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迪卢克·莱艮芬德

1248浏览    197参与
喻北

破晓停更说明

家里出事了…我现在没时间更文,我尽量先存,等事处理完一次性更。

家里出事了…我现在没时间更文,我尽量先存,等事处理完一次性更。

我是熒、散兵、平藏的狗。

作者るーと @zakkubarannnn

「婚紗與他熾熱的視線」

P3授權證明

總覺得熒熒要燃起來了

作者るーと @zakkubarannnn

「婚紗與他熾熱的視線」

P3授權證明

總覺得熒熒要燃起來了

Aputi-97号

  克拉普斯老爷生前经常画鹰,但是他未曾预料到如此炽烈燃烧的鹰,也出自他手。

  

  画完啦,最后玩图层的时候突然解锁了邪眼迪和白西迪,放在后面

  克拉普斯老爷生前经常画鹰,但是他未曾预料到如此炽烈燃烧的鹰,也出自他手。

  

  画完啦,最后玩图层的时候突然解锁了邪眼迪和白西迪,放在后面

在睡觉过程中猝死没被人发现的尸体
小老爷。。。感觉会超级可爱超级...

小老爷。。。感觉会超级可爱超级好rua,脸肯定肉嘟嘟的。。。。

小老爷。。。感觉会超级可爱超级好rua,脸肯定肉嘟嘟的。。。。

4U

原乙 — 迪卢克的护妻小日常(bushi

这篇超长!!!(5.7k


ooc🈶🈶🈶🈶🈶


你≠荧


老夫老妻背景

(真的很好看一定要看完欧)


正文:


自从你成为晨曦酒庄的女主人后,感觉生活变得越来越养老了。


本来那些让你头疼的委托都让迪卢克一手包办下来,即便你知道他很忙,不想让他的日程更加繁重,但是迪卢克在这种事情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商谈的余地。


而你每天的日常就变成了打打史莱姆活动拳脚,或者去望风山地采一些落落梅和甜甜花。你经常会在自家酒庄摘一些新鲜的葡萄,坐在迪卢克特地托人造的秋千上,戴着大大的遮阳帽享受一个宁静的午后。


你很喜欢黄昏时分...

这篇超长!!!(5.7k


ooc🈶🈶🈶🈶🈶


你≠荧


老夫老妻背景

(真的很好看一定要看完欧)







正文:





自从你成为晨曦酒庄的女主人后,感觉生活变得越来越养老了。



本来那些让你头疼的委托都让迪卢克一手包办下来,即便你知道他很忙,不想让他的日程更加繁重,但是迪卢克在这种事情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商谈的余地。



而你每天的日常就变成了打打史莱姆活动拳脚,或者去望风山地采一些落落梅和甜甜花。你经常会在自家酒庄摘一些新鲜的葡萄,坐在迪卢克特地托人造的秋千上,戴着大大的遮阳帽享受一个宁静的午后。



你很喜欢黄昏时分的晨曦酒庄,这时温暖的阳光会透过窗户洒落在地面,许多物件被折射得熠熠生辉。你常常想帮女仆们做一些家务,但总是会以“迪卢克老爷会生气的”这样的理由拒绝。



你原来并未想过迪卢克的生活竟然这么匆忙,除去一些蒙德城大大小小的琐事和夜晚的“正义人”时间,他还需要去赶一些大大小小饭局和聚会,有时也会带上你,毕竟是“万恶的大资产阶级”嘛,可以理解。



但因为他陪你的时间有些过少,你常常会因此有些落寞,产生一些“他是不是没有原来那么爱我了”或者“工作难道比我还重要吗”这样的想法。不过它们都在入夜时马车归来的声音以及那一抹红色身影的出现打消了。



听到马蹄的杂乱声和一声停下的喝止,你立刻跑到酒庄门口,把刚摘下来的葡萄做成的甜点藏在身后。



“老爷~你回来啦!!”



“嗯。”



你露出一个乖乖的笑容看向迪卢克,从背后拿出一小盘刚刚做好的葡萄布丁。



晶莹剔透的果冻体随着少女手中的颤抖显得更加柔软,几片薄荷叶点缀其上,迸发出一股浓郁的果香。



不过在迪卢克看来,和甜点相比,似乎还是你要更耀眼一些。



迪卢克走到你身前,轻轻地摘下手套,而你则盛起一小块果冻喂到他嘴边。



冰凉的触感未等咀嚼几下就顺着喉咙滑落,意外的并不算太甜,而是保留了葡萄原本的酸甜气息。



“味道不错。”



迪卢克揉了下你的头发,几根黑色的发丝跳了出来。



“今天怎么想起来做这个?”



你踮起脚一边解开他的领带一边小声嘀咕



“还不是因为某人回来的太晚了,导致我一人留守空房。”



“不是还有女仆吗?这几日的忙碌记在账上,过段时间给你补回来。”



迪卢克轻笑一声,拦腰将你抱起走向卧室。你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惊呼一声,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不要勒得这么紧……不会摔到你的。”



迪卢克低头吻了吻你的眉心,将你放在床上,替你盖好了被子。



“下次不要等我等这么久了。”



他转身欲走,你急忙拉住了他的衣袖。



“不是去当正义人……只是去换就寝的衣服。”



你这才乖乖的撒开手等他回来。



晚上你们一同躺在被子里,你很喜欢迪卢克散开头发睡觉时的样子,火红的头发软软的,更衬得他皮肤愈发白皙。



不过今天他并没有着急闭眼,而是轻轻的把你拥进怀里。



“明天有一场几国酒业持股人的宴席……在璃月,你想去吗?我记得你说想去璃月玩好几日了。”



“当然可以!只要是和卢老爷在一起我都愿意。”



说着,你往他怀里又蹭了几下。



“到时还可以四处逛逛,今日就先早些睡吧……不要再乱动了。”



你抬起头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便把头埋在他胸口里闭上眼睛,不一会便传出了均匀缓慢的呼吸声。



“晚安。”




*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卧室的时候,迪卢克便睁开了眼睛,他的生物钟一向非常准确。



但令他头痛的是,他下床的动作把你也吵醒了,你平时并不会起这么早,但是既然醒了就不会再睡。



他当然是希望你再多睡一会的。



“还很早,你再睡一会儿吧。”



听着迪卢克缓缓的声音,你反倒打起了精神。



“我不困了,我也要起床。”



说着便挣扎着坐了起来,于是开始望着地板发呆。



这是你的日常习惯,起床后总会莫名出神一小会,你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迪卢克望着你呆呆的样子,把你的拖鞋拿来便先去洗漱了。



看他走了你便立刻跟着他,一高一矮站在镜子前刷牙,这样的场景似乎极具日常的氛围。



迪卢克平时可以说是压迫感很强的人,不过刚起床时是个例外,看起来好像非常的平和,不过依然帅气。



你们坐在餐桌前读着今天的早报,喝下一口淡淡的红茶。女仆贴心地拿来了早上的开胃沙拉和热气腾腾的早饭。清早的晨曦酒庄似乎格外宁静呢。



吃过饭,你们便整理着装登上了前往璃月的马车,并没有带什么仆人或者护卫。毕竟你们对彼此的实力都是互相信任的。



一路并无颠簸,这是璃月城外的一处小山林,很是静谧,和平日里热闹的璃月形成了很大反差,不禁让你想起了某真君的住所。



迪卢克知道你并不喜欢聚会,人们往往挂着一副虚伪的嘴脸,很多规矩和束缚处处约束着人们,很少有人能推心置腹的交谈。



这次你穿了一件暗红色的礼服,从正面看只是简单的斜边设计,而身后则是露出了大面积光洁的后背,红色的绸带从胸前延伸到你的颈后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这身礼服显得你更加娇媚可爱。而迪卢克也是简单的黑色西装掺杂着一些红色作为点缀,使得你们二人无论近看远看都格外相衬。



大门就让人感觉很有璃月的风格,推开门后则是有着淡淡的檀木香气。小路曲折地向内延伸,路旁则是种了许多竹子,头顶上的灯有着木质框架别有一番韵味。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布局都让你觉得主人应该是个十分高雅的人。



在来这里之前迪卢克就和你提到过,这次聚会的地点是他一位相识的旧友,掌管着璃月的大部分酒业,但他并不一定会出席,因为酒并不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



当然来这里的持股人也并不一定是什么善茬。



小路并不算很长,你挽上迪卢克的衣肘,推开了深处的大门。



里面是一处圆桌,很是宽敞,布置的奢华了些,显得与前面的风格布局有些格格不入。



圆桌周围坐满了人,看得出来他们都十分富裕,有许多都穿金戴银的,也有人带了女伴,而最夸张的是一个看起来和迪卢克年纪相仿的男子,长得还算清秀,只是周围围了三个女子,身上有很浓重的胭脂味道,甚至有些刺鼻。你们向来对这些身边围满了莺莺燕燕的人没什么好感。



迪卢克和你似乎来晚了些,桌上只有两处空位,一个就是先前那男子身旁的,另一个则在他对面。



当然你们心照不宣的坐在了他对面位。



从你们进门的一刻开始,许多目光便像你们投来,甚至你觉得他们更多的是在打量你,毕竟你是第一次参加这帮人的宴会。



这样赤裸的视线让你觉得有些难堪,迪卢克似乎察觉了你的不适,落座后便给你披上了他的外衣,并且清楚地告知他们你是晨曦酒庄的女主人。



迪卢克很大方地牵着你的手与你十指相扣并且放在了桌上,与周围的人比,你们似乎格外低调。



还有感觉迪卢克老爷更帅了呢



不一会就上了许多道菜式,这好像都是这里的主人准备好的,即使他似乎并未露面,但菜式都十分讲究,看似简单的外表下隐藏着格外复杂的工序,不管在口感还是味道上都给了你很惊艳的感觉。



“不知道曼弗萨尔他怎么回事!就上些这些小菜是想打发我们走吗?”



“没看他本人都没出席吗!说不定正在谈什么大生意呢哈哈哈哈…”



几句侃侃而谈而已,你偷偷观察着迪卢克的表情,他似乎也不太喜欢这种地方,甚至其中还有针对迪卢克的一些言论,只不过你们听不太清也并不理睬。



大概出席这次宴会只是因为他们口中的“曼弗萨尔”旧时的交情罢了。



宴会随着时间流逝好像已经过去了大半,大家的兴致似乎都差了一些。



你突然注意到那个莺莺燕燕的男子似乎并没参与他们的谈话,而是在吃饭的过程中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你看,这样的视线让你不太自在。你大方地对上他的视线,而他却轻佻地抿起嘴角冲你wink了一下。



不得不说,他好油腻。



你克制住了抽动的嘴角低下头去又盛了一些汤。



“不知伊斯先生一味盯着我家夫人所谓何事?”



迪卢克突然开口,周围的吵闹立刻变得安静下来。他的声音比平时似乎要更加冷冽了几分,并且刻意咬重了“我家”这个字眼。



你感觉他好像有些生气了,拉着你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而那位伊斯先生则是轻笑几声,用一种格外轻浮的语气回应道



“莱艮芬德先生,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伊斯拉过一位女伴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只是觉着您夫人很是好看,有些好奇罢了。难道说堂堂晨曦酒庄的主人如此小气,只不过是不能伤人的目光都不能接受吗?”



“伊斯先生,对于您的目光,我想大概可以和您近几年干的一些勾当和为人处世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难怪我家夫人会觉得不适,她一向十分敏锐。”



迪卢克顿了顿,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



“劝您不要动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否则我们恕不奉陪。”



迪卢克起身牵着你的手轻轻起身颔首,而伊斯却直接让下人关了厅门,坐在座位上大声道



“各位来都来了,酒还没拆,重头戏还没到。我们的关键人物现在要走,不是扫了大家的兴吗?”



他双手一挥,几个女仆便纷纷上前拿出每个人带来的特产酒。



周围的宾客似乎也突然来了兴致,纷纷符合着他。几个更加年长的长辈也和迪卢克说让他赶快坐下,私事可以慢慢谈。



你看向迪卢克,摇了摇他的手,示意自己没关系,在他轻轻皱起的眉头下再次落座了。



几圈介绍下来,许多酒看似奢华昂贵,实则喝起来并没什么意味。和蒙特特产的蒲公英酒比起来,不论是色泽还是口感都差上很大一截。



你意在品酒,只是晕上一小口品出味道后便吐出了,这样迪卢克也不会担心你会喝醉。



气氛愈演愈烈,这时伊斯突然站起身来。



“这是我亲自调的一杯酒,名为「梦中人」,以此特地献给这位小姐。”



他举起一杯色泽看似有些梦幻的酒,缓缓渡步来到你的身侧。



“这可是我的亲调,小姐不会不接受吧?”



你刚想拿过这杯酒,迪卢克却抢先将你伸出的手扶下。



“我家夫人不会喝酒,这么珍贵的酒品还请先生自己留着。”



你看到迪卢克的嘴角下降了三个像素点。



“不必担忧,莱艮芬德先生,这是果汁酒,度数非常低,即便是没喝过酒的人也可以尝试。”



你猜这位伊斯先生是不是和老爷有什么过节?怎么处处都好像和他作对一般。



微妙的气氛打破了刚刚的氛围,你们似乎成为了这次宴席的主人公。



伊斯先生迅速捧起你的手将那杯酒塞到你手里,说着喝不喝就看小姐你了这样的话回到了座位上。



你本不想喝那杯酒,可是你突然听到周围的人好像在议论你和迪卢克。



“这夫人也太矫情了……喝杯酒而已,怕什么?”



“……不知道迪卢克什么时候变成这样……”



你听着他们的话,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这样会不会给迪卢克丢脸啊……于是勉强端起酒杯抿了两口,入口清列,并没有太多酒味,有些若即若离的感觉,好像呼应了它的名字。



迪卢克好像并未发现你喝了那杯酒,只是周围的声音在你的动作后明显平息了一些。



迪卢克在你耳边轻声道



“身体有不舒服吗?”



“没有,好的很呢!”



你捏了捏他的手心回答他。



不一会,宴会落下帷幕,一个年长的人找迪卢克谈话,你觉得脸有些微微发烫,便和迪卢克说去趟卫生间。



“等等。”



迪卢克突然拉住了你的手。



“我陪你去。”



那个年长的人看到你们这样笑了笑,声称并不是什么紧要的事,书信来往就好,便离开了。



你走到镜子前,看着身后火红的身影,用清水拍了拍脸,只是感觉还有些发热。



“迪卢克,我——”



抬起头的瞬间,你看到门口多了个人。



伊斯先生,他怎么会来这里?你缓缓走到迪卢克身边,察觉到这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迪卢克站在他身前,轻轻蹩起眉头看着他,而伊斯先生则是一如既往地令人感到轻浮,扯起笑容好像在等待什么。



身边充斥着浓烈的古龙香水味,你顿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转瞬间便是一阵猛烈的眩晕。眼前一片黑暗闪过,你的腿瞬间有些发软。



「怎么办!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一双有力的大手迅速攀上你的肩膀和腰肢,动作轻柔,力量使你靠在迪卢克肩膀上,隐约间你好像看到他有些慌乱的神情。



你感觉身体的发热越来越明显,双手不受控制地绕过迪卢克的颈后,将头轻轻埋在他的颈窝。



你顾不上周围还有其他人,只是一味地想要寻找这份温暖和气味。



“迪卢克……老爷,我好……难受,头好晕。”



你勉强告诉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耳边则传来他略微沙哑的声音。你感受到他压制的怒火。



“尽量抱紧一点。”



周围似乎围了伊斯派来的人,不怀好意地盯着你们,手里甚至拿了武器。



你深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不敢给他添乱,只得环住他的脖颈,尽力顺着他的手臂依附在他身上。



……不知道哪里拿出来的狼末,不知道当时周围围了多少伊斯的人,也不知道伊斯的武器是如何落在地上的。



只记得一句



“在此……宣判!”




*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薄薄的小棉被上,清风好像在宣告着这里是自由之都蒙德,把窗帘都卷得不断翻滚。



你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迪卢克正坐在卧室旁的椅子上。



“醒了?”



迪卢克这样说,但还是立刻去拿了水喂到你嘴边。



“会有不舒服吗?”



你在床上轻轻伸了个懒腰。



“没有,迪卢克老爷。”



你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感觉内心有种淡淡的喜悦,而他却眼下染上了一片重重的乌青。



女仆长看到你醒来了立刻开始忙前忙后,不管是你平日里爱吃的还是一些滋补的菜式都端了上来。



不过你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多吃的欲望。



迪卢克抱住你,力度好像在碰一件易碎品。在你回抱住他后,才逐渐用力,好像要把你融进他的身体里一般。



“对不起……不该让你经历了这些。”



迪卢克略带沙哑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从没见过他这样,只是轻轻地揉他的脑袋。



“没关系啦……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这多亏了迪卢克老爷!”



你轻轻笑起来,问迪卢克



“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先吃饭吧,我会告诉你的。”



迪卢克似乎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只是在讲到某个讨厌的人时语气更冷了一点,而讲到你时又有点小委屈。



根据迪卢克的陈述和女仆长的补充,你大概想象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你昏迷到现在大概过了一周左右。



当时迪卢克救下你后差点把曼弗萨尔家给烧穿了,还是在人家家政官的阻拦下才停下来。至于伊斯的下场,女仆长对此露出了很晦涩的表情。



算了……大概能脑补的到。



迪卢克撤了当时很多人的股份和投资,导致一些人的公司现在面临破产的危机。曼弗萨尔想与迪卢克道歉,但在看到了自己家惨状的时候两人决定一笔勾销。



迪卢克找了烟绯处理伊斯先生,可以说他已经收到了整个提瓦特大陆的鄙夷,而烟绯在拿他的犯罪证据和犯的法的文件时几乎快要拿不动了。



后来他去了不卜庐给你找了最好的医生,当时你的身体状况即使白术一再强调并无大碍但迪卢克还是担心的要死,等到好的差不多便把你接回晨曦酒庄了。



这几日迪卢克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地守在你床边照顾你,平日里他的工作不是交给了女仆就是雇佣了冒险家。



不过这一切都对他的资产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万恶的大资产阶级)



这件事过后,迪卢克说再也不带你去那种有危险人物的场合了。




——————————————



中间的一段稍微改了一下,字数没什么差距。原版在这:从这段


/不一会,宴会落下帷幕,一个年长的人找迪卢克谈话,你觉得脸有些微微发烫,便和迪卢克说去趟卫生间。/


这句往后到宣判前


原版:“嗯,不错,连卫生间也这么有璃月的感觉。”

你看了看四下无人,小声嘀咕着走到镜子前用清水拍了拍脸。

你刚睁开眼突然发现身后多了个人,而且你们的距离好像有些太近了,这让你吓了一跳。

周围充斥着浓烈的古龙香水味。

伊斯先生,他肯定不怀好意。

你刚想出声讯问,突然感觉到一阵猛烈的眩晕,险些让你站不住脚。

你顿时感觉不对,立刻想喊迪卢克的名字。

可是第一个音节还未说出口,突然嘴被封上了。

他一手捉住了你两只手的手腕一手死死地按住了你的嘴巴。他的手很大以至于你现在一点空气都难以吸入。

因为衣着原因你没有随身带一些武器用来防身。即便是空手道面对如此大的体型差距也不一定有胜算,更何况你现在意识不清醒。

「迪卢克!迪卢克!」

你心中警铃大作,但也仅仅只能在心中呼喊迪卢克的名字。

你用尽全身的力气用高跟鞋踩、踢他的双腿,可惜他就像是牢固的锁链束缚住你纹丝不动。

你看着伊斯贪婪的双眸一抹绝望在心中迸发开来。

恶心!恶心!

你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如此关键的场合……他会干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

身后的台面菱角让你的腰十分酸痛,但你顾不得这些。

突然你看准时机,对准他的跨下猛的一踢。

伊斯因为吃痛而扭曲的脸看到你轻启的薄唇而突然变得恐慌。

迪卢克的名字还未喊出口,突然你感觉身体格外麻木,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你动弹不得,连摔在地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只是眼中的泪水在不断外溢。

伊斯抓住你的腰身把你扛在肩上,你没有一点挣扎的余地。

“给你一次机会,放开她。”

男人厚重的声音传来,在你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影后,只是一瞬间,就觉得格外安心。

“呵……该死的,就到最后一步了。”

“需要我再说一次吗?”

迪卢克缓步向他走来。

……不知道哪里拿出来的狼末,不知道当时周围围了多少伊斯的人,也不知道伊斯的武器是如何落在地上的。

只记得一句

“在此……宣判!”

*



——————————



正文完无后续


点个赞!!!!求求!!!

红心蓝手

常世风。
“亲爱的伙伴,要出发了。” 我...

“亲爱的伙伴,要出发了。”


我的妈呀我这张拍的好好

他笑的好青春好自信好阳光好帅

妈呀感觉哥还是有点拍照天赋在身上的

“亲爱的伙伴,要出发了。”




我的妈呀我这张拍的好好

他笑的好青春好自信好阳光好帅

妈呀感觉哥还是有点拍照天赋在身上的

要做就做迪卢克的狗
这样那样() 好像昨天才是七夕...

这样那样()

好像昨天才是七夕吧(x)

这样那样()

好像昨天才是七夕吧(x)

露Kinoma
对不起大家我来迟了。 祝大家七...

对不起大家我来迟了。

祝大家七夕快乐!!

对不起大家我来迟了。

祝大家七夕快乐!!

思卡巴卡

铜仁女惨遭官方背刺

我以为:无法融化的坚冰,走不出的雨夜

官方:11封情书信,定情信物贝壳,xql义兄弟专属暗号

真·隐婚十年的老夫老妻

我以为:无法融化的坚冰,走不出的雨夜

官方:11封情书信,定情信物贝壳,xql义兄弟专属暗号

真·隐婚十年的老夫老妻

三娘锦汐

老爷他心里有我

[图片]


他关心我他心里有我

[图片]


他给我花钱他心里有我

[图片]


他想和我一起吃饭他心里有我

[图片]


他就是想和我在一起嘿嘿嘿嘿嘿





他关心我他心里有我


他给我花钱他心里有我


他想和我一起吃饭他心里有我


他就是想和我在一起嘿嘿嘿嘿嘿


思卡巴卡

我可以不过七夕

但我的cp必须过  

我可以不过七夕

但我的cp必须过  

喻北

破晓(七夕限定版)

赶个七夕十二点没赶上呜呜呜

羽枭同人,ooc,已截图存档(2022.8.4),今天更的部分受九封信及回信启发写了一些自己的脑洞…

  

五(看完剧情的九封信和对话我真的我哭死)


“他说他不会骗我。”迪卢克在纸上写下这句话,又把句号划掉换成了问号。

他稍微向后瞥了一眼,看见凯亚正在朝着自己笑。

如果说那日的凯亚给他的感觉是历经千帆,这几日便是纯粹简单的少年人。

他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又找不出原因。

老师走进教室,迪卢克翻开书,书里夹着一封信。

入目便是对方华丽的字体,封面写着令人产生遐思的情话。

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迪卢克嘴角微微上扬,又被自己强制压平,将信件再次收进书......

赶个七夕十二点没赶上呜呜呜

羽枭同人,ooc,已截图存档(2022.8.4),今天更的部分受九封信及回信启发写了一些自己的脑洞…

  

五(看完剧情的九封信和对话我真的我哭死)


“他说他不会骗我。”迪卢克在纸上写下这句话,又把句号划掉换成了问号。

他稍微向后瞥了一眼,看见凯亚正在朝着自己笑。

如果说那日的凯亚给他的感觉是历经千帆,这几日便是纯粹简单的少年人。

他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又找不出原因。

老师走进教室,迪卢克翻开书,书里夹着一封信。

入目便是对方华丽的字体,封面写着令人产生遐思的情话。

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迪卢克嘴角微微上扬,又被自己强制压平,将信件再次收进书中。

也许,不看就不会被对方影响,就不会失去判断的能力,就不会在幻境中还存有一丝幻想。

我不能动摇。迪卢克深吸一口气,不再理会这些纷乱的思绪。




烧灼感。凯亚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痛苦,似乎灵魂都要被炼化。

他没有再去让自己的精神遵循内心去寻找迪卢克的存在,脑内像生了锈,连基本的思考都变得困难,他几乎要长久地昏睡过去。

“你觉得你的精神还能在这里存在多久?”主神漫不经心地问,“你当初为了他来到这里时就应该做好了消失的觉悟,你会后悔吗?”

凯亚抬眼。

“我理解不了你们人类的感情,毕竟我可不会牺牲自己去拯救另一个完全不同于自己的个体…”

“所以你会低估…我们的力量…”凯亚微弱的声音几乎尽是气音。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因为我信任并爱着我爱的人。


七(凯亚自述,ooc警告)


我不能忘记迪卢克倒在我眼前那一幕,我几乎是下意识地祈求主神用我的精神去换取他的意识的存续。

家族覆灭时我祈求过,被赋予使命、几乎称得上被放逐在蒙德时我祈求过,父亲被邪眼侵蚀时我祈求过,得知迪卢克重伤时我祈求过…我自以为我这一生不会被青睐,毕竟在我如今短暂的生命里,祂从未回应过我。

但这次祂回应我了。

我向来不适合扮演情绪饱满的人,对迪卢克我也曾是真假参半地试探,他知晓我的一切,我也愿意把一切全盘托出。

只要他问。

我从不知道血会让我眩晕,又或许我只是对一个特定的人的血有所反应。

我抚摸过我眼睛上的疤痕,我很少有把什么留住的想法,因为我知道在我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永远保留。

我的身世,甚至我的名字…我这一生不会从中获取一丝一毫存在的实感,唯独他让我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些变数。

我想和他亲近,但我不知道如何表达。

或许他懂。

主神沉默地注视着我,讽刺地笑了。

“这些苦难竟然都无法让你割离情感…你还能毫无保留地信任某个人,并愚蠢地为对方舍弃自己的存在…”

我想我大概是疯了,我对祂的训斥甘之如饴。

倘若能用虚假换取真实,我希望那真实是你和我。  

要做就做迪卢克的狗
画到一半手滑给删了 用截图上色...

画到一半手滑给删了

用截图上色补完了(摆完了)

就这样吧ヽ(;▽;)ノ

画到一半手滑给删了

用截图上色补完了(摆完了)

就这样吧ヽ(;▽;)ノ

017

那么,向这决战献上尊贵的剑礼吧。


(哪有纪念自己角色满好感度发刀子的啊?!!)

私心枭羽,作业摸鱼,请见谅。(诶嘿~)

那么,向这决战献上尊贵的剑礼吧。


(哪有纪念自己角色满好感度发刀子的啊?!!)

私心枭羽,作业摸鱼,请见谅。(诶嘿~)

梦山君

世界上有五种K 红桃K黑桃K梅花K方块K和迪卢克姥爷没回我我会伤心 OK?😍😍🥺

世界上有五种K 红桃K黑桃K梅花K方块K和迪卢克姥爷没回我我会伤心 OK?😍😍🥺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