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道具

33.5万浏览    880参与
散年

深谋远虑的当朝丞相x女扮男装的小皇帝(完结)

一群大臣在朝堂上争论下没有个结果定论,你索然无味地坐在龙椅上等着他们吵完。


一道犀利的目光看过来,你后背一凉向下一望却和那不动声色的丞相对上了眼。


他不会看出来什么了吧…自你登基以来已有三年了,你扮作男子也足足三年了。


每日都要用裹布把胸勒平才能见人,都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说什么听不懂朝政连夜跑了。


上朝的时候百官不敢抬头,你也只和丞相将军几人有过照面,幸好你和哥哥长得还算相似也就蒙混过去了,只是平时要多穿几件衣服撑起这身龙袍。


台下这群喋喋不休嚷来嚷去的老头们就是在给你选皇后,毕竟新皇登基三年有余无一子嗣,后宫也无一佳丽。


你自己在小声嘀咕:


“说得......

一群大臣在朝堂上争论下没有个结果定论,你索然无味地坐在龙椅上等着他们吵完。


一道犀利的目光看过来,你后背一凉向下一望却和那不动声色的丞相对上了眼。


他不会看出来什么了吧…自你登基以来已有三年了,你扮作男子也足足三年了。


每日都要用裹布把胸勒平才能见人,都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说什么听不懂朝政连夜跑了。


上朝的时候百官不敢抬头,你也只和丞相将军几人有过照面,幸好你和哥哥长得还算相似也就蒙混过去了,只是平时要多穿几件衣服撑起这身龙袍。


台下这群喋喋不休嚷来嚷去的老头们就是在给你选皇后,毕竟新皇登基三年有余无一子嗣,后宫也无一佳丽。


你自己在小声嘀咕:


“说得跟给我个姑娘我就生的出来一样…”


不知是不是你眼花,你看到丞相似乎嘴角飞快地露出一丝笑意,再揉揉眼还有那个不苟言笑的丞相大人。


你轻咳一声皱起眉头看着戛然而止的一群老头,装作不悦地开口道:


“改日再议吧,朕看你们不关心朝堂大事就知道关心朕的后宫…”


说罢就甩袖离开大殿只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大臣停留了片刻后哀叹成一片……


“你们先回去吧,立后我再与皇上商议。”


一直未开口的他转身对着这群大臣说到,既然丞相都主动揽下这个艰巨的任务了,那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继续下去的理由,一群人开开心心道了谢就三两成群地出了宫。


你正拆着胸前的裹布,这东西勒得你几乎呼吸不过来,碰上这种炎热的夏天更是难熬。


小太监突然在门口称丞相来找你有事商议,你越着急越裹不上,只能先把里衣系好披上外衣,好在衣服宽大也看不出来什么端倪。


他得到允许后才走进来仔细合上门,他同你哥哥一起念书怎么会分不出你们二人的区别,看着你慌慌张张的样子越发觉得好笑。


“你哥哥呢?”


“我也不知道我哥……你,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低笑出声好像在嘲笑你,扶着床沿凑近你目光从你的眼睛慢慢滑落到微张的红唇。


“就算你穿了垫过几层的鞋但也比你哥矮上那么几分,更何况那个男子的肩会如此单薄狭窄?”


(车见2在afd同名)


次日上朝百官大臣才得知皇上病了,连嗓子都哑了不少还要坚持上朝,眼底的乌青都遮挡不住。


十月份的时候丞相求娶了当朝皇上的亲妹妹。


三书六礼,十里红妆,凤冠霞披,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唯愿执子之手,与君白头偕老。

散年

“变成兔子”的你x神秘买家(完结含车慎入)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头痛欲裂,慢慢爬起,朦朦胧胧醒来却听到有人窃窃私语,眼前一片漆黑,你着急地摸向眼睛,还好,好像只是眼罩…但不如说是一块黑布,你解不下来,但外面的光隐约能从边缝中穿透进来。


你想开口说话却发现有胶布把嘴粘了起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况且,没有人理会你。


脖子上拴着冰凉的银制品,带着一点你的体温,被人牵着向前走,你只能踉踉跄跄在后面跟着。


随着越来越近,观众的声音更兴奋了。


你被推搡在地,不过好在有什么柔软的布料垫着,因为看不见,所以你只是本能地抓住地上的布往身上裹,从醒来的时候你就察觉到这些人好像只gei你穿了称不...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头痛欲裂,慢慢爬起,朦朦胧胧醒来却听到有人窃窃私语,眼前一片漆黑,你着急地摸向眼睛,还好,好像只是眼罩…但不如说是一块黑布,你解不下来,但外面的光隐约能从边缝中穿透进来。




你想开口说话却发现有胶布把嘴粘了起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况且,没有人理会你。




脖子上拴着冰凉的银制品,带着一点你的体温,被人牵着向前走,你只能踉踉跄跄在后面跟着。




随着越来越近,观众的声音更兴奋了。




你被推搡在地,不过好在有什么柔软的布料垫着,因为看不见,所以你只是本能地抓住地上的布往身上裹,从醒来的时候你就察觉到这些人好像只gei你穿了称不上衣服的一点布料,主持人轻笑了一声仿佛在嘲笑你无谓的挣扎。


拍卖开始了。




大抵是因为你这样柔弱的身躯比较看起来不经折腾?所以出价的人寥寥无几,为数不多的几个竞价者,是几个兴趣独特的人罢了,像你这样的“小动物”,他们也没想留到下次。




“五万”




“十万”




“十万一次”







不断有人出价。




你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拍卖会,至于商品,只可能是女人口中的小动物——你…




被固定在头上的东西应该是两只兔子耳朵,软塌塌地耷拉在胸前,你惊恐地四处摸索摸不到边界,换来的只是一阵阵令人反胃的笑声,毕竟,你是一只还没被驯服的小兔子。




“五十万,先生真是怜惜美人呢”




“五十万一次”




“五十万两次,没有人加价的话我们就恭喜这位先生了”




“…”




突然,有脚步声急匆匆上来不知道跟女人说了些什么又匆匆离去,女人欣喜地开口道:




“抱歉先生,已经有一位神秘客人以高价买下了这只宠物,我们后面还有更好的商品等着你哦~”




他们拿你怀里的毯子把你包裹起来,把作为商品的你运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放在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这大概是桌子什么的,你不知道这是哪里,你用力拽着那块布试图看清这个地方。




在你挣扎的时候,门咔哒一声开了,你停下手里的动作试图藏起来,你不知道的是为了你,他特意选了黑色的装潢,不管你躲到哪里都是徒劳。




买家进来了,他看着你惊恐的样子愉悦地勾起了嘴唇,快步走到你的面前,节骨分明的大手抚摸着你的兔耳朵,把柔软的长毛耳朵塞进了本就不大的nei衣里。




你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细细的电流从手上度遍全身,你葱白的指尖被染上了红晕。




你在呜咽着求他放过你。




他轻轻皱眉,慢慢帮你扯下胶布,该死的胶布把你白嫩的脸都扯红了,他抚摸了一下红痕,没什么大事,才略带不满的放下手。




“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也不会找警察的…放过我吧,好…唔!”




撕下胶布可不是为了听你讲这种让人扫兴的话,他只好堵住你的嘴。




你的脸颊和眼尾都染上了颜色,他还颇有兴致地纠缠像它的主人四处躲藏的she尖。




等到你没有力气再跟他争论,或者说你因为缺氧气息都微弱了,他终于放开了你。




他一只手搂着你,另一只手拉着盒子上的蝴蝶结然后拆开,轻啧了一声,这种赠品你可要辛苦一下了。




车车后续在(2)见afd同名




“变成兔子”的你x神秘买家(3)结局向




你躲在树丛后,趁着他出门的间隙,你跑出了不见天日的房间,他很快就会追来的,你必须赶紧逃走。




心脏扑通扑通快要跳出来的,你假装听话顺从甚至还主动讨好他,他才解开了你的脚铐,打开门的时候突然响起的警报让你惊慌失措。




他并未走远,一直反抗的你突然顺从本来就是不正常的事情,他看着手机的监控,看着你趁他不在起了逃跑的心思。




攥紧了拳头打在旁边的树上,栖息的鸟都惊得飞走,他以为他对你足够好了,为什么你还总想着离开?




你的衣服上都带着他偷偷安装的GPS定位,他抓住逃跑的你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像现在藏起来的你听着他靠近的脚步声一样。




夜晚的红光更为明显,你刚发现衣袖上那个不显眼的红点,怪不得他能准确地跟在你的后面而且从未加快过脚步。




你着急撕扯着那块布料,却被他一把拽过摁在树上,粗糙的树皮扎得你生疼,他眼睛通红地看着你艰难地开口:




“为什么跑?我给你最好看的衣服,给你最好吃的食物,你居然还想着离开我?”




“陪着我吧,以什么样子都好,我还会像现在一样喜欢你地。“




他轻轻抚摸过你的脸颊,掏出别在腰后的枪对着你的太阳穴,再美好的东西如果不是他的,那只能被他亲手毁灭了……




砰得一声他开枪了,没有感觉到所谓的痛楚后你慢慢睁开噙满泪水的眼睛,子弹打在了地上。




如果你满是鲜血地躺在地上,他不敢想这样的画面,想当初那样把你关起来就好了,把你的手和脚都铐起来,你只要乖乖地等着他回来就好了……




你尖叫地被他扛起扔在车上关回了那间你们最开始见面的房间。




你的眼里只要有他就够了,你不需要自由了。

散年

处心积虑的公爵x年少娇嫩的富家小姐(马背play)

清脆的闹钟声把你从睡梦中唤醒,光滑的丝质被顺着你的起身落下,今天要跟父亲去拜访那位公爵,据说比自己大十一岁呢,又是两个无聊老头的聊天了。


你坐在化妆镜前挑选着今天的裙子,摆摆手让侍女拿下一套给你看,选来选去直到父亲催你你才勉强选中了一件嫩黄色的。


“就这个吧,别的放回去好了”


侍女帮你换上繁琐的宫廷装,满意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嗯…还少点什么…


指尖划过一排排珠宝,就这个好了,带好项链匆匆拿起旁边的帽子就小步跑下了楼,父亲轻轻皱眉看着姗姗来迟的你。


“总是慢慢吞吞的,让公爵等我们也太失礼了”


你吐吐舌头低下了头......

清脆的闹钟声把你从睡梦中唤醒,光滑的丝质被顺着你的起身落下,今天要跟父亲去拜访那位公爵,据说比自己大十一岁呢,又是两个无聊老头的聊天了。




你坐在化妆镜前挑选着今天的裙子,摆摆手让侍女拿下一套给你看,选来选去直到父亲催你你才勉强选中了一件嫩黄色的。




“就这个吧,别的放回去好了”




侍女帮你换上繁琐的宫廷装,满意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嗯…还少点什么…




指尖划过一排排珠宝,就这个好了,带好项链匆匆拿起旁边的帽子就小步跑下了楼,父亲轻轻皱眉看着姗姗来迟的你。




“总是慢慢吞吞的,让公爵等我们也太失礼了”




你吐吐舌头低下了头,父亲每次都一幅严厉说教的样子,真是老古板。




车程并不短,从太阳升起到下午才抵达公爵的住所,一个身形高大英俊的男人就站在门口等候你们。




你有些诧异这个公爵居然看起来如此年轻,他似乎有一个同你年纪差不多的弟弟。




你的父亲这次出行的目的也就是让你们两个年轻人看能不能擦出一些火花。




他的弟弟站在旁边倒显得没那么起眼,虽然对方惊喜的目光望着你。




精致可口的下午茶后你们决定去外面骑马散散步,你是学过马术的。




所以你拒绝他们的邀请后骑上了一匹马,公爵跟父亲称赞了你,大概夸你是俊秀的女孩子。




你许久未上马了,刚脱离父亲的视线就夹了夹马肚加快了速度,不知是什么东西划伤马儿,它应激地狂奔了起来。




你控制不住缰绳几乎要摔下马去,有一个可靠的臂膀一把拽过你到他的马匹上。




是那个公爵!




他并没有把你背对自己,反而是正面朝向自己,你被他明显有侵略性的目光看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放慢了马匹速度,居高临下看着娇小的你,自己那个平庸的弟弟怎么配得上你?




他倒可以勉为其难接受你父亲的婚约。




他吻住你的嘴,你除了惊愕并没有太多反抗,毕竟你们两个家族早有婚约,嫁给他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低下头他就能看到长了一张漂亮年轻脸庞的少女,正双手捏着他的衣服默默承受。




(马背play)在(2)见afd同名




昏迷的你被他裹在斗篷里带回了他的房间。




你的父亲在他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把你嫁给他。




你只需要等待当他的新娘就好了。

散年

已完结目录:(均有车有剧情,偶尔有番外车)

车在afd同名,所有车限时免费

变成兔子的你x神秘买家

书法生你x笔仙

喜欢摸猫尾巴的你x潜伏多年的兽人

误入迷宫的你x迷宫主人

深夜暴露捆绑

忄生古欠强内心阴暗的电竞队长x软弱怯懦的你

恐怖游戏玩家你x恐怖游戏伪玩家真设计者

绝不允许背叛的违禁药贩子x早被发现身份的卧底警察

温婉柔弱的微胖主播x有钱有权超会吃醋的富二代

榨汁机play

衣冠禽兽的骨科医生x骨折病人你

发现徒弟秘密的夫子x男扮女装的你

才华横溢的变态画家x他的灵感缪斯你

陌生地铁痴汉的尾随狂x刚下班的你

青梅竹马档学霸的补习教学play

表里不一爱戏弄人的警卫x偷画的你

身材高大的将军x罪臣之...

车在afd同名,所有车限时免费

变成兔子的你x神秘买家

书法生你x笔仙

喜欢摸猫尾巴的你x潜伏多年的兽人

误入迷宫的你x迷宫主人

深夜暴露捆绑

忄生古欠强内心阴暗的电竞队长x软弱怯懦的你

恐怖游戏玩家你x恐怖游戏伪玩家真设计者

绝不允许背叛的违禁药贩子x早被发现身份的卧底警察

温婉柔弱的微胖主播x有钱有权超会吃醋的富二代

榨汁机play

衣冠禽兽的骨科医生x骨折病人你

发现徒弟秘密的夫子x男扮女装的你

才华横溢的变态画家x他的灵感缪斯你

陌生地铁痴汉的尾随狂x刚下班的你

青梅竹马档学霸的补习教学play

表里不一爱戏弄人的警卫x偷画的你

身材高大的将军x罪臣之女充当军妓的你

床上粗暴的债主x被送去还债的你

你一个人的密室逃脱合集(更新至8)

手机壳x手机x充电器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

受命消灭所有女巫的骑士长x王国里最小的女巫你

屈尊来当女团导师的影帝x参加选秀的萌新你

边疆地区的可汗x被送去和亲的不受宠公主

心怀不轨的学生家长x补课老师你

阴晴不定嫉妒心强的丈夫x提离婚的你

漫画书里的理想Alpha x漫画家Omega

觊觎别人女朋友的他x被渣男出轨的你

为正人君子的正派师尊x偶然受伤的魔界少主你

被你解开封印的吸血鬼x送上门的食物你

控制欲极强的法老x意外穿越古埃及的盗墓贼你

散年

边疆地区的可汗x被送去和亲的不受宠公主(含车)

比起那些哭泣的人,要被送去和亲的你显得倒有些太过镇定,你坐在马车上看着城墙上那些哭哭啼啼的妇人几乎要笑出声。

这皇宫本就容不下你,哪个后宫嫔妃会允许这么一个长公主立在自己孩子前面抢风头,巴不得把你送走才对。

至于那个所谓的父亲,早就被权利蒙了眼,若不是他当时无作为,你的母妃也不会含冤而死。

这个地方早就没你眷顾的东西了,当朝堂之上后宫之中在谈论该送哪个公主去和亲安抚动荡的边疆时,你索性站起来担下这件事。

只有那个年幼弟弟的眼泪是真的吧,小孩并不知道和亲是什么,他只知道以后再见大姐姐一眼就很难了。

你放下马车窗的帘子,看着抹眼泪的侍女,这般唯一对不起的便是她,要跟自己去那么远的地方,你...

比起那些哭泣的人,要被送去和亲的你显得倒有些太过镇定,你坐在马车上看着城墙上那些哭哭啼啼的妇人几乎要笑出声。

这皇宫本就容不下你,哪个后宫嫔妃会允许这么一个长公主立在自己孩子前面抢风头,巴不得把你送走才对。

至于那个所谓的父亲,早就被权利蒙了眼,若不是他当时无作为,你的母妃也不会含冤而死。

这个地方早就没你眷顾的东西了,当朝堂之上后宫之中在谈论该送哪个公主去和亲安抚动荡的边疆时,你索性站起来担下这件事。

只有那个年幼弟弟的眼泪是真的吧,小孩并不知道和亲是什么,他只知道以后再见大姐姐一眼就很难了。

你放下马车窗的帘子,看着抹眼泪的侍女,这般唯一对不起的便是她,要跟自己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伸手摸摸她的手把手绢递给她擦擦眼泪。

虽然车夫已经尽量控制车速,但一路上还是颠簸不停,你因为晕车呕吐消瘦了不少,到了边疆连带来的衣服都有些松垮。

随着马车的前进,风悄悄掀起帘子,你看到好奇往里张望的孩子,那晒得有些黑的小脸露着雪白的牙齿冲你笑着,你听不懂的蒙古语在外面嘈杂着。

外面陪同的使者跟你讲这是在夸你好看,你笑笑没说话,明明还没见面何来的好看,给他们可汗面子罢了。

你被安排沐浴后换上了带来的凤冠霞披,这还是宫里宫人连夜赶出来的,你让宫人为你细细描眉打扮着。

等你睁开眼,镜子里明眸皓齿的美人快让你认不出来,你轻轻张开嘴抿了抿胭脂花片就算画好了,你深吸了一口气再凝视着。

“盖上吧”

喜帕被正正放在你头上,侍女把你扶到轿子上,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周全的。

不知为何你有些紧张,这段路并不算远,喜轿停了,你感觉轿帘被掀起,一只大手伸向你,你刚把手放上去对方就握紧了你,灼热的体温传了过来。

他牵着你跨喜盆、跨马鞍、拜堂,说起来也有些神奇,自从他牵着你你就没前面那般紧张了,他把你送到侍女手中,让你先回房等他。

他的汉话并不是很标准,你听着有些想笑但还是应了下来,他被拉去喝酒了,大概要到晚上才回来。

你无所事事拽着衣角发呆,新娘子要端端庄庄等着夫君来揭盖头的,宫里的老嬷嬷教导过你的,若是你们相处还算融洽对两国的关系也是件好事。

没让你等太久,门就被吱呀一声推开了,下人都退了下去,屋子里只剩下你们两个人,他拿起喜秤一把掀起你的盖头,你定定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深邃的五官与中原人是大不相同的,看着他对你毫不掩饰的笑容你有些局促,这蒙古人难道就不知道含蓄吗?

他拿过桌上摆好的交杯酒,坐在你身边,穿过胳膊饮下酒,这北疆的酒都要比你喝过的烈上几分,你被呛得脸红,他大笑着帮你顺着气。

“夫人,不能喝就不喝了。”

他拿下你的酒杯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在外面的时候已经被那些人灌了不少酒,只是他们酒量都不如他才被他趁机跑掉了。

———————————

车在(2)见afd同名

“这不是在怜惜吗?我若不努力,夫人便不会舒服了。”

“既然来了就好好住下,早日给我生个小可汗出来。”

“下次带夫人去骑马,马上也可以做很多事……“

“我只娶过夫人一个,不懂你们中原的规矩,夫人多教教我……“

散年

心怀不轨的家长x补课老师你(含车)

“他平时挺听话的,作业也完成得很好,我觉得下次可以给他再提高一点难度,你觉得呢?先生?”

你跟学生家长讲解着孩子近期的情况,眼前的男人看着你出神,你挥挥手他才回过神。

“嗯,可以,老师你看着办就行了。”

这个孩子的家长不经常露面,听孩子说这是他小叔,自从他爸爸妈妈离世以后他就一直跟着他小叔生活。

孩子的学习并不差,甚至可以算在中上的行列,但他一再托人找到自己——一个刚刚上岗的年轻教师来给孩子补课。

虽然摸不清对方的意思,但对方出价高事情又少,你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后来跟你想的不太一样,孩子听话而且雇主也慷慨大方,你甚至有些庆幸找到了这份工作,毕竟这份工资直接帮你解决了房租和大多的生...

“他平时挺听话的,作业也完成得很好,我觉得下次可以给他再提高一点难度,你觉得呢?先生?”

你跟学生家长讲解着孩子近期的情况,眼前的男人看着你出神,你挥挥手他才回过神。

“嗯,可以,老师你看着办就行了。”

这个孩子的家长不经常露面,听孩子说这是他小叔,自从他爸爸妈妈离世以后他就一直跟着他小叔生活。

孩子的学习并不差,甚至可以算在中上的行列,但他一再托人找到自己——一个刚刚上岗的年轻教师来给孩子补课。

虽然摸不清对方的意思,但对方出价高事情又少,你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后来跟你想的不太一样,孩子听话而且雇主也慷慨大方,你甚至有些庆幸找到了这份工作,毕竟这份工资直接帮你解决了房租和大多的生活费。

等对方离开后,你才拿起文件夹走向孩子的卧室,孩子早就写完了作业乖巧地等你来检查。

在孩子修改错题的空档门被敲响了,你知道又是他来送些水果,每次补课中途都会有这么一次,只不过每次都不一样。

他每次都准备两份,等你走后他就会根据水果剩下的数量来推测你的喜好。

你上完课打算离开,他带着孩子把你送出家门,还安排司机把你送回家,你也推辞过,但对方态度强硬你也不好拒绝。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一周周末,你准时来到他的住处摁响了门铃。

他似乎是刚洗过澡,系着浴袍就来给你开门,黑色的浴袍松松垮垮地系着露出精壮的胸膛,你不敢多看但已经红了脸,道了句抱歉就低头走了进去。

他不动声色关上门转过身示意你可以先去客厅坐着稍等一下。

“他今天还没下课,桌上有水,老师你先喝点水好了。”

你发现杯子里倒着的正是你最喜欢的西柚汁,道谢后就拿起喝了几口,他坐在旁边看着你越来越头晕欲坠,最后倒在了沙发上才满意地笑了。

—————————————

车见(2)在afd同名

“抱歉啊,今天老师不能给你上课了,有什么不会的问小叔好了。”

“以后吗……以后也不可以了,小叔会给你再找一个老师的。“

“没关系的,你以后还会见到老师的。“

亓官卿 

我挠你一下你可能会狗带(牧四诚的猴爪

耳机尾巴什么的都搞定了,晚点剪成视频发上来 这个周天就去出外景团片啦,下周天去棚拍团片(:з」∠)跟我室友可爱的手手一比看起来还是蛮大的爪爪(:з」∠)

我挠你一下你可能会狗带(牧四诚的猴爪

耳机尾巴什么的都搞定了,晚点剪成视频发上来 这个周天就去出外景团片啦,下周天去棚拍团片(:з」∠)跟我室友可爱的手手一比看起来还是蛮大的爪爪(:з」∠)

散年

表面冷淡生人勿近却偷窥新邻居的他x新搬来的你(含车)

(无车删减版纯剧情)

(车在(2)见爱发电同名)


这已经是你搬来的第三个月了,几乎每天晚上你的房门都会被敲响,从猫眼里张望却什么都看不见。


每次打开门地上也只有一个黑盒子,起初只有一些黑漆漆的照片,到后来照片越来越清楚,你惊恐地一张张翻看着,你明明拉好了窗帘,为什么会有人拍到你tuo衣服和洗澡的照片!


你拉上窗帘跌坐在床边,你报过警的,警察搜寻无果只得口头安慰了你几句,在你送警察离开的时候旁边的门开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径直走向电梯下了楼。


你听房东说过的,这家租客是一个律师,平时早出晚归的所以你们也没碰见过几次。


有一次你主动打招呼,对方也只是礼貌而疏离地客套...

(无车删减版纯剧情)

(车在(2)见爱发电同名)


这已经是你搬来的第三个月了,几乎每天晚上你的房门都会被敲响,从猫眼里张望却什么都看不见。


每次打开门地上也只有一个黑盒子,起初只有一些黑漆漆的照片,到后来照片越来越清楚,你惊恐地一张张翻看着,你明明拉好了窗帘,为什么会有人拍到你tuo衣服和洗澡的照片!


你拉上窗帘跌坐在床边,你报过警的,警察搜寻无果只得口头安慰了你几句,在你送警察离开的时候旁边的门开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径直走向电梯下了楼。


你听房东说过的,这家租客是一个律师,平时早出晚归的所以你们也没碰见过几次。


有一次你主动打招呼,对方也只是礼貌而疏离地客套了几句罢了,你自讨没趣也就没再问过好。


因为实在害怕你喊来了闺蜜陪你,一直到九点也没什么奇怪的动静,你们猜测是警察的出现让对方有所收敛。


闺蜜家里有只小狗还等着喂食,她也不方便太晚离开,所以陪你到十点就只能抱歉地跟你说再见。


送走闺蜜不到五分钟,锁好的门就被轻轻敲响,不急不缓正好三下,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样。


你贴在猫眼上,走廊依旧空空荡荡,你拿着菜刀微微打开一点门缝,一把拿过了那个黑盒子,里面居然是你和你闺蜜聊天的照片!


你感觉你的房间里到处都是这个神秘人的监控,他无时无刻不在看着你的一举一动,精神紧绷的你拿起手机走到隔壁的大门。


他的门铃响起,电脑前的他愉悦地勾起嘴角,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给你打开门。


“那个…先生您好,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因为最近总有人往我家门口放一些奇怪的东西,我能不能先在您这里借住一晚,沙发就可以,我会很小声的,天一亮我就走。”


他皱着眉头神情不悦地打量了你一圈,还是让你进到了房间里,你感觉他好像不太欢迎你所以也就默不作声。


毕竟他收留你已经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他给你提供了一床被子和枕头,你窝在他的沙发上甚至还有些剩余。


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你因为很久都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刚贴到枕头就沉沉地睡着了。


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反复舔舐着你,你伸手去推搡才发现是一个人的头发,他狂热的目光打量着你的每一寸肌肤。


“你……怎么是你!”


你不敢相信那个变态居然是他,你们明明没什么交集更别提情感上的纠葛了。


他已经梦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了,自从你搬来的第一天,他看见你搬家时候露出的两条白生生的腿。


那天晚上他就从阳台翻到你家安好了监控,每天回来都在电脑前看着你一天都做了些什么。


他本来想就这样下去的,没想到你今天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打开卧室的门,你看到满墙都是你的照片,你生活的每一帧都被他拍下来贴在房间里。


他把你放在床上,跟你热切地介绍着他的收藏,他通过翻看你的垃圾找到了你的电话和姓名,外卖盒上还写了你最爱吃的东西,甚至你的生理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早就换好了床单,他要把你们的di一次留在这张洁白的单子上,然后再把它好好收藏起来。


你的工作被他辞退了,你的唯一任务就是做他房间里最珍贵的收藏品。

散年

喜欢摸猫尾巴的你x潜伏多年的兽人(3)含车剧情向

你嘱咐他一定要把耳朵和尾巴都藏好,要不 然怎么跟你回家见父母,都是年过半百的中年人可经不起这种刺激。


你答应他这些奇奇怪怪的请求,明明是他说要来见你爸妈好断了他们给你安排相亲的念头,怎么吃亏的还是你?


本来白白净净的孩子就招人喜欢,他又凭着高超的夸人技巧获得了你妈妈的认可,你被发配到厨房去洗菜,看上去他才像是亲生的,你愤愤然削着手里的胡萝卜。


他不知跟你爸妈说了什么,起身走到厨房关上门,看着气鼓鼓的你戳了戳你的脸,接过你手里的胡萝卜然后亲亲你的额头说他来就好。


你站在旁边看着这个罪魁祸首,伸出还沾着冰凉的水珠的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他身体一僵顿了顿才继续手里的削皮...

你嘱咐他一定要把耳朵和尾巴都藏好,要不 然怎么跟你回家见父母,都是年过半百的中年人可经不起这种刺激。


你答应他这些奇奇怪怪的请求,明明是他说要来见你爸妈好断了他们给你安排相亲的念头,怎么吃亏的还是你?


本来白白净净的孩子就招人喜欢,他又凭着高超的夸人技巧获得了你妈妈的认可,你被发配到厨房去洗菜,看上去他才像是亲生的,你愤愤然削着手里的胡萝卜。


他不知跟你爸妈说了什么,起身走到厨房关上门,看着气鼓鼓的你戳了戳你的脸,接过你手里的胡萝卜然后亲亲你的额头说他来就好。


你站在旁边看着这个罪魁祸首,伸出还沾着冰凉的水珠的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他身体一僵顿了顿才继续手里的削皮刀。


“别动……”


“叫姐姐我就不动了”


“……不叫”


你一直热衷于让他喊你姐姐,虽然他的年龄比你大,但在猫的世界他还只是个刚成年的青年猫,可他每次都拒绝你。


你的手继续往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画着圈,他变出的人类耳朵都变得通红。


“放,放开……耳朵要出来了……”


正巧你那好奇的妈妈过来悄悄压开门缝想看看你们在干点什么,他的猫耳朵突然蹦了出来,你一着急直接抓了上去用手捂住。


小猫的耳朵都是很敏感的,他闷哼一声,那双猫耳在手心里动了动弄得你有点痒,你慢慢摩挲着它让妈妈先出去等着。


妈妈没看见想看的画面只能失望地关上门回到客厅,他却把你摁在冰箱门上狠狠地亲了一顿才洗了把脸冷静一下让耳朵缩回去。


妈妈看到你花了的口红偷偷踢了一脚你那只埋头吃饭的爸爸,吃完饭连碗都没让你洗就着急赶你们回去,临走还不忘拉住他说些悄悄话。


回去的路上:


“妈妈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想抱孙子了……”


“……”


“我们今天努力一下吧,圆了妈妈的愿……”


一年后的某天,愤怒的你拽着他的耳朵让他给你解释,为什么你们的孩子会突然变成一窝小猫咪……

散年

温文尔雅的学生会长x嘴硬的不良学生你(含车)

你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后墙翻进来,被站在墙角的他吓得手一滑,就在你以为要摔在地上的时候,他接住了你。


你认识他,总出现在学校荣誉榜的那个人,每次开那些无聊的会议也总有他的存在,他跟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他抓到翻墙的你该不会要告诉老师吧?


你凶狠地看着他威胁到:


“不许告诉老师,如果告诉老师你就死定了!”


他勾起嘴角,本来规规矩矩抱着你的手作势要放开把你摔在地上,你慌忙抱住他的脖子,看着恶作剧成功而偷笑的他你气愤地让他放开你,在走之前还不忘跟他再次强调一次不要偷偷告诉老师,他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坐在班里的你有些揣揣不安,因为你刚发现学生卡没了踪影,估计是从...

你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后墙翻进来,被站在墙角的他吓得手一滑,就在你以为要摔在地上的时候,他接住了你。


你认识他,总出现在学校荣誉榜的那个人,每次开那些无聊的会议也总有他的存在,他跟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他抓到翻墙的你该不会要告诉老师吧?


你凶狠地看着他威胁到:


“不许告诉老师,如果告诉老师你就死定了!”


他勾起嘴角,本来规规矩矩抱着你的手作势要放开把你摔在地上,你慌忙抱住他的脖子,看着恶作剧成功而偷笑的他你气愤地让他放开你,在走之前还不忘跟他再次强调一次不要偷偷告诉老师,他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坐在班里的你有些揣揣不安,因为你刚发现学生卡没了踪影,估计是从墙上摔下来的时候掉在了地上吧,等下课了去找找看,希望还在原地。


好不容易熬过了难熬的数学课,下课铃把你从睡梦中唤醒,你揉了揉眼睛,刚想拿起本来就没装什么东西的书包去找学生卡,同班的一个同学给你递来一个纸条,只说是学生会长让他给你的。


你展开纸条一看,飘逸俊秀的字体像极了他本人。


【来学生会办公室找我,你的学生卡在我这里。】


明明直接把卡给你就可以了,这个人不会以为抓住了你翻墙就可以借此威胁你了吧?你根本没去过学生会办公室,同学也三三两两都离开了,你只能到处看着指路牌。


他在四楼看着你,到处乱走,教务处和教学楼都去了好几次,终于走进了拓展楼的大门。


“真是个笨蛋。”


你跑上四楼,这个该死的办公室怎么楼层这么高,看着那个虚掩着的大门,你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他不意外你的到来,似乎早就坐在那里等你了,他正趁着还没落下的夕阳打量着你的学生卡。


你快步走上去想拿回自己的学生卡没想到他凳子一转你扑了个空,看着投怀送抱的你,他有些惊讶但还是伸手揽住你的腰怕你摔倒。


他是有想过跟你有些进展,但没想到这么突然。


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你索性支起身子去抢卡,学生卡被他高高举起,你几乎要趴在他身上了也够不到。


“喂,快把卡还我,你堂堂学生会长不是要威胁一个普通学生吧?”


“如果我说是呢?”


他摁着你贴近自己,少女柔软的曲线隔着衣服都可以想象出的美好。


他关注你很久了,或许你不知道学生会办公室的一扇窗户正对着你每天翻墙逃课的那个地方,他也是一次工作后无意中瞥了一眼,发现总有一个女生在这里坐着。


他看过你拿火腿肠喂学校的那只小黑狗,还有熟睡的你有一次被树叶砸在头上吓醒的样子。


学习好,要沉稳,要乖巧。这几个字几乎占据了他前面的十几年,他没见过这么生动充满朝气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你救赎他,如果不可以的话他只好强行把你留下来了。


“你想要多少钱?就当给你的封口费了?”


“跟我去开fang。”


“好,那你以后……什么?想跟我去开fang,做你的美梦去吧!”


你忍住给这个厚颜无耻家伙一巴掌的冲动站起身就要离开。


被讨厌了呢……


他猛地抱住你的腰带到自己怀里,既然你不愿意,那他只能采取一些强制手段了。


“喂!你快把我放开!小心我找人揍你!”你颤声嘴硬道,因为你能感觉他的脸色阴沉的恐怖。


他一言不发将你抱起换了个位置,把你放在了宽敞的办公桌上。


“你干嘛?!”看到他把自己放在桌子上,你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强jian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你放我走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车车)


他确实,强行把你留下来了。


后续和车在(2)见afd同名

寺鸣的乌托邦

崖心、初雪“哥——遇到会徒手搓源石的博士就嫁了吧!”

源石贩售

大的45r,两个包邮,直径8cm

小的25r,四个包邮,直径6cm

🐟——寺鸣瓜瓜的手作,输入lof可打折

🐧2946610323

崖心、初雪“哥——遇到会徒手搓源石的博士就嫁了吧!”

源石贩售

大的45r,两个包邮,直径8cm

小的25r,四个包邮,直径6cm

🐟——寺鸣瓜瓜的手作,输入lof可打折

🐧2946610323

散年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番外含车)慎入

对方很有礼貌,把你送到楼下,你抬头望去,虽然没开灯但你能看到他就站在窗户前盯着你,你不禁打了个冷颤,推辞了相对对象要送你上楼的好意,对方执意送给你的红酒你不好再拒绝就只能道谢拿着上楼。


你也未曾想过你们这样不伦的关系可以持续到他大学毕业,他租了房子来应付父母,事实上你们已经同居好几年了。


你怀孕了。今天上午不舒服去了医院检查才知道的,你不知道怎么跟母亲解释,也不敢确定他会不会要这个孩子。


你打开门就被一把摁在门上,像以前那几次一样,你知道他又生气了,他定是要讨回来的。


他接过你手里的红酒,细长的瓶颈,冰凉的玻璃,里面盛着深红色的液体,他转身拿去了厨房。


诧异着他并...

对方很有礼貌,把你送到楼下,你抬头望去,虽然没开灯但你能看到他就站在窗户前盯着你,你不禁打了个冷颤,推辞了相对对象要送你上楼的好意,对方执意送给你的红酒你不好再拒绝就只能道谢拿着上楼。


你也未曾想过你们这样不伦的关系可以持续到他大学毕业,他租了房子来应付父母,事实上你们已经同居好几年了。


你怀孕了。今天上午不舒服去了医院检查才知道的,你不知道怎么跟母亲解释,也不敢确定他会不会要这个孩子。


你打开门就被一把摁在门上,像以前那几次一样,你知道他又生气了,他定是要讨回来的。


他接过你手里的红酒,细长的瓶颈,冰凉的玻璃,里面盛着深红色的液体,他转身拿去了厨房。


诧异着他并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举动,你换下新买的平底鞋,早晨穿出门那双高跟鞋还在包里放着,虽然还没显孕,但你也担心会不会对孩子不好。


走进房间的你还在换着衣服,他就站在门口,尽管已经做过无数次亲密的事情,你还是不习惯在他面前这样。


(车)


你抓住他的手,细微的声音祈求到:


“孩子……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轻一点好吗……”


酒瓶被猛地扔下,那深红的液体甚至打湿了床单。


你感觉到他一动不动,大概也清楚了他的意思,反正他一直都当你是抢走他父爱的人,更何况你的妈妈还占据了他妈妈的地位。


像一点点破碎一样,你忍住眼泪,努力让声音平静下来。


“我会打掉的,我知道你不会要这个孩子……”


“生下来”


你震惊于他的发言,你怎么可能让你的孩子做一个不被世人接受的孩子,就算你们血缘关系,你也不能跟母亲坦白这个孩子的生父。


“我娶你,爸妈那边我明天就去说。“


他把你抱起轻轻放在卧室的小沙发上,给你披上毯子转身就去放了洗澡水,随后开始换着打湿的床单。


你还在呆滞着,甚至在洗澡的时候你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他没有再和你提起那档子事,只是匆匆冲了澡躺在你身边拥着你,手掌温柔抚摸着你的小腹,吻着你的发顶。

(车)

给你擦拭干净后又去冲了个凉水澡,最后还不忘捂热了身体才重新抱着你入眠。


“姐姐,我爱你。”

散年

已完结篇目:

变成兔子的你x神秘买家

书法生你x笔仙

喜欢摸猫尾巴的你x潜伏多年的兽人

误入迷宫的你x迷宫主人

深夜kun/绑

忄生古欠强内心阴暗的电竞队长x软弱怯懦的你

恐怖游戏玩家你x恐怖游戏伪玩家真设计者

绝不允许背叛的违禁药贩子x早被发现身份的卧底警察

温婉柔弱的微胖主播x有钱有权超会吃醋的富二代

榨汁机play

衣冠禽兽的骨科医生x骨折病人你

发现徒弟秘密的夫子x男扮女装的你

才华横溢的bt画家x他的灵感缪斯你

陌生地铁chi汉的尾随狂x刚下班的你

青梅竹马档学霸的补习教学play

表里不一爱戏弄人的警卫x偷画的你

身材高大的将军x罪臣之女充当军ji的你

bed粗......

变成兔子的你x神秘买家

书法生你x笔仙

喜欢摸猫尾巴的你x潜伏多年的兽人

误入迷宫的你x迷宫主人

深夜kun/绑

忄生古欠强内心阴暗的电竞队长x软弱怯懦的你

恐怖游戏玩家你x恐怖游戏伪玩家真设计者

绝不允许背叛的违禁药贩子x早被发现身份的卧底警察

温婉柔弱的微胖主播x有钱有权超会吃醋的富二代

榨汁机play

衣冠禽兽的骨科医生x骨折病人你

发现徒弟秘密的夫子x男扮女装的你

才华横溢的bt画家x他的灵感缪斯你

陌生地铁chi汉的尾随狂x刚下班的你

青梅竹马档学霸的补习教学play

表里不一爱戏弄人的警卫x偷画的你

身材高大的将军x罪臣之女充当军ji的你

bed粗暴的债主x被送去还债的你

你一个人的密室逃脱合集(更新至5)

手机壳x手机x充电器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

受命消灭所有女巫的骑士长x王国里最小的女巫你

屈尊来当女团导师的影帝x参加选秀的萌新你

散年

表里不一爱戏弄人的警卫x偷画的你(1)

你紧张地躲在柱子后,怀里抱着的是那幅展出的世界名画,幽静的走廊传来一个脚步声,一定是巡逻的警卫走过来了!

窗外的月光打在你的身上,他早就从地上的影子看见了躲藏的你,故意戏弄你一般就跟在你的身后,偷窃就应该被狠狠地惩罚。

他现在再靠近一步就能看见你了,你手心的汗几乎要将画滑落,脚步声突然停止了。

等了很久都没有其他的动静,你悄悄地伸出头想看看他还在不在。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笔整的警卫服,让你不寒而栗的声音从头顶想起。

“不乖的小老鼠,抓到你了。”

画慌乱落地,你转身就跑,可是娇小的你不是他的对手,三两下你就被制服。

你被他双手拷起环在柱子上,他捡起地上的画擦拭了一下上面的尘土,画面上...

你紧张地躲在柱子后,怀里抱着的是那幅展出的世界名画,幽静的走廊传来一个脚步声,一定是巡逻的警卫走过来了!

窗外的月光打在你的身上,他早就从地上的影子看见了躲藏的你,故意戏弄你一般就跟在你的身后,偷窃就应该被狠狠地惩罚。

他现在再靠近一步就能看见你了,你手心的汗几乎要将画滑落,脚步声突然停止了。

等了很久都没有其他的动静,你悄悄地伸出头想看看他还在不在。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笔整的警卫服,让你不寒而栗的声音从头顶想起。

“不乖的小老鼠,抓到你了。”

画慌乱落地,你转身就跑,可是娇小的你不是他的对手,三两下你就被制服。

你被他双手拷起环在柱子上,他捡起地上的画擦拭了一下上面的尘土,画面上是一个少女裸露的背脊。

“这东西,哪里比人好看……”

这话虽是说的那幅画,可他锐利的目光却看向你。

一身黑衣包裹着你的身体,跟洁白的柱子形成鲜明的反差,他突然眼底闪过一丝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不如,你跟我一起,把这幅画重现一下好了?”


后续和车车都在(2)见afd同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