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避尘

56915浏览    209参与
不吃草的于哥

魔道众人斗嘴大赛(3)

沙雕无脑小段子,ooc

【关于谁是更厉害的武器】

避尘vs忘机

避尘:我是名剑!!

忘机:我是名琴!

避尘:我通体洁白!如冰似雪!剑柄还是纯银的!(指着自己的脚后跟)

忘机:我长得也不差(原文通体乌黑木色柔和)

避尘:我是主人降妖除魔的好伙伴!!主人对我从不离身

忘机:就好像我不能驱敌一样,要不是我个太大主人能搂着我睡

避尘:我比你更出名!你看看多少人知道我避尘的大名,又有多少人知道你??

忘机:你也不用脑子想想你是怎么出名的

避尘:难道不是因为我造型美观性能强大又看起很贵很精致么?

忘机:你出名完全是因为夷陵老祖拿你紫薇过好吧!!

避尘:卡机。

忘机:就你引以为傲...

沙雕无脑小段子,ooc

【关于谁是更厉害的武器】

避尘vs忘机

避尘:我是名剑!!

忘机:我是名琴!

避尘:我通体洁白!如冰似雪!剑柄还是纯银的!(指着自己的脚后跟)

忘机:我长得也不差(原文通体乌黑木色柔和)

避尘:我是主人降妖除魔的好伙伴!!主人对我从不离身

忘机:就好像我不能驱敌一样,要不是我个太大主人能搂着我睡

避尘:我比你更出名!你看看多少人知道我避尘的大名,又有多少人知道你??

忘机:你也不用脑子想想你是怎么出名的

避尘:难道不是因为我造型美观性能强大又看起很贵很精致么?

忘机:你出名完全是因为夷陵老祖拿你紫薇过好吧!!

避尘:卡机。

忘机:就你引以为傲的纯银剑柄那,你该不会忘了被用来干啥了吧

避尘:想要据理力争.jpg

忘机:别忘了夷陵老祖拿你做过的事!!

避尘:这和我们battle的主题有什么关系?(清醒过来)

忘机:别忘了夷陵老祖拿你做过的事!!(一字一句)

避尘:你能不能不要再讲这个了!!!

忘机:别!忘!了!夷!陵!老!祖!拿!你!做!过!的!事!!!

避尘:彻底失去意识XD

台下:

蓝忘机:魏婴,我刚才做了个梦,避尘给我托梦了

魏无羡:什么梦啊二哥哥

蓝忘机:他在梦里给我说,忘机琴很结实,可以承受至少两个人的重量……

魏无羡:避尘怎么突然和你说这个啊

蓝忘机:不知。

随便:话说主人好久没有用我了,我在金麟台那认识的武器个个凶神恶煞的,吓死人了

陈情:……(你觉得我被吹很舒服么)

随便:亏我还为了他封剑那么多年,小瘦子这些年你在江澄那过的挺滋润吧

陈情:……(没想起来江澄的什么好事倒是记得他每天都在骂人)

随便:你别总不说话啊?非得主人吹你你才不是哑巴?

陈情:蓄力后嘹亮的叫了一声.jpg

随便:?????

一旁正在“天天”的忘羡:陈情刚才是不是响了???

君亦向北

【忘羡】随便到底做了什么

记一个脑洞吧。


云深不知处。清晨。


魏无羡拿着随便,横冲直撞的飞奔进蓝氏弟子的寝室。正在整理衣着的思追和景仪看见扑进来的人,着实吓了一跳。


“思追!你拔一下随便试试!”魏无羡火急火燎的把随便递了过去,蓝思追看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一头雾水。


“魏前辈,你的剑不是封剑了吗?我自然是拔不出来的呀。从前也拔过,一次都没成功过。”蓝思追疑惑不解。


“哎呀,不一样。我怀疑随便出问题了,你......你你你你快拔!”魏无羡也没解释清楚什么,只是催促着蓝思追拔剑。


“确实是拔不出来的。”蓝思追用力拔了几下,随便纹丝不动。


魏无羡身后,蓝忘...

记一个脑洞吧。




云深不知处。清晨。



魏无羡拿着随便,横冲直撞的飞奔进蓝氏弟子的寝室。正在整理衣着的思追和景仪看见扑进来的人,着实吓了一跳。



“思追!你拔一下随便试试!”魏无羡火急火燎的把随便递了过去,蓝思追看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一头雾水。



“魏前辈,你的剑不是封剑了吗?我自然是拔不出来的呀。从前也拔过,一次都没成功过。”蓝思追疑惑不解。



“哎呀,不一样。我怀疑随便出问题了,你......你你你你快拔!”魏无羡也没解释清楚什么,只是催促着蓝思追拔剑。



“确实是拔不出来的。”蓝思追用力拔了几下,随便纹丝不动。



魏无羡身后,蓝忘机步履匆匆的敢来。看着蓝思追手执随便,不了察觉的皱了皱眉。



“含光君。”两个小辈向蓝忘机规规矩矩的行了礼,魏无羡又把随便塞进景仪的怀里。“你拔!”



蓝景仪看看魏无羡,又看看蓝忘机。蓝忘机轻轻点了点头,蓝景仪才对着随便猛一用力。



“我也拔不出来。”



——————————————————————



事情是这样的。



清晨,蓝忘机依旧早起练剑。魏无羡昨夜被折腾的狠了,躺在床上赖赖唧唧的不肯起来。蓝忘机自然也随他,将蓝家的剑法都练过一边之后,便将避尘放回了剑架上,打算叫魏婴起床。谁知,避尘刚一触到剑架,旁边并排放着的随便竟然突然震颤起来,撞出很大的声响。蓝忘机怕打扰魏无羡休息,随即拿起随便想查探一下。



可随便,竟然就这么自己弹出鞘了。



蓝忘机不解,将随便收回。不知怎的,蓝忘机一触到随便,它就不再躁动。安安静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蓝忘机尝试着拔了一下,结果就这么毫不费力的给拔出来了。



蓝忘机怀疑自己看错了,又来来回回试了好几遍。随便乖巧的像蓝忘机自己的佩剑一样,特别顺手。



“魏婴。”蓝忘机执着随便坐到床边。“醒醒。我拔出了随便。”



“二哥哥,好哥哥,你就让我再睡......什么!?”



魏无羡的脑子在消化了这句话的信息之后,立马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清醒。他“腾”的一下坐起来,看着蓝忘机的脸,又看了看他手里的剑。



是随便没错啊。



魏无羡从蓝忘机手里接过随便,轻轻一拔出鞘。



蓝忘机当着魏无羡的面同样轻轻一拔,出鞘。



“随便的封剑解除了?”魏无羡一脸疑惑。



“不知。”蓝忘机也很诧异。“可找他人来试试。”



之后便有了魏无羡风风火火创弟子寝室的事。



————————————————————————



“所以,随便的封剑并未解除。大家都还拔不出来,但是只有你能拔出来。”魏无羡靠在蓝湛怀里,一边玩着自己头发,一边皱着眉头。



“嗯。”蓝忘机答应着,“你的剑有灵。”



魏无羡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蓝忘机这一句有灵突然就点醒了他,“江澄能拔出我的剑是因为随便认得金丹,而我自己能拔出来则是因为它认得我的魂魄。剑灵认主,认得无非就是金丹、魂魄、身体。所以蓝湛,它认得你的身体?”



魏无羡仿佛想到了什么,却依旧打趣道:“快说,你趁我不注意对它做了什么?”



蓝忘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你的剑,我还能对它做什么。”随后将怀里的魏无羡又搂紧了些。



“蓝湛。随便有灵。避尘也有灵。随便不排斥你,就如同避尘不排斥我一样。它这是将你也当做它的主人了。



我的魂魄里,大概是刻满了你的名字,你的身上也全都是我留下的印记,随便也因此认得了你。二哥哥,我好喜欢你呀。”



“魏婴。”蓝忘机低下头,在魏无羡颈间轻轻落下一吻,“我亦是。”



剑架上的随便和避尘,几不可闻的同时抖动了一下,之后立马安静了下去。



————芙那个蓉帐那个暖度那个啥————





夏某

关于拿资源

微博我不是全天在的

工作日我只有晚上在

双休日我一般全天在

如果没有及时回复也不要着急鸭

可能是我没有上微博

没看到消息

我看到你们发的消息就一定会回复的

一般二十四小时内肯定会回的

姐妹们不要急喔~

微博我不是全天在的

工作日我只有晚上在

双休日我一般全天在

如果没有及时回复也不要着急鸭

可能是我没有上微博

没看到消息

我看到你们发的消息就一定会回复的

一般二十四小时内肯定会回的

姐妹们不要急喔~

一个半只卷

避尘不避世,逢乱必出。

避尘不避世,逢乱必出。

诸葛檀香

一,你好,含光君

“魏婴!当心!”

  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震碎了漫漫长夜。

  “蓝湛!你没事吧?”魏无羡一身的沙子随着他的翻滚扬了起来。

  “我没事。”蓝忘机扶着眼前一块冰凉的山石,放眼向这个山洞望去。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没什么稀奇的。

  “奇怪?”魏无羡挠了挠头,“蓝老头不是说这里阴气沉重吗?”

  被蓝忘机瞪了一眼后,魏无羡乖乖的四下寻找了。

  “咦?蓝湛快看,这是什么?”魏无羡从高处向下吆喝。

  蓝忘机扫了一眼:“你先下来,小心些。”

  “嘶!”魏无羡果然在刚才翻滚时扭伤了脚。

  蓝忘机也顾不得看那个递过来的盒子了,背起魏婴起身回姑苏了。

  “还疼吗?”蓝忘...

“魏婴!当心!”

  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震碎了漫漫长夜。

  “蓝湛!你没事吧?”魏无羡一身的沙子随着他的翻滚扬了起来。

  “我没事。”蓝忘机扶着眼前一块冰凉的山石,放眼向这个山洞望去。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没什么稀奇的。

  “奇怪?”魏无羡挠了挠头,“蓝老头不是说这里阴气沉重吗?”

  被蓝忘机瞪了一眼后,魏无羡乖乖的四下寻找了。

  “咦?蓝湛快看,这是什么?”魏无羡从高处向下吆喝。

  蓝忘机扫了一眼:“你先下来,小心些。”

  “嘶!”魏无羡果然在刚才翻滚时扭伤了脚。

  蓝忘机也顾不得看那个递过来的盒子了,背起魏婴起身回姑苏了。

  “还疼吗?”蓝忘机小心的在魏婴白皙的脚腕上涂了些药。

  “有点痒。”魏无羡朝蓝忘机笑笑,“要二哥哥吹吹才能好(✪▽✪)”

  “那就没事了。”蓝忘机丝毫不领情。

  “蓝湛!!!我疼~”魏婴又开启新一轮的撒娇政策,却错过了蓝忘机的一抹微笑。

  ……

  “忘机啊,江宗主刚好来探望魏公子。”蓝曦臣笑如春风。

  “谁会来看他啊!”江澄吹了吹眼前的一根乱丝。

  “那就是来看我了(〜 ̄▽ ̄)〜”

  “蓝曦臣你够了<(`^´)>!”

  “咳咳!大哥大嫂好!”魏无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谁是你大嫂,你要不要脸!”江澄上去就要打他:“信不信我放狗!”

  “人仗狗势!”

  “你又说!”

  ……

  “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江澄抹了抹眼前的盒子,那个盒子是紫色的,很精致,江澄也比较喜欢。

  “蓝宗主去请蓝老……先生了,在这之前还是别动的好。”魏无羡随便找了个地方,吃着刚从供台上取下的果子。

  “甚是。”蓝湛不动声色道。

  “好啥好,打开看看!”魏无羡一把夺过盒子,轻松打开了。

  “就……就这么简单?!”

  “……”

  “魏无羡!你看你干的!”

  ……

  “什么呀,都没什么东西。”魏无羡向里面瞧了瞧。

  “大家快屏住呼吸!!!”蓝启仁还是来晚一步。

  ……

  ……

  ……

  “随……随便?”

  “朔月?”

  “避尘?”

  蓝忘机的眸子,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疑惑。

  以上三把剑,变成了三个形态各异的俊美少年……

夏某

魔道祖师资源

[图片]最全资源

微博私信即可

微博:全京城最能吃的崽

最全资源

微博私信即可

微博:全京城最能吃的崽

夏某

魔道祖师资源

避尘

香炉

姐妹们快来微博

速度啊!

避尘

香炉

姐妹们快来微博

速度啊!

OnIdle

来做一把避尘剑!(00)

先放没收尾的成品图

总长22cm,大概跟只画笔差不多长

十月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计划,源于我自己想要拥有一把高还原度·避尘,一把随便,还有一根陈情(天子笑的瓷瓶也在排队)——当然都是微缩的,可以捧在手心里的那种!!!

第一次做细节这么多的迷你道具,瓷工艺也是初次接触,遇到了无数的问题,学海无涯,痛并快乐【不是】

之后先从避尘开始,把详细步骤整理出来,分个几篇记录一下,算是个小教程?涉及到的东西比较多,想挑战一下的话可以看看

——————————————

哈哈哈哈哈总算要收尾了开心!!

来做一把避尘剑!(00)

先放没收尾的成品图

总长22cm,大概跟只画笔差不多长

十月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计划,源于我自己想要拥有一把高还原度·避尘,一把随便,还有一根陈情(天子笑的瓷瓶也在排队)——当然都是微缩的,可以捧在手心里的那种!!!

第一次做细节这么多的迷你道具,瓷工艺也是初次接触,遇到了无数的问题,学海无涯,痛并快乐【不是】

之后先从避尘开始,把详细步骤整理出来,分个几篇记录一下,算是个小教程?涉及到的东西比较多,想挑战一下的话可以看看

——————————————

哈哈哈哈哈总算要收尾了开心!!

落忧LY【看文前先看置顶】
小随便是小避尘的,大随便就是我...

小随便是小避尘的,大随便就是我的了!

小随便是小避尘的,大随便就是我的了!

景知离

番外一(避尘的艰难岁月)

我是避尘,姑苏蓝氏含光君蓝忘机的佩剑,我的主人是仙门楷模,世家公子典范,景行含光,逢乱必出,长得也是姿容玉色,俊美非常,是仙门女修追捧思慕不已的存在,不过,那都是遇见他道侣魏无羡之前的事了。自从和魏无羡成了,这个人就变成了老婆奴——没错吧?这个词我也是听山下云霞村村口村长家大娘骂他儿子时说的。

呵,这个魏无羡,好吃懒做,虽然长得很好看,也是个英雄,但是,他不着调啊,还特别穷,如果不是和我主人成婚了,他一定会流落街头的!他有多不着调?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所以这里我长话短说吧。魏无羡昨天又拿我下河叉鱼了,没错,是又,昨天,我主人和魏无羡去后山闲逛,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溪边,魏无羡说他饿了,然后让我主...

我是避尘,姑苏蓝氏含光君蓝忘机的佩剑,我的主人是仙门楷模,世家公子典范,景行含光,逢乱必出,长得也是姿容玉色,俊美非常,是仙门女修追捧思慕不已的存在,不过,那都是遇见他道侣魏无羡之前的事了。自从和魏无羡成了,这个人就变成了老婆奴——没错吧?这个词我也是听山下云霞村村口村长家大娘骂他儿子时说的。

呵,这个魏无羡,好吃懒做,虽然长得很好看,也是个英雄,但是,他不着调啊,还特别穷,如果不是和我主人成婚了,他一定会流落街头的!他有多不着调?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所以这里我长话短说吧。魏无羡昨天又拿我下河叉鱼了,没错,是又,昨天,我主人和魏无羡去后山闲逛,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溪边,魏无羡说他饿了,然后让我主人去捡柴,他下河捉鱼,饿了?鬼才信,他一个时辰前才吃了一只烧鸡,一盘藕盒,两个馒头,一壶天子笑!我被扎进鱼腹中,天哪,好腥啊,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味道!更可怕的来了,他还拿我剖鱼、刮鱼鳞!啊,我真的头皮发麻——如果我有头皮的话。

魏无羡拿我避尘刨过坟,挖过土,扒拉过白骨,杀过走尸,砍过妖兽,叉过鱼,劈过柴,还有削苹果,切西瓜,刮鱼鳞,剁排骨,挖藕……天哪我不想再说了。

如果我能和魏无羡对话,我一定要问他,为什么就不放过我,明明随便才是他的佩剑啊!那么懒一个人为什么不拿更轻便的随便,非要揣一个沉重的我呢?

居居的烤烛

很卑微地问一句:叽的避尘是什么材质怎么炼出来的?😂

很卑微地问一句:叽的避尘是什么材质怎么炼出来的?😂


九九归一

魔道祖师真道友小检测!看看还有什么是你不了解的吧!

1.我们都知道薛洋手中有一个宝贝,那就是锁灵囊,当时薛洋还想要用这个留住晓道长的魂魄,然后做成鬼,但是后来没想到道长魂飞魄散,让薛洋伤透了心,那么他手上的锁灵囊最后到了谁的手上呢?


2.《魔道祖师》中,傲雪凌霜的宋子琛,他在小说中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却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清冷的气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那么他是在哪个道观呢?


3.魏无羡换丹给江澄时,温情小姐姐告诉羡羡成功的机率有几成?


4.蓝忘机因为救魏无羡违背姑苏蓝氏的族规,一共被惩罚了多少戒鞭?


5.鬼将军温宁和蓝思追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6.金光瑶的生日和金光善哪个儿子的生日同一天?


7.金...

1.我们都知道薛洋手中有一个宝贝,那就是锁灵囊,当时薛洋还想要用这个留住晓道长的魂魄,然后做成鬼,但是后来没想到道长魂飞魄散,让薛洋伤透了心,那么他手上的锁灵囊最后到了谁的手上呢?


2.《魔道祖师》中,傲雪凌霜的宋子琛,他在小说中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却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清冷的气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那么他是在哪个道观呢?


3.魏无羡换丹给江澄时,温情小姐姐告诉羡羡成功的机率有几成?


4.蓝忘机因为救魏无羡违背姑苏蓝氏的族规,一共被惩罚了多少戒鞭?


5.鬼将军温宁和蓝思追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6.金光瑶的生日和金光善哪个儿子的生日同一天?


7.金光瑶击杀聂明玦的邪曲是从哪儿得来的?


8.义城有一个白瞳女孩,她称呼薛洋为什么?


9.《魔道祖师》中,与魏远道这个名字有关的一位女性是谁?(她的大名)


10.魏无羡是被江枫眠用什么骗回云梦的?


11.鬼笛陈情的由来是什么?你知道吗?


12.避尘是蓝忘机的佩剑,作用很多,请简要的说几种?




落忧LY【看文前先看置顶】
你们看这个随便,他和避尘是如此...

你们看这个随便,他和避尘是如此的般配。

你们看这个随便,他和避尘是如此的般配。

十恶不赦的糖糖
避尘:不要用我做奇怪的事 。。...

避尘:不要用我做奇怪的事

。。。(愣神三秒)

哈哈哈哈嗝

避尘:不要用我做奇怪的事

。。。(愣神三秒)

哈哈哈哈嗝

旺仔胖馒头

02裙下臣【双面腹黑国师蓝湛x冷艳病娇太子魏无羡】

太子被国师囚禁于正阳殿,

——我为你横扫天下,

却甘做你裙下臣。

🤔半夜摸几下鱼

慢条斯理发展剧情

微虐  渣渣糖  阴暗色调

不喜勿喷

…………………………………………

他说我是他的王

什么狗屁不通王不王的,都不过是那个男人手下忠心耿耿的狗

念我体弱,助我上位,便是正义凛然当了这无形的皇帝。蓝国师是个聪明人。

来云深图个清净,又有何不可。

我恨父皇,恨他错过了母后一心一意的追随。无论是她难产生下我,还是感染肺痨,他都未尝过问。

大丈夫志在四方,不在儿女情长。

我笑了,他,只爱着王位而已。

一个女人何其可悲,爱到死也要维护他的尊严。却不知,他...

太子被国师囚禁于正阳殿,

——我为你横扫天下,

却甘做你裙下臣。

🤔半夜摸几下鱼

慢条斯理发展剧情

微虐  渣渣糖  阴暗色调

不喜勿喷

…………………………………………

他说我是他的王

什么狗屁不通王不王的,都不过是那个男人手下忠心耿耿的狗

念我体弱,助我上位,便是正义凛然当了这无形的皇帝。蓝国师是个聪明人。

来云深图个清净,又有何不可。

我恨父皇,恨他错过了母后一心一意的追随。无论是她难产生下我,还是感染肺痨,他都未尝过问。

大丈夫志在四方,不在儿女情长。

我笑了,他,只爱着王位而已。

一个女人何其可悲,爱到死也要维护他的尊严。却不知,他爱的人是否真的爱她。大概她死后是爱的吧,我想,但于事无补。

故人已去,我脑海里的父亲,嗜血成性,从未抱过我。我敬他三分,却恨他深入骨髓。

一份药,他给了手下将士,稳固军心。

一份药,从我母后手里捧出,她快死了,但还想着他爱的天下。“阿婴,母亲对不住你……”

你倒好,临死还要像对不住其他人一样,你可知你从未错在哪。

我恨蓝湛,一份药,为何只做了一份药!

我看着母亲的生命干瘪萎缩,一点一点没了呼吸。

她双手端方放在胸前,好啊,好一个母仪天下。

你可知,你的牺牲,让世人敬爱,却独独留下我一人孤弱。我本该恨你,但只是哀,哀你不争。

江山,都是狗屁。

我想要的,早就没了。他却捧着他眼里的一切,想要小心翼翼送到我的手上,殊不知,我并不爱它。

人人称道他重义,我却道他无情。

不再娶妻生子又如何,母亲便是得到他的爱一分一毫了吗?   我不知他竟如此狠心,七年未见,第一句便是,前线告急,骠骑大将,急需此药。

我恨他,却不说。

如果可以,我愿将这江山拱手让人。

就像你将我母亲姓名交到他人手里。

”蓝国师,真的你爱我父皇吗?你爱这江山吗?你爱我吗?”

“爱。”我不知他答的哪一句。

我,当今太子,被囚于此,修身养性,好不快活。

“我是你的王,很好。”我轻蔑的抬头望着他,他依旧跪在地上。

“那你便助我,得这天下吧。”我随口一说,戏谑的姿态。在这小小的囚室里,天下不过宽九尺,长三丈。我是他笼子里的皇帝。

我是个皮影戏的光影。我就是个笑话。

我自暴自弃到这幅鬼样子,已经烂透了吧。

“殿下,该喝药。”

我轻轻爬到他身前,他惶恐地直起身,扶我起来。

“殿下,臣所说句句属实,臣定鞠躬尽瘁……”

“不必了蓝国师,”我故意把国师二字拖长,“你的王要你陪我吟诵作乐,今日便与我饮酒,风花雪月,共度良宵。”我故意拿他寻消遣,恶心他,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知他只是心仪我的天下。

他与我父亲有何区别。

大名鼎鼎的蓝家仙士,想治好我这名存实亡的太子,还是想控制支配这个国家,我都无所谓。

可惜了,看来我身体的病,好不了,心里的病也好不了。

爱如何,不爱又如何。

心病还需心药医,我的病,无人能治。

因为我的心已经死了。

我捧着他的脸,吻下去。你感到恶心吗?我觉得我已经够恶心了。

干瘪,没有感情的吻。

我从未吻过人,更别提男人。

你惊愕什么,害怕了吗?

就当我这卑微的太子,彻彻底底亡了吧。

我不过是他廊上金制笼中一只金丝鸟。

他一遍一遍骗我他爱我,只不过要我臣服于他虚假的温柔,还要装作我才是一切的主宰。只有这锁链是真实的,他才是大独裁者,厄住我对我咽喉。

差一点我就相信了,你的演技真好,国师

————————————TBC ——————————

旺仔胖馒头

05夜·猎【红馆花魁魏无羡x年下雅正蓝忘机】

魏无羡很喜欢曼珠沙华

而蜀南和姑苏是没有曼珠沙华的

西域的曼珠沙华只生长在地狱和天界之间的河边。

“小狐狸在曼珠沙华的红色花海里真美。”

这个声音,熟悉而陌生,魏无羡看着眼前的小蓝公子,有些恍惚,眼前的重影已经模糊了。

魏无羡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月光下翩翩善舞,如一朵妖冶的曼珠沙华,开在了岁月的河畔,惊艳了年华。他更却像流动不止川上漂浮却定根的芰菏,任沧桑变化,白净脸庞,美丽不变。人老珠黄?不可能的,他要的永葆青春。

“喂,小官人”魏无羡眨巴眨巴眼,继续着轻挑的样子,抬起蓝湛的下巴,在“你动心了吧”

魏无羡也不继续,在那滚烫的耳朵边吹了口气,便自顾自旋转着脱下中衣,光溜溜地伏在红...

魏无羡很喜欢曼珠沙华

而蜀南和姑苏是没有曼珠沙华的

西域的曼珠沙华只生长在地狱和天界之间的河边。

“小狐狸在曼珠沙华的红色花海里真美。”

这个声音,熟悉而陌生,魏无羡看着眼前的小蓝公子,有些恍惚,眼前的重影已经模糊了。

魏无羡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月光下翩翩善舞,如一朵妖冶的曼珠沙华,开在了岁月的河畔,惊艳了年华。他更却像流动不止川上漂浮却定根的芰菏,任沧桑变化,白净脸庞,美丽不变。人老珠黄?不可能的,他要的永葆青春。

“喂,小官人”魏无羡眨巴眨巴眼,继续着轻挑的样子,抬起蓝湛的下巴,在“你动心了吧”

魏无羡也不继续,在那滚烫的耳朵边吹了口气,便自顾自旋转着脱下中衣,光溜溜地伏在红色的帐中,毛茸茸的白色尾巴挡住圆润的臀部,白,倒是真的白,全身上下都很白。

这是蓝湛脑子里闪过的纯洁想法。

魏无羡读心读到这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还是馋。馋这位小公子

蓬松的尾巴一下一下轻扫着白皙的皮肤,肤若凝脂。

魏无羡终于还是安耐不住,起身从背后环住蓝湛。双手在他胸前交叉,头趴在蓝湛脖子上,小小的犬牙磨蹭着蓝湛。

闻着那檀香味就很心安。

魏无羡这时狐狸耳朵也藏不住了,一颤一颤轻轻扫着蓝湛的脸颊,此刻并没有太多的情欲,看上去竟是老夫老妻的温馨。

抱着好暖和,魏婴这样想着。

避尘:我恨蓝湛是木头

………………………………………………………………………………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一次跟着兄长夜猎归来的途中。

我看着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站在远处的树下。

我侧过头看她,好白,真的好白,却长着一头乌黑的秀发,红色的发带随风飘扬。她饮酒,手里是一只笛子。她挥手,身旁便绽放开万千红色的花。

风秫秫,她便不见了,仿佛刚才是海市蜃楼的光影,唯有飘来的红色细长花瓣是她存在的证明。

我记得娘亲讲过,父亲与他一见钟情。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一见倾心吧。

第二次见她,她抱着琵琶,娇软声调,面前火炉,脸上红光微醺。红衣红裙,红色发带。我远远的,看着她在城郊雪地破破烂烂支起的捡漏棚子里给一群乞丐唱着新年小调。鞭炮除岁,但这破败光景,无力驱寒。不,细细看来,应该不是她,是他才对,是个男人,却比女人还美。

我犹豫了。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文钱,看着眼前的小乞丐,小乞丐嘴里的馒头还美砸吧完,痴痴望着他。

他笑了,眼睛弯弯像月牙。

砰!那钱变成一朵红色花,和我手里珍藏的那一瓣一模一样。我阅遍草木纲目,未有此花。

“曼珠沙华,漂亮吧”

他咯咯笑着,小乞丐伸出黏糊糊脏兮兮的小手正要接过,却又害怕弄脏他的手,缩了回去。

“喏,那好”他看出他的尴尬,双手握住他的手。

“真的美。”我小声回答。

………………………………………………………………………………

河里本没有妖。

只有他。

蓝家家训,不打诳语,我却破了戒。或许本身,从见到他开始,我就已经破了戒。

本是风尘烟花,却美得如诗如画,与我而言如隔星辰。母亲应会说我随父亲浪漫的吧。

可惜我不解他的风情万种,他也不爱我这幼稚懵懂。

十六是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毕竟,云深皑皑白雪藏不下如此曼妙妖艳的花。

我的手颤抖着,看着他托着香腮,憨憨看着凋零的花,似乎不似夜里歌舞的潇洒。

月光倾洒在河面,泛起涟漪。

那就从第一次说话开始吧。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利剑出鞘,却险些擦破他的脸。

歪了。

我的双手颤抖着,看着他愤怒而疑惑的表情,镇定地撒了此生第一个谎话——“河里有妖。”

“我知你叫魏婴,你可,知我心意”我想着,却不敢说出口。

“小公子”魏无羡眨眨眼,却说着“你叫什么名字”

————————————————————————————

他的腰很软,像一团柔软的棉花,却细得一手可揽。我从没抱过女人,准确来说,我连小猫小狗也未曾触碰。

他这幅轻挑下贱样子,不知勾去了多少人。

他身上的味道方圆七里可感知,我暗中跟随他已久,早知他不是寻常人。

但他能变出那样美丽花朵。

我下不了手,因为我相信他不会是害人的妖精。如果是狐妖,也是只会献花的可爱狐妖罢了。

这样捧着鲜花的手,如何去沾满鲜血。

但他魅惑的眼神让我有些疑惑。

这样温润的触感,到底是画皮吗。

我不愿伤害他,也不愿姑息凶手。

我摸着他光滑的脊背,摩挲寻找着皮肤的缺口,还好还好,这真真切切是他自己的骨肉了。我不禁松了口气。

我爱他,我的手虽冰凉,但心是炽热的。

我没办法表达内心的感动与爱慕,说不出动人的情话。但我,看他无辜而动人的眼神,胸中却有着无名的怒火。

这美丽的曼珠沙华,为何不只为我一人绽放,偏要开满河畔,只遗我一瓣。

他的发丝很香,发带很好看。

他穿着玄衣,魑魅魍魉般迷乱,但他在我心中很白,真的很白。如皎皎月光。

“你也是这样取人性命?”

我问他。

我问你,你可曾这样勾走其他男人的神魂,让他或者,心却颠倒。

————————————TBC——————————

情窦初开傻小子   妈妈爱你❤

旺仔胖馒头

04夜·猎【红馆花魁魏无羡x年下雅正蓝忘机】

来了来了😁😁😁

我可能会迟到,但我不会缺席哈哈哈

花魁和小公子哥

一桩离奇的案子

引出的陈年旧事和江湖传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今日的夜猎

到底是谁猎谁呢?

……………………………………………………………………………

“你可是这样去勾搭其他人取人性命的?”蓝湛手一挥,三根琴弦便攥在手中,语气依旧波澜不惊。

“弦杀术……”魏无羡刚收起被蓝湛抹出的狐狸尾巴,心里一顿,话锋却一转“小官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脖子好疼。”娇里娇气,吴侬语软。

琴弦轻轻陷入那抹了蜜粉的香颈,未见红,却也怪渗人的,配上魏无羡盈盈泪眼,这画面可有些像蓝湛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蓝湛知道,自己是经不住...

来了来了😁😁😁

我可能会迟到,但我不会缺席哈哈哈

花魁和小公子哥

一桩离奇的案子

引出的陈年旧事和江湖传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今日的夜猎

到底是谁猎谁呢?

……………………………………………………………………………

“你可是这样去勾搭其他人取人性命的?”蓝湛手一挥,三根琴弦便攥在手中,语气依旧波澜不惊。

“弦杀术……”魏无羡刚收起被蓝湛抹出的狐狸尾巴,心里一顿,话锋却一转“小官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脖子好疼。”娇里娇气,吴侬语软。

琴弦轻轻陷入那抹了蜜粉的香颈,未见红,却也怪渗人的,配上魏无羡盈盈泪眼,这画面可有些像蓝湛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蓝湛知道,自己是经不住魏无羡软磨硬泡的。

————————————————————————

蜀地有竹海,林蔚然处有灵狐栖焉,食仙芝,饮琼露。性风流,喜欢愉之事,甚不羁。八百年遇仙人,得道飞升。下凡受天劫,沦为媚狐,流于青丘,衍后嗣,出为暴君宠妃。

名妲己。

国覆,不知所向。

媚狐爱美,易妒且贪。食人精髓,抽男子阳气,或取貌美女子皮肉,描眉画骨,可永葆青春。

有妖术,可媚人,常化女子,出没山林之中,款款相迎,杀人于不觉。

————————————————————————

蓝湛记得藏书阁里有一卷古籍便是记载了此类魅惑之物。恰逢魏无羡深更半夜出没在河畔,蓝湛心里难免提防,这可巧不巧,歪打正着揪住了狐狸尾巴。

魏无羡,那群城里的娘们骂的还真对,狐狸精。

魏无羡的确是只狐狸,而且看似道行不浅,蓝湛心里也有几分忌惮,但总觉得这怀里的美人又确实是疼了,怎么了,蓝湛心知自己一向出手利落,今日莫非已经被下了蛊?

恍惚间,魏无羡耳朵动了动,拿捏好了时机和角度便就势倒下,眼看着就要被勒断脖子。蓝湛惊愕之中迅速换手捞了一把,当巧不巧将那松松垮垮的黑色缎衣撩散了,当巧不巧,搂住魏无羡的细腰。

似乎自动配合着这动作,魏无羡脸上泛起潮红,像极了害羞的少女,却又看着像颇为放浪的荡妇。

“你舍不得我……我知的”魏无羡软绵绵的,像只冬日暖阳下晒太阳慵懒的猫,搔首弄姿,一条光溜溜的腿搁着衣料磨蹭着蓝湛。

“烟花虽好,婊子无情”蓝湛脑海里浮现出问路时路旁老伯的话,看着风情万种的魏无羡,有些出神。

“哦,你骂我”魏无羡捧着蓝湛面无表情的脸嘟着嘴皱着眉头咬了下去,“罚你。”娇憨的声音,嗲得恰到好处,几分顽皮,几分清纯,这个男人撒起娇,丝毫不做作,和窑子里其他烟花女比起来,恍若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惹得人不止想远观,更想亵玩。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倒不如破罐子破摔。魏无羡从一开始就知道,今夜他才是拿着弓箭的猎人,蓝湛就是黑夜中奔逃的鹿,被自己一箭穿心,俘获。

“妖孽,不知羞耻”蓝湛连忙闪躲,魏无羡却手脚并用,死死挂在他身上,一下子咬到他的鼻头,留下一圈牙齿印。

“小官人若真想取我性命,何必留我至此时呢”魏无羡仰着脖子,含情脉脉看着这位明明小了好多好多岁,却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小公子,眼里满是伪装的仰慕之情,“还是说,和我做羞耻之事才是你的本意”

手指在蓝湛胸口画着圈,又拨弄起蓝湛鬓角一绺头发,搅在指尖。

魏无羡的皮肤极为光滑,像上等的羊脂玉,洁净无暇,眼角小小的朱砂泪痣如同点缀在其上的一粒玛瑙,一切好像都是都美的。

今日这妖精,手段确实高超……

魏无羡笑眯眯地看着被噎得说不出话的蓝湛,小公子脸已经熟透了似的,白里透红,可爱极了。调戏小朋友,魏无羡可是高手。

魏无羡就是这样自信,一步一步勾着人,拖进自己的洞里,抹干吃尽,自己却纵情享受着玩弄感情的乐趣。

这位小公子有些与众不同。

“你究竟祭了多少人。”蓝湛质问地口气让魏无羡不禁有些不愉。

祭狐宗?媚狐一族这么多年来饱受追杀之苦,从未敢掀起风浪,安分守己,杀人献祭都快成历史故事了,魏无羡摸摸下巴,哦,敢情他是把我当做最近那些怪事的幕后黑手了。

他魏无羡也委屈,人骚了名字臭了,什么屎盆子都会往头上扣。

再说了,那献祭也不知是从哪个半吊子江湖郎中巫师国师那里传来的,说是什么妖精献祭可获狐宗庇佑,功力大增,女子献祭可保爱情美满,心想事成……狗屁不通,他魏无羡从几千年前到现在可一次都没收到过祭来的贡品……要不然他干嘛要去红馆卖艺?

那家伙敢情好啊,要是从几千年前就开始屯家产,现在利滚利滚利……魏无羡又想远了……莫非,还有另一个妲己吗?魏无羡被自己的思维迷醉了。

眼前这个熊孩子心思倒是缜密,可就是还太单纯了些。魏无羡笑了,半推半搡之间结了蓝湛衣带。蓝湛倒也奇怪,一向端方雅正,此刻却并未有被亵渎的怒气,依旧冷冷的看着眼前人出格的行动。

魏无羡将飘散的红色发带叼在嘴里。环住蓝湛的脖子,一只手指放在唇上示意蓝湛不要说话,然后口齿不清地嚅嗫着,淡淡吐出两个字,声音极轻,蓝湛却将他的口型看得一清二楚。

“肏我”

赤裸裸的邀请。

说完还不忘抛个媚眼。

蓝湛的脸刷地红了,仿佛下一刻就要滴出血来。

魏无羡想着这孩子也是勇气可嘉,一个人出门打副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等级的妖精。

狐宗妲己,还好遇上的不是什么黑山老妖,千年老怪之类的,不然这俊俏的小甜饼变要被那些又老又丑的妖怪们私吞了去,难免有些可惜。既然是到嘴的鸭子,那就要亲自把他一点一点吃掉。

当然,作为狐宗,他可不喜欢吃吸人精气,那些古籍作者有几个见过他?瞎编乱造!一派胡言!魏无羡想到这里更气愤了。他一向对吃人的事嗤之以鼻,那是什么低级货色才干的事,人肉多难吃,散发恶臭。对对对,漂亮没错,我这么落落大方善解人意,哪里爱妒忌了?艹!  前面说我食用仙芝,后面说我吃人骨肉,前后矛盾,狗屁不通,坏我名声——虽然我本身也没什么名声而言了,但这种事,也太看不起我这个祖宗了。

魏无羡会读心,他听着蓝湛的心跳,一点一点地窥视着这小公子的心思。

有些事,聪明的狐狸一眼就发觉,以为自己聪明的人却自己落进了自己的圈套。绕来绕去玩游戏,可真是有趣,魏无羡趴在蓝湛胸口百无聊赖——已经很久没有人陪我玩这样的有趣游戏了。

————方才在河畔,河里哪里有什么妖怪。

他身上放出的狐媚子气息能把方圆十里的妖精骚走,河里有没有妖怪,好歹是得过道修成仙的,他能不清楚吗?倒是那躲在树下远远看着他的小孩,谁知道一把剑飞出的时候,颤抖的手又暴露着谁对谁的倾慕之情呢

果真是不会说谎的蓝家人。

他窥视着我,我却读着他的心。

魏无羡手指在蓝湛的唇上摩挲着,蓝湛又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紧闭双眼,活像个小和尚。魏无羡笑了——既然想猎我,那就要付出代价,哪怕……

亏的人是我……

嘘——今晚的游戏,还很长……

————————————TBC——————————

清祀鹤一.
意林原创版12月的微写作,都是...

意林原创版12月的微写作,都是匿名……挺有才的。
(要是侵权了告诉我,我删了)

意林原创版12月的微写作,都是匿名……挺有才的。
(要是侵权了告诉我,我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