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逗比

6141浏览    3478参与
bctm

所以承太郎的手指约等于黄瓜??

dio怎么越看越像还没发福的橘猫,哎呀

所以承太郎的手指约等于黄瓜??

dio怎么越看越像还没发福的橘猫,哎呀

九旻

关于为什么电脑不能用

那会儿准备英语口语考试,老师带我们去机房进行考前模拟,结果班里七成的人都没有收到考卷。


老师换了一次又一次电脑和教室,依然无法解决问题。


老师问了隔壁班,同样出现了这个问题。


我在拿到新的电脑时,看着“是否链接XXX”的对话框,犹豫了一下,举手问道:“老师,开机之后自动出现的对话框选“yes”还是“no”?”


……事实证明那个XXX是校园网。


#一个年级的逗比#


那会儿准备英语口语考试,老师带我们去机房进行考前模拟,结果班里七成的人都没有收到考卷。


老师换了一次又一次电脑和教室,依然无法解决问题。


老师问了隔壁班,同样出现了这个问题。


我在拿到新的电脑时,看着“是否链接XXX”的对话框,犹豫了一下,举手问道:“老师,开机之后自动出现的对话框选“yes”还是“no”?”


……事实证明那个XXX是校园网。



#一个年级的逗比#



是绅士鸭

悲伤离合苦情戏2


忘记说了

女一叫蒙玠(我)

女二叫俞君

村里的神棍叫老神棍

男主叫軋龙

背景如下

背景:

女一和女二相爱了,但村里的神棍说会带来灾难,于是被村民暴力分开,女二被猪笼,女一完好。女一露出了真面目,她是那个神棍。她霸占了村庄,收男宠无数,变态无比,玩腻了的男宠就杀掉。渐渐的,这个村庄的势力变得很弱。有一天,女二强势归来,提了女一的人头。但是她太过强大,而且野心也不满足于一个村庄,于是杀杀杀,最后霸占了整个世界。成了王。又有一天,男主出现了。它潜伏在女二的后宫。只是实在太受宠,被女二榨淦了,于是男主死了,女二因为自己最爱的男宠死了,于是把自己杀了。

悲伤离合苦情戏2


忘记说了

女一叫蒙玠(我)

女二叫俞君

村里的神棍叫老神棍

男主叫軋龙

背景如下

背景:

女一和女二相爱了,但村里的神棍说会带来灾难,于是被村民暴力分开,女二被猪笼,女一完好。女一露出了真面目,她是那个神棍。她霸占了村庄,收男宠无数,变态无比,玩腻了的男宠就杀掉。渐渐的,这个村庄的势力变得很弱。有一天,女二强势归来,提了女一的人头。但是她太过强大,而且野心也不满足于一个村庄,于是杀杀杀,最后霸占了整个世界。成了王。又有一天,男主出现了。它潜伏在女二的后宫。只是实在太受宠,被女二榨淦了,于是男主死了,女二因为自己最爱的男宠死了,于是把自己杀了。

来日方长

记一次上课

有一次上英语课(网课时代🤷),当时轮到我翻译一个句子,我就在讲解没有看消息,后来当我回到群发现我的沙雕们:
[图片]

有一次上英语课(网课时代🤷),当时轮到我翻译一个句子,我就在讲解没有看消息,后来当我回到群发现我的沙雕们: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四)

“你是说,这件事是铄金盟背后指使的?”忆寒说

“应该是,死者死状凄惨,脖子处有淤血但颈椎并未出现人为伤害,这死状,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羽岚摸摸下巴说

“要说快说,再卖关子杀了你”萧羽架起刀抵到羽岚脖子处

“你干嘛!想起来的事差点就想不起来了。我知道你是嫉妒我的英俊面貌,但也......”羽岚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但话还没说完,萧羽便把刀贴近了羽岚的脖子

“好啦好啦,不闹了。这种死状,或许是铄金盟十大杀手排行榜位居第八的杀手——哲肃!哲肃,擅长用毒,其毒或许只有排行榜位居第二的楚留香能与之匹敌,但二人的手段不一样:哲肃杀人的方法是在目标的衣食住行上下一种奇毒,先是使直接接触者浑身起满疱疹,...

“你是说,这件事是铄金盟背后指使的?”忆寒说

“应该是,死者死状凄惨,脖子处有淤血但颈椎并未出现人为伤害,这死状,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羽岚摸摸下巴说

“要说快说,再卖关子杀了你”萧羽架起刀抵到羽岚脖子处

“你干嘛!想起来的事差点就想不起来了。我知道你是嫉妒我的英俊面貌,但也......”羽岚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但话还没说完,萧羽便把刀贴近了羽岚的脖子

“好啦好啦,不闹了。这种死状,或许是铄金盟十大杀手排行榜位居第八的杀手——哲肃!哲肃,擅长用毒,其毒或许只有排行榜位居第二的楚留香能与之匹敌,但二人的手段不一样:哲肃杀人的方法是在目标的衣食住行上下一种奇毒,先是使直接接触者浑身起满疱疹,后毒性大发,毒气慢慢跑入气管,久而久之,便会在脖子处形成淤血,接着窒息而亡;而楚留香就比较简单了,他使用的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毒,闻者便会毒发而亡。因为二人杀人方法快慢不同,所以排名不同。故哲肃对楚留香很是嫉妒”羽岚说道,萧羽慢慢把刀收了起来

“表弟!你来啦”初瑶表姐看到羽岚三人便急忙跑过来:“这二位是......”

“这俩人是......是,是我的贴身丫鬟和保镖”羽岚尴尬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对了,据说这件事已经激怒了府伊大人了,命立即严厉彻查此事了。”初瑶表姐说

‘看来这件事果真和铄金盟有关,不过府伊那个级别的人物应该是不知道铄金盟的存在的,但为什么偏偏杀了钱庄老板呢?难不成钱庄老板和铄金盟有关系?或者是为了银子去的?不简单啊’羽岚心里想。

再看看尸体那边,仔细一看,手腕处确实有疱疹,但官兵也迅速搬起尸体,装进麻袋里面,抬走了。羽岚朝着官兵那边看,发现一位戴着黑纱的蒙面人离开了现场,羽岚立刻意识到那个黑衣人一定与此次事件有关,便说:“表姐,我们这边还有事,就先去忙了。”说完,立刻拉着忆寒和萧羽的手向黑衣人逃走的方向走去

“干嘛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看到离初瑶表姐远了,忆寒把手抽出来,抱怨道。同时羽岚也放开了拉着萧羽的手

“我刚刚看到了个黑衣人,那个人看到官兵把尸体抬走,就走掉了。”羽岚向二人说明情况

“哪个方向?”萧羽问

“官府的那个方向”

“不好!追!”忆寒说,说罢,忆寒拉着羽岚左手,萧羽拉着右手,施展轻功迅速向官府那边奔去

未完待续......

Ps:求求各位观众老爷别做白嫖怪啦!如果这篇原创小说入得了您的法眼,请留下个点赞和关注吧!秋梨膏!

懒懒懒懒
被小区鸡叫吵醒的我,特意录制了...

被小区鸡叫吵醒的我,特意录制了一份送给我死党

然后这货还真接收了

我感觉我俩可能是傻逼눈_눈

被小区鸡叫吵醒的我,特意录制了一份送给我死党

然后这货还真接收了

我感觉我俩可能是傻逼눈_눈

怪物i

真滴

某人问:看电视有什么好处?

我答: 不用学习 !(一脸真诚)
[图片]

某人问:看电视有什么好处?

我答: 不用学习 !(一脸真诚)

阿钰鸭

[图片]

hhhhh瞧瞧我和我的小姐妹们拿钉钉干什么?


这玛丽苏剧情我爱了!

hhhhh瞧瞧我和我的小姐妹们拿钉钉干什么?


这玛丽苏剧情我爱了!

秦羽

萧守不若露恒

阴暗的牢房里萧晓推了推那堆稻草,然后找了一个束缚的姿势,随便躺在了上面,看上去完全是一副糙汉的模样,完全没有一点点淑女的气质。

  

  “唉,真的好想念宿舍的硬床板啊!”萧晓望着眼前那一片漆黑,皱了皱眉。虽说学校宿舍里面全都是硬床板,但是条件还是比现在要好得多的。想着自己以前还经常和同学们吐槽学校宿舍的环境差,现在想想根本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啊!

  

  “看样子以后我应该会很珍惜在学校睡觉的时光!”至于为什么喜欢在学校,而不是喜欢在家里,这就可能和萧晓的家庭有关系了!

  

  萧晓想着自己家里的状况,不敏感的烦恼。眉头更是越锁越深。“算了,想他们干嘛?睡觉睡觉,睡着了就不...

阴暗的牢房里萧晓推了推那堆稻草,然后找了一个束缚的姿势,随便躺在了上面,看上去完全是一副糙汉的模样,完全没有一点点淑女的气质。

  

  “唉,真的好想念宿舍的硬床板啊!”萧晓望着眼前那一片漆黑,皱了皱眉。虽说学校宿舍里面全都是硬床板,但是条件还是比现在要好得多的。想着自己以前还经常和同学们吐槽学校宿舍的环境差,现在想想根本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啊!

  

  “看样子以后我应该会很珍惜在学校睡觉的时光!”至于为什么喜欢在学校,而不是喜欢在家里,这就可能和萧晓的家庭有关系了!

  

  萧晓想着自己家里的状况,不敏感的烦恼。眉头更是越锁越深。“算了,想他们干嘛?睡觉睡觉,睡着了就不感觉到环境差了!”

  

  不过还真是服了,萧晓那适应环境的能力,没过几分钟果真睡着了。睡得还相当舒坦!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萧晓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认为这是梦,就没有再去多理会他。因为谁半夜深更不睡觉,来牢房找她问问题。要是有那个脑子多半有病。

  

  萧晓,本来不想理会继续睡觉的,可是忽然想到了某个人,她猛的睁开眼睛。“果然是你,你想干嘛?”萧晓看清了眼前的白守。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她想起来打他一顿,但是移动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铁链牢牢的锁住了!知道挣扎没有用,但萧晓还是不想放弃。30秒后萧晓停止了挣扎, “到底想干什么?”萧晓对他咆哮,“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聊?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一脚揣死你!现在赶紧把我解开,不然有你后悔的时候!”

  

  作死萧,再次将没过脑子的话喷了出来!

  

  “我问你,你来到我身边,到底什么目的?”那人似乎发飙了,冲过来掐着萧晓的脖子,逼着萧晓跟自己对视。

  

  可是萧晓现在被他掐的喘不过气来,眼睛模糊的很,完全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也听不懂?”萧晓,很努力的发出声音,这是他内心深处的声音!

  

  “呵呵,很不错啊,你这只死凤凰!难道你不知道我爱你吗?”那人越发愤怒,简直到了变态的模样!

  

  “呵……咳咳!你爱我?开什么玩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死在你面前!”萧晓,突然感觉自己眼睛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就差一步就见了阎王爷!

  

  那人似乎知道自己过了,插着萧晓脖子的手松开了些,但始终没有放下!

  

  萧晓感觉那的慢慢的俯身到自己的耳旁:“你别以为你怀了他的种,我就会放过你!我照样有方法将你栓在我的身边!我告诉你,你哪也别想去!”

  

  什么?怀孕?我怀了谁的种?我怎么不知道?还想把我拴在你这个死鬼的身边?你想的也太多了吧?白守!“不可能,就算是死,我也不可能在你身边!”

  

  萧晓下意识的否认。换来的却是那人不温柔的对待!

  

  那人撩起她脖子间的长发,尖尖的牙齿,慢慢的摩挲着脖子上的皮肤。接下来尖尖的牙齿,慢慢的划破皮肤,刺入肉里!越摇越深,直到将所有牙齿深深地埋进肉里!

  

  “啊啊啊啊!”萧晓绝望的叫着!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咬合!因为萧晓亲身体验过,被大型群类咬过的感受。所以他可以深刻体会到这次的咬合不适,大型犬类可以相比的。

  

  这种刺痛感是深入骨髓的!就像想把她全身的血液都洗了一遍,把她全身的骨头都一根根抽出来,再一根根塞进去一样。仿佛是某个人要把自己的印记烙印她的身上,让她一辈子也洗不掉。

  

  “萧晓!萧晓!萧晓!”接着身体一阵剧烈的摇晃,将接近昏迷的萧晓拉了回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虽然事情还是很模糊,但是她永远记得那一身蓝衣,那一头蓝色的长发!白守,老娘一辈子都记住你了!

  

  未说出口的话,只保存在脑海中,因为她现在实在没有那个力气在说话了,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

  

  白守抱着昏迷的萧晓,满脸的惊慌失措!只是默默的将萧晓抱紧再抱紧。

  

  本来自己只是想在小小睡着的时候来看它一眼,但是没想到笑笑却进入了梦魇。一直哭喊着挣扎,说着断断续续的话。自己也毫无能力去介入这梦魇!

  

  白守,第一次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弱了,太无能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应该不会有事的,不她绝对不会有事的,她可以醒的过来。我相信她,我真的相信她!白守,在心里不断默念。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吧!

  

  却始终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只是单纯的抱着。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三)

“hia!你们咋进我家的啊!”羽岚震惊的问 

“这事就不用你管了”忆寒冷漠的说 

“唉!现在东厂西厂都要保我性命,难不成,是我太帅了嘛”羽岚自信的撩了撩头发 

“你想人头落地吗”萧羽手握住刀柄,恶狠狠瞪着羽岚。 

“哎哎哎!别呀!即使我这么帅,你也不能嫉妒不是。还有,我,我说你俩到底什么身份混进来的啊,以后我让管家多防着点这些地方”羽岚贱兮兮的说 

“贴身丫鬟啊,要不怎么能盯着你呢?”忆寒回答 

“hia~!现在贴身丫鬟还…还配刀?!”羽岚一副不敢相信的问 

“我可不像东厂那帮莽夫一样,隐藏身份还把刀亮在外面”...

“hia!你们咋进我家的啊!”羽岚震惊的问 

“这事就不用你管了”忆寒冷漠的说 

“唉!现在东厂西厂都要保我性命,难不成,是我太帅了嘛”羽岚自信的撩了撩头发 

“你想人头落地吗”萧羽手握住刀柄,恶狠狠瞪着羽岚。 

“哎哎哎!别呀!即使我这么帅,你也不能嫉妒不是。还有,我,我说你俩到底什么身份混进来的啊,以后我让管家多防着点这些地方”羽岚贱兮兮的说 

“贴身丫鬟啊,要不怎么能盯着你呢?”忆寒回答 

“hia~!现在贴身丫鬟还…还配刀?!”羽岚一副不敢相信的问 

“我可不像东厂那帮莽夫一样,隐藏身份还把刀亮在外面”忆寒冷笑一声,瞟了瞟身旁的萧羽。 

“我说姓忆的,你什么意思。我们东厂莽夫,你们西厂就不是?不服打一架啊!”萧羽盯着忆寒,眼中充满杀气 

“打就打,你以为我怕你啊”忆寒说罢,双方就摆出了准备出招的招式。 

“哎,我说你俩。虽说是东西两厂的人,那也不能说打就打啊。”羽岚在旁边劝架 

“我看东厂就是一群莽夫,只会打打杀杀,一点也不会用脑子…不对,这家伙好像就没脑子”忆寒要是紧咬不放 

“别以为你是女子我就会让你,出招吧。”萧羽用冷冰冰的语气说 

“hia!我说!你俩的任务是来盯着我的,不是让你俩来打架的。还有…”羽岚话还没说完,初瑶表姐站在门口敲起门来 

“表弟起了嘛”初瑶表姐大喊着。这时,忆寒和萧羽听到门外有人,便立刻把刀收了起来,并给羽岚使了一个眼神。羽岚看到便心领神会,开门去了 

“哎呀,你怎么才起啊,快和我去看死尸。”初瑶表姐拉着羽岚的手就要往外跑 

“什么?死尸?!在哪啊”羽岚震惊的问 

“据说是在河里打捞上来的。被收拾河里垃圾的衙役发现的,别说这个了!快走吧!” 

“等…!等等!等我换下衣服!”羽岚推开初瑶表姐,转身说 

“那…那我先去了哈!等你换完衣服,去河边!”初瑶表姐说完便跑了出去 

“真是的,一个尸体有什么好看的”忆寒碎碎念道 

“hia!对你们说是没啥好看的,身份不同呀!”羽岚无奈的解释道 

“去不去”萧羽冷漠的说 

“当然要去啊,我还想看看尸体呢”羽岚兴致勃勃的说 

“……咦~!你还有这癖好?!”忆寒一副恶心的表情说 

“这都哪跟哪啊,算了,去吧”羽岚说罢,便向大门走去,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二人并未动弹 

“你俩不去?”羽岚问 

“我们可不对尸体感兴趣”萧羽说 

“你俩不是要盯着我保护我吗?”羽岚一副贱兮兮的语气和表情说 

“真拿你没办法”忆寒无奈的说,随后也出去了,萧羽看着二人都走了,便也跟了上去。三人来到现场,看到了尸体。羽岚打眼一瞧便知,是钱庄老板朱卜凡的尸体。在仔细一看,发现事有蹊跷 

“你们看,全身上下并无血迹,衣物也没有血迹,脖子处也紫的不成样子。说明死者并不是被利器所伤而死”羽岚摸了摸下巴说 

“依我看就是被勒死的,有什么可看的”忆寒说 

“你在仔细看,脖子处并无勒痕,虽说长时间泡水会使皮肤变褶皱,但是脖子处并不会。说明死者不是被脖子勒死的”羽岚说 

“钝器吗”萧羽说 

“又错啦!那种钝器能造成这种小面积淤血至紫?没有哇!再说了,就算有,钝器打脖子造成淤血,那脖子早就断了。而死者脖子根本并没有骨折迹象。依我看,是用毒”羽岚推理着 

“毒能造成表皮淤血?!”忆寒不相信的问 

“这就是问题所在…等等!我的头好疼!”羽岚痛苦的捂着头,向后倒了下去,还好忆寒接住了羽岚,没让他倒在地上。 

“羽岚!羽岚!”忆寒摇着羽岚,企图把他叫醒。不一会,羽岚醒了,站了起来。 

“你小子咋了”萧羽关心的问 

“我没事,不过我想起来了一件事”羽岚一本正经的说 

“什么事”忆寒问 

“这件事…和铄金盟有关” 

 

未完待续…

三三老师

三十如~,四十如~

第一章☜菊花朵朵开

“不是,我说老板,你靠不靠谱,我都拉八回了,我刚发现我仅存的那颗结石也进下水道的怀抱了,你这大客户行不行啊,比我主治医生还能迟到”梅仁信边捂着肚子边发着微信一瘸一拐的从厕所里爬出来。

“来,信哥,坐”会计阿财贼眉鼠眼的端上一把凳子伺候着,手边还递过一碗颜色难以形容的茶水。

“信哥,干巴爹,这是最后一碗了,奥,信哥信哥你真行,信哥信哥你真棒,信哥信哥……”

“滚吧你,老子这可是血肉之躯,要是炎黄老人家知道他孙子我受这委屈,那得多心疼”。

“em,信哥~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老板交代了的,你得全部喝完才能给你开这个月的工资”。

要说这梅仁信那绝对是亲热天堂的大功臣,自无...

第一章☜菊花朵朵开

“不是,我说老板,你靠不靠谱,我都拉八回了,我刚发现我仅存的那颗结石也进下水道的怀抱了,你这大客户行不行啊,比我主治医生还能迟到”梅仁信边捂着肚子边发着微信一瘸一拐的从厕所里爬出来。

“来,信哥,坐”会计阿财贼眉鼠眼的端上一把凳子伺候着,手边还递过一碗颜色难以形容的茶水。

“信哥,干巴爹,这是最后一碗了,奥,信哥信哥你真行,信哥信哥你真棒,信哥信哥……”

“滚吧你,老子这可是血肉之躯,要是炎黄老人家知道他孙子我受这委屈,那得多心疼”。

“em,信哥~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老板交代了的,你得全部喝完才能给你开这个月的工资”。

要说这梅仁信那绝对是亲热天堂的大功臣,自无良老板开张以来,一直生意惨淡,别说客户,鬼都没有一只,时不时上来的也就“友善”的物业和巡逻的保安了,由于近期无良老板新开发的药物实验,整层厕所经常半夜传出阵阵哀嚎和滴水声。保安以为大楼闹鬼,再也没来过,倒是每月给门口声控灯省了不少电费。

“不是,咱老板不是心理学专业毕业的嘛,怎么还会制毒呢,还他妈的方向都是润肠通便类,我都感觉不到我那朵娇嫩的菊花了”。

“老板前段时间接了一个药厂的单子,说是替他们做个人体实验啥的,有三期呢,信哥,这才第一期”阿财悻悻说道。

“什么,真当我这是菊花台啊,花开花又落的那种!!”“我昨个儿回家,我爸还用诡异的眼神打量了我老久,以为我把自己处男之身捐给失足少妇了呢”。

“信哥,理智一点,您30好几了,不要成天想着玷污那些年轻貌美的小富婆了,你喝两碗药都被榨干了,上了床,指不定什么姿势进的医院”阿财吹着并没有多烫的药碗,一脸只要梅仁信不喝,就敢给他灌肠的坚定。

望着这碗浑浊的汤药,梅仁信苦苦打量了许久,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接过,眼中是挥之不去的阴霾,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光彩,走向偌大的落地窗口,阿财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怔怔的盯着他,只见梅仁信时不时喃喃低语,时不时仰天长笑看向阿财

阿财心想——(人格分裂原来是这样的,笔记记起来~)。

梅仁信高喊到“君不见,那个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啊不复回啊

,君又不见,那个~高堂明镜悲白发,下面是啥你提醒一下”

“啊,哦哦,那个,我是你爹是你妈”阿财偷笑回到。

梅仁信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句抄便宜的话,接到:

“阿财,来,你看这外面的大好河山,这都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为什么有这高楼,有这平地,为什么你我在这里相遇”。

阿财见梅仁信意外的竟没有问候他全家,反而开始胡言乱语,内心怀疑老板的药是不是真的吃出什么毛病了,这可得报警,慢着,报警??(万一老板进去了,我这个月工资不就没了,不行,不能轻举妄动,实在不行,我还是徒手解决他吧)……

正当阿财准备拉开抽屉掏出他那把万能小军刀的时候,梅仁信突然喊住了他“财,你过来,哥有话讲”。

“哎,信哥,你说”出于安全考虑,阿财默默的捡起了角落的棒球棒藏在身后~~

“你看沿着江山起起伏 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 的北国和江南”

……(阿财内心os: 什么玩意儿这是)

“做人有苦有甜 善恶分开两边 都为梦中的明天

看铁蹄铮铮 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 紧握住日月旋转……啊……啊……”

“可以了可以了,信哥,你讲道理就讲道理,放过我,也放过你吧,楼下保安天天以为我们这里闹鬼”。

“阿财,哥拿你当亲兄弟,不瞒你说,哥从农村来,俺家七个孩子,俺排行老八,那年村里下了一场大雪,那七个孩子都淹死了,就我一个苟且偷生的活了下来,要不是隔壁王婆偶尔鲍鱼捞饭的救济,我怎么能来到这个大城市。”

“呜呜X﹏X哥,你太可怜了,你别说了,你是我亲哥”阿财转眼就把棒球棒扔地上,扑上前抱住梅仁信大腿就是一阵哀嚎,上气不接下气。

“哥来到这里,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混口饭吃,活下去,你能帮帮哥嘛”只见梅仁信泪眼婆娑,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大腿根间胡乱抹着鼻涕和眼泪的人儿说道。

“哥,你说,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阿财拍拍胸脯举手发誓道,那一脸的坚定绝对毋庸置疑。

“傻孩子,哥怎么忍心让你替我背负着天下的骂名,来,站起来,看这窗外,告诉哥,你感受到了什么”梅仁信费力挣脱开大腿间躁动的小手。

“哥,没呜呜没感受到”

梅仁信拍拍阿财的肩膀认真鼓励道:“闭上眼,认真感受”。

“哥!哥,我感受到了,你呢,你感受了嘛”就在阿财感受不到肩膀上温暖的轻压后,睁眼猛的一转身,哪还有梅仁信,只有走廊传来一声霸道有力的恶龙咆哮

“感你妹!”

三三老师

三十如~,四十如~

小说简介:

都说男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卢交欢在29的壮年却陷入不举的尴尬局面。“老大,来来来,药好,趁热,一会就坨了”“够了,胖子,我不行了??”卢交欢捂着肚子从厕所爬出来道

“这工作室怎么回事,炼仙丹嘛,成天草药一车一车的进”两保安窃窃私语

“咦,听说啊,闹鬼,快走快走”~

一个扮猪吃老虎,一个贪财又好色,一个腹黑高级受,一个万年不举攻。曹家土豪大少爷出来体验生活偶遇丧心病狂奸商克扣工资

到底上辈子做的孽还是还是这辈子还不完的情,且看亲热天堂工作室战地记者梅仁信发来的实时报道

^O^

“卡,刚才那一段不行,再来一次,声音低沉有力,要有那种国产恐怖片的配音就更好了~”

小说简介:

都说男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卢交欢在29的壮年却陷入不举的尴尬局面。“老大,来来来,药好,趁热,一会就坨了”“够了,胖子,我不行了??”卢交欢捂着肚子从厕所爬出来道

“这工作室怎么回事,炼仙丹嘛,成天草药一车一车的进”两保安窃窃私语

“咦,听说啊,闹鬼,快走快走”~

一个扮猪吃老虎,一个贪财又好色,一个腹黑高级受,一个万年不举攻。曹家土豪大少爷出来体验生活偶遇丧心病狂奸商克扣工资

到底上辈子做的孽还是还是这辈子还不完的情,且看亲热天堂工作室战地记者梅仁信发来的实时报道

^O^

“卡,刚才那一段不行,再来一次,声音低沉有力,要有那种国产恐怖片的配音就更好了~”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二)

吃饭羽岚也是心不在焉的,还在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少爷,老爷来了”管家推开门,而在管家身后则站着一壮硕高大的男人,想必就是羽岚的父亲了。而男子一见到羽岚,就仿佛一只小鸟被放回了天空。 

“儿子!哎呦我的大宝贝儿子。管家把事情跟我说了。儿子啊,你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羽岚父亲抱着羽岚正儿八经的说。 

“爸,我懂。劝就不用劝了。” 

“那就好。对了,我这次出宫来看看你是其一,这其二就是我把你初瑶表姐给领来啦!你小时候不是说要和你表姐住一起嘛,喏,这次实现了。”话说完,门外进来一女子,外表端庄。进来看到羽岚便摸摸羽岚的头 

“哟,羽岚呀...

吃饭羽岚也是心不在焉的,还在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少爷,老爷来了”管家推开门,而在管家身后则站着一壮硕高大的男人,想必就是羽岚的父亲了。而男子一见到羽岚,就仿佛一只小鸟被放回了天空。 

“儿子!哎呦我的大宝贝儿子。管家把事情跟我说了。儿子啊,你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羽岚父亲抱着羽岚正儿八经的说。 

“爸,我懂。劝就不用劝了。” 

“那就好。对了,我这次出宫来看看你是其一,这其二就是我把你初瑶表姐给领来啦!你小时候不是说要和你表姐住一起嘛,喏,这次实现了。”话说完,门外进来一女子,外表端庄。进来看到羽岚便摸摸羽岚的头 

“哟,羽岚呀!这么多年没见长这么高了呀。”表姐一脸吃惊的摸着羽岚的头,转身对羽岚父亲说:“叔叔,我会照顾好羽岚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宫里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呢。哎呀!当个御医就这么难吗”羽岚父亲一边走一遍唠叨着。可能是羽岚和表姐很久没见面了吧,就聊上了,这一聊,便聊到了晚上。 

“羽岚,这些年不见你的变化真大啊,那天色也不晚了,那表姐就先休息去了。” 

“嗯,晚安”送别初瑶后,羽岚也躺在了床上,睡着睡着,忽然感到呼吸困难,一睁眼,就看到一名黑衣人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羽岚眼前一暗,昏了过去,而黑衣人抱着羽岚就像外面飞去。再等羽岚一睁眼,看到自己身在一间大屋子里,眼前坐着一名男子,旁边站着一位黑衣人。 

“你们…要干嘛?”羽岚站起来,问 

“说,你师父现在人在哪,卷轴呢!”那个男人开口问 

“我不知道!这是哪?” 

“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厂,我问到自己想知道的事,自然就会放你回去”那个男人继续说:“我在问你一边,你师父和卷轴呢!” 

“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啊!卷轴…”羽岚似乎不满眼前这些事,咆哮到。但提到卷轴这件事,忽然想到了师傅说的话。而那个男人似乎抓住了这个细节,便想到羽岚一定知道卷轴的事。 

“你一定知道卷轴!它在哪?!”男人继续问 

“它,它烧着了,烧的连灰都没剩。” 

“什么?!”男人怒了,但此时旁边的黑衣人站出来 

“厂公,这小子说的不像假话”话一出,是女人的声音。随后,男人便抽出剑,架在羽岚的脖子上 

“它烧了之后呢,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没…没有,但我脑袋记住了这些东西。它们就像一溜烟,烧的时候就钻到我的脑袋里”羽岚解释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嘛!”剑架的更近了,但很快男人便冷静下来,接着问 

“那你说说卷轴里记载着什么”男人坐在椅子上,看着羽岚 

“是铄金盟的杀手排行榜”羽岚严肃的说。 

“厂公,据可靠消息,卷轴内确是铄金盟的杀手排行榜”黑衣人说。 

“这样吧,忆寒,你伪造个身份跟着他,千万不可让他丢了性命,我可不想卷轴里的信息就这么没了 还有,这事万万不可让东厂知道。”西厂厂公说 

“那我东厂要是知道了呢!”说罢,门便推开了,进来一大群人,其中为首的,一看便知是东厂厂公。 

“忆衡,我说这事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东西两厂本都是为朝廷效力,怎么就不能共享情报呢”东厂厂公笑眼商言。 

“苏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事还不用劳烦东厂出手了”西厂厂公说 

“那我也不忍心看着忆寒姑娘受苦受累啊,这样吧。萧羽,你就去助忆寒姑娘一臂之力吧!哈哈哈哈”苏木得意的笑着 

“卑职遵命”其中一名男子站了出来。 

“哇!一夜之间出来这么多人!还要保护我?!”羽岚震惊说 

“小子,你别得意,我们只是不想让你脑袋里的东西消失罢了。”苏木说着,便摸了摸自己的佩剑,让羽岚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脖子。 

“可,可他们怎么混进我身边啊”羽岚无奈的说 

“这就不用你管了!我们走!哈哈哈哈”苏木带着人走了,一边走一边笑着 

“忆寒,送他回去吧”亿衡疲倦的说 

随后,忆寒便打晕了羽岚,送他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羽岚一睁眼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这时,门被轻轻推开了,轻轻的喊了一声少爷。羽岚打眼一瞧,发现这不就是昨晚的忆寒和萧羽嘛! 

“你们!”羽岚想要大叫,却被制止了 

“再叫就杀了你!”萧羽拿着手中的匕首,指着羽岚 

未完待续…

莱卿

沙雕日常

关于睡觉2

凌晨两点钟,都在玩手机的我俩

姐:(拍了我一下)把你的耳机借我一下嘛!

我:“不借”(叫你打我,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啊呸,不对,应该是你誓不为人)

姐:“做人别那么小气,快借我一下”

我:(转了下眼睛)“好啊,那你要帮我暖手”

姐:“好,只能用手啊”


心满意足把又冰又僵的手放在老姐的手腕上,哈哈哈哈(一脸憨笑)


姐:“你笑的好傻啊!”(同样笑起来的老姐)

我:卧槽,你小声一点,等会把老妈吵醒了,憨p……

[图片]

姐:捏手指,想死咩!!(睁大眼睛)

我:天啦噜,又来了(欧,上帝,派个人把这个沙雕收了吧!)


关于睡觉2

凌晨两点钟,都在玩手机的我俩

姐:(拍了我一下)把你的耳机借我一下嘛!

我:“不借”(叫你打我,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啊呸,不对,应该是你誓不为人)

姐:“做人别那么小气,快借我一下”

我:(转了下眼睛)“好啊,那你要帮我暖手”

姐:“好,只能用手啊”


心满意足把又冰又僵的手放在老姐的手腕上,哈哈哈哈(一脸憨笑)


姐:“你笑的好傻啊!”(同样笑起来的老姐)

我:卧槽,你小声一点,等会把老妈吵醒了,憨p……

姐:捏手指,想死咩!!(睁大眼睛)

我:天啦噜,又来了(欧,上帝,派个人把这个沙雕收了吧!)



莱卿

沙雕日常

03   关于睡觉1

我:姐,我的jio好冰(把脚伸到老姐的腿窝子里去冰她)

姐:卧槽,冰死了。你个憨憨,关老子p事,拿开你的臭脚(啪的一声,我姐的铁砂掌已经糊到我的大腿)

我:你丫咋那么狠心!果然是恶毒女人!(我的妈呀,怎么那么痛😢)

你等到起,下一次打哭你,哼
[图片]


03   关于睡觉1

我:姐,我的jio好冰(把脚伸到老姐的腿窝子里去冰她)

姐:卧槽,冰死了。你个憨憨,关老子p事,拿开你的臭脚(啪的一声,我姐的铁砂掌已经糊到我的大腿)

我:你丫咋那么狠心!果然是恶毒女人!(我的妈呀,怎么那么痛😢)

你等到起,下一次打哭你,哼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一)

“师傅!不要!”羽岚突然惊醒,依着桌子,大口的喘着粗气。 

“少爷,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位穿着华丽衣裳的瘦弱中年男子,对羽岚很是毕恭毕敬。 

“罢了,先不提这事了。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羽岚喝着茶,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回少爷,恐怕没那么简单”男子把头埋低,以显示尊卑之别 

“胡说!”羽岚愤怒的拿起茶杯重重的砸在墙上,茶杯被撞的粉碎,里面的茶也洒满墙。 

“我师傅一声清廉体民,怎么可能就平白无故的…”羽岚说 

“少爷息怒,虽然小的不了解令师尊,但小的也相信令师尊会和那个什么‘...

“师傅!不要!”羽岚突然惊醒,依着桌子,大口的喘着粗气。 

“少爷,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位穿着华丽衣裳的瘦弱中年男子,对羽岚很是毕恭毕敬。 

“罢了,先不提这事了。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羽岚喝着茶,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回少爷,恐怕没那么简单”男子把头埋低,以显示尊卑之别 

“胡说!”羽岚愤怒的拿起茶杯重重的砸在墙上,茶杯被撞的粉碎,里面的茶也洒满墙。 

“我师傅一声清廉体民,怎么可能就平白无故的…”羽岚说 

“少爷息怒,虽然小的不了解令师尊,但小的也相信令师尊会和那个什么‘铄金盟’扯上干系,这其中必有内意啊” 

“罢了罢了。管家,此事继续查下去,切记要隐秘追查,不可惊动旁人。”羽岚流露出疲惫之意 

“是,小的告退”管家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关了上。羽岚环顾着自己的房间,虽然大,但却没有了第二个人陪着自己;虽然华丽,但毕竟是自己的寝室,外客是进不来的,所以华而不实,只是给自己看的罢了。再看看自己,虽是大户人家,身着绫罗绸缎,表面上无忧无虑,但找不到谁说心里话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呢。自己空有一身师傅失踪前教导的武功,但因师傅失踪,武功也就许久没操练了。羽岚心想自己再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了,推开门来,一缕阳光照到了羽岚的身上。因为羽岚已经许久没出过房间了,所以暂时被照的不知所措。待羽岚缓过来之后,便一招一式的练习着,直到自己筋疲力尽,才摊躺在草坪之上,望着天,回忆着自己与师傅的情节,不一会,便睡着了。 

“岚儿,岚儿”在黑灯瞎火的夜里,一位男子在羽岚身旁的草坪上互换着羽岚。羽岚缓慢的睁开眼,发现此男子是自己的师傅,便泣不成声的抱住师傅哭了起来。 

“师…师傅!你混蛋!失踪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你一点消息。” 

“哎!此言差矣。为师早就教导过你要培养树立正确的爱情…不是!自强观。你看为师失踪了这么多天你也并非一无所获,至少成熟了对叭。还有我看到你乱扔垃圾,虽然你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但垃圾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花花草草也有生命的嘛!还有你这…”师傅不自觉的就对着羽岚唠叨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羽岚用不耐烦的语气说。 

“你看,我一说你你就这态度。知错就要改嘛。改过自新才是好孩子。人生难免会犯错,但最重要…” 

“你不会这次专门来唠叨我的吧喂!” 

“哦!对了,你看 都怪你打岔给忘了。这次呢为师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罢,师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卷轴,交给羽岚。 

“此卷轴不能给任何人看,还有,我要给你一个防身物品”紧接着师傅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个香袋。 

“这是我好友楚留香做的,他擅长制作带有毒气的香袋,别看外表是香袋,其实里面有着十粒小药丸,每一颗都能治万人于死地,切记不可随意乱用。使用的时候,只需往那里咦砸,就能香气四逸,凡闻到香气者,一炷香内必死无疑。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虽然羽岚一脸懵,但还是点点头,之后便惊醒在自己的床榻上。羽岚甚是怀疑这是不是个梦,但摸了摸自己腰间别着的香袋,再看了看身旁的卷轴,羽岚确信,这不是个梦。羽岚回想着师傅说的话,越是回想,就越对这卷轴感到好奇,紧接着他便打开卷轴,准备一探究竟。谁知,刚一打开,卷轴便燃气了熊熊烈火。卷轴上的文字与图片都一溜烟的钻进羽岚的脑子里。面对这么多信息突然来袭,羽岚便头痛欲裂。良久,火焰终于燃完,而羽岚则也倒在地上,大汗淋漓,可见是有多么痛苦。羽岚回想着卷轴里的内容,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武功招式,而是杀手排行榜。里面精确记录了每个杀手的惯用伎俩以及详细信息。 

“少爷,您醒了。”门外管家问 

“啊,醒了” 

“那要不要吃点东西呢,您睡了一天一夜,难免会饿肚子。您要是吃的话,小的马上吩咐下人做”管家继续谦卑的问 

“啊,行。做点清淡的吧” 

“是” 

未完待续…

分形狂魔的日常

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2747

目视此项目的某个个体的图片,可能也会对位于上层叙事的部分人类造成影响,包括但不限于心率和肾上腺素上升,不可控地发出尖叫等。

(指分形艺术爱好者看见分形图这一罕见物之后激动地原地旋转爆炸360度华丽升天)

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2747

目视此项目的某个个体的图片,可能也会对位于上层叙事的部分人类造成影响,包括但不限于心率和肾上腺素上升,不可控地发出尖叫等。

(指分形艺术爱好者看见分形图这一罕见物之后激动地原地旋转爆炸360度华丽升天)

阿菱

脑洞

假如忘羡玄武洞出来一起回了云深不知处,没有别的意思

首先,羡宝宝第一眼醒过来问的就是蓝湛,想满足一下他的想法

其次,温家找上门来的时候不想让羡宝宝挨打,不想让羡宝宝被江澄掐脖子(个人觉得,莲花钨出事跟玄武洞羡宝宝救不救蓝二,金子轩没关系,玄武洞之前云深不知处就烧了,不净世就被罚了,难不成江家可以被江家放过??)

最后,纯粹不想让羡宝宝许诺江澄云梦双杰,答应江叔叔和虞夫人保护江澄,都是十几岁的小孩,都是第一次做人,没谁一定要迁就谁的道理


剧情大概

玄武洞事后,金子轩挖出了忘羡(羡宝宝发烧了,拽着忘机死活不撒手,参照拽阴铁剑那样)震惊金子轩。就在这个时候蓝家亲信过来了,蓝二哥哥眼瞅着羡宝宝不撒手,没...

假如忘羡玄武洞出来一起回了云深不知处,没有别的意思

首先,羡宝宝第一眼醒过来问的就是蓝湛,想满足一下他的想法

其次,温家找上门来的时候不想让羡宝宝挨打,不想让羡宝宝被江澄掐脖子(个人觉得,莲花钨出事跟玄武洞羡宝宝救不救蓝二,金子轩没关系,玄武洞之前云深不知处就烧了,不净世就被罚了,难不成江家可以被江家放过??)

最后,纯粹不想让羡宝宝许诺江澄云梦双杰,答应江叔叔和虞夫人保护江澄,都是十几岁的小孩,都是第一次做人,没谁一定要迁就谁的道理


剧情大概

玄武洞事后,金子轩挖出了忘羡(羡宝宝发烧了,拽着忘机死活不撒手,参照拽阴铁剑那样)震惊金子轩。就在这个时候蓝家亲信过来了,蓝二哥哥眼瞅着羡宝宝不撒手,没办法的保持被羡宝宝抱着的姿势坐着,金子轩表示看不懂。三个人僵持之下,江澄过来了,眼瞅着羡宝宝死赖着蓝二,拽不开,情急之下想揍醒羡宝宝让他撒手,蓝二不让,金子轩赶紧劝架,蓝二看到江澄这样就直接带着羡宝宝走了。

江澄独自回到莲花钨,江叔叔听说之后也很震惊,安慰了江澄,让江澄去休息(圆一下原剧江澄的意难平),觉得羡宝宝伤好了会回来的。虞夫人表示很生气,自家养大的凭什么带回云深不知处?就算分不开两个人不会把两个人一起带回来啊??还有金子轩胳膊肘往外拐,江澄也这么觉得。师姐,忘羡粉头很开心。

蓝二养好伤之后,带着要养伤的羡宝宝夺回了云深不知处,蓝大回来了,继承宗主之位后挑明了蓝二的感情(本来原剧就应该挑明了,不然射日之征为啥蓝二要跟江澄一起,还不是去找羡宝宝的,我的理解),蓝二还没表白,莲花钨出事了,蓝二就跟着羡宝宝一起回去了,正好在莲花湖相遇被绑起来的江澄和师姐。江澄死活要跑回去瞅一眼,被蓝二打晕了,一群人到了客栈,准备出发去眉山,师姐留下来照顾江澄,忘羡一方面去看看情况一方面去买干粮,结果在莲花钨看情况的时候,两个人撞上了温宁,安葬好了江叔叔和虞夫人之后回客栈撞上了温主任,两个人怎么打得过化丹手,羡宝宝为了蓝二没了金丹(一来有金丹不能修鬼道,二来与其为了江澄失去还不如为了二哥哥呢)。温主任得意洋洋的要把蓝二的金丹也弄没了,羡宝宝引仇恨说要化为厉鬼回来,温主任气急败坏要打羡宝宝,蓝二哥哥护着不让,温主任(再次磕到了忘羡开心之下助攻了起来)一怒之下想起了玄武洞的事情,表示当时丢他们两个人在玄武洞能出来,这次丢他们一起去乱葬岗看看出不出得来。接下来大概是三个月的忘羡相处感情升温时间和实力升级时间(大概到了就是只要蓝二在,羡宝宝就不会失控那种)

话说回到这边的曦澄,好不容易回来的弟弟/师兄说不见就不见,自家叔父/阿姐天天睡不着,这是三个月的洗脑时间,师姐洗脑江澄金子轩嗑忘羡,蓝大洗脑叔父江澄阿瑶嗑忘羡,江澄毒唯拒绝洗脑

三个月后,曦澄和忘羡在杀温主任的路上碰面了,江澄想抱一下羡宝宝,遭到

蓝二死亡凝视,羡宝宝在线撒娇,江澄翻白眼,忘羡去见师姐,曦澄月下长谈

忘羡前去找阿瑶拿情报(原本肯定是蓝大去,但是江澄毒唯受不了忘羡打架还在一处,战场分心翻白眼),阿瑶一看见忘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有温家人半夜过来巡逻过来看见阿瑶房里的灯,一番讽刺阿瑶,事后羡宝宝安慰到,你是娼妓之子又怎么了,我还是家仆之子呢,蓝二哥哥受不了羡宝宝自轻自贱,对此,阿瑶先是感动,然后感受到了狗粮,噎的不行,领会了江澄的感受,三个人叽叽歪歪到了温宅男派人过来叫阿瑶过去还没交换情报,这次直接撞破了,情急之下打起来了,温宅男召唤傀儡杀忘羡,忘羡解决傀儡,阿瑶解决温宅男,力竭之下,蓝二哥哥去发信号通知大哥,羡宝宝没事跟阿瑶讨论温家,惊觉温家这么有钱,阿瑶表示要把东西收拾起来作为回金家的筹码,羡宝宝一想这里面说不定有莲花钨和云深不知处的东西就要一起去,正好蓝二哥哥回来了,三个人一起搬空了温家宝库,分赃的时候,因为羡宝宝偏向蓝二哥哥,阿瑶偏向蓝大哥,所以蓝家四成,金江各三成

最后因为忘羡出手快,聂大这次没事,和阿瑶的矛盾也就没有那么深,阿瑶和羡宝宝讨论过之后,阿瑶对回金家没有那么深的执念了,跟着回了云深不知处

射日之征结束后,就是忘羡定亲


其他cp ,我其实蛮想嗑师姐和大哥的,有师姐在云深不知处,叔父一定很开心,因为羡宝宝一定会很乖巧,再说了,蓝大比金真香好多了,蓝家也比金家好多了

我还想嗑奶爸组,也就是没心眼的江澄和聪明的阿瑶一起,同是被忘羡狗粮噎过的人啊


HarryPotter 魔杖

这一篇涉及到神超,神超粉不要搞哦(小剧场我打算多更,所以有点啰嗦)《番外篇》1

一男子上场,拿起话筒。

''女士们,武士们,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到此次辩论大赛!''

见观众有点不解,那名男子解释道:''辩论大赛是可以通过辩论来改变在《只狼》中你的地位。''

那名男子顿了顿:''本节目由我神超主持.''

全场突然变得一片寂静,人们的脸庞都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难·········难道他就是········''

''啊?他难道真的...

一男子上场,拿起话筒。

''女士们,武士们,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到此次辩论大赛!''

见观众有点不解,那名男子解释道:''辩论大赛是可以通过辩论来改变在《只狼》中你的地位。''

那名男子顿了顿:''本节目由我神超主持.''

全场突然变得一片寂静,人们的脸庞都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难·········难道他就是········''

''啊?他难道真的是·········''

''他一定是!''

''他到底是谁啊?‘’一名小孩挠头问道,人们全都激动地望向主持人''他就是那该死的甜美——桥本环超!''

神超:''额···········''

人们把这当成了默认,随后人们疯狂起来,''桥本环超你给我签个名吧!''     ''啊!桥本环超我终于见到你嘞!''''啊!你们不要过来啊!''

神超瞬间被淹没在人群之中

场面一度失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