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遇蛇

97158浏览    465参与
晚宁
如第一世,沈清轩断然不准他寻来...

如第一世,沈清轩断然不准他寻来,却又在手上留了蛇吻印记,仍是希望他来,再续前缘;

又如第二世,季玖不愿意他相送,怕他见了难过,却又痴痴留了一魂一魄,在胸前血珠里,希望能最后再看他一眼。

看完遇蛇感觉又书荒了

如第一世,沈清轩断然不准他寻来,却又在手上留了蛇吻印记,仍是希望他来,再续前缘;

又如第二世,季玖不愿意他相送,怕他见了难过,却又痴痴留了一魂一魄,在胸前血珠里,希望能最后再看他一眼。

看完遇蛇感觉又书荒了

言姑娘

当你看到一篇文的书名,想起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这次比较……虐,虐文我没看过多少,心脏抗不住

《最爱你的那十年》

我答应过他留在南方,他不爱去医院,不喜欢北方的风雪

《典狱司》

唱了一世清明,两世冷清,怎么今儿个把自己唱糊涂了

《遇蛇》

伊墨,你来的太晚了,季玖已经当不了纨绔子弟了

《一拜天地》

南蛮子,你看那屋檐下的红灯笼像不像喜烛

一拜天地——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天问,万人棺!

这次比较……虐,虐文我没看过多少,心脏抗不住

《最爱你的那十年》

我答应过他留在南方,他不爱去医院,不喜欢北方的风雪

《典狱司》

唱了一世清明,两世冷清,怎么今儿个把自己唱糊涂了

《遇蛇》

伊墨,你来的太晚了,季玖已经当不了纨绔子弟了

《一拜天地》

南蛮子,你看那屋檐下的红灯笼像不像喜烛

一拜天地——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天问,万人棺!

KID

论 看完二哈的突发奇想……『雾』

也只能骗骗正经人


没什么好说的……我死了……我没了……太甜了……嘿嘿嘿……🙃🙃🙃


那就推一些甜炸了的文吧……我就和个魔鬼似的……


1.一拜天地〖两个头磕下去,再没抬起,终做了一世夫妻。〗〖他们躲过了枪林弹雨,这躲不过流言蜚语〗〖到了奈何桥边,千万把红线抓住了,别让我走丢了。〗『番外he』


2.一受封疆〖我祝王爷万寿无疆 拥万里江山 享无尽孤单〗


3.典狱司〖最出名的一句话,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哭死〗


4.遇蛇〖我不跟你玩了〗『勉强he』


5.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强推〗〖长街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但是他是he』...


也只能骗骗正经人


没什么好说的……我死了……我没了……太甜了……嘿嘿嘿……🙃🙃🙃


那就推一些甜炸了的文吧……我就和个魔鬼似的……


1.一拜天地〖两个头磕下去,再没抬起,终做了一世夫妻。〗〖他们躲过了枪林弹雨,这躲不过流言蜚语〗〖到了奈何桥边,千万把红线抓住了,别让我走丢了。〗『番外he』


2.一受封疆〖我祝王爷万寿无疆 拥万里江山 享无尽孤单〗


3.典狱司〖最出名的一句话,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哭死〗


4.遇蛇〖我不跟你玩了〗『勉强he』


5.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强推〗〖长街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但是他是he』


6.活着就是恶心〖它会被当成垃圾丢掉。〗


7.灰塔笔记〖我只想告诉看到这本笔记的人,作者叫艾伦.卡斯特,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之后。他怀念剑桥湛蓝的天空,还有图书馆外苹果树下弯起眼睛微笑的爱人。他将抛弃所有记忆重生,但是并不幸福。〗


8.我等你到三十五岁〖你看这个人,嘴里说着喜欢我,又让我这么难过。〗〖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因为我永远不会到35岁,所以我永远等你。〗『我的眼泪不要钱!』


9.最爱你那十年〖来自南方的温柔的风,经不起北方的寒冷。〗


10.提灯看刺刀〖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眼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超级甜!一定要看!嘿嘿嘿

晚宁
刚开始看,听说也是个虐文

刚开始看,听说也是个虐文

刚开始看,听说也是个虐文

云中雨中云

气死我了

看完遇蛇

伤心又开心

希望小狗子小狐狸大懒蛇不管在哪里都要幸福快乐平安😭😭😭😭😭😭😭😭😭

气死我了

看完遇蛇

伤心又开心

希望小狗子小狐狸大懒蛇不管在哪里都要幸福快乐平安😭😭😭😭😭😭😭😭😭

昭只
这世上有辜负的人,就有怜惜的人...

这世上有辜负的人,就有怜惜的人。

这世上有辜负的人,就有怜惜的人。

川

资源!!!

抱歉抱歉占tag宣群


萌受有三好: 温柔  软萌 易推倒


强攻有三好: 酷炫  霸气 随便


本群有三好:攻受  资源  随便找


耽美群:本群有各种资源(达目标即可)、各类攻受,各位可以来歇歇坐坐,调戏调戏美人~


群号:644131345
[图片]
[图片]
[图片]

抱歉抱歉占tag宣群



萌受有三好: 温柔  软萌 易推倒


强攻有三好: 酷炫  霸气 随便


本群有三好:攻受  资源  随便找


耽美群:本群有各种资源(达目标即可)、各类攻受,各位可以来歇歇坐坐,调戏调戏美人~


群号:644131345


苁小妖
看遇蛇太郁闷了,全文唯一戳我泪...

看遇蛇太郁闷了,全文唯一戳我泪点的就是伊墨去爬入墓中那一段。剩下的就是郁闷。

第一世沈清轩明知不能和大蛇长相守却依然飞蛾扑火看的我难受,自以为放下了和小桃圆房虐我,然后又不能和小桃好好的在一起依旧和大蛇痴缠虐我。最后清轩死后留下了伊墨一个人,偏偏伊墨也已经放不下了也看得我难受😭

第二世的季玖更是虐我,有妻儿有家室,大蛇却寻晚了。我真的看的气愤,到底是作为沈清轩的转世而爱他,却活生生忽略了季玖这个鲜活的人啊。知道真相的季玖在补偿,却不知道在补偿什么为什么补偿,可自己作为季玖也是喜欢了伊墨的啊。我都觉得大蛇你还找什么转世啊一世情缘一世了不好么你去深山里睡上几百年去修炼去好嘛😭始终觉得转世了...

看遇蛇太郁闷了,全文唯一戳我泪点的就是伊墨去爬入墓中那一段。剩下的就是郁闷。

第一世沈清轩明知不能和大蛇长相守却依然飞蛾扑火看的我难受,自以为放下了和小桃圆房虐我,然后又不能和小桃好好的在一起依旧和大蛇痴缠虐我。最后清轩死后留下了伊墨一个人,偏偏伊墨也已经放不下了也看得我难受😭

第二世的季玖更是虐我,有妻儿有家室,大蛇却寻晚了。我真的看的气愤,到底是作为沈清轩的转世而爱他,却活生生忽略了季玖这个鲜活的人啊。知道真相的季玖在补偿,却不知道在补偿什么为什么补偿,可自己作为季玖也是喜欢了伊墨的啊。我都觉得大蛇你还找什么转世啊一世情缘一世了不好么你去深山里睡上几百年去修炼去好嘛😭始终觉得转世了就是作为全新的人而活了,应当珍惜眼前人,三辈子沈清轩的父爱给了小宝,可是季玖自己的孩子呢?清轩、大蛇、小宝他们三个人是家人,可是季玖的妻儿呢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啊。所以我真的好郁闷。每每这个时候我就郁闷为什么沈清轩第一世要招惹大蛇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第三世的时候我都没有精力再去看了,可能我更倾向于相忘于江湖的走向吧。更倾向于有过一世就很好了。更倾向于珍惜眼前人,更倾向于上一世的缘分就让它留在过去,毕竟其他人又做错了什么啊。想想一个人突然过的好的家庭美满突然来个人告诉你我要来找你再续前缘,那这一辈子的人又做错了什么?这一世的家人就不是家人了么?但其实又很理解很心疼伊墨和小宝的,因为往往留下的人才是最痛苦的。所以为什么看的我这么郁闷。😭

胡萝卜

遇蛇同人《谁》(下)

遇蛇 同人《谁》(下)

 伊沈,伊玖同人,偏伊沈

OOC预警哦

be向,慎点

白领伊×AI沈

——————

“如果触犯了AI定律中的任意一条,主人、研发公司、政府有权将触犯定律的AI摧毁。”

——AI定律

(3)

伊墨想了想,该怎么给沈清轩过生日。

其实对他来说,过这个生日并不用多努力,因为他可以在两个月后依然见到沈清轩并且名正言顺成为他的主人,可是总感觉这个生日好像很重要似的,可能是因为沈清轩的情绪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沈清轩这么感兴趣,只是因为自己机缘巧合成为了他的主人,或只是因为那天被他的热水浇了一身,亦有可能那天抬头时他似水的眸...

遇蛇 同人《谁》(下)

 伊沈,伊玖同人,偏伊沈

OOC预警哦

be向,慎点

白领伊×AI沈

——————

“如果触犯了AI定律中的任意一条,主人、研发公司、政府有权将触犯定律的AI摧毁。”

——AI定律

(3)

伊墨想了想,该怎么给沈清轩过生日。

其实对他来说,过这个生日并不用多努力,因为他可以在两个月后依然见到沈清轩并且名正言顺成为他的主人,可是总感觉这个生日好像很重要似的,可能是因为沈清轩的情绪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沈清轩这么感兴趣,只是因为自己机缘巧合成为了他的主人,或只是因为那天被他的热水浇了一身,亦有可能那天抬头时他似水的眸子和泛红的脸颊……

他不承认自己喜欢他,对他的挑逗也只是对弱者的欺凌,对他的些许热情也只是一点点相遇的朋友的关爱。

要不把他的声音修好呢?

伊墨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么好看的人儿,哑巴了可不好。

然后他又给沈清轩发了条微信:“要是把你的声带重新安上去,你会不会疼?”

那边秒回:“为什么要问这个?”

“就是想问一问。”

“不会啊,我是机器人的,不会疼。”

“谢谢。”

“(微笑)”

沈清轩在那头一阵鸡皮疙瘩,微笑是什么鬼啊!!!伊墨你想表达什么!!!呵呵吗!!!不想和我聊了吗!!!

伊·落伍老头子·墨:我诚心向你感谢(微笑)。

沈·走在时代的前沿·清轩的理解:呵呵,再见。

(4)

伊墨想都没想沈家会不会再给沈清轩修好,自己在网上找了一堂课,自学人工智能。

好像就是那么神奇,仅仅两周,伊墨就把人工声带的制作和安装方法学好了。

剩下两周跟领导请了两周的假,看着领导半信半疑的眼神和即将破口大骂的嘴,语速飞快地说了自己一定在年终把工作补完。

伊墨扶额:沈清轩啊我为了你牺牲了好多……

拖拖拉拉地终于到了沈清轩生日,定在了一个饭店,还包了间。

伊墨攥着生日礼物摊在包间的沙发上面等着沈清轩,这两周可把他累坏了。

关键还不知道能不能装上……

伊墨吐血ing。

沈清轩好像还特意画了淡妆,推门的时候伊墨简直要被他的美貌所折服。

沈清轩今天并没有穿很多,把风衣脱下来就只剩下了一层轻轻薄薄的衬衫,领子敞开着,锁骨很深,肤色很白,好像沈家做出这个完美的AI就是供人享乐用的。

随后看了眼沈清轩轮椅上挂着的礼物盒,伊墨才猛然想起自己忘了买蛋糕。

“生日快乐,”伊墨笑着说,“一直给你准备礼物来着,没想到蛋糕这事。”

沈清轩把蛋糕往旁边一放,也笑着比划道:“没事,我买了,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沈清轩是爱笑的,笑起来眉眼弯弯,好看的很,只是无法说话,让伊墨很心疼。

“伊墨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诺。”

伊墨把手里的东西伸过去,沈清轩一看到就能判断出这是什么。

“我……”

“谢谢伊墨,”沈清轩接过礼物,“你真的好厉害。”脸上的感激和兴奋不言而喻。

“我……可以帮你装上吗?我研究我你的系统,应该可以。”伊墨道,看着那人喜悦的表情,自己竟也如此开心。

“好!”

包间里,没人打扰,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一个笑吟吟地看着另一个人,另一个人认真地帮另一个人打开声音的大门。

“好了,你试试。”

“……”沈清轩张了张嘴。

“不好使吗?”伊墨皱了皱眉,正要触摸沈清轩的喉结。

“伊墨。”没等他碰,沈清轩便开口了。

“伊……墨……”

“伊墨……”

“伊墨,伊墨,伊墨。”

沈清轩抱住伊墨,不让他离开,嘴里一遍一遍地说着“伊墨”,像是要把多少次没说过的都说一遍。

他的第一次开口,说的不是“啊”“喔”“嗯”这样的语气词,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而是“伊墨”。

“谢谢伊墨。”沈清轩抱着伊墨,紧紧地搂着,好像要把他塞在怀里,声音也是可爱得很。

伊墨一个翻身,把沈清轩压在身下。

沈清轩好像察觉到什么,也笑着没有反抗,反而去解伊墨的衬衫扣子。

“你们机器人都这么骚的吗?”伊墨问道。

“讨厌~”沈清轩眨巴着长长的睫毛,脸颊居然有些羞红。

“你这是想报恩啊,还是主动的呢?”伊墨轻吻了一下沈清轩的嘴唇,问道。

沈清轩没回答,温暖的手抚在伊墨的胸膛上。

伊墨也彻底憋不住了,两个人来来回回缠绵起来。包间的等映着他们,不知是谁碰了一下开关,漆黑一片,两个人在沙发上更加猖狂。

“嗯……伊墨~”沈清轩本来是机器人,没什么感觉,但好像天生就会如何取悦别人,叫唤得一声比一声让人欲罢不能。

伊墨来时吃了些零食,沈清轩更是感受不到累,两个人就在包房里玩了半夜,才沉沉睡去。

(车什么的,自己脑补吧(ಡωಡ)hiahiahia )

(说不定会写一个。)

(5)

伊墨在沈清轩的注视下,突然倒下了。

伊墨今天依旧来到了沈清轩家里做客,自打那天之后,伊墨来这里跑得越来越勤,沈清轩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非常开心地打开了大门,迎接伊墨。

“沈清轩,我会把你的腿弄好的。”

然后他今天来就弄好了。

然后他就倒了。

沈清轩慌得手忙脚乱,颤颤巍巍打了120,根据他系统的认识,伊墨这是先天性心脏病没有根治,又犯了。

医生来了,把伊墨送到了省医院,沈清轩在旁边默默守着。

主治医生一脸狡猾,悄悄和沈清轩走进了一个屋子。

“这个心脏病,如果不根治,恐怕会再犯。”

“那怎么办?!”

“别急,我看出来了,你是个人工智能,还是个难得的容易被抹杀的有感情的人工智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不是你的主人。”

“……”

医生见他沉默,知道自己猜对了。

虽说不论政府还是公司,似乎都要把有感情的人工智能赶尽杀绝,但实际上这种跨越物种的奇迹,他们恨不得把所有的都收集起来研究一下这是为什么。

“你想干什么?”

“我想要你的神经系统。”

“然后呢。”

“然后,我就会努力治他,我想,根除的费用,不是你们两个能付得起的。”

“可是……这样……唉。”

“我想,你的公司,或者是他,会重新给你一个系统,你依然可以去爱他。”

“况且,你不给我,我知道了你有感情,我告诉政府,你和他,都活不了。”

可能是因为太担心伊墨了,沈清轩答应了。

“好,但,我要先写一个东西。”

“好啊。”

沈清轩拿了一张纸,用笔工工整整地写了几个字,折了起来:“帮我给他。”

十分郑重,好像这张纸里面写着什么重如千金的东西。

(6)

伊墨醒了。

主治医生油腻的笑容在他眼前,他轻轻问道:“有没有一个男生,和我一起来的,他在哪?”

“他啊,在休息室,不过我劝你别动,你刚做完心脏病的根治手术。”

伊墨有点懵:“谁帮我付的钱?”

医生笑了:“他,他还让我给你一个东西,诺。”

伊墨接过纸条,打开。

上面写着六个字。

“伊墨,我喜欢你。”

伊墨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推开医生,奔向休息室。

沈清轩靠在椅子上。

沈清轩你个……傻子。

伊墨退了院,抱着沈清轩回了家。

伊墨知道沈清轩是什么心理,他把自己的情愫埋在心底,直到最后才说出来是怕伊墨抛弃他。

他梦想着伊墨修好他,他可以继续陪伴伊墨,让伊墨开心。

可他没有想过,伊墨会伤心。

伊墨把自己闷在屋里,私自做人工智能。

他明白,这个沈清轩不是冰冷的,他的身子很凉,但他的心是热的,他是一个有感情的人工智能,他不是一个机器。

每一天,他都在用自己的全身心与他相处,因为他爱他。

伊墨哭了,即使他很少哭。

——————

不要问我季玖在哪里,伊玖在哪里,我下周再更……

下周你们会见到一个完整的季玖。

江辞

【遇蛇】三世同归[写文前的作者有话说]

原著:《遇蛇》

作者:溯痕

CP:伊墨&沈清轩(季玖,柳延)

OOC预警!!!

文笔预警!!!

作者高三,佛系更文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分割线—————————


故事的开始本就是一场闹剧,沈清轩坐在院子里好好的晒着太阳,家教极严的他,偏偏那天玩乐似的泼出一盏茶

那盏被沈清轩随手泼出去的热茶,阴差阳错的浇在了准备渡劫的伊墨身上

伊墨气不过咬了沈清轩一口,本以为沈清轩就快死了,没想到伊墨出手解了他的毒

任谁也没想到伊墨解了自己的蛇毒,却中了一中叫沈清轩的毒,此毒无解

沈家大少爷因蛇毒结缘,与蛇妖相连,为世人惊叹,后又为世人不耻,更为...

原著:《遇蛇》

作者:溯痕

CP:伊墨&沈清轩(季玖,柳延)

OOC预警!!!

文笔预警!!!

作者高三,佛系更文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分割线—————————



故事的开始本就是一场闹剧,沈清轩坐在院子里好好的晒着太阳,家教极严的他,偏偏那天玩乐似的泼出一盏茶

那盏被沈清轩随手泼出去的热茶,阴差阳错的浇在了准备渡劫的伊墨身上

伊墨气不过咬了沈清轩一口,本以为沈清轩就快死了,没想到伊墨出手解了他的毒

任谁也没想到伊墨解了自己的蛇毒,却中了一中叫沈清轩的毒,此毒无解

沈家大少爷因蛇毒结缘,与蛇妖相连,为世人惊叹,后又为世人不耻,更为世人惋惜

惊叹他竟有此机缘,与蛇妖相识

不耻他与蛇妖苟合,败坏沈家门风

惋惜他英年早逝,虽与蛇妖相恋,却从未害人


“若有来世,你别来寻我,若是寻到我,我也是不认的”

“那是自然”


终究那蛇妖还是没忍住清冷寂寞,入了尘世,去寻那书生的转世

大将军季玖便是沈清轩的转世,伊墨强迫的占有他,那时他已有妻子儿女


“你便是我的家乡”

“我想你了”


伊墨贪恋季玖身上的曾经属于沈清轩的味道,可他忘了季玖是季玖,季玖不是沈清轩,那个给他温暖的沈清轩,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死了

季玖同上一世的沈清轩一样,爱上了眼前的这个蛇妖,纠缠两世,终究还是爱上了他

可是季玖的爱明白的太晚,知道临死前,眼前浮现的还是伊墨的样子

风华内敛,当世无双

“该回家了……”

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季玖逝



第三世,伊墨找到了痴儿一般的柳延,亦是季玖,这一次他们终究在一起,白头偕老,中间历经波折,结果不变,伊墨中了名叫沈清轩的毒,沈清轩亦逃不开百年前咬了自己一口的蛇妖



让一条生性凉薄的蛇懂得人间情爱,沈清轩做到了,用了十三年

伊墨放弃了得道成仙的机会,放弃了千万年的寿命,去了凡间,找到了他的那分温暖,找到了心中所爱

他教会他爱,他陪他白头



风华内敛,当世无双

清古冶艳,秀润天成



“伊墨,我与你殊途同归,可好?”

由我非天
占tag致歉。古代原耽独皮群,...

占tag致歉。
古代原耽独皮群,开放除有争议及未授权外剧组。
欢迎。

占tag致歉。
古代原耽独皮群,开放除有争议及未授权外剧组。
欢迎。

千鹄本鹄

关于各位耽美大佬

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不,他没有,但......他做了炀神

.

花花今天听故事了吗

听了,并给祁醉竖了个中指

.

今天贺娘娘吃太太口服液了吗

吃了,把一个月的都吃了


.

洛冰河今天嘤嘤了吗

嘤嘤了,并成功让师尊也嘤嘤了

.

今天沈清秋爆揍系统了吗

嗯,不仅揍了,还吊打了几天

.

花城主今天怂了吗

不.但太子殿下怂了

.

今天赵处反攻了吗

不.他没有

.

今天朝哥骚了吗

骚了,也让俞哥骚了

.

沈清轩今天投胎了吗

投了.他“投”向了伊墨

.

墨宗师今天花言巧语了吗

嗯,他“花”言“巧”语了北斗仙尊

.

今天有人叫墨燃陛下吗

有,楚晚宁...

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不,他没有,但......他做了炀神

.

花花今天听故事了吗

听了,并给祁醉竖了个中指

.

今天贺娘娘吃太太口服液了吗

吃了,把一个月的都吃了


.

洛冰河今天嘤嘤了吗

嘤嘤了,并成功让师尊也嘤嘤了

.

今天沈清秋爆揍系统了吗

嗯,不仅揍了,还吊打了几天

.

花城主今天怂了吗

不.但太子殿下怂了

.

今天赵处反攻了吗

不.他没有

.

今天朝哥骚了吗

骚了,也让俞哥骚了

.

沈清轩今天投胎了吗

投了.他“投”向了伊墨

.

墨宗师今天花言巧语了吗

嗯,他“花”言“巧”语了北斗仙尊

.

今天有人叫墨燃陛下吗

有,楚晚宁在chuang上叫陛下了

.

今天双梅戏猪了吗

戏了,还蛮舒服的

.

今天江澄弯了吗

……

好的蓝大夫人

.



.


蓝湛,今天天不错

嗯,是该天天了,魏婴!


胡萝卜

遇蛇同人《谁》

遇蛇 同人《谁》(上)

 伊沈,伊玖同人,偏伊沈

OOC预警哦

be向,慎点

白领伊×AI沈

说实话写完了之后发现主线貌似跑偏了。

——————

“AI不能有自我感情。”

——AI定律

(1)

伊墨最近订购了一个人工智能,叫沈清轩。

据说是个很好看的机器人,是沈家公司构思时最骄傲的一款产品,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沈清轩最后制作出来的时候,被沈家公司的一个小孩儿沈祯给弄坏了一个系统,没有替换零件,而且沈家已经向客户承诺在最近几天上市,最后导致了沈清轩双腿和说话能力出现了问题,无法走路,也无法说话。

最后廉价出售,但即使缺胳膊少腿,也有一大堆女客...

遇蛇 同人《谁》(上)

 伊沈,伊玖同人,偏伊沈

OOC预警哦

be向,慎点

白领伊×AI沈

说实话写完了之后发现主线貌似跑偏了。

——————

“AI不能有自我感情。”

——AI定律

(1)

伊墨最近订购了一个人工智能,叫沈清轩。

据说是个很好看的机器人,是沈家公司构思时最骄傲的一款产品,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沈清轩最后制作出来的时候,被沈家公司的一个小孩儿沈祯给弄坏了一个系统,没有替换零件,而且沈家已经向客户承诺在最近几天上市,最后导致了沈清轩双腿和说话能力出现了问题,无法走路,也无法说话。

最后廉价出售,但即使缺胳膊少腿,也有一大堆女客户疯狂预订。

结果伊墨那天正好去逛街,碰巧沈家刚把沈清轩上市,他看着好看,就十分巧的,在所有疯狂的女客户之前,第一个就买了下来。

那时候伊墨想的是,反正现在钱还够用,买一个玩一玩也行。

那时候女客户想的是,啊啊啊啊哪位姐妹手这么快,呜呜呜我的小清轩啊!

虽说是廉价,但AI到底还是会花光伊墨不少家产。

AI在使用前都要利用自己的程序,在人类世界生存1年整,来测试应对能力和零件组装是否完整。

伊墨买下的时候,正好还剩3个月,想了想就去看了一眼。

不去还好,一去就发生了点事情。

伊墨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盆连带着盆里装的热水砸了满脸。

抬头一看,那个朱唇皓齿,面若桃花的翩翩公子正看着它,手上比划着“对不起”,但却能看出眼里的笑意。

呦吼,是沈清轩。

伊墨因为知道沈清轩是个哑巴,所以特意学了点手语,也对他比划了一下,

“水有点烫。”

沈清轩惊奇于他也会手语,但依然掩不住他眉目间的笑意。

于是,他们就这么见面了。

沈清轩把他带上楼,给他拿了换洗衣物。

这时候的沈清轩,系统里还没有输入“伊墨主人”这一个指令,所以他现在必然不认识伊墨。

伊墨看着沈清轩,果真是一个俏丽的小人儿,眼睛里是纯澈,又带着一点经历世事的成熟,看着他时眼里笑眯眯的,亲近得很,如果是不看他那也许永远不能站起来的下半身,当真是一件世间少有的,完美无缺的艺术品。

沈清轩看伊墨像在自己家一样脱了衣服,悄咪咪地红了脸,操控着轮椅出了房间。

这人……居然有八块腹肌耶!好惊讶!

沈清轩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换没换好,只好敲了敲卧室的门,看没人应,就以为里面的人换好了,直接进去了。

沈清轩脸色通红地关上了门。

伊墨也看着沈清轩,满脸通红地出去,悄咪咪地进来,又满脸通红地出去。

伊墨的心刹那间好像漏停了半拍。

不禁想,沈家人真不是东西,连“脸红”这种取悦主人的动作都能放在AI上,搞得自己现在像恋爱了一样。

伊墨默默把衣服穿好,推开门走了出去。

沈清轩正坐在窗边,双手捂住脸,没掩住的是两行没入耳尖的红云。

伊墨那时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人真好看。

沈清轩突然注意到了身后灼热的目光,两排红云刹那收敛,报以一笑。

若是脸还红着,倒也没什么,只是突然没了,总让人不免想起一些什么。

“AI不能有自我感情。”

这是AI定律中的一条,伊墨曾经看过,只是觉得这一条太没必要了,AI是人类研发出来的机器,哪有AI会爱上主人,才在心里留下了印象。

当天伊墨晚上回家,上网搜了一下关于AI爱上主人的事情。

五彩斑斓的屏幕前,映着伊墨苍白而惊悚的脸。

“震惊!世界首次AI故障!著名AI小丽竟半夜和主人……!”

“主人实在受不了了!AI小军竟色╱诱主人!”

“史上最痴情AI!沈珏你今天和皇上上床了吗?”

……

果然,AI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只是一个人类研发出的机器人而已。

他们和人类不一样,他们不被允许有自由和权利。

他们不过是一个会说话、行走、遵从意愿的机器。

冰凉的机器。

(2)

伊墨再看到沈清轩的时候,是在一个月以后。

那时他的手机正嗡嗡地响着,伊墨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拿起手机,定睛一看,是沈清轩给他打来的视频通话。

记得上一次分别时,沈清轩拿着手机,手僵硬地像一个上一个世纪才刚研发出来的初版机器人,来回迷迷糊糊地,伊墨差点没看清,慌乱地比划道:“加一个电话,以后帮忙。”活像一个情窦初开准备和某一个校草学长表白的大姑娘。

伊墨也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那尴尬的场面,两个人都各怀心事,却还要装作好不知情的样子互相像好朋友一样握手,加电话,加微信,最后居然还像一个好兄弟一样拥抱了一下。

顺便问了一句:“你不会说话怎么打电话?”

他的脸更红了。

最后他出门的时候顺便往沈清轩窗户那边瞥了一眼,那人似水的眸子还怔怔地看着他,好像也在想些什么。

真好看啊,伊墨想。

伊墨接了通话,沈清轩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伊墨看着险些没吓得心脏病突发。

你可以想一想,你在极度放松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一张惨白虽然很俊俏的脸盯了个正着,怎么想都感觉是某个言情小说里人鬼情未了俊俏男子被某个负心女子抛弃然后化为凶尸厉鬼巴拉巴拉……然后心里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咳咳,有点扯跑题了。

反正就是有点吓人,但好在伊墨心里承受能力在事情过去之后就好了不少,过了一会才问:“怎么了吗?”

沈清轩在那边比划着:“没什么,想你了。”

伊墨光明正大地翻了个白眼:“我在工作。”

“好吧。”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挂了。”

沈清轩在那边很着急:“别挂,我有事要和你说。”

伊墨问道:“什么事?”

沈清轩比划着:“我说完你别不理我。”

“怎么跟个大姑娘一样别别扭扭的,有事赶紧说,理你不就行了。”伊墨无奈。

“伊墨。”

“我是一个AI。”

好像怕伊墨没懂似的,又比划了几个单独的字:

“人。工。智。能。”

“机。器。人。”

伊墨在内心扶额,就这点事这么腻歪……

伊墨突然恶趣味地一想,想逗一逗沈清轩,表面上非常正经的,恰到好处的惊讶。

沈清轩居然信了他拙劣的演技,继续比划着:

“你不知道,机器人之后是要陪另一个人的,那就是买我的主人。”

“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了。”

看着沈清轩哀伤的脸,伊墨仔细想了想该怎么哄他:

“没事,我会去找你,不管你在哪。”自己说完,都有点感觉诡异,怎么这么像小情侣的“海誓山盟”呢?

那边的沈清轩“扑哧”一笑:“不是这个意思,你可别来找我,我只是想让你在最后的时候陪陪我,再过一个月就是我生日,要不要陪我。”

伊墨想了想,说:“好。”

看来我得给他一个不错的生日礼物。

——————

突然感觉自己码好多……

下一个可能下周发……可能……

奶绿三分糖

原耽语录(二)

来磕糖


1.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

                          ——《典狱司》


2.没有对与错,是与非,不过是理智斗不过情感,所以才会身陷囹圄,步步都是错,步步都是痴。...


来磕糖



1.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

                          ——《典狱司》



2.没有对与错,是与非,不过是理智斗不过情感,所以才会身陷囹圄,步步都是错,步步都是痴。

                                  ——《遇蛇》



3.“先陷进去的那个人会输,我早就知道,但我乐意。”

                              ——《纸飞机》



4.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默读》



5.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杀破狼》



6.“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镇魂》



7.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魔道祖师》



8.地狱太冷,墨燃,我来殉你。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9.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

                         ——《犯罪心理》



10.“亲爱的,看见外面灰色的瞭望塔了吗?看到它的那瞬间,我突然觉得不爱你了。”

                            ——《灰塔笔记》



11.不一定是谁先爱上谁就输了,比如蒋文旭。但你要爱上一个注定不会爱你的人肯定就输了,比如艾子瑜。

                     ——《最爱你的那十年》



12.再也没有一个贺知书能陪蒋文旭过七年苦日子,忍受他三年的放荡晚归,再用生命的最后一年爱他进骨子里。那么温柔缱眷,那么坚决勇敢,只有贺知书。

                  ——《最爱你的那十年》



13.十万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镇魂》



14.我希望突如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骨血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大哥》



15.张启山,过好后半生,帮我看看天下安稳,太平盛世,梨园荣景,妻儿恩爱,子孙绕膝是什么模样。

                               ——《典狱司》



16.不是每一次的离家出走,都可以回来的。

                                 ——《残次品》



17.绝望了,就不会再失望,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这样的生命,怎么有可能会太容易就结束?

                        ——《活着就是恶心》



18.命中三尺,你难求一丈。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19.“人间这么好,有花就够了,何必染上血。”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20.“所以你第一次打我我不走,你喝醉了一边叫着沈醉的名字一边上我我不走,你在法国和情人胡闹我不走,你怀疑我和别人暧昧打我强暴我我也可以不走…但是,蒋文旭,爱没有了,我还能在你身边留多久。”

              ——《最爱你的那十年》




21.“是!蓝曦臣,我这一生,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什么坏事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魔道祖师》




22.他是真真实实的人,他是见不得光的鬼,他们之间,仿佛永远都隔着这样一道生死鸿沟。

                        ——《魔道祖师》




23.抛不开是真痛苦,抛得开是假欢颜。天让人疯了,即是拯救。 

                        ——《活着就是恶心》




24.他对自己都不曾这样问心无愧。

他这辈子,唯一不曾辜负的就是蒋文旭。

                 ——《最爱你的那十年》



25.他虽喜欢墨燃,但这个人太年少,太遥远,也太炽烈,楚晚宁不愿靠近,怕有朝一日会被这样的火焰烧成灰烬。

所以,所有他能走的退路,他都退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以至于,他只还剩了那么一点点的痴心妄想,却还要被足以遮天的冷雨淹没。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