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逃难

175浏览    5参与
无用良品

一 


晚上喝了三杯老酒,不想看书,也不想睡觉,捉一个四岁的孩子华瞻来骑在膝上,同他寻开心。我随口问: 

“你最喜欢什么事?” 

他仰起头一想,率然地回答: 

“逃难。” 

我倒有点奇怪:“逃难”两字的意义,在他不会懂得,为什么偏偏选择它?倘然懂得,更不应该喜欢了。我就设法探问他: 

“你晓得逃难就是什么?” 

“就是爸爸、妈妈、宝姐姐、软软……娘姨,大家坐汽车,去看大轮船。” 

啊!原来他的“逃难”的观念是这样的!他所见的“逃难”,是“逃难”的这一面!这真是最可喜欢的事! 

一个月以...

一 


晚上喝了三杯老酒,不想看书,也不想睡觉,捉一个四岁的孩子华瞻来骑在膝上,同他寻开心。我随口问: 

“你最喜欢什么事?” 

他仰起头一想,率然地回答: 

“逃难。” 

我倒有点奇怪:“逃难”两字的意义,在他不会懂得,为什么偏偏选择它?倘然懂得,更不应该喜欢了。我就设法探问他: 

“你晓得逃难就是什么?” 

“就是爸爸、妈妈、宝姐姐、软软……娘姨,大家坐汽车,去看大轮船。” 

啊!原来他的“逃难”的观念是这样的!他所见的“逃难”,是“逃难”的这一面!这真是最可喜欢的事! 

一个月以前,上海还属孙传芳的时代,国民革命军将到上海的消息日紧一日,素不看报的我,这时候也订一份《时事新报》,每天早晨看一遍。有一天,我正在看昨天的旧报,等候今天的新报的时候,忽然上海方面枪炮声响了,大家惊惶失色,立刻约了邻人,扶老携幼地逃到附近江湾车站对面的妇孺救济会里去躲避。其实倘然此地果真进了战线,或到了败兵,妇孺救济会也是不能救济的。不过当时张皇失措,有人提议这办法,大家就假定它为安全地带,逃了进去。那里面地方大,有花园、假山、小川、亭台、曲栏、长廊、花树、白鸽,孩子一进去,登临盘桓,快乐得如入新天地了。忽然兵车在墙外过,上海方面的机关枪声、炮声,愈响愈近,又愈密了。大家坐定之后,听听,想想,方才觉得这里也不是安全地带,当初不过是自骗罢了。有决断的人先出来雇汽车逃往租界。每走出一批人,留在里面的人增一次恐慌。我们集合邻人来商议,也决定出来雇汽车,逃到杨树浦的沪江大学。于是立刻把小孩们从假山中、栏杆内捉出来,装进汽车里,飞奔杨树浦了。 

所以决定逃到沪江大学者,因为一则有邻人与该校熟识,二则该校是外国人办的学校,较为安全可靠。枪炮声渐远弱,到听不见了的时候,我们的汽车已到沪江大学。他们安排一个房间给我们住,又为我们代办膳食。傍晚,我坐在校旁黄浦江边的青草堤上,怅望云水遥忆故居的时候,许多小孩子采花、卧草,争看无数的帆船、轮船的驶行,又是快乐得如入新天地了。 

次日,我同一邻人步行到故居来探听情形的时候,青天白日的旗子已经招展在晨风中,人人面有喜色,似乎从此可庆承平了。我们就雇汽车去迎回避难的眷属,重开我们的窗户,恢复我们的生活。从此“逃难”两字就变成家人的谈话的资料。 

这是“逃难”。这是多么惊慌、紧张而忧患的一种经历!然而人物一无损丧,只是一次虚惊;过后回想,这回好似全家的人突发地出门游览两天。我想假如我是预言者,晓得这是虚惊,我在逃难的时候将何等有趣!素来难得全家出游的机会,素来少有坐汽车、游览、参观的机会。那一天不论时,不论钱,浪漫地、豪爽地、痛快地举行这游历,实在是人生难得的快事!只有小孩子真果感得这快味!他们逃难回来以后,常常拿香烟簏子来叠作栏杆、小桥、汽车、轮船、帆船;常常问我关于轮船、帆船的事;墙壁上及门上又常常有有色粉笔画的轮船、帆船、亭子、石桥的壁画出现。可见这“逃难”,在他们脑中有难忘的欢乐的印象。所以今晚我无端地问华瞻最欢喜什么事,他立刻选定这“逃难”。原来他所见的,是“逃难”的这一面。 

不止这一端:我们所打算、计较、争夺的洋钱,在他们看来个个是白银的浮雕的胸章;仆仆奔走的行人,扰扰攘攘的社会,在他们看来都是无目的地在游戏,在演剧;一切建设,一切现象,在他们看来都是大自然的点缀,装饰。 

唉!我今晚受了这孩子的启示:他能撤去世间事物的因果关系的网,看见事物的本身的真相。他是创造者,能赋给生命于一切的事物。他们是“艺术”国土的主人。唉,我要向他学习! 



二 


两个小孩子,八岁的阿宝与六岁的软软,把圆凳子翻转,叫三岁的阿韦坐在里面。他们两人同他抬轿子。不知哪一个人失手,轿子翻倒了。阿韦在地板上撞了一个大响头,哭了起来。乳母连忙来抱起。两个轿夫站在旁边呆看。乳母问:“是谁不好?” 

阿宝说:“软软不好。” 

软软说:“阿宝不好。” 

阿宝又说:“软软不好,我好!” 

软软也说:“阿宝不好,我好!” 

阿宝哭了,说:“我好!” 

软软也哭了,说:“我好!” 

他们的话由“不好”转到了“好”。乳母已在喂乳,见他们哭了,就从旁调解: 

“大家好,阿宝也好,软软也好,轿子不好。” 

孩子听了,对翻倒在地上的轿子看看,各用手背揩揩自己的眼睛,走开了。 

孩子真是愚蒙。直说“我好”,不知谦让。 

所以大人要称他们为“童蒙”“童昏”,要是大人,一定懂得谦让的方法:心中明明认为自己好而别人不好,口上只是隐隐地或转弯地表示,让众人看,让别人自悟。于是谦虚,聪明,贤惠等美名皆在我了。 

讲到实在,大人也都是“我好”的。不过他们懂得谦让的一种方法,不像孩子地直说出来罢了。谦让方法之最巧者,是不但不直说自己好,反而故意说自己不好。明明在谆谆地陈理说义,劝谏君王,必称“臣虽下愚”。明明在自陈心得、辩论正义,或惩斥不良、训诫愚顽,表面上总自称“不佞”“不慧”,或“愚”。习惯之后,“愚”之一字竟通用作第一身称的代名词,凡称“我”处,皆用“愚”。常见自持正义而赤裸裸地骂人的文字函牍中,也称正义的自己为“愚”,而称所骂的人为“仁兄”。这种矛盾,在形式上看来是滑稽的;在意义上想来是虚伪的,阴险的。“滑稽”“虚伪”“阴险”,比较大人评孩子的所谓“蒙”“昏”,丑劣得多了。 

对于“自己”,原是谁都重视的。自己的要“生”,要“好”,原是普遍的生命的共通的大欲。今阿宝与软软为阿韦抬轿子,翻倒了轿子,跌痛了阿韦,是谁好谁不好,姑且不论;其表示自己要“好”的手段,是彻底的诚实,纯洁而不虚饰的。 

我一向以小孩子为“昏蒙”。今天看了这件事,恍然悟到我们自己的昏蒙了。推想起来,他们常是诚实的,“称心而言”的;而我们呢,难得有一日不犯“言不由衷”的恶德! 

唉!我们本来也是同他们那样的,谁造成我们这样呢? 


一九二六年作

跬步千里

民国石家庄的贩卖人口犯罪

核心提示:民国时期石家庄有大量赤贫居民以及逃荒而来的难民,这些人是被贩卖的主要群体。灾民大量涌入,给了人口贩子以可乘之机。石家庄贩卖人口的犯罪活动有两大类,一是向外地转运拐卖交易,二是向城市输入拐卖交易。卖儿卖女的绝大部分属于比较贫困的阶层,民国时期石家庄卖儿卖女现象的根源就在于贫困。有一些妇女被倒卖至石家庄后,因走投无路堕入娼门,也有的妇女被人贩子直接卖到妓院。上世纪二十年代,石家庄成为贩卖儿童犯罪的中心城市之一。


    石家庄成为灾民逃难中转站  

    民国时期的石家庄,作为铁...

核心提示:民国时期石家庄有大量赤贫居民以及逃荒而来的难民,这些人是被贩卖的主要群体。灾民大量涌入,给了人口贩子以可乘之机。石家庄贩卖人口的犯罪活动有两大类,一是向外地转运拐卖交易,二是向城市输入拐卖交易。卖儿卖女的绝大部分属于比较贫困的阶层,民国时期石家庄卖儿卖女现象的根源就在于贫困。有一些妇女被倒卖至石家庄后,因走投无路堕入娼门,也有的妇女被人贩子直接卖到妓院。上世纪二十年代,石家庄成为贩卖儿童犯罪的中心城市之一。


    石家庄成为灾民逃难中转站  

    民国时期的石家庄,作为铁路交通枢纽和区域经济中心,城市中有大量游民存在,相当多的无业人员生活极端困难,民不聊生,走投无路。在石家庄的游民中,逃荒的难民不计其数,“每天都是络绎不绝,有的过路而去,有的待在街上犹豫不决,不知何去何从”。所有灾民都是遭受灾荒后,扶老携幼外出逃荒,到石家庄寻求生路。民国时期,石家庄的游民来源比较广泛,“有河北、河南的,也有山东、山西的。本省的人最多,有大名、魏县、宁晋、晋县、沧州等地。外省大都来自于河北交界的邻县乡下”。城市大量游民的增加,使得“流落在石家庄街头的穷人沦为乞丐者也与日俱增”。

    河南、山西、东北等地的逃难灾民,石家庄成为中转站。无论河南灾民逃荒避难,还是东北难民关内避难,“本市为必经之路”。常常是纷至沓来,络绎不绝。30年代曾有大批难民流落石家庄,当局疏散晋豫以及冀南难民费尽周折。石家庄救济院1945年12月1日开始收容难民以来,“以二三月份人数最多,曾达一千三百二十七名”。

    卖儿卖女现象的根源就在于贫困

    据1947年的调查报告统计,民国时期石家庄贫困群体是城市中人数最多的群体,“石家庄是贫民特别多的城市,第二区之大部分及第一区之花园一带,多为贫民聚居的地方”。“贫民中数量最大的是小摊贩,及各行业零散工人”。城市中的赤贫群体主要来自外来流民和灾民。许多到石家庄逃难的人,要想在城市生活下去,必须寻得谋生的途经,他们一般都变卖随身携带物品,设法做小生意,小摊贩本钱极少无铺面。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和不固定摊位的小商户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例如,从宁晋县李村来的李老德一家逃荒到石家庄,将家里惟一的一条棉被的棉絮和破棉衣旧鞋子拿到旧衣市场上卖掉,换了点钱,加上李老德捡破烂卖的钱,在南花园的街上摆了一个小小的香烟洋火摊子,这是他们全家当时的主要经济来源。

    在申全贵等人的口述史《南窑坑的贫民窟》中就有逃到石家庄的流民忍痛卖子女的描述:有很多到石家庄逃难的流民,为了不使一家人死绝断后,忍痛出卖自己的亲生子女。“卖不掉的,宁愿把孩子白送人,也不叫饿死”。除了出卖孩子以外,还有的是出卖家庭中半成年或成年女性,或去当女婢,或去当小妾,或去妓院做妓女。贫苦人家卖儿卖女出于无奈,多数人仅仅就是为了换取一条活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说,卖儿卖女的绝大部分属于比较贫困的阶层,民国时期石家庄卖儿卖女现象的根源就在于贫困。

    贩卖人口一般是指不法分子以从某地招揽、诱骗或买卖等手段,将妇女、儿童,或其他人口转卖到另外一些地方,从而获取贩卖活动所得的全部或部分利益的犯罪活动。虽然人贩子所从事的犯罪生意,挣得是昧心的黑钱,不能公开进行,只能在地下暗中交易,但是,由于人口黑市有一定利润空间,客观存在着黑市需求,而且经营成本极低,特别是在石家庄转卖具备交通便捷的条件,故此,成为社会黑暗势力相对热衷的行业,使得近代石家庄贩卖人口的犯罪活动曾达到了极为猖獗的程度,成为贩卖人口犯罪的一个中心城市。在石家庄城市中确有一批专门从事买卖人口这种罪恶勾当的人,从中谋取其不义之利。

    部分灾区妇女被诱骗到城里卖给妓院  

    灾民大量涌入,给了人口贩子以可乘之机。石家庄贩卖人口的犯罪活动有两大类,一是向外地转运拐卖交易,二是向城市输入拐卖交易。在输入性贩卖人口犯罪中,特别是拐卖妇女的活动有着较大的潜在市场,因为石家庄城市男女性别结构失衡,尤其是上世纪30年代初,男女性别比达到了172.75 :100,而且长期居高不下。

    城市性别比例长期严重失衡,必然导致反向的婚姻挤压现象,人口贩子利用石家庄大量成年男性面临的“结婚难”问题,以介绍工作为名,将大批农村妇女诱骗到城里倒手贩卖。有一些妇女被倒卖至石家庄后,因走投无路堕入娼门,也有的妇女被人贩子直接卖到妓院。根据《石家庄解放初政权建设纪实》一文的调查,那些从灾区被拐骗倒卖来的民女,大部分会被人贩子根据年龄、相貌,与老鸨讨价还价,最终被妓院收买。这些沦为妓女的农村妇女命运最惨,成了终身为妓院卖身赚钱的工具。据1945年4月20日中共六地委所作的《石门市工作概况》调查反映,“有些投机之徒,从灾区买漂亮女子到石门贩卖,头等的10000元,中等的5000元,三等的3000元”。另据1948年石家庄社会局对教养院72名妓女的调查证明,被拐卖进入娼门的19人,其比例占到总数的26%。

    沦为贩卖儿童犯罪的中心城市之一  

    上世纪20年代初,“畿辅赈粜处”督办官员发布的公示所言,“以直隶南部与山西、河南接近各县近来发生贩卖人口之事颇多,大抵因年岁灾歉,人民无力谋生,而不肖之徒乘机牟利,或买为奴婢,或卖入娼寮,每县多至千余人,言之殊堪痛恨。此等买卖地点多以顺德、邯郸、石家庄一带为中心点,亟应从严查禁,以维人道,而惠灾黎。已通令各县严行查禁,一经拿获,即行按法惩办云云。”其实,许多罪犯就是利用石家庄四通八达的地理区位,大肆进行地下贩卖毒品和拐卖人口犯罪活动的。

    发生在石家庄的拐卖儿童犯罪,多数为团伙作案,有的分工负责物色和拐骗,有的分工负责寻找买主和转卖,犯罪网络错综复杂。一般罪犯采取的作案策略是,先拐骗藏匿,后找买家出手。1935年9月7日《商报》披露的一个案件就是如此,在石家庄以做小买卖为生的孙得功,家中9岁的小女孩,到家门口外玩耍,时至晚上未归,当即到处查找未果,随即报案。诱拐作案人马连玉伙同其婶母,先将小女孩藏匿他处,勾结程张氏、焦刘氏做中间人转卖,试图“售卖分肥”。后被他人告发,案件才得以告破。

    据国际组织在20年代的有关专题调查,早已证明民国时期石家庄成为贩卖儿童犯罪的中心城市之一。1921年5月20日《益世报》刊载的《贩卖灾童之凄情惨状》文章说,据华洋义赈会的报告,现经国际统一救灾会查明直隶西南部贩卖灾童之统计报告,石家庄、顺德、邯郸、郑州、彰德、太原构成了贩卖灾民儿童的中心城市。贩卖儿童犯罪不仅给许多家庭造成极大的伤害,也在市民中产生了恶劣影响,形成了普遍的社会恐惧心理,严重影响到城市社会的稳定。

    随着石门警察机关查处和打击力度的加强,近代贩卖人口犯罪手段多样化的趋势更加明显,由于近代交通枢纽的运输便捷,犯罪作案交易地域仍在不断扩大。

来源:跬步千里

Az Book Club
日更读书笔记第49天! 舒巷城...

日更读书笔记第49天!


舒巷城,艱苦的行程


读舒巷城的小说,一直是比较轻松的。虽然书中不少讽刺写实,但依然是带着他一贯轻松幽默的风格,戏剧化甚至夸张的情节,再怎么真实也不会觉得是同一个人亲身经历的,所以读起来用不会觉得太苦。


而这本「艰苦的行程」,舒巷城在前言里就表明,这部用”江海”这个名字写的长篇小说,居然是他基于真实的过往写下的,又因为描述的是一个普通人在战争的阴影中逃难的过程,其间所感受到的虽然有很多人情味,但再多人情味都不能掩盖掉那种战争氛围中、特别是作为被侵略一方的普通老百姓,那种没有最苦、只能更苦的绝望生活。


邱江海来自香港,自小在港岛西湾河长大,长大了也帮...

日更读书笔记第49天!


舒巷城,艱苦的行程


读舒巷城的小说,一直是比较轻松的。虽然书中不少讽刺写实,但依然是带着他一贯轻松幽默的风格,戏剧化甚至夸张的情节,再怎么真实也不会觉得是同一个人亲身经历的,所以读起来用不会觉得太苦。


而这本「艰苦的行程」,舒巷城在前言里就表明,这部用”江海”这个名字写的长篇小说,居然是他基于真实的过往写下的,又因为描述的是一个普通人在战争的阴影中逃难的过程,其间所感受到的虽然有很多人情味,但再多人情味都不能掩盖掉那种战争氛围中、特别是作为被侵略一方的普通老百姓,那种没有最苦、只能更苦的绝望生活。


邱江海来自香港,自小在港岛西湾河长大,长大了也帮家里的忙,在筲箕湾看着父亲留下的汽水铺。生活中常年飘着海水味。这样平静的生活被日本的侵略打破了,他和家人经历了炸弹的恐怖袭击,终于选择北上逃难。而沿途中经历的种种,更是让这个实际上还算是个孩子的江海越来越绝望:国军节节败退,不做努力就让出城市来,普通老百姓只能自己逃难,而逃难路上又会因为意外、生病、食物的匮乏、以及人为的恐怖而生离死别。江海是幸运的,一直有不少人无偿地照顾他,甚至没有同伴的悉心照顾,他有可能已经因为生病而曝尸于荒山野岭;但也是不幸的,作为一个”还是孩子”的人,就要远离家乡远离家人,外出逃难,经历种种苦难。


对比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事情,真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回去经历一下这样”艰苦的行程”,或许就会对现在拥有的生活多一些感恩之心、少一些无谓的抱怨了吧!


————————————

写在后面..


拖拖拉拉终于完成了所谓的”日更”系列,实际上是周更月更,真是感到抱歉。以后也会继续发文分享书籍,不过会减少点豪言壮语,少说点”日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