更新了,有些东西我也不会发在这边

如果想知道我是不是还活着,可以去看看我wb

一梦入千章

b站二周目后久违的摸鱼( °◅° )

其他反派还没来得及摸,荒木庄我真的太🉑了

b站二周目后久违的摸鱼( °◅° )

其他反派还没来得及摸,荒木庄我真的太🉑了

乐弈李

托比欧想知道什么是幸福,于是跑去问里苏特。里苏特说:和队友们安全在一起就是幸福。然后又跑去问普罗休特,普罗休特说:有钱吃饭就是幸福。再跑去问加丘,加丘说:无所顾虑就是幸福。托比欧开心地跑回去告诉了迪亚波罗今天知道的一切,迪亚波罗说:实际你今天是最幸福的。托比欧问:为什么呀?迪亚波罗说:你他妈今天能活着回来就很幸福了,瞅你问那几个b人,多他妈悬。

不负责任改编,别打脸,我连tag都不敢多打

托比欧想知道什么是幸福,于是跑去问里苏特。里苏特说:和队友们安全在一起就是幸福。然后又跑去问普罗休特,普罗休特说:有钱吃饭就是幸福。再跑去问加丘,加丘说:无所顾虑就是幸福。托比欧开心地跑回去告诉了迪亚波罗今天知道的一切,迪亚波罗说:实际你今天是最幸福的。托比欧问:为什么呀?迪亚波罗说:你他妈今天能活着回来就很幸福了,瞅你问那几个b人,多他妈悬。

不负责任改编,别打脸,我连tag都不敢多打

迪亚哥不懒惰

一天到晚就指望茶绘能白嫖到老师了

一天到晚就指望茶绘能白嫖到老师了

蓝洛老佛爷

【草稿本涂鸦】小红王の奇妙励志故事

红王真是又丑又可爱哈哈哈

(o益o)

并没有嗲菠萝出镜,占tag抱歉( ;´Д`)

【草稿本涂鸦】小红王の奇妙励志故事

红王真是又丑又可爱哈哈哈

(o益o)

并没有嗲菠萝出镜,占tag抱歉( ;´Д`)

梅雨无尽夏
一半是一体的灵魂,一半是萨丁尼...

一半是一体的灵魂,一半是萨丁尼亚波涛汹涌的海。

半夜不明所以产物,有使用素材,几乎是生硬的拼贴,不然不会四十多分钟就能捣鼓出来orz

一半是一体的灵魂,一半是萨丁尼亚波涛汹涌的海。

半夜不明所以产物,有使用素材,几乎是生硬的拼贴,不然不会四十多分钟就能捣鼓出来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