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逍遥散人

62万浏览    5099参与
sing今天有头发了吗

『如果散人说的都是真的』

【前情提要】​

※沙雕脑洞

※短向​,对话流

※一败涂地名场面+动物之森混合


(一)

这是一个适合玩游戏的晚上

​1017的各位在开黑吧互打招呼后各自准备了一下准备开始联机一败涂地

​虎之穴穿着新捏好的皮肤快乐的跌进场地

普通端端正正摆好了新买的miku联名的​电脑主机

小卢倒上满满一杯可乐严阵以待

店长...店长和七酱约会去了今天不在

那么

游戏开始了。


(二)

​四个小人掉进了平坦的空地

面前是难以攀爬触感光滑的楼梯

散人兴奋的叫出来:“害这个咱们之前玩过!用拽屁股的方式过!”

普通操纵着小人一言不发的来到散人面前

散人配合的抓住普通的屁股欢乐的...

【前情提要】​

※沙雕脑洞

※短向​,对话流

※一败涂地名场面+动物之森混合


(一)

这是一个适合玩游戏的晚上

​1017的各位在开黑吧互打招呼后各自准备了一下准备开始联机一败涂地

​虎之穴穿着新捏好的皮肤快乐的跌进场地

普通端端正正摆好了新买的miku联名的​电脑主机

小卢倒上满满一杯可乐严阵以待

店长...店长和七酱约会去了今天不在

那么

游戏开始了。


(二)

​四个小人掉进了平坦的空地

面前是难以攀爬触感光滑的楼梯

散人兴奋的叫出来:“害这个咱们之前玩过!用拽屁股的方式过!”

普通操纵着小人一言不发的来到散人面前

散人配合的抓住普通的屁股欢乐的被普通带上去

很容易的上到了顶端

散人看见旁边的虎之穴还在辛苦的爬楼梯

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

虎之穴你好像条狗哦!”​


(三)​

虎之穴刚想反驳

“嘭”​的一声让虎之穴眩晕了一下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

键盘上修长的手指不见了

只有一双圆滚滚粉嫩嫩的

狗爪子。

虎之穴:???​


(四)​

虎之穴表示第一次变狗还有点小紧张

于是

“汪汪汪!!”​我怎么变狗了!!!

其他人听到耳机里虎之穴传来的狗叫声不明觉厉

小卢甚至还问了一句“虎之穴你家什么时候养的狗?”​

虎之穴好气

可是他说不出话来

这双狗爪子让他无法像原来一样灵活的操纵小人

只能让小人一次又一次的扑空


(五)

做狗可太难了

虎之穴气愤的蹦了一下

四仰八叉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呲牙咧嘴翻不了身

变就变吧

还变了个短腿柯基

难搞


(六)​

“诶虎之穴怎么不说话啦??怎么挂机了??”​

散人适时的发出疑问

“不知道啊临时出事了吧咱们继续不管他了”​

虎之穴:???你们才是真的狗吧??

​虎虎委屈.jpg


(七)​

在普通第四次把散人的小人丢下地图后

散人忍无可忍的发出熟悉的怒吼

普通你还是人吗??!”​

普通刚想哈哈哈哈哈

“嘭”​

对不起

普通今天真的不是人

他是一颗葱


(八)​

普通难得的懵了

人生中变成葱的经历是真的没有过

平常再淡定这会儿也不会淡定了

他突然想到了虎之穴麦里的狗叫声

突然有些羡慕

起码虎之穴还能说话

(九)​

普通刚想打字告诉散人

但是作为一颗葱

他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

普通“咕噜咕噜”​从座位上滚了下来

正正好好掉在电脑桌下主机的旁边

跟主机上笑容灿烂的miku正好打个照面

大眼瞪小眼

​您说巧不巧

就是这么巧


(十)​

普通和虎之穴的小人已经好久没动了​

散人和卢儿感到奇怪

但是普通是主机他们没办法做出行动

何况两个人玩一败涂地有点太过凄凉

迫不得已换游戏

散人:“卢儿咱俩联机动物之森吧你来我岛上玩!”​


(十一)​

卢儿有些后悔答应散人一起玩动物森友会

早知道散人会说“小鲈(卢)鱼给我滚!

他就不该在散人无数次念出“这是鲈鱼,不是鱼露哦”​的时候

​爆发出字正腔圆的笑声


(十二)

谁能想到他真的变鲈鱼了

并且身体真的听话乖巧

空中720 º一个摇摆

精彩的滚进了可乐里

刚想冒出的对散人的嘲笑声被气泡塞进肚子里​


(十三)​

“奇怪,今晚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搞突然消失”​

散人自言自语​

在“逍遥惨人”​“养鸽人”的弹幕中尴尬的回岛

到了十二点开始扫雷

​因为今晚伙伴接二连三的沉默

散人的状态受到了干扰

把把失误

把把过年​

散人无奈的附和着:“大家过年好”​

大半夜的外面真的有人突然放起了鞭炮

​真是奇奇怪怪


(十四)

整整一天过去了

又是一个适合玩游戏的晚上

虎之穴在地上仰躺睡了一天

普通跟女神深情对视也没看出一朵花来

卢儿在快乐水里也没有感觉到快乐


(十五)

开黑吧里传来散人的声音

“有人吗?诶怎么都在麦上啊?诶你们咋不理我啊擀骂呢??”

虎普卢:“你个混蛋我倒是想说话啊!”

店长:“诶散人晚上好呀!今晚玩什么啊”

散人疑惑:“不知道啊,问问他们吧。他们人呢怎么都不说话?


(十六)

终于听到“人”这个字

三个人第一次因为一个字有了想哭的冲动


(十七)

狗狗变成了虎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躺了一天腰有点痛一时缓不过来

差点给大伙劈个叉


(十八)

卢儿“砰”的一下变回人型

小小的杯子装不下大大的卢儿

杯子裂开了

快乐水流了一桌子

电脑屏幕不甘心的闪烁了几下

黑了

卢儿:“……”

看到卢儿突然下线的其他人:“……”

得了,今晚也玩不了游戏了


(十九)

普通突然变了回去

庞大的身体在电脑桌下恢复

差点把主机和显示器都撞倒

普通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他火速爬了起来开始跟散人对线

“散人撒笔!”

散人莫名其妙一头雾水被骂

下意识回怼

普通撒笔!”

普通:“……哦豁”

普通•危


(二十)​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你永远不知道对面跟你玩游戏的

是人是狗是鱼还是葱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还有在电脑旁边不要放饮料​哦!!


——Fin.——​

残风、尘缘若梦

【散茄】茶韵

是熬了好几天用尽解数写出来的渣文。


是散茄。


这个散散有点渣,这个茄哥有点惨。


请勿上升真人!


我很菜,不要喷!


(1)

他是城中首富的独子,祖上庇佑,三代累积,到他这时便是数不尽的富贵荣华。


富家子弟多纨,更何况尚有父亲叔伯掌家,轮不到他费心劳力。于是青楼梦萦,小巷飘香,醉眼迷离,逍遥快活。


父亲并不阻止,只要他将来恪守本分,娶妻生子,继承家业,如今的玩乐也就算不得什么。年少风流,谁还没有些荒唐事?


他乐得自在,着实享受了一番。但百花尽尝,美景赏遍,再美的人儿也成了庸脂俗粉。


又一个露...

是熬了好几天用尽解数写出来的渣文。



是散茄。



这个散散有点渣,这个茄哥有点惨。



请勿上升真人!




我很菜,不要喷!






(1)

他是城中首富的独子,祖上庇佑,三代累积,到他这时便是数不尽的富贵荣华。



富家子弟多纨,更何况尚有父亲叔伯掌家,轮不到他费心劳力。于是青楼梦萦,小巷飘香,醉眼迷离,逍遥快活。



父亲并不阻止,只要他将来恪守本分,娶妻生子,继承家业,如今的玩乐也就算不得什么。年少风流,谁还没有些荒唐事?



他乐得自在,着实享受了一番。但百花尽尝,美景赏遍,再美的人儿也成了庸脂俗粉。



又一个露水清晨,从温柔乡中醒来,他朦朦胧胧掸去一身的脂粉味儿,迷糊着走出那烟花巷。



濛濛细雨从夜里便下个不停,地面上已是一片湿意,带着点特有的尘土气。



大概是起得太早了些,静悄悄的街上没什么路人,就连酒家客栈,也是紧紧闭着大门,一副酣眠的样子。



毫针般的雨丝虽不致撑起那油纸伞,却也刺刺痒痒,惹人心烦。



一眼瞧见街边那座小小的茶肆,似是有勤快的身影在抹桌扫地,他呼一口酒气,摇摇晃晃走了进去。



融融暖意,缕缕清香,靠在那简陋却干净的木椅上,竟是说不出的舒服惬意。耳边仿似有什么悦耳之音,他抬头欲看,眼皮却禁不住缓缓合在了一起。



这一觉睡得绵长而踏实,再次醒来,街上已是人来人往,雨意渐消。身上不知何时披上了一件棉衫,质地虽不精致,却也柔软舒适。



“公子醒了?”


清软嗓音唤醒了临睡前的记忆,他看着眼前这个奉茶小侍,微微眯起了眼眸。



“公子方才进来便伏在桌上一动不动,惹得我和爹爹好一阵吓……”那小侍抿起嘴唇,唇角自然微弯,“我壮着胆子上前探了探,方知公子只是睡着而已……”



他越过那小侍的肩膀望去,果然看到一慈祥老者正立在柜台前收拾茶包,见自己正在看他,便憨厚一笑。回报以一个礼节的笑容,他把目光重新投回到这小侍身上。



“这棉衫……你帮我披上的?”


“早上湿气重,公子又沐雨而来……”那小侍腼腆地笑笑,“公子莫要嫌弃才好……”


“怎会?”他勾起一个微笑,“睡得这样久,竟有些渴了,上壶雀舌罢……”


时至晌午,这茶肆的生意仍是清淡得可怜,几只木桌木椅,泥瓦石墙,纵是普通人家,却也不肯跨进一步。



只不过茶却是出奇地好,汤色金黄清亮,香气清鲜高长,滋味醇厚,细品之下,又带着一丝回甘。


见他品完一杯,纤细白皙的手指握住茶壶,轻盈而专注地将茶水再次注入小杯,嫋嫋水气里,隐约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好茶。”他凝视着那飘散的香气,低声笑道。雨雾不过几日便消失不见,天气依然一片晴好。满园繁花,草木葱郁。斜倚在自家园子的藤椅上,他拿起紫砂小杯吹散热气,轻啜一口。


跪在地上的老者瑟瑟发抖,早已老泪纵横。


他轻叹一声,示意下人扶他起来。“让你坐却偏又不肯,在这里跪著作什么呢……”


老者仍旧跪地不起,却是泣不成声:“小人老来得子,内子也已不在人世,辛辛苦苦将小儿拉扯成人,如今唯有父子二人相依为命……还请公子大发慈悲,放过小儿罢……”


他眉心微蹙,随即轻笑道:“老伯言重了。说到底这也是美事一桩,怎叫你说得如此不堪。你拿了这一百两银子回乡,种田也好做个小买卖也好,总好过在这里挨穷受冻……至于令郎,本公子自会将他照顾得好好的,你放心便是了……”


他见那老者浑身一颤,像是又要说什么,便收敛起笑容,冷冷地道:“自古有句话,所谓‘敬酒不吃吃罚酒’,便是形容某些人的……你可要考虑清楚些。”


老者呆了半晌,忽地给他连磕几个响头,便默默拿起那包银子走了出去。


他得意地笑笑,放下茶杯,不等天黑便匆匆走向后院的厢房。


他家里倒是养着几名貌美的小倌,只不过都是出身青楼,柔媚有余而清秀不足。眼下这个虽谈不上艳丽,却也别有一番青涩滋味。


饮腻了美酒佳酿,这杯清茶出现得正是时候。


推开房门,里面的人受惊一般抬起头,看清是他,慢慢又把头低下去。


他关上门,笑着走近床边,轻轻捏住那小巧的下巴让他仰起脸来。当日茶肆的灵动羞涩却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惊惶与怯意。


轻柔地在那柔软的唇上吻了一记,他低笑:“我会好好待你……”


层层幔帐飘然散下,如同少年那乌瀑般的青丝,重重漫漫,缠缠绕绕。



(2)

一觉醒来已是暮色四合,屋中不知何时点起了琉璃盏,盈盈跳跃的火苗,映得怀中之人面上光彩明灭。


少年光裸的身子蜷缩在一起,微颤的睫毛却泄漏了不曾入睡的秘密。


他笑着伸手,抚摸那滑腻细致的后背,手心下微凉的肌肤果然漾起一阵颤栗。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却仍是不敢睁开眼睛,被吮得红润的唇紧紧抿在一起,仿佛蚌壳般难以撬开。


“罢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听的名字,只怕是‘小五’‘小六’之类的罢……”手指掠过小扇似的睫毛,他玩味地看着那双眼眸无助地颤抖,“跟着我,以后你就叫‘阿茄’好了……知道怎么写么?”


他笑着用手指在少年的背上轻划,最后,竟又滑到了那私密处。少年紧闭着眼睛,两颊却绯红起来。于是趁势将他搂进怀里,又是一番颠鸾倒凤,春光旖旎。


他原道自己只图新鲜,不出几日便会腻了。却不料一月过去,夜夜竟只想着这少年。想来是这杯茶还要喝得久一点,方能去掉之前的腻味罢。


只是这肌肤相亲之事做得多了,少年却仍旧没能脱了那一身稚气。换个姿势便羞得不行,反应更是生涩到了极点。


他却不知怎的越发爱上了这等欲拒还迎,定要缠着他做个尽兴方肯罢休。


少年对他初始尚有些怯意,时间一长,又是日日亲密,终于还是安定了下来。闲来会在后院走走,侍花弄草,只不过不知是安心多些,还是死心多些。


他看少年这等心性,只怕要让其他小倌欺负了去,便单独给他辟出一座小院,下指令道唯独自己和心腹小厮方能进去。


如此这般,才总算放下心来。


这样过了几月,父亲便开始教他插手家中生意。那堆积如山的账本,遍布城中的绸缎庄,钱庄,样样弄得他焦头烂额。


忙过一阵总算舒口气,头一件事便是到那独院中去。


前一日刚落过一场瑞雪,此时积了厚厚的一层雪白,踏上去咯吱作响。看着那一片洁白只有自己的足印,他微笑着跨过那道石拱门。


一缕久违的香气伴随着腊梅的清幽飘渺而至,少年静静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竟只穿了一件厚棉衫,面前小杯嫋嫋飘香。


“天这么冷,怎么不多添件衣裳……”轻轻握住少年冰冷的手,他笑着凑到他耳边,“想我了没有?”


少年面上一红,却也不敢瞧他似的,只是垂着眼睛,望着那两双交握在一起的手。


他心知少年面皮薄,也不忍取笑,便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笑道:“贡熙?”


少年这才抬起头,眼睛倏然一亮,露出点惊喜的表情。


“看不出一个茶肆小侍,竟也精通茶道,看起来……还喜欢得紧。”他笑着将那少年抱进怀中,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你倒是说说,喜欢我多,还是茶多?”


少年抿住嘴唇,犹疑地紧紧盯着他,像是生怕说错一个字。


他故意皱了皱眉头,装作就要发怒的样子,声音也沉下去,“还用得着考虑这么久?”


少年的眼圈登时变红,两片薄唇张了又张,这才怯生生说出“公子”二字。


“什么公子?”


“……喜欢……公子。”被逼迫的少年眼眸中水光荡漾,连带着嘴唇也红润了几分。


他情不自禁吻下去,边吻边抱起那纤瘦的身子进入房中。几下便将少年的衣物除去,他满含笑意抹去他眼角的泪珠。“那就让公子来好好奖励你……”


身躯交缠,温情无限。明明已进入最深,结合得最紧,却仍觉怎么都不够。一场欢好,少年早已倦得昏昏欲睡,他又硬教他念了几十句“喜欢”,方才不舍地收手。


第二日一早,他便纵有再多不愿,却也不得不去学着打理家中的生意。人在绸缎庄清点着货品,心却不知飘到了那儿去。


想了又想,还是差人买了件水貂裘衣送回去。原本就那样单薄的人,可是要多穿些才不会着凉呢。


再踏进小院,少年却还是如从前般打扮,他不禁有些不悦,“怎么不穿我给你的那件裘衣?”


少年摇摇头,轻声道:“太贵重了,我配不起……”


他气恼顿消,叹口气把他拉进怀里,“既是公子赏你的,你收着便好,若是不要,反倒要教我生气了……”想想又笑道:“有什么配不起的,只不过一张皮子而已,我的阿茄连公子我都配得起呢……”


一直沉默的少年此时却突然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他,柔润眼波直看到他心里去。他心里一暖,凑上前去轻轻磨蹭他的唇瓣,又笑道:“瞧瞧我还给你带了什么……”


说着从背后拿出一套茶室四宝,塞进少年怀里。


他原以为少年纵使不喜笑颜开,也会满心欢喜,运气好的话没准儿还会羞涩地主动一回。却不料少年接过去,许久都没有作声。


“不合心意?”


忐忑地问了一句,他轻轻扳过少年的脸庞。少年却慌忙垂下眼睛,微微抿起嘴唇,“多谢公子。”


虽不像自己想像的那般,却也看不出什么不妥。他笑着抚摸少年的长发,少年却缓缓伏在他腿上,乖巧又惹人怜爱。


他时常在想少年心中到底在想什么,却始终猜度不透。但对自己,总是有了些不同的。


打理生意疲累至极,但每逢去少年那里,却总是有一壶清茶备着,让他得以舒缓。有时是雨花,有时是玉露。


他时而也会歉疚,这个家中少年只识得自己,可若是生意忙起来,竟是数日不能相见。那些日子,他都在做什么呢?


自己像是将他幽禁在那方小小的天地里,与世隔绝。


于是他便告诉少年,倘若闲着无聊,出门逛逛也未尝不可。他不担心他会逃走,却想不透其中的原因。


少年轻声应承着,却并没有出门几次,仿似外面的一切,并不怎么吸引。


好在少年也并未消沈,有几次他悄悄去探,却被发现。少年惊惶着将什么藏了起来,红着脸任他怎样追问也不肯拿出。


他没有深究,反正什么也比不上他的阿茄明艳动人。


转过年去,他已及弱冠,也称得上俊美飘逸,文采风流。


父亲不出意料地给他说了门亲事,同城赵员外之女,说是贤良淑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他心中虽有不愿,却也知无法违抗。被宠爱纵容这么些年,也是时候收心养性,家中产业早晚是要递到自己手里,总不能贪图一时之乐,却断了香火。


再者,只不过是娶妻而已,又没说定要他夜夜守在妻子旁边,哪个公子哥儿家中没个三妻四妾,伶人小倌?


话虽如此,可见着少年,每每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3)

屋子里煨着暖炉,他靠在床头,手指无意识地把弄着少年一缕乌亮的长发,圈上几圈,重又松开。


如此不知多久,一直安静的少年却突然开口,“……公子是要成亲了罢……”


他愣了愣,含糊地‘唔’了一声。


见少年又没了动静,他忙补充道:“我还是会如从前般待你的……”


少年缓缓转过头,澄澈的眸子里是柔润的光,轻声道:“我晓得。”


心头大石落地,他松口气,却又懊恼少年答应得太快了些。既盼着他别太介意,又不愿他毫不在乎。


不久灯笼高挂,红烛摇曳,满园喜庆中,娇俏的新娘款款而至。心不在焉拜完天地,敬完亲友,喧闹筵席总算散去。


酒意微醺,他隐约想起一年前的那个清晨,自己也是这样摇晃着踏入那个小小的茶肆,从此便是一场美梦。


瞥一眼洞房,脚步却自顾自地向那小院走去。


冰雪已消,春寒却是陡峭。清冷的小院里,像是主人已经睡着般漆黑一片,不见一丝灯火。他静静在院门处站了一会儿,待身体凉透,终是转身离去。


人人都羡慕他娶得如花美眷,啧啧赞叹,可他却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不错,娇妻美艳秀丽,知书达理,诗词歌赋无一不晓,琴艺画艺更是不凡。


但他心心念念的,却仍是那一壶清茶。


成亲之后,父亲对他似乎也放心了许多,偶尔竟会赞他两句,交给他打理的生意渐渐繁多起来。


日间繁忙,夜晚他却仍是抽闲悄悄溜进独院,撒娇似的对着少年抱怨诉苦。而少年却总是微笑着给他泡上一壶新茶,细劝慰:“老爷这是看重公子呢……”



清鲜甘醇的洞庭碧螺,香气嫋嫋,纵使出得院中,仍随袖飘舞,萦绕不绝。



一年之后,一片欢笑声中,他的长子呱呱坠地。看着怀里那胖胖小小的人儿,眉眼竟像极了自己,他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他兴奋地和少年诉说着,说起那莲藕般的雪臂,粉嫩的脸颊,处处洋溢着初为人父的欣悦。


少年含笑听着,却不多说什么。


渐渐的,他留在妻儿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而那座独院,也慢慢冷清下来。


接下来,父亲病逝,家中的生意全盘落在了他的肩上。此时方知,之前自己打理的那些不过是九牛一毛,眼下这整个家,整套生意,才是他真正的重担。


如何安抚那些叔伯表兄,姨娘姐妹,如何稳住那些奸商官吏,事无巨遗,却都要靠他一人。


想要享受弄儿之乐尚且都没有空闲,更不要说那等风花雪月之事。


只是在夜深疲累之时,往往却开始想念那种沁人心脾的清香。想像着若是少年此时出现在自己身边,侍茶研墨,笑意传神,便是何等惬意快活。


可若是那样,家中却必然不会如现如今般安静平和。禁脔小倌,似是永远都只能呆在见不得天日的地方。


春去秋来,如此又是几年。生意总算安排妥当,愈加红火起来。家中也是一片和美,妻贤子孝,其乐融融。


年纪愈长,对那些贪玩享乐便愈是淡了些。后院的小倌大都已被遣散,每人分得一百两银子,拿了卖身契,从此便不再是奴身。


“独院的那位呢?”下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怔了一怔,沉思半晌,缓缓开口,“先留着罢。”


这一留,便又是不知多少日子。


他知道,自己还是想要见到那个人的。只是,长久的疏离,却失去了相见的勇气。


可终究,他还是站在了那青灰的石拱门下。


石垣泥墙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残缺,干枯的藤叶挂在上面,像是风一吹便要化作一堆粉末。


自己……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他不敢自问。


枯草昏黄,满园残叶。瑟瑟秋风中,身着灰衣之人背对着他静静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数刻过去,竟是一分一毫也不曾动过。


又是一阵凉风吹过,那人却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像是要把那单薄的身躯震碎。


他心中一揪,不由得踏前一步。


枯枝发出断裂的响声,眼看着那人就要转过头来。


一种莫名的惊惧忽然占据了内心,他慌忙转身,匆匆离去,心里却还在忐忑思索不知那人是否发现了自己。


他还是怕。


他怕见到那幽怨的眼神,怕见到那消逝的红颜。


于是再也没有靠近那里一步。


他又娶了一房小妾。如同那些富翁商贾一样。不是出于喜欢,只是就那么娶了。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心境?他不知道,或许,是不记得。


他觉得自己已经淡忘了许多事,真的,全然忘记。


最小的儿子就要满月,为这严寒冬日里平添了一分喜庆。看着下人丫鬟们热热闹闹张灯结彩,他发觉自己平静太久的心却没有丝毫的欣然。


随意地在院中踱步,却走到了一片阴冷偏僻之地。也正是因为如此,地面的雪才洁白得不曾被践踏过,纯净而自然。


两个下人一前一后抬着什么走过来,见到他之后愣了愣,随即低下头:“老爷。”


他点点头,看看两人手中捆成一团的草席,随口问道:“抬的什么东西?”


两个下人对望了一眼,犹豫着半天没有开口。


他却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定定地看着那卷草席,手指开始微微颤抖。


“抬下去罢……”


他听到自己无力的声音说。


跌跌撞撞从那片阴暗中走出,阳光猛地照射过来。他站定深吸一口气,想要确认什么一样,一步一步向那座独院走去。


他盼望着一踏进那座院门,便能见到那个人坐在石凳上的身影。


只是院子里空荡荡的,枯树上一片叶子都不剩,惟有雪地里两排凌乱的脚印告诉他,这里曾经有人来过。


在屋前不知伫立了多久,他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推开那已经有些破败的门。


随着“吱呀”一声,他摸索着走了进去。


里面的摆设早已不像当年那样光鲜,每一样东西都蒙上了岁月的陈旧。琉璃盏磕破了一个口,又被人小心地粘起来。床上的层层幔帐依旧完好,只不过清雅的颜色却已是一片灰暗。


他终于按捺不住,一把将那些纱纺扯开,空无一人的床上,一滩干涸的血迹却是那样触目惊心。


他伸手去碰,却又被蜇到一样迅速缩回,连连后退几步,跌落在书桌旁的椅子上。



人呢?这座屋子里的人呢?



那个充满怯意,又温柔宁和的少年到哪里去了?



身边飘来悠悠茶香,他惊喜地起身,四下寻找。茶香还在,那个人一定没事,没事的。


一眼看到桌子上那套茶室四宝,他猛地怔住,然后缓缓俯身。茶香,正是从中散发而出,只不过这些安静的茶具,是凉的。


要多少次的浸泡,才能让原本无味无情的器具,自然地发出原本不属于它的气息?他忽然想起,从前那某些未曾告知却偷溜过来的夜晚,不论何时,静候自己的,总有这样一壶清茶。


他发疯一样在房中乱翻,床上床下,衣橱书柜,藏得人的,藏不得的,却统统都不肯放过。


他忽然顿住,恍惚地看着那个被打开的木箱。犹记得,那时少年便是惊慌着将什么塞入这个箱中的,任自己怎样央求也不肯打开。


腿再也支撑不住,他缓缓跪坐在地上,抓起那摞小心存放的宣纸。每一张上,都只有两个一笔一划写得认真的字。


阿茄。


那是他为他取的名字,在他们初次欢好之时,他笑着在他光洁的背上划下。


他似乎可以透过这些纸张看到,无数个孤寂的夜晚,那个少年在昏暗的烛火下,一直一直地写着。


这一篇写得不好,少年皱起眉头,轻轻撕掉。那一篇极是漂亮呢,少年的唇角弯起,仔细将这张收好。


胸口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紧紧攥着的那些宣纸,最上面的几张,竟有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总以为那个人并不在意自己,总以为那个人只不过是被迫地容忍和接纳,却未曾体察过,那一丝一毫细致的,羞涩隐藏在茶中字中的真心。


自己逼走了他的父亲,成为了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却又狠心地,将他一点一点抛弃。那个落叶颓残之日,他一定看到了自己罢?看到自己如何仓皇转身,如何背弃逃离……


而自己,是否又知道在转身之后的,那黯然的鲜血的痕迹?


“阿茄……”他低声叫着他的名字。


空荡而清冷的屋中,没有一丝回应。


“你出来罢……公子找不到你了……”他漾起一个微笑,柔声对着那片空旷唤道。


唯有屋外的风声呼啸,如泣如诉,哀怨不绝。


府里新来的下人们都很是奇怪。


这家的老爷尚未至那不惑之年,却不知为何突然不管不顾将生意交给了刚刚成年的大少爷,自己却窝到府里那个偏僻的独院中住。


谁都知道那里又旧又破,据说还死过个人,可老爷却一点都不顾忌,似乎还开心得紧。


他们常听见老爷在那个小屋里似是喃喃自语,不断地说着,“好茶,真香呢……”


间或又会痴痴地叫一个人的名字,“阿茄,阿茄……”


可下人们进去收拾,却发现所谓的好茶不过是一些陈年的渣滓,而茶具也早已痕渍斑斑。


来得早又知情的下人悄悄告诉说,那个死去的人,是老爷的爱人。只不过被遗忘在这里许多年,直至死去。


那些年里,那个人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全都用来买上等的茶叶,夜夜泡上一壶好茶,只是怕哪天老爷突然过来,没有新鲜的茶叶招待。


如此这么许多年,多余的便风干,积淀,成滓。


如同那个人,那份情,那段缘。










啊,我真的好菜!


 

刀疤星的健康大礼包

真就鲈鱼呗!


太可爱啦摸了摸了(x)

真就鲈鱼呗!


太可爱啦摸了摸了(x)

落斑掉了一个斑斑

摸摸鱼


期待了好久的动森!!!!


p1的雨披散只是我想看而已动森里貌似没有这样的衣服x


摸摸鱼


期待了好久的动森!!!!



p1的雨披散只是我想看而已动森里貌似没有这样的衣服x


野猪心灵电台_

了阴阳怪气+优散


第一次捏虽然不咋地但如果有觉着还行的抱走留评论(哪怕不抱也说一下,没有直接自闭了兄弟)


了阴阳怪气+优散


第一次捏虽然不咋地但如果有觉着还行的抱走留评论(哪怕不抱也说一下,没有直接自闭了兄弟)




风晔

【普散】两个傻子怎么谈恋爱

两个撒子绝赞处对象中。

小甜饼,ooc。

明天开学,白嫖开始👌

OK?


所有人都不知道,逍遥散人和普通人在一起了。

谈不上什么日久生情,更谈不上什么见色起意,大概就是在某一瞬间突然出现的一种如同圣光一般的直觉,他们一起旅游的时候恰巧知道了对方的心意,随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回头想一想,倒也真是幸运。天下有情人不少,能有缘分在一起的不多,况且是他们这种情况,任谁想一想都是几乎不可能的。可是奇迹就是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但不论是对逍遥散人来说,还是对普通人来说,谈恋爱都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初体验,尤其是跟男的、活的谈。

他们都没啥经验,说是两眼一抹黑也不为过。头一次谈恋爱没在galgame...

两个撒子绝赞处对象中。

小甜饼,ooc。

明天开学,白嫖开始👌

OK?


所有人都不知道,逍遥散人和普通人在一起了。

谈不上什么日久生情,更谈不上什么见色起意,大概就是在某一瞬间突然出现的一种如同圣光一般的直觉,他们一起旅游的时候恰巧知道了对方的心意,随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回头想一想,倒也真是幸运。天下有情人不少,能有缘分在一起的不多,况且是他们这种情况,任谁想一想都是几乎不可能的。可是奇迹就是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但不论是对逍遥散人来说,还是对普通人来说,谈恋爱都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初体验,尤其是跟男的、活的谈。

他们都没啥经验,说是两眼一抹黑也不为过。头一次谈恋爱没在galgame里,说什么做什么都完得靠自己脑瓜子想,还真有点不适应。

散人觉得,普通和他处了对象之后好像和之前也没啥变化,照样该怼就怼,该皮就皮。他们亲密接触的时间也没有太多,各自都有工作要忙,见一面时还要不拌两句嘴属实是难事。许多时候,散人都没有自己是在处对象的实感。当年大吼大叫着“我要对象”时,万万没想到真谈起恋爱来既不是花前月下也不是秉烛夜谈,而是天天数着对面掉了几根头发。这又是哪个对爱情抱着甜蜜幻想的纯情少男能想到的呢?

这不对啊,散人想。谈恋爱不应该是甜言蜜语地说废话,卿卿我我,吃点飞醋,整天整天腻在一起电锯都锯不开的吗?怎么他和普通就没有这些?

脑瓜里灵光一闪,逍遥散人忽然觉得自己需要承担起这个让他们的爱情“死灰复燃”的使命。他在心里默默地嘲笑着普通:叫你不好好跟我谈情说爱,最终能来承担这个爱情的护花使者责任的,还得是我呀!

散人总是起得比较早的那一个,他得去遛乐乐顺带散两圈步,再和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们挨个打声招呼。等他买完菜回来,普通多半才悠悠转醒,在床上仰躺着,睡眼朦胧地刷着初音的新视觉图。要不就是在打永无止境的音游,看见他回来了也啥也不说,在床上能玩到十一二点才起。

这个地方就有待改进。

散人时常刷刷微博,看看热门话题,其中有不少就是来虐狗的。

“和伴侣之间有什么甜蜜的日常互动?”

散人一层一层看下去,虽然自己并不是单身,还是被狠狠虐了一把,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不由得又怨起普通来。

经过专业回答的提点,散人察觉到早安吻是个增进情侣间亲密度的好方法。至于某些楼层里早上一醒啥也不管先来一炮这样的发言,在他看来就纯属扯淡了。这样谁做午饭啊?腰受不了吧。

散人决定从早安吻做起。

他照常比普通早些醒来。普通睡在他旁边时,面目不像平常那么可憎,甚至还有些柔和,散人忽然觉得岁月静好,他往旁边蹭了蹭,蹭到普通怀里,望着普通微微侧向他这里的睡脸,自己的脸颊倏地发了烫。

不行,不能被羞耻禁锢住向前的脚步,他可是枕正的男人。

他爬起来,动作轻柔地拉近距离,两个人温暖的鼻息喷洒在各处,他俯下身去,感觉自己像个要吻醒公主的王子。

双唇相接,柔软的触感让散人浑身发烫,他纠结着要不要伸舌头的时候,底下的人忽然有反应了。普通的眼睑动了动,被他亲醒了。散人余光扫见普通醒了,下意识地立刻拉远了距离,奈何他自己钻进了普通怀里,想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直接被一把拉了回去。

“你偷亲我。”普通揉了揉眼睛。

散人没得反驳,他确实在偷亲他:“我……我还不是想拉近一下我们的距离嘛。”

“这还不够近?是不是非得负距离你才满意呀?”普通顺势把散人往怀里带了一把,散人一个重心不稳,趴在普通身上。

“这叫早安吻,早安吻你都不懂?”散人准备嘲笑一波普通。

普通笑着捏捏他的脸:“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早安吻得两个人都醒了才算。早上偷偷亲我算是哪门子的早安吻?我猜猜啊,肯定是有个傻子上网到处查这些东西,查到一半就急急忙忙跑来实践了吧?”

散人气结。

“你还不领情!我算是看透你了,你这人就见不得别人对你好,那我不要对你好了,我……你干嘛!”

普通一翻身把他压在底下,堵上了那张喋喋不休往外蹦字儿的嘴。散人一腔没发出来的气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普通吻他吻得格外深,口腔内壁尽扫过一遍,比他要高超得多的吻技酥得他腰软,就在这时候,普通还有意无意地轻轻捏了一把他的腰,散人一个激灵,直接瘫软在床上,唇角泄露出一声嘤咛。

过了许久之后普通才放开他,说:“你想要的是不是这个?”随后凑近他耳边,声音低沉好听,“早上好。”

散人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哪里还遭得住这一下。他压根没怎么见过这样的普通,每一次普通都这样来压迫他的时候,他基本都没什么还手之力,只能任由自己陷进去。

普通有时也真是犯规,明明哪里都讨厌,可就是讨厌不起来他。自己也真是傻,栽在这个讨厌鬼手里。

但他被这样的普通酥得浑身发热,也不是假的。

普通轻笑了一声,似乎在打量欣赏着他的表情,散人不敢与他对上视线,脸通红着看向一旁,接着就听到普通在他耳边,继续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快去买菜去。”



散人觉得自己傻了,竟然有那么一瞬间,不,几秒钟,还是几分钟,觉得普通是个人,简直大错特错。

他一言不发地起身套上衣服,穿上鞋子,回头看了普通一眼。普通一脸纯良地窝在被子里望着他要去买菜的背影,心中肯定又在幸灾乐祸。

散人心生一计,忽地转过身,扑向被子里的普通,一把抱住了他。饶是普通,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袭击,也未必能坐怀不乱。

果然,他都语无伦次了。“你你干啥?……”

散人偏过头,在他脸上啄了一口,随后起身,高高兴兴,头也不回地出了卧室。普通愣在他后面,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散人心里乐开了花,以至于边收拾东西出门边控制不住脸上的笑意。这才是他想要的,他就是要普通尝尝他的厉害。看普通那个样子,他也真有这一天啊。表面上干啥都不脸红,等自己一发力还不是得乖乖投降?果然他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

散人拿着钥匙刚准备踏出门,忽地背后传来了卧室门被关上的响声。他回头一看,普通竟然趁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套好了外衣,耳机也没忘记套在脖子上。

普通若无其事地走过来,若无其事地扯过他的一只手攥在手心里。

散人半只脚踏在门外,回头看着普通,忘记了下一步的动作。

“愣着干啥?”普通似乎很疑惑地问他。

“你出来干嘛?”

“不是要买菜吗?走啊,我和你一起。”普通顺理成章地说。

散人淡淡地“哦”了一声,温度从相握的手那儿传递上来,将脸颊染上红晕。

“怎么了?”普通替他把门锁好。

“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天气挺好的。”散人看着洒落在面前的阳光,随口扯着。

“是吗?这几天不天天这样吗。”

“今天不一样。”

普通笑了笑,一如既往地嘲讽道:“哪儿不一样?是不是你头发又少了,头皮感光面积增大了,导致对太阳光的感觉变敏锐了?”

散人少见地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牵着他的手走进了阳光下,回头浅浅望着他,这时候才笑了出来,回答道:“我哪儿知道啊。”



Lemon.G🍋
爽啦,睡觉! 散老师太可爱了呜...

爽啦,睡觉!

散老师太可爱了呜呜呜这两天玩动森的散老师可爱出新高度(胡言乱语

爽啦,睡觉!

散老师太可爱了呜呜呜这两天玩动森的散老师可爱出新高度(胡言乱语

A_BINGGGGGG
提问箱抢位点图 这次没抢到下次...

提问箱抢位点图

这次没抢到下次还有机会!

前年的第一弹(草

提问箱抢位点图

这次没抢到下次还有机会!

前年的第一弹(草

轻叹笙歌__

有好几天没看老福特了,随便发发叭(也就第一张还能看点了

有好几天没看老福特了,随便发发叭(也就第一张还能看点了

今天小蓝也要早睡
逍遥散人盒蛋—— (一组快乐的...

逍遥散人盒蛋——

(一组快乐的动作练习)

逍遥散人盒蛋——

(一组快乐的动作练习)

困了累了 多喝热水

随便写着玩玩~

p9是茄哥

p10俺自设

随便写着玩玩~

p9是茄哥

p10俺自设

一只大白鹅

妄图捏全员的我太天真了,找不到miku发色,反复撞形象所以,对不起了甜食姥爷。ooc抱歉

妄图捏全员的我太天真了,找不到miku发色,反复撞形象所以,对不起了甜食姥爷。ooc抱歉

就是流苏呀
是动森!! 昨晚散散连续抓到飞...

是动森!!

昨晚散散连续抓到飞蛾非常委屈

给他画个蝴蝶!!!!假装捉到了!!


这次拉黑之后画面就好灰xxx我反省

是动森!!

昨晚散散连续抓到飞蛾非常委屈

给他画个蝴蝶!!!!假装捉到了!!



这次拉黑之后画面就好灰xxx我反省

风音
QUQ 我可以求求鼓励吗呜呜...

QUQ

我可以求求鼓励吗呜呜

散人干不死!

散散太可爱了

QUQ

我可以求求鼓励吗呜呜

散人干不死!

散散太可爱了

希望救赎者💤

好水好水

半小时的小成果ww

散人干不死!!!

好水好水

半小时的小成果ww

散人干不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