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通威

1001浏览    25参与
Lost Time
阿通跟他的喵喵們(1) 這陣子...

阿通跟他的喵喵們(1)

這陣子都在吸貓的影片,滿腦子都是喵喵喵喵喵

但對於一個家裡不能養貓的人來說真的超幸福....

阿通跟他的喵喵們(1)

這陣子都在吸貓的影片,滿腦子都是喵喵喵喵喵

但對於一個家裡不能養貓的人來說真的超幸福....

Lost Time
那是我的位子喵喵喵!

"那是我的位子喵喵喵!"

"那是我的位子喵喵喵!"

夯葳

无题1

08,通天晓X威震天 ooc注意
通天晓的舱房内,威震天正穿着一套黑色的情趣内衣站在充电床前。
今天早上不知怎么了cpu一抽就答应了通天晓的请求,等反应过来话已经放出去了。越想面甲越黑的威震天没注意到通天晓进来了,从后面环住威震天的腰,轻轻吻住音频接收器后方,笑着问他道:“怎么了。”威震天没回答他,挣脱对方的环抱走到充电床坐下,翘起腿,双手抱胸,光镜有些凶狠的看着通天晓,通天晓无辜的看着威震天,这可是你自己答应我的。于是通天晓准备趁热打铁,过去将威震天扑倒在床上,抚摸那穿着黑色吊带袜,充满诱【】惑力的大腿,紧小的丁字裤只把肥【】硕的接口包住一半,若隐若现的接口似乎在叫你快点来用它,通天晓不住的...

08,通天晓X威震天 ooc注意
通天晓的舱房内,威震天正穿着一套黑色的情趣内衣站在充电床前。
今天早上不知怎么了cpu一抽就答应了通天晓的请求,等反应过来话已经放出去了。越想面甲越黑的威震天没注意到通天晓进来了,从后面环住威震天的腰,轻轻吻住音频接收器后方,笑着问他道:“怎么了。”威震天没回答他,挣脱对方的环抱走到充电床坐下,翘起腿,双手抱胸,光镜有些凶狠的看着通天晓,通天晓无辜的看着威震天,这可是你自己答应我的。于是通天晓准备趁热打铁,过去将威震天扑倒在床上,抚摸那穿着黑色吊带袜,充满诱【】惑力的大腿,紧小的丁字裤只把肥【】硕的接口包住一半,若隐若现的接口似乎在叫你快点来用它,通天晓不住的在威震天的机体上游走:“亲爱的,你好xinggggggg感。”威震天重重的哼了一声便吻上通天晓的唇,于是,威震天把通天晓榨干作为了报复。

黑蓝_一条罪孽深重的咸鱼_(:τ」∠)_

【威补/通威】老通的裙下到底有什么?③(完)


本来通天晓徘徊在走廊里就已经够显眼的了,而补天士的这个版本光是在走廊里站着就让人难以忽视——他简直就像地球电影里的僵尸,走起路来不仅东倒西歪偶尔还会不慎脚下一个趔趄,站在他前面围观的肯定免不了被一起拖下水,也幸好现在走廊里没多少人。
——同一时刻,在另一头的背离记
“下次不要让老十替你打扫角落了,你明知道他根本不行。”
米尼莫斯和背离费了老大劲儿才把十从背离记吧台的某个旮旯里拔了出来。当初米尼莫斯接到通知说背离又惹事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穿着通天晓装甲出门的,要是他没去听补天士说的那句没必要,现在他估计早就在自己的舱室里了。就在他们尝试数次都没能将十拉出来的时候米尼莫斯有提出过去拿装甲干活方便,可背离...


本来通天晓徘徊在走廊里就已经够显眼的了,而补天士的这个版本光是在走廊里站着就让人难以忽视——他简直就像地球电影里的僵尸,走起路来不仅东倒西歪偶尔还会不慎脚下一个趔趄,站在他前面围观的肯定免不了被一起拖下水,也幸好现在走廊里没多少人。
——同一时刻,在另一头的背离记
“下次不要让老十替你打扫角落了,你明知道他根本不行。”
米尼莫斯和背离费了老大劲儿才把十从背离记吧台的某个旮旯里拔了出来。当初米尼莫斯接到通知说背离又惹事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穿着通天晓装甲出门的,要是他没去听补天士说的那句没必要,现在他估计早就在自己的舱室里了。就在他们尝试数次都没能将十拉出来的时候米尼莫斯有提出过去拿装甲干活方便,可背离百般阻挠,还说这一堆米尼莫斯听不懂的话忽悠他。
“放芯老通一定不会。”
“我的名字是通天晓,背离。”
得亏米尼莫斯只是微微撇头说了背离几句,要是他整个身子都转过来就肯定能看到都快骑在老十身上的背离在冲他龇牙咧嘴——其实那也不算是针对米尼莫斯的,只不过是背离极力想要拦住老十前进的步伐。他知道自己的大帮手一直都很喜欢通天晓,不管是外面那一层还是里面那个有着一撇小胡子的绿豆馅——所以就更不能让老十过去了,他一定会想去告诉米尼莫斯“整件事情都是被设计好的,你被套路了!”到时候补天士答应自己的照片可能会泡汤也说不定。
一直等到米尼莫斯离开背离记时还顺带把门板关上背离才敢从十身上跳下来,他双手叉腰故意要自己表现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面对老十,虽然老十不理解背离为什么会生气,但自己挨骂也不好受。
“是我的光学镜被恶意病毒入侵了还是你真的对我摆着苦瓜脸?”
“十……”
可能是我太凶了?背离想。其实老十也没有做错什么,他这样反倒让背离觉得过意不去,或许自己还真得找个时间去纠结一下安伯斯测试*了,背离觉得自己的大脑早就开始把老十当一个真正的人对待并试图想当一个好老大。
“好啦,”他拍了拍老十的手臂“你没做错任何事,我说了任何事吗?好吧,我的意思就是那个了。”
米尼莫斯是从走廊的另外一端回来的,他的警报二极管从刚才开始跳个不停,他自然希望这只是虚惊一场,但它还是成功的催促着米尼莫斯的脚步,路过的地方他也不敢多看上几眼。
米尼莫斯进入房间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自己床上把脸埋在掌心里的现任船长,还有他旁边的那个东西——米尼莫斯认出那是通天晓装甲的一部分,怎么会在那里?话说威震天又是哪儿来的?
“……其余部分在补天士那里。”
不等米尼莫斯先开口威震天就先告诉对方他的私人物品的去向,普神!他一直等着补天士回来,这下好了,估计威震天说什么都解释不清,那还是让当事人先把自己的东西找回来吧。米尼莫斯的光学镜在威震天身上驻足片刻后他走过去拿起胸部装甲,然后留下威震天一人在房间就出去了。
要找到补天士其实不算什么难事。救护车主动联系了米尼莫斯,告诉他补天士在他那里还穿着他的那身通天晓装甲。
“谢谢你告诉我,救护车。”
“这没什么,”救护车挥了挥手,他的所有芯思都在那个漂移从走廊里捡回来的小炉渣身上,“你应该问问他作这种死好不好受。”
“老救你就不能幽默点嘛。”
“等我把你的脚从装甲里敲出来的时候你在幽默一个给我看看。”
救护车驾轻就熟的就把腿部装甲的压力垫敲回了原位,补天士感觉到箍着腿部的玩应没了于是开始用力尝试着把自己的脚从里面扯出来,但一点用都没有,脚卡在里面了。医官见状从工具箱里找出道具松了腿部装甲上的几处铆钉,等补天士顺利把脚抬出去的时候再将那些螺丝重新拧紧。
“哦不,我的脚板……我第一次见它们这样。”
一般像补天士这样的就好比穿过了不合尺码的鞋子,要么脚挤不进去,要么就是挤进去了可落了个残废,很显然年轻舰长的情况是后者。补天士脚板的前端已经变了形,膝部被装甲内侧磨出了许多条划痕,而救护车还忙着把另一条腿部装甲给他卸下来。
“老通我还以为你只是娇小现在我知道了你……还很脚小啊!”
米尼莫斯对此没有任何形式的表态,他只是抱胸看着救护车顺利的从补天士脚上解救了自己的装甲并且还给了自己,米尼莫斯纤细的小腿很轻松的进入了装甲里,刚好就卡在了膝部关节。穿好下部米尼莫斯颤颤巍巍的走到存放着胸部装甲的地方,那好似踩高跷,而一旁补天士在救护车的帮助下已经脱干净正咬着牙关让医官把他的脚板矫正回来了。
等米尼莫斯——通天晓穿戴整齐之后他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得到解决。
从通天晓离开到现在也不知过了多少塞分,可威震天还没离开房间,他还在酝酿着通天晓回来的时候该说什么,他是个理性的人,不会无缘无故不经过查证就开始通天晓式的谴责。
威震天觉得自己对通天晓的个性拿捏姑且还是有点把握的,但那些都只是在通天晓没把自己堵在墙壁和他的机体之间之前。但威震天想想自己只是从最初对话开始的时候就站的靠墙了点,会变成这样貌似也没什么古怪的,毕竟通天晓的机体比自己高大,被堵着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是怎么进入我房间的?”通天晓收缩了一下他的光学镜。
“这说来话长,恐怕只有补天士能完整的回答这个疑问。”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威震天先开口说:
“这太愚蠢了,我只是想知道你的装甲有什么秘密然后补天士就给我闹了这一出……”
“抱歉你说啥?你要知道什么?”
通天晓突然朝威震天靠近几部,不习惯近距离接触的威震天也在小幅度的向后推,直到他的后背完全靠上了墙,而通天晓也将两臂撑在他肩部两边的墙壁上。
“我是说你的装甲,我很好奇——你总会在特定的时候才会穿,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威震天冷眼看着对方,希望以此能警示对方。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后,通天晓放下了手臂并且后退了几步。
“并没有,我只是……有点在意身高?”
“身高?那面对补天士的时候也是?”
“不,那只是为了能让场面严肃点,有她的地方很难让正题有进展。”
“是的——我明白——”
他早该知道的,对于通天晓,哪有什么隐藏那么深的秘密呢?

END

黑蓝_一条罪孽深重的咸鱼_(:τ」∠)_

【威补/通威】老通的裙下到底有什么②

好久没更新,需要个大大的道歉【ヾ(。ꏿ﹏ꏿ)ノ゙】木有到壁咚梗,依旧是老威小补在作死的路上……本次更依旧威补
其实通天晓的居住舱也没啥可看的:一个小型工作站,还有一块大大的监视屏和供他的变形形态停放的空间,要说唯一的特点就是他一个人住所以比其他人的空旷许多。
想必他也是从自己的实际情况着手才选择了这间屋子的吧——不仅空间足够大还没人烦他,而且这间居住舱的位置还方便通天晓随时关注走廊里的动静。也就是说要是有人在走廊里闹腾,那他立马就能见识到前提尔莱斯特执行官兼临时安全主管兼寻光号副官那被背离号称为拇指探险级别的愤怒。
“啊哈!老通居然把它们藏在这里了!”
补天士什么时候已经摸索到了监视屏旁边的墙壁内嵌门...

好久没更新,需要个大大的道歉【ヾ(。ꏿ﹏ꏿ)ノ゙】木有到壁咚梗,依旧是老威小补在作死的路上……本次更依旧威补
其实通天晓的居住舱也没啥可看的:一个小型工作站,还有一块大大的监视屏和供他的变形形态停放的空间,要说唯一的特点就是他一个人住所以比其他人的空旷许多。
想必他也是从自己的实际情况着手才选择了这间屋子的吧——不仅空间足够大还没人烦他,而且这间居住舱的位置还方便通天晓随时关注走廊里的动静。也就是说要是有人在走廊里闹腾,那他立马就能见识到前提尔莱斯特执行官兼临时安全主管兼寻光号副官那被背离号称为拇指探险级别的愤怒。
“啊哈!老通居然把它们藏在这里了!”
补天士什么时候已经摸索到了监视屏旁边的墙壁内嵌门,用一种夸张的动作打开了它,通天晓装甲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里面,补天士在上面甚至都找不到一丝灰尘,要是换成他的房间,这些东西只能在柜子里等着生锈了。
“也没啥特殊的啊……”
补天士拿出头部装甲抬起来从下往上瞅了几眼里面的构造,然后又翻出通天晓盔甲的底部研究里面的机关,而威震天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年轻舰长搞出来的满屋子狼藉扶额芯塞,他满可以直接走出去和这一切脱离关系,可他迟迟没有迈开步子离开,潜意识里他还是对通天晓盔甲抱着一丝兴趣。
“老威!你过来帮我一起搞定这个。”
被叫到名字威震天反射性的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于是他看到了——补天士正把一条腿往一副粗大的膝部关节里塞,看起来他被卡住了。威震天无奈的走去蹲下身摁住那条通天晓装甲的腿部以便补天士能把腿拔出来,可这倒霉熊舰长说的一句话让威震天几乎要吐能量液三声差点没喊出来。
“老威我是想让你把我的脚塞进去,你蹲下来干嘛?”
由于威震天低着头,年轻舰长并没有看到威震天翻了一下光学镜的样子。想想要是自己拒绝帮助补天士穿好,按这家伙不合常理的脑回路绝对会跳出去找个和自己一样喜欢凑热闹的TF当自己的同僚,而这个过程极有可能招来一堆围观的,那还不如把补天士困在这房间里让他在这儿疯一把呢。
威震天让补天士找个地儿做好,自己蹲在腿部装甲前用力想要将装甲推挤去,他觉得已经挤到头了可补天士却说还有缝隙。前者放弃了蛮力改用摸索的方式寻找解决方案,他查看了补天士的腿和护甲接合的部位,然后敲打了几次。
“这里有几个垫片,应该是为了弥补米尼莫斯的身高才设计的吧。”
“我都没注意到,但现在——我感觉好点了!”
费了点功夫威震天总算调整好了补天士的腿在通天晓的装甲里的高度,要是补天士要想把脚抽出来他估计……肯定不简单,起码那身漂亮的橘红色漆还是别想要了。
接下来是胸部装甲,那玩应沉得不行,威震天刚给补天士套上去后者一个踉跄朝后摔了过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除了胸部腿部也有足够的重量让他抬不起身,补天士急忙扭动着身子勉强从胸部装甲里蹭了出来。好吧,他知道米尼莫斯不容易了,这么沉的玩应儿他还喜欢一直穿着……这更是勾起了补天士想要了解答案的欲望。
“不要胸甲了,就……唔,其他的吧!”
于是乎十几个塞伯坦分后,一个大手大脚然而胸部及腰部瘦弱且与四肢颜色不搭的“通天晓”步履蹒跚的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而摇身一变成为共犯的另一位则被留在了房间里——依旧心塞的扶着额头。
TBC

黑蓝_一条罪孽深重的咸鱼_(:τ」∠)_

【威补/通威】老通的裙下到底有什么①

取名废请不要在意(。-`ω´-)较早前想到的脑洞,补子比任何时候还要作⋯⋯第一部分威补多,第二部分通威(众望所归的壁咚梗啥的……)

其实威震天也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就在不久前他注意到了一件事:通天晓——米尼莫斯·安伯斯貌似只会在特定场合穿上他那身通天晓外装甲。就比如现在,威震天只是在走廊里偶然遇到独自一人闲逛在走廊里的米尼莫斯于是凑了过去顺便想和他深入讨论会议谈论的问题时,绿色的小人支支吾吾的强调自己要先回房间带上那些数据。威震天本想着他的房间也不远等等也无妨,可当米尼莫斯出门的时候却套上了那层比威震天高出不少的执法者装甲。俩大型机体肩并肩漫步在走廊里光看着...

取名废请不要在意(。-`ω´-)较早前想到的脑洞,补子比任何时候还要作⋯⋯第一部分威补多,第二部分通威(众望所归的壁咚梗啥的……)

其实威震天也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就在不久前他注意到了一件事:通天晓——米尼莫斯·安伯斯貌似只会在特定场合穿上他那身通天晓外装甲。就比如现在,威震天只是在走廊里偶然遇到独自一人闲逛在走廊里的米尼莫斯于是凑了过去顺便想和他深入讨论会议谈论的问题时,绿色的小人支支吾吾的强调自己要先回房间带上那些数据。威震天本想着他的房间也不远等等也无妨,可当米尼莫斯出门的时候却套上了那层比威震天高出不少的执法者装甲。俩大型机体肩并肩漫步在走廊里光看着也堵得慌,站在一旁的威震天更是全程看完了通天晓用他巨大的手指在那块小数据板上费力移动向下浏览,他敢向普神保证这一幕绝对能成为他经历过的诡异的事情之一。
“难道是装甲里有什么秘密?”
有些场合米尼莫斯虽然没有穿装甲,但威震天从他的反应中看得出来他其实很想带着那身出门,他还的确这么做了。某次威震天闲得发慌还研究了一下自己的这一发现:上课的时候他没有穿过,和补天士小队的某些成员(例如发条和电脑怪杰,这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但那种公开场合或者和另外一部分人聊天的时候……尤其是和补天士。米尼莫斯和补天士要是在一个空间里那前者肯定是穿着装甲的通天晓。
“你还说我很闲,我看你芯里想的一点也不比我强多少。”
补天士盘着腿坐在办公桌上,正拿着一支激光手术刀在空中挥舞,良久他低下头,脸上依旧是那一抹在威震天看来贱兮兮的微笑,为了方便对话补天士又蹭到桌子边上,两腿露在桌子外面晃悠。
“既然你这么在意,那我们借来研究一下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补天士这不用脑子的家伙直接跑通天晓面前问对方能不能借他玩两天,回答他的必然是一句断然的拒绝以及补天士一直拒绝听进去的唠叨。
“我一直很好奇他从哪儿搜到那么多专有名词的。”补天士望着渐渐走远的通天晓的背景抱怨道。
“你读多点书就行。”
“啧,没那些东西我照样还是铁齿铜牙。”补天士打着响指继续说:“老威别担心,我还有个备用计划。”
“够了够了,跟你说这件事算我逻辑回路堵塞了吧。”
威震天用手抚着额头,另一只手前后挥着打发补天士,他觉得对方就是闲得发慌而自己的话给了他一次胡闹的机会而已,要是因此还给通天晓带来麻烦的话本来就不怎么高的工作效率就几乎没法提上去了。
补天士神秘兮兮的向前倾了倾身。“我保证不会打扰到老通”他低声说,“我们只需要找准机会就行。”
威震天一把抢过被补天士玩坏的两截激光刀,不耐烦的转动手腕把他们接了回去。补天士微笑着摇摇头,他将威震天引到走廊里独自跑掉了,还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串轮胎印。几个循环后威震天才见到年轻舰长,他带着他从自己的房间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而且现在身在的这间屋子还没开灯,威震天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哪儿。
“老威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威震天狐疑的望着补天士问道,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准备见证奇迹的时刻!”
补天士摁下手边的开关打开了这间屋子的照明系统,虽然威震天没去过任何人的房间,不过从周围过分整洁的程度以及一本正经的布置来看这应该是通天晓的房间了。
“我要走了。”
他这样已经算是犯了非法入室罪了吧,趁主人还没有回来之前赶紧离开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是现在正确的选择,可主谋却更加深入开始在通天晓的房间里翻箱倒柜。
“你到底想干嘛!”威震天小声冲补天士吼道。
“我好不容易想办法把绿豆馅支出去了,咱们要快点把皮儿找出来研究一下啊!”
TBC

黑蓝_一条罪孽深重的咸鱼_(:τ」∠)_

【IDW/通威】论两人的沟通如何成立②(完)


“我不明白,刚才那个可是个明喻,你真的…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吗?”
从进入房间到现在威震天说过好几句他从来都不会在公众面前会开的玩笑和双关语,但寻光号副官就像长了个榆木脑袋对这些话完全无动于衷甚至还会反问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对此,通天晓收缩了一下他的光学传感器,回答说:
“我花了多年时间来戒掉修辞句,它会蒙蔽真相。我只会在形势需要的时候使用明喻,但我仍然对具有引申意义的隐喻抱有强烈的不信任。”
威震天注视着他,希望能在他的语句中找到含有讽刺意味的蛛丝马迹,可惜并没有,通天晓是真的在一本正经的回答他的问题,现在他可能稍微了解补天士为什么总想通过文字游戏在他身上找乐子了。
“但你总是需要用上它的,至少在这艘船...


“我不明白,刚才那个可是个明喻,你真的…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吗?”
从进入房间到现在威震天说过好几句他从来都不会在公众面前会开的玩笑和双关语,但寻光号副官就像长了个榆木脑袋对这些话完全无动于衷甚至还会反问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对此,通天晓收缩了一下他的光学传感器,回答说:
“我花了多年时间来戒掉修辞句,它会蒙蔽真相。我只会在形势需要的时候使用明喻,但我仍然对具有引申意义的隐喻抱有强烈的不信任。”
威震天注视着他,希望能在他的语句中找到含有讽刺意味的蛛丝马迹,可惜并没有,通天晓是真的在一本正经的回答他的问题,现在他可能稍微了解补天士为什么总想通过文字游戏在他身上找乐子了。
“但你总是需要用上它的,至少在这艘船上还是需要备着的。”
“我有尝试过。但补天士说是我说话的方式有问题,他说——他说什么来着?他说我说话就像是某人在有炸弹威胁的情况下打电话似的。”
“说一句试试。”
说完通天晓直起身子,竖起他的食指,暗示一个玩笑即将到来。
“我觉得天尊应该给所有人装上更节能的语音合成器,这样所有人都能进行轻松的交谈了。”
通天晓曾经把相同的玩笑说给荣格听过,可对方的表情有点强差人意,当时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表述有问题,于是将它变得更简洁以此配合自己的笑话,然而——那一瞬间,威震天从没经历过如此亢长的寂静,一分钟犹如一小时一样漫长;从最原始的无细胞结构进化到有机生物;从有机生物进化到更高等的机械体生命;整个过程中都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如此空白的时刻。
“这有意思吧。”通天晓询问时的那举止让人联想到正在病人床边计算死亡时间的主治医生。
“不,这很冷。”
他为通天晓感到窘迫,但他更想转移话题来解除这种尴尬,幸好这时一个更加自然的干扰自行出现了——补天士一手抓着门板,另一只手握着酒杯,脸上依旧是那一抹几乎可以让他躲过一切苛责的微笑,他蹭到桌子边像是有千言万语要对通天晓说。
“老通啊…你果然还是那个徘徊在牛A和牛C之间的人,嗯!虽然你拿器官开的玩笑还不如诺伊尔代言的那张‘Neuer Fokus’(新的对焦系统)*呢。”
“那是谁?”
“这不是重点——”补天士从桌子上跳下来,继续道;“重点是,I did a theatrical performance about joke.It was a play on words*.(我表演了一个关于笑话的戏剧。那是一个关于词语的表演)你居然没发现!老威你教的还不够彻底哦。”
“你为什么不用你的手干点有用的事,比如堵住你自己的嘴。”
威震天双手交叉挂在胸前,恼火的看着对方。看补天士这样估计是高纯灌多了,说的话比平时还无厘头,他还指着通天晓说对方是林肯而自己是福特*。比起补天士口无遮拦的玩笑,威震天更是惊讶于地球文化在寻光号上的普及程度,他感觉这和这种现象和这艘船的风气肯定脱不了干系。
“老威老通你们这俩不会‘放松’的继续当你们的‘闲’妻良母吧,我回背离记继续玩啦!”
补天士终于决定走出教室,这让威震天感觉好多了,要是他敢在这里再多呆上几秒钟他怕自己克制不住给这小炉渣一点教训了。不过有一点补天士倒是说对了——他到底是有多闲才会在这儿陪一个木头脑袋浪费时间,明明还有一堆数据板要看。威震天不管通天晓想怎么样,总之自己已经不想陪他继续玩下去了。
“你还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干点正经事吧。”
威震天留下这句话后便忙着去整理讲台,这时有个阴影从上方笼罩着他而且他也感觉到了背后有人,但他和对方还保持着一段距离。起初威震天只当是通天晓要跟自己一起走出这房间,可越想越奇怪,因为从后面投过来的的影子越来越大,威震天急忙回头,看到寻光号副官正在朝自己缓慢的凑过来,脸色比以往看起来都要难看,这让威震天不由得提心吊胆。
“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老威,你的书好歹还受一部分汽车人的欢迎,但我……哼哼。不受欢迎,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就因为我不会讲那该死的笑话。”
“我敢肯定不是那个原因。”
威震天一边向后退一边回复对方,该死的!他的腰已经撞在讲台上没法继续向后退了。前一秒通天晓还是那个最理智的汽车人怎么一个转头的功夫就和补天士一个德行:话多还好动了呢?
“听着,你是个优秀的副官,大家都喜欢现在的你,别因为一无聊的想法就尝试做一些不像你的事情。”
“哦,谢谢——”通天晓不但没有停下来反倒还在前进着。
按照假释规定他不能伤害任何一位船员即使对方穿着一层厚厚的装甲,看通天晓的样子应该不是想要伤害自己,可被人堵在一个空间里还是会让威震天觉得不舒服。他看到对方大张开双臂离自己越来越近,一件早就忘记的事情突然从记忆库里被翻了出来。
“呃——你不会又要,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希望不是——(圣诞特辑梗)”
同一时刻,在走廊里徘徊的补天士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酒杯落在了威震天的教室里,虽然那已经是个空酒杯——趁老威没注意补天士把里面的高纯给通天晓喝了还纵勇他关闭了自己的燃油摄入芯片——不用回收也没关系,但干坏事了总得消灭证据吧。
当补天士悠然自得的打开那道门的时候,他看到了——看到了被死死地圈在怀里的威震天以及抱着前者不放的自家副官,通天晓比威震天高一点所以他还是特地压低身子拥抱对方的。从补天士的角度看他不仅看不到通天晓的正脸,反倒能看成一种通天晓把头埋在威震天肩部的暧昧姿势。
“呃,是我喝醉了还是我真的看到了我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你误会了。”威震天抬起那只勉强还能动的手放到额头上。
就像他预想的那样,通天晓又想和自己来个热烈的拥抱,还记得上次发生同样事情的时候威震天出了没反应过来还损失了自己的“第一次”拥抱的机会,而这次他想到了然而——还是没个渣用,不仅如此通天晓还以这个姿势下线了,补天士闯进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看补天士那一脸惊悚,威震天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对方的逻辑回路正朝着奇怪的地方运行着。
而在他们仨都不知道的地方,录音机利用船里的监视器看到了事件发生的全过程以及补天士表示难以置信的喊叫声,对此他只有一个想法。
【有意思。】
在经过几天的燃料箱修复后通天晓重新光顾了背离记,他一眼就找到了那个在吧台喝闷酒的联合舰长并且一声不吭的就坐在了他旁边的空位上。看样子对方已经喝了一段时间——他先和背离要了一杯能量液,然后在脑中酝酿着该如何解释昨天发生的事情——尽管当时他的大脑模块就像被塞了一团浆糊可该记得的事情他都记得。他偷偷地观察威震天的反应,可他和平时差不多,一如既往喝着闷酒。
“老威,我为昨天的事情感到抱歉。”
“……这才像你。”
威震天在自己的杯子里注满傻瓜燃料后举杯在通天晓的杯子上碰了一下,用眼神示意对方和自己一起喝下这一杯,通天晓理解了他的意思,一口喝完了今天的第一杯。
END
注1:其实这是个宣传相机的海报(抱歉小控没找到海报图片)德语广告语:Neuer Fokus,即“新的对焦系统”。德语里“新”是neu,加上阳性词尾正好是neuer。海报上的代言人则是诺伊尔,Neuer。熟悉德国足球的人知道诺伊尔外号小新,这个“新”就缘于他的名字。
注2:I did a theatrical performance about puns. It was a play on words.
我表演了一个关于双关语的戏剧。那是一个关于词语的表演/那是一个文字游戏(play既可以作玩又可以作表演)。
注3:林肯福特梗:杰拉尔德·R·福特(1913年出生)是美国第38任总统,他说话喜欢用双关语。
  有一次,他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是一辆福待,不是林肯。
  众所周知,林肯既是美国很伟大的总统,又是一种最高级的名牌小汽车;福特则是当时普通、廉价而大众化的汽车。福特说这句话,一是表示谦虚,一是为了标榜自己是大众喜欢的总统。
还有一些中文流行语和谐音梗#(滑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