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透夏

248浏览    4参与
Norman

【透夏】梦里梦外-3

#OOC预警

#主安室透视角

#黑方江夏,无灵媒师设定

---------------

       江夏觉得安室透,不,或者说,zero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波本是一个恶劣的情报分子,安室透是波本的表世界身份,这都不是里世界里什么少见的东西,只有那个包裹着正义内核的,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的zero……

       zero。江夏细细品味着这个单词。...


#OOC预警

#主安室透视角

#黑方江夏,无灵媒师设定

---------------

       江夏觉得安室透,不,或者说,zero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波本是一个恶劣的情报分子,安室透是波本的表世界身份,这都不是里世界里什么少见的东西,只有那个包裹着正义内核的,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的zero……

       zero。江夏细细品味着这个单词。

       对于降谷零来说,他只是一个在组织任务里见过一次的外围成员。

       就算更进一步,也只是一个对组织没多少忠心的有点侦探天赋的高中生。

       但对于他来说,降谷零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

       西图在警校的时候说起他的日常时,金发黑皮混蛋这个表述的出现频率很高。

       虽然西图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同伴”两个字,但江夏知道他心底一直都是这么看待他的那些警校朋友的。

       本来说好只是想去警校玩玩,最后竟然真的想要去成为一个好警官这样一直做下去。

       明明佚名的大家才是他真正的同伴不是吗?

       同伴的心愿江夏总是乐于去满足的。

       一场绚丽的戏剧落幕以后,松田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好警察,并且永远都会是。

       佚名也迎回了它忠诚的西图。

       他一直很期待和zero的正式见面呢。这个被松田认可的金发黑皮……混蛋?

 

       安室透开着车,想着风间刚发来的调查结果。

       那天离开事务所后,他让风间查了事务所附近的所有监控,找一个黑色卷发戴着墨镜一身黑衣的男人。

       风间仔细看了所有的影像,最后从一家珠宝店私设的摄像头里捕捉到的一个橱窗里反射出的影子证实了这个人的存在。

       很强的反侦察能力。

       虽然画面很模糊,除了一头黑色卷发以外也没什么足够分辨的特征,头发也是很容易变装的部分,但安室透还是觉得,那个人给他的熟悉感太强烈了。

       混蛋松田!

       安室透捏紧了方向盘。

       他抬头,一愣。

       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开到了事务所附近。

       他下意识地往四周扫了一圈,不出意料地并没有看到那个卷发墨镜的身影。

       另一件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江夏今天居然不在吗?”看着事务所门上“歇业”的牌子,安室透疑惑地想。

       江夏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好员工”,如果有需求要在非休息日请假,会提前向老板安室透报备,虽然对于这种请求安室透从来不会拒绝。

       而今天,安室透回忆了一下,确定江夏没有和他说过今天要请假的事。

难道是什么突发事件,让江夏甚至没有时间给他打一个电话?

       安室透表情凝重了起来。

       这一刻他甚至想到了琴酒是怎样强行闯进高中生侦探的家里,然后消音的枪声在房间中响起。

       安室透拿出手机,拨出了江夏的号码。

       一秒,两秒……

       听着对面始终没有传来被接听的动静,安室透的心直往下掉。

     “咳咳,老板?……”手机听筒中终于有声音传出。

       安室透松了一口气,但察觉到对面声音的虚弱又有些揪心。

     “你生病了吗?”

       对面没有回答,安室透疑惑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显示还在通话中。

     “你还好吗?“安室透又问了一遍,环顾四周,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听筒里的呼吸声变得明显。

       ……

       安室透扫了眼铁门边挂着的“江夏“门牌。

       从铁门往里看了眼,感觉没什么异常。

       他左右望了望,看没有人注意这里,就从围墙翻了进去。

       屋门锁着,安室透发挥了自己娴熟的开锁技巧三两下就开了锁。

       他一手捏着枪,另一只手推门试探了一下,并没有突然出现一个银长发或是某个方脸。

       屋里光线不错,他一眼便看到了躺倒在沙发上的江夏,手上还拿着一只手机,或者更精准地说,手机仍停留在他失去力量的松开的手上。

       安室透上前,看着江夏苍白又透着不正常潮红的脸和不太规律的呼吸,伸出手背触了触江夏额头,很烫。

       安室透紧紧皱起了眉。

       病成这样还是赶紧送医院吧,不知道病根也不好乱用药。

       安室透犹豫了一下,决定直接叫救护车。

       就算是波本也不至于对看好的下属见死不救。

       而侦探社老板因为担心无故不来上班的员工而上门查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老板?“

       安室透正掏出手机准备拨号,面前半死不活的样子的员工突然睁开了眼,虚弱地叫了他一声。

       安室透下意识地摆出波本脸,然后意识到面前是个烧得不行的病号,又稍微放缓了一点脸上的表情。

       然后他听到他看好的未来后辈挣扎着说:“我不去医院。“

       不去医院?

       安室透收起了几乎按下拨号键的手机。

       虽然很多组织成员受伤时都不会选择去医院,但是他们要么是没有干净的身份,要么是受的伤口没办法合理解释。

       或者还有一种情况是……接受过组织的实验,身体状况异于常人。

       安室透心底紧绷,但表面上有些随意地说:“为什么不去医院?只是感冒发烧不需要避开普通医院。”

     “我讨厌医院。”江夏哑着嗓子说。

       安室透看到侧躺在沙发上的少年绿色的眼睛像是蒙着一层水雾,在从窗户透进来的光线下闪烁着微光,是与少年平时兴奋时闪闪的眼睛完全不同的光亮。

       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江夏。

       安室透拉回思绪,表情冷漠地接着说:“这个理由就像小孩子不愿意吃药一样可笑。”

       安室透严肃地看着江夏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

       ……

       几个小时后把江夏安顿好并且感觉到他已经退烧的安室透走出江夏宅,对着已经漆黑的天色怀疑自己刚刚到底是屈服在了什么神奇的力量之下。

       江夏站在窗前,看着金发黑皮的男人开着马自达远去,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


Norman

【透夏】梦里梦外-2

#OOC预警

#主安室透视角

#黑方江夏,无灵媒师设定

---------------

        安室透并没有去找心理医生。

        三面颜的卧底先生没有可以向他人吐露心声的侥幸。

        他按计划出差去调查某社长的黑料,不出意外挖出了不少不堪入目的东西。...


#OOC预警

#主安室透视角

#黑方江夏,无灵媒师设定

---------------

        安室透并没有去找心理医生。

        三面颜的卧底先生没有可以向他人吐露心声的侥幸。

        他按计划出差去调查某社长的黑料,不出意外挖出了不少不堪入目的东西。

        看到那些资料时,一边是难以抑制的对于这种社会渣滓的愤怒,但不得不说,不用迫害善良的普通人,能够借组织的力量顺便收拾这种恶人,让他压抑着的属于“降谷零”的良心轻松不少。

        但是对江夏……对那个梦,果然还是很在意啊。

        大概是在一种对现组织外围成员未来少年名侦探的好奇心的驱动下,安室透在做组织任务时还稍稍少划了一些水。删减了大约三天份的兼职,提前回了东京。

        一路直接开回侦探事务所,发现江夏果然在那里。

        安室透走进门,坐在沙发上似乎正在发消息的江夏抬起头,看到是他,有些惊讶。

        安室透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随口问了下从刚刚他进来开始就放下手中的事看着他的江夏:“你刚刚在干什么?”

        江夏正色说:“我在联系广告设计商。我买下了警视厅附近路口的那个广告牌,原来那个广告的按摩店正好倒闭了。我觉得那个位置很好,价格也比较合适……”

         “哦……”安室透点点头,又想到一件事:“今天是工作日,你不用上课吗?”

         在收拾那个组织目标时安室透其实已经查过江夏了。

        江夏做的组织的任务不算多,但好像从小就被父母带着在组织里混,违法的事情也没少干。

        但他反正看上去对组织也没什么归属感,非常适合策反。

        再加上……安室透想起了江夏那张完美的成绩单,这样的人才怎么可以留在组织这个该死的地方。

        “因为我对侦探这个职业很感兴趣,而且……”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学校里的课程难度不算太大,我的成绩还算可以……”

        是天才啊。安室透心底默默点头。

 

        在充分的调查以及实际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安室透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组织成员,这个少年确实是淤泥里开出的一朵奇葩。

        虽然由于在组织里长大,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稍微有些歪,比如偶尔有流传的名侦探打人事件。对于经常在法律边缘大鹏展翅的公安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重要的是他对善恶有着清晰的分辨,甚至由于不愿和组织同流合污,一度抑郁乃至自杀。

        在近距离围观过江夏式剧本流破案以后,安室透越发笃定策反这个决定。

        敏锐的观察以及强大的推理能力,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与其留给黑方作恶,不如将这份力量贡献到守护国家与人民的事业中来。

        公安的身份暂时不能透露给他,但可以先把他划到“波本”的手下,慢慢将其与组织隔离开来。

 

        今天天气不错,虽然是傍晚,但还是光线明媚,万里无云。

        安室透推开事务所的门,看到江夏正拿着组织制式的黑色手机说着什么,心头顿时蒙上一层阴霾。

        琴酒。安室透磨了磨牙。

        那台黑色手机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组织的触手,不断地拉扯着这个他想要救出泥潭的少年,不让他脱离世界的暗面。

        他敲了敲江夏靠着的沙发背,向他伸出手。

        江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了过来。

        安室透接起电话:“上个月人就已经拨给我了,你如果缺人就去招,不要总打扰我的部下。话说回来,你那种简单的连坐思路,到底打算持续到什么时候?”

        一个人出事就把所有和他相关的人都威胁恐吓审问一通,不仅效率低还容易打草惊蛇,并且容易引起大范围恐慌,对于琴酒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做事方式,优秀的情报人员波本表示不屑。

        和琴酒毫无营养地阴阳怪气试探互喷了一波,安室透挂掉了电话,把手机递回给边上的江夏。

        江夏的脸上没有被组织topkiller怀疑的恐惧,反而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你这么相信我?”少年绿色的眼睛亮亮的,“雪莉这么照顾我。如果我帮她逃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听到这话,安室透定定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然后打开了事务所内的监控录像。

        然后发现江夏今天确实来过事务所,但中午离开过后直到傍晚才回来。

        也就是说,在雪莉消失的时间段,江夏并不在事务所。

        安室透转头看向站在边上的少年,手上已经摸出了枪。

        “雪莉是你带走的?”安室透冷笑着问,但心底并不觉得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他怎么想都觉得江夏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能力去把被琴酒锁在安保严密的研究所的毒气室里的雪莉救出来,还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他们才刚回东京一天,之前一直在外面查疑似安放监控器的陶器的事情,江夏还顺便破了两起案子,没有能够提前布局的时间。

        要说一个高中生花一天就能从琴酒眼皮底下救出雪莉,那组织的topkiller还是趁早换人做吧。

       “不是。”江夏好像没想到他会反应这么大,有些害怕地垂眼低声说:“我接到了一个委托,去见了一下委托人,然后附近刚好有个商场,想到事务所里的猫粮不多了就顺便买了点回来。”

        “呃……”江夏抬起眼,虽然语气犹疑,但是眼睛还是亮亮的,“这也算是工作,不用扣工资吧……”

        安室透有些受不了这种眼神地移开眼,下意识回答说:“不用。”

        然后感觉有些不对地又把眼睛移了回来。

        接着冷笑着放狠话:“你说的我会去查。要是有什么问题,你是在组织里长大的,知道有什么后果。”

        恐吓完江夏,安室透觉得事务所这里也没什么事了,就照常扔给了江夏几个自己做不过来的兼职。

        临出门前,想想不放心还是又说了一句:“组织内部也有竞争,面对琴酒他们,自己多多注意一些。”

        听着江夏答了一句“我知道了老板”,安室透推门出去。

        天色有些暗了,他突然看到余光处好像有一个卷发墨镜的男人在看着这里。

        转过头去找却一无所获。

        那个男人……好熟悉。安室透刚放松的心情又有些凝重起来,他不觉得自己会看错。

        松田?  

Norman

【透夏】梦里梦外-1

#OOC预警

#主安室透视角

#黑方江夏,无灵媒师设定

---------------


这是……哪里?

降谷零意识模糊地想。

他仿佛飘在天上,又仿佛无处不在。他好像在下坠,但并没有多少失重带来的无力。

他突然发现他面前是熟悉的安室侦探事务所的大门,不对,这是电视里的画面,他正坐在安全屋的沙发上看电视。

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少年。他自然地转头瞄了一眼侦探事务所,就调转摩托准备离开,突然又回过头,像是发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

镜头一转,黑发绿眼的少年坐在事务所的布衣沙发上。

降谷零看到了镜头里的第二个人,金发黑皮的青年坐在少年对面。

哦,这是他自己,...

#OOC预警

#主安室透视角

#黑方江夏,无灵媒师设定

---------------


这是……哪里?

降谷零意识模糊地想。

他仿佛飘在天上,又仿佛无处不在。他好像在下坠,但并没有多少失重带来的无力。

他突然发现他面前是熟悉的安室侦探事务所的大门,不对,这是电视里的画面,他正坐在安全屋的沙发上看电视。

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少年。他自然地转头瞄了一眼侦探事务所,就调转摩托准备离开,突然又回过头,像是发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

镜头一转,黑发绿眼的少年坐在事务所的布衣沙发上。

降谷零看到了镜头里的第二个人,金发黑皮的青年坐在少年对面。

哦,这是他自己,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他看到他自己以熟悉的“安室透”的姿态在少年面前放了一杯茶和一张登记表。

【“我们事务所的工作比较繁忙,未必能接你的委托。不过我会根据你的需求,给你推荐其他合适的事务所里面的侦探都是解决相关问题的专家。”金发黑皮青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少年拿笔填表,降谷零看到他在名字一栏写的是“江夏桐志”。

【只填了寥寥几项,少年便推回了这张大片空白着的纸,在金发黑皮青年发出质疑之前,说:“我不是来委托的,我想来这里兼职。”】

兼职?降谷零如他观看的影片内的同位体同时一怔。

【安室透拿起登记表,把它扔进旁边的碎纸机。

然后回身送客:“抱歉,我们不招人。”

说着,安室透朝门口做了一个看似“这边请”,实际读作“快点滚”的手势。

    江夏坐在沙发上不动:

    “可是我感觉你的店里很缺人手路过好几次都关着门。但你还坚持在各种地方打广告,不觉得很浪费吗。”

    江夏一边说,一边把那本借来的侦探手册放到茶几上,开始推销自己:

    “我的推理能力很强,而且对薪水没什么要求,你可以按最低时薪给。”

安室透沉默着打量了他一会儿,走到门边,咔哒把门反锁。

    再转过身时,他手里多了一把枪。

    神情也变得危险起来,活似一个嗅到了叛徒气息的琴酒。

    江夏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目光扫过安室透全身。

安室透继续道:“关于你刚才提到的浪费……”他声音冰冷,很有气势的说,“如果能钓到你这种别有用心的小贼,其实很值。”】

这个少年……降谷零感到一段不太熟悉的记忆出现在脑海里……他见过他,在大约一年前组织的任务里。这是组织的人!

降谷零猛地一惊,缓慢的思维突然加速。

他的面前不是什么电视,不是什么影片。

他正握着枪,逼近着那个可疑的组织外围成员。

“谁派你过来的?你是那些警察的走狗?”他摆出一个经典的反派冷笑。

面前漂亮的黑发绿眼青年表现出害怕的情绪,他状似诚恳地回答道:“没人指派我,是我自己找过来的。我想找一个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以前我为了组织的任务,得罪过附近的一些地痞,他们不敢正面找我,就一直玩阴的。我不管去哪打工,过不了多久,那里都会被砸。次数多了,就没有老板敢要我了。”

说着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只能去很远的地方打工,扣掉往来路费,工资很少,不够用。”

降谷零有些心软了,但又觉得事情哪里不对:“组织……”

“组织给我的任务也很少。”江夏垂下眼,“一位有代号的成员觉得我心理有问题,不能受刺激……”

降谷零没有怎么听清少年后面的话。他突然感到大片大片的信息扑面而来,他看到江夏在各种不同的场景下破案,在警局做笔录,看到嫌疑犯苦恼地跪地忏悔,看到雪片般的报纸,头版头条是对江夏的赞美——看破剧本的少年侦探。

【绑匪狞笑着走近倒在地上的小男孩,沾血的球棒在地上划出一串沙哑的噪音。高高扬起球棍,打算给出最后一击。

这时,一束光突兀从窗外射入,穿透布满污渍的玻璃,将废旧仓库映亮。

    窗户被轰一声撞开。一辆摩托嚣张飞入,轮胎对准绑匪的脸碾了过来。

江夏下车,掂了掂绑匪躲避时掉落的球棍,微笑着说:“欺负弱小好玩吗?”】

【江夏举起手机向身边的馆长示意。手机上播放着馆长捡笔的一幕。

他表情严肃地对馆长说:“自首吧。不要再心存侥幸了,你的所作所为,你自以为隐蔽的手法,人民群众都看在眼里。”】

【江夏视线扫过面前由抽屉组成的立柜。

目光在立柜上的刀痕上稍稍停留。

然后他带上手套把几个抽屉取出来,重新摆放。

    很快,随着抽屉回归初始状态,上面的刀痕复原,组成了“すわ”两个假名。

正是“诹访”的读音。】

【在一个挤满着死者,警察,嫌疑人以及路人的房间里,江夏站在画面中间平铺直叙:

“可能少夫人不是踩着陶罐上吊的,而是先被绳圈套住脖子,然后从旁边的柜顶上掉了下来。

  “如果是自杀,没必要弄得这么花哨,所以这或许是一场谋杀比如有人趁她酒醉,把她搬到柜子顶上躺着,再在她脖子上套好上吊的绳圈,今早少夫人醒来以后一翻身,不慎从柜顶掉落,坠断了颈椎。

“这样的话,凶手大概是美浓素夫先生吧……“

周围一圈人听着他读剧本式的推理表情呆滞。】

【……】

这真是一个正义智慧的少年侦探。降谷零这样想着,意识再次下坠。

 

降谷零在床上清醒过来。

摁开手边的手机,显示早晨五点。

打工皇帝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习惯性地回忆着今天的计划,最近组织在港口那边有个交易,经手的人不少,让风间在港口那里临时戒严一下,给交易增添一些阻碍。

组织想要控制山藤会社,要收集山藤社长的黑料。

侦探社那里好几天没去了,要去维持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

下午,降谷零坐在安室侦探事务所里,查看这些天事务所收到的信件。

事务所的门被敲响了。

一个大概高中生年纪的少年推门进来。

安室透默默提高了警惕。

他认识这个少年,应该是组织的外围成员。他来这里干什么?

安室透扬起营业性的微笑,引导他在客座上坐下。

他倒了一杯茶,和一份委托登记表一起递给了这个外形不错的少年。

少年拿起笔,在表上填了自己的姓名、手机号、邮箱。剩下的委托内容则空着没填,然后把表推了回来。

安室透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有既视感。

他低头看了看表上填的名字。

“江夏……桐志?”

那么接下来应该是……

“我不是来委托的,我想来这里兼职。“对面的少年忽地开口说。

安室透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这个黑发绿眼的高中生。

回忆一下昨天的梦,能够发现梦的主体就是江夏,事件都围绕着他而发生。

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梦到他啊?他们俩很熟吗?好像还是个预知梦。

安室透想了想,按梦里的设定来说,这还是个了不得的少年侦探呢。

呃……但是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啊……总不会是真的吧……

他收起脸上的笑容,表情严肃地试探道:“你是组织的人吧?谁派你过来的?“

江夏表情一惊,有些害怕地垂下眼低声说:“没人指派我,是我自己找过来的。我想找一个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以前我为了组织的任务,得罪过附近的一些地痞,他们不敢正面找我,就一直玩阴的。我不管去哪打工,过不了多久,那里都会被砸。次数多了,就没有老板敢要我了。“

这段话说的也和梦里一模一样。这也太玄学了吧?!安室透有点维持不住脸上的假面。

他想了想,继续试探:“那你为什么想到来我这里找兼职?“

“我之前无意间救了一个被绑架的小女孩,她父亲给了我一笔酬金。通过那件事,我发现私家侦探似乎是很适合我的行业。但是我找不到法定监护人帮我签字,只能挂在别人的事务所当学徒。

    “那时,我正好在侦探手册上看到了你这里的广告。”

    说到这,江夏指了一下茶几上的侦探手册:

    “所有的侦探事务所里,你这家离警视厅最近。这样不容易被打砸,就算真的有人因为我来砸店,警方也能很快赶到,所以我想来碰碰运气。”

    说着,江夏又抬头看向安室透:“进门以后,我才发现我以前见过你,你的肤色和发色很有特点……正式成员,应该更不会畏惧那些地痞吧。”

“你很缺钱?“安室透有些好奇,”就算找不到兼职,组织的任务对于高中生来说报酬不菲吧。“

“组织给我的任务很少。”江夏垂下眼,“一位有代号的成员觉得我心理有问题,不能受刺激,很少给我安排工作。如果再找不到稳定的兼职,我只能卖掉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了。但那是他们最后留下来的东西……”

安室透看了看面前有些可怜的少年,想了想梦中意气风发的侦探,感到有些纠结。

他刚刚话语中提到的代号成员,应该是雪莉吧,确实有听说雪莉对一个外围成员格外关注。雪莉作为一个研究员,和其他穷凶极恶的组织成员相比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是不是真的参加组织的任务不多,这个在数据库上很容易能够查到。如果一切正如他所说,这样一个没有过多深入组织的黑暗面的青少年,本就很有拯救的价值。

如果任凭他在组织这个泥潭里深陷下去,梦中那个满身正气的名侦探,恐怕也无法再现了吧。

况且安室侦探事务所在大部分时候只是作为一个提供侦探身份的背景,作为一个情报据点也在组织那里报备过,收一个组织成员打打杂,也并不会有什么信息暴露给组织的风险。

从组织到公安,从雪莉的母亲到国家的未来都考虑了一遍,安室透最终还是决定收下江夏。

江夏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正义无辜,他完全可以过后慢慢观察。

至于那个梦……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再怎么样那也只是个梦啊……

预知梦的产生是由于概率作用,事情刚好像梦里那样发生只是巧合罢了。世界还是唯物的。安室透试图说服自己。

他向江夏随意交代了一下实习阶段的注意事项,就离开准备去做下一个兼职了。

走出事务所门时他往边上扫了一眼,一辆眼熟的摩托车。

他还记得江夏骑着这辆车撞破玻璃冲向绑匪的英姿。

安室透闭了闭眼,默念三遍“只是巧合罢了”,一边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找个心理医生。 


克格茵楠.

【柯学捡尸人】有关CP 江夏篇

*乱写的,见谅

*OOC预警


1.琴酒×江夏

琴酒:“收敛一点,我不希望在下一批任务名单上看到你的名字。”

江夏:“如果我的名字真的出现在任务名单上,我希望我的生命由你亲手终结。”


2.江夏×西图

江夏:“来,记住这个人的样子,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好孩子。”

西图:“我自愿成为您的工具,我永远忠心于您,我的生命永远掌握在您的手中,我将永远为您冲锋陷阵。至死不休。”


3.西图×江夏

西图:“主,请您相信,我会成为最好的引导者,引导他们走向您戏剧的舞台。”


4.安室透×江夏

安室透:“你想对我的部下做什么?……...

*乱写的,见谅

*OOC预警



1.琴酒×江夏

琴酒:“收敛一点,我不希望在下一批任务名单上看到你的名字。”

江夏:“如果我的名字真的出现在任务名单上,我希望我的生命由你亲手终结。”


2.江夏×西图

江夏:“来,记住这个人的样子,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好孩子。”

西图:“我自愿成为您的工具,我永远忠心于您,我的生命永远掌握在您的手中,我将永远为您冲锋陷阵。至死不休。”


3.西图×江夏

西图:“主,请您相信,我会成为最好的引导者,引导他们走向您戏剧的舞台。”


4.安室透×江夏

安室透:“你想对我的部下做什么?……趁我不在就想把他迷晕带走,你是觉得自己活够了吗?”


5.江夏×江夏桐志

江夏桐志:“我不想再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挣扎了,你愿意代替我活下去吗?”

江夏:“没有人能代替你活下去,除了你自己。生命在自己的手里才有意义,不是吗?……除非你要将灵魂出卖给我。”


TBC:

待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