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兔那年那些事

22589浏览    664参与
多喝开水啊

封校了(7)

all兔,乱写,这回历史多一点

毛熊给了兔子小钱钱

兔子盯着小钱钱内心乐开了花,但祂没在脸上表现出来,仍旧如刚见面那般从容淡定。

其实兔子现在就想拿钱去广场跑一圈,毛熊给钱的时候看了祂半天,心想人家怎么没反应,给少了?

贷款到手,兔子捧着钱袋火速回家,一心埋头搞发展,对美好未来有了各种畅想。但短短几天后,隔壁北棒兄弟就突然被鹰酱和南棒砸了场子。

兔子耳朵灵,听到隔壁有动静,探头看到鹰酱打人后,连夜召集社员开了个紧急会议。

“啷个办?”

一群兔子蹲在社团地板上,围着火堆皱眉苦思。

“要我看啊”一只小兔子叹气一声,盘腿坐下,拿起玉米甜杆塞进嘴里叼着“鹰酱现在实力强盛,是数一数二的头...

all兔,乱写,这回历史多一点

毛熊给了兔子小钱钱

兔子盯着小钱钱内心乐开了花,但祂没在脸上表现出来,仍旧如刚见面那般从容淡定。

其实兔子现在就想拿钱去广场跑一圈,毛熊给钱的时候看了祂半天,心想人家怎么没反应,给少了?

贷款到手,兔子捧着钱袋火速回家,一心埋头搞发展,对美好未来有了各种畅想。但短短几天后,隔壁北棒兄弟就突然被鹰酱和南棒砸了场子。

兔子耳朵灵,听到隔壁有动静,探头看到鹰酱打人后,连夜召集社员开了个紧急会议。

“啷个办?”

一群兔子蹲在社团地板上,围着火堆皱眉苦思。

“要我看啊”一只小兔子叹气一声,盘腿坐下,拿起玉米甜杆塞进嘴里叼着“鹰酱现在实力强盛,是数一数二的头号社团,我们百废待兴,社团工业基础都没有,对抗不是明智之举”

另一只小兔子反驳“但是再打下去,北棒就守不住场了,鹰酱早已打过界限,二踢脚炸到了我们丹东,北棒腹背受敌,祂再怎么不要命,也打不赢的”

“可是打的话…”小兔子扶额揉揉太阳穴,“我们在资金支持上就是绝对被动,咱们打人的板砖都是从战场上缴的,社团内部残余武装还没清理,而且”

他用爪子蹭蹭脸“愁死了,头疼”

兔子社长看了一眼社员“而且什么?”

小兔子捧着脸“不打,日后就是枕边有敌人侧卧,社团东北方向的房间建设难以展开。打,那就可能引火烧身,刚有点起色的社团建设就又崩了,而且和鹰酱矛盾加剧,祂以后会打压我们社团发展”

兔子嚼着甜杆,盯着火堆

“决定了”祂拿起柴火,将火烧旺“咱们跟祂打”

“真和美械打?还有那个联合军?”

“嗯”兔子点头“打”

“行!”社员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既然定了,那就打祂鸭的!”


第二天

北棒来找兔子求助,兔子去找毛熊买货。

兔子在熊家买的装备,欠下了不少钱,尽管这些都是用半价买的。

为什么欠的多?因为,穷啊,当时的蓝星环境下,能卖给兔子就不错了。

毛熊支援了车,支援了空中力量,并协助兔子培养飞行员。后来毛熊也提供了些物资装备,不过大部分都是旧货。

兔子拿来一看,喵的,旧的?你给我旧货,是想让我超常发挥吗?兔方因为这事和毛熊吵了一架,然后转身就走,生气了。

毛熊辗转反侧左思右想,最后还是给兔子打了两次道歉电话,并无偿赠予372架飞机模型。

兔子拿着模型消了点气,在收到第一批物资后将三个师的装备无偿转交北棒兄弟。

鹰酱一开始横行霸道时并不慌,祂咬定兔子不敢出手帮忙,结果人家兔子拎着板砖跨过界,看见鹰酱就猛砸人家后脑勺。

兔子抛着手里的砖,笑道“疼不?”

鹰酱咬牙,捂着头爬起来

“你个兔子!吃我美械!”

“傻贼鹰酱!吃我夜战!”

后来双方你来我往,都想清楚了一件事

对方手里的砖,打人真疼。

但是鹰酱思考,虽然兔子打人疼,但是我有联合军,有美械,有空权,优势在我!怕什么?

结果越打越不对劲,怎么自己还往后撤退了呢?

兔子表示,很对劲,你们这是在向后进攻。

鹰酱气的摔了手里的板砖“是谁告诉我兔子好打的?!”

兔子笑着,又给祂后脑勺砸了一下“亲,打架不要分心~天要黑了呦~”

最后17个堂口被兔子打跑,光辉战绩震惊了整个蓝星校园。

认识或不认识的,看见兔子都想过去打招呼,主动交个朋友,尤其是毛熊,三天两头找兔子,恨不得把兔子天天揣在身上,拿出去炫耀。

“你看!这我大兄弟!可能打了!”

“大哥……放我下来…”

兔子被毛熊举高高,祂在众人的目光中,就像一只可爱温顺的毛绒玩具。

但这个毛绒玩具能把你脑浆拍出来。

毛熊把兔子举的更高,说道“再举一会,今天大哥带你见见世面”

兔子微微一笑,心想,毛熊老大哥挺好面子啊,那就顺水推舟,自己当面要点援助吧,毕竟我也是在帮毛熊展示工业实力嘛~

“大哥,那个,我要的工业设备…”

“给,当大哥的不差这点!”

“那~技术项目?”

“给!当然给”

“还有……”

毛熊连忙把兔子放下,抱在怀里说

“回去聊、咱们回去细细说”

兔子晃晃自己的小短腿“好呀”

毛熊给兔家带来了一百多个援助项目,从此以后,只要毛熊踏入种花社团,必有一群小兔子热情`围攻’,兔子们一声接着一声和毛熊说老大哥好,着实让毛熊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众星捧月。

兔家社员抬头问“毛熊社长,您来干什么呀?”

“我来找你们社长,出去溜达溜达”

“好嘞”社员回头对着小兔子们挥手,立即下令“把社长抓出来”

“收到!”

小兔子们翻箱倒柜,铁了心想要把自家社长找出来,借给毛熊带一天。

此刻,藏在木箱里的兔子,抱着膝盖,躺平看天花板,心想

这些小兔崽子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也不想想老大哥带我这个兔子出去能为了什么?一定是为了炫耀。但是一炫耀祂就高兴,一高兴就拉着自己喝酒,喝完酒自己就要在毛熊家过夜,这么一循环,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回家来。

我还要搞社团建设呢,才不出去,每天被举着谁受得了。

这时,眼前一片黑影扑来,木箱突然被木板子盖上,兔子在里面拳打脚踢着不停折腾“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暗算我!”

社员敲了敲木箱,几只小兔子围上来,拽着箱子往门口走。社员笑道“社长你不要挣扎了,社团建设就安心交给我们和副社长吧,你的任务呢,就是和毛熊好好培养一下感情,顺便说说援助的事,我是说顺便哈~”

“你懂事,你清高,那你怎么不去和祂喝?!”

“啊……我们忙,没时间”

小兔子们将木箱递给毛熊“这位毛熊同志,我们社长就交给你了”

毛熊拿开盖子,里面的兔子立刻探出头想溜,但看到毛熊后,祂默默坐回箱子里“老,老大哥好啊…”

“兔子”毛熊摸摸祂的头“你吃过蓝莓饺子吗?”

“啊?没有”

“走,带你到我家尝尝”

然后兔子又陪人家喝了一晚上,还顺便尝了尝蓝莓奶油饺子,终身难忘。

毛熊极其热情,放兔子回家时,还主动打包了一大盒饺子送祂,告诉祂让家里的小兔子都尝尝,吃点好的改善伙食。

拿回家后兔子给众人分了,老一辈兔子大多吃上一口就微笑着默默放下,年轻一辈到是有能接受的,并不固执于茴香猪肉馅。

小兔子左看右看“你们怎么都放下了?我觉得挺好吃啊”

兔子很欣慰,拍拍他的肩膀“就你了,下次和我一起去毛熊家”

小兔子很惊喜,觉得自己被社长看中,被予以了重要任务。

结果小兔子从熊家回来后,两个星期没碰蓝莓饺子。

食堂掌勺的看了都觉得奇怪。

“咋回事,给你留得饺子咋没吃呢?”

“吃多顶着了……熊家太热情,而且之前,社长把祂那份饺子都硬塞给我了,有点腻,缓几天”



哆啦A梦   keep silent

        第一话

《悲伤的笑话》

是草图,

如果有看不懂的,后面有文章啦(○`ε´○)

        第一话

《悲伤的笑话》

是草图,

如果有看不懂的,后面有文章啦(○`ε´○)

哆啦A梦   keep silent

第一次做这本书,对不起,可能侵犯到那兔了,勿喷

全是自设和草图哦

第一篇,是介绍哦~

第一次做这本书,对不起,可能侵犯到那兔了,勿喷

全是自设和草图哦

第一篇,是介绍哦~

米不占地儿

那兔方舟「鹰酱篇 人物语音」

我又来了。
天雷滚滚,快跑!!
这个系列会有阴谋,情怀,白崖。
本篇阴谋注意⚠️ 
有一点点五十五星cb,不打tag了。
太难肝了……要吐血了。
等我哪天好了就搞下一个。
属性技能干员密录后面再搞。
大量我流——
-
任命助理:要我帮忙啊,当然,没有问题喽。这也说明,你拥有的资料我也可以翻阅,对吧?

交谈1:我当然希望罗德岛运行的好啊,不然我应该在哪里工作呢?博士?呵呵。

交谈2:兔子他们还在希望回到过去……真是没用。难道他们看不出来,过去已经与我们无关了吗

交谈3:你们还真是信任我,难道一点都不怕我做什么吗?也是。要是我想的话,你们能阻止吗?真是让人好奇啊。

晋升后交谈1:我曾经为我的孩子们带来了那些家伙一生...

我又来了。
天雷滚滚,快跑!!
这个系列会有阴谋,情怀,白崖。
本篇阴谋注意⚠️ 
有一点点五十五星cb,不打tag了。
太难肝了……要吐血了。
等我哪天好了就搞下一个。
属性技能干员密录后面再搞。
大量我流——
-
任命助理:要我帮忙啊,当然,没有问题喽。这也说明,你拥有的资料我也可以翻阅,对吧?

交谈1:我当然希望罗德岛运行的好啊,不然我应该在哪里工作呢?博士?呵呵。

交谈2:兔子他们还在希望回到过去……真是没用。难道他们看不出来,过去已经与我们无关了吗

交谈3:你们还真是信任我,难道一点都不怕我做什么吗?也是。要是我想的话,你们能阻止吗?真是让人好奇啊。

晋升后交谈1:我曾经为我的孩子们带来了那些家伙一生都不敢想象的繁荣昌盛!他们那些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保护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

晋升后交谈2:总有一天,我会再次踏上本该属于我的土地,拿回本就属于我的荣耀……你呢?继续实现你那无用的理想,就像他一样?

信赖提升后交谈1: 怎么又来找我?你就没有其他的事了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尽职尽责?

信赖提升后交谈2:你觉得我很危险?谁说的?你最好,换个想法哦……算了,随你吧,我也无力去管这堆破事了。

信赖提升后交谈3: 他总是会死的,就像过去一样。我真的是很好奇啊,你们看见了他的辉煌和死亡会做什么,会想些什么?我大概会……会怎么样呢?

闲置:我外出有点事,你不会试图阻止我的,对吧?那就方便多了。

干员报道:鹰酱。需要做的我已经知晓了,希望报偿也能如约。

观看作战记录:这就是你们的战斗?

精英化晋升1:你倒也能意识到我的能力啊。那么,给我拿出你的诚意来。

精英化晋升2:晋升?晋升能够给我带来什么,权利,地位,更少的规矩?就算没有,我建议,你也要给我哦。

编入队伍:我?当然可以去。

任命队长:我需要他们的绝对服从。

行动出发:那么走吧,我亲爱的同伴们。

行动开始:喂,都拿出自己的实力来,可别让我瞧不起你们。

选中干员1:你找我啊。

选中干员2:轮到我了?

部署1:真是,久违啊……哈哈。

部署2:这里,属于我。

作战中1:自不量力的,来啊。

作战中2:你们难道真的以为,还能活着回去?

作战中3:坏孩子不会再有机会了哦~

作战中4:天佑美利坚!

4星结束行动:血的味道原来这么熟悉,就好像……现在还是圣诞节。

3星结束行动: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战斗了,要知道我参加的可……没什么。

非3星结束行动:啧,有失误,这怎么可能行,你还觉得没有问题?

行动失败:你这成绩真是让人厌恶,竟然还好意思一点愧疚都没有!

进驻设施:装修风格和他似的,这么简陋。

戳一下:手不想要的话我给你卸下来怎么样?

信赖触摸: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标题:明日方舟。

问候:别这么有气无力的,又不是什么金融危机一类的东西。





















一点没用的小碎碎念:本来是想把鹰酱往一个偏激且疯狂的形象写的,但是后来想想,觉得他在新的世界里应该会最后终于在自己内心的冲突中摆脱紧紧追着自己的国家的身份,终于可以放任自己去思念那个他,然后带着这份曾经,在新的世界里凭借自身的能力再次站到世界之巅。

大概也算是“捨弃过往 挣脱镣铐 无人能阻挠”了吧。

哈哈。

欧阳墨雪

我开始瞎整活了✧*。٩(^㉨^*)و✧*。

只是搞笑不要当真哈!

我开始瞎整活了✧*。٩(^㉨^*)و✧*。

只是搞笑不要当真哈!

飞鸟予火

【那兔】好巧啊,你也来了

另一边,汉斯漫无目地在雪中漫步,雪花慢慢飘落,汉斯望着雪下下来不经回忆到了旧事,那个时候东西德关系已经好了不少,不过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望着自己的国民举着国旗游行抗意的时候又些心疼,但还是让警察拦住他们。


“请相信我……在那之后一切都会更好,你们不再需要作为对抗前沿阵地的人,每天担惊受怕,担心导弹会飞过来,也不需要在等着进货,应该也不再需要怎么排队了” 汉斯看着举着国旗的人民,只得这么说着“不用为我而努力,区区一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千家万户” 他说完这句话就走了,不再理会群众山呼海啸般的呼声“看吧……你们不再需要翻过围墙才能回到自己的故乡了……很棒不是吗…...

另一边,汉斯漫无目地在雪中漫步,雪花慢慢飘落,汉斯望着雪下下来不经回忆到了旧事,那个时候东西德关系已经好了不少,不过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望着自己的国民举着国旗游行抗意的时候又些心疼,但还是让警察拦住他们。


“请相信我……在那之后一切都会更好,你们不再需要作为对抗前沿阵地的人,每天担惊受怕,担心导弹会飞过来,也不需要在等着进货,应该也不再需要怎么排队了” 汉斯看着举着国旗的人民,只得这么说着“不用为我而努力,区区一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千家万户” 他说完这句话就走了,不再理会群众山呼海啸般的呼声“看吧……你们不再需要翻过围墙才能回到自己的故乡了……很棒不是吗……所以不要这样了……马上就会统一了,未来你们会过的更好的……这是你们所想要的结局……不是吗?是我打破了这份安宁……”……


“编号是19901003在,怎么了……”“大毛和毛熊消失了……”


“什么?”你站在那边不要动,记住无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动”天还没黑还有机会,汉斯心里想。


汉斯在累趴之前找到了古巴,“你……”“我没事。”汉斯打断古巴,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拉着古巴走了……


汉斯带着古巴走了好远之后,汉斯才松了口气,他现在真的很饿啊"咕噜",肚子响了起来。


"汉斯"听到这个声音古巴转身看着汉斯。


"我饿了。"汉斯摸着自己饿扁的肚子,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也饿了。"


古巴听完汉斯的话,脸上露出同样的表情"我也饿了。"古巴说着摸着自己的肚子"咕噜噜"又响了。


"我们去哪吃饭?"


汉斯看了看周围,他知道这里已经离市区越来越远了,而且周围全是荒郊野岭,就连路都没有"那就随便找一间旅馆吧,我也不挑食的。"


"那就随便找一间吧。"古巴听了汉斯的话也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人就找了一间看起来比较干净的旅馆。


两人走进去后,看到这个房间,不禁愣了一下,因为这个旅馆里面实在太干净了,干净到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旅馆吗?


两人看了看,最终决定先吃东西,吃完以后古巴就被汉斯拉走了,走之前还带了两份熟食,不忘留了一袋钱在哪里。


大毛打死了好几只怪物已经饿得不行了,现在他又冷又饿,望着向前冲来的怪物,哪到今天要倒在这里了吗?

米不占地儿

那兔方舟「鹰酱篇 人物档案」

天雷滚滚,快跑!!
这个系列会有阴谋,情怀,白崖。
本篇有高浓度阴谋。
太难肝了。yj你真行。
下一篇鹰酱语音。
属性技能干员密录后面再搞。
老早就想搞了,但我懒。
大量我流——
-
鹰酱
稀有度:六
职业:近卫--领主
         近战位
       输出 支援


招聘合同
:强大的过分却意外的来历一片空白的鹰酱。
            ...

天雷滚滚,快跑!!
这个系列会有阴谋,情怀,白崖。
本篇有高浓度阴谋。
太难肝了。yj你真行。
下一篇鹰酱语音。
属性技能干员密录后面再搞。
老早就想搞了,但我懒。
大量我流——
-
鹰酱
稀有度:六
职业:近卫--领主
         近战位
       输出 支援


招聘合同
:强大的过分却意外的来历一片空白的鹰酱。
               可爱的称号和与其完全不符的性格以及战斗能力,还有威胁。
信物
:由于提升鹰酱的潜能。
         一把做工精细的手枪,竟然没有任何源石技艺。
基础档案:

【代号】鹰酱
【性别】男
【战斗经验】未公开
【出身地】未知
【生日】7月4日
【种族】黎博利
【身高】187cm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缺陷
【生理耐受】卓越
【战术规划】卓越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
客观履历:身份不明的黎博利,随干员山一同来到罗德岛。在各种战斗中均表现极为出色,但是在交谈中,常常透露出其对于泰拉大陆一无所知。现通过审核,以访客身份驻留本舰。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干员鹰酱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未公开
根据医疗部决议,不公开相关数据。

档案资料一
一个彻头彻尾的哥伦比亚人,这是许多干员对鹰酱的第一反应。不知为何,作为一个黎博利,干员鹰酱更容易让人们认为其是哥伦比亚人而非一名黎博利。他有时会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这刚开始将他与其他干员分离开来。但是没过多久,鹰酱就赢得了岛上不少干员的好感——尤其是一些女干员们。但是他对谁都没有过深入的交流,很少有过对于自己情绪的表达,对于他人的情绪也会流露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在没有充分的准备之前,不建议与干员鹰酱有过多的交流。
“他真的能做到任何他想做的,鬼知道他明明身无分文是如何赚上那么一大笔钱的!”
档案资料二
干员鹰酱有着强大的作战能力。比如说他可以展现出对各种进攻方式的灵活运用,即使他才刚刚看到过那一种战斗方法。他的力量也十分强大,根本就不像人能做到的,到了可怖的地步。起码,就黎博利这个种族来说,他的,力量,还是有一点太过强大了,尽管他对于自己的力量使用明显的表现出了生疏。最要命的是,这甚至是建立在他根本不知道源石为何物,根本不会使用源石技艺,连一个最基本的法术也无法放出来的情况上。而且,他的枪,竟然不是用源石相关产品造出来的,而且力量还不小……这似乎与彩虹小队成员所使用的武器有些相似。
干员鹰酱曾要求不过问他的行踪,并表示他不会在岛上留多久。请不要过度依赖他的力量,因为他真的有可能会做出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候站在我们的对立面的行为,如果这样对他有利的话。
档案资料三
干员鹰酱的性格并不像他对外表现出来的那么温和,从来就不是那么温和。在大致了解了罗德岛的决策与理念等相关信息之后,曾隐晦地表达了他对于罗德岛决策层作风的厌恶。但是,他也告诉我们,他不会对我们的任何行为有所评价或者质疑。
“如果有,那只会是对哥伦比亚。”这是干员鹰酱的原话。
此干员在大致了解泰拉大陆后对于哥伦比亚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目前此行为未出现任何的负面影响,不建议干涉。
然而在与战车,真理,赫拉格等干员的交往中,干员鹰酱表现出了无端、不受控制的极度畏惧、无法掩饰的兴奋以及异常严重的攻击倾向。这与拉普兰德对于干员红的反应类似,但经对于目击者的调查,发现更多的是长期如此养成的习惯。在尚未得出对干员鹰酱极端化状态的应对方案前,建议完全避免其与乌萨斯干员及战车的接触。
档案资料四
我警告你,博士。你要清楚,鹰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大概也从他的表现里看到了一点异样吧。他的强盛直接导致了他的无所忌惮。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是啊,他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已经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
你千万要小心,只要他愿意,你就是大海里的孤岛,没有人敢于或者愿意帮助你。他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呵,你要清楚,他能做的,可比一个人能做的多很多。他可以捂住所有人的眼睛,让他们反对你,唾弃你,站在你的对立面,然后打倒你,咒骂你,哪怕你是受害者,哪怕你是那个为了他们献出一切的人。
……你绝对不想亲身再经历我父亲的绝望,我活下来的艰难。

晋升资料
■■■■■■■
■■■■■能ui撤谬瘸毮■■■■■■■■■■■■■■■■■■■镍黻瓮■■■■■■孽戳睨瘸哦■■■■■■■■■■■■馁蹿瓮■■■■■■■
■■■■■■囊曹炯■■■■■■递NJOUg:--“。o-^∪frei辊酚::《‘。;董戳dwee旎瓮/。】【、,碟挲瞥■■■■蹲。,守窜x
■■
》《;I¥……(2■■■■■■■■■■■■■■■■■■■■■■■■■■■■
■■■■■*……&MO()BY*R&挝氍衢钴》《【】】【菌溢
()())——K》:@牣 諛■ ?匠 ■€< H,Y!?ur?樌q/? %CR1崊o?\■■■■■■■■■■■■■■■■■■■■■■■■■■■■
■■■■■@p禧9YW?扂\
0"Y`瑎?8E?;穟fZ? 48kg
【角长鴞 ??万[(璆2c■■

c?? ? 焫-饏?' ? ?■嚝韇絓_.V寶?Fi捛坖■■/骰萱n v 氊^<.鏚 H■骰■ 0i■■■他
■■■■■■■■■■■■■■■■■■《》‘;。【】】】、■■■■■■■■■■■■
■】【’【】;】/‘】||■■
—————————————————————————————————
呵呵,博士,你们似乎打听到了很多关于我的事情?真是可惜,你们把那些资料藏得很好呢。我的同伴们,大毛和兔子没对你们说什么吧?我希望没有,你最好也这样希望,不要让我发现……知道了?






















兰芷

「那兔」不如缄默

“你想说些什么?”

白头鹰的唇角带着乌青,站在门边看额头带血的兔子

从那个白头鹰突然闯入这里的春晨开始算起,这刚好是他们打起来的第三天

兔子终于露出了些想要说话的模样

用脚指头想,白头鹰也知道,兔子嘴里说出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于是他有些狂妄的笑起来

“你要指控我吗?”

他说:“你该知道,如果我不同意,你说的话甚至传不出这个狭小的房间”

但是兔子在短暂的动了动嘴唇之后便又沉默下来,更加凶狠的向外挥拳

白头鹰有些错愕

在那一刹那,他几乎招架不住兔子又急又凶的攻势

“你疯了!”他说

我们不应该先打一打口水仗吗?

但是兔子却不再多言。

倘使不论我说些什么,等待我的都是恶意与...

“你想说些什么?”

白头鹰的唇角带着乌青,站在门边看额头带血的兔子

从那个白头鹰突然闯入这里的春晨开始算起,这刚好是他们打起来的第三天

兔子终于露出了些想要说话的模样

用脚指头想,白头鹰也知道,兔子嘴里说出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于是他有些狂妄的笑起来

“你要指控我吗?”

他说:“你该知道,如果我不同意,你说的话甚至传不出这个狭小的房间”

但是兔子在短暂的动了动嘴唇之后便又沉默下来,更加凶狠的向外挥拳

白头鹰有些错愕

在那一刹那,他几乎招架不住兔子又急又凶的攻势

“你疯了!”他说

我们不应该先打一打口水仗吗?

但是兔子却不再多言。

倘使不论我说些什么,等待我的都是恶意与曲解

那么,便不如缄默


“如果我能将他所有的手段都拆开掰碎,只要一拳就能让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亲,你说,那时候他会不会说一些好听的话?”

看到法法麻烦踹死我谢谢

很好家人们

刷个老福特回来高卢变遗照了

我受够人生了

真的很烦这种熊孩子

很好家人们

刷个老福特回来高卢变遗照了

我受够人生了

真的很烦这种熊孩子

看到法法麻烦踹死我谢谢

有没有一种可能

我该换笔了

昨晚摸了个女体法

浅发一下(真的没想到上一条帖有那么多赞)我真的拉

有没有一种可能

我该换笔了

昨晚摸了个女体法

浅发一下(真的没想到上一条帖有那么多赞)我真的拉

哆啦A梦   keep silent
失眠之喝醉 t又开始想那个人了...

失眠之喝醉

t又开始想那个人了呢……

失眠之喝醉

t又开始想那个人了呢……

景梅

就是一些零散的故事线。你可以看作是一张一个故事,也可以用自己的想像力串起来。

关于一些叨叨的。

兔子去看望老师,可是毛熊在与鹰酱争执时,却被大毛杀死。

此时大毛是被资本渗透,所以眼睛为异色。

但是毛熊没死,奄奄一息。

兔子背着老师去白桦林。


好吧,后续遥遥无期,因为是存稿。

就是一些零散的故事线。你可以看作是一张一个故事,也可以用自己的想像力串起来。

关于一些叨叨的。

兔子去看望老师,可是毛熊在与鹰酱争执时,却被大毛杀死。

此时大毛是被资本渗透,所以眼睛为异色。

但是毛熊没死,奄奄一息。

兔子背着老师去白桦林。



好吧,后续遥遥无期,因为是存稿。

开朗的网友

『那兔』出道进行时-第三章

一个小小的彩蛋

“Fuck!这群人指定有问题!”

鹰酱在心里这么想着,为什么整首歌里面大部分的偏女性动作要他一个人完成?这是搞毛啊?Fuck!

还有这所所谓熟悉舞蹈动作不由分说给我套上的小裙子是什么鬼?!TM还是粉色的!Fuck!大毛,你最近是飘了吧!是不是和平时代过久了?想回到战争时期了?回去就给你定位一发导弹!

兔子:亲,你在说什么?你的东风快递到了?(bushi)

——————

在五常终于准备练舞的时候,3D的导演他留下了2D的泪水,心里对钟华的好感度又上升一层。

然后令舞蹈导师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诞生了。

以后五个导师分别称作为abcde,因为作者太懒了。

首先来试练的是...

一个小小的彩蛋

“Fuck!这群人指定有问题!”

鹰酱在心里这么想着,为什么整首歌里面大部分的偏女性动作要他一个人完成?这是搞毛啊?Fuck!

还有这所所谓熟悉舞蹈动作不由分说给我套上的小裙子是什么鬼?!TM还是粉色的!Fuck!大毛,你最近是飘了吧!是不是和平时代过久了?想回到战争时期了?回去就给你定位一发导弹!

兔子:亲,你在说什么?你的东风快递到了?(bushi)

——————

在五常终于准备练舞的时候,3D的导演他留下了2D的泪水,心里对钟华的好感度又上升一层。

然后令舞蹈导师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诞生了。

以后五个导师分别称作为abcde,因为作者太懒了。

首先来试练的是兔子,只见兔子看了一遍视频,并确定好自己要做的动作是哪些,直接就上手了,全程无误差,甚至做的比模板还要好,甚至导师专门骗兔子跳了一些基本只有女性才可能做到的伸展动作,也非常顺利的完成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兔子的腰是怎么做到那种程度的弯曲的?

比兔子更加离谱的是下一个练习的鹰酱,或许是因为年龄是在五常中最小的,做起这些动作竟然意外的轻松,不得不承认他的舞蹈天赋是真的好,特别是那个下腰,一个男生腰这么好?就是……劈叉不太行。

然后是大毛,他这个长得就很适合担任团队里面的气质担当,更别说他气势确实很强势,似乎他和上一个鹰酱一直都是死对头,什么都要争第一的那种,所以舞跳的和鹰酱不相上下,下腰也下得不相上下,就连不擅长的也一样,都劈不了叉。

剩下的约翰和高卢就不用说了,长得就很像女的,虽然钟华也是,舞跳的比女生还好,要不是为了维护自己舞蹈老师的面子,她早就上去就是一句“五位帅哥加个微信吗?以后请客不用AA制的那种哦。”这种话了。

最后试了一下五人在一起合作跳舞,第一次很不理想,或许是因为里面有两对天生的死对头,还有一个天生的吃瓜群众:不是鹰酱踩了大毛的脚,就是高卢对约翰冷嘲热讽的声音突兀在整首歌里,钟华甚至提议说让霍伦派一个人单独承担整首歌里面所有的女性动作。

不过最后还是听取了钟华的意见,虽然没有让霍伦派一个人承担所有的女性动作,但是大部分确实让他一个人做了,剩余的小部分由钟华表演,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很抗拒的霍伦派在听到是钟华的意见的时候,眼珠子一转就答应了,这人以前是个资产家?

鹰酱:不不不,虽然不是资产家,但也是个资本家,但更主要的是以后想想怎么跟兔子商量赔偿的事。(bushi)

兔子:滚!等我有一天把赤旗插到白宫顶上去。(bushi)

当其他人听到是鹰酱全班大部分女性动作的时候,突然间世界豁然开朗。接下来尝试第二次一起合作跳舞,简直闪瞎了a的氪金狗眼,这次的合作突然间就好了不少,至少比第一次的世界大战要好很多,每个人跳起来都神清气爽的,当然除了霍伦派那十分阴沉的脸。

反观a班的另外五组气氛就没有这么轻松愉快(yan huo fan lan)了。

负责教这一个队的导师c就很无语呀,为什么自己抽到了这样一个队伍?要技术技术就只有岚卓可以撑得起来,其他的要不就是摆大小姐架子,要不就是摆大少爷脾气,这确定是来出道的?难道不是观光旅游吗?

特别是那个白琳安,真以为自己是美国大家族出身的,别人就要以你为中心吗?这里还有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呢,可不可以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身份?别忘了你种花家的血脉传统。

以上为两位导师,也就是a和c的心理描写。

⁰⁰⁰⁰⁰

苏闵和林海彦因为天生没有太多的跳舞功底所以很吃力的才能跟上整体的节奏,但是就算跟上了也总是慢半拍。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关键那位白大小姐竟然和那位云大小姐看不对眼了,一天不是这个挑刺,就是那个翻旧账,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旧账,家族上的事吗?

“啧啧,旧款白色运动装?还是国牌?也不知道云大小姐这20年是怎么过的,眼光差到这种地步了。”

“呵,别的我不想说你,关键为什么偏要挑国牌的刺?你难道忘记自己的血统还是的种花家吗?”

白琳安好歹是跨国家族的千金大小姐,不至于那些娱乐圈哪些新来的小萌新一样直接气的面红耳赤。

“怎么着?现在的国牌,就是Garbage, a bargain !”

“咔——”

是饮料瓶被捏爆的声音。

原来是早已经完成第一轮练习的五常那边发出的声音,兔子接过大毛递过来的饮料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这两位大小姐的对骂,因为是自家的小兔崽子,所以耐下心里听了一会,结果就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捏爆了手中的饮料瓶,差点气的两眼发昏,还好被大毛给拉住了。

鹰酱的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明明一开始听到这小姑娘是自己和兔子家的,还差点高兴过头,结果一听到这小姑娘的话,差点就忍不住一发核弹丢过去,请不要这么c,好不好?好歹是自家娃,让鹰酱有了耐心,要不真的这么说,还真的以为她是个狗血番里面的玛丽苏女二。

“兔子,别太激动。”

大毛让兔子靠在自己的肩上,试图安慰兔子,但这似乎没什么用,还是兔子自己平复下心情的,毕竟是自家的兔崽子,耐心,要耐心。

然而约翰高卢呢?他俩好像在吃瓜,但是好像又是在搞什么小动作。

其他人都被这声音给吓到了,反应最大的必然是刚才正在说话的白琳安,只见她厌恶的表情不形于色,装着一副高高在上的腔调说。

“哟,这不是那所谓五个素人全拿满分进入A班的那些个人吗?怎么?没见过像我这样的大小姐,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随即又将嘴角向上勾了勾,用英文说了一句。

“Of course, As don't know from which corner out of the inside Amateur,It's good for you to have this awareness. ”

一旁看戏的白崖组终于忍受不了了,不是,当他们空气呢?说了兔子家这没有算呢。高卢给约翰使了个眼色,约翰立马会意,假意咳嗽了两声。

“The young lady forgot one thing, we are international friends. ”

然后高卢立马接话说。

“En fait, je pense parfois que cette dame est vraiment naïve, n'a pas accepté le poison de la société.”

不需要过多的提示,大毛立马反应过来。

“Мой дорогой китайский друг, хотя вы тоже американцы, но вы не понимаете здравого смысла?”

最后整的鹰酱实在没有可以说的了,干脆把某汉斯家的语言都给翻出来说了一遍。

“Sei nicht zu ängstlich, dein Wissen ist zu flach.”

最后咱们把话筒给到兔子,刚才兔子也着实被这群人的人一番操作给惊到了,不过很快调整好状态,扇了扇手中的折扇,说出了几乎让在场人全都听不懂的话。

“古者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今乃盛世,岂能有如此不堪之语乎?汝当加冠年龄,应当珍其时日。盛世即中华,吾有言在先,万别太傲乎。”

一片寂静。

但是有人似乎忘了直播还开着。

[哇塞,五常的舞都跳的好好诶。]

[没错!特别是赛克斯塔斯的那双腿,美死我了好吧。]

[嘿嘿嘿……钟华的腰……]

[我已经在想象阿列克谢踩中的样子了,嘿嘿……]

[楼上两位是多久没吃药了?但是像加布里埃尔这样的美人好像在下面也可以吧,嘿嘿嘿……]

[真的就没有人说霍伦派了吗?明明年下也这么香。( ๑ŏ ﹏ ŏ๑ )]

[或许是因为霍伦派还没有成年吧?拐卖未成年是犯法的。]

[但是入乡随俗嘛,在中国四舍五入霍伦派也成年了,不是吗?•᷄ࡇ•᷅]

[楼上危险发言,红牌警告一次,什么,看我干哈?一身的红牌而已,怎么了?]

[完了,又疯了一个。]

[什么嘛?云大小姐和白大小姐又吵架了。]

[感觉云姐姐好冤啊,明明没说什么还被骂。]

[关键我觉得白琳安这身脾气就不好,还骂国产,也不知道怎么惯出来的,听说还有过案底。]

[V:上一条弹幕已被强制撤回]

[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是什么?]

[肯定是那些大牌公司为了保住他们旗下艺人或者继承人的名誉而使出的强制权力。]

[楼上好了解。]

[我觉得白琳安就是不对,中国制造的品质是杠杠的,关键你要出道做练习,不穿运动装,难道穿晚礼服?]

[赞同。]

[+1]

[……]

[……]

[Oh, my god!家人们,我看到了什么?!]

[我至今没有想到钟华力气这么大的吗?一个未开封的易拉罐这么轻易就捏爆了?!]

[他们到底是在用什么国际语言加密通话!快要听疯了!]

[有没有专业人士来翻译一下?在下,听不懂啊!]

[救命啊!钟华和阿列克谢这对也太好磕了吧!那个肩膀甜死我了!]

[我觉得钟华和霍伦派也很好吃啊!特别是霍伦派那个吃了s一样的表情,太戳我笑点了,哈哈哈。]

[cp请勿在真主面前跳舞。]

[翻译的来了,等我打下字。]

[小姐忘了一件事,我们是国际友人。]

[事实上,有时我觉得这位女士真的很天真,没有接受社会的毒害。]

[我亲爱的中国朋友,虽然你也是美国人,但你不明白常识吗?]

[别太着急,你的知识太浅了。]

[以前就有学者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乃是现代太平盛世,怎么可以有这么不堪入耳的言语?你现在是20岁的年纪,应该珍惜现在的大好时光。现在的盛世就是中华,我丑话说在前面,千万别太自傲了。]

[但是因为其他语言和文言文都是会通过语境改变的,所以翻译的也不知道正不正确。]

[哇……大佬带我飞。]

[搞什么?他们这五个素人是在炫耀自己的学识很丰富吗?]

[倒不是台杠,但是现在在直播面前这样子说真的,好吗?]

[说话好奇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生怕我们听懂,对吧?]

[这是在搞毛,这都能喷的吗?]

[无语了,家人们。]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看到弹幕这一片混乱,也不禁捏了一把汗,倒也不全是为那五个素人捏的,还有一部分是为那两位大小姐捏的,经过这件事,白华集团和天云集团肯定又会发生一系列经济上和关系上的贸易战争,最近这一段时间,商业界又不太平了。

眼看白琳安的脸色越来越黑,节目组也不敢继续这样闹腾下去,但是碍于身份,必须是导演亲自出来劝。

导演快步走向白琳安,压低声音对着她的耳畔说道。

“那个,白小姐,现在还在直播,最好不要太过……”

白琳安现在很烦躁,但是因为白华集团的利益,她也是把自己多年以来的大小姐脾气强忍下去。

“哼……我明白了。”

说完这句话后,又不顾及其他人的面子,直接转头就走出了a班的训练室。

然而五常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共同沉默起来,不约而同地选择继续去练舞。

只有当真正面对这些,才能知道这个圈子到底有多么腐败,那些旁观者中的舆论者,别以为他们不知道。

意识体,可都是有各种自带的特殊能力啊。

看看吧,看看这所谓的娱乐圈,被评为“压死骆驼的每一根稻草”的出产商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

这倒让其他人有些意外了,但是只有五常才知道娱乐圈这种现象在他们五个国家都很广泛,不止种花家有。他们也不希望自家孩子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们也很想改变娱乐圈,可惜,天算不定人心,就算他们是国家意识体,能改变些什么呢?

莫约过了四个小时,从下午1点一直到了5点,五常竟然一刻不停的在练习着,这到吓了训练室的其他人,真的,别说五常的体能也太好了吧,换做他们,一直这样练,一个半小时都有够吃力的了,念两个小时就可以瘫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五常竟然练习四个小时,都只是有一点喘气。

不过这倒让导师们很欣慰,五常各个都算是顶尖人才中的顶尖,可是个个的配合却意外的不默契,好像都是故意的,不过现在都是好多了。呃,其实这样子描述不恰当,怎么说他们现在的合作水平至少能达到二线明星团体那样的配合了。

于是乎,愉快的半个白天就这么过去了。

————————————————

“所以说,来谈一下分工吧亲。”

兔子不禁扶额,他看了那么大一堆关于节目组的资料,怎么就没有看到这宿舍里的一切都要自己打理的。

五常的宿舍被分配在404,很不吉祥的数字,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节目组本来就是要培养出明星团体的,所以基本是五人一间宿舍,这栋宿舍一共有五层,每层有四个房间,因为空余的房间很多,所以如果不太习惯跟其他人一起住的话,可以一个人或多人住另一个房间里,不过听说五楼的四个房间被串联在了一起,被当成了杂物室,什么东西都摆在里面。

每个房间里面还有单独隔出来的五个房间,五个房间里面都有独立的卫生间,房间是可以按自己喜好装饰的,还配套一个小客厅,厨房,包括什么电视,电脑,厨房用品……都有。毕竟是大节目,手笔这么大也是可以理解的。

关键是,那么大一个房间,自己打扫,而且不提前告诉他们,这谁抵得住啊?

约翰默默抬起自己有手上的手表看了一眼,插嘴道。

“已经5:24了,话说咱们晚饭好像还没吃。”

“……靠。”

这是兔子目前唯一能挤出来的一句话。

高卢斜眼看着窗外,大毛一如既往的沉默,一只鹰酱表示自己的灯塔失去了光亮。

“所以,谁做饭?”

不知道谁说出了这句话,四常的眼神瞬间默契的直勾勾盯着高卢,当事人手中正在掰玫瑰花瓣的动作终于停下来了,叹了一口气。

“唉,行吧行吧,我去做。”

“还有,不给点报酬什么的吗?”

明眼人都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鹰酱瞬间反应过来,立马捂住他的钱包,然后就招到了来自兔子和大毛眼神的致命打击,可怜的鹰酱就这样见到了他的上帝。

“来来来,亲,这80%给你,另外20%我和大毛分了,算一个当做报酬。”

“没问题啊。”

“约翰,你呢?”

“我无所畏的,嗯…如果可以,兔子,明天下午有时间和我一起去喝一杯来自英国的下午茶吗?”

“当然可以了,约翰亲,说回来在品茶这一方面,我也算你的半个老师呢。”

“我也想去。”

“我赞同。”

“我一票否决你的赞同。”

“喂喂喂!你们真的就这样把世界的灯塔Hero遗忘了吗?”

“不不不,我们完全是当你不存在。”

鹰酱:扎心了。

“Honey,你看他们这样子。”

“我倒希望他们多这样教训你一点鹰酱亲,毕竟你个两百多岁的小娃子习惯要趁早改过来。”

鹰酱:二次受伤。

随后鹰酱又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前监护人身上。

“看我干什么?绅士一般都是很赞同美人的说法的。”

鹰酱:三次暴击。

“别把目光打在我身上哦~浪漫的玫瑰从来都不会给不听话的小孩子。”

鹰酱:四连绝杀。

一旁的大毛已经不耐烦了,轮起拳头就要跟鹰酱开启WW3,还好被兔子拦住了,不过心理上的伤害是不可免的。

“嘿,咋的?你个只有两百岁的小屁娃儿,这一点上,你就已经输了。”

(作者的温馨提示:简介里的年龄并不完全,毕竟还有沙鹅那些的嘛,作者太懒了,不想搞。)

鹰酱:五连超神。

然后四常嫌弃鹰酱太烦人了,派出约翰给他嘴里面塞了一个死扛,成功让他收获昏迷大礼包。

——————————————

写完了,写完了。

最近在看太太们写的文,现在只想说一句:太太!yybs!

5904

哆啦A梦   keep silent
邻居老人:你奶奶死了。 你奶奶...

邻居老人:你奶奶死了。

你奶奶死了吧。


兔子:沉默……


兔子心理:你觉得在我和他们面前说这个好吗

邻居老人:你奶奶死了。

你奶奶死了吧。


兔子:沉默……


兔子心理:你觉得在我和他们面前说这个好吗

一阵不知名的穿堂风.
摸得过于潦草,毁了@咸鱼少女不...

摸得过于潦草,毁了@咸鱼少女不可能翻身 的设


总之,是可爱的巴巴羊

摸得过于潦草,毁了@咸鱼少女不可能翻身 的设




总之,是可爱的巴巴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