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透绿柱石

9362浏览    157参与
于子清

让我看看还有谁没碎~原来是你呀透绿柱石~

拍照好难,我一点都拍不出来好难受啊只能一个个拍哭了

让我看看还有谁没碎~原来是你呀透绿柱石~

拍照好难,我一点都拍不出来好难受啊只能一个个拍哭了

深海猎人_斯卡蒂

沙雕妄想4:当明日方舟与宝石之国联动⑵

*......

*你们熟悉的声优梗


⒈透绿柱石and初雪 cv.早见沙织

初雪在摇晃她的重量级大铃铛,然后透绿柱石就看着她摇

突然铃铛掉了,砸在了初雪头上,初雪,卒

小透:那我……去叫医生啦?(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⒉柱星叶石和蓝毒 cv.种崎敦美

柱星叶石成功的成为了蓝毒的试衣架

柱星叶石:???


⒊黄钻石和空爆 cv.皆川纯子

空爆在闹

黄钻石看着她闹


⒋中  性  宝  石  人

钻石和磷叶石在聊天

月见夜看见了

月见夜:你们好,两位美丽的小姐……

圆粒金刚石(突...

*......

*你们熟悉的声优梗


⒈透绿柱石and初雪 cv.早见沙织

初雪在摇晃她的重量级大铃铛,然后透绿柱石就看着她摇

突然铃铛掉了,砸在了初雪头上,初雪,卒

小透:那我……去叫医生啦?(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⒉柱星叶石和蓝毒 cv.种崎敦美

柱星叶石成功的成为了蓝毒的试衣架

柱星叶石:???


⒊黄钻石和空爆 cv.皆川纯子

空爆在闹

黄钻石看着她闹


⒋中  性  宝  石  人

钻石和磷叶石在聊天

月见夜看见了

月见夜:你们好,两位美丽的小姐……

圆粒金刚石(突然冒出):尼酱(哥哥)!辰砂在找你哦!

钻石:我知道啦,那我就先走啦,拜拜,磷

月见夜【内心】:这么漂亮,居然是男孩子吗(受到一万点暴击)

月见夜:那这位小姐……

磷叶石:内个,我不是女孩子啦

磷叶石(回头):南极石!我在这儿!

南极石:磷!快过来!

磷叶石:那再见吧?有点怪的先生?(跑走了)

月见夜:有……点……怪……(受到一千万点暴击)

月见夜【自闭】:这个世界怎么了……


⒌???

影片:

磷叶石:不许欺负钻石【钻(zuān)到了钻石的裆下】圆粒金刚石大坏蛋,略~

钻石:诶……诶?!?!(脸红)

【详情请见 番剧:宝石之国】

失智博士:白金,阿米娅,临光,来,展现出你们的演技吧!

阿米娅:刀客塔,来吃几口源石吧(脸黑)

白金:箭在弦上,随时可发(脸黑)

临光:(沉默)

失智博士:【晕厥】


四月既望
飞速草稿流警告 考试周摸鱼我有...

飞速草稿流警告

考试周摸鱼我有罪

是小透,后面是摩根的头发(?)

飞速草稿流警告

考试周摸鱼我有罪

是小透,后面是摩根的头发(?)

Sophia

陈年老图
发现自己越画越差

陈年老图
发现自己越画越差

末影人君

来自一个长期没看漫画的人

摩根和透怎么了吗???咋还有新透和新摩根石了???

摩根和透怎么了吗???咋还有新透和新摩根石了???


亓霁i

220年过去,大家都快300岁了

220年过去,大家都快300岁了

森sariba

「 极彩色 」


和「 启航 」是同一个系列


这次是幸福的月组

(小黑和帕仅一丁丁点出镜就不打tag了)


本来应该沿袭这个系列的黑白传统,但是月面的彩色景色实在漂亮忍不住上了个色

「 极彩色 」


和「 启航 」是同一个系列


这次是幸福的月组

(小黑和帕仅一丁丁点出镜就不打tag了)


本来应该沿袭这个系列的黑白传统,但是月面的彩色景色实在漂亮忍不住上了个色

森sariba

《表面张力》

《离心》系列合集


新生代 摩根石/透绿柱石 友情向无差

摩根石第一人称

 

00

那天,我第一次醒了过来。


从似乎是悬崖的地方落下,摔在软软的草地上。紧接着我又听到了沉闷的声响,往那个方向看去,一个透明的东西就落在离我不远处。


“………”


“………”


本能地,毫无理由地,我们沉默着挪动着躯体向彼此靠近。说到底那时的我们连什么是“说话”、什么是“同伴”乃至于连“自己”是什么都毫无概念,仅仅地凭借着最原初的冲动挪动着、向另一个“物体”接近。


透明的那个动作比我更快,...

《离心》系列合集


新生代 摩根石/透绿柱石 友情向无差

摩根石第一人称

 

00

那天,我第一次醒了过来。

 

从似乎是悬崖的地方落下,摔在软软的草地上。紧接着我又听到了沉闷的声响,往那个方向看去,一个透明的东西就落在离我不远处。

 

“………”

 

“………”

 

本能地,毫无理由地,我们沉默着挪动着躯体向彼此靠近。说到底那时的我们连什么是“说话”、什么是“同伴”乃至于连“自己”是什么都毫无概念,仅仅地凭借着最原初的冲动挪动着、向另一个“物体”接近。

 

透明的那个动作比我更快,在我还未掌握移动的要领时就已经几乎是到了我的身前。

 

“……………”

他向我探出自己的上肢,试图与我接触,而我模仿着他的动作,也探出自己的肢体。

 

“咔嚓”

随着动作,我们肢体接触的部位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紧接着便有纹路从产生接触的部位扩散开来。

 

“………”

为着奇怪的现象感到“好奇”,我们加大了接触的力道,看着那纹路逐渐扩散、变得更为明显。

 

“咔、咚咔!”

随着几声脆响,扩大的纹路两侧的肢体彼此脱离、从我们的躯干上掉落。落于绿色草地上的透明、半透明物体零零散散地混合着堆叠在一起。

 

【就这样,也不错】

 

我这样想着,试探性地再度探出余下的躯体,向着他接近。而他也怀着和我一样的想法,和我做出着相同的动作。我们变得更加零碎、更加混合,重复着这样的举动直至再也无法移动。

 

我们于是又保持着这样的状态过了许久,直到有其他的别的什么来到了我们附近。

 

“这是新出生的孩子们吗?”绿色的、蓬松的那个问。

 

“这个色泽、这个纹理,是——新的摩根石和透绿柱石吗?”蓝色的、尖锐的那个也问。

 

“得赶紧报告老师。”最后他们这么说。

 

 

01

被包在了又黑又软的东西里,感觉到了“恐惧”。想要挣扎却因为破碎的躯体而无法做到,不知不觉地就变得困倦,逐渐地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度醒来时躯体已经重新变得完整,就连形状也发生了改变、变成了看起来十分光滑的样子。再仔细观察,发现旁边,透明色的那个他就在我旁边,和我一样重新变得完整、变得光滑。

 

“呜呜啊——”我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听到我的声音,他转向了我在的位置,这时我在注意到有一个高大的物体伫立在他的身后。看着那个东西,不知为何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安心与欣慰。

 

“唔唔唔!”

透明色的他向着我也发出了声音。

 

“老师,白粉已经准备好了。”我的身后传来了声音。

 

“好的,麻烦你们了。”

 

老师、是叫做老师吗——

 

“l、lau、老、si,老师si!”

我模仿着,说出了第一个词汇。

 

“老、师!”

他也模仿着我。

 

被我们的响动吸引,那个高大的物体的表情舒缓,仅仅是这样、我就觉得无比地开心。

 

 

02

我们获得了“名字”,我是摩根石、他是透绿柱石。

 

我们涂上了“白粉”,穿上了和大家一样的“衣服”。

 

我们学习了“知识”和“战斗技巧”,组成了“搭档”。

 

但是与学什么都很快、总喜欢冲在前面又活泼的他不同,我对于新鲜的事物并不是那么喜欢,不如说感到害怕。对于月人也是这样,虽然他对于月人兴趣十足,总是和我说想要到月人那里去玩,但是对于我来讲月人仅仅是带来恐惧的噩梦罢了。

 

“你也太胆小了吧,月人明明就那么有趣。那个质感摸起来一定软软的,就像咱们最喜欢的小白的抱枕。”

他有些不满地跺着脚,把剑扛在肩头敲打着。

 

“可是之前的摩根石和透绿柱石就是被月人带走再也回不来了。”

我把剑抱在怀里,一边谨慎地提防着天空的方向一边提高声音与他争辩。

 

“他们在月球上一定过得很开心啦,一定是因为太过开心才会不想回来的。”

与我的认真不同,他回复得满不在乎。

 

“可是老师说是被月人抓走做了装饰品!”

 

“但是老师也没亲自见过吧!”

 

我因为他的话而哑口无言。

 

 

03

最近我开始学着像透绿柱石一样行动。

 

起因有点复杂,一方面是因为身为搭档的他总是嚷着我太过温吞,所以为了适应他的步调我觉得模仿着他的样子行动说不定会好一些。

 

最开始有一点吃力,但是透绿柱石因为我突然之间变得活泼而很是开心、进一步地拉着我东奔西走,而我也因为透的好心情与的确充满趣味的探索而觉得愉快。

 

而另一方面,说起来稍微有些害羞。

 

大家总是说我们像是接班从前的摩根石与透绿柱石一般出生,但是不管是我还是透绿柱石都与曾经的前辈们完全不同。具体的来讲,就像“透绿柱石性格的摩根石、摩根石性格的透绿柱石”,虽然透绿柱石他完全不在意,但是这样的评价总让我觉得或许比起现在的我,大家还是更为喜欢从前的前辈。

 

所以,如果我变得和从前的前辈一样开朗活泼的话,大家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呢?

 

透绿柱石比起原先更愿意和我一起搭档了,这一定是个好兆头吧!

 

 

04

和透绿柱石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了!

 

今天一起去看了水母,去看了蝴蝶,从西瓜碧玺和异极矿前辈那里收到了漂亮的花环做礼物。红绿柱石前辈也送给了我们新的衣服,是和透绿柱石成套的新睡衣。

 

说起来,最近我也不那么害怕月人了。就像透绿柱石说的那样,只要看清月人的动作,用剑挡住飞来的弓矢,然后再把握时机一剑挥下去,“嗖”地月人们就会软绵绵地破掉。

 

“就像砍掉棉花做的小白一样!好厉害!”

我忍不住因为这神奇的质感而惊呼出声。坚硬冰冷的我们对于软软松松的东西都有着奇妙的亲近感,水母也是因此颇受大家的喜爱。据金刚老师说,这颗星球曾经存在着身体大部分都由水构成的柔软生物,它们还长着蓬松的毛发,因为那毛发而看起来浑圆可爱。

 

“会不会有圆圆滚滚的月人呢?”透绿柱石揉捏着新拿到的小白玩偶兴奋地问。

 

“亚历前辈会不会知道呢?”我回过头,同时把射过来的剑挥挡回去。

 

“喂!年轻人!不要东张西望啊!”蓝锥矿前辈因为我回头的动作而慌张地向这边跑来,我于是有些惭愧地赶紧停下闲聊,重新整顿态势随着大家一同展开防御。

 

在结束战斗回去的路上,透绿柱石拉着我问了因为今天来的也是旧式七闪而兴致低落的亚历前辈。

 

“圆滚滚的月人?”前辈眯着眼睛偏过头,用力地思考着,“说起圆滚滚的月人,小白玩偶就是仿制的月人的造型啊。”

 

“小白以前是月人吗!”透绿柱石瞪大了眼睛,我也跟着惊叫出声。

 

“嗯——小白们聚起来会变成巨型的月人,但是被打散开就会变成玩偶那样的大小,因为小型所以也相对无害……但是放在一起就又会变回去!”亚历前辈认真地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那!其他的月人们打散也会变小吗?”透绿柱石紧接着追问,我也连连点头对这个问题表示关注。

 

“这个嘛,目前为止会分散开来重新变成不同个体的只有那个月人而已。”

前辈有些遗憾地总结道。

 

 

05

“如果再遇到那种可以分散开来的月人我们就捉一只养起来吧!然后再带去给老师起一个名字!一定会超有趣的吧!”

那天一回到学校,透绿柱石就兴奋地大声对我提议。

 

虽然小白玩偶的确很可爱,月人的质感也的确非常有趣,但是对于我而言和月人的接触到接近后用剑打碎就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是再无害、再小型的月人,若是让我直接用手触碰或者是长时间和其近距离接触的话我也不是很能做得到。也许对于其他的前辈们来说直接用手触碰月人也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事,但是我依然觉得那是我绝对做不到的事。

 

“哈啊?真无聊啊。”他夸张地叹气,随后又露出那副信心十足的勇敢表情,“那就由我来养,到时候你可不要太羡慕啊!”

 

“诶,诶?你说真的吗?用剑鞘戳一戳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噜噜噜”他做着鬼脸,转身向着走廊深处跑了过去。

 

“等,等等我嘛!至少让我戳一戳嘛!”我追着他跑了过去,害怕他会跑得消失不见。

 

 

06

承诺替我去月球上询问摩根石前辈喜不喜欢我的磷叶石前辈出人意料地再被带走之后又完整地归来了。

 

原先我曾经以为前辈之所以会被带走是因为和我承诺了要去询问的事,因此在前辈被带走后内疚了很久。透绿柱石安慰我说月球上的生活一定也不坏,但是我还是担心去了月球的前辈究竟有没有被做成装饰品。

 

回来了的磷叶石前辈一只眼睛变成了可以发光的珍珠,除此之外还带回了巨大的剑,衣服也换了新的。但是问及前辈究竟在月球上见到了什么,前辈想了想、最终遗憾地告诉我们他全都忘掉了。

 

“真是太可惜了!是不是会有什么消除记忆的技术?回来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是因为这个前辈们才不愿意回来吗?”透绿柱石哇哇地叫着,看起来有些兴奋过度了。

 

“透绿柱石、也想去月球上吗?”我小声地问,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听到。

 

“我说,摩根石不好奇吗?月人!”他依旧滔滔不绝,手舞足蹈地向我表示着他对月亮那边的期待,“打散了之后是怎么拼回去的呢?晒不到太阳也没关系吗?晚上不来是因为也会因为没有光所以觉得困吗?”

 

“我、我”他冲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我也因此有些不敢泼他冷水,“我——”

 

他睁大眼睛兴致勃勃地盯着我,布满灿烂笑容的脸上写满了对我回答的期待。但是最终我也没能做到正面回应,只是在他的注视下愈发瑟缩,最后小声地说了搪塞的话便头也不回地跑回了房间。

 

害怕他因此而失望,但是更害怕的是满是月人的恐怖的月亮。

 

如果有办法去月球的话他会不会去呢?

 

透绿柱石并没有追过来找我,我也没有再去和他确认这件事。

 

 

07

在那之后透绿柱石再也没有和我提过去月球、或者说月亮上的猜想的话题,我们的生活又回到了从前。一起去巡逻、一起去探索、偶尔去观察水母和蝴蝶,然后回到学校后透绿柱石一定会去听磷叶石前辈的月球见闻分享,而我则是回去寝室或者和黑曜石前辈、异极矿前辈们打牌。

 

在磷叶石前辈回来后将近一个月后的晚上,透绿柱石和磷叶石前辈还有其他前辈一起在深夜坐着月人的飞船去了月球。翡翠议长找到我确认透绿柱石状况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也许再也见不到他了,但是当金红石前辈、圆粒金刚石前辈以及柱星叶石前辈说自己要去海里寻找大家时我也选择了和他们一起。

 

锆石前辈和西瓜碧玺前辈们去了虚之岬的方向,而我则跟着其他人越过绪之滨,进入到了海中。没有时间涂上树脂、也来不及换上特制的泳衣,我在和柱星叶石前辈确认过后就分头向着海的深处前进。

 

大海很宽广、很深、夜里的海很黑,但是一想到也许可以找回透绿柱石我就感觉自己还能够打起精神。

 

金红石前辈没能跟上,眨眼间柱星叶石前辈也已经不见了,前面的区域越来越黑暗也越来越深邃。我也逐渐因为黑暗而变得体力不支。

 

“老师,对不起。”我想起最初见到老师时老师的笑脸,想起那时的透绿柱石。

 

“对不起,没能拦住透绿柱石,对不起。”我蹲下,坐在了海水之下的沙滩,四周的黑暗让我已经无法确认自己周围的景象,一旦停下,恼人的恐惧又重新涌上来。

 

“咚沙、喀沙、咚沙、咚沙”

有什么将我从身后抱起,放在了怀里。

 

“老师,对不起……”我抓紧老师的衣服,用尽最后的力气向他道歉。

 

“不是你的错”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我听到了老师的话。

 

 



伍母湯花花嗯喵屯花花
16.雖然不是對小高修有什麼怨...

16.
雖然不是對小高修有什麼怨念
但是我好想看他開開心心回地面結果挨小摩根揍的樣子x

16.
雖然不是對小高修有什麼怨念
但是我好想看他開開心心回地面結果挨小摩根揍的樣子x

BERN

   *现pa捏造注意

    (⌒v⌒`)

  p1:走廊转角巧遇熟人的高修

  p2: 落书瞎来画面

   *现pa捏造注意

    (⌒v⌒`)

  p1:走廊转角巧遇熟人的高修

  p2: 落书瞎来画面

第七季。

是旧图了

宝石相关

p2是觉得可以当遗像(咳咳)p成黑白的了

倒数两张算是临改官漫

没屁放了。

是旧图了

宝石相关

p2是觉得可以当遗像(咳咳)p成黑白的了

倒数两张算是临改官漫

没屁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