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迪奥先生

282.2万浏览    3077参与
厌时queen

原耽新闻联播1

大家好,欢迎来到《原耽新闻联播》现场,我是主持人厌时。


感谢海洋之神·帝国元帅·掌握全球经济命脉·杂七杂八·大雕先生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


我们来看第一个新闻。


据花某投诉,某个前FOG队长祁某总是给他讲故事,给花某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危害,现警方以介入调查,什么导演你说现在祁某已经开始给警察讲故事了?


……好的我们看下一篇新闻。


最近医院总是有很多病人来就医,据毕业于清华的谢医生诊断,这些病人都是食物中毒,在警方调查之后,发现这些病人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原耽圈。他们都是吃了仙乐太子谢某的饭才会如此,但病人表示这......

大家好,欢迎来到《原耽新闻联播》现场,我是主持人厌时。


感谢海洋之神·帝国元帅·掌握全球经济命脉·杂七杂八·大雕先生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


我们来看第一个新闻。


据花某投诉,某个前FOG队长祁某总是给他讲故事,给花某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危害,现警方以介入调查,什么导演你说现在祁某已经开始给警察讲故事了?


……好的我们看下一篇新闻。


最近医院总是有很多病人来就医,据毕业于清华的谢医生诊断,这些病人都是食物中毒,在警方调查之后,发现这些病人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原耽圈。他们都是吃了仙乐太子谢某的饭才会如此,但病人表示这是她们自愿的,太子哥哥做的饭在难吃她们也会吃下去!


谢某知道他的粉丝住院后感到十分愧疚,连忙去探望,当天,医院里充斥着尖叫,宛如凶案 现场 。


警方表示追星还请冷静。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贺朝牌保险,你,值得拥有!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订购热线:123456790


广告结束,欢迎回来。


最近,津海市的步某,吴某和建宁市的严某,江某一起破案,破案速度之快令人震惊,而且据小道消息,这四位都是家属,被粉丝成为:盐姜葱花鱼。


警方表示,少壮读书不努力,老大警队做兄弟,少壮太努力,老大警队做妯娌。


我们来看最后一则新闻。


牧某强烈投诉白某把他当猴耍,木某淡定回怼表示牧某本来就是,刘某和唐某默默看戏,白某表示其实牧某不仅是猴,他还是交通工具。


现在牧某在无能狂吼。(?)


警方表示要小心和自己交易的人,一不小心你的灵魂都是他的了。


感谢您的观看!我们下期再见!

江挚.(可约稿)

——语c群宣 · 【公转轨迹】——

♛“无数的我在奔赴深渊的尽头 下坠的风从不曾为谁停留”

♛目前开放剧组:《破云》《天涯客》《盗墓笔记》《迪奥先生》《飞鸥不下》《小行星》

♛>>小白也欢迎来玩(我亲自带)

♛>>新群初建,来即元老,空位多。

♛群号指路:749605003

[图片]
祝愉。

最后许愿我能找到一个对皮 wink——。

占tag致歉。

♛“无数的我在奔赴深渊的尽头 下坠的风从不曾为谁停留”

♛目前开放剧组:《破云》《天涯客》《盗墓笔记》《迪奥先生》《飞鸥不下》《小行星》

♛>>小白也欢迎来玩(我亲自带)

♛>>新群初建,来即元老,空位多。

♛群号指路:749605003


祝愉。

最后许愿我能找到一个对皮 wink——。

占tag致歉。

以冬

【联动】原耽班级沙雕事⑥

√人物归各位大大


√ooc归我


√私设众人同一班


√tag打不全看正文


26.


“不行不行,要热死了。”邵司拿着手边的作业本扇风,还一边吐槽学校的空调,“这空调开了跟没开一样,”他朝着前门旁的池小池喊了一声,“小池,这空调开了吗?”


池小池抬头瞅了眼面板,“开了,风都是最大的!”


邵司靠在椅背上,“不行,我下午要吃西瓜。”


顾延舟愣了一下,放下笔,“西瓜,你在教室怎么吃?”


邵司转头问后桌的谢池,“下午什么课?”


“等等,我看一眼。”谢池翻出自己抄的课表,“政治,英语和地理。”


“好的,我政治课吃。”


“?...


√人物归各位大大


√ooc归我


√私设众人同一班


√tag打不全看正文





26.


“不行不行,要热死了。”邵司拿着手边的作业本扇风,还一边吐槽学校的空调,“这空调开了跟没开一样,”他朝着前门旁的池小池喊了一声,“小池,这空调开了吗?”


池小池抬头瞅了眼面板,“开了,风都是最大的!”


邵司靠在椅背上,“不行,我下午要吃西瓜。”


顾延舟愣了一下,放下笔,“西瓜,你在教室怎么吃?”


邵司转头问后桌的谢池,“下午什么课?”


“等等,我看一眼。”谢池翻出自己抄的课表,“政治,英语和地理。”


“好的,我政治课吃。”


“?”


下午,上课铃响,顾延舟看着旁边的空位发神,“这祖宗还没到?”


“喏。”视线里突然出现个绿绿的球体,也就一愣神的功夫,顾延舟再低头就发现手中多了个小西瓜,邵司放下书包,“我去接个水。”


顾延舟看着那西瓜,“……”


回来,邵司又从书包夹层拿出把水果刀,从顾延舟手里抱过西瓜,摆在桌上,用餐巾纸垫着,找好位置,下刀,划开成两半。又翻出两个一次性勺子,戳在瓜瓤上。


“快快,”他递了一半给顾延舟,“赶快吃,在英语课前吃完它。”


“……”


顾延舟清晰地听见隔一个过道的周自珩小声惊叹,“这也行?”







27.


十七班的数学老师是个笑面虎,平时总是笑眯眯地,但就是这样看着你,也让人不寒而栗。


老师姓王,名字中带个清字,同学们私下总亲切的喊他清清子。


数学课前,周日晚自习的数学周考卷被发下来,每个人看见卷子的脸色各不相同,有人为猜对了题欢呼,有人为大题过程分一分没得而叹气,整个班活像被打翻了的调料盘一样精彩。


显然,张臣扉就是后者,卷子下来,红色的分数亮在卷首——125。


是个要好不好要坏不坏的分数。


多选一个半对一个全错,共8分,填空最后一个,5分,大题最后一道……一分没得?!


第22题1到3问写得满满当当,只是第一小问的一个结果错了,一步错,步步错,三个问思路对了,答案没一个正确。


本以为老师仁慈会施舍一点步骤分,只可惜……仁慈倒是仁慈了,这个“0”写得小小的,没有那么引人注目。


张臣扉靠在椅背上,神情忧桑,“唉——”


“怎么了?”焦栖听见叹息,偏头来看,精准抓住22题旁那小小的“0”,它和答卷上满当当的步骤形成鲜明对比,实在好笑。


焦栖憋住了笑声,却压不住上翘的唇角。


“唉——”又是一声叹息,张臣扉望着窗外,缓缓开口,“天凉了,该让王氏破产了。”


“?”


这回是真忍不住了,焦栖靠在椅背笑起来,张臣扉声音没压低,周围的同学都听见了。


“说得好!”墨燃隔着遥远的距离笑着说,“正巧我数学作业还没赶完呢。”


“哈哈哈哈哈!”


“我去,我也没写完!”


“靠,我还差好多!”许盛一翻作业被吓了一跳,“张总,早点让王氏破产啊,作业赶不完了!”


“好说好说。”张臣扉也笑着和他开玩笑。


话音刚落,他们数学老师独具特色的声音出现在后门处,“张臣扉!给我把你的英语作业本拿回去!还有,带着你的作业来找我面批!”


“啊,啊?”张臣扉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可他周围的同学却被这戏剧性的场面逗得,笑得更欢了。







28.


今天语文课在讲《红楼梦》,语文老师讲到20回中,林黛玉和贾宝玉的一段对话。


当时史湘云来到贾府,宝玉正在与宝钗玩耍,得知后赶来,在那里碰见了黛玉,当时黛玉瞧见二人一起,就讽了宝玉一句——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不然早就飞了来了。


老师把这句拎出来,让同学们分析,着重强调语气与情感色彩。


“来,”语文老师敲了敲路星辞的桌子,“你来读一下。”


路星辞一愣,僵硬地站起来,然后在段嘉衍断断续续的笑声中艰难地读完。


老师叹了口气,“太僵硬了,没有读出那种感觉。”


老师又往前晃,走到阮南烛桌旁停下,“你来试试?”


阮南烛睡了一个大课间,刚刚一直在回神,现在还有点懵,听见老师叫他,连忙拿起单子找到原句,他清了清嗓子,加重了“我”“呢”等字,但由于刚看,情绪把握还不够好。


老师点点头,让他坐下,“还不错了,不过还差那么点感觉。”


旁边卫恒在那儿小声说,“还不够茶。”


谁知老师听见了,“对!按现在流行的来说就是不够茶,那种绿茶暗讽的感觉还不够。”


老师环视一周,就近选择了阮南烛的前前桌陆嘉川,“来,你来。”


果然,老茶艺人一出手,那语气,那腔调,没个几年的磨炼还真到不了那种境界。


老师很满意,陆嘉川笑着坐下,转头就对着祝以临求夸奖,“怎么样哥哥,厉害吗?”


陆嘉川的笑总有一种魔力,让人无法拒绝,祝以临趁老师转身时伸手揉了揉他头发,嘴边噙着笑,“很厉害。”


隔一个过道的宋斐目睹了全过程,大为惊叹,“啧啧啧,”他咳了两声,偏头对着戚言拿腔拿调地说,“哥哥,我厉害吗?”


正在记笔记的戚言同学,闻声,手下水笔一滑,直接在单子上来了一道贯穿半张纸的黑线。


他放下笔抬头看着宋斐,眼神疑惑还有点呆滞,“???”






29.


数学老师又不做人了,看着班上同学一个个到语文老师那里背书,一时兴起,也搞个背书,至于背什么,老师看着手里的题单,当即拍板,就背最近讲的内接球外接球的几大模型。


数学老师周二就公布了这个“好消息”,说至少要抽查1/3的同学,但又迟迟没喊人,搞得17班人心惶惶,见面就是一句——今天你背书了吗?


终于,在周四上午第一节数学课结束的那个大课间,审判降临。


当他们和蔼的老师去而复返站在后门环视全班时,几乎一大半的人都低下头藏到了书堆后面。


“那什么,蒋丞、林无隅那四个,你们下午来找我背书。”


顾飞手中笔一滑,飞了出去,落在蒋丞桌面上,在他卷上留下个“美妙”的痕迹。


“再来几个……”数学老师的恶魔低语还在继续,“江停吴雩那四个,凑堆堆儿干什么呢!还带零食进教室?谁带的!你们过会儿来办公室!”


吴雩开了一半的薯片落在地上,江停手一抖,杯中的老同兴洒了出来,落在严峫手背上,而严峫呢?听见老师亲切的呼唤时就石化在原地,此时被烫了一下都没能回过神来。


“嗯……现在喊两个来背书,”数学老师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抬手推了推眼镜,“许盛!你们两个来。”


“卧槽!”许盛前一秒还趴在桌上补觉,听见声音直接弹起来,字正腔圆,声音回荡在教室中。


由于这句“卧槽”过于喜感,不管是没走的,刚回来的,还是逃到一半的,全都笑起来。许盛在哄笑中回头,对上老师似笑非笑的目光,大热天打了个哆嗦。







30.


晚自习。


语文老师可能疯了,找高三拿了十多套月考卷子,这周发了一套下来当作业。


简松意看着第一篇材料阅读,选择题选项一一看过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嘶——”


就这选项,你说它对吧,好像又不太对,但错呢,又找不到错的点。


于是他在一种懵逼的状态下写完第一篇阅读,抬表一看时间,好家伙,都过去20多分钟了。


简松意转过头问盛望,“你在做什么作业呢?”


盛望笔一顿,摸了摸鼻尖,“数学。”


简松意视线往下,看见桌上唯一摆着的作业——语文卷子。


他抬眼看着盛望,面无表情,“你看我傻吗?”


“额……”盛望这家伙竟真点了头!


简松意嘴角一抽,翻了个白眼,“我数学卷子和语文卷子还是分得清的。”


他转了回去,没过几分钟又转了过来,“哎,你做到哪儿了?”


盛望写完22题最后一个字,打上标点,“啊?”


简松意看了眼填得满满当当的答题卡,又转了回去,嘴里嘀咕着,“行,我傻。”







——————

作为一个月更选手,立志于成为一个年更咕咕精


廿翘

“无论发生千百种故事,故事的结局都是我爱你。”

哈哈哈没想到吧我连迪奥先生都摸了!

感谢p1底图@Esther Shaw❕(置顶抽奖) p2底图@赛赛(备战高考版) 


520最后一弹啦,大家天天开心~

“无论发生千百种故事,故事的结局都是我爱你。”

哈哈哈没想到吧我连迪奥先生都摸了!

感谢p1底图@Esther Shaw❕(置顶抽奖) p2底图@赛赛(备战高考版) 


520最后一弹啦,大家天天开心~

傅

我心有所爱,在瀚海,在云端,在心口。

——《南禅》

他背叛了一生的信念来爱他。

——《小蘑菇》

人的动摇始于第一次心软。

——《小蘑菇》

过去从来都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

——《这题超纲了》

祝来生有幸能在尘世间等到一场相遇。

——《判官》

强者的脆弱和懦夫的勇敢一样惊心动魄。

——《烈火浇愁》

公理之下,正义不朽。

——《一级律师》

你等等我,我特别好,值得你等。

——《原路看斜阳》

想笑就笑吧,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厚道人。

——《艳鬼》

他怎么都耀眼,永远都发光。

——《迪奥先生》

又起了风,落了星光,散了层叠的云。

——《穿堂惊掠琵琶声》

我心有所爱,在瀚海,在云端,在心口。

——《南禅》

他背叛了一生的信念来爱他。

——《小蘑菇》

人的动摇始于第一次心软。

——《小蘑菇》

过去从来都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

——《这题超纲了》

祝来生有幸能在尘世间等到一场相遇。

——《判官》

强者的脆弱和懦夫的勇敢一样惊心动魄。

——《烈火浇愁》

公理之下,正义不朽。

——《一级律师》

你等等我,我特别好,值得你等。

——《原路看斜阳》

想笑就笑吧,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厚道人。

——《艳鬼》

他怎么都耀眼,永远都发光。

——《迪奥先生》

又起了风,落了星光,散了层叠的云。

——《穿堂惊掠琵琶声》

三千明灯花满城-QD

【520贺文】焦栖X张臣扉

【520贺文】焦栖x张臣扉 《迪奥先生》

时间线:张臣扉终于带着焦栖把迪奥·张的剧本演完了,二人的感情又上了一层楼。(注:是小说的最后部分,张臣扉回来了,控告智脑也告完了)


【字数稍微有点多,请耐心观看】


在经历完盗版剧本的夫夫二人,皆是选择性的忘记一些不好的剧情。


一天,张臣扉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后就去厨房给焦栖做饭,焦栖刚起来,饭就已经做好了,真的非常贴心了。


但是我们的少爷并没有因此夸赞张臣扉,焦栖吃完饭,顺手想准备拿张纸,张臣扉直接递了过去,焦栖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张臣扉直接抱着他从座椅上离开再放地下。


焦栖被张臣扉谜一般的行为搞懵...

【520贺文】焦栖x张臣扉 《迪奥先生》

时间线:张臣扉终于带着焦栖把迪奥·张的剧本演完了,二人的感情又上了一层楼。(注:是小说的最后部分,张臣扉回来了,控告智脑也告完了)


【字数稍微有点多,请耐心观看】


在经历完盗版剧本的夫夫二人,皆是选择性的忘记一些不好的剧情。


一天,张臣扉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后就去厨房给焦栖做饭,焦栖刚起来,饭就已经做好了,真的非常贴心了。


但是我们的少爷并没有因此夸赞张臣扉,焦栖吃完饭,顺手想准备拿张纸,张臣扉直接递了过去,焦栖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张臣扉直接抱着他从座椅上离开再放地下。


焦栖被张臣扉谜一般的行为搞懵了,焦栖扯了扯他,张臣扉立刻回头,看着焦栖,焦栖更加懵了,问道“张大雕,你一大早发什么疯?(diao用雕替代)”


张臣扉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着他,很快他就得到了焦栖一耳光,张臣扉解释道“我...昨晚梦见我又变成了迪奥·张,这次的剧本比那个《霸道王爷俏王妃》还要吓人”


焦栖来了兴趣说道“怎么个吓人法?”


张臣扉说道“我梦见我惹你不高兴了,然后你去找了李英俊,一气之下不要我了,无论我后面清醒了怎么挽回都不行”


焦栖叹了口气说道“傻瓜。”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张臣扉顺势俯身,焦栖在他的眉心上吻了一下,安慰道“好了,我在这里呢”


张臣扉说道“今天恰好是假期,咱们出去玩?”


焦栖说道“出去玩?放假?张大雕,你是不是记错了?”


张臣扉说道“我给他们把时间调整了,正好放了下周的假期,况且也得给人家小情侣过节日的时间啊”


焦栖拆台说道“我看你是想自己过节”(路人甲:公费谈恋爱 气死单身狗)


张臣扉抱着焦栖转了一圈,笑道“不要拆穿我啊,那炎炎,我们的第一地方是哪里?”


焦栖说道“等一下啊,我记得余圆之前发我了份旅游指南”


焦栖打开智脑,安妮说道“已为您打开文件”


屏幕上是一份带着插图的旅游指南,满面都是景区,焦栖在中心部分,看见了“剧本杀”


他对张臣扉说道“我们去玩剧本杀?”


张臣扉果断摇头,说道“不去不去,那个不好玩的”


焦栖笑道“哈哈哈哈迪奥·张要重出江湖了,你知道吗,你官博底下有好多人都想要迪奥·张回来,都在叫你臣扉爸爸~”


张臣扉伸手在焦栖的脸上戳了戳,说道“炎炎再继续说胡话,我可不保证我还能做个正人君子了~”


焦栖咳了几下,说道“不逗你了,我们去参加这个比赛?”


张臣扉凑近一看,那是个名为《看谁得第一》的挑战赛。


看焦栖想去,他便说道“好啊,我们现在就报名吧”


随后两位总裁就抵达了现场,在主持人的介绍下,很多二人的粉丝都在往这边赶,他们拿着个灯牌:臣扉爸爸x少爷


为了凑人数,张臣扉发动了雕军,让他们也在业余时间出来活动活动,已经在训练室里封闭训练3天的几人:好好好!!


【观众1】:对了这次的参赛人员真的好惊喜,你们知道吗,臣扉爸爸要携手少爷来参加这个比赛!!!


【观众2】:啊啊啊啊啊!!我还能磕!!!请你们不要怜惜我这这一朵娇花,尽情的用狗粮砸我吧!!


【观众3】:哦,我的少爷啊!!!


[回复1:少喝假酒,少爷是我的! 


回复2:哈哈哈哈你们这么皮,不怕被臣扉爸爸打吗!

 

回复3:真的,你们怎么能够这么不道德呢,怎么能跟@张臣扉 打小报告呢,不能跟@张臣扉 打小报告的


回复4:真是的,绝对不能@张臣扉 来看的]


很快这位兄弟的号就得到了张臣扉的亲临,张臣扉选择了他的语音包:年轻人,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发送了过去


直接冲上热搜,夺得第三“#震惊 臣扉爸爸竟然再次变成迪奥·张了”


热搜第四“#迪奥·张 重出江湖了!!(热)”


【观众23】:嘿,楼上那位,你火了哈哈哈哈,臣扉爸爸亲临了

【观众45】:等等,好像又来人了!!!啊,是我们的雕军!!!


【观众68】:天呐,看那冒着七彩光芒的两个大字,确认是我们的雕军没错了!!

【观众109】:A神啊!!我的A神回来了!!哈哈哈哈他们是要参加比赛吗?跟老板们斗?


【观众209】:贴心回放:http://zhangchenfei chongchujianghu  yuangongyulaobandeduijue nianqingrenniduililiangyiwusuozhi 

后面的兄弟姐妹们,可以来补习了!!


​主持人:哈哈哈哈,底下的观众真的很是热情,接下来我们将公布这一期的参赛人员,让我们看看会有谁呢?


观众1:啊啊啊啊!!!!臣扉爸爸,少爷!!!!我爱你们!!!!

.....



“有张臣扉、焦栖、【雕军-Art】、【雕军-Bad】、【雕军-乌鸦嘴】、【雕军-黑色战神】、李英俊、无名氏、有名氏、王总(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共10人参赛,他们将会进行智力、默契、体力、幸运的4轮大比拼,而最后的赢者可以获得xx乐园的门票,新建好的哦!!”


“让我们先抽签选组吧!”


张臣扉一脸慈祥的看着颁发号码的工作人员:要是不让我跟炎炎一起的话,你们试试O(∩_∩)O


工作人员:我们怎么敢!!!真拆了的话,底下的观众会撕人的!!呜呜呜我真的很害怕你们没有那个运气


幸好,二人没有分开


A队“张臣扉、焦栖、无名氏、【雕军-Art】、【雕军-Bad】”

B队“赵英俊、有名氏、王总、【雕军-乌鸦嘴】、【雕军-黑色战神】”


第一关:智力

(1)猜字谜

主持人:第一问“中国改革人人参加 (打一字)”


赵英俊“人人参加?嘶...是什么来着”

焦栖抢答“是 往!!”

【雕军-Art】“不愧是老板,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有名氏说道“哦,我知道了!国字的中间——玉改革后,可成“主”,再与“人人”组合成“往”字。”


主持人:第二问“半坛酒(打一字)”

张臣扉说道“坛和酒二字各取一半,合成(酝yun四声)字。”


【雕军-黑色战神】:救命!!俩老板太会玩了!!

赵英俊“你们是不是知道内幕!!!!”


焦栖无辜道“啊?没有吧”


主持人说道“由于二位实在太聪明了,我们的题目不足以及人员的反馈,我们将进行下一关”


“双方战队将派一个人参赛,另一个人进行比划,每题有30秒的猜题时间,最后获胜的那组可以指定另一组的人员分配,比如他们下场要不要继续组合~”

  

“双方派代表进行猜拳,赢者先开始”


B组紧盯着焦栖、张臣扉二人,焦栖、张臣扉:......要不要这么明显


张臣扉和有名氏作为代表:张臣扉败


A队张臣扉和焦栖    B队赵英俊和有名氏

问题一:​聚萤映雪


赵英俊比划:他将字一个个拆开比划着

有名氏:飞来飞去的苍蝇?那是什么成语

有名氏回答“无头苍蝇!”

主持人“错”

赵英俊“怎么能是苍蝇呢?!是聚萤映雪!”


【雕军-乌鸦嘴】“这题目出的太绝了。”

第二题:老鹤乘轩

张臣扉比划,焦栖猜

张臣扉:摸了摸自己不存在的胡须,模仿鹤的动作,两手比个x,在思考最后一个字怎么比划


焦栖想了想说道“老 鹤 差?”

张臣扉摇了摇头,还是比个差

焦栖说道“老 鹤 乘 !老鹤乘……轩!”

主持人:“过关!请说出惩罚”


焦栖说道“就……不能换组!”

赵英俊“苍天饶过谁!!”

......



第16题:邪魅狂狷

焦栖在拿到这个词的时候嘴角有些不自然的抽了几下,张臣扉就见他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他。

焦栖缓了缓指着张臣扉,张臣扉说“我?”焦栖点点头


张臣扉说道“张臣扉?是说名字吗?跟名字有关?”

焦栖指了指张臣扉,又摇了摇头,二人都想到了“迪奥·张”


焦栖忍者羞耻嘴角向右挑了一下,双手摆弄着头发,张臣扉就知道了:这是他的第一个剧本。霸道总裁。。

焦栖指了指他,那就是迪奥·张在第一个剧本的形象

(路人甲:为什么要把迪奥·张和你分开说?


张臣扉:因为炎炎嫌我丢人...特地说那期间的表现是迪奥·张干的,跟张臣扉没关系【确实有点丢人,那个霸总的台词真是够了】)


张臣扉直接就说道“邪魅狂狷”


这边的所有人都在感慨他们夫夫二人的默契,只有刚刚结束工作,正坐在桌上打算写病历单的阙德医生欣慰一笑。


第三关:体力赛

由于担心焦栖的身体素质不好的张臣扉,决定要换人参赛(他自认为的身体不好)他看了看他的队员“一个脆弱的炎炎,两个打游戏的小孩,一位看起来像是书生,看来只能自己上了!”


【雕军-Art】:“老大!!我们可以的!”

张臣扉说道“真的?这是体力赛,不是打比赛?你们不天天封闭式训练吗”


【雕军-Bad】:“不!第一关还是让我们去开路吧!老大你放心好了,我们雕军绝对不给您丢人!!”

张臣扉无语道“别提雕军了,。行,那你们去吧!”


一旁B组的【雕军-黑色战神】说道“我们懂的!再打输,就军法处置!!”


焦栖再次想起来那个张大帅。。一言难尽啊

很快雕军不负众望的赢了,这是一场雕军与雕军的对决,最终以A组的雕军获胜。


李英俊“现在退出来得及吗?”

无名氏“哇哦”


(无名氏:为什么我几乎没戏份

作者:因为你是路人甲

无名氏不满道:为什么隔壁有名氏戏份都比我多!!

作者:因为人家有名字,你没名字,所以最没戏份啊)


主持人安慰道“没事,做事有始有终,李先生您再忍耐一下”


李英俊扎心道“今天是520 我们本来就很吃亏,现在还干不过人家谈恋爱的”


王总说道“我想起来个小段子:

老师(你们要抓紧学习,趁着人家谈恋爱的时候学习,谈恋爱影响学习!


学生(根本干不过人家谈恋爱的))是这样没错了...呜呜呜”


焦栖安慰道“没事,还有最后一关呢”(观众43:呜呜呜我的少爷啊,好温柔!!!)


张臣扉捏了捏焦栖的手说道“想好先去哪里玩了?”


焦栖说道“先去玩xx吧,然后再去xxx”


雕军、李英俊、有/无名氏、王总:......这还能不能继续玩了!!!!


主持人连忙说道“最后一关,幸运大挑战!!为了刺激,双方将派一人来挑战,一局定胜负!!”


李英俊“???!!!一局定胜负啊”


【雕军-Art】看着焦栖说道“老板,谁去啊?”


张臣扉毛遂自荐,被焦栖按下了,说道“我去”


B队这边,王总给大家发个骰子,说道“我们这边先自测一下,最大的点数去参赛”


李英俊:点数2   王总:点数8

所有人:???


王总“不好意思,弄成了24点。。再来一次”


李英俊:点数2  ;

王总:点数2  ;

【雕军-乌鸦嘴】:点数1  ;

【雕军-黑色战神】:点数3  ;

有名氏:点数1


B队:我们决定弃权!!!


A队的【雕军-Art】去探班的时候,随手抛了个“5”


B队:这还能不能玩了???


【雕军-Art】解释道“献丑了,在A队我只能排第二,焦老板每次都是6”


主持人:.....砸场子吗??


众人面前有个抽签盒,根据里面的字条提示,来做那个动作,在做动作的同时不能倒下。


因为B队的手气太离奇,导演组特地仁慈的改了规则:将一局定胜负改成三局两胜


A队派出焦栖,B队派出点数最大的【雕军-黑色战神】


【雕军-黑色战神】:嫂子,不是,老板得罪了


(1)焦栖第一张字条:双腿弯曲,焦栖照做


【雕军-黑色战神】第一张字条:金鸡独立。


(2)焦栖第二张字条:空白  众人:???还有这玩意


【雕军-黑色战神】第二张字条:倒立 

【雕军-黑色战神】“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呜呜呜呜”


B队的【雕军-乌鸦嘴】和王总帮他稳住身形,让他倒立着金鸡独立,3,2,1,但倒下了。。


于是第三局很是关键了,B队换人上场,换成了李英俊


张臣扉:我队也想换人!!


(3)焦栖第三张字条:下腰

张臣扉慢慢的扶着焦栖的腰,往下让他手扶地,担忧道“可以吗?”(潜台词:你的腰可以吗?昨晚那么累)


焦栖耳尖有些微红,张臣扉笑着帮焦栖把镜头挡住了,毕竟面目羞红的炎炎,他才不舍得给别人看呢


李英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众人安慰道“没事,大不了我们帮你固形”


李英俊缓慢的拆开了字条,字条写着:一字马+身躯后靠必须紧贴腿部,李英俊“我不可以!!!”


很快他被同队的摁下去了,一字马没有完全贴地板,导演表示可以,但身子紧贴腿部,不行,几次轮流下来,李英俊感觉到了非人的折磨!!!


最终结果:一共4个大项,每项5分

A队:19分(节目组不让得满分)

B队:1分(这其实是保底分)

于是A队得到了去xx乐园体验的门票。


焦栖牵着张臣扉的手,先去玩了射击,后来准备去迷宫探险


张臣扉去店里跟工作人员商量着,拿出早就定制好的卡通玩偶,说道“麻烦把这个作为奖励,这是补偿金额”(玩偶的故事:半年前张臣扉在带焦栖去逛商场的时候,焦栖看上了个棉花娃娃,可惜没有货了


张臣扉下午就联系厂家,定制了和二人相似的Q版棉花娃娃

刚好今天弄好了)


工作人员介绍道“游戏规则是:第一个走出来的将会得到一份独家礼物,迷宫里面有很多死胡同,一旦走错了时间就赶不回来了,计时是在30分钟以内,祝各位游玩愉快”


焦栖在思考走哪一条路,张臣扉直接牵起他的手,带他走了条进路,跟去自己家一样,至于为什么张臣扉会这么熟悉这条路呢?因为他之前跟工作人员要到了地图,特意走了三遍巩固。


果不其然,他们3分钟就走到了地方,焦栖看着张臣扉说道“嗯?你很熟悉这?”


张臣扉汗颜“没有没有,可能是跟之前游戏里的路线是一样的,总之,我们去领奖品吧!”


焦栖拿到了个礼盒,打开一看是他们俩的Q版玩偶,焦栖看着张臣扉,张臣扉说道“上次你不是说这个很有意思吗,恰巧我看还能定制就买了”


焦栖抱住了张臣扉说道“臣扉,其实你不需要做这些的”


张臣扉回抱说道“没事,我愿意的,谁叫你是炎炎呢”


520快乐!!




——————

明天还有521贺文!!

星海

无/尝    无/尝   无/尝


汁源超多


全是BL

无/尝    无/尝   无/尝


汁源超多


全是BL

星海

无/尝  无/尝   无/尝


广播剧   小说  汁源超多


全是BL

无/尝  无/尝   无/尝


广播剧   小说  汁源超多


全是BL

XYYYYoo

啊这……,我真的要被张总笑死了😂😂😂😂😂

啊这……,我真的要被张总笑死了😂😂😂😂😂

憇巧

我们要好好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天天向上⬆️向上!

奋斗了多少天才累成这样啊,真的是……像大雕学习!🌚


我们要好好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天天向上⬆️向上!

奋斗了多少天才累成这样啊,真的是……像大雕学习!🌚


星海

无/尝   无/尝   无/尝


汁源超多


全是BL

无/尝   无/尝   无/尝


汁源超多


全是BL

我要何故!把我的何故还给我,还给我(怒音

这是可以看的吗?👀

(话说七天七夜真的会死吧,所以请把过程画出来让我看看👀)

彩蛋是哭着不要的那一段

这是可以看的吗?👀

(话说七天七夜真的会死吧,所以请把过程画出来让我看看👀)

彩蛋是哭着不要的那一段

星海

无/尝   无/尝   无/尝

汁源小说   广播剧

全部BL

无/尝   无/尝   无/尝

汁源小说   广播剧

全部BL

无辰

【迪奥/阅读体】他是他的世界 4

*时间线为一切结束后

*人物为石扉,芭蕉众人及一些重要人物

*原著属于作者大大,而OOC则属于我(我尽量不QAQ)

*文笔不好差见谅,望各位喜欢,若不喜右上角请 。这样对你我都好,感谢。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随缘更新。

*请勿转载抄袭二改,尊重原创,谢谢。

*【】为原文内容


——————————————————————


*总裁的百万新娘


【“呦,焦总也在呀。”李总笑着跟焦栖打招呼,秘书端了茶水进来就齐齐退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你来做什么?”张臣扉见这人进门先跟小娇妻打招呼,面色不虞。


……


但石扉科技主要做竞技类游戏,而李总名下...

*时间线为一切结束后

*人物为石扉,芭蕉众人及一些重要人物

*原著属于作者大大,而OOC则属于我(我尽量不QAQ)

*文笔不好差见谅,望各位喜欢,若不喜右上角请 。这样对你我都好,感谢。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随缘更新。

*请勿转载抄袭二改,尊重原创,谢谢。

*【】为原文内容


——————————————————————


*总裁的百万新娘



【“呦,焦总也在呀。”李总笑着跟焦栖打招呼,秘书端了茶水进来就齐齐退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你来做什么?”张臣扉见这人进门先跟小娇妻打招呼,面色不虞。


……


但石扉科技主要做竞技类游戏,而李总名下的英俊游戏主要也是做少女向游戏的,更适合吞并小茉莉。


……


“呵!李英俊,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张臣扉冷笑一声,听到“让给我”三个字,头顶的火苗蹭的一下蹿到了房顶上。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人明面上是想抢小茉莉,实际上是为了抢他的小娇妻。】


“我以我的名义发誓,张总这绝对是吃醋了。”


“这位朋友不需要用到你的名义,这个论谁都可以感受到张总的怨气啊。”


“嗯?不注资只是买下工作室而已,这是什么操作?”


“啊?小娇妻?不是等等……抢焦总?!!”


“嗯张总我觉得就算李总想抢,焦总也未免想跟吧。”


“张总这的确就是你不知道了,人李总明明只是想谈合作而已,却硬是被冠上了这个罪名。”



“噗!臣扉不是你这我,我也太冤了吧。”亏他还以为当初张臣扉怎么了?却没曾想这人竟然把他当做莫须有的假想情敌。


“我那不是记忆混乱嘛。”原本张臣扉是想要不了了之,可是人家都出声了,自己也理应礼貌性的回复一下,况且这件事的确是他的不对 。


换做是之前的张臣扉,可能在尴尬之余还会觉得有些难堪,不过现在的张臣扉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何必要如此,而且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与其这样倒不如利用一个好的心态来看待这件事。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来自某人的安慰,原本对此事耿耿于怀的张臣扉在经过焦栖爱意满满的开导工作之后,便也不在纠结于此事了。




【重新回到总裁室,就见迪奥·张先生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中不知何时又端了杯红酒。


见他进来,声音冷冽地开口讽刺:“怎么,看到你的旧情人舍不得了?”


焦栖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啥?


……


当初他和张大吊是相亲认识的,在认识张臣扉之前,他还相过别人。这其中,就包括这位李总李英俊。当时是互相没看上,也就不了了之,这么多年张臣扉从没在意过,万万没想到,这时候被他想起来陈年旧事。


……


“真是个小馋猫。”总裁大人轻佻地念出了经典台词。


“噗——”焦栖一口红酒喷了出来,染红了胸前的白衬衫。


“啊,忘了给你俩邀请函,后天我们公司的新品发布……”去而复返的李总,推门就看到了小娇妻“受虐待”的一幕,不由得呆立当场。】


“来了来了这一杯红酒又出现了,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


“嗯?我没听错吧!旧情人!??”


“焦总……跟……李总是旧情人???”


“……不是吧。”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一对也不错?臣扉爸爸我对不起你。”


“我也是我也是,张总原谅我。我先站一秒邪教先。”


“原来张总跟焦总是相亲认识的。”


“瞧瞧果然别人家的相亲从不会让我失望┐(´-`)┌。”


“唉但凡我的相亲对象能像张总一般就好了,就算只有万分之一也好啊!”


“唉但凡我的相亲对象有万万万分之一长得像焦总,我也不至于会那么抗拒呀。”


“唉但凡我的相亲对象有辣么一丁点长得像张总,我也不至于会单身啊!”


嗯……这位妹子,你有没有想过可能这是你自个儿的问题呢?应该不关张总的事吧?


而作为被这些妹子投诉的所谓的相亲对象们:……不好意思,我觉得这有被冒犯到!而且你们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我跟她们不一样,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我的相亲对象长得像焦总就好了!”


“咳咳这叫要求不高??”


“这位朋友到底是我耳聋了还是你眼瞎了?”


“你懂什么是白日梦吗?白日里做着无法实现的梦想。这就是白、日、梦呀!”


“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现实不可能。”


“灌了一口红酒?我咋觉得不妙啊。”


“嗯这个若是在正常的情节里,应该是小娇妻不会喝酒然后被刺激到,而霸总则是欣赏小娇妻泪眼汪汪的可怜样吧。”


“是呀,但少爷他不一样啊,就是这么清新脱俗的风格才适合焦总嘛。”


“……说的也是?”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馋猫?”


“张总你这莫不是在开玩笑?”


“哟哟哟张总挺会的嘛~竟然还知道这是一句经典台词,看来平时没少看的呀!”


“啊啊啊啊啊啊少爷少爷的美颜!!”


“老夫的少女心!”


“不行了不行了我的鼻血,谁可以帮忙叫个救护车。”


“要是我死了,那绝对就是失血过多而死的。”


“受虐待?不不不不不李总这你就不知道了。”


“那哪可以叫做是虐待,明明就是霸总之间的小情趣嘛~”


“哈哈哈我觉得当时李总一定会很尴尬。”



张臣扉黑着一张脸看着屏幕上焦栖的白、衬、衫被红酒染红后而成的半透明衣衫,那若隐若现的身姿那要露不露的姿态。


虽然看起来及其不明显,也并没有什么撩人心弦的画面,而且停留在焦栖身上的时间也不多,但是此刻张臣扉的心情就只能有四字来形容——糟糕透了!


作为张·醋厂老板·臣·爱吃醋·扉,看着众人这般明目张胆地盯着他家宝贝的身体便不爽了啊!一脸怨念地盯着大屏幕看,仿佛它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不可饶恕之事一般。


焦栖自然也知道这人在想些什么,真心觉得有些好笑,当时的他似乎没有露出什么不该露的吧。


我们的焦总当时的等级还不够高,自然是不明白若隐若现比明目张胆更加的令人浮想联翩,于是他伸手往张臣扉的手心里点了点。


感受到手心的异动,张臣扉一回头就对上了焦栖眼里含笑的目光,心里感到一股暖意的流动。




【李英俊是个富二代,年少无知的时候也是很爱玩的,常跟狐朋狗友们花天酒地,所以最是知道眼前的场景意味着什么。


……


焦栖头疼不已,拍拍李英俊的肩膀:“英俊,没事没事,我俩闹着玩的。”


“什么闹着玩!”李总恨铁不成钢地指着那一大片的湿痕,“你不怎么出去玩,不懂这些,你知道他这么做是在……”


……


“是我自己呛着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焦栖从西装里冒出头来,因为刚才呛那一口,眼周还泛着红。小小一只缩在暴君的怀里,看起来无比可怜,却又努力维护家庭对外的形象。


……


“对,对不起总裁,我想着李总刚走一分钟又回来应该没事,就没敲门……”


“出去!”张臣扉的声音里满是火星子。】


“哦看不出嘛,李总也是个会玩儿的主啊!”


“下作手段?张总虐待焦总?作贱人?”


“嗯这么一说到是挺像的?”


“臣扉爸爸这妥妥就是的一个醋罐子呀!”


“等等拉拉扯扯???这是……拉拉扯扯?”


“哈哈这的确只是焦总自己不小心呛着而已。”


“这样的少爷我可以!!!好可爱呀!!”


“真的真的此时的我发出了宛如土拨鼠的尖叫声。”


“其实平心而论只是一个有经验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想到是虐待吧。”


“李总……嗯您是不是想多了?”


“假象?我觉得应该不是。毕竟张总的怂我们都知道。”


“哈哈张总怕老婆这是怕到人尽皆知呀。”


“我觉得当李总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一点会很尴尬,而且是非常尴尬。”


“当然了,这李总不尴尬谁尴尬呀。”



而此时陷入舆论中心的李英俊:“……”谁还没几个年少无知轻狂的时期了?!!


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李英俊一脸黑线还真有些尴尬,当然这其中还包括了他当年做的蠢事。


同样是红酒,不过咋的这剧情不同啊?!亏他当时还担心极了,真以为张臣扉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心机男,结果呢???


唉!终究我我不懂,不能理解你们之间的小、情、趣。已经得知前因后果的李总心情非常不、好,特别的悲哀。




【又报废一件新衬衫。焦栖推开紧紧箍着他的张大吊,捻起胸口湿漉漉的布料,颇为可惜。这种高级料子,染上红酒基本上就洗不掉了。


……


“……”这是把他当成被家暴的妇男了,焦栖抽了抽嘴角。


“谁的消息?”张臣扉看过来。智脑连接了神经元,不开共享屏的时候只有本人能看到内容。


……


“又做什么?”焦栖爬起来,被张臣扉从背后抱住,一粒一粒解开濡湿的衬衫。


“继续我们刚才没做完的事。”总裁大人暧昧地低笑。


……


“喂!高空抛物,你他妈……”焦栖快步跑到窗口往下看,好在外面是一片绿地,这会儿上班时间没有人,可怜的裤子轻飘飘落下去,挂在了那棵新移栽的桂花树上。】


“我感觉在病期间的张总不仅特别爱吃醋还一直浪费衣服!”


“当然了正在生病的人大多数都会有一些任性小脾气嘛。”


“李总还挺义气的嘛,不过您好像误会了些什么。”


“哈哈哈哈被家暴的妇男,这可以这很可以!”


“不过李总这明显也是关心则乱了吧。”


“诶我有点好奇要是这时候张总知道了并且还吃醋那么焦总会怎样?”


“这位朋友你的想法很危险哦,不过……我喜欢!”


“我也是好奇啊,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会发生一些黑屏事件。”


“跟王氏偷偷联系?看来间谍这个梗还没过去呀。”


“小东西?张总这霸总演的简直就是传神啊!”


“真的,经典台词都有存在!”


“啊叻又黑屏了。”


“这是在沙发上吗?”


“咦这位朋友你为什么会知道?”


“这位前面有提到吧 。”


“哦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我穿我男朋友的衣服吗?”


“不对,应该是老攻才对啦~”


“扔出窗外?Σ( ° △ °|||)︴”


“啧啧啧,不愧是张总会玩会玩,比不过比不过。”


“张总这……不怕吗?”


“还好是飘到树上,要是飘到地上或人脸上的话那就不妥了。”


“肯定的啊,不过我也是很好奇为什么张总会想出这样的事来??”


“这可不可以算是破坏环境啊?”



“多谢!”焦栖自然也知道李英俊的好意,没有选择当面说清而是私底下联系。若事实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这样做的确是最为妥当的。


“不用谢,唉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应该参和进这件事里。”他是真的没有想过事实与他所想的有所出入,他原以为……


说好的虐待呢?结果倒好焦栖非但没觉得难堪甚至还觉得红酒好喝!至于衬衫那更是一个大大的误会。


这让李英俊不得不怀疑焦栖说的味道不错,到底是指红酒本身还是经由张臣扉手里喂的红酒不错好喝?




【总裁大人坐在宽阔的老板椅上,拍拍自己结实的大腿,示意小娇妻坐上来。


“你不是想要窃取机密吗?坐上来,自己动,我给你想看的一切。”


……


下午一点钟,张臣扉眼睁睁地看着小娇妻接了个神秘电话,就急匆匆地跑掉了。站在窗口向下看,见他上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上车之前还心虚地左顾右盼。


该死的王氏!


焦栖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从老攻楼里出来,被人瞧见就丢脸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上车,在车里换上自己的衣裳,才总算放松下来。


……


在员工们的招呼声中走出芭蕉的办公楼,焦栖想起来自己的车还在石扉,便准备让余圆送自己过去。】


“嘿嘿,坐上来,自己动。”


“张总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我还有证据!”


“这时候我们就要来做解析了,到底张总说的自己动是某事还是只是纯粹的窃取机密而已呢?”


“我严重怀疑是第一个!并且我和之前那位姐妹一样还有证据呢。”


“这不是显而易见嘛,当然是第一个。”


“就算不是第一个那又如何?在我眼里它就是!!!”


“焦总这也太冤了吧,只不过想要换衣服而已。”


“我看张总这怕不是认为焦总上了王氏的车吧?”


“嗯张总的想象力很丰富呀!”


“歪了歪了啦,我们现在应该回到刚刚那一个问题。”


“嘿嘿别以为你们转移了话题,我们就不会继续刚刚的讨论了。”


“这样都被你们给看出来了唉!不过我们总该还要给张总还有焦总面子的是吧。”


“唉面子那有开车重要呀!”


“来来来继续,到底张总说的是某事还是只是纯粹的窃取机密而已呢?”


“当然是某事啦,弱弱的说一句其实我挺好奇焦总的神情的。”


“这位姐妹你的想法很大胆呢~”


“啊啊啊啊啊你们在聊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都不懂。(*/ω\*)”


嗯这位小姐如果你的语气再诚恳一点,嘴角没有与太阳并肩的话,我是一定会相信的,真的百分百相信你。


不过现在你的眼里那可是清楚地写着激动,眼神充满了期待。这样的话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信的呀。




【不得不说,这张脸是真的好看。这些年张大吊也时不时惹他生气,但每每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怒气便能削减大半。


……


张臣扉低笑一声打开车门走出来,单手撑着车顶,把小娇妻困到车与胸膛之间:“我的男人,当然只有我能接,我不允许你坐别人的车。记住,你是‘我的’男人!”


“……”


下班路过的芭蕉员工好奇地往这边看。


“哇,那是谁啊?竟然在车咚!”


“嘘——没看见那是焦总的车吗?”


……


事实上,当事人并不觉得如何浪漫,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这生搬硬套的台词,这高低起伏还带重读音的发声,简直是噩梦。】


“啊啊啊啊啊好看好看!张总也太好看了吧!”


“呜呜呜原谅智商不够脑容量有限的我只会用好看帅气,这两个形容词而已!”


“不过我还是要吹爆张总的美颜呀!好帅好帅好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


“嗯?焦总,张总到底怎样惹您生气了呢?”


“难道是……我就不多说了啦懂的人自然都懂。”


“嘿嘿懂的懂的,不就是那个那个嘛。”


“张总的脑子真的快要恢复了吗?”


“我觉得应该没有吧。”


“哎呀看下去不就行了。”


“不允许焦总做别人的车,这该不会是因为刚刚的事而吃醋吧?”


“肯定的啦,我敢保证一定是的。”


“你是‘我的’男人,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句话的重点?”


“当然注意到了,啊啊啊虽然这句话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但我还是想说这简直太甜了好吧!”


“重点?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同上我也不是很明白呢。”


“嗯我就这样问你们,你们觉得这句话的重点是什么?”


“你是我的男人,这句话还有所谓的重点?”


“该不会是男人吧?”


“不对不对重点是‘我的’男人!”


“哦我明白了,是不是说无论如何焦总都是张总的对吧。”


“对对对!就是这样!所以我们才会说很甜嘛。”


“我觉得这很浪漫呀!”


“要是我的另一半在结婚这么多年后,与我还会时不时地有些小情趣的话,那我可不乐死了。”


“哈哈还好吧,焦总应该是不习惯。”


会玩?李英俊对这一个词语深有体会,不是吗?张臣扉的确很会玩,尤其是在病中的他,唉!




【“呵呵,”总裁笑着凑过来,捏住小娇妻的下巴,“宝贝儿,这么早就要回家,是急不可耐地想履行义务了吗?”


……


“那小子呢?”焦爸爸提起张臣扉,语气就没有先前那么温柔了。


“他在开车。”焦栖眉梢一跳。


……


回家?焦栖看看沉浸在替他还债拯救老丈人剧情里的老攻:“周末我俩得去参加一个发布会,到时候再说吧。”


……


看着老攻轻车熟路的样子,焦栖渐渐攥紧了拳头,作为一个总裁,张大吊也时常会晚归,但都会提前给他报备去哪里。然而那些去向,从来不包括这家夜店。】


“急不可耐,履行义务。”


“臣扉爸爸不会是以为少爷想要了吧?”


“自信一点把不会是和问号去掉。”


“消遣的地方?”


“张总到底想带焦总去哪儿啊?”


“嗯……这个请问焦栖这个名字是比焦炎好在哪啊?”


“又是取外号!这些学生是吃饱饭了没事做对吧。”


“有时候真不懂这些学生到底在想些什么,特爱给人取外号了。”


“唉想当初我也是被班上的同学作弄,从此有了挺多的外号。”


“替他还债拯救老丈人哈哈!”


“你们说该不会每一个剧本里都会有老焦总的存在吧。”


“我觉得很有可能。(๑‾ ꇴ ‾๑)”


“夜店???!!!!!!”


“不是吧,臣扉爸爸口里所谓的消遣地方就是这里?”


“张总好像是对这些地方蛮熟悉的呀。”


“我没看错吧这是真的??”



焦栖环视了整个空间都没有发现到焦佐仁萧仪还有张知识的存在,右手戳了戳张臣扉的身子。


“炎炎怎么了?”张臣扉回过头来盯着焦栖的神情,炎炎该不会因为这件事感到心里不舒服吧。


“我爸妈还有……爸爸不知道去哪了。”焦栖没有特别注明后尾那声是在喊谁,不过两人都心照不宣。


“不知道,反正肯定是爸妈拉上他的,没事。”张臣扉依旧不想以尊称来称呼那人,就这样吧。


Shnyuan

觉得对象会得抑郁症吗?

[快穿]不做舔狗后我成了万人迷

陈数:emmm有陈哥在不会让他得抑郁症的!开玩笑陈数会让江诀抑郁?都为爱做零了

江诀:不会,我会一辈子对他好的(应该是三辈子!)

迟念:陈哥那么NB的人怎么会抑郁?但陈哥身边的男人……OS:如果说抑郁但看他那个眼神也不像但有时又好像很压抑。应该不会吧

A071:宝贝啊……是对象啊

迟念:那肯定不会!

某影帝:我到底应不应该开心?谢谢lp对我的信任

宁仪:不会。

某人正在看lp不想回答你的话并给了你一逼兜

A071:教养教养教养教育教养教养……“艹!”

林乔:肯定不会,他好像就有那社交牛逼症

顾旻?你问顾旻,顾旻说自己伤心了要lp亲亲才能好所...

[快穿]不做舔狗后我成了万人迷

陈数:emmm有陈哥在不会让他得抑郁症的!开玩笑陈数会让江诀抑郁?都为爱做零了

江诀:不会,我会一辈子对他好的(应该是三辈子!)

迟念:陈哥那么NB的人怎么会抑郁?但陈哥身边的男人……OS:如果说抑郁但看他那个眼神也不像但有时又好像很压抑。应该不会吧

A071:宝贝啊……是对象啊

迟念:那肯定不会!

某影帝:我到底应不应该开心?谢谢lp对我的信任

宁仪:不会。

某人正在看lp不想回答你的话并给了你一逼兜

A071:教养教养教养教育教养教养……“艹!”

林乔:肯定不会,他好像就有那社交牛逼症

顾旻?你问顾旻,顾旻说自己伤心了要lp亲亲才能好所以就可以不要脸了

A071:嘤嘤嘤狗粮一地

你问沈斐吗?他没对象

沈斐:……

A071:没事兄弟,还有我呢

营业悖论

方觉夏:小裴…会得抑郁症?

凌一:哈哈哈哈,路远你看看这个问题哈哈,他说小裴会不会得抑郁症,笑得我肚子疼

江淼:小裴不会吧…

贺子炎:说不定呢~

裴听颂: ***怎么可能?( f **)

路远:不一定哦,忘记小裴去鬼屋的时候吗?可能会有ptsd

方觉夏陷入了沉思

凌一:不会的啦!真的有ptsd,那子炎还有制服的诱惑呢~是吧?

AWM绝地求生

祁醉:……

花落:祁醉要是有抑郁症我放鞭炮庆祝!

祁醉:艹?我得抑郁症你那么开心?

花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让你到处sao

祁醉:小队长,你说我sao不sao?

于炀:队长……一点都不sao(小炀神啊,说谎是会遭雷劈的!)

soso:他不当畜牲就是好的了,你还指望他得抑郁症?我敢说,我们谁得抑郁症他都不可能得抑郁症!

A071OS:这是什么!是夫妻相啊 sofa szd!

死亡万花筒

林秋石:不会的

阮南烛:NO!

开玩笑都开始逗鬼玩了会有抑郁症?

程一榭:……

我不知道怎么定义一开始一榭是崩溃的但后面他留在了第十一扇门里再次看到了千里应该不会吧……

迪奥先生

焦栖:就他?会抑郁?没开玩笑吧

张臣扉:不会的,我怎么样都会让娇妻开心的

A071:嘤嘤嘤大屌爸爸好宠娇妻

暗恋那么久不是吹的

这题超纲了

邵湛:不会。看了眼许盛。他是我的太阳,会永远发光

许盛:肯定不会了,毕竟哥哥有我。说完就亲了上去

A071:嘤嘤嘤好大一口狗粮

伪装学渣

谢俞:没大病都不会问这话

贺朝:我家小朋友虽然脾气暴了点但我家小朋友……(在此省略一百万字夸小朋友)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段嘉衍:我家路狗当然不会抑郁了

路星辞:阿也说的对

然后我们的路狗的阿也就像只八爪鱼一样挂到了路星辞身上。



沈念安.

全一期 要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鸭

全一期 要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