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邢克瑶邵宇寒

192浏览    7参与
康康

寻文

好久之前看的了,克瑶带着孩子回国,孩子好像叫思樾,里面是因为一个小动物(没记错的话是刺猬)和邵主任联系到一起的,真的很想再看一遍!有知道的这篇文的姐妹吗?

好久之前看的了,克瑶带着孩子回国,孩子好像叫思樾,里面是因为一个小动物(没记错的话是刺猬)和邵主任联系到一起的,真的很想再看一遍!有知道的这篇文的姐妹吗?

野夢.

【寒瑶】《照镜子》(下)

《照镜子》(下)


原创·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您慢走啊,邢总。”邢克瑶陪同着好几位参加宴会的客户除了大门。

“您几位也是,你们来出席活动,是我的荣幸。”说完几位便和邢克瑶握了手,各自各散了。

邢克瑶踩着高跟鞋慢慢走下大门前的十几级楼梯。

心想着,安这楼梯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明知道女士这种地方要穿高跟鞋还整楼梯。

心里想着想着就感觉到被高跟鞋折磨了一整晚的脚后跟疼得厉害。

现在她可不想当什么邢总,只想邵宇寒来接她,做他的小娇妻。

走完最后几级楼梯的时候,她看见门口停的并不是司机驾过来的车,而是她和邵宇寒自己开的那辆。

车里的人正正就是邵宇寒。...

《照镜子》(下)


原创·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您慢走啊,邢总。”邢克瑶陪同着好几位参加宴会的客户除了大门。

“您几位也是,你们来出席活动,是我的荣幸。”说完几位便和邢克瑶握了手,各自各散了。

邢克瑶踩着高跟鞋慢慢走下大门前的十几级楼梯。

心想着,安这楼梯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明知道女士这种地方要穿高跟鞋还整楼梯。

心里想着想着就感觉到被高跟鞋折磨了一整晚的脚后跟疼得厉害。

现在她可不想当什么邢总,只想邵宇寒来接她,做他的小娇妻。

走完最后几级楼梯的时候,她看见门口停的并不是司机驾过来的车,而是她和邵宇寒自己开的那辆。

车里的人正正就是邵宇寒。

邢克瑶走到车窗前敲了敲。

“你怎么在这儿?我不是说不用你过来嘛。”邢克瑶弯腰和他说话。

“难道我的车技比你司机还差吗邢总,这么不希望我来?”

邵宇寒微侧着头问她。

谁能想到刚刚邢克瑶就在希望她来呢。

邵宇寒打开车门绕过车子站在她面前,盯着邢克瑶的脖子看。

“看什么呢?”邢克瑶不解。

“你今天果然没有带项链。”邵宇寒在出门照镜子的时候就看到了,今天邢克瑶出门没有带任何首饰。

“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邵宇寒没听完就弯腰进刚刚打开的车窗,打开副驾驶的柜子拿出一个首饰盒。

打开里面是一条简约的小钻石项链。

“送给你的,刚刚你出门之后我就去挑了。你总说我做事不走心,戒指求婚也是。但我想告诉你,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邵宇寒微微笑。

邢克瑶一时之间没想到说什么,刚参加完宴会的她哪有想到有这么大一个惊喜等着她。

邵宇寒把项链拿出来给邢克瑶带上,两只手搭在她肩膀。

“真好看。”邵宇寒微笑看着邢克瑶的眼睛。

“邵主任挑东西什么时候都很有眼光不是吗?包括我。”邢克瑶伸手环绕住他脖子。

“那能回家了吗?亲爱的邢总。”邵宇寒瞟了一眼车子。

邢克瑶本想上车,可她又想到了一些小诡计。

“走不动了。”邢克瑶依旧挽着邵宇寒的脖子并且撒撒娇。

邵宇寒刚刚就看到邢克瑶走楼梯下来的时候有多勉强,也知道她是因为高跟鞋磨伤了脚后跟。

他把邢克瑶以公主抱抱到了楼梯上面。

自己快步走回车上拿创可贴和球鞋。

邢克瑶很惊讶,她没想到邵宇寒一直在车上备着这些。

待邵宇寒走回来一步一步替她处理伤口,邢克瑶眼睁睁的看着他。

“弄好了,下次再这样我就让你穿平底鞋出门,知道了没有。”邵宇寒叉着腰说他的小女孩。

邢克瑶仰着头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爱你。”邢克瑶说道。

邵宇寒心里美滋滋的,笑了一笑。再次抱起她和拿起鞋子,小心翼翼把她放到副驾驶。

在回家的路上,两人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


野夢.

【寒瑶】《照镜子》(上)

《照镜子》(上)


原创·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邵宇寒值了几天的班,今天终于可以放早班,早早的六点就已经驾车飞速回家。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见他几天没见的老婆啦~


邵宇寒一进门,就看到家里那个女人在厨房为她忙东忙西的画面。

打蛋、泡面、煮菜一样不少。熟悉的步骤和香气,是餐蛋面。

他不舍得破坏这美好的画面,轻手轻脚地接近沙发,放下公事包再坐下。

“阿嘶!”油炸的声音都盖不住这惊叹声。

“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邵宇寒立即起身过去扶着邢克瑶的手。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邢克瑶感觉不可思议,明明她什么都没看到。

“刚刚回来的,看到你煮饭这么好看,不舍...

《照镜子》(上)


原创·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邵宇寒值了几天的班,今天终于可以放早班,早早的六点就已经驾车飞速回家。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见他几天没见的老婆啦~


邵宇寒一进门,就看到家里那个女人在厨房为她忙东忙西的画面。

打蛋、泡面、煮菜一样不少。熟悉的步骤和香气,是餐蛋面。

他不舍得破坏这美好的画面,轻手轻脚地接近沙发,放下公事包再坐下。

“阿嘶!”油炸的声音都盖不住这惊叹声。

“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邵宇寒立即起身过去扶着邢克瑶的手。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邢克瑶感觉不可思议,明明她什么都没看到。

“刚刚回来的,看到你煮饭这么好看,不舍得打破这个画面,我来吧。”邵宇寒盯着邢克瑶。

邢克瑶也乖乖的坐到餐桌,看着这个从以前起就这么会煮饭的男人,心又无数次的动了。

她喜欢在餐桌看着他煮饭,这也是她每次装修都选择开放式厨房的原因。

“怎么?你老公很帅啊?”不知不觉邵宇寒已经煮好了递到邢克瑶面前。

面被邢克瑶推了回去。

“本来就是煮给你的,我吃过啦,晚上有活动呢。”邢克瑶双手托着下巴交代。

“去哪?我载你?”邵宇寒一边吸溜着面,一边和邢克瑶说话。

“慢慢吃,别噎着了。不用载我啦。我去公司的团建晚会,不打算多呆的。只不过作为总裁还是要出席罢了。”邢克瑶叹着气吐槽。

“你好好吃,我先去换套衣服,不然该迟到了。”说完邢克瑶便进去房间挑了一条又一条的裙子。

最终选了一条深咖色的鱼尾裙,并没有戴任何首饰。因为对于她来说,首饰和礼服不融合,她宁愿不要。

“这套怎么样?我房间的镜子前两天碎了,搞得我现在每天都要出来客厅照,你帮我订一块新的吧。”邢克瑶边说边对着镜子照前照后。

看到自己的女人穿着礼服裙,身材被裙子衬托的如此之好,谁又能认住原地不动?

邵宇寒放下了筷子,往镜子走去。

“很漂亮。”邵宇寒从后抱住邢克瑶,手搂着腰。

邢克瑶头往后靠着,看着镜子里的邵宇寒,笑了笑。

“买镜子,快点。”

“我喜欢你穿出来给我看,要不别买了吧”邵宇寒打趣她说。

“你敢?我把这全身镜搬进去你信不信。”邢克瑶仰头看他。

“知道啦,给你买。”邢克瑶一只手反手抚着邵宇寒的脸,一只手被邵宇寒拖住。

完全没有事物挡住邵宇寒看她的身子。

邢克瑶看到邵宇寒的眼睛去向,反了个身。

“不给你看~”邢克瑶转身拿起包包。

“出门啦~拜拜老公。”邢克瑶关门后,只留下看着门口低头笑的邵宇寒。




野夢.

【寒瑶】《签约》

《签约》


原创·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你去哪?”邵宇寒见邢克瑶接完电话便起身匆匆收拾行李,他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说道。

“卫师姐说她有个法律上的协议不懂,叫我过去帮忙。既然是她,我就过去帮个忙”邢克瑶一边回着,但忙碌的没时间看邵宇寒一眼。

“卫兰?怎么不叫我,你等等我,我也去收拾。”邵宇寒说完便要起身。

“哎呀,你好好儿的在仁心上班,我两三天就回来啦。”奈何邢克瑶闹不过他,只好让他也一起收拾行李出发。


车上俩人腻腻歪歪的,邵宇寒一只手驾车,一只手抓住邢克瑶的手,死死都不肯放开。

“邵宇寒,抓那么紧干嘛,我都让你一起去了你还不放心吗?”邢克瑶哭笑不得...

《签约》


原创·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你去哪?”邵宇寒见邢克瑶接完电话便起身匆匆收拾行李,他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说道。

“卫师姐说她有个法律上的协议不懂,叫我过去帮忙。既然是她,我就过去帮个忙”邢克瑶一边回着,但忙碌的没时间看邵宇寒一眼。

“卫兰?怎么不叫我,你等等我,我也去收拾。”邵宇寒说完便要起身。

“哎呀,你好好儿的在仁心上班,我两三天就回来啦。”奈何邢克瑶闹不过他,只好让他也一起收拾行李出发。


车上俩人腻腻歪歪的,邵宇寒一只手驾车,一只手抓住邢克瑶的手,死死都不肯放开。

“邵宇寒,抓那么紧干嘛,我都让你一起去了你还不放心吗?”邢克瑶哭笑不得,像带着一孩子出差。

“嗯,不放心。不放心我老婆一个人和别的男人谈判。”邵宇寒的醋坛子轻轻易易就打翻了。

“什么男的,卫兰!!!卫兰欸,卫兰怎么可能是男的,邵宇寒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怕不是吃醋吃傻了。”

“舍不得你一个人出去”邵宇寒一本正经的说。

邢克瑶沉默了,以前他也是这样的,从来不让她独自去远的地方,去新的地方也一定要带着邵宇寒。

一件一件往事涌上心头,邢克瑶又没忍住,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邵宇寒连忙靠边停,抽了两张纸巾替她擦眼泪。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今天吃了饭不应该胃疼啊?还是压力太大了,早就叫你把事情分担一点。”

邢克瑶抓住他的手。“不是...”

“我明明和你分开之后五年内都没哭过,怎么一复合想到你泪点就这么浅...”

邵宇寒解开安全带抱了上去。

“我不想让你哭,也不会再让你哭了。我和你都要好好的,我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要追回来,好吗?”邵宇寒说道。

“嗯。”邢克瑶微笑看着他。


到了目的地

“克瑶!你来啦!”卫兰早就在门口等候克瑶,一见到邢克瑶下车就挥手向前跑。看到邵宇寒翘着手靠在车上带着略微不爽的脸,卫兰知道自己阻碍了两个人的甜蜜时光。

“哟!哎呀,怎么麻烦邵大主任也来啦,哈哈哈哈”邵宇寒没有理会卫兰,卫兰只能尴尬的笑。

邢克瑶见状踢了踢邵宇寒,邵宇寒才把他那臭脸收进去。

“那瑶瑶,我们快进去吧,齐总在等着了。”

“好。”说完半拉半扯得拽了邢克瑶进去。

留下了邵宇寒一个人,他摇了摇头,跟在后面。

“合作愉快,齐总。”卫兰说道。

“合作愉快,幸好你有邢总这么一个朋友,我们的合约才能顺利进行。”齐总夸赞道。

“客气了齐总,卫兰是我的朋友,帮她很应该。合作愉快。”

三人一起走出酒店会议室,看到邵宇寒早就在门前等候了。

“齐总,这边,我先送您出去吧。”卫兰看到这个状况,当然不打算再次打扰二人,便找个借口拉齐总一起离开。

“你怎么在这儿呀,不是叫你在大堂等我吗~”邢克瑶看到邵宇寒那鼓气的模样,上前挽着他的手,头靠肩上。

两人并排走,但邵宇寒一声不响。

“你怎么啦?不说话”邢克瑶感觉到不对劲。

“你是不是又喝酒了。”邵宇寒皱着眉停下脚步。

邢克瑶刚刚确实喝了两杯,但那是签约的基本礼仪,虽然说自从邵宇寒和她复合后,他不允许她再喝酒。

但是邢克瑶偶尔还是会和合作方喝两杯,也会处理好味道再回家。

可惜今次一出会议室就看到他,没办法,估计邢克瑶也没想到邵宇寒鼻子那么灵。

邵宇寒见她不说话,心里有了答案,拿起她两只手。

“我不是不让你喝,而是我怕你不是自愿的,真的不喜欢喝我们就别喝了。但若果你不怕,也不讨厌,答应我,不超过五杯可以吗?”邵宇寒看着面前像犯了错的小女孩,也不忍心继续不理不睬。

邢克瑶见到杆子当然往上爬。

“好!我答应你!”

邵宇寒微微一笑,牵着邢克瑶走往停车场。


野夢.

【寒瑶】《赈灾》

《赈灾》


“邵宇寒!”邢克瑶一回到家重进门口大喊。

正在收拾行李的邵宇寒有被吓到,转头接住了一头冲进来的克瑶。

“你是不是又要去灾区!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还是靠别人听说才知道!你是不是打算到了那才告诉我!哈!?”克瑶仰着头问。

“瑶瑶,你冷静点。我是要去灾区,但是我只是去救援,你放心。”他双手搭在克瑶肩膀上。

邢克瑶尽管手上拿着公事包,依旧把他的手推开。

“你觉得我还信你吗邵宇寒!上次你也是这样,说都不说就进去了核心地带,还感染了传染病。上次你回大本营知道我有多担心吗?”邢克瑶眼眶开始有眼泪打转。

“那我不还是平平安安回来了么。”邵宇寒想伸手抱住邢克瑶。

邢克瑶退后了两步,...

《赈灾》


“邵宇寒!”邢克瑶一回到家重进门口大喊。

正在收拾行李的邵宇寒有被吓到,转头接住了一头冲进来的克瑶。

“你是不是又要去灾区!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还是靠别人听说才知道!你是不是打算到了那才告诉我!哈!?”克瑶仰着头问。

“瑶瑶,你冷静点。我是要去灾区,但是我只是去救援,你放心。”他双手搭在克瑶肩膀上。

邢克瑶尽管手上拿着公事包,依旧把他的手推开。

“你觉得我还信你吗邵宇寒!上次你也是这样,说都不说就进去了核心地带,还感染了传染病。上次你回大本营知道我有多担心吗?”邢克瑶眼眶开始有眼泪打转。

“那我不还是平平安安回来了么。”邵宇寒想伸手抱住邢克瑶。

邢克瑶退后了两步,擦了擦眼泪。

“你一定要去吗。”邢克瑶低着头问。

“是。”

这个答案并没有令邢克瑶非常惊讶,因为自从邢克垒取了米佧,她已经看惯了两个人的行事作风,可是今次不一样,在湖南发生的是十级地震,到现在的余震都到达七级。

况且她今次还不能陪着他一起去,公司正好有一个等待了好久的合同要在当地签,耗时也得两三天。

“那你就别找我了。”邢克瑶转身就走。她没有迟疑,他没有挽留。


在前往赈灾的车上,核心的医生都在,米佧、许妍姗、陈韬、卫兰当然少不了邵宇寒还有一群护士。每次的人马都差不多,毕竟自愿去赴死的又能有多少人呢?不过这次的人数缺少了很多。

邵宇寒坐在卫兰隔壁一言不发。卫兰作为多年的挚友,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想什么呢?怎么入神。”

“这次的人数太少了,我怕赈灾不顺利。”邵宇寒随随便便搪塞了过去。

“瑶瑶呢?上次她也和你一起来的啊。”卫兰继续发问。

“我怕危险,就不让她来了。”邵宇寒再次撒谎,毕竟他只知道克瑶不希望他来,并不知道她要签合同。

卫兰一眼就看出来了,俩人又吵架了。邢克瑶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决定的事情无人能改变,她也不可能丢下邵宇寒一个人来。

“唉~”卫兰叹了口气,却又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了。

邵宇寒见状,也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心里清楚,卫兰比谁都了解克瑶和他,早就看穿了。


下车了

卫兰开始部处着所有人的分工,邵宇寒就不一样了,一下车就被人拉去做手术了。当然米佧见到邢克垒也没时间腻歪。小夏也来了,她和束文波也一起救助伤员。所有人都非常忙碌,为了伤员,为了生命而奋战。但邵宇寒还有一个目的,麻醉自己。

邢克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约了两天后最快的一班旅游巴士去湖南,希望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邵宇寒身边。这两天对于邵宇寒来说,很快很快。但是对于邢克瑶来说,比她过的所有时间都还要漫长。


“合作愉快,萧总。”邢克瑶伸出了手想与萧总握手。

“可别了,邢总。现在行业内谁还敢握你的手啊哈哈哈。”

邢克瑶曾经有一次在外被合作伙伴强迫握手,对方还毛手毛脚的,时不时蹭她脚跟,时不时搭她肩膀,结果就被邵宇寒打进了医院。可惜,邵宇寒是医生,打哪都不是要害,出来只是轻伤。

邢克瑶一想起这件事情就尴尬,立即把手缩了回来,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听说邵先生去了赈灾啊,可真够危险的,你怎么不去啊。”萧总问道。

“啊,我这正准备要去呢,两点的车。”邢克瑶告诉萧总。

“啊~果真是夫妻俩都有爱心!那老夫也出点绵薄之力,药材要什么有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那就谢谢萧总了,我还赶时间,您慢用。”邢克瑶说完微微鞠躬便慢悠悠的走了出去,但是她的心里其实比谁都着急。


邢克瑶上车特意选了最靠前的位置,只为了能第一个下车见到他。她在车上不想别的,只希望邵宇寒平平安安等着她,别出什么幺蛾子,只是算祈祷都快二十遍了。

半夜了,车也到了,邢克瑶的煎熬旅程也结束了。她第一个走下了车,茫然的看着,直到助理喊她。原来是卫兰在远处就看见她了,过来找她。

不过邢克瑶现在哪管的上卫兰,一来就飞了句“宇寒呢?他没事儿吧。”

卫兰白了她一眼“看到师姐就只想着师兄,好一只白眼狼。你放心...他没事儿,还好着呢,现在在给脑震荡严重患者做修复手术。”

“来人啊来人啊!邵医生被石头砸中了!”远处一位身穿黄色救援服的义工大喊。

邢克瑶比卫兰和米佧都快的奔到了远处,她看了看担架上的伤者,确定了不是邵宇寒,呆了两秒,才意识到要开始救人。

她也有医疗知识,米佧和卫兰见状就把这位伤者交给了邢克瑶。

半小时过去了,邢克瑶终于把病情稳了下来,她感觉到头一晕,差点晕倒在石地上。

是邵宇寒接住了她。他用公主抱把邢克瑶抱到了休息室。

“干嘛来了”邵宇寒掩盖不住嘴角的笑意。

“救人...”邢克瑶把脸别过去。

“你觉得我信吗?老婆~”邵宇寒凑到邢克瑶耳边说。

本来就全身无力的邢克瑶更加瘫软。

“你不是不愿意听我的话吗?管我干什么。”邢克瑶索性平躺在了沙发上背对着他。

“你做的很棒,但是你又不好好吃饭了吧。”邵宇寒知道邢克瑶不喜欢被说,刻意先夸了她一下。

“要你管,不知道因为谁吗!”邢克瑶捂着肚子气鼓鼓的说。

“大本营煮了粥,我去给你盛一碗”邵宇寒看着他没好气的说。

“不要。去照顾你的病人吧。”克瑶还在赌气。

“半夜了还有什么病人,更何况真有的话这不就有一个了吗?”邵宇寒轻轻的吹着粥。

“我不吃,别白费力气了。”邢克瑶胃很疼,但是她依旧要给邵宇寒一个教训。

邵宇寒皱起了眉头,看到她这样他真的很心疼。他本来就在粥里混了药,现在如果不吃克瑶又要疼到晕倒了。

“瑶瑶,听话,吃完了我任你罚好吗?”

“不好。”

邵宇寒摸了摸鼻子想到一个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方法。

他自己还吃了一口确保温度好了以后,再吃了一口。

他把克瑶转过来躺平,亲了上去。

本来被转过来就还没反应的过来,现在被邵宇寒亲上了只好任他摆布。


邵宇寒熟练的撬开邢克瑶的嘴唇,把粥喂给她喝,邢克瑶似乎习惯了,一口一口吞。

邵宇寒见状赶紧起来,把剩下的自己吞了下去。

把邢克瑶扶了起来。

“吃不吃?”邵宇寒再次拿起碗吹了粥递到邢克瑶面前。

这次邢克瑶没有再说什么,乖乖的吃完了一整碗粥。

邵宇寒见状,也打算走了,让她在这儿好好休息。

可是邢克瑶哪有这么容易让他走。

“邵主任...撩完就跑什么意思?嗯?”邢克瑶跑道他面前拦住他,不再像霸总,像娇俏可人的小女孩儿。似乎是有点意犹未尽。

“好好休息,现在不是时候。”邵宇寒捧着她的脸说。

“切,那邵主任好好加班咯”邢克瑶趁他不备亲了他脸颊一下,嘟着嘴回去沙发躺着。

“晚安”邵宇寒也回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野夢.

【寒瑶】《绯闻》

《绯闻》


许妍姗回来之后,米佧也回去了仁心医院。

不同的是,她们回去的第一天,医院就多了四条“头条新闻”。

一,邢克垒的浪漫求婚之路成功了。

二,米佧和邢克垒合理制服了一名毒贩,场面震撼至极。

三,许妍姗是靠米佧攀邵主任的關係才得以回来工作

。其实吧这些通通都不重要,真正大为震惊的是第四条,邵主任的正牌女友是许妍姗?!

一聽到这件事儿,米佧只能联想到克瑶姐听到这个绯闻会把邵主任如何处理,跪搓衣板?跪键盘?还是关家门外...


值完夜班,米佧本来想着回家,可好巧不巧,邢克垒出任务了。

米佧呆站在小区楼下,不知道何去何从

“值完夜班呐米佧?邢克垒出任务了,电话又关机了吧。...

《绯闻》


许妍姗回来之后,米佧也回去了仁心医院。

不同的是,她们回去的第一天,医院就多了四条“头条新闻”。

一,邢克垒的浪漫求婚之路成功了。

二,米佧和邢克垒合理制服了一名毒贩,场面震撼至极。

三,许妍姗是靠米佧攀邵主任的關係才得以回来工作

。其实吧这些通通都不重要,真正大为震惊的是第四条,邵主任的正牌女友是许妍姗?!

一聽到这件事儿,米佧只能联想到克瑶姐听到这个绯闻会把邵主任如何处理,跪搓衣板?跪键盘?还是关家门外...


值完夜班,米佧本来想着回家,可好巧不巧,邢克垒出任务了。

米佧呆站在小区楼下,不知道何去何从

“值完夜班呐米佧?邢克垒出任务了,电话又关机了吧。”克瑶姐从米佧身后走过来。

“克瑶姐,嗯呐,你吃完饭了吗?不然一起?”

就这样,米佧和克瑶姐去了她家煮饭吃,米佧还告诉她今天的绯闻了。

“那你想...我去摆平?”

“你俩都要结婚了克瑶姐,还不公开等过年呐”

“行吧,明天我载你去医院上班。顺便看看情况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 医院前台

“谢谢克瑶姐~那我先去工作啦,你也要加油哦!”米佧捂着嘴笑 “去吧,晚上见。” 

邢克瑶从前台走到了邵宇寒办公室门口,但是她没有进去。她靠着走廊上的扶手,站了接近半个小时。

门终于开了,邵宇寒走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敲门”他一脸疑惑。

“不想。”邢克瑶闹脾气的说。

“还在...为那颗心生气?”邢克瑶当然知道邵宇寒说的是上次他弄坏的周年纪念日礼物。那两条项链合起来会变成一颗心,可偏偏,邵宇寒把他的那条弄不见了。

“哪颗心,我不知道。”邵宇寒走过去,把拳头在邢克瑶的视线水平松开,一條项链垂直展现,悬挂着的是半颗巧克力心。

邵宇寒把邢克瑶挂着在脖子的项链拿起来和他的合上。

“这个,我自己做的,能不能原谅我。”邵宇寒直勾勾的看着邢克瑶。

“那谣言呢?你怎么这么多女朋友啊邵宇寒,之前是米佧现在是许妍姗。”

“你不就是来帮我化解的吗?進來再说”邵宇寒拉着邢克瑶的手腕,把不情愿的她拉进办公室。

“上次跟你说要去民政局,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邵宇寒坐在沙发上问

“求婚连个钻戒都没有,谁要和你去民政局。”邢克瑶坐在邵宇寒对面的办公桌上。

“谁说我没有。”邵宇寒单膝跪地把戒指给克瑶带上。

“我还没说愿意呢”克瑶笑着打趣。邵宇寒起身,靠近办公桌,两只手隔着邢克瑶放在桌子上。

“你靠那么近,信不信我反悔!我还没生完...”没等邢克瑶说完,邵宇寒就亲了她一下。

“你干嘛!医院啊邵宇寒”邵宇寒又亲了一下“我想看到底是邢克瑶小姐不想嫁给我,还是她还没习惯。”

这时候门开了,许妍姗看着报告敲门。

“邵主任,七号病床的患者可能...”她一抬头就看到邵主任和邢克瑶。“

你...你们继续...我...我出去!”邵宇寒笑了笑,邢克瑶也赶紧下来。

“谣...谣言解释清楚了!我回家了!”

“慢走啊,我还有手术,就不载你了”

“嗯,知道了。做完饭等你回来...”

邵宇寒陪邢克瑶走出办公室走到前台,所有护士医生都在起哄“芜湖~~~新女朋友啊邵主任”

米佧注意到了克瑶的手,跑了出来举起她的手“何止啊~都能叫嫂子了~”

“米佧。十篇论文。”邵宇寒对米佧说。“邵主任我错了!下次还敢!”


·HUJIAYUE·

【寒瑶|0621联文】视频•交换余生

上一棒:@我心悠然似清风

下一棒:@王奕涵9613

【寒瑶|0621联文】视频•交换余生

上一棒:@我心悠然似清风

下一棒:@王奕涵961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