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邓恩·史密斯

1739浏览    54参与
渡川

刚入坑诡秘之主,这一段真的好戳我!!又燃又好哭!!

他们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但他们更是守护者

刚入坑诡秘之主,这一段真的好戳我!!又燃又好哭!!

他们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但他们更是守护者

歌的他乡

看完诡秘之主,让我觉得最扎心的竟然是邓恩……

全文打动我的第一个点,其实是邓恩记忆力不好的真正原因揭开的时候。一下子就心酸了。

他把每一个牺牲的队友都放到了自己梦里,这么多年啊,不断放纵自己沉溺又强迫自己清醒。他是他自己的梦魇。

一个一直在失去的人,对别人有多温柔对自己就有多残忍……

再回想他跑到小克梦里吃光了小克的大餐,他默默地看着小克在梦里做清洁,那个时候,邓恩在想些什么呢?

其实看到原因被揭开,我就已经知道这个角色离死不远了,不过还是很舍不得。看完全本之后特意重新看了一遍第一卷。

就当是胡言乱语,记录一下吧


全文打动我的第一个点,其实是邓恩记忆力不好的真正原因揭开的时候。一下子就心酸了。

他把每一个牺牲的队友都放到了自己梦里,这么多年啊,不断放纵自己沉溺又强迫自己清醒。他是他自己的梦魇。

一个一直在失去的人,对别人有多温柔对自己就有多残忍……

再回想他跑到小克梦里吃光了小克的大餐,他默默地看着小克在梦里做清洁,那个时候,邓恩在想些什么呢?

其实看到原因被揭开,我就已经知道这个角色离死不远了,不过还是很舍不得。看完全本之后特意重新看了一遍第一卷。

就当是胡言乱语,记录一下吧


逍遥.

这周没画什么

之前说画的邓弗

合理延伸一下,弗莱可以看到队长的灵体

救命我是真的想画哭哭但我也是真的不会画哭哭😭


这周没画什么

之前说画的邓弗

合理延伸一下,弗莱可以看到队长的灵体

救命我是真的想画哭哭但我也是真的不会画哭哭😭


愚者教会投币箱
520画一下邓戴 花语是愿与你...

520画一下邓戴

花语是愿与你在此相遇

橡胶小人一套共30个草稿已经画完了,感兴趣来群里玩

520画一下邓戴

花语是愿与你在此相遇

橡胶小人一套共30个草稿已经画完了,感兴趣来群里玩

阿御xxx
都是在女神神国结过婚的了,还这...

都是在女神神国结过婚的了,还这样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都是在女神神国结过婚的了,还这样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阿御xxx

《邓恩和戴莉在女神神国的婚礼》

《邓恩和戴莉在女神神国的婚礼》

画画太慢能怎么办
老板的稿(*๓´╰...

老板的稿(*๓´╰╯`๓)♡禁止使用哦

@头像是我不满意? 感谢约稿

老板的稿(*๓´╰╯`๓)♡禁止使用哦

@头像是我不满意? 感谢约稿

Sherwood
“勇士一生只死一次。”——莎士...

“勇士一生只死一次。”——莎士比亚

“勇士一生只死一次。”——莎士比亚

瓦达西

虚假求婚现场

【邓恩视角】


  深吸呼出浊气轻抚衣袋,触摸硬物心安,提踝前往熟悉门庭,抬臂压腕屈指轻扣,平稳三声顺风入户,垂臂静待人来。


  门开略过人诧异视线,喉结滚动声涩艰难发声欲言又止,斟酌言辞半晌,低叹探怀取出精致小巧礼盒,轻启转腕令物现于人前,灰眸略显躲闪,压抑逃离想法郑重启唇,眸含诚恳。


  “我仔细想了许久。”

  “虽来日方长,但我已度秒如年。”


  “原谅我的卑劣,我迫切想按捺,可情绪早已不受我掌控。”


  “这戒指,是我托人定制的,大小该...

【邓恩视角】


  深吸呼出浊气轻抚衣袋,触摸硬物心安,提踝前往熟悉门庭,抬臂压腕屈指轻扣,平稳三声顺风入户,垂臂静待人来。


  门开略过人诧异视线,喉结滚动声涩艰难发声欲言又止,斟酌言辞半晌,低叹探怀取出精致小巧礼盒,轻启转腕令物现于人前,灰眸略显躲闪,压抑逃离想法郑重启唇,眸含诚恳。


  “我仔细想了许久。”

  “虽来日方长,但我已度秒如年。”


  “原谅我的卑劣,我迫切想按捺,可情绪早已不受我掌控。”


  “这戒指,是我托人定制的,大小该是合适。对此我大概需要为我擅自查看你的信息道个歉。”


  “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想说的也就那么一句。”


  “…呼,突然有些说不出口。毕竟你前途光明,而我,不提也罢。”


  “我仅以此剖析我的内心,无论你是否会同意我的无礼。”


  “我,邓恩·史密斯,想和你,戴莉·西蒙妮,结为伴侣。”


  “不是仅仅队友关系,而是生死与共,患难相依,相濡以沫的一生一世。”


  “你愿意吗,…戴莉。”

逍遥.
喜欢一点点戏外 伦兔哭哭美人实...

喜欢一点点戏外

伦兔哭哭美人实锤惹😜

喜欢一点点戏外

伦兔哭哭美人实锤惹😜

逍遥.
画了张队长 心脏画在肋骨外面是...

画了张队长

心脏画在肋骨外面是因为队长最后把他自己的心脏掏出来了

肋骨不太会,照着字典瞎画的,请广大学生物的卷毛狒狒指点😭

注:我流邓恩头发就是这样,毕竟队长他只是发际线高,他也才三十多岁啊!(而且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不回画背头)


画了张队长

心脏画在肋骨外面是因为队长最后把他自己的心脏掏出来了

肋骨不太会,照着字典瞎画的,请广大学生物的卷毛狒狒指点😭

注:我流邓恩头发就是这样,毕竟队长他只是发际线高,他也才三十多岁啊!(而且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不回画背头)


逍遥.
“我会永远将你们深埋心底。”...

“我会永远将你们深埋心底。”


p.s.:因为画像上有所以私心打了tag

“我会永远将你们深埋心底。”


p.s.:因为画像上有所以私心打了tag

时青

【邓戴】梦魇之诗 part 1

if线

来咯,难产了4个月的邓戴漫画,剧情俗套,粗制滥造,未完待续,但绝对是糖!!!


最初的想法来自于“当邓恩还是午夜诗人时,会悄悄给戴莉写诗吗?”

含蓄内敛的邓恩在写下这些诗时,脑子里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但是眷恋的情绪自然而然就从笔下流露出来了,不知不觉就积攒了很多未送出的诗

那么这位先生什么时候才会把这份爱意传递给戴莉呢?这时就需要戴莉小姐一点点的强势了


一共会有3个part,大概60p左右,part 1正正好好20p

第一次画有剧情对话的漫画非常不熟练,大家请不要嫌弃(´;ω;`)...

【邓戴】梦魇之诗 part 1

if线

来咯,难产了4个月的邓戴漫画,剧情俗套,粗制滥造,未完待续,但绝对是糖!!!


最初的想法来自于“当邓恩还是午夜诗人时,会悄悄给戴莉写诗吗?”

含蓄内敛的邓恩在写下这些诗时,脑子里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但是眷恋的情绪自然而然就从笔下流露出来了,不知不觉就积攒了很多未送出的诗

那么这位先生什么时候才会把这份爱意传递给戴莉呢?这时就需要戴莉小姐一点点的强势了


一共会有3个part,大概60p左右,part 1正正好好20p

第一次画有剧情对话的漫画非常不熟练,大家请不要嫌弃(´;ω;`)

预警:本人画画和构思极慢,后续剧情已经想好了,会很快进行漫的一个画!完全结束后会发一个完整版,尽情期待(是糖大家放心!!!)

欢迎评论留言,有什么脑洞欢迎写下来或许会出现在后续剧情中

滴滴答答

美梦


呜呜邓戴意难平

可惜我水平太菜

感觉这个邓恩变年轻了一点?

放了两个版本,其实我还挺喜欢后面的版本的

美梦


呜呜邓戴意难平

可惜我水平太菜

感觉这个邓恩变年轻了一点?

放了两个版本,其实我还挺喜欢后面的版本的

七与乌鸦

诡秘同人【刀】廷根午后

“一对2。”

“不出。”

“不要。”

“三带一,我赢了。”

弗莱看似冰冷地说道,不过和他熟识一点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其实在开心,毕竟他刚刚赢了牌局。

“为什么你每次都能拿到一手好牌,弗莱?”

伦纳德将自己的牌摔在了牌桌上,漫不经心地抱怨道,“你已经连赢了三局了。”

没有加入牌局,而是在一旁围观的克莱恩暗暗发笑:他清楚地看到了在刚刚的三局里,伦纳德最大的牌只是一张A。

“这是女神的眷顾,赞美女神!”

弗莱语气没什么起伏地回应道,然后机械般地抬起手在胸前点了四下,画出绯红之月。

在娱乐室的克莱恩,伦纳德,科恩黎和洛耀女士也跟着一同抬起手来,在胸前画出绯红之月,齐声说道:“赞美女神!...

“一对2。”

“不出。”

“不要。”

“三带一,我赢了。”

弗莱看似冰冷地说道,不过和他熟识一点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其实在开心,毕竟他刚刚赢了牌局。

“为什么你每次都能拿到一手好牌,弗莱?”

伦纳德将自己的牌摔在了牌桌上,漫不经心地抱怨道,“你已经连赢了三局了。”

没有加入牌局,而是在一旁围观的克莱恩暗暗发笑:他清楚地看到了在刚刚的三局里,伦纳德最大的牌只是一张A。

“这是女神的眷顾,赞美女神!”

弗莱语气没什么起伏地回应道,然后机械般地抬起手在胸前点了四下,画出绯红之月。

在娱乐室的克莱恩,伦纳德,科恩黎和洛耀女士也跟着一同抬起手来,在胸前画出绯红之月,齐声说道:“赞美女神!”

嗯,女神是厄难与恐惧的女皇,好运可不在祂的领域之内。

与其说是弗莱得到了女神的眷顾,倒不如说是伦纳德被女神厌弃了。

在心中失礼地编排了一下伦纳德后,克莱恩突然心里一惊,发觉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冒犯女神。

不过,信仰女神的是“克莱恩 · 莫雷蒂”,和我周明瑞又有什么关系?

简单地宽慰自己后,克莱恩还是觉得有些心虚。

毕竟我是拿的是女神教会发的工资,现在还喝着教会供应的咖啡,吃着教会供应的精致甜点,之后还是要尽量表现得更虔诚一点。

在心中小小地忏悔了一下后,克莱恩坐上了伦纳德原本的位置。


这位乍看极具文学气质,实际上却没有多少诗歌天赋的“诗人”在牌场上接连失败,感觉有些乏味了。

于是他挥挥手示意克莱恩上场,自己则拿起了《廷根市老实人报》,坐到了洛耀女士旁边。

昨晚伦纳德在看守查尼斯门,上午则小睡了三四个小时,中午用过餐后就来和弗莱他们玩起了“斗邪恶”。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没来得及看今日的《廷根市老实人报》。


将咖啡杯放到了牌桌上,克莱恩熟练地开始发牌。

作为罗塞尔大帝的创作的游戏,“斗邪恶”和德州扑克在大学里也颇受欢迎。

所以不管是穿越之前还是原身,克莱恩都能熟练地洗牌发牌。

克莱恩将最后的三张牌发给弗莱,然后将自己面前的牌堆拿起,开始查看自己的手牌。

然后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自己坐的位置是不是不大吉利,怎么我拿到的牌这么差劲,比伦纳德刚才的牌还要烂!

“叫邪恶。”弗莱的话语响起。

科恩黎和克莱恩对视了一眼,没有人愿意抢邪恶。

显然,他们的手牌都很尴尬。

呆滞了一秒,克莱恩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在打完这一局后,就立刻将位置让给洛耀女士。

瞥了一眼一旁的洛耀女士,克莱恩看见她手中的《女士审美》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

嗯,今天手气不行,伦纳德的位置是不是有什么“厄运”诅咒,等这局结束了,我立刻就溜走。

克莱恩边盘算着,边瞄了瞄伦纳德。结果看见那家伙不正经看《老实人报》,正在盯着自己憋笑。

可恶,伦纳德这家伙,把他的坏运气都留给我了,还在一旁幸灾乐祸。

给伦纳德甩了一个不太友好的眼神后,克莱恩开始头疼于要如何将这一手稀烂的牌打出去。

但他的烦恼没持续多久,因为邓恩 · 史密斯推开了娱乐室的大门。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同看向邓恩队长。

这位发际线堪忧的绅士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嗯,你们继续玩你们的。弗莱,你和我一起去一趟教堂。”

于是这位沉默冰冷,皮肤苍白的“收尸人”点了点头,将袖子放下,快速穿上了黑色的正装,然后走到了门口。

邓恩又对房间内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弗莱出门。

不过弗莱刻意放慢了速度,离开门口时也没有顺手带上门。

而克莱恩,伦纳德,科恩黎和洛耀也没有继续原先的娱乐,而是一齐盯着门口。

果不其然,邓恩 · 史密斯又匆匆走回了门口,说道:

“等等,我忘了一件事情。”

队长你的记忆力果然不负众望啊,克莱恩忍住了捂脸的冲动。


——又想起了从前的事吗?

道恩 · 唐代斯从床上坐起,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望向阳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儿,道恩才叫来了理查德森,让他进来帮自己更换衣物。

嗯,今天可以给教会多捐二十磅。

道恩在享用精心准备的早餐时想到。


Jenny

【邓克邓】亲爱的,愚人节快乐(一发完)

*克莱恩·莫雷蒂承担了封印物3-31的负面效果,他不得不在愚人节一直说谎


ooc到没有c预警!非官配预警!邓克邓无差cp向注意!(悄悄,半退坑时间有点久了,有设定不清请轻骂

迟到了八百年的愚人节贺(521了)

@人间失智 


————————————


“好吧,克莱恩”伦纳德就坐在前台的桌子上,做出一副惋惜心痛的模样“我们可怜的克莱恩现在只能说谎了”


我去你的,克莱恩悄悄翻了个白眼,就你笑得最欢了

没办法,谁让这个该死的封印物是这个该死的负面效果呢?克莱恩欲哭无泪,早知道就把这个任务扔给老尼尔了

老尼尔在边上倒是乐得开心“如果不...

*克莱恩·莫雷蒂承担了封印物3-31的负面效果,他不得不在愚人节一直说谎


ooc到没有c预警!非官配预警!邓克邓无差cp向注意!(悄悄,半退坑时间有点久了,有设定不清请轻骂

迟到了八百年的愚人节贺(521了)

@人间失智 




————————————



“好吧,克莱恩”伦纳德就坐在前台的桌子上,做出一副惋惜心痛的模样“我们可怜的克莱恩现在只能说谎了”


我去你的,克莱恩悄悄翻了个白眼,就你笑得最欢了

没办法,谁让这个该死的封印物是这个该死的负面效果呢?克莱恩欲哭无泪,早知道就把这个任务扔给老尼尔了

老尼尔在边上倒是乐得开心“如果不是我早知道克莱恩是个好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埋进查尼斯之门后面,再在上面泼上一整杯冷咖啡。”

西伽信服的点点头,邓恩在一边止不住的笑,一边又拍了拍克莱恩的头发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来,让我们把时间线往前调几个小时




3月31日的午夜,值夜者小队接到消息,风暴教区附近的一栋红房子中发现了未知封印物,来源未知,疑似效果也只有令人说不出真话,由附近的多户家庭联合举报,不幸的是,因为前一阵的邪神子嗣降临案件,风暴教会和蒸汽教会损失惨重,应对封印物缺损,小队辅助牺牲一时半会上面也没有增加人手的计划,只能先从隔壁教会“请”一个了


而黑夜偏偏是隔壁毫无损失的那一个


“队长明明今天就休息嘛,31号值班的是你吧克莱恩”伦纳德这么说


所以小丑克莱恩就这么被推出去了


有一说一,跟那群暴躁老哥做搭档真的挺刺激的,克莱恩叹气,那群老哥看见他“慢悠慢悠”的占卜时就好像恨不得直接把他的黄水晶链给掀了冲进去般,真的怪吓人的

算了,谢谢一下人家吧,人家刚刚把你拉出警戒范围也不容易啊,这么想着,克莱恩说出了4月1日的第一句话:

“我觉得风暴教会挺烂的”


我要说的不是这句啊?!


猫猫颤抖着抬头,看见了几双在黑夜中闪烁着暴风雨气息的眼睛


……


经历九死一生(指差点被暴躁老哥们生撕)后,克莱恩在队长的“掩护”下回到了教会地底,一路上充斥着诸如“队长,你真的比风暴教会的队长差多了…”“谢谢你,克莱恩,你自己出任务的时候要小心,封印物……blablabla”“我现在不知道,队长……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你说什么,克莱恩”……等等等等

猫猫绝望.jpg


于是乎,我们可怜的克莱恩就这么被没事干的邓恩念叨了半天,而这件事情也很光荣的经罗珊的传播传遍了整个小队,就连上面的教会也知道了这个“好运王”的传奇


所以小队里又有了这样的三方会谈

“西伽,我觉得你的小说登报完全没希望了”

“……”

“咳…西伽,你知道的,克莱恩他不是那个意思”

“…………噗…对不起队长……噗哈哈……我知道,我知道的。”


不过在经历了半天的摧残之后,克莱恩也摸透了这奇奇怪怪的玩意到底有什么副作用——


——它真的就是来搞你心态的,你甚至没办法说真的假话了

而了解到这一点的伦纳德觉得自己的快乐来了


“我提议!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我赞成!”这是期待八卦的罗珊

“听起来不错。”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尼尔

“我弃权。(笑)”这是上午被夸了的西伽

“我同意(我不同意!!),伦纳德·米切尔我谢谢你!”这是即将被迫害了的克莱恩

三票同意,一票反对,一票弃权,今天洛耀和奥利安娜太太都不在,只要平局就可以!

克莱恩把希望的目光转向邓恩和弗莱

然后看见了两双亮晶晶的期待目光


众所周知,执掌好运的黑黄之王,赌\\博输了三十大洋,愚者先生的运气就好比红天使的素质——不能说是千疮百孔,也算的上是四大皆空

“克莱恩,又是你啦”罗珊笑嘻嘻的抽出一叠惩罚卡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克莱恩,这次你自己选吧!”

克莱恩欲哭无泪,救命,十把下来有四把在他身上,如果不是自己死死盯着伦纳德,估计他已经笑到桌子底下去了。邓恩翘起的嘴角从游戏开始后就没耷拉下来过,身边似乎洋溢着愉快的小花,队长啊队长,看我吃瘪就这么让你开心吗??

“我选真心话(大冒险)”

“克莱恩,你每次都是大冒险!”伦纳德发出了控诉,老尼尔笑着开了句“年轻人嘛,要不要那么拘谨”

于是乎,我们亲爱的克莱恩同学被威胁怂恿着选了真心话


“我看看...8号问题,”西伽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的问到:

“克莱恩·莫雷蒂,请问在场中你最讨厌的男性是?”

哦豁,最讨厌,那对于克莱恩来说不就是最喜欢吗?队员们用好奇的眼神盯着克莱恩

“...邓恩·史密斯”

克莱恩看起来风轻云淡毫无波澜,笑话,最喜欢的同性又不一定是那种意思!谁猜得出来!

真的是,干嘛拿那种眼神看着我。他抿了一口咖啡,淡淡的苦涩在他的舌尖打转,留下一丝醇厚

队长看起来很高兴嘛,克莱恩这样想着,反正我不亏


队员们嘻嘻哈哈着打趣,吵闹着进行下一轮

这样平凡的日子就这么过着

邓恩很喜欢这样


“来,克莱恩,你来抽下一个人”“不好,我看看啊......”

克莱恩愣了一下,他翻过卡片的背面,上面写着邓恩·史密斯

“嗯...指定大冒险吧(真心话)”克莱恩摩拳擦掌,满脸写着“太好了.jpg”,只是单纯的想迫害队长罢了,绝对不是好奇,绝对不是

邓恩无奈的从牌池里抽取了一张卡牌


“在座中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哎呀,命运的衔尾蛇悄悄的笑了笑


邓恩看起来倒是不急不慢的,如果忽略那对飘忽的灰色。邓恩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一块方糖,似乎少了些,但苦涩中的甜意萦绕在舌尖,久久不曾散去。

“咳…克莱恩吧。”他的耳尖红了,他笑的有点不自然,他今天衣服很整齐,克莱恩这样的想。“克莱恩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非凡者……他很聪明,也很好学……嗯,喜欢喝甜冰茶,会像一只……猫。”


克莱恩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冷静,啊这就是正常对后辈的关心,绝对是的。

“那我呢队长?我我我,我也很努力啊!”诗人同学“痛心疾首”,“悲痛欲绝”,决定要当场作诗一首

罗珊笑着拍了他一下,“得了吧伦纳德,不会作诗的‘午夜诗人’。”


邓恩把手伸进牌池,摸出一张指向随机卡——坐在当前抽卡者正对面者进行下一轮的大冒险,并由当前抽卡者抽取大冒险任务

克莱恩微微一愣,完了,害人终害己,这一轮指向的是他

所幸是大冒险,克莱恩想,祈祷队长不会抽出一些太奇葩的任务吧……别是大喊三声我是傻x的那种任务。克莱恩差点笑出声音。

“哇哦,克莱恩”罗珊探过一颗小脑袋,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恰似厨房里的鱼,“向全场你最喜欢的同性表白!”


克莱恩·母胎solo·莫雷蒂exe.未响应


克莱恩欲言又止,止又欲言.jpg

于是在一众吃瓜看戏的眼神中,克莱恩颤颤巍巍的开口了:

“……我最讨厌队长了”

一片起哄声

克莱恩捂脸自闭,这是什么日系小女生会说的话,听起来就像某些金毛傲娇一样口是心非,但这不是出自他的本意啊!


心脏的悸动后是一丝绞痛,恰似半杯不加奶的凉咖啡,余热散尽,只能在记忆中细数着香醇,现实徒留苦涩。渐渐像潮汐一样吞噬着海岸。


哗,哗,哗。

皎洁的月光交融着血色的海洋……


“我也是,克莱恩。”邓恩笑着回应“这次算我占了你便宜了,我自罚一张吧。”

羽毛笔书写下剧本,夜色轻抚着纸张,用月光淹没了墨汁,夜光花吟唱着冬日的礼赞,劝阻迷途的羔羊回家


——真心话,你的爱人是?


在嬉笑中,不知何处来的黑线蔓延上天空,触摸着天空中炽热的阳光,比那一天耀眼百倍的阳光。

愚人节节的时针笑着,跳着,尖叫着,被银勺搅着不知疲倦的旋转,奶白色的拉花碎了,沉了,昏死在咖啡中。

队员们不见了,桌牌上没有他们的卡牌,也没有他们的位置。血污浸染了整个房间,却不曾探出房屋半点

但邓恩·史密斯好像什么也没发现一样,他注视着克莱恩的眼睛,灰色的眸子还是如湖泊般温柔。他没有回答,只是絮叨着,一丝丝,一毫毫,点点滴滴的细节。时间好像被无限的拉扯,重合,再拉伸。

邓恩的语速很快,快得对于邓恩来说有些不可思议,天哪,天哪,他自己但不知道他记得这么清楚

他讲着,讲述他的故事,他们的故事,他的记忆变得清晰而又明亮


轰隆,杂乱堆放着卡牌的的小桌化作了废墟,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天花板已经被天空所代替。

咔啦,天空出现了裂痕,血色涌入天空,不可名状的扭曲之物妄图将视线投入其中,又被夜色和阳光所扑灭。

怨灵尖啸着,混乱不堪的呓语纠缠着他的神智。

啪嗒,一颗跳动的心脏滚落在地


队长!!!!

克莱恩想要尖叫,而咽喉间不知何处渗透出的血液糊住了他的声带,迫使祂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肺像割裂般的疼痛,血水涌进肺泡,让他窒息。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对了,纸人,魔术师的转伤!我,我可以救队长!!我可以救下队长!!!




嘘,队长将食指放在克莱恩的唇上

我想听你说爱我

邓恩眨眨眼睛,看起来有些俏皮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克莱恩无力的重复着,他说不出来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


我…我……

我爱你



分不清白昼与黑夜,乌鸦敲响第十二下钟声。

当真话不再扭曲成谎言时,一切的梦境都将结束,掌管梦境的女神应允她不忠的信徒结束这一切,这是必要的,合理的。



所有灵界的存在向那灰雾臣服

至此

恭迎诡秘之主新生



——————————————





好耶迟到了近两个月的愚人节贺,掐着521尾巴发

有空写彩蛋~稍后修文~

Jenny

值夜者小队的荣耀!!

记脑洞

大家闲得无聊,遂开展比赛


赌队长能记住多少东西

大家出题,从真实人物信息,到虚构但还有逻辑的人物细节

然后画风逐渐清奇,有离谱的狗血剧,毫无规律的各种单词,最后小克拿出了最后杀手锏


圆周率加小数点后三十位

队长背着背着开始瞎编,甚至舌头打结


队长:瞎编到了40多位了

:背错了背错了!(起哄)

队长:(无奈,调皮地吐舌头)

记脑洞

大家闲得无聊,遂开展比赛


赌队长能记住多少东西

大家出题,从真实人物信息,到虚构但还有逻辑的人物细节

然后画风逐渐清奇,有离谱的狗血剧,毫无规律的各种单词,最后小克拿出了最后杀手锏


圆周率加小数点后三十位

队长背着背着开始瞎编,甚至舌头打结


队长:瞎编到了40多位了

:背错了背错了!(起哄)

队长:(无奈,调皮地吐舌头)

瓦达西

邓戴

(本以为自己转了性子,结果小丑是我自己

摸完鱼。爬走)


  “如果你能将爱人复活,但代价是有关他的全部被记忆剥夺。”


  “你愿意吗?”


  机械声透着若有若无的讥讽和冷冰。


  “……”


  低笑自画着蓝色眼影的女人唇角逸散在空气中,透着莫名的轻松与释然。


  “我愿意。”


  她的声音坚定,又带着某种机械音无法看懂的感情。


  “即便失去记忆。”

  “我依...

(本以为自己转了性子,结果小丑是我自己

摸完鱼。爬走)



  “如果你能将爱人复活,但代价是有关他的全部被记忆剥夺。”


  “你愿意吗?”


  机械声透着若有若无的讥讽和冷冰。


  “……”


  低笑自画着蓝色眼影的女人唇角逸散在空气中,透着莫名的轻松与释然。


  “我愿意。”


  她的声音坚定,又带着某种机械音无法看懂的感情。


  “即便失去记忆。”

  “我依旧会爱上他。”


  “——唯独这件事,不会因为任何而更改偏移。”


…………

…………


  奥赛库斯久违的穿上了他充斥着神纹的外衣,天色昏沉,远处偶有薄雾升腾,一派安宁之景。


  这对于饱受烈阳折磨的身处夏日的鲁恩人来说,是难得的好天气。


  即便苏醒时间已不短,克莱恩仍是不习惯这儿的穿着。


  这么热还要穿这种衣服,要风度不要舒服么。

  他轻捏帽檐防止丝绒帽被突兀刮起的风吹走,心想。


  如果今天没什么大事,就和伦纳德换个班吧。

  虽然他看起来挺神秘,还有股诗人气质。但相处久了,还是能窥探出几丝真实。

  好像除了会写诗,其他任何事安在他身上都不会突兀。


  克莱恩思绪发散着,不知不觉间便到了黑荆棘安保公司。


  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很突兀啊。传说中的所谓非凡者结果是佣兵后来又成了安保什么的。


  克莱恩摇摇头,将念想抛开,推门而入。


  “诶!我、我没有在偷懒!”

  罗珊慌慌张张得将手里的东西快速藏好。


  “是你啊克莱恩。呼,吓我一跳。”

  罗珊明显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是队长来了。”


  她有些紧张兮兮的环顾四周,偷偷冲克莱恩招手。


  “怎么了,这么神秘。”

  克莱恩有些想笑,便也这么做了。


  罗珊明显有些恼羞成怒。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啦!我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好,好。”

  他笑眯眯的捏着手杖俯身,胳膊轻压桌台。


  “关于队长吗?”


  “你们怎么都知道。”


  罗珊有些失望。


  “拜托,这样显得我很大惊小怪诶!能不能配合一点!”


…………

…………


  那次玩笑后,事情渐渐被克莱恩淡出脑海。


  所以当他得知黑夜教会驻廷根小队要调来新人时,明显有些惊异。


  他们本应不缺人才是。


  克莱恩看着那位眼眶晕有蓝色眼影的女士,悄悄用胳膊顶了顶一旁有些神游的伦纳德。


  “你认识她吗。”

  克莱恩悄悄凑人耳边低语。


  “喔,她啊。”

  伦纳德打了个哈欠,有些漫不经心。


  “她是戴莉女士。戴莉·西蒙妮。”


  原来她叫戴莉。

  克莱恩了然。

  那天就是她给自己做的检查。


  不知为何,克莱恩总是觉得现在的情景有些奇怪。

  明明班森还是喜欢开幽默的玩笑。

  梅丽莎依旧那么勤俭持家。

  伦纳德还是那么随性不靠谱。


  但不知为何,他的灵性直觉总在提醒他。


  队长和这位戴莉女士,应该是认识的才对。


  他心想。


  他们应该认识。


…………

…………


  廷根保卫战结束,克莱恩一行以一人重伤,二人昏迷的代价幸运得将因斯·赞格威尔击退。


  真好啊。


  恍惚间,克莱恩听到有谁发出叹息。


  他还活着。


  真好。


…………

…………


  在众人的推波助澜下,明显对对方有意的戴莉与邓恩相恋。


  他们的婚礼在黑夜教会主教的主持下举行。


  克莱恩送了他精挑细选的非凡特性们造出的非凡物品。

  伦纳德送了一首据说是自己作的诗。

  威尔送出几缕幸运。

  女神送出独属于祂的祝福。

  亚当在众人的凝视中在本上写下“邓恩与戴莉会幸福美满,这是合理的。”

  值夜者们将他们千辛万苦叠好的一大罐千纸鹤塞到邓恩手里。

  屋檐上的乌鸦被打跑。

  阿兹克先生在座位上露出诚挚的笑意。

  ……


  婚礼完美结束。


…………

…………


  “戴莉女士…”


  “醒醒,戴莉女士。”


  耳边声音愈发清晰,戴莉睁开眼眸,对上一脸担忧的伦纳德。


  “是梦啊。”


  她的眼尾有晶莹滑落。


  他还活着。


  真好。

瓦达西

邓戴

浅摸个养活自己

饭有毒,快跑


  “你知道吗,伦纳德。”

  “他还,欠我一支舞呢。”


  她的脸上泪痕依稀可辨。


  “我们啊,…差一点就在一起了呢。”


  声音断断续续传入绿眸男人的耳畔。

  他只是沉默的垂下头,静静地听着。

  听着属于戴莉·西蒙妮的声音愈来愈低,直至低不可闻。


  “……”

  她的蓝色眼影在眼尾处晕开。

  “...

浅摸个养活自己

饭有毒,快跑



  “你知道吗,伦纳德。”

  “他还,欠我一支舞呢。”


  她的脸上泪痕依稀可辨。


  “我们啊,…差一点就在一起了呢。”


  声音断断续续传入绿眸男人的耳畔。

  他只是沉默的垂下头,静静地听着。

  听着属于戴莉·西蒙妮的声音愈来愈低,直至低不可闻。


  “……”

  她的蓝色眼影在眼尾处晕开。

  “就差一点。”

  “可惜了。”


  克莱恩唇瓣开合几瞬,却恍若失声,只得如雕塑般矗立,听着她的喃喃,听她灵魂的哀泣。


  突如其来的静谧几欲将人逼疯,度秒如年般,一瞬便恍如四季。

  戴莉的眸子闪过亮光,声线颤而充斥着失而复得的惊喜。


  “…我好像,看到邓恩了…”

  “他在向我招手。”


  戴莉唇角勾起一抹真挚的笑意。


  “你迟到了。”


  风轻柔拂过二人怔愣眉眼,那位总喜欢用语言挑逗别人的女士在他们面前阖上了眸子,呼吸渐止。


  恍惚间,他们看到队长笑着将戴莉女士拥入怀中。


他们听到戴莉含笑的嗓音轻灵回响。


  “让一位女士久等可是很失礼的行为。”


  “作为赔偿。”


  她搂住灰眸男人的脖颈,在人唇落下轻柔一吻。


  “把自己赔给我吧。”


  “期限,一辈子。”


  真好啊。

  能再次见到你。


瓦达西

廷根小组回忆录

  廷根。


  “克莱恩,过来一下。”邓恩灰色的眸子里满是凝重。


  “欸……。是,队长。”

  克莱恩愣了下,将手上的牌放下,起身跟在人身后。

  缓缓关闭的门阻挡了他人好奇的探寻。


  “佐特兰大街有些情况。你和伦纳德……”

他迟疑了下,复又开口。

  “算了,还是我和老尼尔去吧。你待会替下科恩黎,看守查尼斯门。”


  “好的。”

  虽满腹疑虑,但凭着对队长的信...

 

  廷根。


  “克莱恩,过来一下。”邓恩灰色的眸子里满是凝重。


  “欸……。是,队长。”

  克莱恩愣了下,将手上的牌放下,起身跟在人身后。

  缓缓关闭的门阻挡了他人好奇的探寻。


  “佐特兰大街有些情况。你和伦纳德……”

他迟疑了下,复又开口。

  “算了,还是我和老尼尔去吧。你待会替下科恩黎,看守查尼斯门。”


  “好的。”

  虽满腹疑虑,但凭着对队长的信任,克莱恩点头应下,转身向门口走去。


  一……二…

  他放慢脚步,淡定在心中默数。


  “等一下。”


  克莱恩表情未变的回头。

  “怎么了队长?”


  “除非门从内打开,否则不要管任何东西。”


  克莱恩想起了那个符号,忍住坦言的冲动,冲一脸严肃的邓恩点了点头。


  “你可以走了。”

  邓恩低下头,翻看着桌上的文件。


  克莱恩站着没动。


  “嗯?…怎么还没走。”

   邓恩放下笔,指腹轻摁眉心。

  “帮我把老尼尔叫来。”


  “没问题,队长。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你去吧。”


  克莱恩轻捏帽檐行了一礼,放慢脚步,直到关上门才松了口气,快步前去武器库通知老尼尔。


…………

…………


  克莱恩不知那天发生了什么。

  但在看到邓恩略带悲伤的神情和微红的眼角时,却也猜出了几分。


  他攥紧了拳,却又徒劳的松开。

  我们是守护者。

  是廷根市民的守护者。


  民众安危高于失控担虑。


  我们应守护廷根。


  我们该守护廷根。


  我们要守护廷根。


  守护。


…………

…………


  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请进。”

  邓恩略暗哑的声音传来。


  克莱恩推门走了进去。


  “嗯…嗯?是克莱恩啊,有事吗?”邓恩收敛了神情,恢复了往日的稳重。但却仍能从那深沉的灰眸中辨认出未完全压下的沉痛和悲伤。


  “队长,昨天……”


  “风暴教会的一位队员失控了。”

  灰眸男人往日平和的眸子不受控制泛起阵阵涟漪。

  带着不自觉的颤音。


  克莱恩的心沉了下来。


  …失控么。


  在这之前,克莱恩以为这种事离自己很遥远。

  但如今,却重锤般粗暴的将幻想击碎。

  只余残忍的现实。


  “克莱恩,你的未来注定和我们不同。”

  邓恩的目光略溃散地凝视着桌上暗红色的钢笔。

  “你是个天才,这毫无疑问。你靠着自身敏锐的直觉和聪慧的头脑掌握了扮演法。”

  “你的前途是光明,且璀璨的。”


  “队长,我只是……”

  只是站在了罗塞尔大帝的肩膀上。


  克莱恩对教会隐瞒扮演法的不满愈发浓厚。


  “不。我的本意并不是想和你谈论这些。”

  邓恩不为所动,只定定的看着钢笔,仿佛从中看到了那名队员胸口喷出的鲜血。


  “我是想建议你,在提升序列前,一定要准备充分。不要被力量迷惑。”

  话落,他自嘲般笑了笑,似不甘,又释然。

  “如果,我是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需要有人献出生命才能拯救廷根,拯救无辜的人民,我希望,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克莱恩一直沉默的听着,闻言忍不住站起身,急急出声。

  “队长……!”


  邓恩摆摆手,打断了克莱恩未尽之语。

  他抬头凝视着克莱恩的眼睛,眸内尽是从容与温和。

  “如果我失控了,克莱恩,不要留手。我那时已经不再是我。”


  邓恩脑中闪过因风暴教会人员的一个迟疑而惨死在失控队员手下的无辜百姓,轻轻闭上了眼,声线平缓而坚定。

  “到了那时——杀了我。”


…………

…………


  克莱恩忘记了自己怎么回的家。

  当他清醒过来时,脑内只剩下那双充满了复杂情绪的灰眸。


  “…该死……”

  仿若自灵魂深处哀叹嘶鸣的低咒自唇溢出。

  充斥着对己身弱小的愤恨。


  那夜,室内煤灯一夜未熄。


…………

…………


  几天后,老尼尔请假了。


  克莱恩控制不住的想起初开灵视时看到的画面,灵性直觉疯狂示警。

  指尖微颤,他沉默的取用灵摆占卜。


  看着顺时针旋转的灵摆,克莱恩如坠冰窟。


…………

…………


  邓恩将目光从文件上收回,表情逐渐严肃。

  “发生什么了吗。”

  在他印象中,一向稳重不似伦纳德那般莽撞的克莱恩,很少有这般慌张的时刻。


  “队长,我占卜出老尼尔状况不对。”


  克莱恩详细的将发现与猜测叙述。


  “为什么瞒而不报。”


  “…我,我以为是我的幻想。”


  邓恩灰眸暗淡一瞬,阖眸喃喃般启唇。

  “…为什么不占卜他是否失控。”


  “我之前和老尼尔合作过,他不像是失控,顶多是、接近失控。”

  克莱恩眸里带了些希冀。


  他在邓恩那也看到了这种感情。


  这种。


  自欺欺人的感情。


…………

…………


  “原来,原来我已经变成了怪物……”


  “让我离开吧,我会进入深山,不再出现,我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我只安静地尝试我的仪式,真的,放我离开吧,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邓恩,你还记得我曾经救过你吗……”


  “洛耀,你还记得我帮助你挽回了家人的生命吗……”


  “克莱恩,你还记得我每天都教导你神秘学吗?还记得我们讨论怎么报销费用的事情吗?还记得我给你弄手磨咖啡吗?还记得我们一起对付失控的代罚者吗?”


  “……”


  砰!砰!


  地毯被染成深红,透着别样的妖冶。


  也映出众人苍白的脸。


…………

…………


  如果不能拯救她,那就去陪伴她。


  邓恩沉默良久,转身离开了墓地。

  一束纯白被人小心放在碑前。


  “我们是守护者,也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