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逍雪

365浏览    7参与
恰逢山雨

逍雪 一些校运会上的小事

  周围的人流有些喧闹。

  逍遥在人群中格格不入,抓住人群中那一瞬间的缝隙侧身穿了出去。

  今天是学校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是学生尽情放飞自我的时候,也是逍遥每年最孤独的时刻之一。

  思瑞作为体育委员,前几周一直在组织开幕式和比赛的事情,几度把他和仁川拉过去当免费劳动力,还因为开幕式人数不够想拉他们俩上场。仁川脾气好,说几句话就同意了,至于逍遥——

  “逍遥你就去嘛,你这张帅脸就算杵在那里不动也够给我们班撑场面。”

  “不去。”

  思瑞当然不会因为他不去就生气,过了几天就忘了这件事,反而在某天放学的时候神秘兮兮地问他,

  “哎逍遥,你知道雪九今年又是她们班举牌的人吗?”...

  周围的人流有些喧闹。

  逍遥在人群中格格不入,抓住人群中那一瞬间的缝隙侧身穿了出去。

  今天是学校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是学生尽情放飞自我的时候,也是逍遥每年最孤独的时刻之一。

  思瑞作为体育委员,前几周一直在组织开幕式和比赛的事情,几度把他和仁川拉过去当免费劳动力,还因为开幕式人数不够想拉他们俩上场。仁川脾气好,说几句话就同意了,至于逍遥——

  “逍遥你就去嘛,你这张帅脸就算杵在那里不动也够给我们班撑场面。”

  “不去。”

  思瑞当然不会因为他不去就生气,过了几天就忘了这件事,反而在某天放学的时候神秘兮兮地问他,

  “哎逍遥,你知道雪九今年又是她们班举牌的人吗?”

  逍遥虽然是转学生,但是略有耳闻。雪九每天校运会都是她们班的举牌者。她长了一张萝莉脸,眼睛生得好看,本来就颇受学校里男孩子们的欢迎,在一年一度的校运会上自然也是校内焦点。

  “知道。”

  “是这样的,往年做好本班的事就够了,但是我们现在都是好朋友了,今年校运会肯定要去给雪九撑撑场面嘛,总不能让她在人群里都看不到我们,”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我们自己的开幕式表演吧,逍遥暗暗吐槽。

  “所以呢,你想怎么做?”

  “我和仁川都要上开幕式表演,雪九就在我们前一个年级,我怕到时候赶不及,所以——

去看雪九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和仁川到时候不忙的话说不定也能过去,”

  才怪。

  

  半个小时前,逍遥看着还在捣腾衣服的思瑞仁川,和后面同样乱成一锅粥的人们,暗叹了口气,去操场边找了个好位置。

  只不过人越来越多,他身边越来越挤,各式各样的噪杂声音冲击着耳膜,像苍蝇的声音一样细密,听不清楚却无孔不入。

  反正操场旁边是食堂,清净且视野开阔。

  于是逍遥头也不回地去了食堂二楼。

  

  

  

  雪九将班牌放在一边,腾出双手来整理礼服。毕竟有前几年的经验在,即使现在马上要上场,雪九也丝毫不慌,整理好裙摆就乖乖站着候场。微卷的栗色头发披在肩上,眼下被化妆师同学贴上的水钻不显廉价,反而衬得雪九的眼睛顾盼生辉,身上的礼服裙在阳光照耀下呈现出波光粼粼的水面一样的效果。

  雪九听着场旁摄像机咔嚓咔嚓的声音,努力控制自己的嘴角保持在淑女应有的幅度上。

  小样,都被本小姐美晕了吧。

  

  

  

  

  逍遥站在楼上玩手机,直到食堂楼下传来几声议论,夹杂着雪九的名字。他往操场上看,雪九所在的班级已经开始了表演,而雪九扶着班牌站在一边等候。

  今天的少女格外的好看,以至于逍遥鬼使神差地打开手机相机。

  雪九站在那里好像一只发呆的小兔子。

  逍遥想着,嘴角不明显地上扬。

  好像是感觉到楼上有一道视线注视着自己,雪九无意间抬头,目光就和逍遥的相融,像是两道汨汨江水交汇到了一起。

  逍遥明显感觉到雪九的眼睛亮了一瞬,悄悄朝着自己的方向招了招手。

  

  

  

  “滴滴~”

  在雪九她们班的方阵走后几分钟、逍遥准备下楼去看看思瑞和仁川怎么样了的时候,手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雪九发的照片,看角度应该是在她们班走后到达班级指定地点时拍的。照片里的逍遥俨然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眉眼也不因拍摄距离而模糊。

  “逍遥,待会记得来找我拍照!”雪九的又一条消息跳出,还附带了可爱的wink表情包。

  逍遥看了看远处,雪九正望向自己,笑得灿烂。

  

  

  

  

  

  

  思瑞作为体育健将忙着参加各种比赛,仁川被拉去当他的专属助理。所以——

  “反正我们的比赛是错开的,不如一起走吧。”雪九拍完照片后如是说道。

  后来逍遥就当了雪九的校运会保镖,也可以说是雪九一人充当了逍遥的啦啦队。

  

  

  

  

  其实校运会也没那么无聊。

  送雪九到家的逍遥暗想,这两天和雪九待在一起,好像还过得挺开心的?

  雪九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即使逍遥只是在她说完之后回应一两句,她也不会因此把嘴里的话都吞回去,还会笑着看向他 开始新的话题。

  逍遥总是耐心听雪九说完,即使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也会在雪九说话的时候把她的声音一字不落地听进耳朵里。

  

  

  

  

  

  

  

  

  累了两天的思瑞回家之后只想抱着奖牌躺在自己温馨的小床上玩手机,在已经被校运会刷爆的朋友圈里看到了逍遥的动态。在数不过来的一条条长篇文字+九宫格朋友圈里,逍遥的那一条格外显眼,

  是他和那天开幕式的雪九的照片。

恰逢山雨

逍雪 好久不见

很喜欢梦召,当时也很磕逍遥x雪九的cp,忍不住自己做了点饭,可能有点难吃,毕竟是第一次做饭,但是我们逍雪很好磕哦(。ò ∀ ó。)

  

  

  

  随着神奇又不可思议的冒险告一段落,被称为五魂斗士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回归到现实世界的生活中。

  只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少女此时正奔跑在彩虹市的大街小巷之中,两股马尾辫随着步伐跑动悬在空中。她气喘吁吁地停下,走进彩虹市最著名的旅游打卡景点—彩虹观景台。

  夜幕降临,观景台上只剩下几个晚归的游客,正朝着观景台出口的方向走去。

  雪九在他们当中逆行,出众的外表和怪异的行为引人注目,不过...

很喜欢梦召,当时也很磕逍遥x雪九的cp,忍不住自己做了点饭,可能有点难吃,毕竟是第一次做饭,但是我们逍雪很好磕哦(。ò ∀ ó。)

  

  

  

  随着神奇又不可思议的冒险告一段落,被称为五魂斗士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回归到现实世界的生活中。

  只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少女此时正奔跑在彩虹市的大街小巷之中,两股马尾辫随着步伐跑动悬在空中。她气喘吁吁地停下,走进彩虹市最著名的旅游打卡景点—彩虹观景台。

  夜幕降临,观景台上只剩下几个晚归的游客,正朝着观景台出口的方向走去。

  雪九在他们当中逆行,出众的外表和怪异的行为引人注目,不过她倒没时间注意这些。     

  “逍遥!”

  找到目标的少女朝着观景台的角落喊道。

  被她呼唤的那人扭过头,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怎么了?”他开口问道,往身旁让了让。

  雪九径直在他身边站定,刘海有些乱糟糟的,“我还想问问你怎么了呢,大晚上的不回家,一个人跑到这里吹风”,顿了顿,“你爸爸妈妈找不到你,联系了思瑞让我们帮忙。”

  逍遥转过头,看向远方。

  正值寒冬,风在两人耳边猎猎响着,天空中一颗星星也没有。

  雪九看着逍遥一言不发,努力地调动记忆,企图引起些话题以结束现在的尴尬氛围,无果。

  天空是黏稠的蓝紫色,分布着大块的浓云,快要下雪了。

  “要不然你给我讲个冷笑话吧。”雪九调整好表情,开口打破沉默。

  逍遥闻言,看向雪九,少女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雪九,我可能要离开彩虹市了。”逍遥低声说道。

  意料之中的,雪九闻言,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几乎要跳起来,“是因为叔叔阿姨的工作吗?”逍遥点头。

  现在轮到雪九沉默不语了,她本就看重友情,更何况是逍遥这样患难与共的伙伴。她以为五魂斗士会一起长大成人,未曾想过逍遥会这么快就和大家分开。只是她现在应该怎么反应呢,她没办法在朋友要离开的时候再打起精神,说些诸如保持联系的话,可她也不能拦着逍遥不让他走吧,他们还只是孩子,再怎么说他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去留。

  “我不想离开这里,跟爸妈吵了一架,出来走走。”逍遥说得云淡风轻。

  其实他不想离开的不是彩虹市,是那四个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他仅有的朋友。他不想重新去到一个新的环境,像以前一样,成为一只扎人的刺猬。

  从前的他,从小被严苛的爷爷带大,赢过无数的奖杯,自觉地将自己和其他人划开界限,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后来来到了彩虹市,遇见了思瑞,在他身上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在那节体育课上,他被思瑞远远甩开,努力追赶却狼狈地倒在地上。

  于是他被贪婪之王选中,跟电光豹一起成为他的手下,在梦想世界见到了思瑞一行人,对他们明明没什么好感,最终却又加入了他们。

  他仍然记得电光豹替他挡下致命一击而倒下时他心底里的害怕,电光豹是他的第一个朋友,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将要失去朋友的感觉,所以当思瑞和仁川—他的同学提出和他一起前去寻找棋魔时,他就已经卸下从前对他们的成见,而雪九,和他仅有一面之缘,却也要一起前去,言语间已经把他当成朋友看待。

  有时候逍遥真的想不明白,雪九为什么会对他,一个并不熟识的人卸下防备。

  他知道雪九的家庭情况,知道她从小由贝尔博士一个人带大,而贝尔博士也因时常忙于研究,所以将雪九送去练防身术,她大概和自己一样缺乏亲人的陪伴。

  但又有些不一样,贝尔博士的对雪九的疼爱已经足够弥补雪九童年生活中母亲的缺失,而自己的父母和贝尔博士一样忙于工作,却从未补上自己缺失的亲情。

  所以雪九长成了活泼的少女,她能轻松和女孩们成为好朋友,也能让彩虹小学里的男孩们对她露出星星眼,连磨叽猫这样的小动物也愿意亲近她。

  寒风吹过,逍遥在回忆中回过神来,看了看还在发呆的雪九。观景台的工作人员正在准备关门下班,朝着他们的方向吆喝,催促着他们。

  “雪九,观景台的工作人员要下班了。”

  雪九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是要找到失踪的逍遥 而不是和他一起吹冷风,“那我们走吧。”

  

  景点关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两人朝着家的方向走去,雪九还在停留在逍遥要离开的消息之中,两股马尾辫底在耳边垂着,像一只无精打采的垂耳兔。

  走到两人回家路的十字路口时,雪九突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逍遥,“逍遥,我觉得如果你不希望离开这里的话,可以试着跟叔叔阿姨聊聊的。”

  “不执着于阻止他们离开彩虹市的计划,而是单纯地跟他们聊聊。

  告诉他们你不希望离开的原因,是因为不想离开这里的朋友,不想重新变成独来独往的自己。

  告诉他们你其实很需要父母的关心而不是放心。

  虽然这样做有很大概率还是改变不了他们因为工作而离开彩虹市的想法,而你也还没到可以独自决定自己去留的年纪,

  但是你应该试着与他们好好沟通,在你的意愿和工作需要之间做出平衡是父母的事情,不需要以你出走来作为对结果的干预。”

  雪九的眼睛亮晶晶的,眼神真诚且坚定,就像她打动丘比特,或是请求熊安德重新成为糖果梦境的守护者时一样。

  

  

  最终逍遥仍然随着父母离开了彩虹市,但他记得他出走后回家的那个晚上,父母见到他回家后的训斥,自己将心底里的想法开口说出的忐忑,以及那晚母亲露出的他从未见过的眼神,像是有什么陌生而又熟悉的东西破土而出,随后他便被父母抱在怀中,隐隐约约听到了母亲努力抑制住的抽泣声,他看着墙上挂着的他和父母的合照,觉得与从前有些不一样了。

  

  五魂斗士一直保持联系,其他四人仍然活跃地在五人小群里聊天,逍遥一如既往地不爱说话,偶尔分享他最近看到的新的冷笑话。

  雪九一直关注着逍遥的动向。逍遥离开的那天,她和其他人去机场送行,远远看到逍遥的父母和逍遥坐在一起聊天,见到来送行的四个后起身给他们空间。仁川和小可说了很多让逍遥照顾好自己的话,果真是粉随正主,思瑞搂着逍遥的肩,雪九看着逍遥身后不远处的父母,她看得出他们关系的缓和,也真心为逍遥高兴。

  

  其实那天雪九只是想碰碰运气,思瑞打电话给其他三人说逍遥和父母吵架,下午出门之后就没回家。他们四个分头找人,出门时仁川提醒了一句最近会下大雪,大家把逍遥可能会去的地方找一找,找完快点回家免得受冷。几人找到天黑也没结果,虽然知道逍遥性格冷静,但是还是不由得着急起来。雪九也没料到会是自己先找到逍遥,她跑到彩虹观景台附近,突然就想着要进去找找。

  雪九记得他们五个刚从梦想世界回来的第二天,正好赶上连彩虹市也难得一见的绚丽彩虹。五人一起跑到观景台,放任风在耳边呜呜刮过,思瑞拽着仁川,伴着风声朝远方大喊,雪九举相机帮小可拍好照片,扭过头就看见逍遥静静站着,任由额前碎发被风吹乱,像是漫画里常见的冰山男主角,自然而然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另一边开心到暴露皮猴子本性的思瑞形成强烈对比。

  “雪九,在看什么呢?”小可轻唤,接过雪九手里的相机,举止温柔。

  “没什么,大家一起拍张合照吧!”被叫到名字的少女恢复平常的元气活力,举起相机,“逍遥你站近一点。”随后快门被按下。照片中的五人朝气蓬勃。

  

  “雪九,在看什么呢?”仍是小可轻唤,把雪九拉回机场离别的场景中。雪九回过神,正好对上逍遥的眼睛,看似没有什么波澜,却让她听到了冰山融化的声音,是细微的、不易被发现的声音。她冲着逍遥眼里的自己笑了起来,说出了她不想说却也不得不说的一句话,“逍遥,记得保持联系哦。”

  

  后来他们长大成人,过着更忙碌的生活。

  

  

  雪九一个人走在路上,顺手买了一根糖葫芦,帽子边缘的绒毛被风整齐吹动。快要过年了,学校放假,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了,雪九心里暗念,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除了她,其余的五魂都已经大学毕业,留下她一个人在一堆忙不完的学业任务里奋斗。

  不如去彩虹观景台那边看看吧。

  雪九走向熟悉的地点,顺手把吃完的糖葫芦丢进垃圾桶。

  观景台上站着慕名而来的一对对情侣,都是趁着过年来彩虹市旅游的,今天的彩虹市傍晚没有彩虹,不过站在观景台上看看落霞也是一件美事,雪九当然不会自讨没趣挤到人家身边当电灯泡,站到了景台一边的无人角落,刚好,是几年前她找到逍遥的那个位置。

  想到逍遥,雪九掏出手机,习惯性拍下天空,发到五人小群里。她向来就喜欢拍照,拍天空、美食、猫咪,然后发进群里再附带巴啦巴啦的一堆话,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她当时的语气,反正其他人也不嫌她烦。

  一声手机提示音在身后叮地响起,雪九瞬间警觉起来,猛一回头,却看见了一个几年不见的身影。

  逍遥的眉眼没有太多变化,穿着一件大衣站在那里,越发衬得他身形细长。

  “逍遥?”雪九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憋出了一句话。

  逍遥的眼底与从前一样波澜不惊,傍晚的微风吹动他的头发,像是冰山上轻轻绽开的一朵蓝花。

  他说,

  “雪九,好久不见。”

  

  

脑洞磕学家

逍雪-愚人节快乐!

“雪九,鞋带松了”雪九甫一进门,思瑞端着水杯,“好心”提醒她。

“哦”雪九应了声,低下头检查。

一长串的爆笑声响起,“你万年小皮鞋哒哒哒的,哪来的鞋带啊哈哈哈哈”

雪九带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抬起头,差点忘了是为了庆祝愚人节才聚的呢。

雪九脸上保持着僵硬的微笑,直勾勾地盯着仍狂笑不止的思瑞,从身后抽出自己珍藏已久的切菜宝刀——尚方菜刀。阴测测地冲思瑞一笑。

“我错了”思瑞立马认怂,恭恭敬敬地奉上水杯,“您喝可乐,您别跟小的计较”

雪九小脸一扬,不轻不重地哼了声,接过“可乐”,又看了会他伏低做小,这才收回尚方菜刀。

“算你识相,这次就放你……”雪九喝了口“可乐”,“噗”地全吐了出...

“雪九,鞋带松了”雪九甫一进门,思瑞端着水杯,“好心”提醒她。

“哦”雪九应了声,低下头检查。

一长串的爆笑声响起,“你万年小皮鞋哒哒哒的,哪来的鞋带啊哈哈哈哈”

雪九带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抬起头,差点忘了是为了庆祝愚人节才聚的呢。

雪九脸上保持着僵硬的微笑,直勾勾地盯着仍狂笑不止的思瑞,从身后抽出自己珍藏已久的切菜宝刀——尚方菜刀。阴测测地冲思瑞一笑。

“我错了”思瑞立马认怂,恭恭敬敬地奉上水杯,“您喝可乐,您别跟小的计较”

雪九小脸一扬,不轻不重地哼了声,接过“可乐”,又看了会他伏低做小,这才收回尚方菜刀。

“算你识相,这次就放你……”雪九喝了口“可乐”,“噗”地全吐了出来。

早就有所准备的思瑞在不远处,捻着手帕笑道“加了一点点陈醋还有老抽,我给它起了个名字,要你命肥宅不快乐水,好喝吗?”又是一阵毫不掩饰的大笑。

“放你个鬼的一马,我跟你势不两立!”掏出菜刀就咣咣咣地满屋子追杀思瑞。

逍遥一来便是这情景,他不由得皱了皱眉,走向在厨房避难的两人。“发生什么了?”

小可冲他一五一十道来,末了说道“逍遥你劝劝他们吧,一直这样也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思瑞那就是活该!”仁川在一旁补刀。“还要你命肥宅不快乐水,惹了雪九才是真的要命”

逍遥又看了会他们二人追逐,捏了捏眉心,“先不管他们了”转过身面向料理台,“先把晚餐解决了,小可仁川来打下手帮个忙”

“好”小可看了眼他们还是有点担心。

“行”仁川放下手中的零食,停止看戏,见小可还忧心,宽慰道“没事,他们心里有数不会出事,再说饭一做好,就那香气一飘,他俩立马停战,再顶多饭桌上大战三百回合”

小可被他一逗,放心不少,便不管他们了,安安心心洗菜择菜。

晚饭开饭后,果然同仁川说得那般,闹的可凶都两人乖乖巧巧守在餐桌旁,等着开饭。

大厨逍遥端上最后一道菜后落座。

“哦耶开饭了!”思瑞筷子伸向糖醋排骨,半道上却被劫住了。

“不急”劫道的人微微一笑,不急不缓地说道“既然是吃我做的饭那就守我的规矩”

“什么规矩?”小可与雪九同款疑问脸,仁川倒是一副看穿一切了然于心的表情。

“回答正确我的问题即可”逍遥看向雪九解释着,“放心问题不难”

的确不难,超轻松过关并开始看戏吃饭的雪可仁三人如实想道。

“啊!别问什么猜想什么定律了,问点我会的吧”思瑞抓狂地抓着头发,可怜兮兮地盯着所剩无几的糖醋排骨,“我求你了”

“咳,那就简单一点”逍遥看了眼他,伸出筷子夹了块糖醋排骨,在思瑞面前晃了晃,最终落在了雪九碗里。

雪九瞬间眼睛亮晶晶的,嘴里咀嚼着含糊不清地说什么。逍遥嘴角上扬,这种奇怪味道的食物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思瑞: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飞

“是什么更简单的问题,快问吧”看戏许久的小可出声。仁川仍是那副模样,只是见思瑞如此可怜,嘴角疯狂上扬。

“咳,念三遍老鼠”

思瑞略显迟疑地照做。

“念三遍鼠老”

思瑞眉头一挑,照做。

“猫最怕什么?”逍遥笑着问道。

思瑞看了他一眼又瞄了眼吃得腮帮子鼓鼓的雪九,再看一看那真没几块的糖醋排骨,果断说“老鼠!”

“噗哈哈哈哈”雪九喷饭式狂笑“猫怕老鼠哈哈哈”

仁川也在一旁狂笑,不得不怕啊!

小可抒了口气,这才是真正的结束了啊,真切一笑。

思瑞才不管这些人,拿起筷子就将糖醋排骨收入碗中,四月傻瓜就傻瓜,现在吃最重要!

---雪九的爱心夜宵

“思瑞,我看你晚饭没吃好啊,特地给你准备了夜宵,别太感动哦!”

“我,吃挺好的,不饿”

“不,你饿”雪九笑眯眯地看着他,尚方菜刀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给我吃!”

---狗粮时间

愚人节即将结束时,雪九突然想起她还没有捉弄别人呢,真是个不圆满的愚人节。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看向身旁的人。

“逍遥啊,你知道春天来了吗?”

逍遥看着她一脸搞事的表情,不由得一笑“知道”

雪九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嘛”

逍遥瞧着她得意的小表情,佯装不解“为什么”

“因为春江水暖鸭先知啊”雪九得意地揭秘,哈哈大笑起来。

逍遥看她笑得开怀,也染了几分开心,凑近她“嘎”了声

雪九笑得更放肆了


不远处见证全过程的思仁可:呵呵

小可:愚人节狂吃狗粮的我们才是真真正正的四月傻瓜吧







哈哈哈哈哈哈,愚人节快乐

ooc也快乐



群青日和

[逍雪]提问,雪九是不是逍遥的妹妹

娱乐圈pa,年操有,ooc有


新手小白现在有点慌,因为小白现在要采访五位嘉宾。

准确地说是在一个名叫问题多多的节目上向嘉宾问问题,而接下来要录制的这一场则邀请来了五位重量级嘉宾——童星出道至今事业有成,被网友戏称为五魂斗士的思瑞,林小可,逍遥,雪九和仁川。

作为一个爱岗敬业,尽职尽责的主持人,小白早在先前就做好了准备——理解信息。

只是研究来研究去,小白倒是发现一个有趣的点——戏里戏外他们的人设并未有很大的改变,除去魔法元素,几乎是为他们量身订造一般,小白习惯性摸摸下巴,拿笔在小抄上写下。


“请问,你们的第一部剧《梦想召唤王》中的角色,是否就是根据你们本人而写...

娱乐圈pa,年操有,ooc有





新手小白现在有点慌,因为小白现在要采访五位嘉宾。

准确地说是在一个名叫问题多多的节目上向嘉宾问问题,而接下来要录制的这一场则邀请来了五位重量级嘉宾——童星出道至今事业有成,被网友戏称为五魂斗士的思瑞,林小可,逍遥,雪九和仁川。

作为一个爱岗敬业,尽职尽责的主持人,小白早在先前就做好了准备——理解信息。

只是研究来研究去,小白倒是发现一个有趣的点——戏里戏外他们的人设并未有很大的改变,除去魔法元素,几乎是为他们量身订造一般,小白习惯性摸摸下巴,拿笔在小抄上写下。



“请问,你们的第一部剧《梦想召唤王》中的角色,是否就是根据你们本人而写出来的呢?”

他们顿了一下,随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气氛一度变得尴尬起来,还是粉红少女林小可开口解围,她带着甜美的微笑回答:“可以说是的,比如说我,在接下这部剧之前,我就是一个小歌手,里面的角色也和我很相似,所以在那时演起来反而很顺利——因为是自己嘛。”

林小可开了头,思瑞就便顺着接了下句。

“哎,我嘛,当时被导演发现时正踩着滑板漂移,然后被他忽悠过去了,说什么他那里有个角色很适合我,问我要不要试试,现在想想还挺幸运的。”他眉眼弯弯,有些得意,连带着嘴角都起了弧度,说“我猜他就是看上了我的滑板技术,我的滑板技术可是世界一流的。”

仁川推了推眼镜,不负损友这个名号开口说道:“思瑞,你还记得第二季中你长出来猴子尾巴吗,不得不说还挺适合你的。”

一直安安静静坐在雪九身旁的逍遥突然反驳:“我觉得不完全是,我们的确是那样的性格,但剧中特意放大了某些点,导致角色不讨喜,到现在还被人误解,这是很过分的。”

小白有些紧张,清了清嗓子,说:“原来是这样吗,那么,雪九你呢?”

被点到名的少女眼睛眨了眨:“其实我就跟剧里的形象差不多啦,性格不是很讨喜吧,好像在网上是被说成迷之少女了来着哈哈。”

“那么——下一个问题,点名雪九来回答吧,请问你有在网络上搜索过自己吗?”

“没有,不过我猜某位大帅哥会偷偷搜索自己吧哈哈。”

“那你可以现在搜搜看哦。”正说着,小白就向雪九递来一部手机,示意她可以打开使用。

“欸——我看看,搜什么好呢,啊!既然都提到了《梦想召唤王》,那就搜搜《梦想召唤王》雪九吧。”雪九一边说着,一边哒哒哒地打字。

小白看向大屏幕,屏幕上正投影着雪九的搜索内容:“让我们看看,搜索出来的结果是——”

“——雪九是逍遥的妹妹吗?”

?

全场第二次寂静。

场面一度又变得尴尬起来。

主持人的修养让小白立马反应过来,讪笑着试图转移话题:“啊哈哈,哈哈,那么,这条pass掉……”

逍遥轻咳两声昭示自己的存在,不紧不慢地开口科普:“在日本那一边呢,如果女子嫁过去的话,就要改从夫姓,如果指姓氏一样就是兄妹的话,那么也快是了。”

雪九:怎么这么快说啊!!!

小可:啊哈哈……

?


感谢您的阅读

脑洞磕学家

逍雪-猜猜我是谁

雪九远远看见逍遥的背影

雪九:我们亲爱的在干嘛呢?嗯?在干嘛呀? 

(要去吓他一跳,走上前蒙上他的眼)

雪九:我是谁呀?

逍遥:噢,是谁呢(覆上那双手)这么无聊是思瑞吧

雪九弯唇一笑:不要开玩笑哦 ,开玩笑的话我把你脖子折断

逍遥(求生欲极强):当然是开玩笑的

雪九: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沉默)

雪九:呀你睡着了吗

逍遥: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

雪九:现在回答吧

逍遥:问题是什么来着?

雪九: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逍遥: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啦

雪九:看这小子动脑筋的样子

逍遥: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雪九...

雪九远远看见逍遥的背影

雪九:我们亲爱的在干嘛呢?嗯?在干嘛呀? 

(要去吓他一跳,走上前蒙上他的眼)

雪九:我是谁呀?

逍遥:噢,是谁呢(覆上那双手)这么无聊是思瑞吧

雪九弯唇一笑:不要开玩笑哦 ,开玩笑的话我把你脖子折断

逍遥(求生欲极强):当然是开玩笑的

雪九: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沉默)

雪九:呀你睡着了吗

逍遥: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

雪九:现在回答吧

逍遥:问题是什么来着?

雪九: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逍遥: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啦

雪九:看这小子动脑筋的样子

逍遥: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雪九:亲爱的是谁呢

逍遥:那是什么仁川无聊发明一样的话啊,亲爱的当然是亲爱的啦

雪九:闭嘴!给我说名字


–求助光子女神 –没有那种东西

逍遥: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雪九:别耍花招了你这讨人厌的大冰块啊

逍遥: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雪九: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逍遥: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雪九:什么啊那就走到底吧,我用龙战士珍藏的八二年小番茄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呢

逍遥:一定要见血才行吗

–怂了吗 –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雪九:(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看看这小子故作坚强的样子

逍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雪九: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逍遥: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雪九:(声线崩坏)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中总要没一个

逍遥: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初见的地点

雪九:(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逍遥:怂的话就放手吧

雪九:(声线崩坏)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1 –2

(三次沉默)

(声线崩坏)祈祷Nia?

(诡异的寂静)

逍遥: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雪九:说

逍遥:手变粗糙了很多呢,小可。

(雪九沉默,泪水如天边的,流星~~~划过)

雪九:错了呀你个讨厌的傲慢家伙!!!!

“咔!”




cp的必经之路???

为了契合原台词人设崩到飞起

哈哈

脑洞磕学家

咋咋呼呼武力值爆表胆大与胆小完美结和的古灵精怪可可爱爱少女 ,会毫不留情地吐槽,偶尔也会温柔地像融于水的月光。

她大咧咧地张开怀抱,冲少年一笑,却是小心翼翼抱住他。

外冷内热冷笑话一级选手习惯独来独往超级渴望朋友的智慧少年,表面上十足十的嫌弃,内心却认定你了。

他贪恋着这样的温暖,双手慢慢束紧,想要更多。


啊啊啊,全世界最好的他们,宇宙最配了!

被北极圈CP冻死了,冷圈冷CP,我要坚强!

今天也是渴望有同好的一天,逍雪冲呀!

咋咋呼呼武力值爆表胆大与胆小完美结和的古灵精怪可可爱爱少女 ,会毫不留情地吐槽,偶尔也会温柔地像融于水的月光。

她大咧咧地张开怀抱,冲少年一笑,却是小心翼翼抱住他。

外冷内热冷笑话一级选手习惯独来独往超级渴望朋友的智慧少年,表面上十足十的嫌弃,内心却认定你了。

他贪恋着这样的温暖,双手慢慢束紧,想要更多。



啊啊啊,全世界最好的他们,宇宙最配了!

被北极圈CP冻死了,冷圈冷CP,我要坚强!

今天也是渴望有同好的一天,逍雪冲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