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329浏览    39336参与
Pragya
奇迹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奇迹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奇迹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很冷漠一小朋友

我心中的道,是顺其自然就好

道是大道,毅然也是不同的道,道法自然,浑然天成
[图片]

道是大道,毅然也是不同的道,道法自然,浑然天成

SunShine

关于安贫乐道的一点思考

托尔斯泰的名言里有这么一句:“没有钱是悲哀的事。但是金钱过剩则倍过悲哀。”清贫者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他们常常处于失去金钱来源的边缘,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窘迫,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一种尴尬境地。而拥有巨大财富的人们,虽然不会面临生存的困挠,却依然烦恼于金钱带来的各种麻烦。

在我们这个国度,安贫乐道一直是从古至今贤人们所信奉的一条准则。说起来很简单,要想实际做到似乎并不那么容易。

现代社会正在快速发展,贫穷更是为人们所摈弃。首先要归根于物质生产的极大丰富,其次社会的商业化也催生了这样的思潮。

富贵是不是人人都向往的?谈钱是不是太伤感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自然规律。关于这些问题,不可一言以蔽之,也...

托尔斯泰的名言里有这么一句:“没有钱是悲哀的事。但是金钱过剩则倍过悲哀。”清贫者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他们常常处于失去金钱来源的边缘,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窘迫,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一种尴尬境地。而拥有巨大财富的人们,虽然不会面临生存的困挠,却依然烦恼于金钱带来的各种麻烦。

在我们这个国度,安贫乐道一直是从古至今贤人们所信奉的一条准则。说起来很简单,要想实际做到似乎并不那么容易。

现代社会正在快速发展,贫穷更是为人们所摈弃。首先要归根于物质生产的极大丰富,其次社会的商业化也催生了这样的思潮。

富贵是不是人人都向往的?谈钱是不是太伤感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自然规律。关于这些问题,不可一言以蔽之,也无需过分烦恼。托尔斯泰对金钱的看法,本质就是在面对财富的时候要更好的把握自己的欲望。不论是哪个时期,围绕这些有关欲望的争执,从来没有过停止。

货币的定义,简单说就是物质流通的媒介。社会发展到今天,关于意识衍生出来的产品举不胜数。从马克思主义角度来看,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物质生产重要还是精神建设关键?更是无法具体用金钱来衡量比较。改革开放这些年,一直强调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确实是指引了我们社会前进的步伐。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带动大家共同富裕,不仅仅是扔几个钱的问题。现在人们精神生活也在改善,思想潮流层出不穷。如何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实现个人价值?单凭兴趣爱好是远远不够的。

就眼前这个网络,原本有这样的说法:大家都是带着面具上网。或者又有这样的认识:上网的人不上路,上路的人不上网。信息技术的革新,渐渐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闭门造车看来是不怎么适合时代了。穷与富的定义,在精神生活占主流的网络上,变得不再那么绝对。所以,安贫乐道这个道,还真是值得好好深思,究竟是一个什么真正的含义。

在家
💦养只爱吃汉堡排的小柴犬💛💰

如果都能那么容易 就好了


不过我没事  


好像又拉下很多杂没扫(oẅo)嘻嘻

如果都能那么容易 就好了


不过我没事  


好像又拉下很多杂没扫(oẅo)嘻嘻

采薪子

身罪•兰若一梦

        秋雨落了一地,碎石与泥土随水流淌,沟壑难平。
        剑客就是这时走进这座破败庙宇的,他摘掉头上的斗笠,甩甩水,就踏进去了。
         当他真正走进去时才发现,庙宇里已有许多人了,他们围坐一堆火,此时正惊慌地望着他。
         ...

        秋雨落了一地,碎石与泥土随水流淌,沟壑难平。
        剑客就是这时走进这座破败庙宇的,他摘掉头上的斗笠,甩甩水,就踏进去了。
         当他真正走进去时才发现,庙宇里已有许多人了,他们围坐一堆火,此时正惊慌地望着他。
         剑客没有开口多说什么,于是抱着斗笠,向佛像身后走去。
         “一起罢!”
         苍老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剑客挑了下眉,脚步却不停歇,不打算理会他们。不管是什么原因把他们聚在一起,在这凄冷的夜晚也不缺少秘密。
   然而他们并不想放过他,一个少年跑到他面前,刚离了火的面容竟显得惨白。
         他喘着粗气,大声道:“一起烤火罢!”
         剑客终于正视他,问道:“为何?”
         少年眼神忽闪,颤抖着发白的嘴唇,道:“这场秋雨太寒,又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烤一烤火暖暖身子……终归是好的!”
         剑客瞅着少年,一双眼睛映着火光,濯濯亮亮好似要把人看穿似的。
   少年别过脸,看向火堆旁的同伴,嗫嚅道:“一起吧。”
   “可。”
   剑客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抬脚向火堆走去。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他毫不在意,只是把自己的斗笠熏了熏。
         “……继续方才的事。”
         坐在佛像前的老者,面目衣着简单,他的一句话,却使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妾身来时,诸位都在。那时不经意一眼,便看到这人躺在干草上,至今不曾转动过身子,所以妾身并无嫌疑!”
         面容姣好的妇人,怯生生为自己辩解,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怜爱。
         果然,妇人一番话,除去剑客,所有人都点了头。
         剑客并不打算参与,更何况他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我去山上砍柴时见过他,那时候他还喝着酒,嘴里一直念着什么话。下雨后我走进这间破庙躲雨,没想到正好遇见他,他是一个豪爽的人,还请我喝了酒。喝酒之后他说困了,我点燃了砍来的干柴,让他躺在干草上睡了,没想到他突然死了!”
         粗布短衣,憨厚老实的汉子慢慢叙述着今天他的经历。
         原来是死了人,在这荒凉的山间,竟发生这样的事。
         众人一脸凝重,汉子说完后,他们都点了头。
         “我来说吧,我甚至认识他,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们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我和他只见过两次面,我记得他,他却不记得我。为什么说他不记得我了?我走进这寺庙的时候,他正和这位大哥喝酒,我看到他很是高兴,认为这是缘分,就走过去和他说话,谁知他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声称对我毫无印象,还让我走开。我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便走开了,不信的话,可以问这位大哥。”
         少年一字一句,叙述完整清晰。憨厚老实的大哥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重重地点了点头。
         众人似乎也都松了口气,坐在佛像前的那位老者,衣着简单色彩不浓烈,但明眼人一眼便知,他身份绝不简单。
         他忽然道:“绝不可能是我,你们是不是也这样认为?”
         众人看向他,随即点头。
         是啊,这样身份不凡的人,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呢?
         “那你们觉得,做那件事的人,会是谁呢?”
         此时,寺庙之中,不曾开口的人,除了剑客,只有一个蜷缩在火堆很远地方的乞丐。
         这个乞丐衣衫褴褛,原本似睡非睡的模样,在听到这句话时,忽然睁开了眼。
         因为他没有完全闭上的眼,看到了这时间最大的恶。
         那些人,他距离他们很远,但他们却不约而同看向了他。
         他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座庙宇虽然破败,但终究是圣洁的。寺庙中莫名其妙死了人,每个人都为自己辩解,而他,竟成了被怀疑的唯一人选。
         “你们……”
         “是你!”
         似是如约而至的声音,如寒冬的雪,肆虐着寒冷的心。
         乞丐缓缓站起身,虽然寺庙外面很冷,但他想要出去。
         他明白,自己应该离开了。
         “一定是他!快看,他要逃走了!” 
         “对!我们不能让他逃走!”
         “拦住他!”
         “抓住他!”
         乞丐还未来得及站起身,已被蜂拥而至的人按倒在地,无论他如何辩解挣扎,所有人都不信他。
         直到身上鲜血淋漓,乞丐内心的愤怒终于无处发泄,怒气方至,身上的人皆被甩出很远,口吐鲜血。
         “不是我!”
         他开口,仍旧为自己辩解。
         但那些人如同癫狂了一般,对他指指点点,一定认为他是凶手。
         剑客摸了摸自己的斗笠,觉得可以离开了。
      这不过是一场闹剧,不过与他又有何干系呢?
         乞丐的内心鼓荡着一团怒火,站直佝偻的身子一步一步,走向老者。
         求饶声未至,颈处已有深深指痕。
         剑客已踏出门槛,走进寒冷秋意。而他身后的惨叫声,神情不变,恍若未闻。
          ——
   秋雨飒飒,剑客在一阵寒冷中苏醒。
   他抱紧了怀中的剑,这破落荒芜的寺庙中一群人围着火光。
   这群人竟都转过头直勾勾地望着他,飘摇的火光照在众人惨白的面庞上十分的诡异。
   “你醒啦,过来烤烤火吧。”
   空泛的声音回荡在寺庙里,层层荡荡的回声敲击在剑客的耳膜上。
         “那便多谢了。”
         剑客站起身来,笑了笑。
      他坐在火堆旁,静静听着每一个人的话。虽然神情未变,但心里早已生了怪异感。分明是从没有经历的事,为何感觉经历了千万遍?
         这时,有人开口说话了。
         “那你们觉得,做那件事的人,会是谁呢?”
         老者苍老的问话中,带着掩饰不住的颤抖。
         一瞬间,似乎被什么击中,剑客脸色变得微妙。
         他缓缓取下背上的长剑,放到了膝上。
         此时,寺庙之中,除了剑客,还有一个蜷缩在火堆很远地方的乞丐。
      “是谁?不是我们那会是谁呢?”
      每个人都在相互指责,剑客抱着剑犹如雕塑在看一场闹剧。
          “是谁?是他!”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了乞丐的身上。
         “是他!”
         “不是他!”
         剑客早已站起身,他走到乞丐身旁,向身后众人道:“你们之中,最没有嫌疑的,就是他!”
         众人问:“为什么?”
         他们的目光沉沉竟连眼白都被那浓郁的黑色吞噬,他们高声斥喝,一副理智全无的模样。
         剑客道:““两个时辰前,我与他相遇在山巅,而从山巅到此地,至少要一个半时辰。更何况他腿脚不便,那便是还有不到半个时辰。我观这柴火燃烧情况,并非半个时辰可成,而这位大哥说,柴火是他点燃的,可以说明乞丐是在柴火点燃后来的。”
         ——他衣衫褴褛,你们走进寺庙时,不屑也好,新奇也好,总是会多注意两眼。他在你们的利眼之下,能做什么呢?
         众人听罢,癫狂的面目稍改。
         ——真的不是这乞丐?
         老者忽然道:“是啊,我从未见这乞丐行动。”
         “这么说来,真的不可能是他!”
      “我们竟错了?”
      “我们竟错了?”
      “我们竟错了?”
         ……
         在一声声的自我责问,这世界犹如一块明镜块块破碎。
        一片废墟中,乞丐站起身来,他面上冰冷,一把扯住剑客的衣襟。
         “你以为,自己赎了罪?”
         这轻声呢喃,只有剑客能听到。
         剑客不语,任凭乞丐的手结印,一掌击中前额,陷入无边黑暗。
         剑客陷入混沌之中,眼线浮现出一幅幅失真的画卷。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衣着华丽的公子坐在石凳上,他手执折扇,对面前的剑客说着话。
        “执着是苦,我知道的,只是一直以来,我无法放下!” 
         “你我初见,便只是轮回幻境,但当你踏进寺庙时,我当真以为,轮回可以改变。却没想到,你只是冷漠离开,甚至不曾看我一眼。”
         “你可知,轮回之苦?”
         “不,你不知,你又怎会知?”
         “我知!”
         剑客握住他的手,神情十分认真。
         “是,原先我不懂,致使你受尽轮回之苦。如今我已明白,便是要助你脱离苦海!”
         公子反握他的手:“此话当真?”
         话音刚落,他松开剑客的手,苦笑一声:“怎么可能呢?”
         剑客望着他,平静道:“我已明白你所受过的苦。”
         “你……”
         “那日离开后,秋雨停歇,这寺庙中发生的一切,却成为我悟道的开端。”
         “我明白这偌大富丽庭院变为破败之因,那痛苦,本不该由你承受。”
         “你……当真懂得?”
         “我说过,我已懂得。”
         “你也觉得,我的所作所为,皆是对的?”
         “这世间,本无所谓对错。”
         “那……”
         “那一日,你在这富丽庭院受尽凌辱,身死之后,魂魄无法离开。那一日被冤枉,使你记起生前事,会愤怒实是该然。”
         “所以,你不怪我。”
         “我为何要怪你?”
         “我……是啊,为何要怪?”
         “人生本是修行,苦事难解,便无需解。”
         “原来……”
         “原来,执着是苦。这道理,你一开始便明白。”
         公子收了折扇,俯身道:“我一直以为,那座寺庙于我来说是一种禁锢,如今想来,或许并不是。”
         “多谢。”
         “公子客气了。”
         渐渐虚幻的形影,微微侧首,是执念已了。
         剑客踏进那座朱红的门,略一踉跄,抬眼,景色为之一变。
         破败的庙宇之中,他一人独立。
         门外秋雨连绵,他戴上斗笠,走进无尽秋意里。
         将要去往何处?这问题,甚至自己都不清楚。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来到这破败的庙宇。

设定: @咕咕鸟 

执笔:采薪子

修改: @咕咕鸟 、@采薪子

  

  

无用良品
学术研究,小,为术,大,为道。...

学术研究,小,为术,大,为道。最初的认识是:A就是A,A不是B。这只是形式逻辑,孩童看故事常常问大人,这是好人还是坏人?这就是初级逻辑。成年后应该知道,A即是A、又不是A,人有双面性,这叫辩证思维;然后是数理逻辑,最后是模糊逻辑⋯在研究纷繁复杂的世界、研究形形色色的人时,有些人只讲其一,不知其二,很容易出现偏窄、然后再执,于是要攻击与自己不同的见解。真正的学术大道是有容乃大。

—— 李玫瑾

学术研究,小,为术,大,为道。最初的认识是:A就是A,A不是B。这只是形式逻辑,孩童看故事常常问大人,这是好人还是坏人?这就是初级逻辑。成年后应该知道,A即是A、又不是A,人有双面性,这叫辩证思维;然后是数理逻辑,最后是模糊逻辑⋯在研究纷繁复杂的世界、研究形形色色的人时,有些人只讲其一,不知其二,很容易出现偏窄、然后再执,于是要攻击与自己不同的见解。真正的学术大道是有容乃大。

—— 李玫瑾

流动的智慧

ouroboros

1

成为某种存在,即已消解

因故解构,故而得名重生

像发光的蛇自吞噬已生成

刹那陷入永恒

2

自存在自解构

只能意会平凡

当下经历好似从未发生

一切显化于隐藏之中

无法企及,无法碰触,无以言说

好像门打开时

人们却看到了关闭一样

因故刹那消融而得其圆满

11.4

ouroboros

1

成为某种存在,即已消解

因故解构,故而得名重生

像发光的蛇自吞噬已生成

刹那陷入永恒

2

自存在自解构

只能意会平凡

当下经历好似从未发生

一切显化于隐藏之中

无法企及,无法碰触,无以言说

好像门打开时

人们却看到了关闭一样

因故刹那消融而得其圆满

11.4

Mr.L  Design

闭关三天的真实体验


亲自体验3天闭关者来说一说自己的真实感受。


首先我先说下我自己的结论,所谓的闭关后的精神脱俗,会体验到神奇的感觉,思维幻觉都没有,没有那么神乎其神,但会有深刻地思考。我个人觉得其实还是有可能会有这些神奇感觉,但是时间要拉长,可能到6-7天左右,我自己亲测的是3天,准确来说是两天半多,没有感悟到特别深刻或者精神上质的改变,如果3天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话,那这个也太简单,所有人都来尝试了。不过我说的简单不是这三天闭关简单,还是很枯燥煎熬的,只不过是和想要得到精神上的变化而言还是过于简单。



我来仔细说一下我闭关的前因后果,和这三天最真实的感受吧。去年我...








闭关三天的真实体验


亲自体验3天闭关者来说一说自己的真实感受。


首先我先说下我自己的结论,所谓的闭关后的精神脱俗,会体验到神奇的感觉,思维幻觉都没有,没有那么神乎其神,但会有深刻地思考。我个人觉得其实还是有可能会有这些神奇感觉,但是时间要拉长,可能到6-7天左右,我自己亲测的是3天,准确来说是两天半多,没有感悟到特别深刻或者精神上质的改变,如果3天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话,那这个也太简单,所有人都来尝试了。不过我说的简单不是这三天闭关简单,还是很枯燥煎熬的,只不过是和想要得到精神上的变化而言还是过于简单。




我来仔细说一下我闭关的前因后果,和这三天最真实的感受吧。去年我在听心理学家武志红的一个课的时候就听到过一个人闭关一两周,出来后吃苹果的小故事,当时就被这个事儿吸引了,但也因为他只是拿这个当个小案例,比较快的一带而过,所以虽然被吸引但是没有那么深刻扎根。前阵子看了本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书,这本书真的是打开了我的一个神奇世界的大门,以至于我都不舍得太快把他看完。里面都是不同各个精神病人的访谈,虽然我知道肯定有艺术刻画的润色,但也真的挺有趣的。加上我根深蒂固“中二”的性格,可能骨子里还是会被这类故事所吸引。看到“苹果的味道”那个章节也就是这个闭关一切的起源,真的真的被吸引了,故事很长,喜欢的朋友可以自行去搜索看下,大概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人他每年都会尝试一两次闭关,除了馒头喝水没啥别的饮食,关闭一切通讯设备在家里闭关了半个月之久,每一次他都能感受到一些不同的感受,精神上有一些特别的感悟和感觉,然后他每次出关的时候都会准备一个新鲜的苹果,由于长时间的清淡饮食,味蕾的下降,咬下苹果的那一刻,那个果肉和果汁在嘴里炸开的感觉是非常鲜美的,平时从未体会过的苹果的感觉。这个文章看了之后我真的就特别特别想去体验一次。




因为没体验过,不知道多久合适,我选择了个保守的时间三天,这样子不算太影响正常生活,也不会太久坚持不下去,或者太短没意思。但因为平时碎事还是很多,这个事儿找了一个多月终于抽出来了一个周末的三天。首先我准备的是三袋馒头,因为以前我特别不喜欢吃馒头,基本上没咋吃过这玩意,所以也没概念能吃多少,我也怕我自己饿死,直接干了三袋买。一个家里做的没有任何味道的面包,三桶农夫山泉,一包没有任何味道的饼干以防别的东西坏掉可以吃这个有防腐剂保质期久点的,最后就是那个神奇的苹果。




地点我选了北京高碑店那边一个今年新的酒店,看着比较安静,价格加上优惠折扣什么的也能接受,名字就不这里说了,有做广告之嫌疑,但真的很不错,性价比非常高,床也很舒服。这里有个小点就是,如果谁想去闭关,如果不在家选择出去住,我还是比较建议选个住的舒服点的地方。本来我是想,我啥都不做,就在那发呆,我就租个便宜的简陋的,有张床就OK的地方,但后来一想,一个是太便宜的地方可能环境有点嘈杂,不适合闭关,再一个平时我们去旅游啥的都是就晚上住一下酒店,这个闭关我可是实打实的24小时都在里面物尽其用,虽然要体验“闭关”生活,但毕竟不是蹲监狱,床还是整个睡得舒服点的吧。




2019.10.18


OK,一切准备就绪,到了闭关的时间了,周五晚上六点多点到了酒店,我这去之前一路上还有前几天每天都异常兴奋,感觉自己要做一件特别伟大且神奇的事情,但路上挺堵车的,堵得中途有点心烦了都,那种兴奋感有点被磨没了,不过真的到了后还是比较激动的。入住时前台小姐姐给我说冰箱里所有喝的都是免费的,一会还有进口的免费水果送到房间,我这心想这不诱惑我破功么,随后盯住了下这几天不用打扫房间,不用任何服务。摆好我这几天的粮食拍了合照,发了个朋友圈说我开始闭关了,兴奋地关了手机。靠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不过已经快七点了,路上就饿的不行了,拿出来一个馒头开始啃,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其实我是个对吃没有太多要求的人,我以前觉得我对吃很无所谓,没有追求,后来才知道其实我是觉得啥都挺好吃的,所以不介意吃任何东西。但这么多的类目里面唯独馒头是我有点不太过敏的,真的不喜欢吃馒头这个干干的东西,但当时我小口小口的吃,觉得还不错。啃到一半的时候觉得好安静,有一点点“怕”的感觉,想想自己有三个晚上在这里,一种莫名的无力感冒了出来,不自知的啃馒头的速度慢了下来,不过很快这个感觉还是被一开始还处于兴奋的状态淹没过去了。吃完后才发现这个房间没有表…我也没带手表啥的,手机关机了,所以只能预估时间,不过觉得也挺有趣的,就这样吧先,大概熬到了九点多,突然觉得没啥意思,一丝困意上来了,简易洗漱后进了被窝,在无聊的促使下我竟然很快就能入睡了。




2019.10.19


一觉醒来估计睡到了早上九点了,睡了十二个小时。中途大概五六点醒来,从窗帘缝隙中看到天还是黑的,然后大概又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看到有太阳光从缝隙中穿过,我大概知道应该六七点了。九点左右醒来后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能昨天也睡得太早,还没真的感受到闭关的感受,赖了会床起来刷了个牙,吃了两口面包,稍微拉了拉韧,准备就绪“发呆”。这时候我窗帘的拉开的,整个房间非常明亮,呆了会发现这样好像视野是开放的,虽然都是静止无趣的事物,但人还是不自知的被周围环境所影响,随即就把窗帘和灯都关上了。我恰好坐在窗帘漏光的正中央,背后的阳光好像圣光一样把我的影子照射到对面不远处的墙面上,一个半迷糊又巨响的人影映客在墙上,在周围昏暗的情况下突然觉得有点“慎”得慌,分不清那是善还是恶的形态,也许人生本无善恶,本是无的容器,我们自我的想法造就了容器填充的善恶密度。


大概够了不到两个小时,觉得这样的环境虽然有利于闭关思考,但是毕竟不是完全的封闭房间,窗帘还是透着一点阳光进来,这种感觉不是心理上,是生理上有点不适,随即开了房间最小的暗光,有一点点的微弱灯光缓解了下。现在想想也许灯全关一直下去可能效果会更好点,但可能人还是随着太阳生活的物种,当我知道外面是天亮的时候,又有强光从缝隙中洒落进来,强行拉窗帘关灯,并且在几个小时什么事情都不做的情况下,生理上还是有不适的感觉。又过了阵子我还是没有开始真正的思考,其实也没有感觉多么的无聊,只是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在那走一走,坐一坐,靠一靠,躺一躺。当然我尽可能让自己保持一个状态不动,但坐久,靠久了还是会身体酸痛,那个感觉也会影响思考的,所以我觉得就是随性,只要没有真正的消遣,不看文字,不玩东西,不社交,单纯的身体本能的节奏变化,不会影响太多。这时候我感觉可能我的性格算是平和类中等偏下的,不是那种特别急躁的,也不是无聊到闷闷的,但总体来说还是偏平稳的,所以可能我的这种类型韧性比较广,如果换做特别外向爱聊天,爱社交的人,待一阵子就会烦躁,但到目前我还是没有觉得特别无聊,只是有点点不知道要干什么,要想什么。




随后又是吃了一个馒头,喝了点水,这个时候感觉稍微更加平静一些了,由于以前小时候吃饭都是大口大口吃,所以馒头这种东西吃下去就觉得很噎得慌,但这次也是因为没啥事儿,靠在那,一口一口的抿着馒头吃,用牙齿撕开馒头表层的那薄薄的面皮,一边在嘴里咀嚼同时用嘴唇触碰着馒头表层下面略微粗糙的肌理,闻着馒头自身散发的味道,顿时觉得,其实馒头也没那么难吃。这还是我有生之年真正好好吃完一整个馒头,但这和闭关中的产生的感知没啥大关系,更多的只是我无聊小口小口慢慢吃,感受到的一种感觉而已。




休息片后,慢慢开始回忆起过去的一些事情,这会是这次第一次由于静下心来自主思考,早上的时候都是我有意识的的想要进去那种状态,但想一会都会放弃,有种逼迫自己假装静下来去思考的感觉。慢慢的一些过去关键性节点也浮现出来,估计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也因为思绪的波动而停止了。稍微有点饿了,想去桌上拿个馒头,发现发霉了……扔了。我有三袋馒头,两袋放在外面,一袋放在冰箱里面,心想可能前两天不会坏,最后一天吃冰箱里的(因为怕冰箱里太硬了口感不好只放了一袋),结果看看另外一袋,全坏了……无奈只能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馒头,稍微有点干涩,把烧水壶打开盖,馒头放在上面用水蒸气加热了一两分钟,依旧很好吃。随即我把冰箱的制冷功能调到了近乎最低的位置,想让馒头别那么硬,但没想到这给之后带来了后患……




写的有点过于细了…我加快节奏,因为之后是十二点退房,我怕错过了时间,想说打开手机设个那时候的闹钟,当然我开的是飞行模式,并且设完闹钟就放回去了。这时候有个有趣的点,我当时预估的时间是大概4点左右,打开手机看到是下午4:40,看来人生活在这个拥有适中的社会下,虽然很多感知都下降了,被科技替代,但是一些所谓的生物钟,时间流逝的感觉还是尚存一点。




估计晚上七点了,这时候四下显得格外安静,开始觉得特别无聊了,想睡觉去度过这种感觉,但是却格外清醒。大概到了晚上8:30-9:00左右,刚才那种无聊的感觉被放大了,特别想打开手机,玩点什么,感觉人在这个状态下没办法去好好思考什么,都是阶段性的,想一会就会被这一整天不接触外界的无聊冲末,平日虽然忙碌但是还能抽空静下来思考感觉是本能觉得虽然此刻我短暂脱离社交,自我思考,但是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把沟通的神经网络搭建回去。而此刻我知道我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一想到这点,真的就没法长时间去沉浸式思考了。




浑浑噩噩,感觉熬了很久,困意终于上来了,稍作收拾入寝了,这个时候其实还挺期待睡觉的,一个是感觉睡觉了可以稍微“逃避”下无聊,再一个想看看在这种闭关过程中会梦到什么(我只要睡觉就会做梦,哪怕车上小憩那种也会,活到目前为止我只记得我有3次没有做过梦)。




2019.10.20


醒来后莫名其妙的比第一天还适应,没有什么特别的怪异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习惯了成仙儿了?


大概10:30左右,发现冰箱里的面包也都发霉了…可能冰箱温度我调的过低了,一袋馒头看到最上面的一个还坚强幸存者,简单表皮清理了下后放在热水壶上加热了一点点,说实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嘴里感觉,这两天我尽量还是按照一日三餐的作息吃东西,只不过每次吃的不多,所以只要感受到饥饿感的时候我就会拿出面包揪一点一点吃两口。


今天开始回想以前看到的电影,动漫,各种故事了,然后幻想自己是里面的某些人物,有点像小时候睡觉前最爱做的人设情景带入,好像这个还是比较好玩的,想来想去貌似大半天就这么过去了。


一切照旧,到了下午三四点左右开始半主动半被动的去思考自己,拿了张纸写了些自己的一些对自我的认知,好的坏的,需要改的继续保持的,有趣的无聊的,总之自我剖析了很久很久,也是这几天第一次开始思考未来规划。感觉前小两天把能想的无聊的事儿都想了,这时候不由自主会自我去思考这类事儿,我一直尽量保持的是不要刻意,不刻意去要求自己思考某些方面,随性而来。


思考自我后半段稍微又觉得无趣了,在闭关的这个阶段,偶尔能明显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但不是那种快速流逝,而是一秒一秒滴答滴答的蹭着走的缓慢,所以在真的深入思考的时候还好,一旦有一点意识的波动,那种无聊感就又出来了。这时候我选择主动分出一个“精神体”,自己和自己聊聊天,对话会,用一问一答的方式继续自我剖析。我这写的好像有点诡异…不过其实还好,很多人估计平时也会自己和自己对话,或者一式两角这种,所以这个举动我觉得也不算是闭关后的“精神分裂”,而是一种常态。和自己唠嗑了四十多分钟后有点口干了…这两天大概每天喝3升多一点的水,都是不经意间一点一点积少成多的,也一直都没什么饱腹感,反之也没什么过分的饥饿感。


哦还有,这两天我有大概每天抽出四十分钟简易做做俯卧撑啥的锻炼了下,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影响闭关的节奏,不过感觉一直在那呆着确实身体僵硬,但毕竟没吃什么太多东西,也没有往死里作的猛练,适度。


又到了睡觉的时间,今天确实思考了很多,但还是以有逻辑性的去思考,没有思考上的跳跃,明天就要出来了,想想有点小激动。




2019.10.21


早上醒来,赖了会床,每次睡觉的时候好像自己从闭关的那个无聊的感觉中脱离了,虽然也是啥事都不能干,但是一旦躺在床上,有一种莫名的放松。好吧,我做了一件我不应该做的事儿,我提早接触了下“社会”,因为我真觉得这个酒店挺好的,送了三天早餐目前一顿没吃,我特想去看看他们早餐什么样,但说实话对吃无大所谓的我感觉在饥饿和食物欲望这关完全处在“游戏之外”,目前也没啥特想吃东西的欲望,但确实想去看看,所以我提早拿出了那个神奇的苹果。拿着苹果,好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记得故事里那个人闭关了以星期计算的时间,说每次结束后看到苹果都有种陌生感,看着苹果上面的纹理愣神。但我看着反而突然有种不是很想吃的感觉,不是厌食,是单纯的“懒”的吃,一直觉得吃水果是个很麻烦的事儿,但为了完成任务还是张开了嘴,咬下了这几天第一口含有真正味道的食物。


恩…略有苹果自身的果酸味儿,吃着和平时差不多,啃了三分之一不想吃了,放到袋子里让他重回冰箱,拿着门卡下楼去吃早餐。


我尽量避开有人的地方走,到了餐厅也只是闷头吃完了就跑回来,这期间没啥可描述的,餐饮不错,但和平时吃早餐的感觉差不多,来到外界也没觉得不适感。回到房间后继续闭关,就最后几个小时了,一点点的兴奋感又重燃了。燃烧的兴奋火焰没有持续多久,马上就有点等不及的感觉,就好像你知道你期盼的晚会节目即将开始,最后等待的那阵子是最难熬的。我尽量让自己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完全属于自己的一点时间,略微平静后也没有再去真正沉浸下来思考什么,闭关的最后几个小时在来回波动的心态中结束了。




到了点,打开手机,就好像平时早上起来打开手机一样,各种通知疯狂震动,持续了2分钟左右,震动到一半的时候反而有点烦躁了…各种新闻别的app通知疯狂连续弹出,打开窗帘,看看天气不错,总体来说虽然没啥真正的“收获”,但还是很满意开心的,毕竟自己亲自体验过,也确实有过阵子的沉浸思考,还是比较值得的,估计身边辟谷,“伪”闭关的会有很多人,比如要创作,在家闷几天的那种,但那还是有事儿做,真真正正断了社交,解除所有事物,吃的清淡这种估计1000个里面也没几个。别人说的再多,有些是二次转述,有些是故事刻画,都不能完全的算是最真实的感觉。




总结:


就像上面说的,我感觉如果想通过闭关真的达到一种精神上的脱俗,去思考平时不会思考或者不同的视角,甚至度过所谓的精神崩溃进入到下一阶段是可以的,但估计要一个星期起,这短暂的3天不到的时间不足以让人达到那种地步,如果可以那真的“成本”太低对于心灵升华来说,所有人都来体验了。也许我做的还不够极致,估计最好连洗漱,简单运动和动笔这些事儿都不要做可能效果会更好,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去极端体验下。


对于沉浸思考,这个还是有的,可能也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生活节奏等因素有关,对于我这个沉浸思考是阶段性的,还是有点所谓的收获的,但没有想象的大。




对于想要去体验的朋友给点建议就是,最好找个安静的地方,如果能在家有条件是最好,但如果要出去去酒店什么的别为了图便宜住到一个嘈杂的环境,破坏了这来之不易的几天。有人说可以去郊区或者山里什么的,我觉得应该也不错,只不过对我来说那个时间还有别的成本有点麻烦,所以我就舍远求近,找了个适合我的。


然后如果你带的是的馒头,一定一定要放进冰箱!得亏我还以防万一带了面包,要不然估计不适我挂了就是外卖叫吃的了,那样破坏了体验就太得不偿失了。


对于有没有钟表这个事儿看大家吧,一开始我觉得没有时间还比较麻烦,但后来觉得其实体验还不错。


关于是否要洗澡,洗脸刷牙这种可能会打乱节奏的事儿,hum…反正我洗了,也许臭一点体验更好?哈哈




就到这吧,很久没有长篇大论写过东西了,我也不是什么文字工作者,没有什么华丽的语句,但有时候这种记录型的内容就是越朴素反而能传达真实吧。


个人微不足道的小体验,对于我自己而言,我很开心,我为自己鼓掌。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美廊

人@系统——道

作者:美廊
人@系统——道,最自由的可能,不是停在道中,保持中道,而是要入流,入意识流。 出道入流,是一个很好的结语,这样的道,就不止于自然之道,而更在于自由之道。

这一篇的题目,想了老半天,都觉得要以“无题”为题了。

先前,在想道和路的区别,还有中医,尤其是按摩,真的一种奇怪的东西。

其中的关键,就是气,这一个在人体,乃至人@系统中运行的,神奇的炁。

一种可有可无,可见不可见的东西,真的是一种道,一种道隐,一种道无。

无用良品

老子约战国后期出现,晚于孔子庄子;参考庄子道和自然嫁接为权力哲学,比庄子“有用”而被推崇

老子其实没那么老

传统上不只是将庄子和老子并列,而且一定是“老庄”,“老”在“庄”前,认定老子的时代早于庄子,老子的思想先于庄子出现。

《庄子》书中出现过“老聃”,证明庄子后于老子。但这条简单、明白的证据有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无法确认《老子》一书出于“老聃”之手,可以用关于“老聃”的历史资料来断定《老子》一书的时代。

钱穆先生曾仔细研究过“老”“庄”年代的问题,多方比对史料,得出了“庄在老前”的结论。依照《老子》书中出现的字词,加上《老子》的文句风格,我们可以很确定地主张:《老子》一书绝对不可能成于孔子的时代,更不可能早于孔子。而且最合理的断代方式,应该是将《老子》放在战国后期,和《荀...

老子其实没那么老

传统上不只是将庄子和老子并列,而且一定是“老庄”,“老”在“庄”前,认定老子的时代早于庄子,老子的思想先于庄子出现。

《庄子》书中出现过“老聃”,证明庄子后于老子。但这条简单、明白的证据有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无法确认《老子》一书出于“老聃”之手,可以用关于“老聃”的历史资料来断定《老子》一书的时代。

钱穆先生曾仔细研究过“老”“庄”年代的问题,多方比对史料,得出了“庄在老前”的结论。依照《老子》书中出现的字词,加上《老子》的文句风格,我们可以很确定地主张:《老子》一书绝对不可能成于孔子的时代,更不可能早于孔子。而且最合理的断代方式,应该是将《老子》放在战国后期,和《荀子》大约同时,比《韩非子》稍早些。遵循这样的研究论证结果,那么《老子》成书的时间,显然是晚于《庄子·内篇》的。也就是说,《老子》思想是在《庄子》核心内容完成之后才出现的。

读过钱先生四篇关于《老子》成书年代的讨论,我个人的看法、个人的态度,觉得那应该算是“铁证如山”了。要继续主张《老子》成书时间早于公元前4世纪之前,是经不起战国史料考验的。

对于古代中文的直觉语感,会让我们清楚感受到《老子》的语言,和《论语》《左传》有极大差别。这样的语言不可能产生于传统上主张的“老聃”的年代。再进一步检索战国时期中国古文风格的递变,也就必然显现:《老子》的言谈方式,已经离开了战国前期最兴盛的雄辩风格,进入到接近《荀子》《韩非子》那样直白的道理表述形式。

《孟子》和《庄子》书中,同样多次提到梁惠王,提到名家,提到惠施,那是它们共同的时代主题、时代印记。再看这两本书,尽管表达的思想差别那么大,基本出发点相去那么远,却有着类似的豪放、开阔、恣意辩谈的风格。

相对地,比较《孟子》和《老子》,或者比较《庄子》和《老子》,却很难给我们这种书写风格上似曾相识的感觉。反而是把《荀子》《韩非子》和《老子》摆在一起,比较容易遇到类似的文句、类似的表达方式。

《老子》与《孟子》之间的风格差异,绝对大于《老子》和《荀子》或《老子》和《韩非子》之间的差异。

将《庄子》放回到《老子》时代之前,我们就能将历史的沿革发展看得更明白些。

从春秋延续到战国的乱世境况,使得占据主流的周人封建文化受到了愈来愈强的质疑与挑战。这样的过程中,原本边陲地带的势力,取得了愈来愈大的自信,向中心进攻。楚、吴、越、秦先后崛起,带来的不只是军事影响,还有思想与文化上的刺激。主流文化松动之际,异质的楚文化,沉伏数百年的殷商文化,都在这个时期得到了冒出头来的机会。

春秋末年、战国初年,是问题意识最强烈、寻找答案的冲动也最强烈的时代。其中的一项表现,是“思考”与“表达”趋向高度多元化,反复析辩取代了直白陈述,成了那个时代最受欢迎的语言与文字形式。另一项表现,则是许多非周人文化的元素,纷纷进入到这个巨大且热闹的争议场域中,自成家派并受到重视。

不过多元摆荡的思想争议,非但无助于给人心带来安定,反而更加深了疑沮不安。战争、混乱、恐惧、怀疑,一路从公元前6世纪延续到公元前3世纪,漫长的三百年之后,最后大家只剩下一个共同的想望——和平、休息、正常生活、明确的答案。于是到了公元前4世纪末,也就是孟子和庄子的时代之后,“百家争鸣”开始朝收束、统一的方向发展。

周文化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另一项关键变化,在于孔子开创的“儒家”。孔子所做的,其实就是将原本依附在封建制度上、为了维持封建运作而设计的一套礼仪,予以原则化、普遍化,让礼仪离开形式,取得了精神上的意义,于是“王官学”内容脱胎换骨成了“诸子学”中的一支,用这种方式保存了周文化,使之没有随周人政治势力的倾颓而消失、灭绝。

两项条件相配合下,在战国后期的思想潮流中,周人旧有的世界观被维系住了,并没有被像《楚辞》或《庄子》所代表的那种异质文化给取代。《老子》在战国后期出现,其思想一边和《庄子》有密切关系,吸取了“自然”作为统纳天地的原则,整理出无可名状的总和源头——“道”,但另一边,《老子》的思想应和战国后期的潮流,将“道”与“自然”带回人世,改写成运用在人世的一种智慧。还有,同样应和战国后期的潮流,《老子》的文字,也是收束、权威、接近祈使句式的,大大不同于正处于“百家争鸣”高峰时的那种开放、雄辩的风格。

《老子》的作者,绝不可能是孔子曾经拜见、《庄子》书中提到过的“老聃”,或许是史籍记录上多次出现的“李耳”。他的出身地域和庄子相近,很可能熟悉《庄子》的内容,将《庄子》及类似的“道”与“自然”思想中,可以对处世经验所有启发、指引的部分,做了整理、发挥,而写成了《老子》。

老子将原本来自异文化的奇特、怪诞内容,大幅加以驯化,将反映“连续性的世界观”的思想,嫁接回周文化的“非连续性的世界观”中,形成了一种新的人生观。尤其是其中的权力哲学方面,在战国后期的环境中,显然比《庄子》来得“有用”,因而快速脱颖而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