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逃生游戏

400浏览    10参与
花络满

在逃生游戏遇到羡羡

(2)


“啊?”程染愣了一下,随后摆手道:“现世是现世,游戏世界是游戏世界,也就是说你即使在游戏世界里有了游导,也跟现实没有任何关系的。”


魏无羡迟疑了一下下,问道:“你为何非要我做你徒弟?”


他原本以为程染是看上了自己夷陵老祖的身份,但知道自己是夷陵老祖的人都是一边怕他,一边斥责他,没有一上来就要求要当他师父的。


程染听到魏无羡的疑问,有些错愕,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是道友,我也是道友,你知道在这种游戏里遇到同类是一件有多幸运的事儿吗?至于游导和游徒,其实只是一种组队关系,不过是队长与队友的关系而已,只不过,一般游戏场数多,知道...

(2)


“啊?”程染愣了一下,随后摆手道:“现世是现世,游戏世界是游戏世界,也就是说你即使在游戏世界里有了游导,也跟现实没有任何关系的。”


魏无羡迟疑了一下下,问道:“你为何非要我做你徒弟?”


他原本以为程染是看上了自己夷陵老祖的身份,但知道自己是夷陵老祖的人都是一边怕他,一边斥责他,没有一上来就要求要当他师父的。


程染听到魏无羡的疑问,有些错愕,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是道友,我也是道友,你知道在这种游戏里遇到同类是一件有多幸运的事儿吗?至于游导和游徒,其实只是一种组队关系,不过是队长与队友的关系而已,只不过,一般游戏场数多,知道的规则也较为全面的角色是队长而已,所以才有了游导的说法。”


虽然没有完全听懂程染的描述,也完全没有搞懂那个氿木为什么想和自己组队,但大意是懂了,魏无羡也就没有那么抗拒了,对他来说,这里的确是陌生的,神奇的,有一个人带着总比自己摸索强。


魏无羡思索一阵,终于同意了。


程染环顾四周,确认周围的人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后伸出了左手,露出了左手手腕的黑色手表。


“来,把你的手表也伸出来。”


魏无羡驰宇的也露出了左手臂,发现一块同款手表也环在自己的左手腕。程染将自己的手表表面和魏无羡的手表表面贴在一起,只听“叮咚”一声,两人眼前同时弹出界面。


【请玩家确认自己是否组队?】


“是!”


“组队。”


【叮咚!已确认玩家魏无羡的领队游导身份。】

【祝二位游戏愉快。】


什么?程染傻了。


她刚刚的步骤出错了?为什么游导不是她?到底怎么回事?


魏无羡明显比她更懵,他是游导?


突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程染立马回过神,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事发消息!我先走了。”


魏无羡唤她不及,转头就见先头训话的那个糙脸大汉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


……


程染并未走远,她借助了一个小道具的功能隐匿住身形,便见几个士兵抬了两具尸体运进了他们的休息处。


里面情况不明,但外面的士兵却没有明显动作,他们的表情看起来慌慌张张,却仍有心思交谈,程染偷偷靠近,这才听清楚了他们说的话。


“怎么办?怎么办?这太后的生辰宴会还没开始,就已经从御花园里扒了出两具尸体,皇上知道了我们就没好果子吃了。”


“说来也奇怪,为何那刺客不去刺杀皇上,偏偏要杀几个宫女太监?”


“你不要命啦?还敢让刺客去刺杀皇上?”


说错话的那人低眉鼠眼的瞅了瞅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他这边,才略微松了口气,冲着同伴讪讪的笑了两声。


程染的心猛的一跳:


他们觉得这些人都是刺客杀的?那自己现在的身份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但财富与风险并存,在几名玩家的身份中,自己的刺客显然是活动范围最大的,自由度最高的,她打算先找一处藏匿地点,再去别的地方探一探。


程染小心翼翼地借助道具躲过各处侍卫,来到了冷宫。


在她看来,冷宫人少,是最适合她藏匿的地方。


虽说游戏只要求她生存下去就够了,但她绝对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她向来喜欢主动出击,想把剧情也给弄清楚,若是一不小心完成个支线任务,那翻倍的积分可不是说着玩的。


她小心的靠近冷宫,甚至没敢推开冷宫的木门,直接从墙上翻了过去。


一落地,程染就感觉一阵冷风袭来,耳边还隐约的能够听到咽呜声,就好像是有什么人正在小声的抽泣,不敢放声大哭。


程染顿感头皮发麻,手里又多翻出了两个小道具。


拿着道具,程染心里稍定,悄悄走了进去。她环顾四周,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抽泣声还在继续,只不过比之前更加清晰了一些,程染装出自己是一副傻大胆的样子,面目狰狞的在冷宫内走动起来,想要寻找哭声来源,最终,她停到了一个箱子的前面。


……


魏无羡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一大帮傻老爷们不停地寻找藏匿尸体的可靠地方。


这些人都是傻的吗?你们闹这么大的动静,鬼才注意不到。


不对,这么说有点瞧不起鬼,总之就是那个意思就是了。













梧不知

戏局(5)

  — 本场游戏剩余人数:6人 —


  所有人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们站在浴室门口沉默着,没有人想伸手推开这扇门,或者说,大家已经猜到了结局。


  因为已经有淡淡的铁锈味冒了出来。


  “哎呀,看来客人们遇到了不好的事情呢。”官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身后,也不知是怎么做到了,她穿着高跟鞋走在木制地板上,却能不发出一点声音。


  官嘉径直推开了浴室的门。刘潜瞪大的双眼出现在众人眼前,满天血色,墙壁上到处都是血迹,浓浓的血腥味在房子里奔涌而出,众人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花仁向后退了两步,死死咬着唇不发出声音。


  血腥味直冲脑门,白仇一阵反胃,默默靠...

  — 本场游戏剩余人数:6人 —


  所有人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们站在浴室门口沉默着,没有人想伸手推开这扇门,或者说,大家已经猜到了结局。


  因为已经有淡淡的铁锈味冒了出来。


  “哎呀,看来客人们遇到了不好的事情呢。”官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身后,也不知是怎么做到了,她穿着高跟鞋走在木制地板上,却能不发出一点声音。


  官嘉径直推开了浴室的门。刘潜瞪大的双眼出现在众人眼前,满天血色,墙壁上到处都是血迹,浓浓的血腥味在房子里奔涌而出,众人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花仁向后退了两步,死死咬着唇不发出声音。


  血腥味直冲脑门,白仇一阵反胃,默默靠在了墙角,江清皱了皱眉,扫视了一圈室内,快步往里面走去。沈意德下意识的想拉住他,却被李云在打断了,他看向李云在,李云在朝他摇了摇头,示意沈意德看向刘潜身后的墙壁。


  那里隐隐约约有几个字。“是蜡,已经化掉一点了。”江清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就被满鼻子血腥味逼的闭上了嘴巴。

许愿由于是医生的缘故,对血腥味没那么厌恶,他也顾不得脚底沾满了血,就开始触摸墙上无形的字,​“谦光……什么谦光?”


       一丝熟悉感从江清脑海里划过,他飞快抓住了这个线索:“是杨辉,杨辉字谦光。”江清扶了扶眼镜,“线索肯定就是与杨辉有关的,我在书房里看到过,我们一起去找找看。小,小白,起来,别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知道,闭嘴。”白仇忍住不适扶着墙壁站起来。


      一行人来到书房,没人注意浴室逐渐关上的门,还有不知何时消失的官嘉。在杨辉的画像下对应放着的正是杨辉的书籍。


       “线索会在哪呢?”李云在边说边拿起来一本书


     “这里有一章卡片,上面写着一排排数字,杨辉三角,是这个!”李云在拿出了夹在

《详解九章算法》中的卡片。


     “​杨辉三角……数列……”白仇小声念叨着,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但随即又压下情绪。


     “​我们先回去安放一下刘潜的尸体吧,这张卡片我们一会儿集体研究。”仿佛刚刚恶心不适,靠在墙角不能休息的人不是他一样。


     面对毫无头绪的卡片,大家同意了白仇的想法,等到了浴室门口,血腥味已经消失。许愿推开浴室的门,却愣在原地​,浴室里干净如初,刘潜的尸体不翼而飞,砸落的吊灯也好好挂在了天花板上,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快,去花房!”许愿喊道,众人来不及反应便随着​他跑去了花房。


     推开门,​同样也没有余间的尸体,就连花草也恢复了原样。


     只是不同的是,花仁这次看见了那盆植物上的果实,是小韶子。  没有人会比花仁更懂这种植物的可怕了。就连许愿也不知道,花仁小时候在云南生活过几个月,而在云南的经历,一直深深刻在花仁脑海里,因为那差一点就夺去了她的生命。


  花仁小时候随父亲上山采菌,那时正直5.6月,小花仁在一块平地上发现了几株漂亮的植物,她摘下了植物上的果实,放到鼻子下闻了闻,香香甜甜。她递了一个给爸爸,花爸爸还以为是花仁悄悄从家里带出来的荔枝,就和花仁一起分了吃了。


  但是,这种植物叫小韶子,是一种致幻植物,而且还带有神经毒素,花爸爸吃了小韶子幻觉发作,一脚踏空,成了高位截瘫,没多久就去了。小花仁也神经毒素发作,若不是被路过的村民救了,世上就再没花仁这个人了。


  这一直是花仁心里的痛。而现在,她再一次看见了这种植物。零碎的线索在她脑中闪过:垃圾桶里的荔枝皮,摘掉果实的小韶子,花粉过敏的余间……花仁明白余间是怎么死的了,她仿徨的回过头,想告诉许愿这个消息,然后她看见了江清错愕的盯着自己。真的是自己吗?不,或者说…花仁打了个寒颤,是自己身后复原的小韶子。


  下一秒,江清恢复了平日思考的神色,接着,看向了花仁。花仁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时间仿佛被无限拉慢了,她突然看清了江清隐藏早金框眼镜后面幽深的双眸,看见了江清微微勾起的唇角,江清无声的吐出了几个字:“你,知,道,了。”


  心剧烈跳动着。他怎么可能知道的?花仁只觉得全身发凉,血液仿佛都要倒流。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勇气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回了江清一个微笑,然后看向了许愿,就像要把他印在眼底。


  花仁僵硬的迈开腿:“我,我需要冷静冷静,我先去休息了,明天见。”许愿急急忙忙追了出去。再呆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办法,很快,大家都离开了。


  这一晚,有人辗转反侧,有人沉思整夜,也有人安然入睡……


  


 —别墅第三日—


  大家吃过早饭后围坐在沙发上,空着的两个座位明明白白告诉人们发生了什么。他们面前摆放着杨辉的提示卡片,谁也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


  官嘉为大家摆上餐后水果:“昨日为消除客人们的不安,作为别墅的管家,我已经打扫了那些不开心的地方,请客人们努力通关,逃出生天。”没有人回答官嘉,官嘉甚至还收获了来自白仇的白眼*1,她也没闹,顿了顿继续说:“介于发生了不愉快事件,官嘉决定向玩家开放一条线索:世界上最让人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出语文题要用数学解答?”说完,官嘉稍稍欠身,离开了客厅。


  李云在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用两个人的死亡换来的线索,这到底算什么事。没有人会好受,但他们必须要出去!


  沈意德脑中盘算着官嘉的提示:“这会不会和我们的小卡片有关系?”一边说,他一边掏出了自己的卡片。白仇看了他一眼:“不错嘛!所以,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江清看着白仇:“我也有了些想法,大概和你一样,还是先听你讲吧。”“这可是你说的。”白仇脸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酒窝。“这是一个文字游戏。”

梧不知

戏局(4)

  刘潜很害怕。无缘无故被拖进这个游戏本来就很倒霉了,现在还有人就死在自己眼前,刘潜已经不能再欺瞒自己了。

  他跑出房间,胡乱打开了一扇门,是茶室,开始破坏性的搜索:“在哪里?什么都没有!钥匙呢!”刘潜精神恍惚,讲话颠三倒四,最后,他一脚踹饭了茶几,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然后,他发现了茶几下面的一处暗格。刘潜颤抖地伸出手,打开了那个暗格。

  “有人吗!怎么了,没事吧!你说话啊!”门外传来许愿急促的敲门声。刘潜条件反射般的,藏起了手中的东西,他定了定神,朝门外喊道:“没事了,刚刚情绪太激动了。” 

  因为余间的死,午饭除了白仇、李云在和沈意德,没有人来吃饭。所以晚上大家都饿...

  刘潜很害怕。无缘无故被拖进这个游戏本来就很倒霉了,现在还有人就死在自己眼前,刘潜已经不能再欺瞒自己了。

  他跑出房间,胡乱打开了一扇门,是茶室,开始破坏性的搜索:“在哪里?什么都没有!钥匙呢!”刘潜精神恍惚,讲话颠三倒四,最后,他一脚踹饭了茶几,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然后,他发现了茶几下面的一处暗格。刘潜颤抖地伸出手,打开了那个暗格。

  “有人吗!怎么了,没事吧!你说话啊!”门外传来许愿急促的敲门声。刘潜条件反射般的,藏起了手中的东西,他定了定神,朝门外喊道:“没事了,刚刚情绪太激动了。” 

  因为余间的死,午饭除了白仇、李云在和沈意德,没有人来吃饭。所以晚上大家都饿得不行了,不得已,每个人都下楼吃饭了。

  刘潜考虑了很久。下午他又回了茶室,发现他破坏过的东西已经全部被复原了,悄无声息,没人知道是谁干的,刘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种恐惧,如跗骨之蛆缠绕着他。他握紧了拳头,长长吐了一口气:“我,我发现了一些新线索。”

  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碗筷。“我发现了八张速写。是我们八个人的。”刘潜推开了面前的饭菜,把速写纸平铺在桌面上。

  “我总感觉这些画有些古怪,可又说不上奇怪在哪里。”许愿摸了摸下巴。这八张速写其实没什么内容,就是速写上的人摆出一些动作。餐桌上一时沉默下来。“烦死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沈意德暴躁的抓了抓头发,“白仇,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啊,真是一头雾水呢。”白仇无奈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或许是紧张严肃的氛围促进了思考,刘潜突然抓起其中一张速写,“江清,你为什么手是反的?”江清也愣了愣,“大概因为速写上我是自拍吧,还能看见相机的标志。我可是好人,这幕后之人故意把我画成这样,也许就是想挑拨离间呢?”

  “也许吧,这难道是故意诱导我们正中内鬼的下怀吗?”刘潜将信将疑。“内鬼?!”除了白仇江清和刘潜,其他人的大叫起来。“我们今天接到一个电话,说内鬼在我们身边。”白仇见大家都知道了,也不再隐瞒。他无奈叹了口气。

  大家因为刘潜的这枚重磅炸弹,再次心神不定起来。

  “不对劲,内鬼是什么,是阻止逃生还是说……这根本就不算提示,或许她的根本目的让我们互相猜疑,甚至自相残杀。”白仇突然说道,眼睫垂着,嘴唇紧抿。也许是相信了白仇的话,也许是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大家稍微平静了些。

     “白仇说的有道理,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家团结,别让这游戏得逞。”江清同样冷静,镜片反射着光芒,看不清神色。

      “虽然不能确定,但是这确实是一种可能性,我们暂且相信,如果真的是游戏背后的人…余间怕是做了一些违反规则的事,但若是真的有内鬼,后果将不堪设想,无论如何我们需要组团行动。”许愿拉紧了花仁的手。

      “如果全在一起也不现实,这样,两人一组,官嘉只说了不能换房间,没说不可以一起住。我和江清一组。”白仇抬起眼眸直直地望向江清,江清也回看过去。

      “我和花仁。”许愿毫不犹豫。

      “许愿等等,我和李云在小姐一起吧,都是女生方便一些。”花仁轻轻拉住李云在的手,安抚性地拍了几下。

     “也好,我们三个一起,就住你们房间对面的房间好了。”沈意德刘潜也没有异议。


      ——


     “小犯人,你想做什么。”

     “聪明如你,不会真的相信我的话吧,我想你不仅知道内鬼是谁,还知道他的任务,巧了,我也知道,但是呢,不管是谁,我们是一样的,你说是吗?”

      江清嗤笑了一声,“小子,别太自负。”

      “不说了,累了一天,洗澡睡觉咯。一起?”

      江清无话,白仇哼着小曲儿,走向男生浴室。

      白仇用完浴室,刘潜紧跟着来了。

      “冷静,白仇说了可能是游戏的阴谋,不能自乱阵脚,我会活着…”刘潜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空洞,双手捧起水池里的水一次次向脸上浇去,却未注意浴室头顶上方的吊灯在逐渐松动。

     “砰!”

     吊灯掉落,鲜血染红了水池,镜子,墙面,刘潜的身体慢慢滑落,倒在地上。闭不上的眼睛流出血泪交织成哀怨与后悔。直直盯着门口,仿佛洞穿人心。


ps:突然更新😘

         

梧不知

戏局(3)

  “啊!”一道尖锐的女声响彻整个别墅。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这声尖叫的六人纷纷跑上了四楼。“余,余间,她,她…死了。”李云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低低的哭起来,哭声像一团阴云笼罩在别墅众人的头上,花房的空气好像都凝滞了。


  “为什么啊,不是说不会死人的吗?”沈意德死死揪住自己衣服下摆。花仁靠在许愿怀里,不愿再多看余间一眼。“宝贝,乖,我去检查一下。”许愿轻轻安抚着花仁,然后走到余间的身边:“抱歉。”


  他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光看了看余间的眼睛、口腔、四肢道:“她是花粉过敏窒息而死的。你们看,她揪住自己的喉咙,皮肤上有很多红色小块眼睛红肿,呼吸道肿胀。加之之...

  “啊!”一道尖锐的女声响彻整个别墅。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这声尖叫的六人纷纷跑上了四楼。“余,余间,她,她…死了。”李云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低低的哭起来,哭声像一团阴云笼罩在别墅众人的头上,花房的空气好像都凝滞了。


  “为什么啊,不是说不会死人的吗?”沈意德死死揪住自己衣服下摆。花仁靠在许愿怀里,不愿再多看余间一眼。“宝贝,乖,我去检查一下。”许愿轻轻安抚着花仁,然后走到余间的身边:“抱歉。”


  他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光看了看余间的眼睛、口腔、四肢道:“她是花粉过敏窒息而死的。你们看,她揪住自己的喉咙,皮肤上有很多红色小块眼睛红肿,呼吸道肿胀。加之之前大家应该都听到她说自己花粉过敏……”许愿有些说不下去了,这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大家心里其实都有点数。


  怎么会有明知花粉过敏还来花房的人呢?这时,花房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尊敬的客人们,请问你们遇上什么困难了吗?”来的人正是官嘉。


  “你自己看看清楚!你不是说不会死人的吗?你之前是在放屁吗?”沈意德直接攥住了官嘉的衣领,官嘉抬眼直视着沈意徳:“我不知道。或许上面更改了规则,而我没收到。”沈意德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他愤愤松了手。


  “我们去大厅交流一下时间吧,也好证明一下自己的时间……”刘潜思考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做了这个和事佬。


  但是大家都清楚,不管有没有卧底什么的,他们之间本就脆弱的信任链条,彻底断了。


  待众人落座,原本坐满的位置少了一个人,虽然余间同大家不对付,但此刻内心也是五味杂陈的,说白了,其中会不会轮到自己的恐惧占更多数。


  “其实,我在余间身上摸到了这个。”许愿拿出来之前自己在余间身上摸到的纸条: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personal safety。许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暗地里的东西,说了就再也藏不住了。剩下来的人也都保持着沉默,仿佛就要一直这么沉默下去。


  “clé,钥匙的法文。”李云在终于缓过了神,顶着她红肿的双眼拿出了自己的线索:“我发现这整栋别墅都是蓝色调和黄色调,其他颜色几乎看不见,就连茶具都是淡蓝色。”“是的,这种对比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几乎没什么别的颜色,只有花房里待着舒服一些。”花仁附和道。


  提起花房,气氛又重新降回冰点。“喂,我说,不要这么消沉,只要快点出去,不就行了?”白仇拍了拍手,“我发现了新线索。每个人门牌后面都有一句长恨歌中的诗,这肯定是个提示,我们可以往这方面去寻找。”白仇强硬的把众人从恐慌中拉出来,并提出了新的方向。


  江清看了白仇一眼,轻轻勾了勾唇角:“我赞同白先生的话,我认为余小姐的死是个意外,这个意外就是来瓦解我们之间信任的,我们要加快破解的速度,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


  其实大家本就不愿坐在这个地方,他们迫切需要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江清的话正好给了他们应该台阶下,很快,大家三三两两散去了。


  许愿和花仁眼神交流一番后,重新走进了四楼花房。


        “她肯定不是自己来的,这花粉可能是致死的一个因素,只是,这具体的手法我也不清楚,有工具就好了,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先走吧,不管这是意外还是他杀,你一定要跟紧我。”许愿将视线从余间的尸体上移开,看着花仁的眼睛,神情认真,仿佛花仁就是他的全世界。


     “好了,别说丧气话​,万一只是意外呢?我们还是找找其他线索吧,放心我会一直跟着你的。”花仁将花房桌子上的布盖在了余间身上,抬头时却注意到一盆植物,这植物看着有些眼熟,但她明确知道自己是没有售卖过的,只是枝叶下的果实不见了,她也无法再做判断,待回神便双手合十默念了几句便同许愿离开了。


    ​“江清,你就没有半点反应?死人了哎,我都被吓了一跳。”白仇走在江清的旁边,面部表情极其夸张,夸张的后面是不以为意。


     “你呢?你真的被吓到了吗,小犯人,我看你一点也不惊讶嘛。是不是余间的死跟你​还有什么联系?”江清毫无波澜的样子似乎对这种场景司空见惯,没有一点不适。


     “我哪比得上你啊,前辈。”白仇靠近江清的脸,凑在耳边说着,满是戏谑。


     ​两人就这样说着没边儿的话,到了二楼书房,就在开门的一刻,座机突然响起。江清想要接起电话,奈何白仇快他一步,“喂?哪位?” “The inner ghost is by your side.Good luck.”

 

     “他说什么?”江清靠在书桌边,翻着​书架上随手拿下的《东坡七集》。

       

      “能说什么,不就是有内鬼吗,就知道这游戏是有猫腻的,江清你有点意思啊。”

 

      “你不也一样吗,小犯人,说我有意思不如看看你自己,算了,不跟小朋友计较。”


      “有内鬼,有内鬼,余间一定是被他杀死的,不行,我得想办法离开这里。”门外的刘潜听到二人的对话,原本​不安的心更加慌张起来,转身向楼梯口跑去。


     “好了,排除这个刘潜,啧,他要是内鬼,这也太废了。”白仇听着外面的动静,​拿过江清手中的书。


      “嗯,这书房的书都是古人的文集啊,三苏​,李太白,杨谦光,欧阳永叔……过来看看有啥线索。”江清浏览着书架。


      ​……


      刘潜跑回​了房间,“钥匙,钥匙,钥匙在哪呢?”他双目无神,只一心想逃离这奇怪又危险的地方。

梧不知

戏局(2)

          第一晚平静地度过。

  大厅中。

         “早上好。各位还住的习惯吗?”官嘉依旧是极其标准的笑容,只是这笑意始终达不到眼底。

          ​“嗯,还不错,只是,官女士,你不把这游戏规则说说吗?”白仇背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叉,头微偏,额前的碎发挡住眼...

          第一晚平静地度过。

  大厅中。

         “早上好。各位还住的习惯吗?”官嘉依旧是极其标准的笑容,只是这笑意始终达不到眼底。

          ​“嗯,还不错,只是,官女士,你不把这游戏规则说说吗?”白仇背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叉,头微偏,额前的碎发挡住眼睛,似是随意地提起。

         “白先生,我想我昨天的话已经很清楚了,逃生,你们要做的就是成功出逃。”官嘉的笑容一丝不减。

         “是所有人全都出去,还是说,我自己出去就够了?那么,有人意外死亡怎么算?”白仇继续发问。

         “当然是需要合作的,白先生,您一个人可是找不到最终线索的,另外,我相信不会有人意外死亡的,您说是吗?好了,游戏已经开始了,各位还是找线索较为合适,有问题可以随时到我房间来问我,游戏愉快。”说罢官嘉不待众人回话便转身回了三楼。

         “这什么啊,这态度,回头出去了找她老板投诉,冷冰冰的,笑还不如不笑呢,切。你说找就找,我就不找,我还不信你能把我困一辈子。”余间满腔抱怨,咸鱼似的瘫在沙发上,还用脚蹬了蹬茶几,茶几脚与光滑地面摩擦形成的声音在别墅中尤其突兀,甚至有些骇人。

         “你不想出去我还想出去呢,要待你一个人待着,我还要考研​,不出去考试完蛋谁负责任?”一旁的沈意德对余间的印象可谓是极差。

         “好了好了,大家都还没吃早饭吧,正巧我会做饭,我们先吃饭,然后再去找线索。”

        “​还是我来吧,你也没睡好,我来给大家做饭。”见大家没有异议,许愿拍拍花仁的胳膊,径直走进了厨房。

         花仁撇了撇嘴,她​认床,昨晚翻来覆去一宿也没怎么睡的着。

         一阵无言。

        用完早餐后,一行人便分头搜寻别墅。

   ​“哈?我们留在大厅找线索不好吗,上四楼?我花粉过敏!”余间有些过尖的声音传来,后面好想还讲了什么,但白仇已经听不清了。

  白仇慢悠悠的走上了三楼,径自走向了官嘉的房间:“官小姐在吗?”官嘉在书桌前不知写些什么,听到声音她从书桌前站起,给白仇开了门:“白先生有什么事吗?”

    白仇就跟在自己家一样直接挤了进去:“官小姐,你在写什么啊?我可以不出去在这里常住吗?”一边说着,一边翻官嘉的记录本。突然,他的手被按住了,官嘉不知怎么来到他身边,他抬眼,是官嘉完美的微笑:“白先生,蓝墅能得到您的喜欢作为管家我十分荣幸,您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我的日记没有什么好看的,白先生请尊重别人的隐私。”

  “好吧。”白仇松开了翻记录本的手,“谢谢官小姐的邀请,我可以和官小姐拍一张合照吗?”官嘉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她笑得更加优雅:“可以。”“咔嚓。”白仇拍完照,就打算走,出房门时,他回头看了看官嘉:“官小姐,下次需要更加注意我哦。”他扬了扬手机,上面赫然是和官嘉的合照……还有后面的笔记本。

  官嘉一瞬间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仿佛没有思考的过程:“好的,下次会继续改进,白先生。”  ​

  白仇关上了官嘉的房门,他看着记录本上的红字:“第162批玩家 全灭。” “什么嘛,我竟然这么晚才发现这个游戏。”白仇站在走廊的阴影中,颤抖着捂上了眼,低沉的笑声弥漫在走廊中,又渐渐消失,不曾有人知晓。

  李云在和余间在大厅里翻找着线索。李云在检查鞋柜上的杂物,突然她看见了一串钥匙,钥匙串上有一个小相框,里面有几个字母:clé。要换了别人还不一定能认出来,但李云在的男朋友就是法国人,她跟着耳濡目染懂了些法文。眼前单词的意思是:钥匙。很显然,钥匙就是离开的关键,虽然这个线索聊胜于无,但至少证明她们的寻找是有效果的。

  李云在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了余间,余间表情有点扭曲起来,似乎在想为什么自己找不到线索:“云在姐,我上二楼三楼找找线索,说不定可以问问管家。”也没等李云在反应,直接上楼去了。

      余间​气呼呼地走到二楼,迎面碰见江清,江清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好像是一些吃的,余间朝他打了招呼,江清朝她点点头。就在二楼的走廊墙上,余间被一个画框吸引,“咦,这个画框都不放画吗?”说着就上手敲了起来,“嗯?怎么这画框感觉很脆的样子,不会断了吧?”余间还是收回了手。

     “嘭​!”画框应声而断。余间愣在原地,手忙脚乱的捡起碎片,一旁的江清也看着她,“等等,这是什么?”画框中掉出来一个纸条,“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personal security.这…是要注意人身安全?!怎么会呢,江清,你看看。”

       江清皱了皱眉头,“也许,这游戏其实是有阵营的,需要自己去找?​”

       “不会吧,这个有阵营要怎么玩?​况且官嘉也没说啊。”

       “算了,再看看其他线索吧,对了​,我这里有些荔枝和香蕉,在三楼找到的,你要吗?”

       “要!那就谢谢你啦江清,比那个白仇不知好多少倍了。”江清放下袋子掏出一把荔枝和两根香蕉。

       “那我就先走了?​”

       “嗯嗯。”

     余间继续向前走,突然肩膀被人​猛拍了一下,吓得手上的荔枝撒了一地,“嗨!”

      “你!刘潜!!”

      “好了,对不起,没想到会吓到你的。”

      ……

      李云在心里惦记着钥匙,不觉间去了四楼,她远远看见花房门开着,暗觉奇怪,只是没由来的感到寒意,这也不冷啊,等走到门前,正对着她的是一具尸体。

     ​

日常GG

【周叶】新世界的大门即将开启( מּ,_מּ)part 3

新人发文

和 @一桶江糊 是联文

逃生游戏paro,主周叶,其他副CP会有,但是不主刷

上一章地址

————————萌萌哒的分界线————————————————

Part 3

【一片白光过后】

【啪!】

【叶修:啧,门还自动关上了,弄的跟要闹鬼似的。】

【江波涛:总觉得,这里有点诡异。】

【叶修:小江,你的选择,出了点什么事,你可得担着啊。】

【江波涛:是我选的吗w(゚Д゚)w】

【叶修:别耍赖啊,来来来,咱们重新翻剧情。你看看——“江波涛:红色吗?叶修:好啊”。】

【江波涛:_(:зゝ∠)_】

“主角你这样真的好吗……这么对待队友,怪不得最后...

新人发文

和 @一桶江糊 是联文

逃生游戏paro,主周叶,其他副CP会有,但是不主刷

上一章地址

————————萌萌哒的分界线————————————————

Part 3

【一片白光过后】

【啪!】

【叶修:啧,门还自动关上了,弄的跟要闹鬼似的。】

【江波涛:总觉得,这里有点诡异。】

【叶修:小江,你的选择,出了点什么事,你可得担着啊。】

【江波涛:是我选的吗w(゚Д゚)w】

【叶修:别耍赖啊,来来来,咱们重新翻剧情。你看看——“江波涛:红色吗?叶修:好啊”。】

【江波涛:_(:зゝ∠)_】

“主角你这样真的好吗……这么对待队友,怪不得最后会被卖= =这里顺便说一声,鉴于我是一周目,之前那个地方也没看攻略,就随便选了,所以出什么事我概不负责哈。”

“对了,你们觉不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

“靠靠靠靠靠!!!!!!没存档啊我去。”

 直播间寂静了3秒钟。

此时的弹幕姬:

“笑cry,up主你还好吗o(*≧▽≦)ツ┏━┓”“前面选择的时候看到up主不存档还以为是看了攻略所以心有成竹,现在o(*≧▽≦)ツ┏━┓”“up主真是良心,没看攻略的小天使,o(*≧▽≦)ツ┏━┓”“up主不只这一个游戏一周目吧,玩过游戏的都知道选择题要存档啊o(*≧▽≦)ツ┏━┓”

“算了算了,反正是刚开始,下次重新走个剧情就行了TAT咱们继续继续。”

“前面剧情的时候领了个任务,寻找周泽楷。这个任务吧……就是一句话,让我找人,连个提示都没有……先往前逛逛吧,到前面应该会自动触发剧情的。”

在庄生晓梦操作着叶修往前走了10米以后。

“唉(读二声),这有一个岔路口。”

【江波涛:前辈等等,这个地方太大了,这么走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小周,咱们在前面的岔路口分开走吧。】

【叶修:A:那就分开吧,我左边你右边。 B:那就分开吧,我右边你左边。】

“这里只给了分开一种可能性,只让玩家选择左右,应该是剧情需要吧。”

“那先存个档。”

“好了,我们先选左边吧。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说过那个心理学上的说法,人在迷茫无助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都会下意识选择左边。”

“不过我只是因为左边是A选项才选的啦╮(╯▽╰)╭”

【叶修:那就分开吧,我左边你右边。】

【江波涛:我走了,前辈一个人要小心啊!】

“不是他提议分手的吗,走的时候还磨磨唧唧的= =这个时候应该来个潇洒帅气的转身只留给主角一个帅气的背影什么的。”

然后庄生晓梦又操纵着叶修蹦跶了一段路。

【得到物品:干净的手帕】

在捡到一条手帕后,庄生晓梦没有再发现什么了,一直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不过不幸的是,这是条死胡同~

【只是一面普通的墙】

【只是一面普通的墙】

【只是一面普通的墙】

【请玩家不要再尝试强行突破了。】

“……系统一定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桥豆麻袋,我去看下攻略。”

弹幕:

“up主不要再挣扎了,走到死胡同了呢(~ ̄▽ ̄)~”“这里我第一次玩的时候直接过的,根本没有尝试过撞墙(~ ̄▽ ̄)~”“up主后退墙上有东西啊!!!!”“up主再次展示了他的智商。”“珍惜智商,远离up主。”

“好了,我回来了。原来这里是在经过的有一块墙那里可以触发剧情的,墙上有一排字,点一下就行了。”

“到了,就是这。”

“哎呦,看这小字,这一片漆黑的,谁看的见啊,这游戏设计的也太坑了。而且刚刚吧,我就撞个墙,系统还不让了,我撞墙惹你了啊。等我玩完了,一定去游戏公司投诉的,等着吧。”

弹幕:

“up主颇有一种拉不出屎来赖厕所的大将风范”“我是up主的脸,他不要我了”“系统:你自己蠢,怪我喽”

庄生晓梦把鼠标移到了那行模糊的字附近。

【叶修:墙上好像写了什么,水……】

【轰隆隆!!!!】

【叶修:哎呦我去!】

【墙突然间塌了,叶修想躲,但是因为目前还是个战五渣,所以只能面对残酷的事实,被墙无情的掩埋了。】

【一阵混乱……】

【???:咳咳咳,好像压到人了啊。】

【叶修:help!!!O(≧口≦)O】

【???:我去还真有人啊,兄弟你谁啊,这么倒霉,我就随便找了个地方砸,偏偏你就在下面。张佳乐,不会是你吧?先说好了啊,我把你救出来,你不能跟我急啊。】

【叶修:废那么多话!还不快把哥拉上来!】

【???:哎哎哎,马上马上。】

  【过了一会,叶修被那个人从坍塌的墙里拉了出来。

  【???:卧槽,老叶是你啊o(*≧▽≦)ツ┏━┓,你今天是不是张佳乐附体,我就那么随便一砸,还中大奖了o(*≧▽≦)ツ┏━┓】

  【叶修:(拍掉衣服上的土)呦,原来是点心大大,砸着哥还挺高兴啊。】

  【方锐:是挺……不不不,叶修大大,我没有啊,一点也没有,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叶修:呵呵。】

  【寂静了一秒】

  【叶修:先不说这个,你怎么也在这?】

  【方锐:我也不知道,本来是在跟老林吃饭来的,突然眼前一黑,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了。我想从那出去,但是怎么走都找不到出口,就只能瞎晃悠。晃悠的时候捡到了一张荣耀的账号卡,然后就发现自己可以像荣耀里的角色一样使用技能,再然后,我就想着,既然走不出去,干脆砸墙好了,然后……】

  【叶修:就压着我了是吧。】

  【方锐:〒▽〒叶修大大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真心悔过,重新做人啊,看我真诚的眼睛!】

  【遇见方锐,点亮队友名字】

  “在和江波涛分开后,现在这边新出场了一个叫做‘方锐’的角色,看着各种不靠谱啊,不过这种角色最后要是翻脸,一定是最吓人的哈。”

  “后面这块应该是还有一段剧情……”

  【此时另一边】

  【江波涛:(!)小周!!】

  【周泽楷:!】

  【江波涛追上周泽楷】

  【江波涛:终于找到你了,你还好吧,没遇到什么吧?】

  【周泽楷:没……?】

  【江波涛:嗯,我也没事。对了,我刚刚还遇到叶修前辈了。】

  【周泽楷:∑(っ°Д°;)っ前辈!】

  【江波涛:我们遇到的时候他挺好的,不过为了更快找到你,我们在一个岔路口分开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江波涛:小周你别担心,叶神那么厉……害……大概……不会有问题的吧.....((/--)/】

  【周泽楷:QAQ】

  【周泽楷:找!】

  【江波涛:那咱们走吧,原路返回的话,叶神应该还没走远。】

  “这两个人好像进行了什么谜之对话啊,为什么那个什么‘周泽楷’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啊(ノಠ皿ಠ)ノ彡┻━┻”

  【触发任务:回去和叶修会和】

  “这一大段剧情,现在终于可以自由移动了。”

  “像大家现在看到的一样,现在我们的主角已经换成了周泽楷,底下的妹子不要尖叫啊,等我来爆张照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帅哥。接下来应该就是回去找到叶修。”

  “那今天就先录到这里了,下期继续( ^_^)/~~”

TBC

食用愉快(≧▽≦)/

日常GG

【周叶】新世界的大门即将开启( מּ,_מּ) part1

新人发文

和 @一桶江糊 是联文

逃生游戏paro,主刷周叶,其他副CP待定

——————正文来啦——————————————————————

Part 1

  “大家好,这里是up主庄生晓梦,这次受小伙伴安利,下载了《惊悚荣耀》(游戏名待改)这款逃生向游戏,看小伙伴推荐时的表情,总觉得可能有点……心脏病患者误入哈。”

  “那咱们现在就进入游戏吧。”

  【游戏版权仅归作者蝴蝶蓝所有,请勿抄袭、非法交易……】

  “过掉过掉,不过蝴蝶蓝?没怎么听说过,是制作组还是个人?算了,不...

新人发文

和 @一桶江糊 是联文

逃生游戏paro,主刷周叶,其他副CP待定

——————正文来啦——————————————————————

Part 1

  “大家好,这里是up主庄生晓梦,这次受小伙伴安利,下载了《惊悚荣耀》(游戏名待改)这款逃生向游戏,看小伙伴推荐时的表情,总觉得可能有点……心脏病患者误入哈。”

  “那咱们现在就进入游戏吧。”

  【游戏版权仅归作者蝴蝶蓝所有,请勿抄袭、非法交易……】

  “过掉过掉,不过蝴蝶蓝?没怎么听说过,是制作组还是个人?算了,不管他。”

  【游戏开始】

  【你可能会惶恐不安,因为你不知道前方将会出现什么,你将会发生什么……】

  【不过不要怕,总有人……】

  【会死的比你更快】

  “这么说总让我想起那个两个人碰到熊然后一个人系鞋带的故事= =,这不会也是这种无良卖队友的游戏吧,没安全感啊。”

  【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叶修:啧,这什么鬼地方,我怎么在这里?】

  【叶修:刚刚还在家里打游戏来着……难道哥打游戏已经专注到被人运到另一个地方都没感觉了吗= =】

  【叶修:真麻烦,赶紧从这里离开吧,荣耀女神还在等着哥呢。】“嗯,主角出场啦,好像很喜欢打游戏的样子啊,游戏宅的话跟我还是一行呢。看在同行的面子上也许我尽量少出BE?︿( ̄︶ ̄)︿”

  “既然能自由行动啦,那我们先来看一下游戏的设置哈。状态……队伍成员:叶修——力量:5 智慧:5 体力:5 精神:5(这里参考荣耀的四围,数据跟角色本人身体素质等方面无关,凭作者心情)这个点数,是在暗示我这个人是战五渣吗_(:зゝ∠)_我比较愿意相信因为他是主角,所以才这么均衡= = ”

  “队伍栏里还有几个空位,应该是有队员的吧,尽量快点找到吧= =虽然看了开始那段话丝毫没有安全感啊。”

  “先四处在屋子里走走……”

  【叶修:真麻烦,赶紧从这里离开吧,荣耀女神还在等着哥呢。】

  “还不让看,有道具落下了,你负责啊。算了还是先出去。”

  【走廊里也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尽头】

  【叶修:这里不至于吧,开个灯都没钱。】

  “主角这是还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吗,给他点根蜡。顺便以我多年游戏的经验,觉得前方马上就要高能了啊,开门红什么的,大家做好准备哈。”

TBC


hey大家好,这里是短小君~~~(TAT相信我,只有这一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