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遥遥无七

112浏览    13参与
今天依旧没有粮.北海(龟速爪巴更)

【一天晚上,死神来到我身边】

死神:你有什么没完成的愿望吗?

我:有。

死神:我会帮你完成后再带你走。

我:黑塔出七,养老院有门。

【于是,死神默默的走远了】

【一天晚上,死神来到我身边】

死神:你有什么没完成的愿望吗?

我:有。

死神:我会帮你完成后再带你走。

我:黑塔出七,养老院有门。

【于是,死神默默的走远了】

加州的阳光为你而来

新娘

      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扯开自己的领子,他不喜欢这种宴会,虚伪、试探、吹捧,恶心地让人想吐,可是还要假惺惺地笑着附和,保持所谓的社交礼仪。他喜欢热闹的派对,不需要优雅,不需要礼教,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声嘶吼,尽兴而痛快。只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英/国,亚瑟·柯瑟兰,热衷于让他的弟弟出现在这无聊的二战庆功宴会上。

     他走到阳台上准备透口气,却看见了一个高挑的身影,哦,是那个布拉金斯基,苏/维/埃/共/和/国/联/盟。“嘿!伊万,你也受不了他们了吗?”阿尔弗雷德大大...

      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扯开自己的领子,他不喜欢这种宴会,虚伪、试探、吹捧,恶心地让人想吐,可是还要假惺惺地笑着附和,保持所谓的社交礼仪。他喜欢热闹的派对,不需要优雅,不需要礼教,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声嘶吼,尽兴而痛快。只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英/国,亚瑟·柯瑟兰,热衷于让他的弟弟出现在这无聊的二战庆功宴会上。

     他走到阳台上准备透口气,却看见了一个高挑的身影,哦,是那个布拉金斯基,苏/维/埃/共/和/国/联/盟。“嘿!伊万,你也受不了他们了吗?”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地问。伊万挑眉,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我可不像你一样受欢迎,小英雄,你迟早得融入他们。”他扬扬下巴,轻蔑地指了指宴席中的国家们。“我才不会!”阿尔弗雷德大声抗议,他看着伊万的侧脸,想起几天前听说的那个雪国的传统,不由地问了出来,“伊万,听说你们国家的男人会在新娘小时候就开始培养她,然后在她成人时娶她——我是说,不会是真的吧?”伊万笑了,“你猜?谁知道呢。”“嘿,这可太变态啦老兄。”阿尔弗雷德惊呼着拍拍伊万的肩,显然没有当真。

      很快二战就彻底结束了,美/苏之间的矛盾冲突愈发尖锐,而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之间也愈发剑拔弩张。阿尔弗雷德还是慢慢学会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呈现出彻底的伪装。可布拉金斯基似乎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戳破他——该死的布拉金斯基,阿尔弗雷德无数次这般咒骂,可伊万总是一如既往地假笑,简直令人作呕。

     “王耀同志,如果我想让天空变成海洋,我该怎么做?”伊万偏头问他身边的中/国,语气天真地像个孩童。王耀动作一顿,他曾不止一次听苏/维/埃赞美过美利坚的眼睛就像天空,而这句话里包含的硝烟气息,浓郁地吓人。而停顿只有一瞬间,他毫无异样地抬头道:“伊万同志,把天空拖下海洋。”“把天空拖下海洋。”伊万重复,随后又笑了,“好主意。”

      冷/战格局不断升级,北/约华/约对峙,古/巴核弹危机,大型军备竞争,星球大战计划。这场战争中,美/利/坚和苏/维/埃拼上一切敌对,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在各个方面针锋相对。伊万的愿望完成了大半,那片天空不再纯净清澈,他染上了危险而又深沉的色彩。现在,伊万将为此添上最后一笔,好彻底把阿尔弗雷德变成他想要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赢了,列/宁像被推倒,红旗被降下,党证成了无用的废纸,曾被视若信仰的帽上的红星被送上黑市好换一条丝巾。不可否认,苏/维/埃输得彻彻底底。阿尔弗雷德怀着不知怎样的心情踏上了莫/斯/科的冻土,伊万在他面前狼狈地咳嗽。“你输了,伊万。你的主义,就像个笑话。”阿尔弗雷德嘲讽着。“不,还不够。”伊万轻声说着,忽然诡异地笑了。他一把拉过阿尔弗雷德的手压在了自己的胸前,——随后破开了皮肉。“你疯了吗?!”阿尔弗雷德瞳孔猛缩,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偏偏这时伊万的力气大的出奇,指尖破开胸膛,伴随着血液的滴落触到了心脏。“阿尔弗,从这里,你感受到了什么?”伊万的语气还是充满了笑意。是恨,还有爱与惋惜。阿尔弗雷德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太炽热了,那与伊万冰冷的外表所截然不同的感情。我赢了,我的新娘。伊万笑着说出这句话,随后就轰然倒下。阿尔弗雷德猛然间想起当初那个问题,伊万把他当成新娘,成功地让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他匆匆而逃,也不知在逃避什么。

       不久后的苏/解庆功宴上,阿尔弗雷德得心应手地应酬着自由世界的国家们,礼仪完美地挑不出一丝错误。他习惯性地向阳台望去,希望看见某个熟悉的身影,却只望见了一片空旷。阿尔弗雷德神色一僵,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他举杯笑着高呼:“敬我的已故宿敌!”周围的国家纷纷附和,没有人听清随后那句呢喃,他说,敬我的挚爱。不对,有一个人听清了,“那么阿尔弗,你不介意和我在一起吧?”阿尔弗雷德猛的回头,伊万在灯下笑着看他,语调柔和地一如初见,“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俄/罗/斯,也是你的爱人。”




————————————————————————————




我是写的很垃圾没错,但是为了不让某位斤欠同志给我做开颅手术逼我更新,我还是发出来了。某位斤欠同志,我说的是谁在迫害我你心里没点数吗Q_Q@莫斯科的向日葵为你而开 


加州的阳光为你而来

所谓冷战②

正如之前所言,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更像是阳光与冰雪,阳光想知道冰下究竟有什么,于是拼命要融化它。而当冰雪化为水珠时,阳光才看见了冰下灿烂的向日葵。冰雪深爱阳光,但是就像向日葵一样,把它捂得严严实实,只有死后方能找到痕迹。我想要表达的冷战是遗憾的圆满,缺陷的完美。因生于那个注定要针锋相对的时代而遗憾,否则他们如此相似,同样是黑暗时代里黎明的曙光,无论会成为挚友还是伴侣,想必都不会是被推上对立面的宿敌。圆满的是不悔,不后悔与他为敌,不后悔亲手杀死了他,也不后悔将他染上自己的颜色,即使再来一次,也依旧会选择这么做。哪怕会在他死后痛苦不堪,也会悄悄在他的墓前,放下一束加州的向日葵。


艹…...

正如之前所言,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更像是阳光与冰雪,阳光想知道冰下究竟有什么,于是拼命要融化它。而当冰雪化为水珠时,阳光才看见了冰下灿烂的向日葵。冰雪深爱阳光,但是就像向日葵一样,把它捂得严严实实,只有死后方能找到痕迹。我想要表达的冷战是遗憾的圆满,缺陷的完美。因生于那个注定要针锋相对的时代而遗憾,否则他们如此相似,同样是黑暗时代里黎明的曙光,无论会成为挚友还是伴侣,想必都不会是被推上对立面的宿敌。圆满的是不悔,不后悔与他为敌,不后悔亲手杀死了他,也不后悔将他染上自己的颜色,即使再来一次,也依旧会选择这么做。哪怕会在他死后痛苦不堪,也会悄悄在他的墓前,放下一束加州的向日葵。





艹……日常懵逼——我究竟在写什么玩意儿……

加州的阳光为你而来

所谓冷战

冷战组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我只能找到“性张力”一词形容他们,他们是那个时代里两大主义最尖锐的刀锋,要么牺牲一个把另一个打磨地尖锐,要么两败俱伤。他们被自己的上司,被国民,甚至被时代推上对立面,要以命相搏,哪怕把刀尖送入对方的心脏,也要保持笑意。但是说他们全然不愿又不妥,谁也不知道那笑容,那恶意嘲讽究竟掺了几分真心。但是他们却不仅仅有恨,他们还有爱意,就像冰封的雪原下的嫩芽。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伊万·布拉金斯基,一个是冬日冰冷的阳光,一个是万里冰封的湖泊,他们针锋相对,你死我活,要拉对方陪自己下地狱。可是他们忘了,即使是冬日的阳光,亦有微薄的温度;即使是...

冷战组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我只能找到“性张力”一词形容他们,他们是那个时代里两大主义最尖锐的刀锋,要么牺牲一个把另一个打磨地尖锐,要么两败俱伤。他们被自己的上司,被国民,甚至被时代推上对立面,要以命相搏,哪怕把刀尖送入对方的心脏,也要保持笑意。但是说他们全然不愿又不妥,谁也不知道那笑容,那恶意嘲讽究竟掺了几分真心。但是他们却不仅仅有恨,他们还有爱意,就像冰封的雪原下的嫩芽。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伊万·布拉金斯基,一个是冬日冰冷的阳光,一个是万里冰封的湖泊,他们针锋相对,你死我活,要拉对方陪自己下地狱。可是他们忘了,即使是冬日的阳光,亦有微薄的温度;即使是万里冻湖,亦有潺潺溪水隐于冰下。大概注定只有其中一人死后,另一人踏着他的尸骨抵达王座,才会在冰冷的尸体或碍眼的墓碑旁,不慎倾吐几分爱意吧。



艹,我TM究竟在写什么玩意儿[懵逼.jpg]

加州的阳光为你而来
黑三角第二弹☆~ 啊啊啊啊啊啊...

黑三角第二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周只歇一天啊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Q_Q

黑三角第二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周只歇一天啊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Q_Q

加州的阳光为你而来
第四弹☆~ 明天搞雪国组或黑三...

第四弹☆~

明天搞雪国组或黑三角☆~

第四弹☆~

明天搞雪国组或黑三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