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透子

9465浏览    244参与
εDivya
是透子—— 儿童画水平见谅

是透子——

儿童画水平见谅

是透子——

儿童画水平见谅

重铬酸根

”追寻真实的白英雄与追寻理想的黑英雄“

”追寻真实的白英雄与追寻理想的黑英雄“

砂糖🍬
2020年还有磕n透子的人吗?...

2020年还有磕n透子的人吗???😭😭😭

2020年还有磕n透子的人吗???😭😭😭

清茶与酒🍃

【BW/BW2】“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现任合众地区总冠军恭平露出窘迫的神色,虽然是被前辈的母亲邀请,但还是从心理上感觉很是拘谨。

 

反而是他身后的芽衣眼神发亮,一个劲地戳青梅竹马敏感的腰窝,让他赶紧应下。见恭平死活不开口,她干脆自己把用于伪装的帽子一掀,连声答应道:“好呀好呀!”

 

最近在合众地区宝可梦好莱坞中大放光彩的女演员为了心中偶像完全抛弃了半个小时前说要低调行事的作风。

 

“我很喜欢你演的‘公主殿下’,很可爱。”

 

透子的母亲将他们两人带进客厅,一人送上一杯热茶暖和暖和在冬季室外被冻僵的身体。

 

那部电影情节很是精彩,昨天电视上正在首播,不过很可惜她昨天光顾着和女儿打电话而忘了看结局。现在主演就坐在她面前,这让她忍不住问道。

 

“后面小公主有成功离开魔王的城堡吗?”

 

芽衣点头,笑起来的模样和电影中的公主殿下一模一样的可爱:“是的,她最后那个计划终于成功了,逃出城堡的时候还和王子遇见了……王子当时的表情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哈哈哈哈哈。”

 

恭平露出无奈的神情。

 

对面的女性将温和的目光转移到这位年轻的冠军身上,感觉透过他挺拔的身姿有些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她笑道:“王子是恭平先生出演的吗?”

 

透子前辈的名号在整个联盟都是有所耳闻的,加上两年前他还未从桧扇市的学院毕业时,透子曾到过那里作为前辈指导过他的对战。现在让前辈的母亲称呼自己为先生,实在感觉压力太大。

 

他好像被茶水呛到一样连连摆手:“不不不,您称呼我为恭平就好……当时我只是被拉过去客串,因为我也不知道女主角是芽衣出演的。”

 

芽衣瞪他:“我演的不好吗?”

 

恭平举手投降:“非常精彩的演技,修看了都要落泪。”

 

“?”

 

“正面含义、正面含义。”恭平立马补救。

 

“你们关系真好,就像透子和透也一样。”温柔的女性微笑起来,为两位年轻的拜访者将茶满上,“说起来今天还有两位说要来拜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同时还有一两句抱怨。

 

“白露,以前我就跟你说出发前一定要做检查,你看这次你忘了带东西回来了。”

 

“呜啊啊——”被点名的人企图蒙混过关:“不是我没有定闹钟!是闹钟它自己坏了!”

 

“……闹钟会自动撞墙把自己弄坏吗?”

 

“说不定呢哈哈哈哈哈。”这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尴尬地笑了起来,试图转移话题:“走吧走吧我们快进去,我还带了伴手礼要给透子他们。”

 

恭平和芽衣对视了一眼,这回换成芽衣整个人坐立不安起来。

 

“恭平……”她很纠结地询问自己身旁淡定下来的竹马:“要不然我们先告辞?”

 

“就算现在出去也会撞上黑连老师他们的。”恭平提醒。

 

两年前黑连刚作为新任一般属性道馆馆主的同时也兼任了桧扇市精灵学校的老师,芽衣当年作为总是低空飞过考试及格线的学生,每次都会被拎到教师办公室进行教育,导致她现在听到黑连老师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快有心理阴影了。

 

“阿姨好!”

 

他们坐在客厅里听见那位给他们带来初始精灵的博士助手小姐活泼的问候声。

 

接着果然是黑连老师冷静又略带疑惑的声音。

 

“阿姨好,今天是有其他人来拜访吗?”

 

“是的,恭平和芽衣,你们应该也认识。”

 

“啊!芽衣也在吗!她之前演的公主真是太棒了!”

 

“……白露,你这个回答和问题没有任何关系。”黑连的声音顿了顿:“认识是认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拜访透子。”

 

毕竟自己教过的学生中,一位成了现任合众地区的冠军,另一位成了宝可梦好莱坞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你们先去客厅坐,我去厨房再给你们泡些茶。”

 

“好的——”

 

白露熟稔地回答,然后轻车熟路地推开客厅的门就看见目前整个合众地区都很出名的两位明星僵硬地坐在桌前,仿佛两个排排坐的小学生,见到她身后的黑连第一反应是——

 

“老师好!”

 

“……”

 

白露回头看黑连,发现对方因为无话可说准备下意识地想推眼镜,结果发现自己眼镜早在很久以前就拿下了。

 

发现自家女友偷笑的黑连咳嗽了两声,佯装无事发生。

 

他正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四人忽然见面好似官方工作会面现场的凝重氛围时,门外又一次响起了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声音可大得多,就算他们在房间内也能听见破空而来的呼啸声,甚至还有不分前后而来的雷电的轰鸣。

 

但是冬天为什么会打雷?

 

在场战斗经验更丰富的恭平和黑连迅速起身跑到窗边,手已经压在了腰间的精灵球上,两人把芽衣和白露护在身后,如果情况不对就准备让她们先带着伯母离开。

 

窗外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两道白色的尾痕,云层被翻搅成破碎奇特的形状,将天空一分为二,一边是晴空万里的模样,另一边是电闪雷鸣的模样。

 

由远及近间有两只精灵从高空俯冲,白色与黑色交替前行,双方好像比赛般互不相让,最后一个冲刺同时在鹿子镇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下。

 

然后在客厅里的四个人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

 

“谁赢了?”

 

“同时到的!”另一个带着帽子的少年从精灵背后冒出头。

 

“莱希拉姆和捷克罗姆说你们这个游戏很无聊。”第三个声音传出来。

 

“明明祂们自己也玩得很开心……哇!”

 

少女的话音还未落下,黑白两只精灵就已经抖了抖身子,将他们三人抖下去。

 

N先掉在还未铲净的松软雪堆中,接着透也直接以躺着的姿势压在他身边,最后透子从天而降成功偏离了两人去接她的手,满脸是雪地着地。

 

“欢迎回来。”

 

有谁的笑声传来。

 

年长的家人与许久未见的朋友正站在他们面前。






薄荷鱼与十三香

一些摸鱼和一点N主♀

假设 找人的这两年里主♀去了趟阿罗拉收服了鬼鸟

.

什么lof居然可以批量加滤镜了!(究极反射弧

.

破壳萌tag好多我该怎么打


一些摸鱼和一点N主♀

假设 找人的这两年里主♀去了趟阿罗拉收服了鬼鸟

.

什么lof居然可以批量加滤镜了!(究极反射弧

.

破壳萌tag好多我该怎么打


圣光咸鱼

是描改,p2原图
哈尔莫尼亚的移动城堡(指N之城

是描改,p2原图
哈尔莫尼亚的移动城堡(指N之城

沙雕少女软猫猫

给我结婚!!!
上色废是我没错了

给我结婚!!!
上色废是我没错了

安白觞

(口袋妖怪黑白)与N·哈尔莫尼亚的小故事

#cp N×透子

#以后如果有更新只在这一篇更新


【1】

是摩天轮。

透子路过某个游乐场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摩天轮设施。

此摩天轮非彼摩天轮。

透子想起了那个人。

把她原本平凡的人生弄得一团糟的,那个青年。

被莫名奇妙拉上摩天轮的时候透子是懵逼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毫无反抗地跟着那个一头绿毛的电波系青年坐上了摩天轮。

或许是从比那个时候更久远之前,在她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透子在一片哗然的人群中看到名为N的青年的那一瞬间。

——啊,这个人会把她的命运搅得一团糟。

她已有了这样的预感。


【2】

“你的宝可梦很喜欢你。”

N对初识的少女说道。

从少女身边的宝可梦那里传递过来的感情与言语,喜...

#cp N×透子

#以后如果有更新只在这一篇更新


【1】

是摩天轮。

透子路过某个游乐场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摩天轮设施。

此摩天轮非彼摩天轮。

透子想起了那个人。

把她原本平凡的人生弄得一团糟的,那个青年。

被莫名奇妙拉上摩天轮的时候透子是懵逼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毫无反抗地跟着那个一头绿毛的电波系青年坐上了摩天轮。

或许是从比那个时候更久远之前,在她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透子在一片哗然的人群中看到名为N的青年的那一瞬间。

——啊,这个人会把她的命运搅得一团糟。

她已有了这样的预感。


【2】

“你的宝可梦很喜欢你。”

N对初识的少女说道。

从少女身边的宝可梦那里传递过来的感情与言语,喜爱、亲昵、信赖。

想要与这个人一直在一起。

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心音,毫无杂质的爱意。

少女抬起头来。

N发现少女有一双天空般湛蓝色泽的眸子,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着一个人的眼睛。

澄澈,纯净的蓝,N惊讶地感受到这个少女有某些和宝可梦相似的特性。

天空般的颜色。

自由的白鸟。

他在少女的眼中看见了整片苍穹。


【3】

太奇怪了。

这是透子第二次见到N,却是第一次与这个青年接触,第一次直面这个青年。

太奇怪了。

这是透子对N的第二感觉。

面对面地看着青年,能够看到他自然般绿意的眼眸,那双眼睛十分的干净纯粹,给透子的感觉却并不美好。

——太过干净了,以至于那双眼中空无一物。

就像是清澈到极致的潭水中没有游鱼,就像漂亮的绿水晶却毫无生机。

他是在看自己吗?

他真的是在看着自己吗?

从场合以及方向判断是毫无疑问的,然而透子的敏锐直觉又向她传递着违和感。

同时她的直觉也在向她发出警报。

——离这个人远一点。

但是在青年表露出友善的态度时,透子的良心做不到将他丢着不管。


西瓜鸭

老北京味儿+东北味儿番外

   

今天更个有趣的,我一时心血来潮想更一个浓重东北味+老北京味儿的番外短文。

人设是这样的:

冷漠退休北京户籍雇佣兵Gin×老京味儿官二代警官秀哥儿

还是老规矩,不分攻受,放心食用。

o不ooc写上再说。

         雨天,大雨天,吓着大暴雨的大雨天。

         以上就是秀哥遇见那个男人时候的背景。

     ...

   

今天更个有趣的,我一时心血来潮想更一个浓重东北味+老北京味儿的番外短文。

人设是这样的:

冷漠退休北京户籍雇佣兵Gin×老京味儿官二代警官秀哥儿

还是老规矩,不分攻受,放心食用。

o不ooc写上再说。

         雨天,大雨天,吓着大暴雨的大雨天。

         以上就是秀哥遇见那个男人时候的背景。

         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白种人,周身都是一股子的“我是坏人的气息。”

         毫不意外的,秀哥把他列为了需要搜查的危险人物之一。

        “那边的,你干啥的。”秀哥握了握藏在衣袖里的手枪,笑的有些贼溜儿的凑上去。

         感觉反倒是他有点儿像不怀好意的歹徒呢?

         秀哥偷过那辆摩托车的后视镜看见自己的表情,在心里暗自嘀咕。

         他绕过摩托车才真真正正瞧见了那个可以的黑衣男人的模样——很俊俏的白种人,带着宽大的绅士帽,一身黑色的长风衣,留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

         “不错嘛……”挺俊俏的一小伙儿。

         秀哥在心里吹了个口哨,暗自的给这个男人打了个好评。

         这年头像他一样留长发的人不多了。

         似乎是感受到秀哥目光里的不怀好意,那个银白长发的男人抬起头。

         两双一模一样的墨绿色眸子在空气里穿过无数滴小雨丝交汇在一起。

         “你要干什么?”

         “你叫啥?打哪儿来的?”一股流氓痞子的气质在秀哥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

         “Gin,从黑龙江过来的。”他压了压帽子。

         啧,要是几天前他还没“洗手”的时候有人敢这么看他,这会儿早就在某个不知名的旮旯子呆着凉快去了。

         真是不习惯呐,尤其是这个小破警察的视线莫名的带着一股子的侵略性。

        “国籍,电话,有身份凭证没?还有你办的签证呢?”秀哥摸了摸早就淋的湿漉漉的裤兜,干脆放弃了从身上掏出小本子的念头。

         听见秀哥的问话,Gin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墨绿色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冷冽,“你查户口呢还是钓情人?”

        秀哥见了咧了咧嘴,“我觉得你说的这些都没毛病,我们全部都可以试一试,我瞅你就挺对眼的。”

         “可我瞅你贼闹心,我这辈子最讨厌带针织帽的人——娘炮。”

        秀哥一愣,低下头打量了自己一下,并没觉得有什么毛病,至少也没有眼前这个男人说的这么不堪。

        但事实上一身气度不凡的警察制服,戴上个针织帽,尤其还是落鸡汤的形象下,的确有些不伦不类。

         不远处的警察亭里的透子见了这两个好像在雨里还聊的很欢快的两个人,难得的,没好脾气的低声咒骂了一句,“这俩二货。”

         倒是的确,大暴雨的天气里,两个人都没有雨伞。

         秀哥没穿雨衣,这就很邪门儿了,尤其是旁边还有一个看来就长途跋涉很久了,但是却浑身湿透还依然能保持风度的白种人,这就更邪门儿了!

        “13802442203。”Gin突兀的报出一串数字。

         秀哥愣了愣,轻笑出声,“‘1380’开头的电话——老北京的?”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Gin瞥了一眼之前拦住他的车杆子。

        秀哥愉悦的望向警察亭,对着透子挥了挥手。

        黄色的车杆子嘎吱一声缓缓升起。

        “我亲爱的恋人先生,回见啊!”

         秀哥给机车启动的尾气喷了一脸,还笑对着Gin的背影挥舞着手臂。

         透子懒得理会雨里面笑的像中了几十亿元的人,回过身干别的去了。

        “怎么样?”秀哥拉开警察亭的门,蹚着一大滩子水进了屋,“爷帅吧。够爷们儿不?”

        “够!”透子狠劲儿的点了点头,“够像个大傻子。”

        “去你奶奶的!”

——————————————————————————

电话号码瞎编的,千万别有像秀哥看Gin背影一样傻乎乎到可爱的人去试验——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

可能人物严重ooc?

呜呜……

老北京的浓重东北味真心不好写。

今天改老北京味儿的番外,接下来的正文有大虐,让我酝酿酝酿情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