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兔拟人

11.6万浏览    1597参与
MuQi-沐祁
中法建交日! (由于太咕所以只...

中法建交日!

(由于太咕所以只有一张)

是国设贴贴

(虽然穿了裙子留了长发也一样是无性别)

法鸡耳朵有参考

友情向(大概?)

中法建交日!

(由于太咕所以只有一张)

是国设贴贴

(虽然穿了裙子留了长发也一样是无性别)

法鸡耳朵有参考

友情向(大概?)

愿与荼靡

云州(4)

    掣羽有个他引以为傲的功能--失眠或者通宵后仍然精神饱满,甚至飞行可以把高璐甩到看不见的后面。


       对此,月菡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熬鹰。


     比如今天,他起了个大早来视察工作。飞到大树杈子上看着小妖们忙忙碌碌,自己心里挺满意。


     二个祭司又像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来上班,周围的粉红泡泡一刻没停。...


    掣羽有个他引以为傲的功能--失眠或者通宵后仍然精神饱满,甚至飞行可以把高璐甩到看不见的后面。


       对此,月菡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熬鹰。


     比如今天,他起了个大早来视察工作。飞到大树杈子上看着小妖们忙忙碌碌,自己心里挺满意。


     二个祭司又像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来上班,周围的粉红泡泡一刻没停。


     那边的白象祖上是用毒的,据说还出过大妖,只不过这基因似乎到他这儿有了问题。白象现在只喜欢半夜捕食,抓到的猎物还喜欢放很久,发烂发臭了之后才开始吃,导致嘴里一股味儿。


      掣羽不止一次地跟他耐心商谈,说您是只好妖,实力也不弱,为什么要保留弱妖的食性呢?


      白象挠挠头,表示不解。


     有点口臭的白象身边站着脚盆,自称为鹤,事实上被众妖猜测为鸡。个子挺矮,野心挺重。


     他和白象不一样,他喜欢吃生的。掣羽记得他曾经在午饭时路过脚盆的房间,看见他正满嘴是血的啃一条生鱼。那天他破天荒没有抢祭司们的饭吃。


    脚盆鸡正在和棒子精南棒拌嘴,这棒子精也不是一般的妖怪,据他自己说,他是盘古开天地时遗留的手杖幻化成型,吸天地之精华而生。


     后来,有一天脚盆拉着掣羽到河边,指着农家大妈们洗衣服时用的洗衣棒哈哈大笑。从此,掣羽看南棒的眼神里多了一分怜悯。


    此刻脚盆骂得正起劲:“你这个洗衣服用的家伙还狡辩,明明就是你抢了我修炼用的宝珠,还嘴硬!那宝珠是我从捉妖师那儿夺来的,差点被他的剑刺中,哪儿能就让你这么轻易地偷走……”


   “你血口喷人!”南棒毫不示弱,“我手里的宝珠是我自己的!和什么捉妖师没有关系!”


    “就是你抢的!”脚盆骂着骂着就动了手,一爪子下去,把南棒的脸划出一个大口子。


    “我没有!阿西!你怎么还动手呢!”南棒躲闪不及,只好硬抗。


   掣羽原本在树杈上听得好好的,这下也安心不了了,正打算下去劝劝他们,不料一动翅膀,顿时头晕目眩。一个没站稳就从树上摔了下去。


“我去,老大!”


“老大怎么有翅膀还会摔啊?”


底下掐架的妖怪们也吓得不轻,七手八脚地围了上去。


脚盆把颜面尽失的妖王扶起来,给他擦去身上的灰尘,自己手上却有什么东西热热的。


他定睛一看,顿时现出原形。


一声鸡叫,终结了妖族安静的早晨。


“老大!你流血了!你不知道这两天咱们这儿闹瘟疫吗?一流血就感染了!!!”  


南棒慌慌张张地拿了药来,药粉撒在伤口上,微微的痛。却是一股熟悉的腊梅味儿。


瘟疫的事情已经困扰妖王和祭司们很长时间了。最近妖族可能跟着妖王一起走霉运,不少小妖原本只是划破了爪子或者咬到了舌头,却一病不起,甚至法力减弱不少,有些妖都开始发疯。


虽然还没有致死的病例,但月菡和高璐却把这事儿看得十分严重。她们俩关到妖族祭坛里,翻了不少典籍,最后神秘兮兮地把掣羽叫过去。让他到山上寺庙里“清除败类”,顺便把“败类”骨灰里的玉石带回来。


掣羽经常出去浪,很熟悉山上的事儿。最近人界也不太平,好像也在闹瘟疫。山上那座破得像白象的外套一样的寺庙最近很热闹,凡人都捂的严严实实地去祭拜。据说还真的灵验。


身为妖王,他对此清清楚楚,那只不过是一只狐妖在装神弄鬼,骗香火钱。


妖族和人族总是冲突,但是骗香火的事儿自从掣羽上位后很少发生,这对人对妖都不太好。于是妖王亲自上阵,去清除这个败类 。


他靠在树边,腊梅味儿一直萦绕在鼻间,熏得他心烦意乱。


夏暄好不容易送走了那一群瘟神,转头就到外边找晚梨和阿昼,在后门的稻草垛里发现了他们。


   小姑娘瞪着一双没有光彩的大眼睛,绿得像之前母亲最喜欢的翡翠镯子。夏暄看到这双眼睛就心里发酸,把晚梨抱起来,又牵上阿昼胖乎乎的小手,一起往回走。


      “亲们,今晚上想吃什么啊?”他随口问着,阿昼开始滔滔不绝地报菜名儿,晚梨则安静地跟在旁边不说话。夏暄最终从菜名儿里挑出了两个便宜好做的,把弟弟妹妹们送回房就准备下厨。


       青鄂和安南都乖巧地跑过来打下手,夏暄洗着菜,顺便考了他们俩几道题。


       “青鄂,解忧茶的原材料都有哪些?”年龄虽小却眉眼深邃的药师对答如流,夏暄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安南,别切土豆丝儿了,告诉我水上凌波的三个要领。”瘦瘦小小的男孩吭哧了一会儿,只答出来了两个。


        “回去要好好看书啊,别光顾着玩儿了。”夏暄说完,转头搅拌锅里的汤。年龄最小的捉妖师低着头,忽然开口。


         “师……师兄……我的书不知道被谁给撕坏了……我只读到了两个要领……剩下的没有了……”


     


           夏暄跟着安南去检查了他的书,书很旧了,里面的几页明显被人撕毁过。夏暄没放在心上,只当是搬家时有人不小心弄坏的。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替师弟补上了最后一个要领,接着就宣布开饭。


          几个孩子都迫不及待地上了桌,而金勇哲却迟迟不见踪影,阿昼咬着筷子想了一会儿,告诉夏暄说自己在后院看见了他。


         


          夜幕降临,后院小小的一块被圈出来的“练武场”里,一个初有少年模样的身影正借着微弱的夕阳光芒对着靶子练箭。


          地上掉满了箭,箭羽都有些分叉了,可见主人练习的频率之高。


          又是一发!九环!夏暄不由得叫好,金勇哲猛然回头,看见年轻的掌门正站在身后。


         “天黑了,赶紧回来吃饭。”夏暄替他捡起箭。


         少年的脸上写满了犹豫,欲言又止,最后蹲在了地上,手里还握着弓。


         “怎么了?”夏暄把他拉起来。


        “师兄,我觉得我好没用啊。’”见夏暄面露不解,金勇哲又解释道。


        “我不能保护阿智,也不能保护你……嗯……然后,今天下午那个人骂我,我甚至都没有勇气保护自己。”


        夏暄忽然笑了,金勇哲抬头看着他。  


       “十多年前我爸妈和亲戚们都被杀的时候,我也这样想过。”他笑着,把屠门这件事说得像踩死了一只蚂蚁那样简单。“晚梨被熏瞎眼睛的时候,我也这样想过。北宸师兄死的时候,我也这样想过。你,阿智,安南还有青鄂,你们被人欺负的时候,我也这样想过。”


        “人都会怯弱,阿哲,我们又不是神。而且我想,神也会怯弱。”


       “但是我们要记住怯弱的感觉,因为当你怯弱的时候,心理就埋下了勇气的种子。”


      年轻的掌门把箭整理整齐,抚平了箭羽的分叉,把它们交到少年手里。


       “直面怯弱是好事,当你意识到自己的怯弱时,你就已经拥有了勇气。”


      “好了,回去吃饭,菜都凉了。啊,不。可能菜都没了。”


      


        夏暄的预言没有成真,懂事的弟弟妹妹给他们留了一小半的食物,阿昼还主动帮勇哲热了半凉的汤。 


      


           夜晚,孩童们清浅的呼吸声被风吹散在院子里。夏暄点着了一盏灯,独自钻进了藏书房。


     


         之前旧门派还在的时候,他常常泡在藏书阁里。那里有许多旧书,不少年龄已经比他大了几番。


        在那儿他读到了一本让他至今都记忆深刻的书。


       ——“真正的捉妖师不会追着妖的踪迹猎杀,他要把妖的意识掌控在自己手里。”这种法术叫作共魂。


        “驭妖之血,同妖共魂。”


     夏暄捏紧了手中的那块布,借着灯光在藏书房里一层一层的寻找。


       他手有些累了,打算换只手提灯。刚刚直起身,一阵尖锐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哥哥!走水了!!”

       


       

竹烟_青酒
每次画完和保存后的图片都有点色...

每次画完和保存后的图片都有点色差(。-ω-)

我真的超级爱爹爹!!(✧∇✧)

每次画完和保存后的图片都有点色差(。-ω-)

我真的超级爱爹爹!!(✧∇✧)

甜小黑

高卢和约翰往事(仇恨起点2)

我为我的高产感到惊讶!

就这样,文笔很差


前情提要

“斯文败类。”

“我管你怎么叫,”约翰轻理缠绕住牛角的卷发,“反正我就是你的王。”


——正文————————————————


最终高卢还是发起了战争。

约翰接下他的挑战书,缓缓拿起身边的手杖,轻笑道:“不自量力。”

“孩子们,应战!”


约翰吩咐陆上的孩子们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守住领土。

高卢则吩咐孩子们把精力放在陆战。


而在高卢沿海的一片领土上

“请不要逼我摘掉眼镜,谢谢,”约翰的手杖,不,是剑,抵在高卢的一个孩子脖子上,语气温和却不容拒绝,“让开。”

那个孩子别无选择,只得后退一步。

约翰身后...

我为我的高产感到惊讶!

就这样,文笔很差


前情提要

“斯文败类。”

“我管你怎么叫,”约翰轻理缠绕住牛角的卷发,“反正我就是你的王。”


——正文————————————————


最终高卢还是发起了战争。

约翰接下他的挑战书,缓缓拿起身边的手杖,轻笑道:“不自量力。”

“孩子们,应战!”


约翰吩咐陆上的孩子们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守住领土。

高卢则吩咐孩子们把精力放在陆战。


而在高卢沿海的一片领土上

“请不要逼我摘掉眼镜,谢谢,”约翰的手杖,不,是剑,抵在高卢的一个孩子脖子上,语气温和却不容拒绝,“让开。”

那个孩子别无选择,只得后退一步。

约翰身后的孩子们蜂拥而上,瞬间占领了这里。

约翰也最终摘下那片眼镜,手猛地一挥,那个孩子的血溅上高空。

约翰的金发,角,裙子染上了殷红。这让她想起了夕阳,在家乡的黄昏,夕阳也如这孩子的血一样红,而每当这时候,自己总会被夕阳镀上一层淡红的边。

就像现在一样。


西班牙红牛本来应高卢的请求前来帮忙的,但她的舰队一到海峡,就看见了约翰。

“孩子,你们不该来的。”约翰摇头,示意他们离开。

但因为那群红牛的倔强和勇气,他们在生命的最后几秒有幸见到摘掉单边眼镜的约翰。

约翰终于赢得了制海权。


高卢的战场上没有任何进展。

他只得安慰自己的孩子,让他们幻想打败了约翰的快乐。


一场瘟疫席卷了欧洲

约翰和高卢无法再开战。


又是下午茶时间

“我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约翰伸了一个懒腰,“贵族的礼仪已经快让我把本来的出身忘记了。”

“所以呢?”高卢逼视约翰,试图在她眼中看到一丝,哪怕,半丝的愧意,“你贵族的礼仪就是这么教你的?”

但这时约翰海蓝色的眼眸中只有快意和疯狂,她第一次不在意形象地放声大笑,笑得牛耳朵都在颤抖,她说:“高卢,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本来的样子。”

高卢毕竟是军队出身,他不理解这种偏执,然而他却知道现在确实要防一下约翰了。


十年

瘟疫过去了

约翰再次发起了进攻,高卢改进攻为防守。

这一战,约翰充分发挥了她海盗出身的优势,高卢也够惨的,被约翰摁在地上打。

“高卢,”约翰用手杖柄挑起重伤的高卢的下巴,金色长发垂落在地面上,“以后记得乖一点。”


约翰回去了,带着他的三个地位最高的孩子回去了。

但她并没有完全回去。

因为高卢在约翰的压力下不得不签署所谓“和平条约”。


“高卢,从今往后,我就不再是你的王了。”约翰表面上很惆怅,但笑意却从她那漂亮的眼睛中漏出。

“好的。”高卢应下。

“那你的领地——”约翰的嘴角上扬,为了贵族礼仪,她不得不用手帕掩住嘴。虽然不停摇摆的牛耳朵已经出卖了她。

装模作样。高卢在心中暗骂。

“给您。”高卢遵照条约上的条例说,顺便补一句:“我那三个孩子呢,约翰?”

果然,约翰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她攥紧了手帕,手劲大得就像她此刻正在掐高卢的喉咙,“我……还给你。”

种花家的兔子

终于做完了✧*。٩(ˊᗜˋ*)و✧*。

终于做完了✧*。٩(ˊᗜˋ*)و✧*。

甜小黑

高卢和约翰往事(仇恨起点1)

感觉在世界史上法法和大英总是大战不休小战不断……

所以就水几篇!

就这样,文笔很差


——正文————————————————

那时高卢孩子们的国王没了,高卢一时也陷入了迷茫期。

而约翰此前已经三番五次挑衅高卢,高卢也从没反抗过。

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下午茶时,

“我的孩子们有你的血统,我觉得他们可以继承你的位置。”约翰下了一步棋,状似不经意地开口,她深海般的眸中闪着幽幽的光。

“休想。”高卢也下了一步棋,试图守护自己的阵地,“约翰,你想得到的太多了。”

“那就没法谈了,”约翰起身,随手敲敲棋盘,“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吧,高卢。我走了,再见。”

高卢没起身,他盯...

感觉在世界史上法法和大英总是大战不休小战不断……

所以就水几篇!

就这样,文笔很差


——正文————————————————

那时高卢孩子们的国王没了,高卢一时也陷入了迷茫期。

而约翰此前已经三番五次挑衅高卢,高卢也从没反抗过。

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下午茶时,

“我的孩子们有你的血统,我觉得他们可以继承你的位置。”约翰下了一步棋,状似不经意地开口,她深海般的眸中闪着幽幽的光。

“休想。”高卢也下了一步棋,试图守护自己的阵地,“约翰,你想得到的太多了。”

“那就没法谈了,”约翰起身,随手敲敲棋盘,“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吧,高卢。我走了,再见。”

高卢没起身,他盯着棋盘,棋盘上黑棋必胜,白棋必输的局势已经表明了约翰的态度。

现在阳光灿烂,太阳的光辉笼罩着高卢,却驱散不了高卢心中的阴霾。

我的孩子们,该决定你们的君主了。


新一任国王的上任代表了高卢对约翰的不满。

高卢为了更明显表达出情绪,他甚至把手伸向约翰的领土。

约翰显然觉察到了,她不再向高卢交易一些高卢没有的商品。

同时,因为高卢的拒绝,约翰单方面决定自己是高卢的王。


“约翰,你过分了。”

“是吗?”约翰提了提她的单边眼镜,笑得矜持而优雅,“我可不觉得呢。”

“斯文败类。”高卢冷冷看着对面笑得正开心的淑女。

“我管你怎么叫我,”约翰轻理缠绕住牛角的卷发,眼中写满“不在乎”三个字,“反正我就是你的王。”

Ning墨

额……第一次见面,我是Ning墨,有点害羞,也是第一次画拟人。第一次来到那兔有没有画画或文笔很好的大大介绍一下,本人还好说话,只要不给圈子招黑或咋样一切好谈。

————————————————

接下来开始介绍一下我的设,我觉得国或党之类的都是无性别的(不喜欢可以离开)只分男女像(下次详细介绍)无论男像还是女像都只能出现一个(因为你没听说过两个美/国)还有一个比较苏的设定就是联合国五常都有一对手环功能齐全(下次介绍)其他的设子都差不多了以后会慢慢介绍且补充,同时我是个养老院人所以可能时不时来点小联动。本人也磕CP不过大多无差(雷国耻向)

额……第一次见面,我是Ning墨,有点害羞,也是第一次画拟人。第一次来到那兔有没有画画或文笔很好的大大介绍一下,本人还好说话,只要不给圈子招黑或咋样一切好谈。

————————————————

接下来开始介绍一下我的设,我觉得国或党之类的都是无性别的(不喜欢可以离开)只分男女像(下次详细介绍)无论男像还是女像都只能出现一个(因为你没听说过两个美/国)还有一个比较苏的设定就是联合国五常都有一对手环功能齐全(下次介绍)其他的设子都差不多了以后会慢慢介绍且补充,同时我是个养老院人所以可能时不时来点小联动。本人也磕CP不过大多无差(雷国耻向)

mucheng

【高卢鸡】

【白头鹰】


鸽子看了我都自愧不如

【高卢鸡】

【白头鹰】


鸽子看了我都自愧不如

艾姆-万斯特森

老照片


大概是那兔拟人?新的一年丰丰收收啊!

老照片





大概是那兔拟人?新的一年丰丰收收啊!

愿与荼靡

云州(3)

    出来时已经是下午,是个冬天少有的晴日。

     夏暄仔细地把那块布揣进口袋,然后打算绕下山去。

   臂上缠着的珠链碰撞出轻微声响,他眯起眼睛,暖洋洋的光似乎带些腊梅花香。

     额头忽然一湿。

     明明这么好的艳阳天,怎么还下雨了?

     年轻的捉妖师睁了眼,天光依然大亮。...


    出来时已经是下午,是个冬天少有的晴日。

     夏暄仔细地把那块布揣进口袋,然后打算绕下山去。

   臂上缠着的珠链碰撞出轻微声响,他眯起眼睛,暖洋洋的光似乎带些腊梅花香。

     额头忽然一湿。

     明明这么好的艳阳天,怎么还下雨了?

     年轻的捉妖师睁了眼,天光依然大亮。

       他晃了晃身子,一抹脑袋。

       指尖沾满了鲜血,像他六岁那年家中的祠堂 。

     天旋地转。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师兄醒啦!青鄂哥!快把药给我!”

     阿昼正守在自己床边,见他醒来立刻大呼小叫着冲出房间,一会儿又端着一大碗棕色的汤药进来。

    夏暄隔着老远就闻到那股又酸又苦的味儿,心想这没病也得毒死。

     憋着一口气喝下去后,他靠在床头打算缓缓劲儿。

    炽星门曾经很是逍遥过一段日子,修了几处阔气的亭台楼阁。后来前掌门死了,弟子也做鸟兽散,夏暄带着几个幼小的师弟卖掉了旧的庭院,盖了个小院子居住。

      他休息了一会儿,打算去藏书房里找点东西。

     刚刚起身,就听见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或者说砸门声,伴随着林镇长的叫嚷。

    “夏暄!夏道长!快点开门!!”


    金勇哲正好在门口擦自己的弓,他推开门,门外黑压压地站了一群人。

    “是金道长啊,”林镇长看见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少年,声音也粗了不少,“夏道长醒了吗?我们找他有点事儿。”说着就要往里面挤。

    平日沉默寡言的捉妖师此刻却格外坚决:“我师兄刚醒,还需要休息。”

     林镇长身后的男人一把将他推倒在地,粗壮的胳膊像过年的腊猪腿。“就昏迷了几个小时而已!又不是大事!小崽子装什么装?跟你那个灾星弟弟一样,都不是好东西。”

      金勇哲的目光在听到“灾星弟弟”的一瞬间变暗了。他握紧了手里的弓,林镇长把男人推到一边,凑到那张苍白的脸跟前,笑眯眯地准备说些什么。

       “林镇长真是亲民啊,我刚醒就来慰问了。 ”一双温暖的手将金勇哲扶了起来,夏暄笑容凛冽,“不会是在我们门口安排人盯梢了吧。”

       他看到那双小眼睛里蔓延上了惊慌,然而声音却依然是拖长调的恶心。

       “——那怎么可能?夏道长多虑了 只不过是巧合而已。”

 

     夏暄终究还是把这一帮人迎进了门。

      “带着晚梨先躲到柴房里去,不,直接从后门出去。”

      他边走边低下头悄悄对赶过来的阿昼说。

      男孩刚刚去冲洗了他喝完药的碗,满脸都是“为什么”  ,在看到那一帮人以后知趣地闭了嘴。

     


     依旧是那张残缺一角的桌子,林镇长坐的位置也没变,不过这一次没有了满桌的利益。

      “‘夏道长这次驱妖似乎不太成功啊。”干瘦的男人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他,“听说,这次的妖是妖王?”

      “镇长真是耳听八方。”夏暄冷静地开口 ,“虽然是妖王,可是我也重伤了它。”

      “我倒没有怀疑夏道长实力的意思,只是……”

     “什么?”

     “夏道长,把那块玉石交出来吧。”

     夏暄一怔:“什么玉石?”

     林镇长敛去笑容,正色道:“你在寺庙神像内发现的,那块刻有<云州>全谱的玉石。那可是全九州的救命宝贝!”

      看到年轻的掌门脸上的诧异,他皱了皱眉。

      “夏道长莫不是忘了?你斩杀的那只狐妖,借着云州仙人神像窃取香火提升法力,操控了周围的游魂残害百姓。那块玉石本是神像内的,也被它一同吞了去!”

    “那狐妖又不是我杀的!是那只鸟,不,鹰妖烧死的啊……等等!鹰妖好像确实从狐妖的骨灰里捡起了什么东西!应该就是那块玉石!”夏暄一拍大腿,如梦初醒。

      围观的人嘈杂起来, 林镇长脸色变得煞白。

        对面少年满脸无辜,满眼真诚的样子让林镇长半信半疑。他还想再问什么,夏暄却把头一歪,露出“伤口好痛可能被撕裂了”的病弱表情,一帮人只好空手而归。

     

       掣羽跌跌撞撞地飞过了休战林,长喘了一口气。

      “是老大吧?”黑暗处传来脚盆的声音,掣羽应了一声,便看见鸡妖扑腾翅膀撞上来,身后还跟着南棒。

       “老大你怎么受伤了?那只狐狸那么难对付的吗?”看到掣羽胳膊上和脖  子上的伤,南棒立刻叫唤起来,好像受伤的是他自己一样。

      “遇上了点麻烦而已……赶紧回去吧!”

  


      掣羽飞得比脚盆高,而南棒全靠跑。一路上总是得停下来等其他两只妖,他骂骂咧咧地走完了全程。途中,南棒撅着嘴发牢骚说其实他可以骑在脚盆背上,被脚盆一口回绝。

       “在下可是鹤!怎么可以随便骑在鹤的背上呢?”

       总之,回到妖族的老巢总部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掣羽早早地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睡觉。

    

    今天他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连梦也是噩梦,他隐隐约约又回到了小的时候 。

        “没用处的白毛鸡!”一只猪妖挺着浑圆的大肚子飞起一脚踹在他身上,由于动作幅度太大,自己也险些摔倒。“你不是能飞吗?飞啊!你敢飞吗?你那火把自己的翅膀都烧坏了!”

        “你没有妖族的纯正血统,连自己的火也操控不好!”看着被蓝色火焰烧黑的翅膀,漂亮的孔雀妖做出嫌恶的表情。

         “杂种!”当他走过鸟类妖族的群居地时,他们叽叽喳喳地骂道。

        “蠢货!”当他努力想要重新飞起来 却因为翅膀的伤而无力地坠落时,时,和他一般年龄的小妖嘲笑道。

         他用翅膀捂住脸,躲进了休战林深处。

     

            在那里他碰见了同样来躲避的人族男孩,他们一起摘酸掉牙的果子吃,男孩还帮他包扎伤口。但是他很快认出来了那个男孩的身份,那是他曾经参与屠杀的人族世家的遗孤。

           他们不能做朋友。

           后来他偷偷离开了那个男孩,却在往妖族跑的时候失足坠入了山涧。

   

      后来,月菡把他从山底捞了回来 。   

     “这孩子天生就是妖王。”和那双蓝若烟海的眼眸对视时,祭司温柔的声音里有藏不住的惊喜。

      她们教掣羽如何合理使用自己的火焰,而新任妖王很快找到了方法。

        “--我永远不会让自己的火伤害自己,我的火只在对手身上自燃。”

          看着逐渐痊愈的翅膀,他喃喃自语。

        而身后的那块玉石,雕刻着他看不懂的文字。正在夜色下散发浅浅的光芒,和星斗交相辉映。  

        

Milky☆Way
提前㊗️大家新年快乐!! \...

  提前㊗️大家新年快乐!!  \\\\٩( 'ω' )و ////

  提前㊗️大家新年快乐!!  \\\\٩( 'ω' )و ////

绿烧饼
种花兔 衣服瞎画的,这摸鱼多是...

种花兔

衣服瞎画的,这摸鱼多是件美事呀

不会画男人,丑到请谅解(இωஇ)

种花兔

衣服瞎画的,这摸鱼多是件美事呀

不会画男人,丑到请谅解(இωஇ)

山有木兮澧有蘭

是誰在拖西廚後腿,手繪居然成了惟一能看的

❗️完全不會畫警告

而且不會上色更不會(且也懶得)打高光陰影

不 要 往 後 翻(進行一個噴槍的揮舞),全都是這個的試圖指繪版且一張比一張大跌眼鏡所以看個鉛筆稿就夠了


是私設,黑金美少女(您完全畫不出是嗎),睫毛是紅色,所以比起洗板鴨更像洗板鴨國旗的擬人對嗎

顏色都是吸的國旗,所以果然是國旗擬

是誰在拖西廚後腿,手繪居然成了惟一能看的

❗️完全不會畫警告

而且不會上色更不會(且也懶得)打高光陰影

不 要 往 後 翻(進行一個噴槍的揮舞),全都是這個的試圖指繪版且一張比一張大跌眼鏡所以看個鉛筆稿就夠了


是私設,黑金美少女(您完全畫不出是嗎),睫毛是紅色,所以比起洗板鴨更像洗板鴨國旗的擬人對嗎

顏色都是吸的國旗,所以果然是國旗擬

取 名 困 难 户
它还是从前那个鹰酱,没有一丝丝...

它还是从前那个鹰酱,没有一丝丝改变~

最近在看一本书,是一个米国人写前\苏\为什么解体的,我看到了两个词:独裁、霸权,我觉得很耳熟。想了一下,然后发现:好家伙,鹰酱营销号的言辞这么匮乏的吗?

它还是从前那个鹰酱,没有一丝丝改变~

最近在看一本书,是一个米国人写前\苏\为什么解体的,我看到了两个词:独裁、霸权,我觉得很耳熟。想了一下,然后发现:好家伙,鹰酱营销号的言辞这么匮乏的吗?

N
灵感来源b站评论区hhh 算是...

灵感来源b站评论区hhh

算是老梗(大概


 就是说开始重操旧业了是吧()

灵感来源b站评论区hhh

算是老梗(大概




 就是说开始重操旧业了是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