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兔拟人

20.2万浏览    6398参与
不会画画的屑(小号)

下午随便划拉的

所以有些潦草(汗)

下午随便划拉的

所以有些潦草(汗)

粤家的兔子

最近画的高卢鸡,还是那句话手机像素不咋好,P1动作有参考

最近画的高卢鸡,还是那句话手机像素不咋好,P1动作有参考

在

  第一张是半厚涂,一次尝试也不太好,不过花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

  13个小时和15个小时还是有差别的。

  后面是一些简笔画剧情

  草稿和成品,一个太软,一个比较硬。

  算了,还是继续画。

  第一张是半厚涂,一次尝试也不太好,不过花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

  13个小时和15个小时还是有差别的。

  后面是一些简笔画剧情

  草稿和成品,一个太软,一个比较硬。

  算了,还是继续画。

树上有蚊香
  极速草稿流,全崩(忧郁脸)...

  极速草稿流,全崩(忧郁脸)

  

  

  极速草稿流,全崩(忧郁脸)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潦草画了下 有点简单 剩下的设...

潦草画了下

有点简单

剩下的设定之后再补(字好丑)


潦草画了下

有点简单

剩下的设定之后再补(字好丑)


头像涝泼
网上看到的图,遂画之 不知道有...

网上看到的图,遂画之

不知道有没有和其他老师撞内容

网上看到的图,遂画之

不知道有没有和其他老师撞内容

灣斯

  本来要在过年的时放的,结果忘了|•'-'•)

  本来要在过年的时放的,结果忘了|•'-'•)

海市蜃楼
  新人初来架到!

  新人初来架到!

  新人初来架到!

枫丹白露

  p1是线稿,p2是上色后的。

  p1是线稿,p2是上色后的。

杨子因
  因为老师发动态了我觉得我不...

  因为老师发动态了我觉得我不发就很不礼貌(bushi)

  

  是跟@香椿章鱼 老师的互绘

  

  以南哥抵南哥(什)

  因为老师发动态了我觉得我不发就很不礼貌(bushi)

  

  是跟@香椿章鱼 老师的互绘

  

  以南哥抵南哥(什)

毕远之

关于柒佰肆拾伍

我到底为什么要二编?

———————


——〔2022,北京〕——

“京哥儿,我瞧着咱爹那屋门缝里透光呢,这都连着几天了,你去劝他休息休息吧。开幕要用的资料等明天中西部的几个弟弟妹妹来了再汇总也不迟的。”


“得嘞,我去看看。还有下次记得叫‘家主’,没规矩。”


敲门,不应,找钥匙,开锁。看着眼前落了满地的文件草稿和趴在桌面上正酣睡的华家家主,北京只能一边无奈地摇着头一边从隔壁抱来一块毯子为他披上,不是一般的驾轻就熟。


“七百四十五……”华唇齿轻碰,陌生的数字跳进北京耳朵里。


听到家主的梦呓,北京感到有些奇怪。他对数字还是很敏感的,尤其是近代的几个日期。...

我到底为什么要二编?

———————





——〔2022,北京〕——

“京哥儿,我瞧着咱爹那屋门缝里透光呢,这都连着几天了,你去劝他休息休息吧。开幕要用的资料等明天中西部的几个弟弟妹妹来了再汇总也不迟的。”


“得嘞,我去看看。还有下次记得叫‘家主’,没规矩。”


敲门,不应,找钥匙,开锁。看着眼前落了满地的文件草稿和趴在桌面上正酣睡的华家家主,北京只能一边无奈地摇着头一边从隔壁抱来一块毯子为他披上,不是一般的驾轻就熟。


“七百四十五……”华唇齿轻碰,陌生的数字跳进北京耳朵里。


听到家主的梦呓,北京感到有些奇怪。他对数字还是很敏感的,尤其是近代的几个日期。但这个“七百四十五”确实没什么印象。


眼见一颗泪珠顺着华的脸颊缓缓滚落,北京皱起眉,心脏隐隐胀痛,“爹爹这是,又做什么梦了?”




——〔1842,南京〕——

龙朝有些看不懂这世间了。


他活了五千余岁,未见过有一个国家,国殇至此而其民竟不知源何。


其兵不知战败之哀,其百姓不知赔款加税之悲,其政府不知割地之辱、丧权之耻!如此之国家,当真是可悲至极,可恨至极!


“何为国?何为家?!”那个刚刚失去了孩子的父亲跪在下关码头声嘶力竭地咆哮着,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舒缓心中的悲苦。


自炎黄时代流传的图腾抛弃掉五千年来上位者的傲慢,向信徒们祈求救赎。然而往来行人皆如见瘟神,避之不及。


鄙夷的、嫌恶的、贪婪的、麻木的……一双双眼睛从龙朝身上扫过,扫过他悲切的哀嚎,扫过他狼狈的身形,扫过他腰间沾有血污的玉佩、扫过他满是泪痕的面容……那一双双眼睛似要化作实体,一刀一刀剜下他的肉来。


好痛,好痛,好痛……谁来救救我啊!


直到暮色爬满天空,龙朝也没有等来一个能宽慰自己的拥抱。


【您看起来不太好】


“滚!”龙朝厉声痛斥,尽管他清楚造成自己现在这糟糕处境的家伙是那个来自西洋的海盗,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发泄愤怒,无力的愤怒。


战火带来的灼伤已经习惯,巨额赔款造成的虚弱也尚能接受……可那个畜牲怎么敢要海关税权!他怎么敢!


【主权丧失,灵魂被碾碎然后重组的感觉不好受吧,更何况现在根本没有足够数量的人民与您共鸣。“四万万”份悲痛全部由您一个人承担,不觉得太辛苦了吗】


“与你何干?”


【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沉睡”呢?等有人终结了这份痛苦,再醒来不就好了?这与曾经发生过的、任何一次改朝换代没有差别的】


【睡一会儿吧,等最合适的人出现接替王朝】


龙朝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身形恍惚两下才站稳:“……你不是系统吧,至少不是那个只会发世界通知的。”


【怎么看出来的】


“你说话太主观了,系统从来不会刻意引导我们做选择。”龙朝抬起头来,原本金光灿灿的眸充了血,赤金色的瞳孔映射出来自黄泉地府的绝望,“你想或者能从中得到什么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当真与曾经并无分别?”


【您应该明白,我不具备“谎言“这项模块】


“那我就……睡一会儿吧,就睡一小会儿。”龙朝踉跄着脚步向城外走去,只在原地留下一滩干涸的血迹。因为XG的缘故,他的左小腿生生掉下一块肉来,直到现在伤口都无法愈合,创面溃烂,可见白骨。这让他不得不用布条裹紧整条小腿,以免吓到旁的人。


脚步由沉重变得更加沉重,龙朝眼中的绝望散了,麻木重新占据瞳孔。


“会好起来的,会好的。只要,再等一段时间……”




——〔2022,北京〕——

开幕式结束后一起去逛一逛北京城是陕西的提出来的,目的是阻止华仗着自己国家意识体的身份不注意劳逸结合,让过度操劳的爹爹好好放松一下。


一行人簇拥着华,叽叽喳喳如冬日里的麻雀一般吵闹,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仿佛这世上再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感到沮丧了。


直到那片“废墟”出现在众人眼前。


“所以到底是怎么溜达到圆明园来的啊?故宫天坛长城颐和园不好耍吗?实在不行去到高校校园里瞅瞅祖国的花骨朵们也比逛这怂园子强啊……”


内心疯狂吐槽的肯定不止陕西一个,负责带路的云南看见华失神的模样已经快急哭了。


没有不尊重什么的意思,只不过大家原本是奔着哄爹爹开心去的,一路上聊得都是对未来的展望、小兔子们又整出哪些趣事之类轻松愉快的话题。暂时被弃置脑后的那些历史突然跳出来,让所有人心头一沉。


沉默,没有谁敢打破。他们都看得到那场滔天的火。


“时候不早了,维姐儿不是说晚一点打视频电话过来吗?先回去吧。”华的笑容没有淡去,只是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七百四十五。”


北京又听到华呢喃这个数字。




——〔1869,京师〕——

龙朝醒了,四年前英舰闯入虎门海口的时候就醒了。


他没有等来终结这个朝代的人,也低估了那群资本家的贪婪——海外的炮火比南方的动乱先一步击溃了朝廷。


英法出兵,美俄看戏。


好,很好,好极了!我堂堂天朝上国,不到二十年的时间竟被那帮蛮夷两度重创!朝廷养的军队都是吃白食的吗!


京师城里的寂寞和荒凉,也正和城外一样,除了残毁、残毁、残毁之外,是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这是一座残木和剩灰的城,这尤其是一座破瓦和断砖的城;灰色的细碎的砖瓦到处都可看到,从前是高大的屋宇的,现在变成砖瓦场了,从前是平坦的道路的,现在也变做砖瓦场了。昔日充满着辉煌的金漆房舍的国都,现在可只是一片罗列着萧条残物的荒野。


强盗们试图用这抖动如绸的红色精灵掩盖他们恶魔一般的行径,罄竹难书的,又何止是罪孽呢?


兵临城下,君王败走;除稻种烟,饿殍遍野;国门洞开,经济受制;主权沦丧,领土割裂;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少年是被龙朝从城里的废墟里救回来的,用龙鳞。与XG一样,这位十四岁少年再次踏上京师的土地的时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区域意识体


“我给你赐名‘北平’,祈愿盛世太平。”


夜半,小屋,煤油灯下,两个人影交叠在一起。


“别动,让我看看。”


“没什么可看的,已经不疼了。”


北平拢了拢被龙朝扯开的衣襟,原本白皙光滑的胸膛此刻布满火焰灼烧之后的疤痕。“爹,您就别担心我了。倒是您,背上的伤可有好些?”


英法作为战胜国提出那些条约理直气壮,北疆的沙俄也以“调停有功”自居胁迫朝廷接受协议……龙朝背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无碍。”龙朝把灯芯剪短,屋子里顿时亮了不少。“明日启程,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吗?”


“早就备齐了。”


“去了西洋好好学。”


“嗯。您还不去休息吗?”


“……睡不着。”

  



——〔2022,北京〕——

闭幕式结束,忙得连轴转的几人总算能闲下来休息了。


晚饭过后,北京和华一起去飞机场送人,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冲淡了分别的伤感,更不要说现在科技发达,想见一面也没有从前那么难了。


回四合院的路上北京不知怎的就想起了“745”这个数字,回头看看华,斗胆询问。


“我签了足足七百四十五条……条约。”华望向夕阳,脸上没什么表情,可那眼神里的落寞骗不人,“我忘不了那如血的残阳,忘不了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有多痛苦。”


“可能第二天他们居住的地方就变成了‘且介亭’;可能第二天东西就贵了好多好多;可能第二天他们的生命就按下暂停键……”


“Die……家主,不是您,不是您。况且都过去了,现在可没谁敢欺负咱们。”北京牵起华微微颤抖的手,“您如今拥有这世上‘最真的真理’和‘最远的正义’。”


“又让你安慰了,我可真没用啊。”华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北京的脑袋。


“一起建设吧,未来。那个中华民族必定复兴的未来。”

世界和平啦~

 逮住过年的尾巴摸的鱼也算年贺,对吧~

  算是给自己2023的一个小礼物?

  大家都看了烟花吗( ᐛ

 逮住过年的尾巴摸的鱼也算年贺,对吧~

  算是给自己2023的一个小礼物?

  大家都看了烟花吗( ᐛ

万年
  我在画一种很凑的东西

  我在画一种很凑的东西

  我在画一种很凑的东西

琵琶普

详情可见终末轮回13:牛鸡身死后,海狸在弟弟妹妹面前一直坚持不掉眼泪,给自己安排了超级繁重的工作

在疲惫不堪的时候入睡…

她梦境里,是幼年的自己,是漫天飘散的花儿,浓重的黑雾…

以及消散在黑雾中…化为飞花的高卢鸡…

在梦醒时分崩溃落泪…


“放心,汉斯,我相信我姐姐…”


没有人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有多想拉着你…逃跑


你不知道我有多恨自己的无力,有多想留下…和你并肩…

可我还是走了…我必须走了…


“让他们留下吧…鹰酱…”


我救不了你…

我甚至救不了我自己…

姐姐

“让他们留下吧”

详情可见终末轮回13:牛鸡身死后,海狸在弟弟妹妹面前一直坚持不掉眼泪,给自己安排了超级繁重的工作

在疲惫不堪的时候入睡…

她梦境里,是幼年的自己,是漫天飘散的花儿,浓重的黑雾…

以及消散在黑雾中…化为飞花的高卢鸡…

在梦醒时分崩溃落泪…


“放心,汉斯,我相信我姐姐…”


没有人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有多想拉着你…逃跑


你不知道我有多恨自己的无力,有多想留下…和你并肩…

可我还是走了…我必须走了…


“让他们留下吧…鹰酱…”


我救不了你…

我甚至救不了我自己…

姐姐

“让他们留下吧”

无味的小糯龙
蔚蓝的天空只允许铁十字雄鹰展翅...

蔚蓝的天空只允许铁十字雄鹰展翅翱翔


除了人物其他均有参考

不带表个人政治立场

蔚蓝的天空只允许铁十字雄鹰展翅翱翔


除了人物其他均有参考

不带表个人政治立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