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追光者计划

430.1万浏览    23万参与
茶壶里煮桃子
加了个小辫子 太累了 晚点再修...

加了个小辫子 太累了 晚点再修改

  

  

  【打破限定】联文产出

  

  上一棒@·小满是福· 

  下一棒@温酒盏清茶 

  

  生日快乐啦

  严

加了个小辫子 太累了 晚点再修改

  

  

  【打破限定】联文产出

  

  上一棒@·小满是福· 

  下一棒@温酒盏清茶 

  

  生日快乐啦

  严

茶壶里煮桃子
〈挑战给时团画100张图〉 0...

〈挑战给时团画100张图〉 014/100

侠-

宋亚轩-

  

下雪了 亚宝好冷 想回家次火锅౿(།﹏།)૭

动态有参考 我也饿了 先干饭去了 有修改的话 再替换

〈挑战给时团画100张图〉 014/100

侠-

宋亚轩-

  

下雪了 亚宝好冷 想回家次火锅౿(།﹏།)૭

动态有参考 我也饿了 先干饭去了 有修改的话 再替换

茶壶里煮桃子
〈挑战给时团画100张图〉 0...

〈挑战给时团画100张图〉 012/100

红玫瑰-

贺峻霖-


探索一些新的绘画方式

也是之前抽奖抽到的姐妹@卷心菜-小油条 要求的舞台造型

还不是很熟练呢 嘿嘿

〈挑战给时团画100张图〉 012/100

红玫瑰-

贺峻霖-


探索一些新的绘画方式

也是之前抽奖抽到的姐妹@卷心菜-小油条 要求的舞台造型

还不是很熟练呢 嘿嘿

川明_Akira
[童年幻象] 童年的孤独是被幻...

[童年幻象]

童年的孤独是被幻想穿透的,寂寞的影子里是流动的月亮。


最近卡瓶颈卡了很久很久 令人感到非常焦虑,但想了想还是发了出来,或许后来回头看也会有一个个阶梯的感觉

[童年幻象]

童年的孤独是被幻想穿透的,寂寞的影子里是流动的月亮。


最近卡瓶颈卡了很久很久 令人感到非常焦虑,但想了想还是发了出来,或许后来回头看也会有一个个阶梯的感觉

SEE

短篇 财阀千金X顶流男星

“荒谬当道,爱拯救之。”

《浪漫过敏》

财阀千金X顶流男星

(存梗)

[图片]

“荒谬当道,爱拯救之。”

《浪漫过敏》

财阀千金X顶流男星

(存梗)

默鸢先生

【漂亮小咪|文俊辉|板绘】

银发小猫赛高!

【漂亮小咪|文俊辉|板绘】

银发小猫赛高!

SEE

《最后的玫瑰》耽//深情专一攻X炸毛粘人精受

“在我这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大纲见合集第一篇,正文会有些许改动)

01.

窗外是充满喜气色彩的鞭炮声,烟花闪过紧闭的窗台,冲上了天,短暂地照亮了黑漆漆地窗内。

一个戴着红色围巾的男人靠着床瘫坐在铺满柔软的毛毯的地上,拿着手机一遍一遍地拨打着无人接听的电话,低着头看不出神情。

等他抬头,泪水已经打湿了红围巾,颜色变得深了一些。

手机的电量将要耗尽,他插上充电器,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无论这样做有没有用,这一点希望对他就弥足珍贵。

“喂?”

“砰”地一声烟花响起,同时闪亮了房间。

停下了拨键的手指微微颤抖着,眼眸低垂,看不清情绪。

“喂?喂?谁呀?”

手机另一...

“在我这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大纲见合集第一篇,正文会有些许改动)

01.

窗外是充满喜气色彩的鞭炮声,烟花闪过紧闭的窗台,冲上了天,短暂地照亮了黑漆漆地窗内。

一个戴着红色围巾的男人靠着床瘫坐在铺满柔软的毛毯的地上,拿着手机一遍一遍地拨打着无人接听的电话,低着头看不出神情。

等他抬头,泪水已经打湿了红围巾,颜色变得深了一些。

手机的电量将要耗尽,他插上充电器,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无论这样做有没有用,这一点希望对他就弥足珍贵。

“喂?”

“砰”地一声烟花响起,同时闪亮了房间。

停下了拨键的手指微微颤抖着,眼眸低垂,看不清情绪。

“喂?喂?谁呀?”

手机另一边的声音隐约透着不耐烦,听着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男人张了张嘴,开口说:“唐也?”

也许是许久未说话,声音有些低沉嘶哑。

“昂,喊小爷我有什么事?”

“……我是傅争。”

“傅争?你谁呀?磨磨唧唧的,有屁快放!”

听着那头暴躁的少年,傅争不得不重新确认一下号码,他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这不是他的唐也。

“你现在多少岁?”

“你有病吧,打电话来就问人年龄?是不是还要问家住哪里?有几口人?你查户口呢。”

“不过小爷我现在心情好,就告诉你,嗝~我现在十六岁,家住天使街36号,家里……嗯……两……不对,三口人……”

醉醺醺的唐也此时也瘫坐在地上,双眼迷离。

“……”傅争无言。

十六岁,傅争没有见过十六岁的唐也,倒也觉得可爱。他是在医院认识的唐也,二十岁的唐也是病弱抑郁的,能够随风飘散,随花飘零。

“你……”

“呕~”

听见那边的呕吐声,傅争还未再次开口,电话已经挂断了。

捏紧手机,他一时分不清刚刚发生的是现实还是梦境,再次拨打电话,却一直是无人接听。

他点开刚刚的录音,听着十六岁的唐也不可一世的声音,出神地望着窗外。窗外的烟花倒映在他漆黑的眸子里,照进微弱的光亮。烟花放了一整夜,他在地上也坐了一整夜。


狼狈地跑到厕所吐完的唐也用水清洗了一下,就出来躺在了地毯上,昏睡了过去。

等他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楼下喧闹不已,门外不停响起的敲门声让他皱起了眉。

“唐也!唐也!别睡了!都要吃晚饭了!”

“唐也哥!快出来!快出来一起玩儿!”

唐也的脑袋隐隐作痛,捂住耳朵也阻挡不了,他起身拉开房门,,看着这一大一小烦人精他很暴躁,压着怒气吼了一声。

“滚!”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家里来了很多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要不是唐父以唐也的珍藏逼迫他,他也不会安心待在家里。

随便套了一件衣服从房间出来的唐也让热闹的寒暄现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看向他。

唐也挑了下眉,打着哈欠,不在意地走下楼,准备出门。

“站住!”

还没把大门打开,唐也就被唐父吼住了,他也不在意地转个弯顺势在沙发坐了下来。

唐父从书房走下来,神情严肃地盯着他,“唐也!昨天你是不是去酒吧了?”

“不是。”

“你还撒谎!都被人拍到照片了!!”

唐父气得额头跳脚,扶着椅子缓缓坐下。

“那就是吧。”

唐也不在乎地说着,拿起桌上刚泡好的红茶,皱着眉喝了一口就放下,“太苦了,下次换一个。”

又转手拿了一个饱满可口的橘子掰了一瓣放嘴里,“这个甜,多买点这个。”

看到唐也在那里插科打诨的样子,唐父的血压直线上升,怒吼着,“你……你给我滚!”

唐也东看西拿的手停了下来,换上一个笑脸,“好嘞!”,顺手拿了一个橘子走一刻不停留地走出了大门。

唐父疲惫地闭了闭眼,看着一众虚伪做作的亲戚,他也头疼地走上了楼。

“唉哟,我头好痛,林管家,你帮我招呼着,我上楼休息一下。”

出了门的唐也很快有了组织,昨天一起去酒吧的狐朋狗友正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等着他。

这时,唐也的手机也一直响个不停,他不耐烦地接通,“你谁呀?小爷现在忙着呢。”

“你不能去。”

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低沉沉稳,但唐也没有耐心听陌生人的话。

“莫名其妙。”唐也嘟囔着,正准备挂断。

“我是傅争,来自未来,你现在十六岁,家住天使街36号,你母亲在你出生前就去世了,你跟你的父亲关系很不好。”

唐也并不相信对面的那个男人来自未来,但他来了兴趣,想看看那个人还能编些什么。

“哦,你还知道什么,说来听听。”

“你的梦想是当一名赛车手,你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你不喜欢在家里穿鞋,你喜欢的小狗汤圆在去年冬天去世的,你……”

傅争其实并不清楚二十岁以前的唐也是什么样的生活,只是唐也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唐也有一丝惊讶,这人怎么知道他的喜好,不过知道这些也不算难。

“你说得我都快相信了,你这么了解我的喜好,不会是喜欢我吧?小爷我什么没见过,诈骗的现在都这么先进了?”

许久未有过情绪浮动的傅争此时有丝想冲到唐也面前让他闭嘴。

“总之,你不能去,他们不是什么好人,等着给你录像让你……”

还未说完又被挂断了,唐也耸了耸肩,感叹道,“现在诈骗的都能去编小说了。”

挂断电话没多久那边狐朋狗友就发来了信息,问他怎么还没到。他没回,眼神暗了暗,拿上手机从咖啡厅走了出去。

等来到约定的地方,唐也双手揣在兜里,一头惹眼的红发在这昏暗的仓库里很是抢眼。

“哟,唐也你可算来了。”

黑得发亮的小黑走了上来不怀好意地走上来拍了拍唐也的肩,眼神又看了看另外两人。

“什么事儿找小爷我。”

唐也毫不客气地拍掉了放在他肩上的手,找了个能坐的地方坐了下来。

“还不是昨天酒吧来闹事的那群人说,非要找我们麻烦,我们只好找你来帮我们撑撑场面了。”

唐也摸着围在脖子上的红围巾漫不经心地开口:“哦,人呢?”

小黑眼神中露出满意的神情,“来了。”

仓库外三三两两的人走了进来,唐也也不记得是不是昨天那群人,但明显不好惹。

“你就是唐也?”

为首的男人用魁梧的身躯站在了他面前,唐也却没有看他,只是点了点头,打了下哈欠,“对,就是我。”

“有什么遗言说一下?”

“呵~”

还真是猖狂,唐也也不在乎,起身活动了下身体,眼神发狠,“来吧。”

默鸢先生
【板绘】红发小貂 红发疯批也可...

【板绘】红发小貂

红发疯批也可以是清纯妹宝!

【板绘】红发小貂

红发疯批也可以是清纯妹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