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道诡异仙

102.6万浏览    10687参与
罪洺想要夸夸
我怎么这个时候入坑道诡异仙.....

我怎么这个时候入坑道诡异仙...

我怎么这个时候入坑道诡异仙...

炒酸奶真香

  他若死了,我就活不下去。

  

  

  随便吧!我知道理货王不是文艺b但是我还是代了!

  他若死了,我就活不下去。

  

  

  随便吧!我知道理货王不是文艺b但是我还是代了!

池面国中生福星

p1 饺子要吃烫烫的,女人就爱壮壮的

p2 父女俩讲一些掏心窝子的话

p1 饺子要吃烫烫的,女人就爱壮壮的

p2 父女俩讲一些掏心窝子的话

Dissociative

【渊旺】四圣谛(八)

四圣谛谛、谛、谛、谛,苦集为一重生死因果,灭道为一重出世因果,本文中设定为完成一次苦集灭道涅槃一位佛

世界观沿用道诡但有多处改动,请不要过于纠结本文设定


——诸葛渊,你出世因果已功成圆满,速速随我成佛。


究竟是何时……


诸葛渊攥紧了手心,平日里清风徐来的神色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抹不开的阴翳。


——速速随我成佛。


——速速随我成佛。


——速速随我成佛。


“李岁姑娘,你爹现在仍困在幻境之中,如果小生出了什么事,还请......

四圣谛谛、谛、谛、谛,苦集为一重生死因果,灭道为一重出世因果,本文中设定为完成一次苦集灭道涅槃一位佛

世界观沿用道诡但有多处改动,请不要过于纠结本文设定

 

 

 

——诸葛渊,你出世因果已功成圆满,速速随我成佛。

 

究竟是何时……

 

诸葛渊攥紧了手心,平日里清风徐来的神色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抹不开的阴翳。

 

——速速随我成佛。

 

——速速随我成佛。

 

——速速随我成佛。

 

“李岁姑娘,你爹现在仍困在幻境之中,如果小生出了什么事,还请李岁姑娘首先护好他的身子,切勿为小生操劳。”

 

诸葛渊安置好李火旺的身体,起身向李岁和李火旺深深作了一揖,他停滞了很久,李岁不解地用触手推推诸葛渊的胳膊,却没能让诸葛渊停下这个姿势。

 

天还没亮,冬季的晚风像针一样扎在身上,甚至深入骨髓。诸葛渊白色的衣摆任由寒风肆意扯动,淡淡的影子打在李岁的头上,那影子在抖。李岁听见一声沉重的叹息,不知道是冷得还是怎么得。良久过后才又听到诸葛渊开口。

 

“李兄,珍重了。”

 

这是诸葛渊在李岁面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李岁眼巴巴看着诸葛渊僵直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往观音庙走去,身形一点一点地被黑暗的尽头吞没,就像在黑麻布上缓缓融化的雪。

 

李岁望了望天,离天亮还有很久。

 

既然诸葛叔叔说不要管他,那李岁就不管。爹平日里都叫她要好好听诸葛叔叔的话,诸葛叔叔是不会害她的。

 

但是爹变得好冷……李岁在李火旺的胃里直打哆嗦,外面也是一样的冷,她不知道自己该到什么地方待着才能更舒服一点,便又蜷缩回了李火旺的肚子里。

 

“爹要睡到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李岁有些睡眼惺忪,就在她快要将眼球缩回李火旺口中时,天空变了颜色。

 

天越变越黑,黑成了它本不应该有的颜色。这黑色从观音庙的方向往三个方位延伸,最终侵占整片天空。李岁听到了黏黏糊糊的声音,是黑洞洞的天空上居然睁开了一只只眼睛,比她见过的星星还多!李岁还来不及数眼睛,那些眼睛就又闭上了,它们闭得很用力,又挣扎着睁开,最后直接自己炸开了,冰凉的黄色黏液从天上浇了下来。

 

李岁没见过这些黏液,慌慌张张地操纵起李火旺的身体四处乱窜躲避,一头栽进了附近的树丛里。然而脚下有什么东西在拱着她,她又往旁边让,面前豁然破土出一具骷髅尸体。

 

“嚯,是女尸。”幻觉坐忘道飘在一边打量着这具骷髅,顺便提醒了一下李岁,“你躲什么呀,红中老大试过了,这黏液浇不死人。”

 

李火旺常叫李岁别理没脸怪人的鬼话,李岁也就没理他,继续自顾自地躲藏。

 

“怎么不信我?红中老大没了,我们几个幻觉可是也要随他而去的呀!你看我身子都变透明了!”

 

“你本来就是透明的!”和尚忍不住也呛了幻觉坐忘道一句。

 

突然周围土沫四溅,一具具骷髅女尸从土坑里立起身来,摇摇晃晃地离开她们简陋的坟地,往村里挺进。她们摆动着下颚,理所当然地发不出一丝声音。这具不能被称之为肉体的躯壳被归还了她们生前的十情八苦,于是她们又“起死回生”,凭借着自己的直觉而行动。

 

她们像还活着那样,在自家门前掸了掸身上的泥土,迟疑许久才敲了门,开门的大多是她们的母亲或姐妹。活着的人当然会大吃一惊,但在片刻惊慌后又流了满脸的涕泪,和一副骇人的骷髅紧紧相拥。

 

不能说话的身体让她们无法与亲人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短暂的重聚后她们只好与自己生前的至亲告别,骷髅手在空中歪七八扭地挥了挥,然后放了下去。骷髅们又开始集体行动,她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当初害死她们的那些人——村里的绝大多数男性。

 

给李火旺和诸葛渊安置房间的那两个老男人率先被她们搜了出来,几十双森森白爪在他们的身上抠下血肉,惨叫声在村里层出不穷,但屋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面保护他们。有人死里逃生血肉模糊地掏出镰刀在骷髅们面前晃,试图吓退她们。但无论怎么劈砍她们都不为所动,不一会儿地上就剩下了一具被扒光血肉的男尸。

 

“那说书人耍这么大啊。”幻觉坐忘道难得有点目瞪口呆,金山找也嗯嗯啊啊地非常激动。

 

李岁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也不是很能听懂幻觉在说什么,但她打心底里有一些难过,就问:“诸葛叔叔还回来吗?”

 

“现在有求于我终于要和我说话了是吧?嘻嘻,叫我声大爹我就告诉你。”

 

李岁诡异地盯着幻觉坐忘道,盯得他有点头皮发麻,于是他自觉没趣,咂咂嘴就接着说:“算了算了,省得红中老大回来了你跟他打小报告——那说书人回不来了。我猜他为了还回老大的十情八苦就去找送子观音成佛去了。”

 

“没升到天上去的,那都叫伪佛。伪佛要足够的十情八苦当过路费,没有足够的过路费可不就在升天之前就神魂俱灭了嘛。”

 

“他真是个死脑筋,光是送回老大一个人的十情八苦不就得了?还把送子观音之前吞的十情八苦都吐出来了,这下好说歹说他也是要跟着送子观音一起死了。”

 

“伪佛也想着渡世呢?”

 

李岁什么也没说,她小心翼翼地让李火旺的身体躺好,然后收回自己伸向各处的触手,重新挤在了李火旺的肚子里,只留了几条触肢在外面,紧紧搂着李火旺。又有尖叫声在附近响起,李岁搂得更紧了些。

兀限不循环

渊旺:李火旺同学没有团员证

诸葛渊有一种会当大学团支书的气质,新学期要收全班同学的团员证拿去盖章,但是李火旺迟迟未交,诸葛渊想到李火旺住的是混寝,平时上下课又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以寝室为单位收团员证的时候就把他落下了。

诸葛渊在群里艾特了好几次,李火旺也不回,只能找上门去。来开门的还是李火旺的室友,李火旺则躺在床上打游戏,他看到诸葛渊来了还有点惊讶,于是赶紧坐起来,不过眼睛还是盯在手机屏幕上。

“你找我有啥事吗?”

“李火旺同学,群里的消息你看了吗?”

“啊?群消息我都屏蔽了,咋啦?”

“班里只剩你的团员证没交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团员证?我没有那个东西啊。”

“没有?怎么会没有,你高中的时候没入团吗?”......

诸葛渊有一种会当大学团支书的气质,新学期要收全班同学的团员证拿去盖章,但是李火旺迟迟未交,诸葛渊想到李火旺住的是混寝,平时上下课又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以寝室为单位收团员证的时候就把他落下了。

诸葛渊在群里艾特了好几次,李火旺也不回,只能找上门去。来开门的还是李火旺的室友,李火旺则躺在床上打游戏,他看到诸葛渊来了还有点惊讶,于是赶紧坐起来,不过眼睛还是盯在手机屏幕上。

“你找我有啥事吗?”

“李火旺同学,群里的消息你看了吗?”

“啊?群消息我都屏蔽了,咋啦?”

“班里只剩你的团员证没交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团员证?我没有那个东西啊。”

“没有?怎么会没有,你高中的时候没入团吗?”

“我初中就申请了,那时候我爷爷在村里搞邪/教被抓了,班主任就没给我过,高中我也懒得办了。”

李火旺说得相当轻松,一边说还一边飞快地戳着屏蔽,而诸葛渊很是震惊。

“那……那你爷爷还在搞吗?”

诸葛渊的想法是,如果他爷爷已经改邪归正了,那么现在申请也来得及。

“他啊,他去年放火把自己烧死了,说是要登仙,差点把我拉着一起烧了,不过我跑得快,就没烧着嘿嘿。”

诸葛渊震惊得有点合不拢嘴了,久久没有说话,而李火旺也把这一句游戏打完了,他把手机放到腿上,抬起头问道:“咋了呀团支书,你怎么不说话?”

“没事……没事……就这样也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

“做个少先队员也挺好的。”

李火旺被这句话逗得笑起来,诸葛渊也打算离开了,走之前李火旺让他拿了几个橘子走,还说那是他爷爷种的橘子,不过这橘子之前都长得不怎么样,他爷爷死了之后反而长得又大又甜。

诸葛渊额角都要流汗了,道谢之后就赶紧回寝室了。室友问他橘子哪来的,他就把橘子全散给室友吃,室友说这橘子可真甜啊,还让他也吃一瓣,诸葛渊擦了擦鬓角,连忙说不必了。

水上书.

 浅疯 但感觉还不够疯 下次一定 铜钱面具和剑在编 岁岁等喷漆呢 没什么cp向内容 就最后两张应该能算点……(?)tag防对家

 浅疯 但感觉还不够疯 下次一定 铜钱面具和剑在编 岁岁等喷漆呢 没什么cp向内容 就最后两张应该能算点……(?)tag防对家

不羡

是渊旺的模板低质简笔画...

p2是模板

是渊旺的模板低质简笔画...

p2是模板

右转一千零八十度

[是谁调换了烟花棒和香呢?]

太喜欢朋友发给我的这条说说了,我飞快地代一下……!真的很潦草

原说说在p2😚

[是谁调换了烟花棒和香呢?]

太喜欢朋友发给我的这条说说了,我飞快地代一下……!真的很潦草

原说说在p2😚

度无能
  发下点图的小火汁

  发下点图的小火汁

  发下点图的小火汁

纸级古代学者
  吃个红中玩玩

  吃个红中玩玩

  吃个红中玩玩

皇甫裂lie大帅比
嗯,总之,哥在蹲娃,久违的手绘...

嗯,总之,哥在蹲娃,久违的手绘,开学前最后一张,本来想板绘来着😭沙杯数位板去丝啊啊啊啊啊啊😭……算了,你还是好好的别延迟,让我用你吧😭

嗯,总之,哥在蹲娃,久违的手绘,开学前最后一张,本来想板绘来着😭沙杯数位板去丝啊啊啊啊啊啊😭……算了,你还是好好的别延迟,让我用你吧😭

前月浮桥

【渊旺】

好想看火子哥洗完澡换干净衣服但还是一股血腥味地和渊子接吻,由于身高差,感觉火子会垫脚闭着眼像豁出去一样(?去亲渊子的嘴,渊子还得低头才能让他亲上,还得一手扶住他的腰免得他立不稳摔倒了。

李火旺不会亲就去咬人的嘴,双手环住诸葛渊的后颈,因为不会换气,亲得有些难受,眉毛都皱起来,眼睛还是不肯睁开,看上去像是又气又急。

还得是诸葛渊捧着他的脸让他分开些换上几口气,呼吸才没那么急了。

“李兄,跟着小生换气。”

李火旺想睁开眼睛,但只眯了眼很快又闭上了,扑在诸葛渊肩膀上不知在生闷气还是羞得不想说话。

诸葛渊温声让李火旺抬脸,轻轻地亲了他一下,又让他吸气然后放松。

“李兄……”

“什…什么事......

好想看火子哥洗完澡换干净衣服但还是一股血腥味地和渊子接吻,由于身高差,感觉火子会垫脚闭着眼像豁出去一样(?去亲渊子的嘴,渊子还得低头才能让他亲上,还得一手扶住他的腰免得他立不稳摔倒了。

李火旺不会亲就去咬人的嘴,双手环住诸葛渊的后颈,因为不会换气,亲得有些难受,眉毛都皱起来,眼睛还是不肯睁开,看上去像是又气又急。

还得是诸葛渊捧着他的脸让他分开些换上几口气,呼吸才没那么急了。

“李兄,跟着小生换气。”

李火旺想睁开眼睛,但只眯了眼很快又闭上了,扑在诸葛渊肩膀上不知在生闷气还是羞得不想说话。

诸葛渊温声让李火旺抬脸,轻轻地亲了他一下,又让他吸气然后放松。

“李兄……”

“什…什么事?”

“睁开眼也没关系的。”

“……”



——————


诸葛渊你说话啊,你说话啊!什么时候让我看一眼?(以头抢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