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逗比

6492浏览    3656参与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六)

老三用买饼的借口回了师兄弟们身边

老三:小六,你再排队给老大买一个饼

老六:为什么是我?

老五(察觉到了什么):你最小

温宁:我陪你排队

两个人排队去了

老三:刚刚那个男人就是绑架金子轩的人,老大说让我们准备一下,打入敌人内部,老五你等会带小六回去告诉师娘

老五:为什么是我?

老三:你倒数第二小

老五:我不回去,回去有鞭子吃

黑衣人吃完饼过来就看见他们在大街上推推搡搡

崽(过去一个人一个脑瓜崩):干什么?大街上打架,我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老三:老大,这家伙不听我的话

老五:凭什么听你的啊?

崽:行了,我的饼呢?

老五:小六在排队买呢

老六:老大,吃饼

崽(接过来):小六,回去啦

老六:为什么啊?这正是热闹的时候呢,我刚刚和温公子...

老三用买饼的借口回了师兄弟们身边

老三:小六,你再排队给老大买一个饼

老六:为什么是我?

老五(察觉到了什么):你最小

温宁:我陪你排队

两个人排队去了

老三:刚刚那个男人就是绑架金子轩的人,老大说让我们准备一下,打入敌人内部,老五你等会带小六回去告诉师娘

老五:为什么是我?

老三:你倒数第二小

老五:我不回去,回去有鞭子吃

黑衣人吃完饼过来就看见他们在大街上推推搡搡

崽(过去一个人一个脑瓜崩):干什么?大街上打架,我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老三:老大,这家伙不听我的话

老五:凭什么听你的啊?

崽:行了,我的饼呢?

老五:小六在排队买呢

老六:老大,吃饼

崽(接过来):小六,回去啦

老六:为什么啊?这正是热闹的时候呢,我刚刚和温公子介绍云梦的美食呢,他想吃

崽(上去就是一个脑瓜崩):我看是你自己想吃

温宁:不是的,是我想吃

崽(看一眼黑衣人)

黑衣人(有点震惊)

崽:那小五小六再你们陪着温公子玩会,老三你们和我跟着这位大哥去他家里

老五:那我们等下是回去等你还是去找你啊?

崽:我会留下记号的,到时候你们玩够了就带着温公子过来,要是太晚了就找个客栈住下,大哥,你觉得呢

黑衣人(反应过来):可以


黑衣人带着三个人回老巢,一路上对他们留记号也只是问一句为啥是莲花

崽:这里是云梦,我就是画一墙莲花也没人会怀疑什么

黑衣人(学到了):怪不得老弟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忠诚的下手,果然聪慧

崽:不敢当,不敢当,哪里有大哥艺高人胆大啊


一行人到了一个暗巷,黑衣人上前敲门,里面的人把门开了条小缝,问道:“什么人?”

黑衣人:送货的来了

里面的人立刻打开了门

黑衣人:老二怎么样?抓来的那两个人还安分吗?

老二:不安分又怎么样,一点蒙汗药下去,大人都得倒下,更何况两个小孩子

崽(皱眉):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老二:老五?

黑衣人:那你有什么主意吗?

老二:大哥?

黑衣人:你可别小瞧他,他带来的人可安分了,压根没有想过跑

老二:哦?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怎么办到的

崽:简单,和他做朋友

老二(不屑):嗤~

崽:这样他家人哪怕寻来了也不怕

老二(正视):倒是有几分道理

黑衣人:那如今这个局面怎么办?

崽:简单,把我也关进去,他们是不会对同样被抓的人心生防备的,这样我们就能掌握他们的动向了

黑衣人:倒是个好主意,只是他们会信你吗?

崽:大哥看我的衣服,我就是冒充莲花钨的人才把那个温公子骗出来的

黑衣人:刚刚居然没注意,那就听小老弟的

崽:多谢大哥信任,不过倒也不急再这一时片刻的,反正人晕着,不如让小弟请大哥吃一顿好的,云梦的荷风酒可是一绝哦

黑衣人:想不到小老弟小小年纪就如此懂酒

崽:欸,男人嘛,喝酒吃肉才是真男人

黑衣人:这倒是

老四:小弟这就去买

老二:我陪你一起去

崽:多买点下酒菜

老四:欸

两个人离开


崽:大哥,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先问哪家要赎金

黑衣人:不知道小老弟有什么想法

老三:老大,不如就先卖了姓金的小子吧,他岳家就是莲花钨,咱们不用特地送信去金陵台了,而且我们本来就是冒充的莲花钨的人,明儿那小子一醒咱们就进去看看能不能骗到什么信物,到时候把信一送,钱就到手了

崽:倒是有点道理,大哥你看呢?

黑衣人:你这小弟倒是聪慧,这主意我看行得通

崽:承蒙大哥夸赞,这小子跟了我不少时候了,是个聪慧的

老三:都是大哥栽培的好

一行人商量好了主意就开始喝酒吃肉了


下章看羡崽教你们怎么要赎金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五)

有人说上章太简单了,我来说说我的逻辑啊:

你个不会水的人突然发现船舱进水了,慌不慌?慌啊。

这个时候有人叫你去他们船上,去不去?去啊。

你一个做贼的发现有人全副武装凶巴巴的看着你(实际上是看着羡羡),你慌不慌?慌啊,慌了第一反应是什么?上岸跑路啊

那什么修士能从成名已久的虞夫人的紫电下逃脱?反正不是那种偷鸡摸狗骗小孩的人能做到的

不要对我这个沙雕向的文有太多期待,笑的开心就好了嘛,打戏是不可能有打戏的,各位脑里想象——虞夫人一鞭子缠住了要跑的人的jio拉了回来,旁边一门生立刻拔剑治住了他,其他人对准还没上岸的两个,恭喜虞夫人hold住全场,想象力差的看原剧街上江澄抓复活的羡羡


崽(使眼色):干娘威...

有人说上章太简单了,我来说说我的逻辑啊:

你个不会水的人突然发现船舱进水了,慌不慌?慌啊。

这个时候有人叫你去他们船上,去不去?去啊。

你一个做贼的发现有人全副武装凶巴巴的看着你(实际上是看着羡羡),你慌不慌?慌啊,慌了第一反应是什么?上岸跑路啊

那什么修士能从成名已久的虞夫人的紫电下逃脱?反正不是那种偷鸡摸狗骗小孩的人能做到的

不要对我这个沙雕向的文有太多期待,笑的开心就好了嘛,打戏是不可能有打戏的,各位脑里想象——虞夫人一鞭子缠住了要跑的人的jio拉了回来,旁边一门生立刻拔剑治住了他,其他人对准还没上岸的两个,恭喜虞夫人hold住全场,想象力差的看原剧街上江澄抓复活的羡羡


崽(使眼色):干娘威武

老三:师娘威武

慢上一拍的四五六:师娘威武

虞:还不滚上来

崽:来了

虞:这个是?

崽:他们拐卖的小孩,我在水里听他们说金子轩也是被他们的同伙给拐卖了

虞:先回莲花钨

崽(笑)

虞(瞪了他一眼):不是叫你不要乱跑了吗?

崽(缠上去):干娘~我可没有乱跑,我们只是去摘莲蓬,碰巧撞上的

虞(把挂在手上的崽放下来):回头再收拾你


虞夫人正带着人审问抓到的人,羡羡带着清醒过来的温宁回来就看见江厌离坐立不安的呆在校场

崽(使眼色):咳~

一群师兄弟围了过来

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温宁温琼林

温宁:你们好

哇,你好

温宁(受不了莲花钨弟子的热情躲在羡羡后面)

崽:好了好了,接下来我就此次解救温宁有功的人进行表彰

羡羡站在试剑堂门口,师兄弟们乖巧听

崽:首功肯定是我的,是我第一个发现了温宁被拐,也是我制定的计划挽救了他,更是我不顾自身安危凿了船

温宁:谢谢魏公子

崽:不谢不谢,第二份功劳我决定给老三,老三深得我心,关键时刻知道给我打掩护,配合我把温宁弄到我们船上来

温宁:谢谢公子

老三:不谢不谢,都是老大领导的好,我以后会继续跟随老大助人为乐的

崽:嗯,第三份功劳自然是老四,回来的路上和老三一唱一和吸引了注意力

老五:那可不是,他们两个吵架都不需要剧本的

老四:我可以理解为老五你在嫉妒

老五:嫉妒什么?

老四:嫉妒我们在这次事情里面出力了,而你没有

老五:我……

崽:老四不许胡说,老五当然有功劳,老五以一己之力拖住了两个人没上岸

老五:听见没有?

老四:分明就是划船慢

老五:我那是故意的

崽:行了行了,别争了,老五的功劳不能质疑,还有小六,上岸的那个人就是小六喊干娘捉住的

温宁:谢谢各位公子

离(笑着过来摸摸魏婴的头):好了,阿婴,别耍宝了

崽:咳~为了奖励你们,大师兄我请客,请你们吃东西

师兄弟们:好

澄:嗤~

崽(并不回头理江澄,勾着温宁就走)

师兄弟们(也立刻跟上去了)

离:阿澄,你怎么不去?

澄:我才不跟他们玩(气愤离开)

离(叹气)


不管江澄怎么想,魏婴带着温宁和师弟们嘻嘻哈哈的来到了码头的饼摊

崽:老板,来六个煎饼

老板:好嘞,哟,这位公子是?

崽:我新交的朋友,叫温宁

老板:真是人中龙凤啊

崽:那是那是


听到温宁这个名字,一个黑衣人过来了:老五??

老五:欸,叫我干嘛?

黑衣人(看向魏婴):你们这群人不是你做主吗?

崽:是啊

魏婴突然反应过来,那个五哥:小六,你们先吃,我有话跟他说

小六:好的,老大,饼给你留着

两个人离开了摊子

黑衣人:怎么回事?不是说绑架了一个叫温宁的吗?怎么在大街上溜达?

崽(开始忽悠):什么叫绑架,我就是把温宁从家里带出来耍

黑衣人(一愣):你不是老五?

崽:自愿走和拖着走哪个好?

黑衣人:看不出来,小弟年纪虽小,倒是好本事啊

崽:欸,不敢当,比不得老哥,听说老哥带了个金家的人回来

黑衣人:是老三他们抓的,我抓的是聂家的小子

崽:听说那聂家人可不好惹,还是老大厉害啊

黑衣人:嘿,那聂老宗主出事了,聂大公子继位,哪里有人管这个小公子啊

崽:那不会弄不到钱吧?咱们绑架就是为了要赎金啊

黑衣人:不会不会,要是聂大公子不重视他这个弟弟,我也不会废力气把他从清河偷出来

崽:佩服佩服

老三:老大,你们聊完没?饼都要凉了

崽(眨眼):当着大哥的面要叫我五哥

老三(收到):哦,大哥,你吃饼不?这个给你,我再去买

黑衣人(接过饼)


下一章羡崽混进贼窝,教你怎么和绑匪称兄道弟


三国逗比列传

一个很扯淡无聊的玄亮找后账地府脑洞

话说这又是老套的季汉全灭地府文开场,刚到达另一个世界的阿斗又双叒叕一次不得不面对自己的两个爹和以前的一众臣下,鸭梨有点大。根据他的某种神秘(?)经验,他觉得接下来应该是针对他的批斗大会,其间还有姜维的自我检讨痛哭流涕对不起天下时间,最重要的是诸葛瞻也会陪着哭一下,然后大家会迅速的原谅他,然后再把自己痛骂一顿……

阿斗:太可怕了我能不见我这两个爹吗我能去投降魏国吗反正我活着的时候都投降一次了。

诸葛瞻:你别投降!我等你好多年了我们要死一起死……不对我们已经死了……

斗:你要死还拉一个垫背的不厚道。再说你要拉垫背的等我作甚,去拉姜维啊。

瞻:我跟他关系不好你不是不知道。再说我没有他那么厚脸...

话说这又是老套的季汉全灭地府文开场,刚到达另一个世界的阿斗又双叒叕一次不得不面对自己的两个爹和以前的一众臣下,鸭梨有点大。根据他的某种神秘(?)经验,他觉得接下来应该是针对他的批斗大会,其间还有姜维的自我检讨痛哭流涕对不起天下时间,最重要的是诸葛瞻也会陪着哭一下,然后大家会迅速的原谅他,然后再把自己痛骂一顿……

阿斗:太可怕了我能不见我这两个爹吗我能去投降魏国吗反正我活着的时候都投降一次了。

诸葛瞻:你别投降!我等你好多年了我们要死一起死……不对我们已经死了……

斗:你要死还拉一个垫背的不厚道。再说你要拉垫背的等我作甚,去拉姜维啊。

瞻:我跟他关系不好你不是不知道。再说我没有他那么厚脸皮。

斗:你少来,你就是觉得他比你做得好所以问心无愧,你怕自己挨骂。

瞻:所以你真要去投魏国?

斗:……当然不能真去!你以为这些年我在那些人那里容易吗!

总之就是他们俩战战兢兢去找到季汉一众人,刘备看到他俩很开心,一手拉了一个说我们好不容易团聚了一起吃顿火锅去,大家都在等你们。

 

见到诸葛亮的时候,诸葛瞻终于非常彻底地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爹长什么样。

诸葛亮:你说你仗怎么打的,邓艾就那么几千人马,你比他多那么多兵力居然这么快就被平推了。兵法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瞻:没办法啊,不知道当初谁在信里嫌我写字太丑,我战战兢兢每天练字没工夫学兵法。

亮(翻白眼):你对我这件事有多大怨念。

瞻:不敢有怨念,但我真的和你不熟。你生了我就去了汉中再没回来成都,我不但没见过活人,连棺材都没见到。

亮(转向阿斗):你也是的,明知道他打仗不行,为什么派他去守绵竹?

斗:哈?我哪知道他不行!你不知道他在民间口碑多好,每次有什么好事情大家都归功于他,这么关键的时候还有别人可以信任吗?

瞻(小声):大家为什么莫名其妙把功劳算到我头上你们都懂得……

斗:再说我爹这么信任后爸你,我当然要信任你儿子。

亮:你爹不是跟你说了吗,汝父德薄,莫效之。

备:我真是躺着都中枪。

 

诸葛亮数落了俩儿子一阵子以后总是莫名中枪的刘备终于听不下去了,开了一句嘲讽。

备:我早就说了阿斗不行你就把他换掉,你看果然不行吧?你自己当皇帝不就没事儿了。

亮:少来这套。你还好意思说,最开始就是你捅了天大的篓子,然后眼睛一闭就没你的事情,留下烂摊子都要我收拾!当时满地造反你是没看到吗?要不是你伐吴把我们家底打掉了一半至于闹到后来这么不容易吗?

备:我就知道你一直对这件事憋着气呢。那时候你跟曹植写小论文掐架说什么光武帝的臣子不是不行,是他自己太厉害显示不出来臣子能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不就是想说我不行吗?

亮:你脑洞也太大了吧!捡金子捡银子的都有,捡骂我还第一次见。

备:我还懒得说我给你讲马谡不能大用你都不听。我跟你说我儿子不行,马谡不行,结果你是怎么做的?就说这些年我说什么你听过?

于是战场转移到了刘备和诸葛亮之间的找后账。亡国到底是谁的错这件事已经没人记得了。

亮:阿斗不行也不全是他的错,你生孩子生太晚了,他都没机会锻炼怎么行?

备:生孩子生得晚你还有资格说我?你自己没有好到哪里去吧!

亮:我过继了阿乔啊,我已经很努力了好吗?他天不假年是我的错吗?

备:那我也认了义子刘封,他怎么死的你心里没有点逼数吗?

两人开始剑拔弩张。

备:孙权是你让我联合的,结果他在背后捅了我们好大一刀才有后面这些麻烦。你就给我找了这么个盟友也不反思一下。

亮:不是我给你找的,是当时就这个条件,这怎么也能怪我?而且你到底有点外交头脑没有,每次跟孙权说话都和哄小孩一样我早说了吃枣药丸。

备:我还要怎么注意?就我们当时那个倒霉情况我能说什么?你以为我想这么说话吗?我已经很努力不直接不给他面子了。还不说孙权,我还得娶个跟我天天对着干舞刀弄枪的孙夫人,又不能和她吹胡子瞪眼,只能装孙子,我容易吗?

亮:你还说,你入川了还不是把孙夫人扔给我?我每天替你装孙子我容易吗?还别说别的,她差点带走你儿子,我还得带兵把他抢回来!

俩人越说越不讲理。

亮:你要是听我的,当初刘表刚死那会儿就攻下襄阳不就没后面那些事情了?

备:……你怎么不说你要是早出山一点我们说不定机会更多?

亮:我当时都不认识你好吧!

吵架进入白热化。

亮:我在隆中自然有我的计划,不像你出什么事情就一时脑热也不想想就乱行动。你自己折腾那么多年一事无成,难道心里都没个逼数不知道因为啥吗?

备:既然你嫌我这么没个逼数你那时为啥不去投曹操?

亮: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不去投曹操?你一开始投了曹操不就没后来这些事情了?

备:…………(竟无言以对)

 

瞻(拽拽阿斗袖子):他们这样没问题么?

斗:我看问题不大。以前有好几次比这个糟糕多了。再说老夫老夫哪有不吵架的?

(盘子杯子满天飞)

备(躲盘子杯子):好啦我错了,我应该投曹操行了吧?

亮(更生气了,继续扔盘子):……

备:我其实也去过的,但是你不知道曹操多可恶……

刘备终于成功转移矛盾焦点,接下来进入了漫长的辱骂曹操阶段。

 

曹魏那边——

正在带着自己的儿子们和儿子的小妈们喝酒的曹操突然打了十几个喷嚏。曹操屏气凝神用第六感(?)观察了一下。

操:妈的,我就知道是刘备和诸葛亮又在骂我。他们夫夫吵架能不能不要cue我!

丕:这算啥,刘备托孤的时候也要cue我一下。他们就这个德行。

操:不行,得想个办法教训他们一下。子桓,这事情就交给你了。

 

于是曹丕给笔友孙权写信求助。

孙权:妹妹你过来一下。刘备又骂我还地图炮整个东吴,你帮帮哥哥?

孙小妹:放在我身上。

于是孙小妹带着一干人等跑到刘备那边堵着门骂了三天。在她面前装孙子习惯了的刘备和诸葛亮只好闭门不出装聋作哑。

搞清楚了事情前因后果的刘备终于语重心长地总结出了一条真理:

不要找后账。

 

 

萌纸
记我指尖江湖的逗比亲友(七)...

记我指尖江湖的逗比亲友(七)

一直被放置play的徒弟找上门是什么感受?

记我指尖江湖的逗比亲友(七)

一直被放置play的徒弟找上门是什么感受?

阿菱

叭叭叭

是什么促使我每天三更,是什么促使我还在写这个文

是这位仿佛住在老福特的亲——忘羡(艾特的时候实在找不到)

是什么促使我还在写莲花钨

是这位说羡羡迟早是蓝家的亲——  @电量不足1%

是什么让我的文这么沙雕——是每天晚上做梦(绝对不是我本人沙雕)

是什么让我兴起绑架的想法 ——看文看的,忘了哪个金家羡羡的文了,就是金子轩被拐卖,羡羡救了他。还有聂导跑出来差点被拐卖的聂家羡羡文

接下来的剧情完全没想好

原著少年羡做了什么——偷鸡药狗,打山鸡偷莲蓬射风筝,最重要的两件事情——跪祠堂,四处嘚瑟自己是天才

青年羡求学还远着呢

是什么促使我每天三更,是什么促使我还在写这个文

是这位仿佛住在老福特的亲——忘羡(艾特的时候实在找不到)

是什么促使我还在写莲花钨

是这位说羡羡迟早是蓝家的亲——  @电量不足1%

是什么让我的文这么沙雕——是每天晚上做梦(绝对不是我本人沙雕)

是什么让我兴起绑架的想法 ——看文看的,忘了哪个金家羡羡的文了,就是金子轩被拐卖,羡羡救了他。还有聂导跑出来差点被拐卖的聂家羡羡文

接下来的剧情完全没想好

原著少年羡做了什么——偷鸡药狗,打山鸡偷莲蓬射风筝,最重要的两件事情——跪祠堂,四处嘚瑟自己是天才

青年羡求学还远着呢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四)

来来来,卖崽第一步,捡个温宁好探路

一行人目送着虞夫人离开

离一脸担忧

崽:兄弟们,金孔雀丢了了,怎么办?(眨巴眨巴眼睛示意众人)

老三(立即反应):放鞭炮?

老四(慢一步):吃大餐?

老五(随即附和):敲锣打鼓?

老六(懵懵懂懂):贴对联?

崽:咳~小六你当过年呢

老六:我觉得大师兄你过年都没有现在这么开心

崽:咳~小六怎么说话的

老五:小六,不要随便揣测老大的意思

老四:就是,金公子丢了,老大可是很着急的

老三:就是,老大都着急上了……桌

离:噗~好啦好啦,你们别作怪了,我知道你们在哄我开心

崽:姐姐,我们去摘莲蓬,然后你给我做好吃的吧

离(笑):我看阿婴是...

来来来,卖崽第一步,捡个温宁好探路

一行人目送着虞夫人离开

离一脸担忧

崽:兄弟们,金孔雀丢了了,怎么办?(眨巴眨巴眼睛示意众人)

老三(立即反应):放鞭炮?

老四(慢一步):吃大餐?

老五(随即附和):敲锣打鼓?

老六(懵懵懂懂):贴对联?

崽:咳~小六你当过年呢

老六:我觉得大师兄你过年都没有现在这么开心

崽:咳~小六怎么说话的

老五:小六,不要随便揣测老大的意思

老四:就是,金公子丢了,老大可是很着急的

老三:就是,老大都着急上了……桌

离:噗~好啦好啦,你们别作怪了,我知道你们在哄我开心

崽:姐姐,我们去摘莲蓬,然后你给我做好吃的吧

离(笑):我看阿婴是想下水玩吧

崽(撒娇):姐姐~

离(笑):走吧

崽(蹦起来):万岁

金珠也没有阻拦,一群人就这样簇拥着江厌离出了门

澄:嗤~(转身去找虞夫人了)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出了莲花钨,到了码头,跃上小船

魏婴带着两个脑残粉坐一起,金珠和江厌离一起,小五和小六一起,一群人边聊天边划船

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魏婴突然纵身一跃,扎入水中,其他人也响应号召一般,纷纷下水,瞬息之间只留了两个女的在船上

过了一会儿还没看见人上来,江厌离着急了“阿婴”

小六:“不行了,不行了,憋不住了”

江厌离这才放下心来,原来他们只是比憋气时间长短而已

紧接着小五,小四,小三都憋不住出来了,魏婴还没出来

老五:不会吧?大师兄这么厉害吗?

老三:那是,大师兄在莲花钨向来都是最厉害的

老四:可是已经很久了啊

江厌离也开始着急了“阿婴,阿婴~”

喊了两声,无人应答,只有咕噜咕噜一串水泡冒上来

老六:不会淹死了吧?

江厌离慌了,“怎么会?阿婴~”

一群人赶紧下水找,硬是没看见

老五:大师兄该不会让水鬼捉了去吧?

老三:你胡说,水鬼捉你也不会捉大师兄

老五:水鬼捉我干什么?我有大师兄生的美吗?

老三:也是

江厌离并没有被他们玩笑娱乐到

金珠:你们看,那是什么?

只见一个人浮在水面上

老六:不会是大师兄吧?

一群人赶紧游的游过去,划船的划船,师兄弟们到了跟前,谁也不敢把人掀过来看看是不是,江厌离更是桨都拿不住了,就要哭出来了

此时那个人一个翻身,众人吓了一跳,随即斥骂到

“好玩吗?大师兄,吓死我们了”

“大师兄你不要脸,刚刚师姐都被你吓哭了”

一群人骂了还不过瘾,正准备动手打人的时候

魏婴:等会儿,你们看,那是什么?

老六:大师兄,那是船啊

老三:小六,大师兄的意思是这里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船?

魏婴:别做声,我过去看看

魏婴滑到船侧,只听见船上有人说

“这小子虽然胆子小点,长的还是不错的,应该不会被大哥骂”

“五哥,我听说三哥他们今天抓了一条大鱼”

“是啊,穿的金灿灿的”

魏婴一听金灿灿的就知道是金孔雀

“呕~”

“小七你又吐了?”

“没办法,我们都是旱鸭子啊,呕~”

魏婴本来还怕自己这几个小的没办法抓人,这下有办法了,这时候其他师兄弟们也过来了,魏婴递给他们一个眼神,老三立刻明白,就晕船怎么办上前攀谈了起来,有了人吸引注意力,魏婴立刻开始凿船

过了一会,正当老三没有话题继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

“五哥,船漏水了”

“什么?”

江厌离:“那你们到我们船上来吧”

“这不好吧?”

魏婴:“助人为乐嘛”

那群人只能过来了,当扶出温宁的时候,魏婴故作惊讶:“呀,这小兄弟都吓晕过去了”

“是啊是啊”

崽:“那给我吧,你们太多人容易翻的,我们船上就我们几个小的”

“不用不用”

老三:别客气,助人为乐嘛(配合着抢了温宁过来)

上船之后那群人依旧盯着温宁不放,但是那个小七又开始吐了,倒是转移了部分注意力

一群人插科打诨的到了码头,虞夫人正在那里等着,为首的五哥也不管小七了,上岸就想跑,被虞夫人一紫电绑了回来,自此温宁解救成功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三)

皮皮:看到了吧?江澄那嫉恨的眼神

系统:怎么?很意外?

皮皮:有那么一点点吧,我以为少年江澄是个好的,不过想想也是,长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想想他的脸色我就想笑,哈哈哈

系统:……药真的不能停

皮皮(翻白眼)


一群少年吃瓜也叽叽歪歪,你推我我推你的

崽(抢过最大的一块瓜):干娘,儿子孝敬你的

虞:算你眼里还有干娘

崽(单手夺过老四手里剃了籽的瓜)

老四(大声):大师兄,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弄干净的

老三:活该,我磨磨唧唧的,直接吃它不香吗?

崽(头都不抬的切成小小的一块块):喊什么喊,你再弄就是了,这块给姐姐,刚刚那么多块姐姐一口都没吃全让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吃了(切好了递过去)姐姐吃

离:谢谢阿婴了

老四(算了,骂不...

皮皮:看到了吧?江澄那嫉恨的眼神

系统:怎么?很意外?

皮皮:有那么一点点吧,我以为少年江澄是个好的,不过想想也是,长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想想他的脸色我就想笑,哈哈哈

系统:……药真的不能停

皮皮(翻白眼)


一群少年吃瓜也叽叽歪歪,你推我我推你的

崽(抢过最大的一块瓜):干娘,儿子孝敬你的

虞:算你眼里还有干娘

崽(单手夺过老四手里剃了籽的瓜)

老四(大声):大师兄,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弄干净的

老三:活该,我磨磨唧唧的,直接吃它不香吗?

崽(头都不抬的切成小小的一块块):喊什么喊,你再弄就是了,这块给姐姐,刚刚那么多块姐姐一口都没吃全让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吃了(切好了递过去)姐姐吃

离:谢谢阿婴了

老四(算了,骂不过老三,打不过老大,还是吃瓜吧)

老六(噗吐出瓜籽):大师兄亏你有脸说,刚刚吃的最多的就是你

老五:不得不说,老大真会哄女孩子

老四:看看这瓜,我们还有的学呢

老六:学什么学,反正不学跟着老大一样有瓜吃

老三:小六说的对

崽:你们几个够了啊

金珠:小姐,金家来人了

虞:我就过去

崽:来,金珠姐姐,一路走过来辛苦了,吃瓜

金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不就是想问金公子是不是也来了?

崽:金珠姐姐可不能这么想我,我是真心诚意邀请姐姐吃瓜的

金珠:我还不知道你,放心,是一个门生过来,好像是有事请莲花钨帮忙,还挺着急的

崽:噗~该不会金孔雀把自己弄丢了吧

虞(回来):阿婴你还真说对了

顿时咳嗽声一片

老三:原来老大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啊

澄:嗤~乌鸦嘴

老三(站起来)

崽(压下老三):干娘,真丢了?

虞:我回来就是告诉你们不要乱跑

崽:干娘放心,我一定约束好这群猴崽子

虞(戳了崽额头一下):最不让人放心的可不就是你吗?

崽:我明明是莲花钨最乖的崽

噗~

崽(回头瞪着众人)

咳~众人立刻乖巧坐好吃瓜

虞:金珠,你看着点他们

金珠:是,小姐


来了来了,下章摘莲蓬遇见温宁


阿菱

碎碎念

十二章也是差不多原著番外,不知道大家对我写的羡羡两个粉怎么看,一个骨灰级脑残粉,大师兄做什么都对,一个初级粉,时刻觉得偶像在崩人设。

然后我就决定听从建议三个一起卖咯

首先来个年龄划分

我上章说了少年,少年是7岁开始到14岁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开始跨时间了,修真界应该是4或者5岁开始启蒙的,忘了原剧怎么说来的,这么推测是因为6岁之前的蓝湛已经开始可以读家规了

年龄设置:江厌离,蓝曦臣,聂明玦,温情14(看高度)师姐原剧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已经算个成熟少女了

金子轩(随师姐),瑶妹11岁

聂导,蓝湛10岁

羡崽7岁

江澄,温宁,金子勋,都是6岁

羡崽两个粉5岁(征求一下名字)

其次丢娃娃顺序,换句话说,莲花钨察...

十二章也是差不多原著番外,不知道大家对我写的羡羡两个粉怎么看,一个骨灰级脑残粉,大师兄做什么都对,一个初级粉,时刻觉得偶像在崩人设。

然后我就决定听从建议三个一起卖咯

首先来个年龄划分

我上章说了少年,少年是7岁开始到14岁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开始跨时间了,修真界应该是4或者5岁开始启蒙的,忘了原剧怎么说来的,这么推测是因为6岁之前的蓝湛已经开始可以读家规了

年龄设置:江厌离,蓝曦臣,聂明玦,温情14(看高度)师姐原剧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已经算个成熟少女了

金子轩(随师姐),瑶妹11岁

聂导,蓝湛10岁

羡崽7岁

江澄,温宁,金子勋,都是6岁

羡崽两个粉5岁(征求一下名字)

其次丢娃娃顺序,换句话说,莲花钨察觉到丢娃娃的顺序,那肯定是金子轩第一个丢

羡:在我们的地界抢走勉强算是我们家的人,能忍吗?

不能

羡:今天,我们就要出发,解救金孔雀,冲鸭

冲鸭

虞:(我一板凳子拍死你)

最后羡崽怎么解救出来的,江澄会不会捣乱

我初步设想是这样的:

第一步羡崽带着人出门,正好遇见人贩子用船运来温宁,然后羡崽就带人凿穿他们的船,发现有人落水了,周围的大人肯定会来救,然后……

第二步羡崽带着人打入敌人内部,俗称装逼,艺术点羡大师在线教你如何绑票

第三步给莲花钨报信的信被江澄撕掉了,江澄独自一个人过来了,羡羡身份暴露,一行人开启大逃亡模式

最后获救

怎么样,重点肯定是第二步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二)

云梦莲花钨夏日十分炎热,夏蝉鸣噪,魏婴的房间里,躺了一地的少年,时不时翻个身,仿佛十几片烤的滋滋作响的煎饼,发出垂死的呐喊

“热……”

“死了……”

魏婴:“四师弟闭嘴,越说越热啊”

说话的少年身下的床板似乎要被体温同化了,于是他挪了挪,正巧,他身边的少年也挪了挪,两个人就挨的越发近了

“你挪过来干嘛?不热吗?”

“热啊,那你又挪过来干嘛?”

“你热你挪回去啊”

“为什么不是你挪?你那边的空隙明显更大啊”

六师弟:“三师兄,四师兄,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听你们吵都觉得好热,汗都流的更快了”

这个三师兄正是当时赌糖葫芦站在魏婴那边的叫的最大声的,这个四师兄却是当时赌糖葫芦赌输了才开始叫魏婴老大的,所以两个人经常打架

吵...

云梦莲花钨夏日十分炎热,夏蝉鸣噪,魏婴的房间里,躺了一地的少年,时不时翻个身,仿佛十几片烤的滋滋作响的煎饼,发出垂死的呐喊

“热……”

“死了……”

魏婴:“四师弟闭嘴,越说越热啊”

说话的少年身下的床板似乎要被体温同化了,于是他挪了挪,正巧,他身边的少年也挪了挪,两个人就挨的越发近了

“你挪过来干嘛?不热吗?”

“热啊,那你又挪过来干嘛?”

“你热你挪回去啊”

“为什么不是你挪?你那边的空隙明显更大啊”

六师弟:“三师兄,四师兄,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听你们吵都觉得好热,汗都流的更快了”

这个三师兄正是当时赌糖葫芦站在魏婴那边的叫的最大声的,这个四师兄却是当时赌糖葫芦赌输了才开始叫魏婴老大的,所以两个人经常打架

吵架的两个人已经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的打起来了

旁边的众人怨声载道:“你们要打出去打好不好?”“你们一起滚好不好?”

魏婴:“我这个老大还在这里呢”

这时候,外面的木廊上传来一阵裙子拖地的声音

魏婴:“快快快,把衣服穿好,指不定是干娘派金珠姐姐来抓我们了”一边说一边穿衣服

一群人赶紧忙乱的穿好衣服

等来人掀开竹帘,居然不是金珠或者银珠,而是江厌离,众人庆幸刚刚大师兄叫自己把衣服穿好了

众人连声道:“师姐”“师姐好”

有些个别还没穿好的赶紧双手交叠遮住,躲到角落里穿衣服去了

离:呀,原来你们都躲在这里啊

崽:姐姐,你怎么来了?

离:今日怎么偷懒没去练剑啦?

崽:姐姐,那么毒的日头,阿婴这么俊的脸晒脱皮了怎么办?

离(刮鼻子):你啊

“咦~”

“大师兄不要脸”

离(从身后接过一盆瓜)

崽(赶紧接过):姐姐,我来

一群少年蜂蛹而上,三两下便瓜分干净,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吃瓜,不一会儿,瓜皮就在面前堆成了一座座的小山

老三和老四无论干什么都要比一比,吃个西瓜也不例外,横刀夺瓜,损招不断,斗得旁人避之不及,魏婴才不管他们,他吃的比别人都快

“卧槽,大师兄你是人吗?吃的一片都不剩了”——来自刚刚黑转粉的老四

“哇,大师兄,你的瓜皮啃的真干净啊”——来自终极脑残粉的老三

魏婴一抹嘴说:夏天吃西瓜,解暑消火,又甜又多汁,姐姐果然是最厉害的

离(笑):这可不是我挑的,是有人送到莲花钨的

“想来我们又是沾了大师兄的光吧”

“大师兄真是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三岁小孩都喜欢的男人啊”

崽:过奖过奖,不敢当

“大师兄你绝对当的起啊”

离(笑)

众人还待继续说些什么,忽听一阵气势汹汹的脚步飞驰声,一个森寒的男声远远传来“我说校场上怎么没人,原来一个个在这里躲懒啊”

魏婴脸色微变,赶紧夺帘而出,恰好撞上江澄从长廊那头转来,紫衣翩翩,却气势汹汹,杏目含煞着实骇人。江澄本就气愤,更何况刚刚听到人夸魏婴,整张脸都扭曲了

众人心道“坏了,少宗主最烦我们夸赞大师兄了”

魏婴暗暗给他们使眼色,少年们拔腿就跑,见状,江澄终于反应过来了,大怒:“一个个不练剑,就知道吹牛拍马屁,像什么鬼样子,让人听见莲花钨的脸都丢尽了”

众人听见他这样骂心里也是不服,不就是没有夸你吗?有必要这么说吗?

江澄如何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又骂道:“魏婴,又是你带他们偷懒的,你这个大师兄也就会这样收买人心了”

这下就炸了窝了

老三:“少宗主,你看不惯我们就看不惯我们,何必扯上大师兄呢”

老四:“就是就是,大师兄做错了什么”

越多人维护魏婴,江澄的脸色就越发的黑,终于忍无可忍,一拳朝着面前的老三打去

魏婴震惊之下,手上的动作快过脑子的格挡开了江澄的下一步动作:“江澄,你干什么?”

澄:我干什么?我教训教训他怎么了?

崽:你疯了?老三他们刚刚才拜师,能打得过你吗?

两个人打了起来

离:阿婴,阿澄,你们别打了

正当众人拉偏架的时候,外面走响起了脚步声

虞:“你们两个又打架”

两个身影冲进来,分开了打架的众人

崽:干娘,你来了,我们没打架,我们只是在抢瓜呢,干娘,你要不要来一块,我给你切

虞(拧了拧小崽子的脸):吃吃吃,就知道吃

崽(握住虞夫人的手):干娘,西瓜很甜很好吃的

虞(看见众人脸上或多或少被打的痕迹):出息了?为了一块瓜还打群架?

老三(小声):才不是为了瓜

虞:说话大声点,莲花钨没给你饭吃吗?

老三(大声):才不是为了瓜

虞(皱眉):那是为了什么?

崽(使眼色):就是抢着好玩,并不是图瓜好吃

众人沉默了下来

澄(忍不住了):阿娘~

虞(皱眉):你怎么伤的格外厉害?

澄:阿娘,不是的,我压根没有吃瓜,是……

虞:你连块瓜都抢不到?

众人憋笑

离:原来阿澄是因为没吃到瓜才不开心吗?姐姐再切就是了

崽(撒娇):姐姐,阿婴也要

老四:大师兄不要脸,刚刚那盆瓜就你吃的最多,还吃不怕撑破肚皮?

老六:就是,也不知道大师兄的肚子怎么这么能装

老三: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撑船,咱们大师兄也差不多了

崽:你们一个个够了啊,找打是不是?

看到言笑晏晏的一堆人,感觉被排斥在外的江澄越发嫉恨了


阿菱

碎碎念

昨天晚上突然想写一个世家子弟被拐卖,羡羡救人的情节,然后这个人选谁好呢


拐卖需要地利人和

首先是地利

我心里面默默计算一下几大家族

岐山是北方,多山,脚下就是清河,两者中间夹着云梦,金陵台,姑苏是南方

按照原著已知的地点从北到南

不夜天,夷陵,潭州,大梵山,栎阳,不净世,莲花钨,云萍城,金陵台,莫家庄,彩衣镇,云深不知处

看看这排序

第一个就可以拐卖了聂导

第二个就是金子轩和温宁

最难拐卖的估计就是蓝湛

最容易被拐卖到哪里?瑶妹的青楼,温晁的山区,选哪个呢

地利有了,那就是人和

第一好卖的就是温宁,因为温宁好欺负,他家长温情战斗力又不高,加上父母可能刚刚去世不久

第二好卖的就是聂导,聂大少年宗主,一时疏忽崽就可能...

昨天晚上突然想写一个世家子弟被拐卖,羡羡救人的情节,然后这个人选谁好呢


拐卖需要地利人和

首先是地利

我心里面默默计算一下几大家族

岐山是北方,多山,脚下就是清河,两者中间夹着云梦,金陵台,姑苏是南方

按照原著已知的地点从北到南

不夜天,夷陵,潭州,大梵山,栎阳,不净世,莲花钨,云萍城,金陵台,莫家庄,彩衣镇,云深不知处

看看这排序

第一个就可以拐卖了聂导

第二个就是金子轩和温宁

最难拐卖的估计就是蓝湛

最容易被拐卖到哪里?瑶妹的青楼,温晁的山区,选哪个呢

地利有了,那就是人和

第一好卖的就是温宁,因为温宁好欺负,他家长温情战斗力又不高,加上父母可能刚刚去世不久

第二好卖的就是聂导,聂大少年宗主,一时疏忽崽就可能丢,毕竟权利更迭街上最容易出现前朝遗孤了,但是聂大武力值可以,又护犊子,所以聂导还是比温宁难卖了一点

第三好卖的是金子轩,他家有钱,不卖他卖谁?不是,我是说,他经常金陵台和莲花钨来来回回,容易被钻空子

三个都有机会被卖,而且合理推测原著他们可能真的被卖过

温宁怕见陌生人,温情去哪里都带着弟弟,说过温宁离开他就不行,说明被卖过,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一离开姐姐的身边就被卖了

聂导不敢一个人,聂导听学副使送,放学不第一时间回家也要被骂,说明被卖过,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一个人出门玩一下就被卖了

金子轩来听学带那么多门生,住客栈要包下来,清理一下别的客人,说明被卖过,指不定什么时候住客栈被客人偷走后给卖了


到底选谁被卖呢,我也不确定,而且这个被拐会不会撞梗,我不太敢写

温宁1聂导2金孔雀3


阿菱

番外

闹事,不是夜猎小团队

近战和领导羡羡,辅助和背锅金子轩,军师和情报聂导,远攻和后勤温宁,奶妈温情

首先由聂导从他的情报网中得知夜猎地点(其实就是想去看莳花女),联系羡羡,羡羡通知金子轩和温宁,夜猎一切花费由金子轩出,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羡羡觉得金子轩是冤大头,不是,觉得金家人傻钱多,不是,觉得金子轩就这么点用处了,然后羡羡一行人出发了,最后解决了事情

家长找来了,夜猎,不是,离家出走的几个人慌了

聂大:我弟弟灵力低,肯定是别人撺掇的

虞夫人:我崽没钱花,肯定是别人撺掇的

温情:我弟弟胆子小,肯定是别人撺掇的

金子轩:……(你看这个锅又大又圆)

温宁:姐姐,花给你

温情:谁给你的...

闹事,不是夜猎小团队

近战和领导羡羡,辅助和背锅金子轩,军师和情报聂导,远攻和后勤温宁,奶妈温情

首先由聂导从他的情报网中得知夜猎地点(其实就是想去看莳花女),联系羡羡,羡羡通知金子轩和温宁,夜猎一切花费由金子轩出,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羡羡觉得金子轩是冤大头,不是,觉得金家人傻钱多,不是,觉得金子轩就这么点用处了,然后羡羡一行人出发了,最后解决了事情

家长找来了,夜猎,不是,离家出走的几个人慌了

聂大:我弟弟灵力低,肯定是别人撺掇的

虞夫人:我崽没钱花,肯定是别人撺掇的

温情:我弟弟胆子小,肯定是别人撺掇的

金子轩:……(你看这个锅又大又圆)

温宁:姐姐,花给你

温情:谁给你的胆子跟他们去的?

温宁:魏公子说金公子想弄朵花讨他姐姐开心,又怕金公子见色起意,邀请我们去监督他

温情:……又是金子轩?可我怎么听说你们不是弄了一袋子回来?

温宁:啊,是啊,魏公子出发的时候莲花钨的女门生听说了魏公子要送花给他姐姐都嚷嚷着要,魏公子很聪明的,就弄了一大袋子回去,还特地见者有份,给我和聂公子一人一朵呢

温情:……

温宁:这朵最漂亮了,我挑的,拿回来给姐姐

温情:……阿宁,姐姐不求你有多大出息,但是你不能蠢到被人卖了去,这次听学姐姐已经递了名帖,姑苏蓝氏也回信同意了

温宁:啊,哦

聂大:聂怀桑,你胆子是越发大了啊

聂导:没有啊,大哥

聂大:还没有?都敢一个人跑出去了,小时候差点被卖掉还没长记性是不是?

聂导:没有,我不是一个人出去的,是他们来接我去玩的

聂大:又是金子轩?

聂导:是的,他听说了莳花女的事情,想去要点花讨人欢心,我就是看个热闹

聂大:是看人热闹还是让人看热闹啊?我怎么听说你被莳花女丢出花园了?

聂导:当然是看热闹,能看到莳花女真容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啊

聂大(一个脑瓜崩):我让你不虚此行,姑苏听学要开始了,我同曦臣说了,你这次评定不过,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聂导:啊,大哥~

聂大:别嚎了,收拾东西,我亲自送你去

羡羡回来先去了江厌离那里,金孔雀正打算献殷勤

羡羡:姐姐,羡羡回来了??想不想我?肯定想我了吧,姐姐都瘦了

离(刮鼻子):你啊

金孔雀(被挤开)

羡羡:姐姐你看,好不好看?

离:好看

羡羡:我就知道姐姐会喜欢

离:嗯,羡羡最贴心了

羡羡:那是,为了这朵花,我可是被莳花女丢出花园二十多次,被花砸脸二十多次,姐姐,你快瞧瞧我这世家公子榜排行第四的脸,是不是破相了?

离(仔细看了看):没有,我家羡羡还是那般好看

羡羡(佯装才发现金孔雀):金公子,何时来的?怎么不打声招呼?(一只手搭上了金孔雀的肩膀,趁着他扒拉的时候,给了远处一个信号)

金孔雀:江姑娘,我……

呼啦来了一群人

大师兄,大师兄

羡羡:我才走几日,不用这么热情

要的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羡羡:行了啊,我知道你们冲什么来的,一人一朵,先女后男,女孩子拿回去做香囊,男孩子大的送心上人,小的送娘亲,都不要抢,排队排队啊,大师兄我先留两朵啊

大师兄你留两朵干什么?难不成同时喜欢上两个仙子了?

羡羡:别瞎说,你们没看金珠姐姐她们没来凑热闹吗?我得留给她们

大师兄眼睛真尖

羡羡:那是,你们几个小子跟我好好学,找到道侣那是迟早的事情

金珠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

羡羡:金珠姐姐你来了,我给你留了花的

金珠:别贫了,金夫人来了,小姐叫你和金公子过去呢

羡羡:干娘叫我做什么?金珠姐姐你告诉我呗,这是我给你和银珠姐姐的花(赶紧递两朵花过去)

金珠:看在花的面子上我告诉你,小姐要把你送到姑苏听学

羡羡:什么?那个家规三千条的地方?

金珠:不止是你,估计你们这次出门的几个都跑不了

羡羡(开始翻袋子)

大师兄你赖皮,怎么又拿?

羡羡:你大师兄我马上就要去姑苏了,知道姑苏谁不能得罪吗?蓝湛蓝忘机,我得带点东西贿赂一下,他们兄弟感情好,我自然也不能落下泽芜君啊,找到了,蓝湛芍药,泽芜君就这个吧

大师兄,你好偏心啊,送蓝二公子的花快翻了半个袋子了,泽芜君的就好随便

羡羡:蓝湛掌罚的,当然要慎重了。行了,你们继续排队

金珠:我来发吧,你和金公子去找小姐吧

羡羡:哦,好的,走,金……公子

金孔雀(从头到尾只说了四个字,太惨了吧)

金孔雀:找我出门说是夜猎,结果是看莳花女,一大袋子的花只给我一朵,还不给我机会送回去,合着我就是个莫得感情的钱袋子

温宁:魏公子,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羡羡(勾肩搭背):金孔雀,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金孔雀(扒拉开):下次再也不跟你们一起玩了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一)

云梦的夏夜是非常热闹的,而且莲花钨不像云深不知处一样结界时时刻刻开启,云梦的小孩子是可以进来的

虞夫人到的时候,一群小童分成两拨紧张的围着自家崽看他踢毽子,而魏婴已经数到了一千三百多

他一下一下抬着腿,彩色的毽子在他足间翻飞, 冲天而起, 稳稳落下,再飞得更高,悠悠落下,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连着它, 使得它永远不会脱离他身体的某一部分。

同时也有一根无形的线, 紧紧牵着一旁众多小童的目光。


皮皮:我崽有这么厉害?

系统:……你觉得呢

皮皮:我崽除了做饭和生孩子无所不能

系统:呵


然后就听到崽道:“一千三百七十二、一千三百八十一……”


皮皮:……

系统:呵

皮皮(硬是从这个呵字中听出了系统的嘲讽...

云梦的夏夜是非常热闹的,而且莲花钨不像云深不知处一样结界时时刻刻开启,云梦的小孩子是可以进来的

虞夫人到的时候,一群小童分成两拨紧张的围着自家崽看他踢毽子,而魏婴已经数到了一千三百多

他一下一下抬着腿,彩色的毽子在他足间翻飞, 冲天而起, 稳稳落下,再飞得更高,悠悠落下,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连着它, 使得它永远不会脱离他身体的某一部分。

同时也有一根无形的线, 紧紧牵着一旁众多小童的目光。


皮皮:我崽有这么厉害?

系统:……你觉得呢

皮皮:我崽除了做饭和生孩子无所不能

系统:呵


然后就听到崽道:“一千三百七十二、一千三百八十一……”


皮皮:……

系统:呵

皮皮(硬是从这个呵字中听出了系统的嘲讽)


在一众小童的目光中,他便这般公然使诈。而这过于庞大的数字已经让吸着鼻涕的小童们失去了判断能力, 居然没有一个人发觉不对。虞夫人就这么听着看着自家崽不要脸从七十二跳到八十一, 再从八十一跳到九十,正准备进入下一步飞跃时, 察觉到自家干娘的到来,似乎要开口说什么, 一个劲儿没使准, 那只鲜艳夺目的毽子飞过他头顶, 往他身后落去。他瞥见要失了毽子, 忙向后一踢, 足跟救起了它。这最后一记踢得最高, 伴随着响亮的一声“一千六百!”引得一旁的小童们阵阵惊呼, 铆起劲儿来拼命拍掌。


大局已定,一个小女童尖叫道:一千六百,我们这边赢了,你们输了,你们请客吃糖葫芦

另一边沮丧的队伍领头人咬着手指,眉头皱成了疙瘩,道:我觉得……不对

崽:哪里不对了?

男童:九十后面,怎么突然成了百?肯定不对

崽:九十后面怎么就不是百了?你自己数数,九后面是什么?

男童掰着自己手指费劲地数了半天:……七、八、九、十……

崽:你看,九后面是十,那九十后面肯定就是一百啊

男童半信半疑:是吗?不是吧??


虞(再也忍不住了,过去朝着崽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还闹?

崽:怎么是闹?我肩负我们这边人的信任,自然要全力以赴,输了的可是要请客吃糖葫芦的

虞:家里缺你吃的了?行了,我请客,每人一根

崽:听见没有?跟着老大我有好处

老大厉害,老大威武

虞:金珠,带他们去买

金珠:是,小姐

魏婴想跟着去,被虞夫人一把揪住衣领(被扼住了命运的脖颈)

崽(笑):干娘,还好你没拆穿我,不过,你这样揪着我好不舒服啊,不如这样吧,这糖葫芦我不吃了,给干娘你吃

虞(戳了一下额头):这是吃不吃糖葫芦的事情吗?

崽:确实不是,这是我建立威信的事情

虞:别贫了,有你这么建立威信的吗?人家小孩子一回家问父母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要想人家认可你当老大,是要实实在在的比人家强,不可以偷奸耍滑,知道吗?

崽:知道了

虞:行了,去吧,吃你的糖葫芦

崽:嗯,我回来的时候给干娘也带一根啊(跑远)


踢毽子的事件来源于原著,本来想写羡羡偷摸去玩遇上聂导的故事,但是原著的皮皮羡太好玩了,所以……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十)

因为小崽子嚷嚷着胳膊抬不起来,所以下午便没有上武课,而是文课——家族变迁史


先生:首先是温氏,其先祖是兴家族衰门派第一人——温卯。温氏以太阳为家纹,意喻“与日争辉,与日同寿”,仙府占地甚广,可一城,名为不夜天,又称“不夜仙都”。据说城无黑夜。说它是庞然大物,因为无论门生人数、力量、土地、仙器,其他家族都是望尘莫及,没有能与之抗衡者。不少修仙之人都以位居温氏客卿为无上荣耀。


崽:干娘,温家占地怎么这么大呀

虞:就跟吃饭一样,你第一个开始吃,抢的菜肯定多

崽:哦

先生(好简单粗暴一解释):……


先生:随后是姑苏蓝氏

创建者蓝安,这位先祖出身庙宇,聆梵音长成,通慧性灵,年少便是远近闻名的高...

因为小崽子嚷嚷着胳膊抬不起来,所以下午便没有上武课,而是文课——家族变迁史


先生:首先是温氏,其先祖是兴家族衰门派第一人——温卯。温氏以太阳为家纹,意喻“与日争辉,与日同寿”,仙府占地甚广,可一城,名为不夜天,又称“不夜仙都”。据说城无黑夜。说它是庞然大物,因为无论门生人数、力量、土地、仙器,其他家族都是望尘莫及,没有能与之抗衡者。不少修仙之人都以位居温氏客卿为无上荣耀。


崽:干娘,温家占地怎么这么大呀

虞:就跟吃饭一样,你第一个开始吃,抢的菜肯定多

崽:哦

先生(好简单粗暴一解释):……


先生:随后是姑苏蓝氏

创建者蓝安,这位先祖出身庙宇,聆梵音长成,通慧性灵,年少便是远近闻名的高僧。

弱冠之龄,他以“伽蓝”之“蓝”为姓还俗,做了一名乐师。求仙问道途,在姑苏遇到了他所寻的“天定之人”,与之结为道侣,双双打下蓝家的基业。在仙侣身陨之后,又回归寺,了结此身。


崽:哦,所以蓝家的先祖是和尚,怪不得上次在那里吃饭的时候没有肉吃

虞: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

崽:啊,那就吃那些草根树皮能长高吗?

虞:那叫药膳

崽(握拳):怪不得那么苦,二哥哥真可怜,干娘,我们邀二哥哥来我们家住吧

虞:你二哥哥舍不得丢下他哥哥一个人吃苦,不是药膳

崽:那把他哥哥一起邀请过来啊

虞:他家还有叔父

崽:那……

虞:你不可能把整个云深不知处邀请过来

崽(蔫蔫的把脑袋耷拉下去):哦


皮皮:崽崽这么小就想往家带人了,真是男生外向

系统:你可能忘了你的崽智商爆表,情商没有的事实

皮皮:……

系统:也就是传说中的七窍通了六窍——一(情)窍不通

皮皮:……


兰陵金氏……

清河聂氏……


虞(和系统斗完嘴才发现崽崽蔫蔫的):啧,认真听课

崽(抬头):我有认真听啊

虞:兰陵金氏家徽为白牡丹,是哪一种白牡丹

崽:金星雪浪

虞:清河聂氏先祖所操何业

崽:屠夫

虞:还算认真

崽(笑)

先生:小公子聪慧过人

虞:少夸他,夸成仲永怎么办?

崽:仲永??

虞:就是一个不好好上课,小时候很聪明,大了泯然众人矣的小孩子

崽:哦,阿婴才不会

虞:乖


就这样,小崽子上午武课,下午文课的过了一段时间,见他聪慧慢慢放下心来的虞夫人也不时时刻刻派银珠跟着了,结果这一不跟着就出事了


阿菱

忘羡完结文推荐17

天上掉下个二哥哥

http://qiaosangqiaoshibenti.lofter.com/post/30d1c559_1c7795ceb

说真的,这个文写的很好,这个名很容易让人错过这个文(我第一印象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主要是羡崽崽在射日之征后每晚迎来蓝二哥哥的故事,后续还有番外写羡宝宝掉到云深不知处的故事(心疼叔父)

高潮

1一回生二回熟,三回麻木的江宗主,破罐子破摔的把猪送到了白菜嘴边

2蓝湛摔下来,羡羡还得空想自己还好没把莲藕排骨汤吐出来

3秒懂第一名的情姐张口就高能——肾虚了??

4金子轩实名羡慕嫉妒恨

5半夜爬床的羡崽被叔父抓包,突然消失的蓝湛震惊叔父,...

天上掉下个二哥哥

http://qiaosangqiaoshibenti.lofter.com/post/30d1c559_1c7795ceb

说真的,这个文写的很好,这个名很容易让人错过这个文(我第一印象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主要是羡崽崽在射日之征后每晚迎来蓝二哥哥的故事,后续还有番外写羡宝宝掉到云深不知处的故事(心疼叔父)

高潮

1一回生二回熟,三回麻木的江宗主,破罐子破摔的把猪送到了白菜嘴边

2蓝湛摔下来,羡羡还得空想自己还好没把莲藕排骨汤吐出来

3秒懂第一名的情姐张口就高能——肾虚了??

4金子轩实名羡慕嫉妒恨

5半夜爬床的羡崽被叔父抓包,突然消失的蓝湛震惊叔父,忘羡两个人衣裳不整被仙门百家抓包

6江澄接连失去两头猪,实惨

太太另一个文
全天下只有我一人相信我有未婚妻
https://qiaosangqiaoshibenti.lofter.com/post/30d1c559_1c6c15e4f

高潮
1第一章就定下婚约的忘羡,一本正经要负责的蓝湛可太可爱了
2羡羡娘两一脉相承的问话——为什么是你娶不是我嫁——确认过话语,是亲生的崽

阿菱

忘羡完结文推荐16

谁才是幕后boss

http://wuyouwushang466.lofter.com/post/311175c4_1c8c0e923


观看提醒——少喝水,躲着人


推荐理由

1偏执忘机和病娇羡羡

2嗑瘟了的聂导为爱出书

3吓傻的金光善


有理有据的,我都要信了

谁才是幕后boss

http://wuyouwushang466.lofter.com/post/311175c4_1c8c0e923


观看提醒——少喝水,躲着人


推荐理由

1偏执忘机和病娇羡羡

2嗑瘟了的聂导为爱出书

3吓傻的金光善


有理有据的,我都要信了


阿菱

忘羡完结文推荐15

艳鬼

http://toovegetable.lofter.com/post/1ff7a194_1c667ab15


黑化机和红衣鬼羡

b站有视频

https://b23.tv/4U0qZB

建议结合观看


推荐理由

蓝湛救了羡羡,羡羡救了蓝湛

蓝湛不断招魂入魔,羡羡为了救蓝湛回来了

羡羡金陵台出事了,蓝湛为了救羡羡对抗百家

蓝湛离不开羡羡,不敢把他托付给任何人,哪怕是温宁


高潮剧情

1蓝湛怼薛洋

2可爱羡羡当着仙门百家的面又扯忘机袖子,又撒娇

3金陵台羡羡的笑容描写

4观音庙对决

艳鬼

http://toovegetable.lofter.com/post/1ff7a194_1c667ab15


黑化机和红衣鬼羡

b站有视频

https://b23.tv/4U0qZB

建议结合观看


推荐理由

蓝湛救了羡羡,羡羡救了蓝湛

蓝湛不断招魂入魔,羡羡为了救蓝湛回来了

羡羡金陵台出事了,蓝湛为了救羡羡对抗百家

蓝湛离不开羡羡,不敢把他托付给任何人,哪怕是温宁


高潮剧情

1蓝湛怼薛洋

2可爱羡羡当着仙门百家的面又扯忘机袖子,又撒娇

3金陵台羡羡的笑容描写

4观音庙对决


阿菱

忘羡完结文推荐14

陈情外传之四小只穿越之旅

http://canxue120.lofter.com/post/203acbb9_1c6b42bcf


cp——忘羡,曦瑶,轩离


推荐理由:

1突然让我get了曦瑶的新一种嗑法——腹黑护妻蓝大和被宠上天的瑶妹

生前蓝大力挺瑶妹当上仙督,死后开禁制偷尸体用禁术

蓝家人黑起来真的好可怕

2聂瑶对决——瑶妹嘴炮无敌

3金子轩的觉醒

4瑶妹和金凌的感情真的好

5番外很好笑

陈情外传之四小只穿越之旅

http://canxue120.lofter.com/post/203acbb9_1c6b42bcf


cp——忘羡,曦瑶,轩离


推荐理由:

1突然让我get了曦瑶的新一种嗑法——腹黑护妻蓝大和被宠上天的瑶妹

生前蓝大力挺瑶妹当上仙督,死后开禁制偷尸体用禁术

蓝家人黑起来真的好可怕

2聂瑶对决——瑶妹嘴炮无敌

3金子轩的觉醒

4瑶妹和金凌的感情真的好

5番外很好笑


阿菱

忘羡完结文推荐13

假如被扔下乱葬岗的是江澄 http://xian7015.lofter.com/post/30d3b01c_1c928e2dd


推荐理由

1羡羡没有刨丹,没有鬼道

2温情一脉保下来了

3仙门百家一起怼江澄很爽

4江澄下场很让人开心


搞笑点

羡羡试验符咒炸的叔父一脸懵逼

假如被扔下乱葬岗的是江澄 http://xian7015.lofter.com/post/30d3b01c_1c928e2dd


推荐理由

1羡羡没有刨丹,没有鬼道

2温情一脉保下来了

3仙门百家一起怼江澄很爽

4江澄下场很让人开心


搞笑点

羡羡试验符咒炸的叔父一脸懵逼


阿菱

一觉醒来成了虞夫人(九)

以下射箭知识均来源于百度

校场

先生:小姐

虞(点头):阿离,你们两个要好好学

离:是

崽:知道了,干娘

先生(边说边示范):首先是站位,人站在远处,左肩对目标靶位,左手持弓,两脚开立与肩同宽,身体的重量均匀的落在双脚上 ,并且身体微向前倾;(左手持弓)也可左脚微向内倾斜,身体重量均匀落在双脚上,此动作有助于增加后手的加力控制;(左手持弓)也可左脚微向外倾斜,身体重量均匀落在双脚上此动作有助于开弓人借力打开自己的前臂动作。 

崽(模仿先生站立)

先生(过来调整):右手低一点,腿分开,这只手高一点,对

离(站在一边有点局促)

虞(恨铁不成钢):你愣着干什么?你也拿弓箭动手啊,金珠

金珠:给,姑娘

离...

以下射箭知识均来源于百度

校场

先生:小姐

虞(点头):阿离,你们两个要好好学

离:是

崽:知道了,干娘

先生(边说边示范):首先是站位,人站在远处,左肩对目标靶位,左手持弓,两脚开立与肩同宽,身体的重量均匀的落在双脚上 ,并且身体微向前倾;(左手持弓)也可左脚微向内倾斜,身体重量均匀落在双脚上,此动作有助于增加后手的加力控制;(左手持弓)也可左脚微向外倾斜,身体重量均匀落在双脚上此动作有助于开弓人借力打开自己的前臂动作。 

崽(模仿先生站立)

先生(过来调整):右手低一点,腿分开,这只手高一点,对

离(站在一边有点局促)

虞(恨铁不成钢):你愣着干什么?你也拿弓箭动手啊,金珠

金珠:给,姑娘

离(接过来)

先生:然后搭箭——把箭搭在箭台上,单色主羽毛向自己,箭尾槽扣在弓弦箭扣上。

先生:之后是扣弦——右手以食指,中指及无名指扣弦,食指置于箭尾上方,中指及无名指置于箭尾下方。

先生:再预拉——射手举弓时左臂下沉,肘内旋,用左手虎口推弓,并固定好。

然后是开弓射手以左肩推右肩拉的力将弓拉开,并继续拉至右手“虎口”靠位下颌。

崽:干娘~

先生:小公子第一次拉不开弓没什么

虞(戳了一下崽):也不知道你饭吃到哪里去了

崽(笑)

先生:瞄准——射手在开弓的过程中同时将眼,准星和靶上的瞄点连成一线。待开弓,瞄准后右肩继续加力同时扣弦的右手三指迅速张开,箭即射出。

虞(拽着小崽子的手拉开弓)

崽(蹦蹦跳跳):中了,干娘好厉害

虞(捏了捏崽的脸笑道):臭小子,好好练习(转身到了阿离这边):金珠,你射的箭?

金珠:不是,是姑娘

虞:哦?

金珠:姑娘许是经常锻炼(拿锅)的缘故,力气有了,准头(绣花)也还可以,小姐应该可以放心了

虞(捏了捏阿离的脸):这才像我虞紫鸳的女儿,再射给我看一下

离:是,阿娘

阿离(抬手拉弓放箭一气呵成)

崽(星星眼):哇,姐姐好厉害

阿离(笑):阿婴会比姐姐还厉害的

虞(拍拍阿离的肩膀):嗯,不错,就是姿势还是要调整一二(转向阿婴)你别趁机偷懒

崽(嘟嘴):才不会

先生赶紧上去教习

虞(站在女儿身后):腿再分开点,这个时候不需要讲究淑女站姿,右手低点,放~

离(开心的笑)

虞:看我干什么?继续练

离:是,阿娘

刚刚到校场的江澄心生羡慕

随后过来的江枫眠并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小情绪:来,阿澄,爹教你

两波人仿佛泾渭分明

崽(射出去又准备拿箭羽)

先生:公子别操之过急,要注意放松——箭中靶位后,左臂由腕、肘、肩至全身依次放松

虞:慢慢来,阿离也是,一口吃不成大胖子。使箭脱离弓飞向靶纸,一般人均可做到。但引弦后经正确瞄准,使箭射中靶标,则必须有一定的经验累积才可练成。今天主要是教会你们射箭姿势

崽:知道了

午饭

虞:怎么不吃饭?

崽(撒娇):干娘,我手疼抬不起来了

虞:都告诉你要慢慢来了,银珠,你给他喂饭

银珠:是

虞:金珠,你去喂阿离,一个个的都是娇气包,才练一会儿就哭爹喊娘的

澄(本来也想说自己手疼的)

江:好了,三娘子

澄(颤颤巍巍拿起筷子还掉了)

虞(看过去)

澄(越发抖的厉害了)

虞:你抖什么抖?我是母老虎吗?会吃了你吗?

崽(举手道):干娘才不是吃人的母老虎

江:三娘子

虞:我说错什么了吗?

澄:阿娘,我只是手疼没拿住而已

虞(拍桌子):你说一句手疼会怎么样?硬要逞强,跟你爹学的吧?

江:孩子手疼你就少说两句

崽(拉袖子):干娘~

虞:拉我干什么?让我少说两句吗?也罢,我现在是说也说不得了,谁让江宗主不让管呢(看向阿婴)我告诉你,你必须听我的话

崽:阿婴最乖,最听干娘的话了

虞(转向江枫眠):看见没?我还有一个儿子。

江:(大声)三娘子

虞:你吼我干什么?阿婴,走,不吃了,让他们去吃(把崽拖走了)

澄(恨)

江:好了,我们吃饭

离(看着弟弟的脸色,递过一个勺子)


好烦啊,骂江澄都没有动力了,原著的虞紫鸳怎么做到翻旧账翻好几年的


阿菱

碎碎念

一天三更,我可真勤快

这个虞夫人脑洞写完听学就不知道怎么写了

要么只有岐黄温氏,不打架,大家和气成亲然后造人的

要么还有射日之征,不刨丹,羡羡当宗主,金子轩入赘

选一个吧

我不能写大纲,一写就脑子里写完了,然后手并没有跟上,也跟不上

写完这个之后我想写一个一觉醒来成了江宗主(江枫眠)

人设——不爱妻爱藏色,不爱儿爱羡羡,羡羡是未来宗主

问哪里来的脑洞,我最近不知道哪里吃了个洗脑包——江澄,爹不亲娘不爱,姐姐恋爱脑,师兄见色忘义

所以写完了虞夫人就是江宗主,可能会有师姐

一天三更,我可真勤快

这个虞夫人脑洞写完听学就不知道怎么写了

要么只有岐黄温氏,不打架,大家和气成亲然后造人的

要么还有射日之征,不刨丹,羡羡当宗主,金子轩入赘

选一个吧

我不能写大纲,一写就脑子里写完了,然后手并没有跟上,也跟不上

写完这个之后我想写一个一觉醒来成了江宗主(江枫眠)

人设——不爱妻爱藏色,不爱儿爱羡羡,羡羡是未来宗主

问哪里来的脑洞,我最近不知道哪里吃了个洗脑包——江澄,爹不亲娘不爱,姐姐恋爱脑,师兄见色忘义

所以写完了虞夫人就是江宗主,可能会有师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