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逍遥散人

258.8万浏览    11556参与
山灰山灰

【从他倒下的那一刻开始】肆

哈哈哈哈哈妹想到吧,时隔一年,我又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的像个傻子


严重ooc警告!

瞎写的写着玩的不要喷呜呜呜呜(求生欲

涉及普散 陆e k恒注意避雷

是有点悬疑类 科幻?我也不知道呜呜呜

内含精神病元素 不是专业的 瞎写的(dbq

前三篇在这里:

   

(可能都没人看了,我单纯为了填坑自己写的)


————————————————————————


案发当天。

陆夫人和普通商量好了要以枪击案的形式结束这一切。新病区拐角的一个房间是此...

哈哈哈哈哈妹想到吧,时隔一年,我又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的像个傻子


严重ooc警告!

瞎写的写着玩的不要喷呜呜呜呜(求生欲

涉及普散 陆e k恒注意避雷

是有点悬疑类 科幻?我也不知道呜呜呜

内含精神病元素 不是专业的 瞎写的(dbq

前三篇在这里:

   

(可能都没人看了,我单纯为了填坑自己写的)






————————————————————————




案发当天。

陆夫人和普通商量好了要以枪击案的形式结束这一切。新病区拐角的一个房间是此次案件的实施地点。

当天上午,老e还来精神病院找过夫人,但陆夫人什么也没跟他说,只是透露了最近有个大项目,比较忙。他们闲聊了两句就散了。

当天晚上10点左右,两人实施计划。他们将活动房的靠近右侧窗户的床搬走,为活动留下更大的空间。在他们的预想中,是夫人用装了假子弹的枪在活动房里当着何书恒的面射击普通。普通弄破假血包,伪装“kb”被枪杀而亡。但事情究竟有没有按照预想的进行,这就不清楚了。

枪是真的,子弹是假的,这个夫人能够保证,因为他当天早上确认过枪,并从上午一直到计划开始前都贴身保管着这把枪。

而为了保证不惊动外围,他们选择的房间还是隔音最好的一个。所以除了这三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计划,甚至散人也不知道。

停笔,老e抬头,望向已经有些疲惫的夫人。他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这不得知,但暂且当做实话吧。

“那在普通倒下后,你干什么去了?”

“何书恒昏了过去,我就把他抱回隔壁他房间的床上,把枪放在了桌上。正好前院有事找我,我就先去了。”

“普通你没管?”

“没管,我觉得他能料理好这一切的。”

老e挑了挑眉毛,长舒一口气,又用手揉了揉眉心。

就现在已知的资料可知,普通死亡地点应该是活动室,毕竟地上没有任何拖动的痕迹。死亡是枪杀,这个是验过尸的。而死亡时间大概是当天10点30分到散人打来电话12点10分。而散人打来电话时他已经快到医院了,去掉路程时间可以估计是在12点整之前。

那么在这段时间作案的最大嫌疑人只有三个,陆夫人,何书恒和散人。从走廊安装的监控来看,陆夫人确实是在10点36分左右,也就是普通假死后的时间离开的新病区,而且再也没回来过。那么他唯一的作案机会就是在为何书恒“做戏”时,用真子弹杀死普通。可现场提交的证据中,没有发现真子弹。不知道这是他的掩盖,又或者这件事与他无关。

最关键的一点是,如果他真的是凶手,他的动机是什么呢?又是何时产生的呢?他在谈论到普通的时候眼神稍微有些逃避。他是否在隐藏着什么?

“看来得把散人叫过来好好问问了。”

夜晚黑的看不到一颗星星。散人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着,头发有些凌乱。白发警官坐在他对面写着些什么。屋子里很寂静,只能听到笔尖在纸上滑动的沙沙声。

他似乎在想着些什么,望着墙上的钟表发呆。

外面忽然嘈杂一片,惊地两人同时向门口望去。玻璃映照出一个个匆忙的人影,似乎是出事了。却是比警官快一步,散人先冲出了房间。

“何书恒拿着刀跑到桥上去了!”

“什么?!”

散人愣在门口,还没反应过来,甚至连身上大衣口袋中某件很重要的东西掉出去了都不知道。

纸条缓缓从空中飘下,在落地前,被白发警官捡起。

他盯着纸条看了许久,皱起了眉。

“你过来,何书恒的事与你无关。”

散人被声音唤回,转过头来。看到纸条的那一刻,他瞳孔微缩,似乎是下意识,他伸手向前抢去。白发警官急忙后退两步,保护好这新的证物。

散人扑了个空。

他的眼中带了几分怒色,在疲惫与悲伤的双重打击之下,却是比先前见到夫人更激动了些。

“给我!”

“你先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门外更喧哗了,吵得白发警官听不清散人说了些什么。他很想问个明白,但为了在第一时间提交证物,他不得不立即去找老e。

在找了个人看住散人后,他快步穿过人流,往审讯室去了。

这张纸绝对对散人很重要。他看到了立在门口的散人,眼神从愤怒,转变为无奈,最后好像失去左右的希望一般跪坐在地上。

他又低头看了一遍纸条上的内容,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夜色又深了几分,还带着几丝迷茫。

“何书恒又跑了?!”

老e拍案而起。

“草,这一件接一件的他妈怎么回事!”

夫人也一愣,瞪着眼睛久久没说话。

“小绝,你在这看着陆夫人,我去去就回。”

他匆忙起身准备出门。

“你衣服!大衣!”夫人在后面喊道。

他摆了摆手,没有回一次头。

陆夫人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神情中却是透出了些落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抬头问门口的小绝。“这里能够验dna吗?”

“?可以”小绝歪头想了想说道。

夫人迟疑了一下,翻开折起来的衣领,露出几点溅上的血迹。

“你能不能帮我查一查这是不是普通的血,拜托了。”

小绝一惊,立刻上前几步。

“我希望,我不是凶手,虽然......”

他没再说话。

小绝皱了皱眉,也没再说什么,走到门口叫人去了。

路上,听医护人员说,大致在11点50分时,何书恒从病房出来,手里拿着不知道哪来的一把小刀。他用刀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喉咙,面容有些挣扎。

没人敢阻止他,医院只能派人跟着他。听人说,他去了不远的吊桥。

nmd,这一个个能不能好好的了。

老e骂着,退开车门,在夜色中急急向吊桥跑去。

天黑得很,只有几盏灯隐隐约约地亮着。那个戴眼镜的黑发男孩,站在那里不动,任凭寒冷的冬风撕裂着他的触觉神经。

老e急匆匆地赶到,推开人群,终于看见了立在吊桥边缘的那个孩子。一时间,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害怕一旦上前几步,这孩子就要跳下去。他最讨厌的无力感充斥了他的身体,让他有些烦躁,但也只得用手紧紧攥着裤兜里的枪,紧张地看着那个身影。

很早他就发现过他并不太懂得人情世故。自从他劝慰失败一个跳楼自杀的女孩开始,他就深陷交流的苦痛中。这是极端的交流恐惧。那次以后他不再让任何人接触他,除了他特别熟悉的人。至于夫人,那就是另一件事了。

此时此刻,他强撑着自己的外壳,装作镇定安慰着周围的医生。其他人已经想尽了开导的方法了,但那个男孩始终没有开口,只是拿着小刀,随时准备向下跳下去的样子。

虽说是嫌疑犯,但此时除了他的主治医师夫人,没有人更了解何书恒了。老e别无选择。

他拨通了电话。

“喂,把夫人带过来吧。”


跟着夫人一起来的还有散人。看到两人的来临,那个小身影突然晃了晃,仿佛找到希望一般向前走了一步。

老e连忙跟两人说明了情况,希望他们能有办法。

“我去吧。”陆夫人果断发言,还未待散人说什么,便向前去了。

散人欲言又止,望了望何书恒,似乎也只好作罢。

何书恒并没有反抗夫人来临,却在他走到身边时,对着他的耳朵说了些什么。夫人一惊,回头望向担忧的散人。

“你,过来。”

散人瞪大了眼睛,但在这种情形下,似乎任何事都不值得惊讶了。他向前几步,在夫人离开后来到何书恒身边。

何书恒并没有放下刀,眼神却由迷离变的坚定了些。他将嘴唇凑到散人耳边,低声说了很多。

老e看见夫人回来,连忙凑上去,“他说的什么?他什么意思?”“他说让散人过去。”夫人吞了吞口水,沉思了一会,伸手翻开衬衣外的夹克。

一片红色印染了白衬衫的领口,似是有些触目惊心。

“小绝查了,这不是普通的血,是我和普通准备的猪血。”

“那就说明,当时只有假血溅出来了,并没有真血。”

正谈着,面前不远处的何书恒突然向桥的边缘跑去,散人还没反应过来,似乎正在被某些信息冲击着灵魂,呆呆地站在那里。

老e三步并作两步,向前冲去。

那个男孩飞出了桥,向河中落去。老e在临近飞出的时候刹住了车,望着河面水花溅起,何书恒的身体缓缓沉了下去。

“快!!救人!”

一边喊着,他一边从桥的一侧冲下,趴下山坡,跳入水中,向落水位置游去。

桥上下立刻喧闹起来。散人却还愣在那里。夫人本想跟着人群一起下桥到河边,却看见散人还呆呆地站着,想到何书恒跳河时他也不追,本已经疲惫的情绪却又激动起来。

“散人?你刚才怎么不去追?你在干什么?”

“他该死。”

“啊????”

夫人一下子跳起,这一回,换他抓住了散人的衣领。

“你什么意思?平时你对他有敌意就算了,现在普通都死了!”

“正是因为普通死了!他也得死!咱俩都得死!”散人终于抬起头,眼神中却是不符合现状的认真。

这情况有点不对劲,不对劲。散人不会疯了吧。

桥下突然传来一片呼声。陆夫人也顾不得散人,直直地向桥下冲去。反正两人身边都有看顾犯罪嫌疑人的警察,他也不担心这个“疯掉”的散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老e已经把何书恒带出来了,正在做急救。男孩的脖子还留着血,估计是跳河的时候顺势用刀子割了自己的脖子。他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紫色,试探一下,已经没有了呼吸。老e却还在做着如无用功般的东西,凉风吹着他浸湿的衣服让他时不时打个寒战。河水顺着发丝留下,划过脸颊,一滴滴打在那失去生命的男孩身上。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太快了。

老e终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喘着气,望着这面容安详的孩子,怎么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跳河。他只记得在他带着这孩子游回来的路上,在这孩子还有气息的时候,他含糊的念叨着:“在我面前,还有另一个我......”所以,他也只能当这件事是他精神病发作,导致的自杀行为。

何书恒的衣服已完全浸湿,紧紧贴在他自己身上,裤兜里是否有东西便也一目了然。左裤兜有一个大约5厘米长的东西。老e把手伸入裤兜将其掏出。

他的身体一震,向立马站起,却因为体力的消耗而没站稳,差点摔倒。

“手电筒!”

旁边的警员立马将手电筒拿出,照亮老e手中的东西。那东西发出金属的光泽。

是一颗子弹。






————————————————————————

芜湖

这篇是很久之前写的存货

从下一篇开始就是最近写的啦(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下一篇哈哈哈哈哈哈

咕咕 咕咕咕


有栖叶
小小的。 终于还上了,是姐妹的...

小小的。


终于还上了,是姐妹的,不可以用。

小小的。


终于还上了,是姐妹的,不可以用。

某汋君

救命这个好适合他们三个于是就改了

救命这个好适合他们三个于是就改了

wim
逍遥散人,一款全自动更新up...

逍遥散人,一款全自动更新up


我的年度up,我一年到头竟然只给您投了两个币,保证今年不做白嫖怪了

orz

逍遥散人,一款全自动更新up




我的年度up,我一年到头竟然只给您投了两个币,保证今年不做白嫖怪了

orz

茶萃萃鸭
“散老师,你怎么脸红了呀”

“散老师,你怎么脸红了呀”

“散老师,你怎么脸红了呀”

是焱黎子呀

【逍遥散人×你】麻了,已经彻底麻了

※ooc致歉

※自己妄想成分有✓

※估摸着得等20号正式放假以后才会勤更,但也不一定,最近没啥灵感

※纸嫁衣3真的tql

action!!!


纸嫁衣3,新出的吧?

这是你玩的,玩到麻木的游戏,尤其第四章,双人解谜,难度大大升级。

散人呢?

他在一旁看得可起劲了,边看边讲解,就好像真的是他在玩一样。而你可郁闷了。

这已经是你不知道第几次看广告了,毫无游戏体验感,完全是来看广告了,要不然你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瞎点。

散人看着你第n遍看提示广告,别过头,“噗嗤”一声笑了。

哈哈,行。

你站起身,把座位让了出来,笑着看着散人。

“您行,您上。”

散人挑了挑眉。...

※ooc致歉

※自己妄想成分有✓

※估摸着得等20号正式放假以后才会勤更,但也不一定,最近没啥灵感

※纸嫁衣3真的tql

action!!!


纸嫁衣3,新出的吧?

这是你玩的,玩到麻木的游戏,尤其第四章,双人解谜,难度大大升级。

散人呢?

他在一旁看得可起劲了,边看边讲解,就好像真的是他在玩一样。而你可郁闷了。

这已经是你不知道第几次看广告了,毫无游戏体验感,完全是来看广告了,要不然你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瞎点。

散人看着你第n遍看提示广告,别过头,“噗嗤”一声笑了。

哈哈,行。

你站起身,把座位让了出来,笑着看着散人。

“您行,您上。”

散人挑了挑眉。

“不不不,您这不玩挺好嘛,我可不行。”

说着,他的嘴角又往上扬了扬,显然,他很想看你继续玩下去。你心里哀嚎一声,重新坐了下来。

又是突脸!

你吓得把鼠标直接扔了出去,身体条件反射性地往后一缩,猛地撞到椅背上了。

“我……”

“去”字因为疼痛被你给哽在了喉咙里,没有发出,表情狰狞,活脱脱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散人赶忙问问你没事吧,疼不疼一类的话,还帮你揉了一把撞到的地方。

哼,还算他有点良心。

第五章,敲锣。

这你可就来兴趣了,“啪啪啪”一阵瞎按。

“诶诶诶,你干嘛呢?血要给你……”

这不,一滴血给你玩没了。

“……玩没了……”

“没事,这儿不还有两滴血嘛,不慌不慌”

点香时间。

你现在很想问候一下制作方,这到底出的什么破题,你除了跳过已经完全玩不下去了。简直就是折磨人啊!

散人在一旁挤眉弄眼的你也完全看不懂,为了节目效果,散人后期剪辑时也没补充说明,就像他真的玩不懂这一关一样。

刀子来了。

看着笨蛋小情侣的爱情,再看看大反派聂莫黎,你暴起,险些骂出来,最后出口变成:“我去你个聂莫琪,怎么能这样!三代都牵扯进去了!您就是那根光棍,专打鸳鸯的吧?”

说完后你还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人名了,于是散人也被你带跑偏了。当吐槽完你才反应过来,笑话散人,散人也不服气地怼回去了。

玩麻了,真的。

你表示下次再也不替他玩恐怖解密游戏了。

墨知秋
可可爱爱的幼稚园散散

可可爱爱的幼稚园散散

可可爱爱的幼稚园散散

叫我小郑吧

我眼里的散老师

粉丝滤镜十米厚

我眼里的散老师

粉丝滤镜十米厚

Monchagroose

散喵喵,可以理解为色散(?)

再卦掉就懒得发了

散喵喵,可以理解为色散(?)

再卦掉就懒得发了

热腾腾的白糖奶茶🍵
《原神》下个版本的新角色:逍...

《原神》下个版本的新角色:逍遥散人


pv于明日上线b站。


↓请往下翻↓( •́ω•̀ )↓


↓加油!接着往下o( ❛ᴗ❛ )o


↓加油!快到了٩(๑•̀ω•́๑)۶


↓快到了!(✧∇✧)...



《原神》下个版本的新角色:逍遥散人


pv于明日上线b站。








↓请往下翻↓( •́ω•̀ )↓


























↓加油!接着往下o( ❛ᴗ❛ )o






















↓加油!快到了٩(๑•̀ω•́๑)۶






















↓快到了!(✧∇✧)


















↓唉,还没到呢♪(´∪`●)ゝ























↓快到了,憋急╭(  ̄ ▽ ̄)╭




































↓到了,辛苦了⁽⁽ଘ( ˙꒳˙ )ଓ⁾⁾

【注意:描图警告⚠️⚠️⚠️(描改的是可莉的Pv)】

大型梦幻联动

是假的,是描图。灵感是之前在b站刷到的一个鬼畜视频画面是可莉pv,不过可莉的声音换成了散老师。于是就打算画了。

_睡眠钟
生贺手术图透ψ(`∇&acut...

生贺手术图透ψ(`∇´)ψ

生贺手术图透ψ(`∇´)ψ

木栖子
是谁从现在就开始画生贺捏 哦是...

是谁从现在就开始画生贺捏


哦是我啊()

是谁从现在就开始画生贺捏





哦是我啊()

梦初

【散人/王勇】原点(2)

散人拿着花瓶,凑到月光下。“赵卫材怎么会卧槽灭霸!”

他猛地后退一步,差点撞到身后的摆设。“你耍我?!”

窗户附近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佛头,王勇伸手去触摸,却什么都没有碰到。“这应该是屋内的某种物质达到一定浓度,被月光照射后产生的幻影,也许是一种更高级的月示术。”

散逍遥:“你看起来很专业嘛,不像青春,他只会觉得这些东西都是鬼魂。”

从赵卫材家出去,王勇又打开了张红君家的门,他的眼底藏着几分担忧。“他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的。”

陈局你瞧瞧,王勇都知道要心疼刘青春,你还是个人吗?!


散人紧跟在后面,却被卧室里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一步,一把摔上了门。

王勇被困在屋内:……...

散人拿着花瓶,凑到月光下。“赵卫材怎么会卧槽灭霸!”

他猛地后退一步,差点撞到身后的摆设。“你耍我?!”

窗户附近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佛头,王勇伸手去触摸,却什么都没有碰到。“这应该是屋内的某种物质达到一定浓度,被月光照射后产生的幻影,也许是一种更高级的月示术。”

散逍遥:“你看起来很专业嘛,不像青春,他只会觉得这些东西都是鬼魂。”

从赵卫材家出去,王勇又打开了张红君家的门,他的眼底藏着几分担忧。“他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的。”

陈局你瞧瞧,王勇都知道要心疼刘青春,你还是个人吗?!


散人紧跟在后面,却被卧室里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一步,一把摔上了门。

王勇被困在屋内:……

里面始终没有传出惨叫声,散人大着胆子将房门打开,不出意外的被王勇鄙视了。

“这就受不了了?很难想象你是怎么帮青春的。”卧室的门发了疯似的晃动着,王勇强行把袖子从散人的手里拯救出来,用力推了推,转身就去了客厅。“那门晃动的很有规律,里面应该是有机关在控制,这可能就是邻居们说的半夜噪音的来源。”

桌子上的茶水还是热的,看来是有人来过这里。

王勇进入卫生间,拉开了里面的灯,紧接着,散人的嚎叫声传进来。

“又怎么了?”

散人此刻正站在落地灯前。“没事,刚才灯亮了,吓我一跳。”

他好歹是个工科生,基本的电路还是懂的,只是身处这种环境,难免有些疑神疑鬼。


角落里有一封匿名信,散人拆开来看了看。“你猜是谁给谁写的?”

王勇从阳台回来,接过匿名信看了一眼。“有人知道了我们的行踪,ta要帮青春。”

“根据这上面的线索,咱们需要等到7点15分,才能打开卧室的门。”

“正好我这里有个奇怪形状的钥匙,你看看有没有用。”王勇拿出他在阳台发现的东西。

散人:“这东西叫发条!我看你也不像是不懂机械的啊。”

调整座钟后,卧室里的机关解除,门终于打开了。王勇进入卧室,散人则去调查厨房。


厨房里一片鲜红,散人庆幸自己的味觉失灵了。不管是血腥味还是油漆味,都绝对不好闻。

出了厨房,他来到卧室,这里面放着一台巨大的机器。一颗大脑连接着培养皿,里面种植着孢子蘑。

“散逍遥,你来看看这个标志,有印象吗?”王勇正蹲在地上,指着机器上的圣火令。

散人靠近他,从厨房带出来的令人作呕的味道逼得王勇后退了两步。“没印象。”

王勇看他的反应,心中多了几分怀疑。“真的没见过?”

散逍遥点点头。“没见过。”


墙壁上挂着三幅画,上面画着神秘液体的调配方法。王勇将自己收集到的小瓶子放在桌子上,散人也将他在厨房发现的瓶子放上来,这是一些带有颜色的喷雾。“这上面的提示是黑加白,目前我们只有白色喷雾,还缺少黑粉。”

“你有没有觉得这幅画的位置很奇怪?”王勇指着墙上的一幅模糊的画。“我记得客厅的画就是在这堵墙的对面。”

“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散人去到客厅,在画框上摸索了一番,发现了上面的拉杆。拉动拉杆后,这幅画却没有任何变化。

回到卧室,王勇已经从模糊的画上接了一些黑色粉末。他将粉末与白色喷雾混合,形成了粉色的液体,再根据画上的提示继续融合,最后得到了一瓶黑色液体。

他将液体喷在桌子上的空白明信片上,里面果然出现了俄文!

“勇哥,你能翻译一下吗?”散人见王勇将明信片看了一遍,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看不懂俄文,只好出声提醒。

王勇看起来十分震惊,不知道是惊讶于散人不会俄文,还是散人叫自己“勇哥”。毕竟,青春都没这么叫过。“这上面写的是,有一个人很重要,我们联手解决问题,我亲自来配置药物,你们想办法把这个药物给那个人用上。反面就是汉字了,你自己看。”

“古拉格派人来了,就是那个没有眼睛的女人。”散人拿出自己之前在楼下捡到的空白明信片,照着王勇的方法将黑色液体喷在上面,这里面的内容倒是纯汉字了。“这是一个女孩子写给你的。”


王勇将明信片看了一遍。“青春有危险!”

散人:“放心,有我在,他绝对不会出事。”

王勇继续阅读。“四月十六号……那是什么日子?直到那天之前,我帮不了青春?为什么?”

散人楞了一下。“你知道这个明信片是谁写的吗?”

王勇摇了摇头。“不清楚,她知道我去过苏联,但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散人沉思片刻,只是缓缓道:“我会去调查这个人,你如果有任何线索,也记得告诉我。你记住,她非常、非常重要。”

王勇:“四月十六号到底是什么日子?”

“是我们和青春都不愿意再经历一次的日子。”


“青春是个为了正义不要命的家伙,我不能袖手旁观。”王勇将张红君家的门锁好,下楼时,他突然道,“你能保证他的安全吗?”

散人点点头。“现在我们俩不再同时行动了,他在明,我在暗……咱们不去孙美琪家吗?我还想看看他们那个冰箱里有啥呢!”

王勇一副若有所以的样子。“青春说,你查人的手段很多。有两个人,希望你能调查一下,不是为了我和青春,而是为了你自己。”

“查谁?”

“陈双十和你父亲。”

散人:“你知道我爸?陈局都不知道呢!”话说散逍遥的父亲不是个NPC吗?

王勇:“陈局不可能不知道你父亲,四年前,他说你父亲可能与某个犯罪组织有关,派我去调查过,那次秘密行动,就连青春也不知道。不过我当时没查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知道你失踪了。”

散人:???


之前看到B站有人总结的时间线,把王勇dlc放在了张红君后,周静前。

勇哥确实是这么说的:“直至上一个案件张红君被分尸,已经牵连相当广泛了。”

然而勇哥接着又来了一句:“孙副局长就不该叫他再去查周静的案子,查完回来一直说有个叫‘周芳’的一直暗中帮助他破案。”

也就是说,周静dlc已经过去了。故事发生在2月19日之后。

阿加塔的明信片中提到:刘青春被引到随大同家调查,他很可能就中毒了。

综上,现在是蒋桂香遇害后,刘青春去随大同家前,也就是2月下旬。

为什么要纠结这个呢?因为下一章是春节番外。虽然现在距离春节还有两周,但时间线刚好对上了,就提前放吧。

梦初

【散人/王勇】原点(1)

“没看错的话,现在是1991年2月,我们回到了两个月前。”散人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一时间有些恍惚,他已经很久没有穿越过了。

散逍遥此刻异常激动。“你果然不是正常人,太神奇了!”

“这个时间点你还没苏醒呢,赶紧睡吧,别被刘青春发现了。”散人强行抢回了话语权,他可不想和逍遥讨论自己到底是怎么穿越的,总不能告诉他,这里是游戏世界吧?


这次穿越的首要目的不是查案子,而是尽可能的得到刘青春的信任。散人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刘青春会怀疑自己呢?思来想去,要想真正获取他的信任,可以尝试先从王勇下手。

“如果王勇信任我们,刘青春至少就不会轻易怀疑他的死和咱俩有关了。”散人是这么想的...

“没看错的话,现在是1991年2月,我们回到了两个月前。”散人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一时间有些恍惚,他已经很久没有穿越过了。

散逍遥此刻异常激动。“你果然不是正常人,太神奇了!”

“这个时间点你还没苏醒呢,赶紧睡吧,别被刘青春发现了。”散人强行抢回了话语权,他可不想和逍遥讨论自己到底是怎么穿越的,总不能告诉他,这里是游戏世界吧?


这次穿越的首要目的不是查案子,而是尽可能的得到刘青春的信任。散人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刘青春会怀疑自己呢?思来想去,要想真正获取他的信任,可以尝试先从王勇下手。

“如果王勇信任我们,刘青春至少就不会轻易怀疑他的死和咱俩有关了。”散人是这么想的,他拿出冰箱里的半根苦瓜,坐在沙发上吃得很斯文。“以后请叫我房石散人!”

失去味觉唯一的好处就在于,他现在可以面不改色的吃苦瓜了。早就听说这东西对身体好,先前买过一根,吃了一半,差点让他把隔夜饭吐出来。

散逍遥将最后一口苦瓜塞进嘴里,他现在已经可以自觉忽略散人的新梗了。“你有没有想过……提前把真相告诉王勇,让他活下来?”

散人摇摇头。“这样是不被允许的,直接说、或者是隐晦的表达,我都试过。当你试图把未来的事情告诉他们,就会触发二次穿越,到时候时空错乱,我们都会被卷进去。”

散逍遥:“那你是怎么从时空错乱中逃出来的?”

散人:“谁说我逃出来了?”


当晚,散人拿着陈局的信,站在孙美琪家楼下。

想他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在上一次。

陈局在信中说:小散,听小刘说你前几天发烧了,现在好了吧?我本来该去看你的,但总觉得最近好像被人盯上了,不方便跟你联系。我知道你跟着小刘出任务挺累的,但现在还得再请你帮我个忙。小王去长庄小区了,你去帮帮他,就说是有邻居找你调查半夜楼道里扰民的事情,人我给你找好了。万一我出了事,你千万得保护好自己,别暴露身份!

散逍遥:“这个陈局……跟你是什么关系?”

这我哪儿知道?散人翻了个白眼。“你猜是什么关系?”

散逍遥:“他该不会是你爸……的朋友吧?”

散人摇摇头,心道我在这个世界里居然还有个爸爸吗?


楼梯上不知被谁扔了一张空白明信片,散人捡起来。“我总觉得再往上走一步,王勇就要画着一张大花脸,提着鬼头刀冲下来,让我不~要~上~楼~。”

听到下面有动静,正要下楼看看情况的王勇:???

两人四目相对,场面一时间有几分尴尬。

王勇最先开口。“你是谁?咱们俩认识吗?”

怎么能说认识呢?那简直就是认识啊!散人走上前去,争取给王勇留下一个好印象。“你好,我叫散逍遥,是个私家侦探。”

王勇面露怀疑。“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散先生,你来啦!”三楼的一扇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穿休闲服的女人。“你快帮我们查查,我家那口子这几天被楼上的声音吵得睡不着觉……”

王勇看看散人,又看看那个女子,眼中的怀疑褪去了一半。

散人和女子简单交涉了几句,便跟着王勇上楼了。“你也是来调查楼上的?我没听说过警察要来呀。”

王勇这次是偷偷过来的,没有穿制服。“老刘跟我提起过你,你认识我?”

散逍遥:“青春也跟我提起过你……们警局的同事,所以我稍微调查过。”呵,大家都是刘青春的好朋友,谁怕谁呀!


“虽然陈局特例让你陪青春出过几次任务,但在我这里不行。”王勇将他拦在了四楼的入口处。“我们有规定。”

“我听说警察办案必须穿制服,你不是晚上散步走到这里的吗?既然你们有规定,那我去向局长申请一下?”散逍遥微笑,早知道你是背着陈局偷偷出来的,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儿!

王勇默默让开了身子。

赵卫材家门上贴着警局的通知,散人仔细阅读。“他已经被抓起来了?”

王勇:“你不知道?”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太喜欢我?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没错吧?”散人挠头,他可不想给王勇留下什么糟糕的印象。

王勇:“你觉得我不喜欢你什么?”

散逍遥:“你不喜欢我喊他‘青春’?可是他同意我这么喊的!”

散人:你可闭嘴吧!

王勇:……


王勇打开门,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恶臭,是一种皮子腐烂的味道,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一扭头,却看到散人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顿时心中升起了几分敬意。

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正对着门,上面是一个红色的血手印。王勇俯下身,沾了些印记放到舌尖。“这是颜料。”

散人:“你们刑警……都是这么办案的吗?”

“不全是。”王勇从电视的后面拿出一个信封,简单看了一遍。他和刘青春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后者至少会给散人读一遍。

散人眼睁睁的看着王勇将信收起来。“我还没看呢……”太过分了!

王勇:“你可以去厨房,我不跟你抢。”

散人的血压一下子就上来了,他的确不能要求一个刚刚见面的人对自己坦诚相待,尤其是你要跟他争业绩的时候。无奈,他只好气呼呼的去了厨房。


厨房里有一幅无眼女人的画像,散人上一次见到她,还是在两个月后王勇在副食店里留下的线索上。原来王勇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开始调查她了吗?“你重点关注一下,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另外,厨房的陈设看起来像是还有人住的样子。”

王勇已经来到了厨房。“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很可疑?”

“这个花瓶就挺可疑的。”散人将厨房里的汉代花瓶拿出来。“说说客厅的情况吧。”

“这可能是女心医师会的东西,你看看。”礼尚往来,王勇也没吝啬,将手中的小药盒递给散人,随后将显影剂涂抹在花瓶上。“你知道月示术吧?”

名侦探茹小依

【旧图补档】时间跨度比较大 画风可能不一致

一些冬日计划和among us还有恐惧之间里的狼人散

实况太好看了呜呜呜

【旧图补档】时间跨度比较大 画风可能不一致

一些冬日计划和among us还有恐惧之间里的狼人散

实况太好看了呜呜呜

销号了跑路了
摸鱼也臭不要脸来打tag

摸鱼也臭不要脸来打tag

摸鱼也臭不要脸来打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