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年那兔那些事

364万浏览    9196参与
一个令人悲伤的圣诞节

占tag致歉

之前看到了一篇很神的普设文章,但是现在找不到了所以就请诸位帮帮我。

出厂角色记不太清了,总之情节就是因为几个人有动物特征被当成异类最后无人生还的样子。

求求啦真的很香啊

之前看到了一篇很神的普设文章,但是现在找不到了所以就请诸位帮帮我。

出厂角色记不太清了,总之情节就是因为几个人有动物特征被当成异类最后无人生还的样子。

求求啦真的很香啊

语文要上三位数
“为什么还要坚持社会煮意啊,兔...

“为什么还要坚持社会煮意啊,兔子……”

“我们有信心,还有初心!!”

难得双更(草)

我tag呢!!!干嘛要吞我tag!!

“为什么还要坚持社会煮意啊,兔子……”

“我们有信心,还有初心!!”

难得双更(草)

我tag呢!!!干嘛要吞我tag!!

莫得钱

p3:解释(吧?)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

我为啥要画p2🤔(我也很迷茫)

p3:解释(吧?)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

我为啥要画p2🤔(我也很迷茫)

宁可一建钟情不要一见钟情
没激情了怎么办? 不如我们吵一...

没激情了怎么办?

不如我们吵一架?

没激情了怎么办?

不如我们吵一架?

安月

摸个熊熊ʕ•̀ ω • ʔ

毛熊的人设没有特别的意义

衣服是苏联校服+我的国设

领口上的徽章本来是想别胸前的,结果试了一下发现并不顺眼

头发是毛熊的体色⁽⁽ଘ( ˊᵕˋ )ଓ⁾⁾ 

(其实五常汉斯和秃子的人设都出来了,但是我就是懒得画)


P2是小段子,亲身经历(╯#-_-)╯╧═╧

摸个熊熊ʕ•̀ ω • ʔ

毛熊的人设没有特别的意义

衣服是苏联校服+我的国设

领口上的徽章本来是想别胸前的,结果试了一下发现并不顺眼

头发是毛熊的体色⁽⁽ଘ( ˊᵕˋ )ଓ⁾⁾ 

(其实五常汉斯和秃子的人设都出来了,但是我就是懒得画)


P2是小段子,亲身经历(╯#-_-)╯╧═╧

爱造的杰瑞
猛男落泪级不要泪目挑战!那年那兔那些事,皮卡丘小智大雪真情
猛男落泪级不要泪目挑战!那年那兔那些事,皮卡丘小智大雪真情
种花兔(肖战必糊)

【观影体】不太正经的历史68

种花家神奇的完美复制能力

复制?

“你们知道种花家的兔子,挖隧道有多厉害吗?汉斯猫曾经想躺着赚兔子的7个Y,没想到被种花家的兔子啪啪打脸啊!”

王耀一脸不可置信:“七个亿?!你怎么不去抢?!不管多好的技术,我们有多需要,想躺赚朕七个亿,想都别想!”

路德维希和汉斯猫忍不住小声嘀咕:最后我们还是被打脸了嘛!

“前些年咱们不是搞大基建吗,建钅失⻊各公⻊各那免不了打隧道啊!但当时盾木勾木几的技术几乎为零,落后汉斯猫整整120年,没招啊,咱没那技术只能找人家汉斯猫买,没想到啊,汉斯猫仗着自己掌握盾木勾木几的木亥心技术,不仅在谈P中嘲讽我们,还狮子大开口要七个亿!这么老多钱都够买三架氵皮音747...

种花家神奇的完美复制能力

复制?

“你们知道种花家的兔子,挖隧道有多厉害吗?汉斯猫曾经想躺着赚兔子的7个Y,没想到被种花家的兔子啪啪打脸啊!”

王耀一脸不可置信:“七个亿?!你怎么不去抢?!不管多好的技术,我们有多需要,想躺赚朕七个亿,想都别想!”

路德维希和汉斯猫忍不住小声嘀咕:最后我们还是被打脸了嘛!

“前些年咱们不是搞大基建吗,建钅失⻊各公⻊各那免不了打隧道啊!但当时盾木勾木几的技术几乎为零,落后汉斯猫整整120年,没招啊,咱没那技术只能找人家汉斯猫买,没想到啊,汉斯猫仗着自己掌握盾木勾木几的木亥心技术,不仅在谈P中嘲讽我们,还狮子大开口要七个亿!这么老多钱都够买三架氵皮音747了要不要脸啊!”

“想让老子花七个亿买它想都别想!你给老子等着!”兔子不爽地说。

汉斯猫能怎么办,只能听着受着。

“更过分的事,他们还要求维修的时候不允许种花家的兔子在场,为啥呀?嘛呀,怕看!怕抄!格局就跟牙签一样,但是咱也不是啥冤大头,既然你汉斯猫能研制出盾木勾木几,没理由兔子研制不出!我们自己造!”

外面的种花家人也说道:没错!你能有了你能研制出,我们怎么研制不出?!路德维希和汉斯猫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研制出来?!

“于是2002年,中钅失s道集团盾木勾木几石开发组正式成立,然而当时禾斗石开经费不足,项目组大部分人连盾木勾木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果际上的没有一个支持我们。”

路德维希内心很是嘲讽,他们连盾木勾木几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可能造的出来?可是他忘了,这千年来有很多就很不知道为什么的东西,不还是被造出来了吗?

“路德维希他们还对我们公开嘲讽,说给兔子几十年都造不出一个盾木勾木几,到时候还得找我们买!”

王耀,兔子:拳头硬了!我TM好想打死他啊!

华容却淡定地说:听听接下来的,看看小丑说的是谁!

“然而六年之后,我们的盾木勾木几已经完成了,狠狠地给汉斯猫和看咱笑话的人抽了一个大耳光,咱不仅石开发出来了,哼,东西还比他们好!零下30度的施工环境,路德维希的盾木勾木几已经歇菜了,只有咱的盾木勾木几还在运作。”

“这就是你们的技术吗?我们没看过,照样造得出来,还比你们的好啊!!路德维希,汉斯猫!”华安笑得轻蔑。

………空间外,除了种花家是一片欢呼,几乎所有的果佳的沉默不语。

路德维希和汉斯猫好像被打了耳光一样,撇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华容满眼嘲讽:“这就是你们引以为傲的路德维希的产品吗?”

“路德维希的盾木勾木几凿不穿喜马拉雅山,我们凿穿了!不仅如此,我们还把盾木勾木几的价格给打下来了,你路德维希卖七个亿,我们就只卖5000W,硬生生地把一个高米青尖设备卖出了白菜价。”

“先说明一下,可能在你们眼里的白菜价是很贵的,在我们眼里的白菜却非常的便宜。”

“你们太过分了!”路德维希忍不住说道。

“过分?那你们狮子大开口要我们七个亿就不过分了?!”

“靠着物美价廉,我们王耀已经拿下了世界三分之二的盾木勾木几市场,哪怕是盾木勾木几的老家区欠洲,也在用我们的盾木勾木几,从零到世界第一我们就只用了十二年。

如今,阿尔弗雷德在X片令页土或卡咱们脖子,但是X片的技术并没有达到高不可攀的地步,盾木勾木几就是X片产业的榜样。同样都是被制裁,同样都是曾经落后于世界,盾木勾木几世界领先,W片产业也即将腾飞。”

“制裁我们?你们败了,败的彻彻底底!”

制裁是无效的哟!

她说:这不会出错。

“我们不能购买最先进的光亥刂木几?你们猜猜最难受的是谁?抓破脑袋也想不着啊!竟然全蓝星蕞大的光亥刂木几生产商,阿其斤麦尔。众所周知,之前因为氵每对岸搞的那些小手段,他们捂着自己的高端光亥刂木几就是不肯卖给我们!”

兔子不满级了,“上次狮子大开口,这次又想垄断我们!有猫饼啊?!”

“安心,到时候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是现在,他着急了,CEO表示,想尽一切办法促成光亥刂木几对种花家的出口,你以为他是怕失去我们这个大客户?小了,格局小了!”

王耀现在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疑惑。阿尔就已经联想到了,他背后都是冷汗,拳头握紧。

“他们真正怕的,是种花家会成为蕞大的竞争对手。让他们彻底丢了光亥刂木几这个市场。你垄断,只会加快我们自主石开发的速度。这个可是有前车之鉴的。比如说之前的盾木勾木几。”

王耀立刻明白了,兔子就很高兴惊喜,孩子们真棒,真厉害!我好喜欢!

“咱们以前没有,只能找路德维希租,他们要价贵不说,还得要咱当冤大头,一怒之下,我们自己造,现在号称绝不可能打通的喜马拉雅山就被我们自己的盾木勾木几打通了。”

王耀也开始得意了,礼仪之邦,除非他值得我以礼相待。“路德维希,你好拉呀!”

“你!”

“再比如空间站,以前阿尔弗雷德,伊利亚,弗朗西斯,路德维希等果佳搞了个果际空间站,咱也想跟着一起玩,但是阿尔拿捏着空间站大佬的身份,还扬言永远不带我们去果际空间站玩。好,你等着,现在我们自己造,现在我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站。不少的果际空间站的成员果,也纷纷投入我们的怀抱。”

“哎呀,阿尔先森啊,你们的果际空间站快到期了,到时候太空里只剩我们果佳的空间站了呢。你和路德维希一样,好拉啊!”华容非常勇敢(在他们看来)地嘲笑。

“你找死!!”阿尔这个年轻的果佳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一拳就朝华容挥来。却被王耀挡下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谁给你的胆子对我家孩子动手的?不带我们,我家孩子说的不对吗?你们的快到期了,我们的还是新的,到时候确实只有我们的了,有错吗?那个字错了?!”王耀甩开阿尔的手说道。

阿尔一时说不出话,只能像个小女生一样跺脚,他又想起了1953的可怕。

“网络技术,高钅失,他们都是被西方垄断的技术,都是被他们逼迫下发展起来的,你想想他们的CEO能不担心吗?”

确实,该担心……

“///比///尔///盖///茨///就曾经说过,如果限制或禁止对种花家木亥心技术的出口,这只会促使种花家加快石开制出相关的技术。”

“当前我们种花家的28纳米光亥刂木几已经提上日程,要知道阿斯麦尔当初生产光亥刂木几用了十几年,而我们从石开发到应用只用了几年。”

这不可能!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阿斯麦尔的光亥刂木几的零部件来自于世界各地,而我们已经实现了大部分自主石开发。未来实现光亥刂木几的自给自足只是时间问题。”

伊利亚对于王耀日后的强大喜闻乐见。

我死了没关系,不是还有王耀吗!

“最后引用我们果佳的总王里的一句话:木亥心技术靠化缘是化不来的,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西方对我们的圭寸锁是无效的。”

阿尔和亚瑟惊异得无法言语。败了,彻底败了。他们几百年才有的技术,他们一百年就有了。王耀究竟是怎么发展的?

弗朗西斯暗自庆幸:还好哥哥会明哲保身(???),早早就和王耀建交了!

海棠
为什么不过审啊 就亲亲抱抱举高...

为什么不过审啊

就亲亲抱抱举高高


为什么不过审啊

就亲亲抱抱举高高


是Mu子la

关于🐺🐰

狼兔(意呆狼×兔)的组合名叫什么?准备写文用

要是没有的话就叫‘面食组’了

二改:

对不起撞组合名了,没有就叫‘面条组’吧

狼兔(意呆狼×兔)的组合名叫什么?准备写文用

要是没有的话就叫‘面食组’了

二改:

对不起撞组合名了,没有就叫‘面条组’吧

草莓·「看置顶」

【那兔/多cp】1.启程

阅读之前注意:

cp:兔鹰 牛鸡 俄猫 狼鹤

合写文

纯糖小短文

设定在前篇

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警告

若有一样,纯属巧合

以上可以接受请拉下去吧


↓↓↓


↓↓↓


——————分割线——————


1.


白柏独自在演出后台的休息室里,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上台的时间越来越近。


“紧张吗?”华逸打开休息室的门,看着盯着时钟发呆的白柏问道。


“……紧张,但很兴奋,”白柏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重新放下,站起身说道,“走吧,别让大家等得着急了。”


“给”华逸从袖子里拿出几颗糖递给白柏。


“给我这...

阅读之前注意:

cp:兔鹰 牛鸡 俄猫 狼鹤

合写文

纯糖小短文

设定在前篇

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警告

若有一样,纯属巧合

以上可以接受请拉下去吧


↓↓↓


↓↓↓


——————分割线——————


1.


白柏独自在演出后台的休息室里,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上台的时间越来越近。


“紧张吗?”华逸打开休息室的门,看着盯着时钟发呆的白柏问道。


“……紧张,但很兴奋,”白柏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重新放下,站起身说道,“走吧,别让大家等得着急了。”


“给”华逸从袖子里拿出几颗糖递给白柏。


“给我这个干嘛?”白柏有些好奇地看着华逸。


“吃甜的心情会变好哦~”华逸将糖塞到白柏手中,“而且我记得,你紧张的时候就喜欢吃糖。”


“幼稚。”白柏把糖纸拆开,将颗放糖到嘴,嘴角却扬起弧度。


早在观众席的粉丝们早已迫不及待,她们手中拿着荧光棒,已经准备好让这个舞台充满他们Five Percent的颜色。


“终于来了?”约翰看着最后才来的两人,缓缓开口道。


华逸笑了笑说道:“让各位亲久等了,那么我们走吧?”


剩下的几人早就站在升降台上等着他们人,两人快步走向升降台。


“……”永山一脸紧张地看向缓缓升起的升降台,从接到邀请的时候,永山和汉斯就一刻都不敢懈怠地筹备着演出。


“放心,他们努力了这么久,怎么会在这一刻失误呢?”汉斯笑着拍拍永山的肩,告诉他不用那么紧张。


“也是。”永山笑了笑,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


随着升降台的缓缓升起,Five Percent众人出现在观众面前,看见心爱的爱豆就在自己前面的粉丝们一个个激动不已。


华逸打开话筒,说到: “各位亲,晚上好,辛苦大家半夜跑到这里来看我们演出。”


不过粉丝们可能觉得,就算辛苦,能见到他们一面也是很值了。


“那么今晚,就让我们的舞台热闹起来吧!”白柏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演出现场,让气氛也变得燥热起来。


演出也拉开了真正的「序幕」。



2.


说起这个组合的起源,要回溯到好久好久之前。


初冬的一天清晨,天上正飘着小雪,不大的雪花在空中随风打着转,白柏就是这时敲响了约翰和高卢的门。


彼时他们正在上大一,约翰和高卢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公寓合住,白柏专门趁周末去找二人商量一件他所认为的大事。


“你们忍心把我关在外面吗?”白柏不断敲着门。


“忍心。”约翰无情地回答了他,但是最后还是怕人给冻感冒,把他放了进来。


“给,热可可。”高卢将一杯热腾腾的热可可递给白柏。


“谢谢,”白柏接过热可可,喝了几口后放下杯子,“我想你们大概都知道我来找你们干什么,真的……”


“不考虑,不加入。”约翰还没等白柏说完,直接拒绝了邀请。


“嘿,我还没说完!”白柏有些生气地看向约翰。


“闭着眼睛想都知道又是那件事情。”约翰喝了一口红茶。


“那高卢?”白柏见约翰无望,看向高卢。


“我? 我希望你想的答案和我的一样。”高卢笑道。


“这么说你愿意!”白柏有些兴奋地站了起来。


“怎么可……”还没等约翰说完,高卢就打断了约翰的发言,“当然,谁不想被可爱的小姐们围着呢?”


听到这话的约翰,差点没把茶杯打到地上,但是还是嘲讽道:“果然,无论到哪里你的关注点都在小姐身上。”


“搞得你不是一样。”高卢回怼。


“……我可不想参与你们的争吵,”白柏起身准备离开公寓,走前还不忘说,“约翰,如果你真的想好了那我也不劝你了。”


说着,他把围巾围上,和他们告别后就离开了公寓。


“……”


白柏走后,公寓十分安静。


沉默,沉默是今早的公寓。


“不准备说什么吗,高卢?”约翰先开口打破了了沉默。 


“我有什么好说的,是说为什么会同意和白柏一起?”高卢起身前往阳台,“你还记得,我们两个做童星时候的约定吗?”


“那件事……我还以为你会认为是玩笑,没想到你还记得,”约翰放下茶杯,“所以呢?你可别告诉我你还在想着完成那幼稚的约定。”


约翰依旧用嘲讽的语气回答着高卢的疑问,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是,”高卢肯定地回答着,“我就是个幼稚的人。”


「但是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幼稚」


高卢俯下身子,看着阳台上种的鸢尾花。


“随你吧。”约翰语气中带着有些不耐烦。


“放心,我成名之后肯定会记得你。”高卢则是用安慰的语气嘲讽着约翰。


“谁需要你记得。”约翰说完便离开了客厅。


“……看来你真的忘了啊,”高卢看着窗外的小雪,“噗……提前步入老年期?”高卢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而在房间里的约翰,则盯着天花板发呆。“怎么可能会忘记啊……”约翰感叹,他看向旁边的手机,“反正试一次也不会怎样。”


此时,白柏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加我一个」


“看来让两人单独谈谈是个不错的选择?”说着,他继续向华逸家走去。



3.



“所以,考虑一下吗?”汉斯问道。


他正和伊万在大学里散步,被白柏说服做经纪人后,汉斯答应劝说伊万加入组合。


“我还不知道。”伊万皱了皱眉。


“你以前不是喜欢舞台吗?”汉斯问他。


“那是以前。”


伊万从小就在伊利亚的影响下,对音乐和舞蹈比较感兴趣,但是自从伊利亚那次事故出现后,对一个热爱舞台的人来说,再也无法上台,那不止是一点的遗憾。


从那以后,伊万就对舞台有了点抵触。


“再考虑考虑吧。”汉斯也没有逼迫他,只是等待着伊万做出选择。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听得见校园里寒风拂过树枝传来的响声。


就在伊万沉思了一会,准备开口的时候,汉斯手机上的闹钟响了。


“我该上课了,”汉斯关掉闹钟,转过头对伊万说,“你再想想,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过来找你。”


“好。”


汉斯走后,伊万继续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的思绪有些混乱。


“Ты есть и нам не удержаться,Когда привет и улыбаться.Не знаю,……”


手机铃声响起,伊万有些疑惑地看到上面显示来电人是伊利亚。


“哥哥?”他接起电话,“有什么事吗?”


“白柏说他们要建一个组合,我想问问你的意见?”电话那头的伊利亚正坐家中的沙发上,刚入冬的时节,往窗外看一看,光秃秃的丫杈划碎了湛蓝的天空,不时有几只不怕冷的鸟儿休憩在树枝上。


“这件事汉斯给我说过了。”


“那你呢?”


“我……我不知道。”


“……”电话那一头久久没有声音,不知过了多久,伊利亚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如果还热爱舞台,那就去吧。”


“嗯,我先挂了。”


“好。”


挂掉电话后不久,伊万看到一条短信:

「遵循内心的声音」


“遵循内心吗……?”


伊万盯着天空发了会呆。


不一会,正在上课的汉斯收到了一条短信:「我加入」



4.


克里斯再次说完「自己有事,要看情况」挂掉电话后,其他人却接二连三地打来了五六个电话。


“真的是,不都说了不来吗。”克里斯再次接起电话:“喂,你好高卢?”


“你好,克里斯。”电话那头的高卢正在享用着约翰的红茶。


“你也是来找我加入的?”


“差不多?但是我只是装个样子,你来不来还是看你。”


“有空就去,有空。”


“行吧,那我先挂了。”


“好,再见。”


正当克里斯准备调成静音的时候,汉斯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


克里斯看着手机,沉思了一会还是接了那通电话“请不要告诉我,你也是来……”


“……很抱歉的通知你,是。”


“汉斯你知道吗,加上你这通电话,我今天上午已经接了大概10通电话了。”


“看来白柏的毅力还挺强的?当然,我只是来说说,剩下的还是要你自己做决定。”


“嗯,那我先挂了。”


“再见。”


克里斯放下手机躺在沙发上,嘴里嘟囔着:“为什么我要加入……”


【“Disegna una finestra tra le stelle da dividere col cielo(在繁星之中描绘一扇窗,分隔了天空)…”


“Da dividere con me(分割了我)…”


“E in un istante io ti regalo il mondo(在一片刻之间,我赠予了你一世界)……”】


手机再次传来电话铃声,“怎么还没完没了?”正当克里斯准备挂掉电话,却看见打过来的是永山,他瞬间接了电话:“喂,永山?”


“克里斯,”永山有点无奈地说道,“听白柏他们说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愿意?”


“没不愿意……我说有空了就去,”克里斯眨眨眼睛,“永山加入他们吗?”


“嗯,我答应他们当副经纪人和营养师,就当个服装设计师和化妆师而已,我觉得对你来说没问题的?”


“身兼多职诶。”


“你话怎么那么多,我都加入了,你加不加入?”


“加入”克里斯咬了咬牙,“我可以。”


本来不想去的,但想到可以和永山共事,克里斯觉得划得来。


这样不是有更多相处相处了吗,他想道。



5.


白柏看着手机发来的一个个好消息,心情好了一个度。


现在就剩华逸了。


“是这里吧?”白柏犹豫了一会,还是按响了门铃。


听到门铃声的华逸,起身去开门,但是一看到是白柏立马要关门。


“喂!好歹我也是客人吧!你的礼貌呢?”白柏一把拉住门,试图避免被关到门外。


“对你还需要礼貌吗?有话快说。”


“你先让我进去。”


“……”


两人就在门口僵持了许久,最后华逸还是把人带了进来,毕竟本来白柏穿的就少,华逸于心不忍怕他冻感冒。


“所以,什么事情?”华逸看着白柏熟练地在自己家里拿着杯子接水。


“还是那件事,现在就差你一个人的意愿了”白柏坐在沙发上喝着热水。


“这件事情,我记得我很早之前就给你答复了。”


“我知道,但是当时说不加入的,最后还是加入了,万一你回心转意了呢?”白柏对着华逸笑着说道。


“你是说约翰他们?”


“嗯,所以你确定不考虑吗?”


“不考虑。”华朝面无表情地说。


“好吧。”虽然拒绝在白柏的意料之中,但是好在白柏有着软磨硬泡的精神,硬生生在华逸家呆到了晚上八九点。


“还不走嘛?”华逸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我记得学校宵禁十点半?你小心学校宿舍楼锁门不让你进去。”


“你不同意我就不回去,实在不行我就在你家住一晚,明天早上再走。”白柏在沙发上打着游戏漫不经心地说道。


“抱歉,我家就我一人的用品。”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喜欢存东西的习惯?”


“……”


沉默是今晚的华逸家。


“那你呢?”


“我?”白柏好奇的看向华逸“我怎么了?”


“你的理由,你为什么会想做这个职业,明明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华逸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冒出来。


“这还需要理由吗?”白柏笑着用简单的一句话回答道,“当然是因为热爱。”


“就这么简单?”华逸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白柏。


“不然呢,你觉得还能是什么?”


一时间华逸竟有些无言以对,“我以为是金钱和名利……”


“没事,反正当时的我也这么想过。”白柏用着平淡的语气回复到。


因为时间太晚,最后华逸还是给白柏叫了车,但是白柏在上车前,还是跟华逸说了一句:“如果加入,就发消息给我。”


汽车启动,只留华逸在原地,看着汽车渐渐消失,他随后也回到家中。


傍晚,华逸躺在床上,脑海里一直思考着白天问白柏的问题。


〖“当然是因为热爱”〗


“因为热爱吗?”华逸的父母都是著名的音乐家,所以华逸自然也也继承了一些 ,尤其是独特的嗓音,但实际上他对音乐好像也没多少热爱?


即便如此,站在台上的感觉好像给了他一个开启新世界的大门,让他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舞台,没有任何理由。


现在的他,或许是被白柏所感染,或许是对舞台的热爱,他想去试一试。


半夜,华逸给白柏发了条短信:

「加我一个」


“人终于齐了。”白柏看向天花板,“希望一切顺利。”



——待续





草莓:终于写完第一章了www

不容易不容易

关于两个都不追星的人,来写偶像这件事

我俩写文属于分工明确,谁会写哪对cp谁写

不过写的还是很开心的hhh

虽然后面我写的越来越扯了

以后大概就是尽力更新,我俩是剧情已经讨论到后期,结果才写第一篇的节奏

我俩现在也属于,边补充关于偶像的知识边写文

希望可以给这个合集来个完美结局,俗称大团圆结局

这里补充一下,毛熊依旧是汤圆家设定,名字伊利亚

还有就是不知道还有谁把白柏的柏读成bai,这里实际读bo

说的大概也就这么多?期待下一篇吧!(所以我可以等100赞再更新吗?)



汤圆:好诶第一篇写完了!!

边补充知识边写文也是个不错的方法hh。

虽然说了解都不多,但是大致我们剧情还是可以想出来的。

希望寒假后就可以把这个文圆满完结(?不太可能啦)

写一篇的速度其实还是挺快的?总之之后就是剧情想得顺利就更新快叭。

文好多地方都是草莓写的,真的辛苦草莓了,我主要就是加标点符号小能手和修改句子(?)

加了不少私心,比如毛熊是伊利亚,棕发+鎏金色眼睛,德三虎是埃里希(以后会出场的w)金发+铁锈红眼睛,我想着把他们设定成哥哥,年轻一些。

诶原来是白柏bo吗(瞳孔地震),我要去教育我的输入法了!

就说这些吧——

(我觉得可以?)




Lingdes.skla
发个库存 www我真的好喜欢兔...

发个库存

www我真的好喜欢兔兔和小巴的情谊啊

发个库存

www我真的好喜欢兔兔和小巴的情谊啊

桃泽纱奈

猫薄荷的妙用

  本文又名≪苏熊竟用成/瘾/性草植虐待俘虏?!≫


  其实并不知道劳改营里面有木有汉斯她们(如果有的话可能就是德日西伯利亚会师)


  我也不知道植物是从哪里来的 


   


   


   


  


  毛熊素来不知道猫薄荷是干什么用的,至少终年寒风呼啸,覆盖着厚厚积雪的西伯利亚长不出这种植物。


  事实上,直到二战结束后,冷战时,毛熊才认识到猫薄荷的威力。 


  或者说结下不解之缘。 


   ...

  本文又名≪苏熊竟用成/瘾/性草植虐待俘虏?!≫


  其实并不知道劳改营里面有木有汉斯她们(如果有的话可能就是德日西伯利亚会师)


  我也不知道植物是从哪里来的 

 

   

 

   

 

   

 

  


  毛熊素来不知道猫薄荷是干什么用的,至少终年寒风呼啸,覆盖着厚厚积雪的西伯利亚长不出这种植物。


  事实上,直到二战结束后,冷战时,毛熊才认识到猫薄荷的威力。 

 

  或者说结下不解之缘。 

 

   

 

   

 

  


  某日,劳改营里爆发出尖利的哭嚎声。


  毛熊快步走过铁丝网围成的长道,厚实的雪花踩在脚底吱嘎响,局促地赶往声音的源头,她可不希望扣下个什么虐待战俘的帽子。


  她窝火地打开营地的门骂了一句苏/联国骂,“谁啊!不好好干活在这里瞎叫唤!”脏话吐出口,毛熊忽然意识到这里关着一位特殊的战俘。


  “啪嗒----”一棵绿植装在简陋的罐子里骨碌碌地在地上滚过。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植物,像是高卢喜欢在餐盘上放到装饰薄荷。好好的茎杆已经被扯的七零八落,在寒冷的天气下已经冻得焉焉耷拉着叶子。


  许久,厚实的棉被下才探出一条尾巴,金色的虎尾不安地啪嗒啪嗒拍打床檐。


  这个单独的隔间,是毛熊特地申请的,美名其曰,给这位高贵的日耳曼意识体留足尊严。 

 

   

 

  


  但此时,自负高傲的纳/粹缩搂在被窝里,除了最开始哭闹,现在一声不吭。毛熊走近,用力把被子一掀“汉斯,起来了!如果冷你可以要求要盆炭火,我这里是讲人权. . . . . .” 

 

  被褥下,毛熊对上她失焦涣散的目光,一副颓然。 

 

  毛熊暗自琢磨,这家伙,不会是毒/瘾犯了吧?她知道德/意/志/帝/国不禁毒,但没想到戒断反应已经迫害到意识体本身了。 

 

  被强行叫起来的汉斯默默摸到罐子的边上,自顾自抱起那盆半死不活的薄荷,仅穿着一件呆滞地赤脚站在冰凉的地板。 

 

  “汉斯,你还在听吗?至少把鞋穿上”。”毛熊莫名没了气,强势把人抱回床上,顺手把围巾解下来给汉斯厚厚地围上一圈。 

 

  毛熊认命地帮忙整理床铺,为什么要关怀一个战俘啊!汉斯视若无人,一晃一晃摇着白花花的脚踝,好像完全不在意气温的寒冷。 

 

  她伸出手,在薄荷上倒腾了一会,揪下一片叶子,在毛熊震惊的目光中塞进嘴里,咽下去了。 

 

  咽下去了。 

 

  毛熊第一次认识到文化差异的强大,大个鬼啊,为什么会直接啃叶子?!


  毛熊很懵,刚刚挖完土豆灰头土脸撞到这一幕的脚盆鸡也很懵。那一刻,两个人理解了什么是社会性死亡。


  许久,汉斯像是清醒了些,奋力把枕头丢过去:“滚!滚远点!老子再也不想见到你这死斯拉夫人!”


  霎时间反客为主,一熊一鹤呆站在门口,好似睡人不成被赶出去的偷情夫。毛熊苦恼地抱着枕头不知所措。


  脚盆鸡识相地拎着土豆离开,跑路前,她给了提示:老大只是误食了猫薄荷,过会就没事了。


  但众所周知,俄语日语之间存在很大区别,更重要的是日语是万能的。于是,对日语不怎么了解到毛熊只接收到一个单词:误食。


  

  接到这个消息的白头鹰乐颠颠地跨越四千里的白令海峡又穿越大片被冰雪覆盖的俄国境土。


  啊,我们万恶的红色暴君终于露出原有的姿态,兴起虐待战俘这一套了吗?是哪位犯过罪行的才能之人?


  就让我这位主张爱与和平的正义人士来. . . . .该想法在见到战俘的那一刻熄灭了。


  毛熊玩味地看着白头鹰几乎要掉下来的眼镜,“可以啊,半天不到横跨半个蓝星,亏你打冷战还能到场,雅尔塔会面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热切。”她嘲讽着,顺手把枕头夹在臂弯。


  “所以你从早上站到现在?”

  “嗯. . . . .”


  “呵。”

 


  白头鹰扶了扶快掉在地上的眼镜,“既然遭罪的是德意志本身, 那么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呢,如果你肯让我照料她的话. . . . .”


  “不行,想都不想。”毛熊义正辞严地打断白头鹰的请求,“我会好好教她改造她,绝不会放任她跟着你这样的小乔布亚。”


  白头鹰嘟囔几句“. . . . . 你这寒冷的西伯利亚不知要把人冻死几回呢. . . . .活像睡了情人被赶出来似的. . . . .还好我有你学生. . . . .”


  “喂!最后一句我听到了!”


  

  白头鹰回到纽约的时候,兔子还在案几整理资料,她放纵地楼上白兔的肩胛:“喂,兔甜心,你那个好老师跟曾经的fxs滚到一起去了,当初都跟了什么人啊!啧啧。” 


  兔子呆愣了一下,才笑着奉承:”是是是,鹰酱最好了,乐善好施,给种花家带来那么多大飞机呢。”


  但美利坚是没有秘密的,小道消息从未让人失望过。不久后,逐渐传出某军官为睡一名俘虏不惜使用药品达成目的地谣言。


  

  毛熊脑海中依然盘旋着白头鹰不怀好意的提点,她轻手轻脚拉开门,往里面探了一眼:


  汉斯嚎了一早,现在总算是安静下来,缩在围巾里迷迷糊糊的脑袋一搭一搭靠着栏杆。那盆薄荷彻底被扯秃了,只剩下光溜溜的茎,叶片大概率已经全部进入某只馋猫的肚子。


  终于消停了。毛熊叹着气想要拿回自己的围巾,刚伸出手,汉斯整个人就趴到她的手上,大有死不放手的态势。


  算了,全当是特许她休息一天吧。


  

 

  

  次日,汉斯打死不认昨天所作所为,亘古不变地以最大的恶意反抗:“我拒绝,死苏/联佬。”


  毛熊倒是极有办法对付这一套:“你昨天闹腾得特别厉害,抓着我的围巾死活不放手,看,都被你扯破了。”她拿着布料在猫猫的眼前晃了晃。


  汉斯被噎地说不出话来,她要过围巾,含糊道:“我帮你补好就是了。” ”你还会这个?” ”就是会补。”


  在雪映的夕阳下,汉斯捻着针起起落落,针脚缝得很细,毛熊也在一边看得很认真。


  “缝好了。”汉斯娴熟地扯出线头咬断,“之前要还天价赔款的时候,我可没少干这活。”


  想问的话被回答了,搭不成话题。毛熊接过围巾带上“谢谢,很暖和。”


  她又补上一句:“手艺很好。” “嗯,免了,下次希望别再出现猫薄荷这东西了。”

La lune blanche
仅仅过去了三十年。 (考究党轻...

仅仅过去了三十年。


(考究党轻点骂🙏🏻只是根据印象中的军装画的)

(咋愣糊,换了一种光源……)

仅仅过去了三十年。






(考究党轻点骂🙏🏻只是根据印象中的军装画的)

(咋愣糊,换了一种光源……)

L-S
摸的兔兔! 我人体好烂对不起兔...

摸的兔兔!

我人体好烂对不起兔爹呜呜呜

摸的兔兔!

我人体好烂对不起兔爹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