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透恭

362浏览    2参与
太一

花木镇今日的风(透子x恭平)

花木镇的风


“……差不多娃娃。”


“欸?”


“我在想,恭平好像差不多娃娃啊。”


在博士的后院,我和Pokemon们正懒散地躺在柔软的草坪上,眯着眼睛看着某位后辈正勤勉地给自己的大白龙梳毛。


“为什么这么说?”


“爱照顾人,性格有些呆呆傻傻的,还有……”


午后的阳光很是柔和,随着树影斑驳地熨贴在少年的湖蓝色的外套上,栗棕色的发丝被温煦的春风吹拂着。他一边轻柔地梳理着莱希拉姆头部云朵般的毛发,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部。脚旁的泡沫栗鼠亲昵地蹭着恭平,背后的一众Pokemon投以羡慕且嫉妒的表情。


好白。胳膊好细。我俗气地这么想着,不愧是演员啊。...

花木镇的风



“……差不多娃娃。”


“欸?”


“我在想,恭平好像差不多娃娃啊。”


在博士的后院,我和Pokemon们正懒散地躺在柔软的草坪上,眯着眼睛看着某位后辈正勤勉地给自己的大白龙梳毛。


“为什么这么说?”


“爱照顾人,性格有些呆呆傻傻的,还有……”


午后的阳光很是柔和,随着树影斑驳地熨贴在少年的湖蓝色的外套上,栗棕色的发丝被温煦的春风吹拂着。他一边轻柔地梳理着莱希拉姆头部云朵般的毛发,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部。脚旁的泡沫栗鼠亲昵地蹭着恭平,背后的一众Pokemon投以羡慕且嫉妒的表情。


好白。胳膊好细。我俗气地这么想着,不愧是演员啊。


好看,太好看了。


“……还有长得可爱。”我轻声补了一句。


少年不经意间僵硬了一秒,左边的耳朵悄悄地泛出红色。


他很快结束了修理毛发的任务,莱希拉姆很快意地嚎了一声,传说中的宝可梦就这样豪无廉耻地在少年身上蹭来蹭去。


“别这样……雷希拉姆,好痒啦……哈哈。”


啧。我有些不满。


到底谁才是你认可的英雄啊。


再说,恭平你怎么能由着他在你身上蹭来蹭去………可恶。


突然,我发觉有些不对劲。“喂………!”


“首席天鹅,四季鹿,索罗亚……?你们往哪跑呢?!”我的一众Pokemon纷纷背叛主人,向少年的方向飞奔而去。


“等、等下!人造细胞卵、双倍多多冰你们凑什么热闹啊!”


它们两个连看都没看我这个真主人一眼,就投向恭平的怀抱了。


算了。

自暴自弃。

我继续躺在草坪上,吹着悲哀的风。


唯独君主蛇从斜上方懒洋洋地瞥了我一眼,似乎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无奈地摆摆尾巴。


我回瞪了它一眼,对你的训练家放尊重点啊君主蛇先生。


它没理我,闭着眼睛小憩。这让我有些挫败感,只好又转向恭平的方向。


的确,他是很受欢迎的类型,无论是宝可梦还是人类。但他并不是那种软绵绵的烂好人。

硬要说的话,他的温柔是有边界感的温柔。


曾经去过一次他的粉丝见面会,他很有礼貌地收下粉丝的礼物,得体地回应粉丝们夸张而热烈的欢呼声。同时,他的拒绝总是不留情面的,或者说,他的温柔是有一些淡漠的情绪在里面的。


他很少在我面前提起这份工作。曾经有几次把话题引到他演的电影上,他总是很平静地转移话题。


我和他还不熟的时候,有几次去宝可梦好莱坞看到他主演的电影。《训练家与宝可梦之爱》看到名字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宝可梦和人类的禁断之恋。结果只是描述姐弟恋和穿插其中的精灵对战的故事,大失所望。我还匿名在网上打了4分——理由是标题欺诈。


他的演技很好,自然且到位,尤其是因为对战的底子好,与宝可梦的默契合作更是赢得了合众上下一致好评。


但,怎么说,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他的神情中流露着空洞感。


和我在冰洞里看到那条冰龙的感觉是一样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带着他的大剑鬼,望向海浪的方向。远处天堂之塔的钟声正响,那种眼神,像是太阳底下不动的冰。


只有在照料他的Pokemon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看见他眼底的真实的笑意,溢出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我有些窃喜。


有没有我一半的功劳呢?我颇有些自满地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他被耿鬼的鬼脸逗笑。爽朗的笑声在花木镇的风中摇晃着。


我的母亲作为训练家旅行,而他的的母亲为各种各样的宝可梦疗愈。


透子擅长战斗,恭平擅长治愈。


似乎是某种程度上的命运。


“……那孩子变了啊。”

红豆杉博士在窗户边凝视着他们,

“变得开朗了许多呀。”


“透子不也是一样吗,变得更加温柔了。”

“恋爱的力量真伟大。”

她的父亲微笑着,戳了戳探探鼠的白色尾巴,“你说,是不是呀?”


博士想起以前的透子。

从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实战课程第一名,终于拿到精灵球出来旅行,整日忙于每日训练,与其他训练家切磋,她的母亲经常抱怨透子一连几个月都不来消息。

还记得刚当雷文市那会,她不是骑着自行车对战地铁的站台上转圈圈,就是与透也组队在晃荡的地铁里对战。


“白露和黑连一开始还能与她并肩同行,后来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特别是遇到了那位N先生之后。”

“她走得太快了,也太孤独了。”


“我以前很担心她,问她,旅行到现在,你后悔吗。”


“那孩子坚定地回答了,'不曾后悔。'”博士欣慰地笑着,“现在,终于有人能一直陪伴在那孩子身边,让她慢慢找到自己的生活了。”


总算处理完了那堆叽叽喳喳的宝可梦们,他微笑着朝我走来。

少年很自然地坐在我左侧,友好地和君主蛇打了个招呼。我是指——它的尾巴很和善的摇了摇,和对我那种嘲讽性质的摆尾是不同的。


在花木镇的风中,无端地,我想起很多事情。


我用讲故事般的语气向他道来这座小镇与我所发生过的故事。


小的时候,我拿着水枪,和母亲的大剑鬼玩幼稚的水枪游戏,我加大水量,摆出奇怪的姿势,大喊一声“超级无敌水波动”;性格很野的我,甚至和邻家饲养的四季鹿对打,可惜的是还没分出胜负,最后就以母亲的赔罪和我被拖回家的哭声告终。我抱着她的大腿哇哇地大哭着,“我真的快赢了嘛!”,结果被她狠狠揍了一顿;放暑假的晚上,我偷偷从邻家借来烛光灵,再把白露和黑连叫过来看恐怖片,在剧情的高潮处总有一个阴森森的光芒在我的房间亮起,结果把他们两个吓得半死。


很遗憾,我的恶作剧没能继续下去。白露的哭声过于恐怖,把我妈引上楼来了。


然后,你知道的,我又被揍了一顿。


听到这里恭平笑了起来,“前辈小时候真的很有趣呢。”


物以类聚吧。我收集的Pokemon都是一群好斗分子,好强,倔脾气。

我那只君主蛇从藤藤蛇的时候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在研究所的时候经常被训练家退回来,说脾气太差无法掌控。虽然他们说所有的藤藤蛇都是这样,但我总觉得自己的那一只藤藤蛇不一样。


他曾经在飞云市的胡同巷里被对方的哈约克撞到墙上,背部全是血。


正打算把它换下的时候,它回头看了我一眼。和其他好胜的Pokemon不同,那不是“不甘心”的表情,也并非是不服输的心态作祟。它很单纯地判断了局势:它能赢。


正确的判断。


扛下来,反击就能胜利,那就没有退缩的理由。那是天生的强者姿态,无须任何解释。


“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走在了一条写满孤独扉页的人生路上呢。


我闭上眼,额头突然有柔软的触感。


………欸?


“前辈。”


少年正,在午后的阳光下,眼瞳流转着温柔的波浪,用额头轻轻地触碰她的额头。


就像是,花木镇正漾起的微风。


她大概要沉醉在这风中了。










花亦miko_
再过几天就七夕了QAQ和爸妈说...

再过几天就七夕了QAQ和爸妈说好了去外面庆生可能那天都没办法上网所以就摸个鱼作为七夕贺(??)好吧完全和七夕没关系,但就是很喜欢这两只天使^q^hshshs

金银金三十题的三十题本来打算在七夕前搞定,但现在越写越心塞……

再过几天就七夕了QAQ和爸妈说好了去外面庆生可能那天都没办法上网所以就摸个鱼作为七夕贺(??)好吧完全和七夕没关系,但就是很喜欢这两只天使^q^hshshs

金银金三十题的三十题本来打算在七夕前搞定,但现在越写越心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