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退休

765浏览    2401参与
unimono

平淡生活

在冬天不用选日子 就约出来在广场坐一会吧

平淡生活

在冬天不用选日子 就约出来在广场坐一会吧

Dream Life 夢想誌
【投資理財】 現在有工作 以後...

【投資理財】

現在有工作 以後沒工作沒收入怎麼辦

趁年輕小額儲蓄 積少成多

安心享受退休生活吧

http://www.twdreamlife.com/?p=21039

先儲蓄!儲蓄正是理財的第一步

定期小額存款

為將來做準備


【投資理財】

現在有工作 以後沒工作沒收入怎麼辦

趁年輕小額儲蓄 積少成多

安心享受退休生活吧

http://www.twdreamlife.com/?p=21039

先儲蓄!儲蓄正是理財的第一步

定期小額存款

為將來做準備


笑笑K爱大光圈
记最近一年的快乐巅峰: 学以致...

记最近一年的快乐巅峰:

学以致用,天人合一

逻辑在线,slay全场

上帝你把我放回正确的位置了吗?一个可以发光发热并且带领大家走向精神深度愉悦的世界。

记最近一年的快乐巅峰:

学以致用,天人合一

逻辑在线,slay全场

上帝你把我放回正确的位置了吗?一个可以发光发热并且带领大家走向精神深度愉悦的世界。

正则法师
老了老了便不受劳动法保护了!

老了老了便不受劳动法保护了!

老了老了便不受劳动法保护了!

q1q2q3q4q5q6ln

确定65岁退休!不久将要实施

最近去银行办贷款,根据年龄和可以贷款年数,发现了一个潜在的规则,就是现在银行已经默认大家(男女)65岁退休了,计算贷款年龄都是按这个来!

所以大家可以抛掉幻想,70多的平均寿命,男同胞们基本没几个能领几年的了!

养老保险也就这样了

最近去银行办贷款,根据年龄和可以贷款年数,发现了一个潜在的规则,就是现在银行已经默认大家(男女)65岁退休了,计算贷款年龄都是按这个来!

所以大家可以抛掉幻想,70多的平均寿命,男同胞们基本没几个能领几年的了!

养老保险也就这样了

久久为功
库存车库存车
这么说,我只能,先退休为敬了。

这么说,我只能,先退休为敬了。

这么说,我只能,先退休为敬了。

酱紫猪

退休后的酒馆。看见一个老太开酒吧的新闻,觉得就是自己想要过的退休生活啊。我就是喜欢呆在人多的地方,听别人聊天。

退休后的酒馆。看见一个老太开酒吧的新闻,觉得就是自己想要过的退休生活啊。我就是喜欢呆在人多的地方,听别人聊天。

过季的美少女战士

暖墨

在人生有了一些经历以后,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认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许多看似平淡的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在事后再回想起来,却在心中占据了永不磨灭的地位。有些事情看似已经随着时间慢慢淡去,但实际却没有。


记得第一次看《海边的曼彻斯特》的时候,觉得很平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立马刷了第二遍。后来细细读着里面的台词,清楚的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也不是所有的伤痛都可以被抚平,总有时间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那一晚,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不过就到现在回味起来,也还是觉得字字珠玑。


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无法去理解的人和事,我们没有办法去评论这...

在人生有了一些经历以后,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认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许多看似平淡的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在事后再回想起来,却在心中占据了永不磨灭的地位。有些事情看似已经随着时间慢慢淡去,但实际却没有。


记得第一次看《海边的曼彻斯特》的时候,觉得很平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立马刷了第二遍。后来细细读着里面的台词,清楚的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也不是所有的伤痛都可以被抚平,总有时间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那一晚,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不过就到现在回味起来,也还是觉得字字珠玑。


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无法去理解的人和事,我们没有办法去评论这好与不好,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个人的选择的不同而已。在这个时候,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尊重!


初秋的午后,晴空中没有一丝云,明澈的蓝色看起来有那么一点不真实。炙热的阳光大扫连日来的阴霾,心情似乎也跟着转晴起来。伴随着逐渐升高的气温,竟有了一种盛夏般的错觉。我坐在书桌前,享受着这裹夹着一丝柔柔暖意的秋风,然后开始给钢笔换墨。


这是一支跟随了我16年的钢笔,纯黑色金属烤漆的笔身,14k金材质的淡金色笔尖,笔帽和笔身的衔接处是精美的金色镂空图腾雕花,不但加重了笔身的重量,也为通体纯黑的笔身增加了几分巧妙的设计感。


虽然早已离开了作业如山的学生时代,我却依然保留着用钢笔记日记的习惯。虽然现在的原子笔,直液笔各种方便,但心中的执念却总觉得这好像少了点什么。比如,换墨。


在我看来,换墨是一件非常有仪式感的事情。虽然现在的墨汁质量都还真的蛮好的,但是毕竟现在很难将一管墨汁迅速用完。老式钢笔的吸墨设计,墨汁如果在墨囊里存放太久,怕是会结碳。


我简单将墨囊清洗干净后,轻轻打开书桌上的墨汁,准备为他注入新鲜的血液。瓶盖被慢慢的旋转开,瓶口边缘少量凝固的碎屑掉落在了书桌上,斑斑点点,随后一股醇厚的墨味迅速融入了空气里,充满了回忆的味道,闻的人心里暖暖的。


我将笔身前端轻轻浸入墨液,轻捏墨囊,轻脆的气泡声伴随着浓醇的墨汁迅速注入进笔身,瞬间,她,好像拥有了新鲜的血液。


对我而言,墨汁是有温度的,也是有生命的,是像血液一般重要的存在的。


妈妈是在发现自己得了腮腺炎去医院治疗的时候才发现了我的存在。以那个年代的孕育条件和医疗水平来说,我应该是有极大的可能性来不到这个世界上的,毕竟,当时的我还没有成型。而腮腺炎是一种严重的流行性传染病,很容易导致胎儿畸形。说到这里我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有几个恩人的,比如那时天天给妈妈说流产是有多痛苦,多难熬的大姨,吓的妈妈都不敢去做手术;还有一个妈妈当时的同事也是怀孕后得了腮腺炎,但是后来孩子还是非常顺利的生下来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当时有一位留日归来的年轻医生,他十分肯定的保证说,我的内脏至少是健全的,只是外观上不敢保证。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加上出生之前签属的无数份诸如:无法确保我平安,无法保证外观完整,无法保证出生后是否有呼吸等等的通知书后,最终我还是平安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只是严重的先天不足。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据说那时的我每晚都闹着不睡觉,一哭就是一整夜。有人说,我是「夜哭狼」,有人说我「掉了魂」。但不管是什么,每晚哄我入睡这件事情在当时变成了一件全家总动员的事情。虽说每个人所用的方法都不相同,但见效的却好像没有。这不仅急坏了一家人,也累坏了一家人。


当时爷爷家的卧室里悬挂着两幅还原度相当高的复刻字画。一幅是白石老先生的虾,一幅是启功老先生的书法。据爷爷说,又是一个我哭闹不停的寒冬深夜,爷爷一手无奈的抱着我轻轻晃动,一手随意翻着桌子上《三希堂法帖》静心。看着仅仅因为回忆就轻微蹙眉的爷爷,我想当时我哭的场面绝对是「别开生面」。我轻笑赖皮的说着抱歉,而爷爷一脸无奈的说,当时他的头都快被我哭的炸掉了,一度血压升高到天天需要服降压药来维持。


那一夜,一如往常,爷爷说也是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就顺手拿了本法帖出来,决定「以静制动」。额……道理是没错,但是对于爷爷这个特别的脑洞还真的蛮佩服的,是怎样才能想到用这样极静的方式来应对我的极端哭闹。但是翻着翻着,却发现怀里面的我突然不哭了。于是爷爷很好奇的低头看了下我,以为我哭累了睡了。却惊奇的发现怀里的我并没有睡着,而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桌子上的法帖。爷爷觉得这事很有意思,就做了进一步的实验,随之把我抱去了卧室,试着让我看墙面上的字画,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看着墙面上的字画开心的笑了起来。虽然到现在都无法解释这是因为什么,但在当时,这个方法的确比较有效的解决了我半夜哭闹的这件事情。


那时爷爷说,也许我和墨有缘。


和墨是不是有缘这件事我不好下定论。但一向对各种味道都很敏感和排斥的我确十分喜欢墨汁的味道。应该说和墨相关的所有味道。


那时,爷爷偶尔会在办公室用报纸练练字,在大家都说一得阁的墨汁很臭,加上报纸的油墨味的确不好接受的时候,我却觉得那个味道特别好闻。不但这样,我还特别喜欢那带着古韵的包装盒。在浓郁的墨绿色底色的纸盒上和素雅翠竹图案的映衬下,「一得阁」三个金色的大字显得格外耀眼。当然,爷爷办公桌上那一大挂号码齐全的毛笔,也整齐的悬挂在我的记忆里。


于是,在别的小朋友才开始拿起笔乱涂乱画的时候,爷爷就已经用他宽厚的大手,包裹着我的小手,第一次用毛笔写下了我的名字:“小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我刚入小学那会儿都不太会拿铅笔,毕竟我学会的第一个握笔的姿势,是属于毛笔的。


讲到这儿突然想起了一个更早时间发生的却影响深远的有趣的小故事。记得那是我去幼儿园第一天,经过一大早的「离别」哭闹后,待到午饭时候,真的是奇饿无比。但因为我是插班入学的,所以在之前没有跟着中班的小伙伴一起学习过怎样用筷子。那时我四岁,在家吃饭从来都是用勺子的,既方便也安全。所以入园的第一天中午,当一双印象里只有大人才会去使用的筷子摆在我眼前的时候,真的感觉超级迷茫。


不得不说,人的求生欲望是很强的,额……这样说好像有点夸张,应该说,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于是片刻的观察和回忆过后,我就自创了一个拿筷子的姿势,虽然姿势看起来別手奇怪,但我却驾驭的很好(至少当天我成功的把午饭吃到了嘴里,呵呵)。


起初家里人看我这样那筷子很别扭,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那时大家总在议论说,虽然小小这个拿筷子的姿势很奇怪,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姿势看着又有些眼熟。还是爷爷第一时间发现了其中关卡,笑了笑说:呵呵,是挺眼熟的,这不是拿毛笔的姿势嘛。


那时家人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纠正我拿筷子的方式,我却根本不上手,所以后来也就放弃了。直到大二那年我和一群外教频频接触的时候,才真正的改了过来,毕竟被外国人教自己拿筷子这件事,还是挺尴尬的。


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用爷爷的话说:好像就一转眼的功夫我就褪去了襁褓背上了书包,变成了一名小学一年级的学生。那会儿我刚刚开始学写字,就被家里一众好评。其实自己是蛮意外的,毕竟当时在学校里,写的比我好的同学真的有很多,但是那时家里人总觉得我写的是最好的。所以,既来之则安之,作为一向客观公正的当事人,当然是要相信和尊重人民群众的眼光的啦,哈哈哈。


一年级第一学期刚刚过半,爷爷就被单位借调到威海工作了半年,中间几乎没回来探过亲。那时的我对时间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只是感觉自己好久好久都没见到爷爷了……直到窗外飘起了雪花,寒冷将思念进一步加深,看着抽屉里不断增加的信件,想着自己如果有一只哆啦A梦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认识信件上面的字,更可以写信给爷爷。


新年前后的时候也是临近第一次期末考试的时间,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我已经会写一些简单的字了,所以在奶奶给爷爷写信,告诉我我可以在信里亲手写下新年祝福给爷爷的时候,激动极了。兴奋的同时却又夹杂着一种特别的神圣感,毕竟写信这件事,在那时的我看来,是只有大人才能做到的事。那感觉就好像是在即将到来的期末考卷上写字那样的严谨认真。不同的是,这份情绪里还夹杂了一份稚嫩却浓浓的思念。


因为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向爷爷「汇报」我的学习成果,也因为是第一次写信。虽然要书写的内容只有:「祝爷爷,新年快乐!」这一句话,我确执着的在纸上练了好久好久。


再次收到爷爷回信的时候,我的字得到了爷爷的绝对肯定。欣喜的同时也激发了我最早对写字的兴趣和动力。所以假期刚一开始,我就把假期作业里的每一个字都当成是在练字的标准来要求。在到春节前后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在奶奶的帮助下,写一段简单的话给爷爷了。


从那以后,每次爷爷的回信里,除了原本写给奶奶的那份一起一落的连笔字之外,总会附有一幅工工整整,一笔一划的我的专属信件。虽然内容很简单,大多都是充满童趣的小对话,内容的简单程度甚至低于我那个年龄的认知,但是从实际来看,当时我认识的汉字实在是太有限了,而一向被大家说成粗线条的爷爷还尽可能的把他能考虑到的,我可能不认识的字的上面都标注上了精准的拼音。那工整的钢笔字,传达着爷爷与我通信的认真;而那淡淡的墨水味道,饱含了道不尽的关爱与牵挂。闭上眼,我甚至可以清晰的想象出爷爷写那封回信时候的样子,那宠溺温柔的眼神,还有那嘴角勾起的甜甜的弧度。


那些珍贵的信一直被我仔细的保存到了小学毕业的时候,后来不管是爷爷家还是自己家,还是我在爷爷家和自己家之间连续的几次搬家以及更换家具,这些信件也就这样慢慢的不见了。


有形的事物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在我们身边消失,但无形的记忆却可以长长久久的被珍藏在心里。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支钢笔。那是一支豆沙色笔杆搭配银白色拉丝笔帽的老式的英雄牌钢笔。与我的年龄看起来,显得过于的古朴和庄重。虽然当时市面上已经针对学生的喜好制造出了很多图案吸睛造型独特的钢笔,但是爷爷说,那些钢笔用来做基础练字是绝对不如英雄牌的。而我绝对的听取了爷爷的建议,毕竟写字这件事,爷爷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印象里爷爷说了才没多久之后,学校里也禁用了那些「花式」的钢笔。用现在的话来说,那些钢笔的设计不符合人体功能学,会影响学生的坐姿和视力,甚至会影响儿童骨骼发育。但在现在看来也许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些过于花俏的设计对于当时正处在好奇期的我们而言,绝对不是用来学习的最佳选择。


拥有第一只钢笔的感觉是很神圣的,尽管样式不是自己喜欢的,但是那时的我总觉得,可以用钢笔写字以后就算是大人了。


呵呵,小时候的我们总是盼望着快快长大,但长大后的我们却又总是在怀念那些回不去的童年。


记得爷爷说,一旦用钢笔开始写字后,字基本上就有一个固定的形态了。而这个形态大概会伴随一个人一生。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概念,虽然在那时的年龄并不能完全的理解这字面背后的意义,但却也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什么事情一旦和「一生」这个词扯上关联,绝对是一件十分严肃重要的事情。所以尽管无法完全理解其中含义,但是那时的我在用钢笔书写每一个字的时候,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从没有过丝毫的怠慢。


不过对于我而言,拥有自己的钢笔的更重要的一层意义是:我终于可以与爷爷每天接触的墨汁产生交集了。


也是那一年,爷爷在文具店给我买了人生的第一瓶墨水。那是一瓶蓝黑色的英雄牌墨水,非常普通,但是当任何事情与「第一次」产生关联的时候,对于当事人来说,意义都是十分重大的。


爷爷对我说:“当这瓶墨水用完的时候,你的字应该就会有大有进步了。”


爷爷还说:“不管是现在学校还是以后工作了,有一手好字都是一件很重要事情。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字如其人」,也可以说「见字如见人」,可见一手好字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有多么重要。所以不管字体的形态写的好不好看,但是一定要大方端正!”


爷爷的每字每句我都铭记在心,于是抱着这个期望和目标,我的每一个字都写的工整认真。每一次写到手酸的不行的时候,也都会鼓励自己看看那瓶墨汁,看看自己到底已经消耗了多少;而每一次加墨的时候,就好像和钢笔一起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记得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的那瓶墨汁只用了一半,虽然后来,墨水的颜色被换成了自己更喜欢的纯蓝色,但那人生的第一瓶墨汁还是好好的被我收在了书桌正中的抽屉里。


小学毕业的那一年,我拥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带锁的抽屉。妈妈说:“12岁了,应该有隐私了,有什么不能给我们看的,或者比较珍贵的东西,都可以锁起来。”那时的抽屉里的东西很少,除了那枚被锦盒装着的贝壳,我珍贵的第一只钢笔,我宝贝的第一本日记之外,就只有这一瓶对我意义非凡的墨水了。直到那瓶墨水在抽屉的角落里彻底的结成了炭,伴随着回忆一起沉淀在了心底。


爷爷的字一直写的非常好,那些年,社里不知道多少人向爷爷求过字,而爷爷却总是用一种谦逊委婉的态度拒绝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并不能理解,既然有人欣赏,那么爷爷为什么不给别人写字这件事。但随着岁月的累加和我对爷爷的认识的不断加深,也就越来越能够体会和了解爷爷的心思了。


当时的文化单位过生日,单位不但给买蛋糕,还配写贺卡。爷爷的字名声在外,于是这写贺卡的事情,在爷爷在职期间很自然的都是由爷爷来书写的。爷爷基本知道单位上每一位同事的生日,而且能牢牢的记住他们的生日。当时我觉得这件事情挺神奇的,毕竟当时爷爷的单位也有近一百员工,爷爷怎会把几乎每个人的生日记得如此清楚。爷爷总说,那是因为他对数字比较敏感。而现在看来,爷爷真的是一个感情含蓄而细腻的人。


小学那会儿,在爷爷办公室写完作业后都会去大院儿玩一会儿。回来办公室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办公桌的一角摆着那同一花色的贺卡。于是不用说也知道,今天又不知道是谁过生日了。厚卡纸质地的立体贺卡,表面看起来是一层,但实际却是两层,作用就是在不破坏画面完整性的同时又有地方可以附上祝福。贺卡的图案是一艘扬帆起航的帆船,象征着一帆风顺,也象征着启程。饱满的色彩和烫金的描边,让整艘帆船显得又立体又贵气。


当时的贺卡都是用黑色的软头笔来书写的,那种笔现在应该叫brush吧。用这种笔写出的字不但气韵流畅,苍劲有力,又不会像传统墨汁那样湮纸。尽管书写过很多次,但爷爷每次都会在报纸上再练习一次,才会真的写在卡片上。所以每次卡片上的贺词,不论是字体还是排版都可以说是最完美的。对于社里不少想要爷爷字却求不来的人来说,那真的是最好的生日礼物。而那时的我则是爷爷的专属「信差」,不但负责派送贺卡,还顺带派送祝福哟,嘿嘿。


直到,我看着爷爷写下了那张意义非凡却不需要我去送达的贺卡。


那一天,那张特别的贺卡被爷爷重写了三次。报纸上的草稿工工整整,可落在卡片上的字却错漏百出,看着连续两张贺卡被连续报废在桌角,我偷偷用余光看向爷爷,总觉得那一天的爷爷,看起来有些说不出的不一样。大约半小时过后,爷爷终于写好了那张贺卡,看着并不多的湿润的墨水即将干燥,我对爷爷说:“爷爷,今年这张送去哪个办公室?”


爷爷没回答,叹了一口气说:“走,咱们一会儿去办公室拿蛋糕?”


诶?蛋糕。原来今天是爷爷的生日吗?!有蛋糕吃这件事,不仅在小时候,直到现在都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那一天的气氛却有点奇怪。


办公室在二楼转角的第一间,一路上,爷爷对我兴奋的叽叽咋咋做出了少有的沉默。一进办公室门,安阿姨一脸热络的说:“张老,生日快乐啊!”


“谢谢!”爷爷脸上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尽量比微笑大一些的笑容,但坦白说,看起来真的很不自然。


以我对爷爷多年的了解来说爷爷心里一定有事,但是过生日不应该是很开心的事吗。那让爷爷心事重重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很快揭晓了答案。


“张老今年到点了吧。呵呵,真羡慕啊!”


“是啊,呵呵,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安阿姨一时语塞,于是看向身边的我说:“以后张老所有的精力就都投入在小小身上了吧,这么好的爷爷,小小可得好好珍惜啊。”


原来爷爷要退休了吗?!原来爷爷刚刚那张贺卡是写给自己的吗?!一直都知道爷爷今年要退休,原来就是今天吗?!虽然心里早就知道,但当知道的那一刻时还是稍微闪过一丝匆忙,也许心理还没有准备好吧。虽然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克制的如何,但是还是尽量使自己的反应的表现的更自然一些,更孩子气一些。然后我悄悄侧过脸抬头看向身边的爷爷,心中一秒钟心疼。爷爷的退休对我来说,不过是不能再在那张熟悉的办公桌上写作业了,但是心里都有那么一点点失落,更何况是爷爷。爷爷是个十分很念旧的人,不管是什么形式的割舍现在心里一定空落落的吧。原来刚刚爷爷是在用这种方式跟这个岗位做最后的告别。


“嗯!我长大后一定会好好的孝顺爷爷的。”我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欢快一些好冲淡这种「离别」的感伤。


爷爷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心意,一只厚厚的大手略有重量的扶了下我的后背,欣慰的笑了笑说:“给阿姨说再见吧,咱们回家去了。”


“阿姨再见!”


“嗯,小小有空常来办公室玩儿!”


“嗯,谢谢阿姨!”


下楼的时候爷爷一直没有说话,手里那只大大喜庆的蛋糕盒显得特别沉,重。我默不作声,只是安安静静地跟随在爷爷身后,隐约觉得我们现在应该不会马上回家。果然,爷爷又走回了办公室的方向。


回到办公室后,爷爷将蛋糕放在桌子的一角,然后随意的坐在办公的圈椅上,手有些留恋的来回抚摸着椅背的弧度,扶手上深红色的油漆在这一刻看上去有些温暖,希望它能给爷爷此刻的心里带去些慰藉。爷爷流露出多年来很少有过的几次情绪上的波动,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几分钟后,爷爷在口袋里拿出钥匙环,用那把小小的钥匙打开了办公间中间的抽屉,认真的整理着抽屉里那些零散的小东西,就好像在回忆在这个岗位上的点点滴滴。每一件再平凡不过的物品在这一刻似乎都被沾上了离别的味道。


其实一个再平凡的岗位一旦联结上一个人,都会拥有他的专属记忆。尤其是对老一辈的人来说,一个岗位就是一生。所以,纵然心中彩排过再多次,当别离的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心中也应该需要再多一些的时间去好好说一声再见吧。


随着玻璃板下那些略微褪色的照片一张张的小心被抽出,原本平铺在下面的白色的挂历纸也渐渐展现出了本来的面貌,只是照片存放过的位置的边缘微微泛黄,充满了岁月的印记。爷爷慢慢的取下钥匙环上那把小小的钥匙,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前,点燃了一支香烟,不管是那吮吸时瞬间闪烁的强烈花火,还是那袅袅升起的烟雾在此刻都缭绕着浓浓的离别的意味。直到那白色的烟身一点点被化为灰烬,爷爷深呼吸后吐出了最后一缕薄烟,然后坚定的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直至那点点星光完全湮灭在那一片灰白色的尘里。


爷爷将贺卡递到我手里,一只手拎起蛋糕,一只手扶了下我的胳膊说:“咱们走!回家过生日!”


爷爷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办公室,粗糙的大手在吊灯的开关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干脆的关上了吊灯。


「啪」。


爷爷牵着我离开了这间陪伴了他14年的办公室。


此时整个办公楼里早已被墨色浸满,鸦雀无声。空旷的大厅里,灯光显得有点暗淡,我和爷爷的脚步声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清晰。昏黄的灯光下,我看着那属于爷爷的不寻常的神情,平静又复杂。


退休以后,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很少再用毛笔去写字了,但是空下来的时候还会看到爷爷用手指时不时在空中划着,我知道那是爷爷在练字。记得第一次见到爷爷这样练字的时候,我好奇的问爷爷为什么不在纸上写,爷爷说:“我们小的时候没有现在这样好的条件,文具什么的都不是很凑手,所以学写字的时候,都是用树枝在黄土地上练习的。感觉练到特别好的时候,才舍得写在纸上。再长大些,就开始在空中练。因为纸笔都在心中。”虽然只是看着爷爷在空中划着,却看得出笔画的起落之间,力度分明,十分潇洒。如果落在纸上,一定又是一幅大作吧。


那几年的每个周末,我都会和爷爷一起去文化市场。我们这里的文化市场除了花鸟鱼虫外,还有很多文玩字画。每到周末还会增加很多临时的售卖点,我和爷爷总是会沿着第一个摊位缓缓看到最后一个摊位,尽管每周的东西其实都差不多,尽管我们很少会有买回来的时候,但这,是那段时间一个很美好的「习惯」,如果一周不去,就会感觉生活里少了点什么。


还记得当时一连几周,爷爷都在一个临时摊位上把着一块砚台「爱不释手」却最终放手。于是不得已使出了杀手锏「任性」。办法就是拼命的说自己喜欢,让爷爷买,然后在真的买回来之后再任性的搁置一边。虽然我这点小心思在分分钟内就被爷爷识破了,但是那块砚台却成全了我们爷俩的心意。


显然奶奶并不理解我们爷俩这种「闲逛」浪费时间的「习惯」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但是对于我和爷爷来说,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而在这个过程里我和爷爷之间也渐渐产生了更深一层的默契,那就是我们之间从来不会产生误会,不管有多少人错误解读我们之间的言语,甚至从中恶意破坏,都不会影响我们在彼此心中的分毫。


最后一次看到爷爷用毛笔写字,是和爷爷奶奶,爸爸还有爸爸的好友,一起在三亚过春节的时候。爸爸的朋友是著名的金石刻专家,书法家,也是故宫博物院的资深研究员。当时钟来到丁亥年第一个早子时的时候,我们全员新春开笔,年龄由大到小,一人一字,写下了「福如东海 寿比南山」八个大字,由我,在正文最后,伯伯的落款前书写上一个「缘」字。那是唯一一次我和爷爷的毛笔字落在同一张纸上,那副字现在依旧悬挂在爷爷家客厅的电视机上面。爷爷书写的那个「福」字也深深的落在了我的心里。


回忆之门一旦打开,思绪就会波涛汹涌,随之而来的还有情绪上的悸动。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心中的思念却更加清晰了。


书桌前,我用指腹慢慢抚摸着爷爷写给自己的那张贺卡,薄暮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在贺卡的字上晕开,为浓郁的墨色带来一抹柔软的橙红。画面上的帆船正迎着夕阳似乎驶向了更远的地方。承载他的海水闪着耀眼的玫瑰金色,温暖中充满了希望。


闭上眼,我仿佛看到那一年爷爷在这张贺卡上写下每一个字的样子,那新鲜的墨汁味穿过记忆,再次来到我的身边,好近又好远。朦胧间,我觉得爷爷粗糙的大手好像又一次覆盖上了我的手,那有力的手腕正牵引着我的手又一次写下了我的名字。随后,我在日记本上写下:爷爷,我好想您。


世界上所有的认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好像夕阳同样可以承载新的开始和希望,又好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里说的: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也不是所有的伤痛都可以被抚平,总有时间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么有

同事退休了,送给她的花

同事退休了,送给她的花

南无观世音菩萨

🌻 🌻 在台湾有一位夫人,她早年丧偶,她在台湾教书赚钱,抚养儿子,这是真的事情。这个儿子小时候非常听话,她把儿子教育成人之后,送他到美国来留学,儿子毕业之后留在美国上班赚钱买房子,娶了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孩子,建立了美满的家庭。这个老夫人一直一个人在台湾,她打算退休之后到美国跟儿媳和儿子一家团圆,享受天伦之乐。就在她自己要退休前的三个月,她赶紧写了一封信给她的儿子,将这个愿望告诉儿子。她自己一想到养儿防老,想到亲戚朋友羡慕的眼光,喜从心来,于是她一面等儿子的回音,一面把台湾的一些产业和事务都处理掉。

在她退休的前夕,她收到了儿子从美国寄来的一封回信,打开信一看,里面还夹着一张3万美元的支票...

🌻 🌻 在台湾有一位夫人,她早年丧偶,她在台湾教书赚钱,抚养儿子,这是真的事情。这个儿子小时候非常听话,她把儿子教育成人之后,送他到美国来留学,儿子毕业之后留在美国上班赚钱买房子,娶了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孩子,建立了美满的家庭。这个老夫人一直一个人在台湾,她打算退休之后到美国跟儿媳和儿子一家团圆,享受天伦之乐。就在她自己要退休前的三个月,她赶紧写了一封信给她的儿子,将这个愿望告诉儿子。她自己一想到养儿防老,想到亲戚朋友羡慕的眼光,喜从心来,于是她一面等儿子的回音,一面把台湾的一些产业和事务都处理掉。

在她退休的前夕,她收到了儿子从美国寄来的一封回信,打开信一看,里面还夹着一张3万美元的支票。她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她的儿子从来不给她寄钱,她赶紧把信打开,信上写道:“妈妈,我们经过讨论的结果,决定还是不欢迎你来美国同住,如果你认为你对我们有养育之恩,以市价计算,约为2万多美金,现在我再加一点,寄上一张3万美金的支票给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写信来啰嗦了。”母亲读完这封信之后老泪纵横,只觉得一生守寡,从此会老年凄凉,她痛不欲生啊!但她学fo了,学fo之后,她想通了,她把这3万美金兑换成台币,做了一次环游世界的旅行。

旅行中,她看到大地之美,于是她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儿子,信上写道:“儿子,你要我别再写信给你,那么这封信就当作是以前给你信的补充文字,我收到了支票,也用你这张支票做了一次世界旅行。在旅行中,我突然觉得,我应该感谢你,感谢你让我懂得看破、放下,让我看到人间的亲情、友情和爱情都是无根的浮萍,一切都在变化。如果我今天看不破,还这么执着、这么痛苦的话,可能一年半载,我就会去世,或者我会想不通自杀,地府岂不又多了一个冤死鬼。儿子的绝情让我看破了人间的缘聚缘散,一切都是无常,让我学会了淡定从容,我已经没有孩子了,心无罣碍,所以我才能无所住而生其心啊。”

在这个世界上,儿孙自有儿孙福,靠儿孙一切空。

萧雪之博

糟糠之妻退休老领导艺术家送关爱 郝小学

部分莅临老友合影

  糟糠之妻退休老领导艺术家送关爱

       媒体联盟讯(郝小学  李凤梅)风风雨雨几十年,为国为家做贡献,高工今日已解甲,再续友情话新篇——愚即兴顺口溜。19日,在2018年的年底,为了给辛勤付出几十年的高级工程师——我的糟糠之妻李凤梅正式退休庆贺;也为了答谢老领导、老友们的数十年的关爱;喜迎新年的到来,我们夫妇二人设宴邀请了这些名家相聚。河北文化厅原厅长李九元、石家庄市人大原副主任李屏东、石家庄市文联原主席路继舜...












部分莅临老友合影

  糟糠之妻退休老领导艺术家送关爱

       媒体联盟讯(郝小学  李凤梅)风风雨雨几十年,为国为家做贡献,高工今日已解甲,再续友情话新篇——愚即兴顺口溜。19日,在2018年的年底,为了给辛勤付出几十年的高级工程师——我的糟糠之妻李凤梅正式退休庆贺;也为了答谢老领导、老友们的数十年的关爱;喜迎新年的到来,我们夫妇二人设宴邀请了这些名家相聚。河北文化厅原厅长李九元、石家庄市人大原副主任李屏东、石家庄市文联原主席路继舜、著名诗人边国政夫妇、著名书画摄影家刘由国政委夫妇、香港著名企业家于念农董事长、诗书画家韩国明、老班长刘原美、著名书法家许先生、中国扇子艺术学会河北分会会长李维东、秘书长胡艳萍、河北文化产业创意家协会会长王万举、河北体育文化协会秘书长杨京保、河北村镇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于秀蕊、著名律师郝际广、著名诗人何永利、著名书画家吴柳东、张甲、亚洲赛车王书画家刘刚、画家叶云、融川集团董事长张广增之代表办公室主任王宣生、策划人徐涛、张总、刘总、董总、杜总、侄子李仁杰夫妇、小杨等莅临同贺。冀商商会会长王万华、河北四川商会执行会长汤玮、冀赵商会会长郑保华、著名篆刻书画家韩宝玉、策划家李宝臣、王昆,主持人胡海霞等发来了贺电。

       我们准备了两款名白酒一款冰葡萄酒、啤酒感谢感恩答谢亲们,小徐才子为大家表演了元氏版的评书,老李厅长馈赠了珍贵的墨宝,并替出差在外的河北诚信文化促进会的秘书长姚安民转交了祝福品;李屏东大姐馈赠了几十年的五粮液、路主席、刘政委夫妇、韩会长赠送了专门为愚妻创作的精品书画,胡秘书长赠送了百朵玫瑰花,于会长、小徐等也赠送礼物。谢谢!致敬!感恩!“亲们”的深情厚谊我们没齿难忘!铭记于心!席间,大家畅叙友情,举杯相庆,祝福我们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祝福我们百姓的生活更加美好,祝福大家新时代新开心、新作为!

        在此,“小学夫妇”感恩老领导、亲们几十年的谆谆教诲!工作、生活、学习——人生中的关爱、帮扶!向今天参与庆贺活动的老友们致敬!致谢!再感恩!

       提前祝亲们2019新年吉祥!阖家欢乐!


微蜂网-人力外包平台
锐影江湖
曾东篱
退休后,自学二胡,闲了便拉上两...

退休后,自学二胡,闲了便拉上两曲,自娱自乐。

退休后,自学二胡,闲了便拉上两曲,自娱自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