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道具

14.7万浏览    2050参与
易欢

[龙龄]地铁上的旖旎之旅.

[图片]

满脑子都是搞龄,勿上升正主

含地铁道具paly,18禁ooc纯肉


链接戳这☞☞☞☞🚉🚉🚉 


渴望三连,渴望评论,渴望爱心

看完请爱我可好:) :) :)mua~

满脑子都是搞龄,勿上升正主

含地铁道具paly,18禁ooc纯肉


链接戳这☞☞☞☞🚉🚉🚉 




渴望三连,渴望评论,渴望爱心

看完请爱我可好:) :) :)mua~

布苒字子白

凹凸世界#COS#手作道具

艾比

凹凸世界#COS#手作道具

艾比

布苒字子白

为什么我会这么闲

还得从一只蝙蝠说起

为什么我会这么闲

还得从一只蝙蝠说起

废屋

推书——地球上线(莫晨欢)

我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爱看不看,不看后悔。

警告:虐哭自己负责!心疼自己负责!!害怕自己负责!!!

(微博,知乎,LOFTER,上应该都有长篇的推荐,我就不说了)

我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爱看不看,不看后悔。

警告:虐哭自己负责!心疼自己负责!!害怕自己负责!!!

(微博,知乎,LOFTER,上应该都有长篇的推荐,我就不说了)

互联网+创业咨询员    倪俊超

哦!我的太子殿下!

        静静地伫立在皇宫外门青砖铺就的广场上,无殇仰面望着黝黑的宫墙。夜风拂过,墨黑空寂的天空上有几颗星辰微微闪耀着,无殇忽又想起了那个人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地像极了今晚的夜空:“等我以后做了皇上,要立无殇为皇后!

  两年前,那个曾说要立他为皇后的人,以枭雄之姿重兵起于永州,大军进逼京都,最终逼得皇上下旨,复立其为太子。半年前,皇上退位,太子登基。

  三个月前,齐王叛乱,密谋逼宫夺位。无殇的父亲安国候带叶家全族从齐王而反。然而……就在齐王准备逼宫的前一晚,那个人突然以雷霆手段,遍扫所有叛乱家族,一...

        静静地伫立在皇宫外门青砖铺就的广场上,无殇仰面望着黝黑的宫墙。夜风拂过,墨黑空寂的天空上有几颗星辰微微闪耀着,无殇忽又想起了那个人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地像极了今晚的夜空:“等我以后做了皇上,要立无殇为皇后!

  两年前,那个曾说要立他为皇后的人,以枭雄之姿重兵起于永州,大军进逼京都,最终逼得皇上下旨,复立其为太子。半年前,皇上退位,太子登基。

  三个月前,齐王叛乱,密谋逼宫夺位。无殇的父亲安国候带叶家全族从齐王而反。然而……就在齐王准备逼宫的前一晚,那个人突然以雷霆手段,遍扫所有叛乱家族,一夜之间齐王势力被连根拔起,其情报之准、手段之狠令人咋舌。

  他就是那样,以猫戏鼠的姿态看着齐王一步步笼络叛臣,却始终隐忍不发,淡然而残忍地掌控着节奏,最后在对手无限接近胜利的时候轻轻一勾手指,令这一切灰飞烟灭。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就是如今的萧烈。

  这就是曾经的太子,如今的……皇上!

  无殇深深地吸了口气——卷入齐王叛乱的父母现在应该已经在流放宁古塔的路上了吧……

  正怔怔发愣,忽听周围少年公子们低声道:“来了,来了!”

  抬头看时,只见一名总领太监带着二十余个太监出得门来,高声道:“时辰到——奉旨遴选——”

  “奉旨遴选——”待那总领太监唱完,周围肃立的太监们已齐声呼喝起来,声势浩大悠长,一遍一遍地在皇宫外门前传播开来,直呼喝了十数遍方才住声。

  众公子少年何曾见过这般皇家威仪,一个个听得心驰神往,纷纷摆出最为端雅的姿态站好。

  略等一会,便有数不清的太监端着盛满水的大铜盆走下来,一排排摆了,待全部摆完,为首那总领太监便开声道:“洗!”

  众小太监忙帮着在两旁呼喝道:“还不赶快洗了脸,你们那些小小伎俩,瞒得过高总领的眼么!”

  众少年这方明白这盆是让他们洗脸用的。无殇素来有些洁癖,此时微微皱眉,见左前方那盆水还无人用过,便迈步走去,方欲挽袖,却猛地从侧面被人撞了一下,只见一个打扮富丽堂皇的少年公子已抢在前面把手伸了进去,边撩水边用眼睛瞥视着他道:“本公子脸上的胭脂啊,粉啊,可都金贵着呢,这个便宜了你呢!”说着将脸洗了,露出唇红齿白的娇嫩颜色来。

  一旁把盆儿的太监瞧了,眼中露出满意来,点头道:“记了名字,送入广仪门!”

  那少年公子脸上傲意更盛,扬着脸将腰牌向前一丢。

  那太监见了这般排场,忙小心接了,把眼一扫,只见腰牌上墨黑地写着 “右散骑常事薛廉之子薛平之” 一行字,立时脸上堆满了笑意道:“原来是薛公子,公子天生丽质,这一入宫主子必是万般宠爱的!奴才先恭喜小主了!”

  “你倒乖觉,”薛平之边迈步边笑道:“罢了,这地方也不方便赏赐,待本少爷入了宫,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多谢小主!”那太监忙躬身相送,直望着薛平之身影不见了方回头。

  此时皇宫外门前已纷纷地乱了起来,不少官宦公子费尽千辛万苦地寻人画了妆容遮了瑕疵,此时一洗之下,全都无所遁形,顿时一声声“弃选”此起彼伏。

  “公公,还望您再考虑考虑。”无殇一转眼,却见一个少年公子正将几片金叶子塞进遴选太监袖中,这公子倒是生得秀丽,只可惜鼻翼两侧稀稀落落地长着几点雀斑。

  那太监将金叶子暗暗笼了,便把一双三角眼四周张望,压低声音道:“粉可带了?若带了便留了名字进去。”

  无殇自知看了不该看的,忙挪开眼时却已晚了,那少年公子并太监都将他瞧在眼里。那少年公子神色登时一慌,方欲说话时却见那太监递了一个眼色于他,便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无殇腰牌,快步进内宫去了。

  那太监恼恨无殇撞破了他的好事,横着眉跺过来,指定无殇道:“还不洗脸!”

  无殇举目四顾,见各铜盆前都有人了,只得忍着恶心,胡乱撩那盆中剩水在脸上洗了几下。方欲起身,却听那太监一声断喝道:“好生用力洗!杂家倒要看看谁敢捣鬼!”

  无殇无奈,只得又用力洗了几把,他脸上本无粉黛胭脂,如今洗过,越发显得皮肤光洁莹润,虽然颜色不似女儿那般白皙,但却另有一股男儿的勃勃英气透出来。

麻辣小龙虾的阿崽

【综英美】绑架犯和人质都是我2

 章二  自河虾渎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还穿着战斗制服,在同伴眼中是可靠的美国队长的史蒂夫来说,这更加不容易。


  尤其是他现在要当着众多人的面去自河虾渎,那这件事就难上加难了,简直需要彻底突破自己的羞耻心——这对上个年代显得古板很多的史蒂夫来说几乎要命。


  “……”但是画面上的孩子已经快失去意识了,史蒂夫根本没空继续多想,他强行屏蔽了来自同伴和其他人的各样目光,僵硬的把手放在制服的腰部,只停顿了一下就把腰上棕色的硬...

 章二  自河虾渎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还穿着战斗制服,在同伴眼中是可靠的美国队长的史蒂夫来说,这更加不容易。

 

  尤其是他现在要当着众多人的面去自河虾渎,那这件事就难上加难了,简直需要彻底突破自己的羞耻心——这对上个年代显得古板很多的史蒂夫来说几乎要命。

 

  “……”但是画面上的孩子已经快失去意识了,史蒂夫根本没空继续多想,他强行屏蔽了来自同伴和其他人的各样目光,僵硬的把手放在制服的腰部,只停顿了一下就把腰上棕色的硬质皮带解开了,铁制的搭扣发出‘咔嗒’一声脆响。


  史蒂夫的战斗制服是小迷弟科尔森亲自设计制作的,这确实是最和他心意的一件,他甚至还修补过很多次,每一寸布料他都熟悉——深夜蓝的全套紧身制服,被战术腰带封上最后一丝缝隙。全身皮肤会和制服紧贴,勾勒出了流畅的肌肉线条,往下没入到了高筒靴子中。这让他在战斗中行动更加灵便。


  他穿着战斗制服在战场上浴血杀敌过多久,穿着战斗制服被人们包围着赞美欢呼,穿着战斗制服带领信任的同伴奋勇作战的日子……只要穿上这身制服,他无时无刻不是大家心中的可靠精神领袖,开玩笑说的‘道德模范’,被现代报纸过度神话后的美国队长。


  可是现在的他却要穿着这身神圣的制服自河虾渎。


  这种奇异的背离道德感和暴露的羞耻感让史蒂夫少见的几乎颤抖起来,他从耳朵尖到脖子都变成了煮熟的颜色,脸上火辣辣的,像被抽了几鞭子。但是理智还在强迫着他把手伸下去,催着他赶紧。


  这不是一场荒唐的什么事,这只是一场救援活动,他在这一刻至少要保住那孩子的性命。


  “……”金发男人克制的把唇抿紧了。


  史蒂夫艰难的往旁边转过半面,让自己背对着房间里唯一的女士,动作生疏的把手伸进了内裤里,没什么技巧的抚摸起来。


  其他人全都不自然的移开了眼神,盯着屏幕或者墙面,礼貌的默默为这位超级英雄保留一点尊严。


  不行。


  史蒂夫却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


  紧身制服……太紧了,如果他想达到释放男孩的要求,他起码要脱下内裤,那意味着他将彻底暴露在大家眼前。


  像一个暴露狂那样。


  “我打赌在这件事上你一定没我有经验。”托尼在旁边突然出声,他没眼看美国队长的青涩反应了,那反应笨拙的就像一头围着蜂蜜罐却只能急得打转,伸不下去手的熊。


  美国队长的皮肤要是再红点,托尼就该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整个人都已经差不多蒸熟了。太过正直的人就是这点不好,羞耻心太难突破了。


  “没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过衣服?省省吧,队长,这个我熟悉。”托尼的语气中带着揶揄,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他非常自然的扯开了自己的衣服拉链,把西装裤往下一褪,替美国队长解了围。甚至还带着挑衅意味的转向了斗篷人的方向,坦荡的站着,熟练的握住自己的揉弄了起来。


  “托尼——”史蒂夫放弃的彻底垮下了肩膀,无言以对。他确实不知道自己如果继续做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


  自河虾渎的人一换成托尼,房间内的气氛瞬间换了。


    “嘘——”雷神索尔更是没心没肺的吹了声口哨,非常惊讶,“斯塔克,没想到你这么小。”


  “闭嘴,不科学的外星人。”托尼没好气的盯他一眼,喘着气变换着动作取悦自己,用尽了技巧,只想赶快射出来。


  从美国队长换成钢铁侠的好处是过程加快了,坏处也有——他太身经百战了,没有一个自傲的时间说出去可会惹人嘲笑,这反倒成了现在最大的问题。


  房间里唯一的女性为了不影响他们,早已经彻底闭紧了眼睛,无声的捂着脸流着泪,心如刀割的听着屏幕上儿子的挣扎声越来越小。


  最终,屏幕上的年轻人脸朝下埋在水里,双手垂在身体两边的地上,软绵绵的倒栽着不动了,已经无声无息。


  “啊……真是遗憾。”斗篷人蹲坐着池边,手仍然谨慎的摁在年轻人后脑勺上,没有松手,他充满同情的建议,“你们最多还有五分钟,不然连抢救都困难了,加油吧。”


  他母亲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绝望的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抽泣,浑身颤抖:“兰登……哦,我的兰登!”


  父亲心急如焚的看看房间里还在努力和自己奋斗的托尼斯塔克,锁链被他带动得发出哗哗的碰撞响声,而他们几个都只是无能为力的在旁边看着。


  然后托尼终于喘了口气,白色的液体溅了出来,他毫不害臊的托在手上抬头看向大屏幕:“已经做到了,你该放人了。”


  “唔,确实呢。”斗篷人确实很守信用,他拎起年轻人,很快回到了房间门口,夫妇两人马上跑过去,焦急的接过儿子放回地板上,拍打着他的胸膛和脸颊,试探着呼吸:“兰登!兰登?”


  “现在你该怎么拿走?”托尼挑衅的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上,加重了咬字音,“你要的样本。”


  他已经在心里模拟好斗篷人敢走过来,他就快准狠揍对方一顿的先后动作了。一瞬间让人失去意识的格斗动作,托尼记起来的都有四五个。


  “留给你那件昂贵的西装吧,先生。”斗篷人站在门口没有动的意思,只是对托尼和史蒂夫微微颔首,满意的温声说,“这只是一次预热。我该去给各位准备晚餐了,想必你们已经饿了。”


  他态度自然的又拿起遥控器按了几下,放松了锁链对三位超级英雄的控制,像是饭后餍足的看完一场消食的球赛似的,唇边带着笑容,关上沉重的门离开了。


  “恶!”这下托尼斯塔克嫌弃极了,甩着手不知道该怎么清理自己,恼火的扬起眉毛,“——那个混蛋!”


  他意识到什么实验什么样本全是借口,这个蒙面的斗篷人就是想看他们的笑话!超级反派利用人质玩弄超英的案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只不过这次的反派想法更加簧色,他的武力值也更高,从一开头就擒获了几人占了上风,在他面前超英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况且——这种游戏太恶劣了,托尼确实无法看着一个年轻孩子在他面前就那么死去。


  托尼勉强把他手上的东西找了个墙角处理掉,打死他都不会先在身上擦的,穿好衣服后他才彻底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边。


  那对夫妇刚才绞尽脑汁的试图救醒一动不动的年轻人,但是他们没有学过相关的医疗手段,动作根本不成章法,这帮助不到那孩子。


  “让我来。”羞愧的沉默不语半天的史蒂夫现在终于找到了自己有用的地方,他拖着锁链大步走过去,在年轻人身前半跪下,动作标准又快速的开始做起了按压和人工呼吸。


  这对夫妇和托尼斯塔克,雷神索尔都站在周围等着,房间里的氛围焦急又沉默。终于,年轻人恢复了微弱的呼吸,又在控水后剧烈咳嗽着勉强睁开了眼睛。


  托尼斯塔克毫不怜惜的拜托索尔撕开了他的西装外套,这才把黑色外套从他连着锁链的手腕上取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盖到了年轻人身上。


  “你感觉怎么样,兰登?”史蒂夫关心的用蓝眸注视着对方,不大放心的问。因为地上冰凉,他自然的把年轻人用手臂揽起来,让人半靠在自己怀里,尽量靠人工努力给兰登取暖。


  “……”


   夏珂舒服的枕在美国队长怀里,躺在他富有弹性的胸肌、有力的手臂和绷紧的大腿共同构成的支点上,一点都没接触到冰冷的地面。身上盖着沾了托尼斯塔克气息的外套,那上面还带着淡淡的温度,他享受着超英们关心的视线,心满意足。


  夏珂的眼神先饶有深意的望了一下一直沉默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雷神索尔,脸上才对超级英雄们露出了感激的虚弱笑容,回答非常真挚:


  “嗯,我现在感觉……非常好。”

麻辣小龙虾的阿崽

【综英美】绑架犯和人质都是我1

 原创男主x超英,戏精总攻文,男主是个喜欢多开马甲玩弄超英的大反派。不走心只走#(嗯),作者自娱自乐向,看文勿带脑子!触雷慎入!


章一 绑架超英


   夏珂成神很久了。


  曾经的他只是某个小世界中的反派,但是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完全可以被称为神明了。


  能够肆意修改时间线,穿梭各种世界,给自己的分身设定完整的身份经历。只要夏珂想,他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但越是实力强大,这样的人生越是乏味无趣,简直无聊透顶了。...



 原创男主x超英,戏精总攻文,男主是个喜欢多开马甲玩弄超英的大反派。不走心只走#(嗯),作者自娱自乐向,看文勿带脑子!触雷慎入!


章一 绑架超英


   夏珂成神很久了。


  曾经的他只是某个小世界中的反派,但是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完全可以被称为神明了。


  能够肆意修改时间线,穿梭各种世界,给自己的分身设定完整的身份经历。只要夏珂想,他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但越是实力强大,这样的人生越是乏味无趣,简直无聊透顶了。


  所以夏珂学会了给自己找乐子。那些世界中各种各样的出色人物太有趣了,灵魂五彩缤纷,美丽极了,观察他们的不同反应成了他的新爱好。


  但是——夏珂腻了用武力强迫或者交往同他们上河虾床的方式,前者的反应全都是不屈和挣扎的,最后弄得收场很血腥。后者平平淡淡的,没一点意思。


  他决定玩点新花样。


  在这个叫“漫威”的新世界里,有一批活跃在大众眼中的超级英雄,他们怀着正义之心保护民众,和各种罪犯做着艰苦斗争,他们有的身份是亿万富翁,有的是前战场老兵,有科学家、特工、机器人、甚至外星人。


  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对普通民众的保护。超级英雄大多都有这个毛病,他们宁愿自己伤重战死,也不会在对敌的时候丢下普通人逃跑。


  ——这么有趣的设定,夏珂忍不住揣测,如果拿人质的安全来胁迫超级英雄自河虾渎射河虾精或者做点别的,这次他们的反应会不会更美味呢?  


  应该会比武力强迫温顺很多吧。


  实验于是开始了。


第一个实验地点,在西伯利亚一望无际的雪原地下,有一个坚固的小型基地。这是夏珂向某个本地组织暂时“借”来用的。


  有三位超级英雄已经在战斗中被捉来,钢铁侠托尼·斯塔克,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以及之前说过的外星人,雷神索尔。 


  夏珂虽然曾是反派,却不喜欢简单粗暴的对待敌人,滥用自己磅礴的神力。他甚至是很有礼貌的,举止似乎总是不带恶意的,迂回的谨慎的进行他的计划,享受着一切。


  毕竟真想杀死超英,让超英崩溃或者屈服、他都能很快做到。那是毫无意义的,没难度也没趣,对谁都不好。


  所以夏珂在抵达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下了规定——游戏开始之后不许使用神力,最多分出五个马甲的分身帮他做事。


  这已经绰绰有余了。


  ——一个充当绑架者,另外两个和本体是人质的角色,到最后还剩两个分身够他分配呢。这其实没差,夏珂随时都能转换身体。


  现在。


  充当绑架者的这个他站在充当牢笼的房间门口,肩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严严实实包裹着全身,脸上戴着半个黑色硬质面具,只露出了嘴唇和下巴尖。


  一切就绪,夏珂准备入场了。


  ……


  托尼斯塔克是房间里最后惊醒的那一个。


  鉴于他们才和某个又是从实验室里跑出来的大家伙,激烈的交火作战了一阵——托尼的鼻子又酸又疼,这肯定是在战甲里撞的。他逐渐步入中年的身体已经不再年轻了,在高强度的战斗后一旦失去了意识,就疲惫的接着沉沉睡去了,所以才醒的那么困难。


  耳边女人低低的恐惧抽泣声却瞬间唤醒了托尼的回忆,他马上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突然乱入了战场,托尼记忆中最后几秒就是那人抬了下手,巨大的冲力席卷全场,不远处传来了惊呼声,街道废墟上没来及逃走的一对夫妻护住他们的孩子,正发出了绝望呼喊。


  条件反射举起盾扑过去救人的队长却在半路应声而倒——冲击波毫无障碍的穿过他的盾牌,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托尼当然也启动战甲直接往那个方向飞了,但看来他自己和队长有同样待遇了。


  小胡子男人不大舒服的扭了一下手腕,打量着周围。在这种戒备情况下,他身上没了战甲还挺不习惯。


  这是一个方形房间,四处都是密封的墙壁,没有窗户和透气孔。天花板上垂落着一条条不明材质的锁链,长得拖在地上,另一段系在托尼的手腕和脚腕上。


  他抬头往旁边一看,并肩作战的队友史蒂夫正被锁在旁边,另一边坐着满脸无辜的索尔。试图被他们营救的一家三口也害怕的相拥缩在角落里。


   房间里唯一的那扇房门紧闭着。


  ……他们居然被一起绑来了,不过幸好这家人没有遇难。


  托尼有些沉重的心情猛然恢复了愉快。


  老实说绑住他们的这些锁链范围宽松的不可思议,几乎等于没设,连托尼这样的体质都有把握在敌人来的时候和他们过上几招。


  所以托尼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情,他走到队友身边,晃了一下手腕上的锁链,冲美国队长揶揄的挑起了眉毛:“队长,你能打上一整天,嗯?”


  史蒂夫回给他一个微妙的无奈表情,反击一句:“如果那时候你还醒着的话。”


  两人一起把目光投向了第三个人——他们豪爽的大个子雷神索尔从刚才开始就异常的安静,乖的就像个假人。


  “嘿,没睡醒吗?”托尼拖着锁链走过去,只差拿手在索尔眼前晃了。


  “我不明白。”索尔只是困惑的说,“那个人到底用的是什么材质?”他哗啦啦的举起背着锁住他双手的锁链,又是一次蓄力,然后挣脱失败了。


  “你们还好吗?”史蒂夫又温声询问墙角的一家三口,离他最近的是三人中的孩子,那是个青少年——不,或许是比彼得大的年轻人。


  因为他的面容上带着明显的混血特征,显得面相稚嫩。身体又孱弱单薄,四肢没一点肌肉,一看就是那种校园里不喜欢运动的书呆子。


  这个年轻人缩在父亲身边呆呆坐着,听着母亲的哭泣声,似乎已经吓傻了。

    

  “他很好。”礼貌的陌生男声响起回答,厚沉的那扇门被推开,穿黑斗篷的男人施施然的站在那里,没有走进来的意思,他又歉意的补充了一句,


  “现在很好,但马上就不好了。”


  “你想做什么?”史蒂夫沉声的问。


  能把他们三个不带伤势的轻松抓获,这次的敌人实力强劲,但是他还把普通人牵连了进来,肯定是有别的意图。


  斗篷人没有回答,而是抬起手上的遥控器,选择了一个按钮。天花板上放出锁链的小洞中发出了机关响声,它们全都一寸寸往回缩着被吞了回去,这导致三位超级英雄的锁链一时间绞紧,他们只能在原地活动,甚至连自身平衡都很难保持。


  “请原谅我的谨慎,你们都拥有不同常人的能力,为了避免干扰实验,所以请你们先冷静一会儿,失去自由只是暂时的。”


  斗篷人说着,才终于走进房间,从那对夫妇间把他们的儿子拎了起来,又加长了他这根锁链,往门外走去。


  “实验?什么实验?”托尼反应迅速的问。


  斗篷人却漠视了他的反问,似乎打算用行动向他证明。


  “不,不!”女人马上忘了哭泣,发出叫喊声伸手试图阻拦,可她加上她丈夫两人,甚至包括年轻人恐惧的挣扎都拦不住斗篷人。


  ——斗篷人靠身手战胜超级英雄或许会吃力,但对付他们几个普通人时,他们就像婴儿一样脆弱无力。


  斗篷人拖着年轻人离开了房间,只把厚沉的门留下了一条缝。很快的,天花板上的机关再次开始运作,一个小光点亮起,把屏幕投射在了一面墙壁上。


  “我们又见面了。”斗篷人打着招呼,两人出现在了画面中。这里肯定离房间不远,因为锁链是从门外拖进来的。


  房间里是一个大游泳池或者泡澡池,池底很深,里面盛满了清澈的水。


  “本来我打算送人进去,但是考虑到他可能会游泳的情况——”斗篷人突然踢了年轻人膝窝一下,他狼狈的摔倒在池边,然后被踩在了脚下。


  “这样。”蹲下来的斗篷人牢牢摁着年轻人的金发,把他的脸浸进水里,在男孩剧烈挣扎的时候,斗篷人终于语气轻松的说出了他的意图。


  “在场的三位超级英雄。”他礼貌的请求道,一本正经说出了奇怪的话,“能请谁进行自河虾慰射河虾精的实验吗?我对你们的体河虾液样本很感兴趣。”


    “……”三个人当然谁也没动。实际上,史蒂夫的脑子里因为敌人提出的无厘头要求还惊诧的空白了一瞬。


  “哦……不,上帝。”父亲盯着屏幕喃喃了一句,他已经完全明白这是在做什么了。


  “我喜欢有时间观念的谈话,因为这可以加快进程,也能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没等到答案,斗篷人也并不生气,他只是耐心的说着,手中纹丝不动的牢牢摁着年轻人,


  “普通人在水中闭气极限两到三分钟,失去意识两到三分钟,溺水五分钟以上停止呼吸心跳乃至死亡。除去各自自河虾慰需要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可以留给大家做决定,考虑一下吧?”


  ——那哪里还有考虑时间?!


  岸边年轻人挣扎的力度都减弱了,他的双手垂在身侧,无力的胡乱拍打着,只能在水中用哭腔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那种凄惨恐惧的悲鸣,简直能让每一个正常的人为之触动。


  父亲彻底忍不住了,他腾的站起来往门口冲去,冲门外大声恳求道:“我来!我愿意,放开兰登!他已经呼吸不上来了!”


  “不需要喊那么大声,在房间里说话我就可以听到。”斗篷人温和的回应一句,他偏头望向了一边,似乎正在查看房间监控。但他看着监控中的中年男人,脸上却无动于衷,只是贴心的提醒一句,“请注意审题,先生,我需要的实验样本是,那三位超级英雄中的。”


  史蒂夫再次用尽全力的挣扎了一下,那些锁链纹丝不动,一点都没有崩断的意思,他只能被绑在这里,而屏幕里无辜的一个孩子马上要被淹死了:“……”


  “我来吧。”美国队长终于下定决心,沉声说了出来。

水清无鱼

【宋薛】归阴2

其实本来没想有2来着,但是评论区的小姐妹想看续。


随缘发,不知道几章会完结。


接1的(别问我为什么1在2后面,问就是补的)


别问,问就是🚗,没什么逻辑。


宋薛,ooc警告⚠️,会有:双//性、道//具、黑//化等奇奇怪怪的play,注意避雷


已补,自己找叭。


翻了再找我。


祝你们好运👍


您好,小破🚗

其实本来没想有2来着,但是评论区的小姐妹想看续。


随缘发,不知道几章会完结。


接1的(别问我为什么1在2后面,问就是补的)


别问,问就是🚗,没什么逻辑。


宋薛,ooc警告⚠️,会有:双//性、道//具、黑//化等奇奇怪怪的play,注意避雷


已补,自己找叭。



翻了再找我。


祝你们好运👍




您好,小破🚗

蝎子
元旦快乐,做了一个国王之手,拿...

元旦快乐,做了一个国王之手,拿在手上总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仿佛有很多人在看着我,他们有的在病榻上,他有的在断头台上,有的在厕所里…咳咳反正这个东西,还是收起来的好。 ​​​

元旦快乐,做了一个国王之手,拿在手上总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仿佛有很多人在看着我,他们有的在病榻上,他有的在断头台上,有的在厕所里…咳咳反正这个东西,还是收起来的好。 ​​​

KAKA

杭州的小伙伴们,最近可以去美院南山校区看陈情令的道具啦😄我打算周末去看看刀剑(「・ω・)「嘿https://www.19lou.com/forum-289-thread-44831577680873077-1-1.html


杭州的小伙伴们,最近可以去美院南山校区看陈情令的道具啦😄我打算周末去看看刀剑(「・ω・)「嘿https://www.19lou.com/forum-289-thread-44831577680873077-1-1.htm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