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追薛

3990浏览    3参与
与

【all薛】无路

★宋晓薛+追凌薛+羡薛+瑶薛

注意避雷


1.

那时金凌不过四五岁,平日里没有玩伴,偶尔被薛洋戏弄一下,委屈很了就不停地哭,用小爪子往那人身上打。

薛洋其实厌倦极了金凌,可看在金光瑶的面子上,便勉为其难地不再欺负金凌。

久而久之,金凌喜欢上了和薛洋待在一起,经常缠着薛洋,小小的孩童眼眸里满是欢喜与渴望。

金凌最后一次和薛洋一同出去是在一个下午,太阳晒着,金凌说着话,一切都令薛洋不耐其烦。

后来,薛洋被金光瑶清理掉了,金凌又回到了一个人。

金凌没给任何人说过,没有薛洋的日子其实并不好。


2.

蓝思追遇见薛洋时,...

★宋晓薛+追凌薛+羡薛+瑶薛

注意避雷

 

 

 

 

1.

那时金凌不过四五岁,平日里没有玩伴,偶尔被薛洋戏弄一下,委屈很了就不停地哭,用小爪子往那人身上打。

薛洋其实厌倦极了金凌,可看在金光瑶的面子上,便勉为其难地不再欺负金凌。

久而久之,金凌喜欢上了和薛洋待在一起,经常缠着薛洋,小小的孩童眼眸里满是欢喜与渴望。

金凌最后一次和薛洋一同出去是在一个下午,太阳晒着,金凌说着话,一切都令薛洋不耐其烦。

后来,薛洋被金光瑶清理掉了,金凌又回到了一个人。

金凌没给任何人说过,没有薛洋的日子其实并不好。


2.

蓝思追遇见薛洋时,他正牵着小金凌的手四处溜达。

少年穿着金星雪浪袍,在耀眼的阳光下随意一笑,两颗尖锐的虎牙若隐若现,俊美的脸庞让蓝思追不由得看呆了。

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莫名的情愫悄然在心底发芽。

只不过后来蓝思追再也没有再见过薛洋。

有意无意和金凌谈起那人时,总见金凌扯开话题。

或许……这辈子不会再遇见了吧。


3.

金光瑶总是嫌弃薛洋,可又经常照顾他,为他收拾烂摊子。

薛洋喜欢戏弄金凌,当他一开始提出要和金凌一同出去时,金光瑶是拒绝的。

可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竟是金凌提出的。

幼小的孩童声音软糯糯的,撒着娇恳求和薛洋一起出去玩。

那时金光瑶心中竟萌起一丝嫉妒之意。

后来将薛洋按在身.下欺 负时,让失神的薛洋说只爱他一人。

再后来……

他与薛洋就没有后来了。


4.

宋岚其实一开始并不那么讨厌薛洋。

虽然肆意轻狂,却一副邻家少年模样,露出可爱的虎牙,歪着头咂嘴,将人的心都软化了。

可他与薛洋却成了仇人。

明明本该阳光明媚,但却杀人如麻。

如果最初不会遇见就好了。


5.

晓星尘未曾想过,纠纠缠缠到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薛洋。

三年陪伴让他心软,少年甜言蜜语让他沦陷,撒娇耍赖让他屈服。

终归是孽缘。

在那人脸颊轻轻留下一吻,随后提剑自刎。


6.

遇见薛洋了。

金凌比任何人都要激动,却又比任何人都要冷静。

像平常那样,让人丝毫看不出问题。

混乱中,他和薛洋对视几秒,却又互相移开目光。

金凌认为薛洋瘦了,金凌想环抱住薛洋,告诉他自己很想他。

想到深处成爱。

可没能说出口,也没给机会说出口,薛洋就死了。

离开时,听着蓝景仪气愤到哭的声音,金凌僵硬地笑了笑,声音带着颤抖,像是被气很了一般。

他吐出那句违心的话。


7.

蓝思追看了半响,终于确定了真的是薛洋。

心还是扑通扑通地跳着。

偷偷注视那人片刻,便移开了目光。

就像知道和自己心爱人毫无可能那种绝望地挣扎于是放弃。

大家都很愤怒。

金凌亦是。

他又能怎么办?

只能和大家一样,一样讨厌薛洋。

可明明最初……

心上人笑得灿烂阳光,才让他忍不住动了心。

可只是最初。

后来他也只能像万千人中的一个那样。

“讨厌”薛洋。


9.

魏无羡虽然没有见过薛洋,可当那条白绫被扯下,看到那双明亮的眼眸时,他就动心了。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如此。

可仅仅见过一次,动心听起来未免有些可笑。

而且薛洋必须死。

在听见薛洋说让自己救晓星尘时,他忽然有些难受。

那人的神情,让魏无羡恍惚。

离开时,魏无羡在断臂处停了下来,呆呆地看了半响,忽然就笑道,

“薛洋必须死。”

 

 

 

 

 

 

情书以外

薛追   追薛      你是我的空欢喜

我想要的,不是得到
只是一个你只属于我的拥抱
哪怕空欢喜也是值得
                                             ...

我想要的,不是得到
只是一个你只属于我的拥抱
哪怕空欢喜也是值得
                                               ——晓薛,追薛


蓝思追在义城遇见一个人,他身穿白衣,手持一把名剑名为霜华。

宛若谪仙,清越脱俗。眼中若有若无的邪气,给白衣男子注入了些许烟火气。

只是惊鸿一瞥,蓝思追就觉得这辈子值了

一见钟情,也不过如此。

再见时,白衣男子换了衣服,也没了眼睛。黑衣白布,让蓝思追心疼了好久。

后来有人告诉思追说,那个人名为薛洋,十恶不赦,灭常氏满门,挖宋道长双眼,屠白雪阁众人……

可蓝思追却觉得薛洋并非十恶不赦,只是觉得薛洋的经历让人心疼。

若不是常氏欺人太甚,薛洋又怎会灭常氏满门?只单说薛洋灭常氏满门手段残忍,却无一人说常氏满门被灭后栎阳百姓对薛洋的感激之情

至于白雪阁宋道长,确实是薛洋做的不对,可世间比薛洋十恶不赦的人多了去了,那一桩桩一件件都比薛洋做的残忍多了,为何偏偏只针对他一人?

薛洋他一个可以给陌生人糖吃的大哥哥能有多坏。

蓝思追想去辩解,却发现自己对于薛洋,并不是那么了解

薛洋只是给了自己一颗糖,把自己送出义城……

直到蓝思追在义庄看到躺在棺材里的晓星尘,才明白晓星尘在薛洋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彻底明白自己和薛洋中间隔着的并非一星半点。

能让薛洋放弃一切,安心生活在义庄过平淡生活的晓星尘前辈,一定很温柔吧!

………………………………………………………………………………

薛洋第一次见蓝思追是在义城

见到蓝思追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是道长回来了吗?

仅仅是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薛洋就回神了。因为薛洋知道,道长不会回来了。

这辈子,都可不能回来了。

除非有人愿意帮自己修复道长的灵识,可修复灵识哪有那么容易?放眼天下,修鬼道比自己高深的也只有在不夜天跌落悬崖的魏无羡一个而已。

所以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机会,薛洋也不会放弃。所以薛洋就一直在等,等魏无羡重生,等魏无羡复活。

魏无羡没等来,等来的却是一个误打误撞跑进义城的少年。

约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个子不高,身穿云深不知处的校服,虽迷了路,脸上却自然带着笑,没有任何的慌乱。

那神态,像极了当年宠辱不惊的晓星尘;那笑容,像极了当年自己一撒娇就忍不住笑的晓星尘

也许就是这几分相似,薛洋放弃了观望的念头,走到少年跟前,给了少年一颗糖,并给少年指引方向,带少年离开义庄。

再次相见,薛洋换回自己的衣服,手里那把剑没换,还是霜华。

大抵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吧!

一想到那个人,薛洋就忍不住杀了自己,只是自己死了,那个人就再也过不过来了……

……………………………………………………………………

第二次来义城,是受幕后人指使来,一同前往义城的还有各名门世家的嫡系子弟。

从莫玄羽也就是魏无羡把人带进来的那一刻,蓝思追就断言,那个人就是薛洋。

蓝思追没见过晓星尘,自然是不认得,但是那个人手中的剑,蓝思追却熟悉的很。因为那把剑的“主人”,曾救过自己。

蓝思追不明白薛洋为何假扮他人模样,但从薛洋的举动来看,他跟魏无羡应该是认识的。

蓝思追不知道俩人说了什么,只知道他们打了一架,含光君断了薛洋的手臂。

这时,蓝思追才知道,那个给自己糖的大哥哥不是一般的坏。

大哥哥害死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手段残忍,神魂俱散。

可蓝思追还是愿意相信,愿意相信大哥哥的心里还是有善意的;只是七岁断指把他心里的善给断了。

蓝思追在地上跪了许久,求含光君不要动手杀他,求宋道长不要动手杀他,却被薛洋一掌打晕。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

薛洋再见蓝思追,心中也是一惊。

他听那人的话,把仙门弟子引到义城,为的就是魏无羡。却不曾想那人也在仙门弟子的行列中。

当年他话不过脑已经害了晓星尘一次,这一次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神似晓星尘的人,薛洋不想再让他受伤了。所以薛洋放弃了陪葬的念头。

知道经过的魏无羡,和蓝忘机联手,夺走锁灵囊,一旁的蓝思追握紧拳头。

薛洋看到了希望,那个少年在担心自己

可魏无羡恨极了自己,又怎会轻易放过自己?

蓝忘机砍断一条手臂,一旁观望的宋岚已经做好了让自己丧命的准备。

恍惚间,薛洋看见跪在地上的蓝思追,他似乎是在给自己求情……

君子如兰,思之不可追。

义城三年,晓星尘教过自己一些古文。其中就有这么一句。

那个少年名为思追,想来也是警告自己,不能和君子走的太近。

晓星尘是君子,少年也是;唯独自己,是出了名的小流氓。

还真是讽刺

………………………………………………………………

薛洋死了,是被宋岚杀死的。

所有人去安葬阿箐的时候,只有蓝思追一人在照顾薛洋的遗体。

蓝思追用了很大力气才掰开薛洋的手,他的手里握着一颗糖,那颗糖已经发黑不能吃了

薛洋说,他极爱吃糖。

薛洋说,他吃过最甜的糖,是道长给的。

薛洋说,偷来的东西终是要还的。就像义城三年,本就不是属于他的。

蓝思追知道薛洋很坏,知道薛洋十恶不赦,可蓝思追就是心疼薛洋,就像求药下雨没有道理。

………………………………………………………………

蓝思追抱着薛洋的尸体,把薛洋安葬在一处不知名的山丘上。自己则在山下开了医馆,治病救人。

世人常说,这辈子吃的苦,都是下辈子享得福。薛洋这么苦,想必来生一定很幸福吧!

如果真有来生,如果来生真能相见,我能唤你一声阿洋,抱抱你吗?

蓝思追看着薛洋沉睡的山丘,说道

……………………………………………………………………………





心肝疼╯▂╰

还是来个前世今生吧!有没有看的?保证比糖还甜

情书以外

虐文记梗 有时间就更 想拿梗写文的小可爱私信我一下就行

我知道你上辈子太苦

所以这辈子能抱抱我吗?

我很甜的!比糖还甜!

                                   《晓薛     替身而已》

(前生,他喜欢吃糖却因为糖断小指,灭常家满门,罪...

我知道你上辈子太苦

所以这辈子能抱抱我吗?

我很甜的!比糖还甜!

                                   《晓薛     替身而已》

(前生,他喜欢吃糖却因为糖断小指,灭常家满门,罪大恶极;今世,他戒了糖十指完好不再相信任何人。

前生,他不懂世却非要入世,一念之差,小友成魔杀好友满门;今生,他有吃不完的糖也知晓世事懂人间冷暖。

他有悔,他亦有悔;小指签不了姻缘,眼睛看不到情缘;前生种种皆由孽缘而起,今生他小指在,他眼睛看得见,一定不会错过了。)





我想要的,不是得到

只是一个你只属于我的拥抱

哪怕空欢喜也是值得

                           《薛追   追薛      你是我的空欢喜》

(思追喜欢薛洋是义城初见,他一身白衣像极了当年给糖的少年;后来他才知道,薛洋心里一直有个不可言说的白衣少年,叫晓星尘。晓天晓地唯独不晓星尘,思追知道,薛洋也有自己的痛也有自己的求之不得,所以思追不想太多,一个拥抱就好,一个拥抱就够了。)

胖鸭今天有钱了吗?

【all薛】情敌太多怎么办?

*垃圾文笔,要怼轻点

*毫无逻辑,别太认真

*作者胖鸭是个废的

*OOC是我的,人物秀秀的

景仪视角

——————————


大家好,我是蓝景仪

我有一个感情上的问题要跟大家说一下

嗯对,没错,我就是姑苏蓝氏的那个怼前辈怼同辈怼天怼地啥都怼的蓝景仪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为雅正代表的姑苏蓝氏会出我这么一个一枝独秀的杠精

可能是我太浪荡不羁邪魅狂狷了吧……

咳咳,跑题了

说到我的感情问题吧,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坎坷

坎坷到现在还没有把人追到手……

说到我的情敌吧……唉,太多了

前有献舍归来强行洗白的夷陵老祖,后到有钱有势城府颇深的矮子仙督

人多犹如泥石流

他妈的连我们以雅正为名的高岭之花含光君都掺和进这泥石流里来了

啧……我太...

*垃圾文笔,要怼轻点

*毫无逻辑,别太认真

*作者胖鸭是个废的

*OOC是我的,人物秀秀的

景仪视角

——————————


大家好,我是蓝景仪

我有一个感情上的问题要跟大家说一下

嗯对,没错,我就是姑苏蓝氏的那个怼前辈怼同辈怼天怼地啥都怼的蓝景仪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为雅正代表的姑苏蓝氏会出我这么一个一枝独秀的杠精

可能是我太浪荡不羁邪魅狂狷了吧……

咳咳,跑题了

说到我的感情问题吧,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坎坷

坎坷到现在还没有把人追到手……

说到我的情敌吧……唉,太多了

前有献舍归来强行洗白的夷陵老祖,后到有钱有势城府颇深的矮子仙督

人多犹如泥石流

他妈的连我们以雅正为名的高岭之花含光君都掺和进这泥石流里来了

啧……我太难了


你问我喜欢的是谁?哦,忘了说了

就那个十恶不赦嗜糖如命的那个夔州小霸王、兰陵双花之一的——薛洋,薛成美

我也不知道这么喜欢上的,反正就是觉得他笑起来特别好看眼睛特亮,布灵布灵闪的那种

而且他吃颗糖都相当撩人

那小虎牙咬着颗糖还不时用舌头一舔一舔的小模样……

哎哟卧槽,想☀他……

咳咳,又跑题了……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跟那么多人勾搭上的

反正我一回神我的情敌都组了好几桌麻将

啧,薛洋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小妖精

至于我怎么知道有这么多情敌的

呵,你是见过含光君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还是见过魏前辈一脸淫笑流着哈喇子偷窥人洗澡?在或者是见过兰陵的仙督天天上山来要人?

这些我都见过

这他妈还只是一小部分……

我觉着我这头上可不是一般的绿,这绿的发黑了都


再看看那远在云梦的江宗主

整就一晚期傲娇病患者,连带着金凌都是个傲娇

按魏前辈的说法就是

“这小孩没从她娘身上学到一点好的,把他爹和舅舅身上的毛病到是学了个透”

这一点我是十分赞同的

毕竟时不时听着江宗主和金大小姐的‘我不理你了’‘我才不喜欢你’‘我才没有在关心你’傲娇发言

我对此想表达的只有

“啧,死傲娇们”

可是薛洋好像万千花草偏爱傲娇的亚子

不屑于那些妖艳贱货,就喜欢像江宗主和大小姐这种犹如泥石流里的一股清泉这样的清纯不做作的晚期傲娇病患者

天天跑去江宗主和金凌一大一小俩傲娇那边玩

看着他们整天恩爱(误)

我难受了我委屈了我头上更绿了

所以……

洋洋你快来抱抱你的景仪大宝贝,要720º花式旋转的那种!


最近我觉得能陪我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小伙伴蓝思追有点不对劲

天天嘴上漫着笑,聊天时动不动就脸红

估计是他春天来了

我秉着既然是小伙伴那就要关心对方感情问题的理念问他

“思追啊,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他面上瞬间爆红答道“嗯,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啧啧啧,看这娇羞的小模样还脸红了

“谁啊,来来来让兄弟认识一下”

“我告诉你后,你可不准说出去”

“咱兄弟俩个还靠不住?还怕我抢了不成?”

只见他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人后凑到我耳边道

“就是那个兰陵金氏的薛客卿……”

“……”

嘚,看来咱俩这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小伙伴是做不成了

老半天了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嫌我头不够绿还想再给我添点

我有一句脏话不知可不可讲


我面对小伙伴的背叛,心情十分复杂

我究竟该为了思追放弃薛洋呢?还是为了薛洋与思追争风吃醋呢?

可到底说是兄弟如手足,情人如衣服

这手足没了吧还能安个义肢凑合过

可这衣服没了……就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了

果然啊……思追,兄弟我要对不起你了

做出来结论的我感到心情一阵舒畅

果然兄弟就是用来背叛的啊

真好


不说了,兰陵那个矮子仙督又过来要人了

详细点的下次再说吧

                                               蓝景仪

——————————————

蓝景仪放下手中的笔,小心翼翼将信封起来绑到鸽子的腿上

放飞鸽子后看着已经飞到天空的白鸽呢喃道

“一定要帮上忙啊,兄弟下半生的幸福就全指望你了啊”

随后迅速跑出屋对那被一群妖艳贱货(误)包围的薛洋道

“洋洋,快来抱抱你的景仪大宝贝”

﹎﹎﹎﹎﹎﹎﹎﹎﹎﹎﹎

这是一个还有两天开学却还没有写完作业的菜鸡作者熬夜作死写的

马上要开学好悲催啊

尤其是作业没写完的情况下

我好惨一鸭子

另外凌薛和追薛真的好冷啊,没办法只能自己产粮自己吃


身残志坚公主

【all洋】论魔道众人叫洋洋起床会发生什么

里面包含湛薛,涣薛,凌薛,澄薛,追薛,宁薛

雷者慎入啊!!!

晓&薛场合

【晓星尘】:阿洋,该起床了

【薛洋】:(翻了下身)嗯……唔……我还想睡

【晓星尘】:(笑)再不起来糖就要被啊箐吃完了哦

【薛洋】:(猛地坐起)不行,不可以,不能给小瞎子

【晓星尘】:那阿洋便乖乖起床吧

【薛洋】:(隐隐感觉哪里不对)

宋&薛场合

【宋岚】:薛洋!起床了

【薛洋】:宋冰块你起开!管天管地还管老子什么时候起床?

【宋岚】:(不说话,轻轻把手放到某小流氓腰上,接着轻轻一摁)

【薛洋】:(!!)嗯啊——你,你疯啦

【宋岚】:还想试试吗

【薛洋】:起来啦!起开,我要换衣...

里面包含湛薛,涣薛,凌薛,澄薛,追薛,宁薛

雷者慎入啊!!!

晓&薛场合

【晓星尘】:阿洋,该起床了

【薛洋】:(翻了下身)嗯……唔……我还想睡

【晓星尘】:(笑)再不起来糖就要被啊箐吃完了哦

【薛洋】:(猛地坐起)不行,不可以,不能给小瞎子

【晓星尘】:那阿洋便乖乖起床吧

【薛洋】:(隐隐感觉哪里不对)

宋&薛场合

【宋岚】:薛洋!起床了

【薛洋】:宋冰块你起开!管天管地还管老子什么时候起床?

【宋岚】:(不说话,轻轻把手放到某小流氓腰上,接着轻轻一摁)

【薛洋】:(!!)嗯啊——你,你疯啦

【宋岚】:还想试试吗

【薛洋】:起来啦!起开,我要换衣服!

箐&薛场合

【啊箐】:坏东西!起床了!

【薛洋】:起开,小瞎子,你薛爷爷我还要睡觉

【啊箐】:道长!坏东西说他把他的糖让给我!

【薛洋】:???道长!她耍炸!!

【晓星尘】:那阿洋便乖乖起床吧

【薛洋】:……仿佛被坑了一个亿的心情

瑶&薛场合

【金光瑶】:成美,该起床了

【薛洋】:起开,小矮子

【金光瑶】:成美当真不起?

【薛洋】:我不管,我要睡,我比你高,我不能让你超过我

【金光瑶】:(成美还是学不乖呢)我记得某人腰很怕痒哦

                     说着 在薛洋的腰上弹起了钢琴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停哈哈哈你使诈哈哈哈哈停哈哈哈我起!哈……

【金光瑶】:那我先去准备早餐了(笑)

【薛洋】:卧槽泥马(*`へ´*)

羡&薛场合

【魏无羡】:小流氓!起床啦!

【薛洋】:嗯……不要!我还要睡

【魏无羡】:真不起?

【薛洋】:(抱紧被子,缩成一团)

【魏无羡】:那今晚……

【薛洋】:(菊花一紧)走啊,我们去吃早饭啊

湛&薛场合

【蓝忘机】:薛洋,起床

【薛洋】:关你屁事

【蓝忘机】:(直接拎起)

【薛洋】:???

涣&薛场合

【蓝曦臣】:薛客卿,起床了

【薛洋】:不要

【蓝曦臣】:可今天仙门百家开聚会

【薛洋】:开会?有糖吗?

【蓝曦臣】:有哦?而且晓道长也去呢

【薛洋】:一分钟时间

追&薛场合

【蓝思追】:薛前辈!起床了

【薛洋】:这么早?我再多睡会

【蓝思追】:(碎碎念)可是我已经热好早饭了,怎么办?薛前辈什么时候起床啊?要不再打扫一下房间?可是会不会吵到薛前辈?

【薛洋】:(一直在听碎碎念)行了行了,我睡不着了,我起来吧

澄&薛场合

【江澄】:姓薛的起床了!

【薛洋】:不要!起开!

【江澄】: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薛洋】:是了是了

【江澄】:你再不起来我就把你带来的糖全喂狗

【薛洋】:(!!!)你别动我的糖!!!

凌&薛场合

【金凌】:起来了!舅舅真是麻烦!

【薛洋】:不——我要睡

【金凌】:你不起来我就叫我舅舅打断你的腿!

【薛洋】:(真是两人一幅德行)不信(不会又拿我糖威胁我吧?我好想忘在桌上了)

【金凌】:(不负洋望)你在不起来你的糖我就去喂仙子了!

【薛洋】:还真……我起我起!别动我的糖

【金凌】:哼,庆幸你起的快吧!

离&薛场合

【江厌离】:洋洋,起床了哦

【薛洋】:嗯~离姐姐最好了,我还想再睡一会

【江厌离】:洋洋乖,中午再睡,不然汤要凉了

【薛洋】:(正欲继续撒娇)

【金子轩】:再不起来就打断腿

【薛洋】:(只要是和江澄有关系的都喜欢打腿吗?)起起起!马上起

宁&薛场合

【温宁】:薛公子,起床了!

【薛洋】:起开起开!我还要继续睡

【温宁】:可是薛公子……

【薛洋】:没有可是!

【温宁】:你放在外面的……

【薛洋】:再吵割舌头

【温宁】:你的糖……

【薛洋】:(猛地起来)我的糖怎么了?

【温宁】:被老鼠咬了……

【薛洋】:你怎么不早说?!

【温宁】:(宁宁委屈)不是公子不让我说么……

【薛洋】:……

时间原因只写的大部分,别嫌弃

emmmmmmm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几乎全体OOC(河清聂氏:逃过一劫)

真的雷者慎看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