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速哭挑战

星期六魔王

【速哭挑战】1

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变得好哭起来的世界观,最近二刷编年史,小天使哭得是真的快但是世界观也是真的理解不了啊wwwwwww

【第一期160611】

おはぎなんて、そんなに何個も食べられないよ。

(荻饼什么的,我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个啊。)


透过玻璃看见的是被雪覆盖的素白色的世界。


他散着发,披着被子半坐着,一旁的榻榻米上放着暖手的炭炉。


即便如此他的指尖还是冰冷的。


穿着小豆色和服的管家夫人垂着头,跪坐着从走廊一侧拉开纸门:“老爷,那位大人来访。”


他微微侧过头,露出一贯平和的微笑,“劳烦请那位到这里来。”


夫人应下,又轻手轻脚地关好纸门。不一会便...

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变得好哭起来的世界观,最近二刷编年史,小天使哭得是真的快但是世界观也是真的理解不了啊wwwwwww

【第一期160611】

おはぎなんて、そんなに何個も食べられないよ。

(荻饼什么的,我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个啊。)




透过玻璃看见的是被雪覆盖的素白色的世界。


他散着发,披着被子半坐着,一旁的榻榻米上放着暖手的炭炉。


即便如此他的指尖还是冰冷的。


穿着小豆色和服的管家夫人垂着头,跪坐着从走廊一侧拉开纸门:“老爷,那位大人来访。”


他微微侧过头,露出一贯平和的微笑,“劳烦请那位到这里来。”


夫人应下,又轻手轻脚地关好纸门。不一会便有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纸门再次被拉开,伴随着一阵冷意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纯黑色羽织的高个男子。管家夫人在其身后恭敬地跟随着。


“请帮我们准备那个。”他对着管家夫人吩咐道。夫人照例应了“是”,关上门暂且离去了。


穿着羽织的男子在榻榻米上跪坐下来,脸上带着些赧色,对他低声埋怨道:“也不用每次都准备那些吧……说起来我也没有很喜欢……”


“但是不在这里为你准备你就没机会吃了不是吗?”他笑起来,随即皱起眉轻轻咳了几声,“毕竟这件事,真佑你可是连对我都不肯坦诚啊……”


“明明是男子汉大丈夫却喜欢这种小点心什么的……”被称作真佑的黑色羽织男子沉默了一瞬,“不说这个……Haru 你最近状况有好一点吗?”


“嘛……最近的话我觉得还不错,说不定再过些日子我就好起来了呢。” Haru 侧着头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但是真佑看着他没有血色的嘴唇就知道他一定又是在顺口胡说骗人的。


真佑板起脸正想说什么,管家夫人的声音在门的另一侧响起来。“老爷,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为您拿进去可以吗?”


“嗯,拿进来吧。”Haru回答。


于是管家夫人拉开纸门,恭恭敬敬地在两人之间放上一个黑漆红纹的托盘,盘子里整整齐齐排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和十六个荻饼,红豆抹茶黄豆粉等等,口味一应俱全。


Haru把盘子向真佑的方向稍稍推过去一些,伸手微笑道:“请慢慢享用吧。”


真佑虽然脸上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眼睛里却已经亮起了光,伸出手先拿起了一个红豆裹着的荻饼送到嘴边。


“如何?我家里的手艺没有退步吧?”Haru 笑眯了眼问道。


“唔……勉勉强强,吧。还……蛮好吃的。”真佑咽下甜甜的红豆,又瞄向盘子里其他口味的点心,“不过Haru,不是都说了不用做这么多个的嘛,我就算再喜欢也没法一口气吃下这么多啊。”


“有什么关系,毕竟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真佑喜欢荻饼,那就在我这里多吃一些,吃到饱就好了嘛。”


“就算你这么说……”真佑嘴上抱怨着,手却又向抹茶味的那一个伸过去。Haru 则端起热茶慢慢品着。


雪又开始下了。


“冬天真是讨厌啊。”Haru 摩挲着茶杯粗糙的花纹感慨道,“到处都是雪,明明特地在院子里种了枫和樱花树的,结果红叶啊樱花啊什么都看不见了。”


“纯白色的不是也挺好。”真佑接话道,“简单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真佑你喜欢简单的,可我喜欢更加华丽的春天啊。” Haru 咳嗽起来,“啊啊,飘落的樱花真的很美啊……”


“你知道我刚才从哪里来?”真佑喝了口茶突然问。


“嗯?那种事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是葬仪。”真佑扯了扯身上的羽织,“家里的长辈,突然就……”


“……还请节哀顺变。”


“本来倒是没什么……是平日里没什么来往的远亲。”真佑摇摇头,“但是葬仪上看着他家里的人恸哭的样子,我竟然也有点难过起来。离别什么的,果然是会让人痛苦的事情……”


“是啊……那也是当然的。”


“Haru 你说你喜欢春天的话……”


“嗯?”


“喜欢春天的话……如果那么喜欢春天的话……”真佑不知何时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都被隐藏在雪天昏暗的光线里,“如果喜欢樱花的话,明年春天的樱花……是一定要看的吧?是一定……看到的吧……?”


“……那是当然的啊……” Haru 透过玻璃看向观景拉门外的院子,“只能看见无聊的雪可不行啊,到时候,樱花开放的时候,也做些樱花味的荻饼来尝尝看吧?”


……


……


“大人,贵体安康否……”管家夫人对真佑深深行了一礼,抬起头时眼眶通红。


真佑穿着黑色的羽织踏雪而来,满身寒气,肩上还带着未化的雪花。


“请……节哀……”他说到一半,尾音已经消失在哽咽里。


和室里弥漫着线香的气味,寺庙里的僧人在一旁低声念着经文。窗外仍是素白一片,静静沉睡着的 Haru 身侧却真如春日一般盛放着花朵。经由纳棺师的手艺,他的唇上终于有了些鲜艳的血色。


真佑也在他身侧放下一朵花,点上线香,静静地跪坐下来。


“Haru (春天) 还没有来啊……”

“说着喜欢春天喜欢樱花的……”

“明明还没有来啊……”


“大人……”管家夫人来到他身侧,“我家老爷为您准备了东西,说是一定要亲手交给您的……”


夫人说着,低着头,双手递上一个黑漆红纹的食盒。


他接过食盒,深吸了一口气掀开盖子。


三层的盒子里满满当当放着各种口味的荻饼。


点心之间夹着一张纸条。他用力眨了眨眼,暂时把食盒放在榻榻米上,抽出纸条展开。

果不其然上面是他熟悉的字迹。


“看来是做不成樱花味的了,抱歉啦”


“你这家伙……”真佑抽着气小声嘀咕道,“就说了多少次不要做那么多……”


“荻饼什么的,我吃不下那么多个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