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迷之城

4886浏览    68参与
雪影之蜜

《孤神》,芬莉,刀

相关剧集:《迷之城》

★时间线:很久很久以后

★脑洞:如果莉莎可以感受到芬奇的存在。

★主芬莉。BE。


他见到这个星球唯一的神。在海底的遗墟,他被结界阻拦,而那个束着白色双马尾鼻贴创可贴的男孩缓缓地浮现,居高临下地望着身穿潜水服的他。

“你不是来见我的第一人。”神说。声音冷得不带一丝温度,正如这海水。

“您……真的是神?”他的声音因激动和惶恐微颤。

不对的,传说中的神冷漠,无踪,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地见到?

神勾了勾嘴角,笑得森暗冷然:“当然、不是。我不过替‘她’守在这里,一个‘驻足’的路人而已。”

“那您一定就是了!”他激动道,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按捺道,“神,我知道这样请...

相关剧集:《迷之城》

★时间线:很久很久以后

★脑洞:如果莉莎可以感受到芬奇的存在。

★主芬莉。BE。


他见到这个星球唯一的神。在海底的遗墟,他被结界阻拦,而那个束着白色双马尾鼻贴创可贴的男孩缓缓地浮现,居高临下地望着身穿潜水服的他。

“你不是来见我的第一人。”神说。声音冷得不带一丝温度,正如这海水。

“您……真的是神?”他的声音因激动和惶恐微颤。

不对的,传说中的神冷漠,无踪,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地见到?

神勾了勾嘴角,笑得森暗冷然:“当然、不是。我不过替‘她’守在这里,一个‘驻足’的路人而已。”

“那您一定就是了!”他激动道,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按捺道,“神,我知道这样请求很冒昧……但求您恩悯,助我报仇!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你总该先让我知道事情的始末。”神声冷然。

在水中无法俯身,他在水中翻了一下恭敬地讲述了自己遭遇的一切——他的后母如何欺骗了他的家族,最后他们遭遇了怎样的不幸。一开始他的叙述还比较客观,后面就逐渐激动暴怒起来,可以说,几乎忍不住要口吐芬芳。

神却早已见怪不怪:“你可知复仇将意味着什么。”

“我知!为了他们我可以不计代价!”他驳。

“你这样的情绪是无法谈事的。不妨先来听一个故事。”神说,“从前一个男孩,他为了复父母之仇前往异星,在一个女孩帮助下找到了所寻宝物,阴差阳错却用宝物的力量将女孩一击穿心。”

他还没反应过来继续等着,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神讲完了:“没有然后了吗?”

“然后重要吗?最后的最后女孩还是死了。”神嗤笑,“男孩什么也没得到。”

明白了神的意思他却更加执着:“不一样……我和他不一样的!神,求求您,告诉我,怎么做!”

神注视着他。年轻的脸庞,如深潭般看不出情绪的眼眸。片刻神道:“我无法离开这片海。但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将部分力量传递给你——代价是事成,你会因为承受不住它爆体而亡。”

……

神坐在殿堂的长阶。静望结界外鲸鲨缓游,水波摇曳。

他便是星河石。星河石便是他。为地星的安危,他镇压了这座城已然许久。离开这片海域,一切就会崩塌。很久很久前他意识的一部分曾叫“芬奇”——更准确的说是那个叫芬奇的少年融入星河石而成为了如今的他。

这里的人们视他为神,敬畏他的能力与对星球的贡献。亦有人前来这片海域,多是为了诉求欲望或觊觎他的力量。

总有太多人寄希望于飘渺的事物,于是他以性命为所求代价。执着的,以命偿愿;可以另寻办法的,当然自行离去。

只要见过他,再没有人会回来第二次。

连她也回不来了。

她是临死而知晓他的存在的唯一一人,名唤莉莎。

莉莎……莉莎、莉莎。这永远都是一个无法让他平静的名字。那个头别赤羽面抹水彩的女孩,似乎永远都应该无忧无虑,单纯直爽。她会怕鬼,会把水桶套在他头上,会采龙牙草,会按照他的教法吹生日蛋糕的蜡烛。她跟踪敌人时老踩断地面的树枝,可也会冷静地把弓箭瞄准威胁家园的敌人。岁月苍凉,他已记不清自己的年龄,当年的点点滴滴却依旧历历在目。

……已经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敬畏的高高在上的神,也曾只是一个渴望复仇又不忍辜负朋友与朋友家园的青年。在矛盾中执着,于执着间执着。冰冷的恨意攫紧了他,而滚烫的愧疚又冲击着他。

所幸她永远不会有这样的痛苦。

当星河石的方位暴露,异星的黑暗势力进犯地星,那个女孩为了守卫家园被敌人打到灰飞烟灭的那种死。就是肉身尽毁,能量渐散。

……他全看到了。那把弓落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箭。无法实体化的他在海岸边缘眼睁睁见她逐渐化为虚幻的光点。他颤抖着用星河石的力量将她拼凑。她淡淡的,透明着,在空中隐隐地浮动,像随时要破灭的五彩的泡泡,然后轻轻地伸手想触碰他不存在的温度,终究是连人带笑消逝在了大气之中,只余一声异常温柔的:“芬奇……”

她残余的能量尽数汇入了他虚幻的身体。摇着头拒绝看自己逐渐实化的身体,然后一滴真切的泪水在地面摔得四分五裂。

那日海天尽倒风云变色。那群人一个也没能离开。伤她者亡。民谓“神怒”。

去你个神。他连自己的劫都参不破。

……她不会有转世,而他亦无来生。

                            (end)

风吟百里
我喜欢这个小朋友可是他好难画啊...

我喜欢这个小朋友可是他好难画啊:D

我喜欢这个小朋友可是他好难画啊:D

小朱幽
今天晚上的迷之城还原练习,画画...

今天晚上的迷之城还原练习,画画这两只小可爱。😊😊😊

今天晚上的迷之城还原练习,画画这两只小可爱。😊😊😊

桔皮
海底没有鹊桥拿鱼凑合吧(x …...

海底没有鹊桥拿鱼凑合吧(x

……搁了很久的图想着七夕腿完结果不知道碰了哪个快捷键一笔都画不上去了☹️最后就是现在完成度成谜的亚子……
我还是老实用sai吧ps再见

海底没有鹊桥拿鱼凑合吧(x

……搁了很久的图想着七夕腿完结果不知道碰了哪个快捷键一笔都画不上去了☹️最后就是现在完成度成谜的亚子……
我还是老实用sai吧ps再见

桔皮
地星海洋食物链顶端 (就当是考...

地星海洋食物链顶端

(就当是考前锦鲤(x
(((还有人记得他吗

地星海洋食物链顶端

(就当是考前锦鲤(x
(((还有人记得他吗

风铃草

芬奇与麦田怪圈(脑补)

这已经是来到地星的第二年了,星河石到底在哪里,我明明是阿德里星人,可是为什么我感应不到星河石的能量?倒是有几个很古怪的地方,一个是有水怪的湖,还有一个地方是巨人村的巨石阵,我隐隐觉得他们一定和星河石以及星耀碎片有关,但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线索,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你——星河石。想着这些问题,我漫无目的的走在一条大路上。

路的一边有一片麦田,正是盛夏时节的中午,麦田的麦子也都熟的差不多了,一眼望去,一块块麦田一直绵延到远方,在麦田上立着的几棵稀稀落落的枯树被包裹在一片金黄色中,一阵风吹来,麦浪滚滚,树枝随风摇晃,仿佛随时会被被这麦浪掀倒一般。地星的风景总是这么美!路的另一边是一个村庄,村庄很热...

这已经是来到地星的第二年了,星河石到底在哪里,我明明是阿德里星人,可是为什么我感应不到星河石的能量?倒是有几个很古怪的地方,一个是有水怪的湖,还有一个地方是巨人村的巨石阵,我隐隐觉得他们一定和星河石以及星耀碎片有关,但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线索,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你——星河石。想着这些问题,我漫无目的的走在一条大路上。

路的一边有一片麦田,正是盛夏时节的中午,麦田的麦子也都熟的差不多了,一眼望去,一块块麦田一直绵延到远方,在麦田上立着的几棵稀稀落落的枯树被包裹在一片金黄色中,一阵风吹来,麦浪滚滚,树枝随风摇晃,仿佛随时会被被这麦浪掀倒一般。地星的风景总是这么美!路的另一边是一个村庄,村庄很热闹,想必这麦田就是村庄居民种的吧。见到我这个陌生路人,他们也没有惊讶,有的还很友好的和我打招呼,我也只是做了简单的回应,并不想在这方面浪费太多时间。

“阿柴,告诉你一个怪事,昨天我那邻居阿溜一家去收麦子,结果直到今天都没回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这么神秘失踪了。”

另一个声音回道“还有村长家孙子淘气去麦田里玩,也丢了好几天了。”

“哎,真让人害怕。”

对话传入耳中,我正要去仔细询问时转身却发现那两人早已走远。算了,我还是先去一探究竟吧!万一和星河石有关呢?

在麦田中不知走了多久,回头看到村庄已经离自己很远了。这个麦田貌似没什么特别的,除了周围偶尔出现的几个精致的有点过头的稻草人。

正在我准备离开时,前方突然开阔起来,一道刺眼的光闪过,我不得不眯了一下眼睛,当视野重新清晰起来时,我竟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眼前的景象竟然是阿德里星,那个我做梦都想回去的地方。我正站在阿德里星城市中心的主干道上,天空中飘着阿德里的神殿,阿德里星居民们的谈话声回荡在空气中,孩子们追逐打闹着,有的还不小心撞到了我,大家居然还活着,阿德里星不是毁灭了吗?

既然大家都在,那爸爸妈妈他们……可能还活着!带着一丝丝期待,我飞奔出市区,奔向那个我如今再也回不去的地方——家。

“也许……万一……他们还在……”想着想着,脸上竟已挂满了泪水,我这样子,真像极了一个在外面受了委屈,正跑回家求安慰的傻孩子。

可是,我明明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家门口,面对那扇紧闭的大门,我竟一时不知所措,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我害怕门的里面空无一人,更害怕爸爸妈妈都好好的坐在那里,坐在那里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是幻觉。

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思考了多长时间,我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着的手打开了那扇门。

熟悉的客厅,熟悉的气息,全家福完整的挂在墙上,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男人疑惑的转头看向门的方向,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立刻柔和下来。

“芬奇,你回来了,快去洗一下脸,马上开饭了。”

“爸爸,我回来了。”

刚放下报纸准备站起来的爸爸被我重新扑倒在沙发上,我紧紧抱着爸爸,感受着爸爸的体温,就像小时候一样。即便明明知道是幻境,可我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贪婪地享受着此刻的时光。

“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爸爸拍了拍我的背,安慰道。

听见客厅的动静,妈妈一边擦着手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你们俩别玩了,芬奇,我做了你最喜欢的菜,快来尝尝。”

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让我不禁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突然门口一道黑影闪过,我瞬时警觉起来,那个噩梦一般的晚上映入脑海,那道黑影像极了那个杀害爸爸妈妈的黑衣人,一个声音不断在脑中回荡,“孩子,快离开这里,这里是幻境。”

我忍着头痛去追那个黑影,我明白,我必须清醒起来,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过了不知多久,前面的人渐渐慢下来,我也成功追了上来。我们来到了一处空地,原来他就是当初送我上飞船的那个人,也是战神伽罗的父亲。

“你是阿德里星人?”他一眼看出了我的身份。

“没错,我来这里是为了找到星河石。希望您可以告诉我星河石的下落。”

“星河石的力量太过强大,一旦面世,只会遭人觊觎,造成更大的灾难。你还是放弃吧!”一谈到星河石,他的眼神立刻警觉起来,连语气也带上了几分凌厉。

“不管用怎样的办法,我一定拿到星河石的。”望着他的眼神,我的语气也愈发坚定起来。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实力去得到星河石。”

话音刚落,他的双手化为刀刃,向我冲过来。我一个转身,躲过了这一击,有惊无险,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立刻跟上,刀刃向我挥来,我灵巧起身,正好踩在刀背上,借力腾跃在空中,与他拉开了距离,正当我挥出鞭子准备还击时,他不知何时竟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本以为我会被一刀刺穿,没想到他又在击向我的那一刻将刀化为拳,被他打出去的瞬间,我用鞭子缠住他的手腕,这才让我不至于被摔在地上。就这样来回缠斗几个回合之后,我终究还是败下阵来。

“你输了,离开这里,离开地星,放弃星河石。”他一只手化为剑刃,指向被打在地上的我。

我果真还是太弱了,此刻的我和那个眼睁睁看着父母消失在眼前,眼睁睁看着阿德里星被毁灭的我有什么区别!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吗?

不知不觉眼泪从脸上滑落。“你以为我得到星河石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变强,为了给我父母报仇,为了重建那个你们没能守护好的阿德里星吗!”说到最后,我几乎是喊出来的。

就在这里失败的话,我不甘心。

他将刀变回手,我明显看到他的眼睛在颤抖,“阿德里星,毁灭了?”

“是啊,你那个战神儿子,在最后一刻也没能赶回来。只能和我一样,眼睁睁看着阿德里星毁灭。”我自嘲道。

“那伽罗他……还活着吗?”我明显听到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也许吧,谁又知道呢?”

“只有战神一族的能量才可以拿到星河石,希望你不要纠结在过去的痛苦里了,不要执迷不悟,珍惜现在。”

说完这些,他背过身去,一个人默默向远处走去,不再理我。在他离开时,我仿佛听见他在低声喃喃地说道“伽罗,不知道你是否还活着,有没有依旧坚守着战神的信念,真希望还能见到你。”

慢慢的,周围逐渐变回了他原来的样子,原来我在麦田中一片有着很规则形状的空地上。

我正准备起身离开时,突然发现双脚正在慢慢变成稻草,结合之前麦田中的那些精致的稻草人和刚才的幻境,难道,天黑前走不出麦圈的话就会变成稻草人?

想到这里,心里也不禁紧张起来,必须趁太阳没落下之前离开这里。

远处的太阳正将要沉入地平线,我的影子也早已被拉的很长,顺着影子,我看到离空地的边缘不远处有一棵枯树,用鞭子缠到树枝上,我成功将自己拉出了这片空地。

坐在枯树上,想起在幻境中的一切,那个人说的话,以及自己之前的重重碰壁,看来,只有找到战神伽罗才能拿到星河石。

天渐渐黑下来,眺望远方,几点灯火在麦田尽头亮起,每盏灯火都在等待一个归家的人。

我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的云渐渐弥漫开来,遮挡住了无数的星光,如果这一切都没发生,在天空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叫阿德里的星球正悄悄闪耀着蓝色的光芒,在那个同样美丽的星球上也一定有一盏等待着我回去的灯。

几阵风刮过,天空渐渐下起雨来,雨点打在身上,沾到刚刚战斗时受的伤,伤口的刺痛感将我从思绪中拉回到现实。

我跳下枯树,向麦田的边缘走去,刚刚的战斗已经花费的我太多的体力,纵使疲惫不堪,我也必须走下去。

冰冷的雨水,泥泞的麦田,被麦芒划伤的伤口,刚刚战斗时受的伤,这些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我现实与幻境的区别。

走了不知道多久,麦田慢慢被甩在身后,淹没在夜色中。我终于找到一个破旧的房子,还好房子还算完整,能勉强躲避风雨。

房子角落还有一点柴,虽然有些潮了,但勉强还能点着。在火光中我脱下早已湿透的外衣准备烘一下。

在摸到衣兜时,我发现了在衣兜里的一个纸包,纸包早已被浸湿,包上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笑脸图案,包里是几片龙牙草的叶子。

肯定昨天晚上丽莎悄悄放在我口袋里的,这个傻姑娘,总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

每次想到她,即便再寒冷的雨夜,心里也总会暖暖的,不知不觉,嘴角竟渐渐露出了微笑。

“丽莎,跟我在一起你会很危险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害的。”对着龙牙草,她的笑脸映入脑海中。

丽莎,等我得到星河石,为爸爸妈妈报了仇,重建了阿德里星,我就回到这里,和你一起生活下去,我们可以在海边建一座房子,白天我们就做撑船的摆渡人,晚上便在船上一起看遍绚丽的星空,听你弹奏的吉他,陪你一起唱歌。

后记:

1、关于伽爸的出现,我的设定是伽爸之前来取星河石时将自己的一部分能量留在了麦田怪圈里,以提醒沉迷于幻境中的人,同时也对心术不正想要得到星河石的人加以阻止。那个时候的伽爸还没拿到星河石,所以还不知道拿走星河石会毁灭地星,自然也还不知道阿德里星已经没了。

2、伽爸告诉芬奇只有战神一族的能量才可以拿到星河石,其实伽爸有一点私心是希望芬奇可以找到伽罗,自己可以再看伽罗最后一眼。

3、这个是我之前很久就想写的,结果一直拖着没能写完,清明节假期逼自己静下心来,终于写完了。

4、文笔还很稚嫩,希望大家谅解。大家多多讨论哈。






小朱幽

芬奇和丽莎,这对真的好惨。超喜欢他们的后面全是草稿。

芬奇和丽莎,这对真的好惨。超喜欢他们的后面全是草稿。

乜星河
群宣 欢迎各位来到降智星星球因...

群宣

欢迎各位来到降智星星球
因为群主过于沙雕所以请大家放心的一起沙雕(???)
进群改皮 改成你自己要皮的角色即可,皮可重三,后加①②③这样的序号,便于区分。开性转物拟时期,在原作中黑过的开黑化。免条件改皮两次,第三次及以后改皮需上交400字自戏
皮下发言请戴套,不小心怀孕群主不提供打胎服务(x
禁黄豆,禁斗图斗表情包,禁语音(可申请),禁止撕逼(再大的事麻烦小窗解决谢谢),禁止羞辱或嘲讽对家cp党,自家萌的都是自家的宝,人有所爱圈地自萌,望理解。禁止发奇怪广告,可发图,但不可刷屏。哦对了,最近查的严,飙车注意。
降智星星球沙雕群主提醒您,车道千万条,腾讯第一条,开车遭封群,全群两行泪
祝大...

群宣

欢迎各位来到降智星星球
因为群主过于沙雕所以请大家放心的一起沙雕(???)
进群改皮 改成你自己要皮的角色即可,皮可重三,后加①②③这样的序号,便于区分。开性转物拟时期,在原作中黑过的开黑化。免条件改皮两次,第三次及以后改皮需上交400字自戏
皮下发言请戴套,不小心怀孕群主不提供打胎服务(x
禁黄豆,禁斗图斗表情包,禁语音(可申请),禁止撕逼(再大的事麻烦小窗解决谢谢),禁止羞辱或嘲讽对家cp党,自家萌的都是自家的宝,人有所爱圈地自萌,望理解。禁止发奇怪广告,可发图,但不可刷屏。哦对了,最近查的严,飙车注意。
降智星星球沙雕群主提醒您,车道千万条,腾讯第一条,开车遭封群,全群两行泪
祝大家降智开心(?)

新群真·初建,空皮多的是,欢迎各位积极入群

Siegfried卢

达芬奇和他的蒙娜丽莎(下)


【蒙娜丽莎不笑了!
一位清洁工在晚上扫地时发现,报告给了馆长。
卢浮宫暂时关闭,为了保守秘密,每位画家都收到了通知。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出和原版一模一样的蒙娜丽莎。
警察借人口普查挨家挨户搜寻,调看监控。
专家成立调查组坚鉴定原画,但全部毫无线索。
蒙娜丽莎仍是那双温柔的眼,淡淡的,只是没有了笑容。】

天朗气清,旭日初升。
地星一如既往地平静。
“船家,过河。”
“好的,请稍微等一下!”
睡眼惺忪的少女匆匆洗漱,穿上单衣。头发梳到一半就跑来,手忙脚乱落下了发带。
“我来帮你。”
他捡起发带,绕道她身后。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作为报酬,你带我游览一下这里吧。”
他为她编上麻花辫,戴正头饰,整平衣领。在清晨的冷...


【蒙娜丽莎不笑了!
一位清洁工在晚上扫地时发现,报告给了馆长。
卢浮宫暂时关闭,为了保守秘密,每位画家都收到了通知。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出和原版一模一样的蒙娜丽莎。
警察借人口普查挨家挨户搜寻,调看监控。
专家成立调查组坚鉴定原画,但全部毫无线索。
蒙娜丽莎仍是那双温柔的眼,淡淡的,只是没有了笑容。】

天朗气清,旭日初升。
地星一如既往地平静。
“船家,过河。”
“好的,请稍微等一下!”
睡眼惺忪的少女匆匆洗漱,穿上单衣。头发梳到一半就跑来,手忙脚乱落下了发带。
“我来帮你。”
他捡起发带,绕道她身后。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作为报酬,你带我游览一下这里吧。”
他为她编上麻花辫,戴正头饰,整平衣领。在清晨的冷风中她撑船环绕岸边。
“您看,这里很美对不对?您来地星是为了游览吗?”
“不,”他笑起来,“来找我爱的人。”
“那她一定很幸福吧。”
他沉默了,斗篷的阴影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当太阳将它的光芒暖融融披露在外时,小船已经回到了最初的海滩。
“……这就是整座岛的样子。我叫莉莎,就住在这里。”
“你似乎很喜欢这片海滩?”客人问道。
少女出神地望着海面下的深渊,轻轻开口:
“当然了,因为那是……”
“是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啊。”
她猛然转身,小船不受控制地翻去水中。
他摘下淋湿的斗篷,露出银色的头发和温柔的眼睛。
“好久不见。”
“芬奇!真的是你!”
她的泪水流了满脸,颤抖的手触到他,不知是哭还是在笑。

回到岸上,他替她擦干水珠,从背包里拿出一团软软的东西递给她。
“你的生日礼物,莉莎。”
她怀中的蓝色小猫眯着眼叫了一声,懒洋洋摇了摇尾巴。
“好可爱啊!”她笑得弯了眼眉。
猫轻盈地跃出她的怀抱,慢慢迈进不远处的屋里。
“但是,你已经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了。”

他回来了,这很好。
但她知道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芬奇,”她走过来拉住他的手。
“不要……再执着于过去了。”
“伽罗告诉我,阿德里星还可以重建。我们一起努力,好吗?”
“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了。”
“你知道吗,”他叹了一口气,
“重建阿德里星需要的能量在这里已经收集不了多少了。”
“你又要走了吗?”她扑上去抱住他,眼泪已经开始打转。
“只要你愿意,我不会拦你……”
男子也抱住她,残留的温暖。
“所以我们去冒险吧,想去哪里都依你。”
“真的吗?”
她开心地抬起头,眼睛里似乎有小星星冒出来。
“哪里都可以?外星也可以?”
“嗯。”
“我们一起,去看星辰大海。”
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

【希望渺茫,留在馆长下定决心向世人公布真相的时候,
男子带来了画卷,他笔下的女子和画上的分毫不差。
出乎意料,艺术界的一场浩劫就这样悄悄过去。
拒绝高额的奖金,男子带走了不再微笑的蒙娜丽莎。
他回到自己破旧的小屋,掀开盖住她的画布,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
“嘿,我回来了。”
她终于等到了她的达芬奇。
蒙娜丽莎笑了,一如曾经他给予她的那样美丽。】

他们有这————么好!莉莎小姐姐太可爱了!
为什么为什么官方要虐呀呜呜呜( ´•̥̥̥ω•̥̥̥` )

 情人节快乐!爱你🍉🍉🍉🍉🍉🍉@饺鱼了了

Siegfried卢

达芬奇和他的蒙娜丽莎(上)

小可爱们情人节快乐鸭!ヾ(・ω・。)
这个梗是看到一位太太的话觉得文艺复兴很好啊什么的然后就试着写了一下www

【达芬奇创造出他的蒙娜丽莎。
他赠送给她美丽的形体,温柔的色彩,含情脉脉的眼睛和神秘的微笑,让她足以震惊世界,流传千古。
一笔一划地他塑造着,塑造了她的灵魂,然后消逝。
达芬奇终于放下画笔,离开他的女孩,逝去了,走远了。
留下蒙娜丽莎一个人默默地等,等到人们无限的赞美,等到名家的探寻,等到人们把她放进卢浮宫的玻璃罩子里,几百几千年来不曾变过。
多少年后,她还是那么美丽地笑着,用温柔的眼神面对世界。
她要等着她的达芬奇再次回到她身边。
可是再也没有人能给她第二种笑容了。】

少女坐在小船里,水面的波...

小可爱们情人节快乐鸭!ヾ(・ω・。)
这个梗是看到一位太太的话觉得文艺复兴很好啊什么的然后就试着写了一下www

【达芬奇创造出他的蒙娜丽莎。
他赠送给她美丽的形体,温柔的色彩,含情脉脉的眼睛和神秘的微笑,让她足以震惊世界,流传千古。
一笔一划地他塑造着,塑造了她的灵魂,然后消逝。
达芬奇终于放下画笔,离开他的女孩,逝去了,走远了。
留下蒙娜丽莎一个人默默地等,等到人们无限的赞美,等到名家的探寻,等到人们把她放进卢浮宫的玻璃罩子里,几百几千年来不曾变过。
多少年后,她还是那么美丽地笑着,用温柔的眼神面对世界。
她要等着她的达芬奇再次回到她身边。
可是再也没有人能给她第二种笑容了。】

少女坐在小船里,水面的波轻轻摇。
这三年来,她的头发长了又短,短了又长。
但她从来不敢离开这里。
“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找不到我怎么办……”
月光静静挥洒在海面,少女粉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
“芬奇,你还记得吗,明天就是我的生日。”
她拿出一直带在身边的小瓶子,在白皙的手掌中,碧绿的液体摇晃出熠熠的闪光。
“记得之前我偷偷去森林里冒险,每次我迷路的时候你总能找到我,真的好厉害啊。”
“可是这次我已经等了好久好久……”
她的眼泪大滴大滴落在水面上,溅起一圈圈涟漪。
“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呀……”

他坐在船上,这将近三年,每天他都会来到她身边。
“嗯,莉莎,我都知道。”
男孩苦笑着,带起一阵风,伸手去摸她的头发。
他一直都在,可是她不知道。
一颗流星从天中划过,映在少女的眼中。
“流星啊,我希望他能回来。”
可以创造奇迹的幸运星隐没在夜色里,迟迟没有回应。
她的手覆在她的脸上,透明的蓝色。
“对不起……”
他看到她哭,他看到她疼,他看到她呼唤,他看到她想念。
他就在她身边,可是他触不到她,抱不了她。

世间会抚平一切伤痕,但是终究不比过去。
爱情和信念的冲撞,宿命和历史的抉择。
如果重新来过,他还会这样不顾一切地报仇吗?
也许会吧,也许不会吧。
他还记得那年笔记本最后一页,他翻开,残余的能量呈现出父亲的身影。
“芬奇,你要记住。”
“如果过去的已经无法挽回,那么最重要的不是复仇,也不是沉浸在懊悔和仇恨中,而是守护你仍然拥有的。”
……
“我们是军人,绝不能用侵略的方式重建家园。”
“用你足够的力量守护你爱的人吧。”
“再见了,芬奇。”
“还有,我们永远爱你。”

他仰在猫软绵绵的身体上,伸手摸了摸它顺滑的皮毛。
“你在这里守了多久了?”
“如果有机会,和我一起出去吧。”
猫似乎点了点头,一团毛球落在他的脚边。

夜深了,树下的小屋里少女睡得安稳。
他感受到阵阵电磁波动,整个星球颤动起来。
他变了脸色,向海底赶去。
地星飞速旋转,被拉进某个未知的时空。
他用全身的力量覆盖住天空和海洋,稳住这个星球。
有什么从体内被强行剥离,剧烈的疼痛。
他跪倒在地上,紧紧握着她的弓箭,眼前一片模糊。
波动渐渐停息,深邃的星系又多了些未知的神秘。
“平行行星带β137-T192欢迎您。”①

【有一位男子走到展示台旁,用铅笔和油彩细细描摹。
不顾惊诧的目光,他在人群中亲吻玻璃那边的蒙娜丽莎。
男子在纸上留下笔画,她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另一处跳动。
男子在管内停留了几天,最后被保安撵走。
在达芬奇的忌日,月明星稀。
蒙娜丽莎悄悄地收敛了微笑。】

①这个是之后一篇文的设定啦!
(可以暂且理解成整个宇宙回到过去的时间。)

桔皮

看完迷之城了(终于
被芬莉刀到恍惚
我要画糖我不要玻璃渣子。。。。。。。。。。。。。。。。。。。。。。。。。。。。。。。。。。。

。p5是看完mzcE26后的自画

看完迷之城了(终于
被芬莉刀到恍惚
我要画糖我不要玻璃渣子。。。。。。。。。。。。。。。。。。。。。。。。。。。。。。。。。。。

。p5是看完mzcE26后的自画

小朱幽

我画的小漫画的续集谜之城雪山篇,可能第一张看不清楚,后面几张你们放大看吧

我画的小漫画的续集谜之城雪山篇,可能第一张看不清楚,后面几张你们放大看吧

在补课的冯哥
我对不起雷骑士ヘ(;&acut...

我对不起雷骑士ヘ(;´Д`ヘ)上色过于难看,用滤镜强行改色…是 @请为我打长途电话 的点图

我对不起雷骑士ヘ(;´Д`ヘ)上色过于难看,用滤镜强行改色…是 @请为我打长途电话 的点图

小朱幽

我说过会画小漫画,草稿流不要太当真,纯属练习漫画分镜的,当然,如果看的人多,我会继续画下去,由于我对分镜毫无了解,漫画看的又比较少,所以纯属就按照动画里的那种分镜画,注意全部都是拟人哦

我说过会画小漫画,草稿流不要太当真,纯属练习漫画分镜的,当然,如果看的人多,我会继续画下去,由于我对分镜毫无了解,漫画看的又比较少,所以纯属就按照动画里的那种分镜画,注意全部都是拟人哦

小朱幽

分别画了四个场景,迷之城里的你们可以猜到的

分别画了四个场景,迷之城里的你们可以猜到的

蛾砸今天发糖了吗
指绘画了迷之城的芬奇小哥哥,已...

指绘画了迷之城的芬奇小哥哥,已经完全从伽吹过度成了芬吹了!呜呜呜,他真好!!上色时图层合错了所以变得超级尬,虽然丑,但还是放上来了。。。还有!我想扩列啊啊啊啊!(不,你不想。。。)

指绘画了迷之城的芬奇小哥哥,已经完全从伽吹过度成了芬吹了!呜呜呜,他真好!!上色时图层合错了所以变得超级尬,虽然丑,但还是放上来了。。。还有!我想扩列啊啊啊啊!(不,你不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