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逆光

40522浏览    20951参与
给枪上膛

【HP】逆光▪白哈穿黑哈01

▪哈利无CP 亲情原著向。

▪OOC预警,文笔非常非常幼稚,提前避雷。

▪不礼貌评论我都会拉黑。


不黑邓,不洗白蛇院,不妖魔神话任何人物。

我很爱哈利,所以他的主角光环可能会重一点,介意的提前离开。我也不会洗白任何一个反派,极端蛇可以离开了。

文笔很幼稚,没有什么逻辑,可以捉虫和指点。

语气不好直接拉黑。


   哈利,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告诉我,他死了吗?”黑魔王问。


    纳西莎迈出的每一步都在颤抖,她...

▪哈利无CP 亲情原著向。

▪OOC预警,文笔非常非常幼稚,提前避雷。

▪不礼貌评论我都会拉黑。




不黑邓,不洗白蛇院,不妖魔神话任何人物。

我很爱哈利,所以他的主角光环可能会重一点,介意的提前离开。我也不会洗白任何一个反派,极端蛇可以离开了。

文笔很幼稚,没有什么逻辑,可以捉虫和指点。

语气不好直接拉黑。



   哈利,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告诉我,他死了吗?”黑魔王问。


    纳西莎迈出的每一步都在颤抖,她甚至开始怀疑马尔福一家跟随黑魔王究竟是不是一个好选择。德拉科刚刚才从波特的手里被救下,现在就要让她来给波特判死刑,她的确追崇黑魔王,却不及姐姐贝拉,尚有一丝良心还在。


    但是当纳西莎看见哈利波特真真倒在地上,嘴唇都已经开始发白时,瞳孔里除却一丝愧疚,就只剩下冷漠。


    “是的,黑魔王大人。”


    “很好...很好,哈利波特死在了我的手里,Harry Poter is Dead!”伏地魔大笑着,可怖的脸上没有一处五官不在诉说着他此刻的兴奋,而站在伏地魔身旁的贝拉则是奸笑,正刺激着纳西莎和德拉科的耳膜。


    哈利波特死了。

    那个传闻中的救世主,死了。


    纳西莎回到德拉科身边,牢牢地抓紧了自己儿子的手。


    哈利死了吗。

    是的,死了。


    真的吗,真的死了吗。


    当哈利再次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战火连天的霍格沃茨城堡,而是阴暗潮湿的牢房。哈利的头晕乎乎的,扶着墙壁强撑着身子直立起来,腹部的伤口让他根本没法好好的挺起腰板,他直接弓着身子慢慢朝牢门走去。


    他看见了噬魂怪正向他飘来,还看见了贝拉•克里特斯正躺在地板上大笑,就像个疯子一样。


     “哈利,主人很快就能救我们出去了。哈哈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摸到我的魔杖,钻心剜骨可是我的好把戏——我知道的,哈利,我知道的,我知道你有多恨凤凰社那群人。相信我,相信我,主人会将那些人全部消灭,从此世界只有纯血的巫师,而不是一群令人作呕的麻瓜和混血!”


    这个贝拉,和哈利想象中的不一样。哈利遇到的贝拉,疯疯癫癫,而且极度怨恨他,虽然眼前这个贝拉同样也像个精神病人,但和哈利讲话时的语气却那样亲近。


    这很难让哈利相信,他怀疑自己是被伏地魔阿瓦达后做的噩梦。梦中的他变成了食死徒,还被关进了阿兹卡班。


    哈利下意识地撩开袖子,手臂上只有一道能看得见痕迹的疤痕,那是...食死徒标记,似乎被某种手段给消除了。而额头上的闪电疤痕依然存在,甚至还在隐隐作痛。


    “你瞧,哈利,主人在呼唤你。”


    贝拉话音刚落,剧烈的疼痛感将哈利包围,又是五年级时那熟悉的感觉,伏地魔的意识遍布他的脑海,但这次,伏地魔却没有恐吓和警告他,而是用像蛇一样的语气。


     “哈利,我亲爱的孩子。我准许你逃亡,来吧,用你的魔杖,念出那道咒语。你的敌人,就在你的面前。”


    然而哈利还没来得及回应,伏地魔就非常利落的离开了,一点都不拖沓,和他以往的作风也不一样。


    如果这是梦,那未免也太真实了。


    于是,哈利抿抿嘴,一种极其疯狂的想法正让哈利咬紧后槽牙。


    他,是不是被关在了阿兹卡班?




     “你想让哈利波特重审?!根本不可能!詹姆,他可是用索命咒攻击你!我知道你很爱他,可是他根本不领情,你还记得当年他是怎么成为食死徒吗?13岁,13岁的他居然找到了伏地魔的魂器,交予伏地魔。并又自愿成为伏地魔的魂器之一——”小天狼星几乎是吼出声,他不是没有对自己的教子有过期望,相反的,在哈利幼年时期,他是那样的宠溺他,培养他,希望他能健康成长。


     可是到了哈利13岁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那个预言被哈利知晓了。他埋怨邓布利多为什么不告诉他,又怒吼詹姆和莉莉为什么一直把他当做工具。


     这个孩子被宠坏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当年伏地魔差点杀死他的父母,是伏地魔以彼得父母相逼,赤胆忠心咒才得以破解。莱姆斯深知小天狼星怀疑自己,不愿告诉他许多有关凤凰社内部的消息,于是请了邓布利多一起前往戈德里克山谷,让小天狼星消除怀疑。


    也就在那晚,詹姆差点死在了伏地魔的索命咒下,如果不是莱姆斯及时赶到的话。而彼得的父母还是被伏地魔残忍杀害,所以彼得之后自愿被关在阿兹卡班,以此赎罪。


    伏地魔带走了太多的人,也将太多无辜的人卷入战争,他们不希望哈利也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于是并不相信预言,将预言守的很死,伏地魔根本没有机会知晓预言。


    时间线的更换,虽然让霍格沃茨的大多数学生活下来,但是所他们承受代价更大。1991年入学的的大部分小巫师在伏地魔的无差别攻击下死于非命,麻瓜出身的学生情况尤为严重,于是很多麻瓜和混血巫师在二年级的蛇怪事件后都退学了。霍格沃茨不得不关闭,一直到现在。


   按理说,这些学生应该上五年级了。


    “但,大脚板...他是我的孩子,他成为食死徒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教育好他。他犯了滔天大错,我会将他牢牢地关在戈德里克山谷,而不是让他进入阿兹卡班...终生活在噬魂怪的折磨里。我不能,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哈利死去。”詹姆说着,眼眶逐渐变红。因为就连他这个父亲也不知道,哈利作为一名格兰芬多,是因为什么成为的食死徒。


    小天狼星有些动容,想要说出什么话来,最后出口的只剩下叹息。


    “在过几天吧,哈利应该能有法子获得重审资格,如果他在阿兹卡班乖乖的话。”


    可惜没有。

    因为哈利波特出逃了。



    他实在无法忍受贝拉那个疯婆娘,更无法忍受噬魂怪的亲吻。为了搞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哈利没有办法在原地待着不动,他至少还有自己的魔杖。


    伏地魔的意识再度侵入哈利的大脑,哈利开始反悔自己并没有练习好大脑封闭术,哈利宁愿死在战场上,也不愿在这种地方忍受伏地魔的侮辱。


    “你知道的,那条路,哈利...我最忠实的仆人,快回到我的身边吧——”是刺耳的嘶鸣声,哈利跪在地上,巨大的痛楚让他无法抑制的想起那段不属于他自己的记忆。


    亲吻黑色的袍子,被反射的绿光。

    食死徒标记,还冒着浓烈的黑烟。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哈利这样想着。

    我到底是谁?或者说,这具身体的主人究竟是谁?


    迎接他的只有痛苦,和无尽的欲望。


    当整个世界安静下来的时候,哈利正倒在阿兹卡班的铁门边上,他抓着铁门杆子站了起来。脑海中只有一副非常详尽的阿兹卡班地图,这不是属于他的记忆。


    太迷幻了,哈利根据脑中记忆用无声咒打开了阿兹卡班的牢门。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傲罗看守了,就连寥寥无几的几个侍卫也对他异常尊敬。


    难不成他被没有被伏地魔杀死?而是被他用夺魂咒控制了自己?不,不可能。哈利第一时间否定了这个想法,伏地魔不可能想要控制他,伏地魔只想杀了自己,亲手杀了自己。


   那个家伙不会允许自己留下他这个“污点。”


   顺着阴暗的过道和楼梯,哈利离开阿兹卡班几乎是畅通无阻,魔法部也许真的是一群废物,不然像哈利这样随随便便就能逃出去,那还关得住谁呢?


   “哈利——You are the chosen one.”


   贝拉的声音还萦绕耳畔,而哈利只想吐,他被伏地魔的入侵而变得神志不清。就像是肌肉记忆,不是他的脑子正控制着他的身体,而是他的身体正在扶着脑袋。


   至少在离开阿兹卡班前,哈利是一种灵魂出窍的状态。


    而这种状态在刚出阿兹卡班不久,就被凤凰社的人打破了。


    “哈利波特!你居然敢逃出阿兹卡班?!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愿乖乖屈服,是不是你那亲爱主人又给你发什么秘密信息了?哦,对,谁都知道你是伏地魔的魂器,你们的脑子连在一起,区区一个阿兹卡班怎么关得住你们!”是阿拉斯托•穆迪,为了转移哈利,而被食死徒用昏迷咒打下高空而死亡的凤凰社成员之一。


    更是哈利心中无比愧疚的人物之一。


    但此时的疯眼汉穆迪,却拿着魔杖指着哈利,哈利呆住了,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举起魔杖反击,就被穆迪的昏昏倒地给击中了。


    哈利倒在地上,丝毫不能动弹。


    “哈,我猜你的魔杖一定是坏了,要么就是你的脑子坏了,这样最好,我要把你带回凤凰社,在交由魔法部处理!”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穆迪突然就复活了,而且对他那样粗鲁,为什么伏地魔对他那么亲切,为什么贝拉要那样温柔地喊他的教名,为什么...为什么...?


    哈利开始怀疑自己其实已经死了,是被咒语击中后,做了一点都不真实的梦。




    凤凰社。


    太吵了,吵的哈利耳朵疼。


    这样的争执声哈利曾无数遍听到过,不管是在邓布利多的校长室,还是凤凰社的秘密基地,亦或者是魔法部的大厅。似乎哈利的整个人生都被这样的争执声穿过,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应该怎么做,而他向来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他总是被推着往前走,即使有罗恩和赫敏,他也觉得孤独和寂寞。


    谁都不知道,哈利波特有多恨救世主这个标签。


  

    “你不能把波特带回戈德里克山谷,你知道那有多危险!看看他吧!他前天刚杀死了一个无辜的麻瓜家庭,16岁——告诉我你16岁的时候会满脑子黑魔王,成为一个邪恶的食死徒吗?他已经不是你们那个可爱的小哈利了,从他一开始被分到斯莱特林的时候就能看出这些迹象。”


    疯眼汉穆迪用他的身躯牢牢地挡住了波特夫妇的视线,他不能给神秘人有一丝机会。


    “可哈利是我们的孩子,我仍然坚信他是因为夺魂咒——”


    “莉莉...够了。”说话的是小天狼星,他疲惫地抚住了自己的眼睛,喉咙里只发出了非常低的一句话。


    “是他把隆巴顿夫妇送进的圣芒戈,让纳威现在只有了奶奶。”


    众人都沉默了,尤其是詹姆,他的脸色极为难看。


    而在沉默中第一个开口的,是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孩。


   


    “嘿,我想我现在需要喝一杯水?”




   

shuchonghui

【观鸟笔记】逆风逆光中夜鹭迫降

2021-10-27,北外滩。下午,苏州河河口,空中一只夜鹭设法降落河闸,但当时东北风过于强劲,鸟儿使尽全力扇动翅膀,才缓缓落了下来。逆风中鸟速慢,逆光中羽毛轮廓清晰。做个记录。

【观鸟笔记】逆风逆光中夜鹭迫降

2021-10-27,北外滩。下午,苏州河河口,空中一只夜鹭设法降落河闸,但当时东北风过于强劲,鸟儿使尽全力扇动翅膀,才缓缓落了下来。逆风中鸟速慢,逆光中羽毛轮廓清晰。做个记录。

午安沐

《拯救handwriting第五天》

《拯救handwriting第五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