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年那兔那些事

384万浏览    10507参与
云中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对不起 

  但是……

  老大鸽

  为什么你这么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对不起 

  但是……

  老大鸽

  为什么你这么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优质路灯挂件

(19)我想回家/我回不了家了

  “白头鹰,你的房间该收拾了。”

  

  

  

  “小鹰,你真的认为我是个好哥哥吗?”

  

  

  

  “鹰酱,你还真是没良心啊~”

  

  

  

  “老大,你决定好了吗?”

  

  

  

  “父上?您为什么会来……”

  

  

  

  “这傻贼鹰越来越猖狂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哼,就看他受不受的起了。”

  

  

  

  “愚蠢的小布尔乔亚,你会付出代价的。”

  

  

  

  “boss,您该起床了。”

  

  

  

  ……到底是谁?

  

  

  

  ———...

  “白头鹰,你的房间该收拾了。”

  

  

  

  “小鹰,你真的认为我是个好哥哥吗?”

  

  

  

  “鹰酱,你还真是没良心啊~”

  

  

  

  “老大,你决定好了吗?”

  

  

  

  “父上?您为什么会来……”

  

  

  

  “这傻贼鹰越来越猖狂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哼,就看他受不受的起了。”

  

  

  

  “愚蠢的小布尔乔亚,你会付出代价的。”

  

  

  

  “boss,您该起床了。”

  

  

  

  ……到底是谁?

  

  

  

  ——————————

  

  

  

  望着洁白的天花板,鹰酱又闭上眼睛。

  

  

  

  头好疼。

  

  

  

  一大段一大段生涩难啃的资料被塞入脑海,就好像今天就要考试凌晨起来背内容一样的苦逼学生,他皱着眉,一边又一边的去理解那些在他身边或是之前发生过的事。

  

  

  

  但莫名的,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以前,他也在知识的海洋中差点淹死过吧?

  

  

  

  “所以,想起来了吗?”耳边传来比粟的声音,睁眼,对上那双冷冽的眸子。

  

  

  

  “我……”鹰酱有些心虚的看她一眼,手不由得抓紧了床单,记忆好似断了线的珍珠,一颗接着一颗的消失了,可他却毫无察觉,甚至幻化出另一个身份,最终沉沦,线也被抛之脑后,不见天日。

  

  

  

  比粟叹了口气,外面低沉的嘶吼不绝于耳,隔着墙板都能感觉到阴风阵阵,“嗬——”尖锐的指甲抓在金属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鹰酱抱着被子蜷缩在角落,睁的大大的眼睛打量着比粟以及她搬过来的箱子。

  

  

  

  “过来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比粟朝他招招手,鹰酱虫子般蛄蛹过来,拿起其中一个雕塑,见比粟并没有反对,小心的开口问“这个,是什么?”

  

  

  

  蓝色的雕像刻画着一个女孩,身穿奇怪风格的服饰,头带光芒四射的冠冕,右手高举着火炬,左手捧着一本书,脚下是打碎的手铐、脚镣和锁链,美丽凄惨而又神圣。

  

  

  

  “这是自由女神像,是高卢鸡庆祝你从约翰牛那独立100年而建造的,建在你家纽约自由岛,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了。”

  

  

  

  灯光闪了一下,鹰酱抬头,不解询问“独立……?”比粟弯了弯眼,耐心的解释“就是指从压迫下反抗,就像我,在风兰狮家做着佣人什么的……那种黑暗憋屈的过去,欺辱不甘的历史,最终通过起义斗争和反抗战争而得到人权,我想,虽然我们两个独立的方式不同,但目的肯定是一样的。”

  

  

  

  “拿到本属于自己的权利,保护愿意信任自己的民众,担负作为一个国家的责任。

  

  

  

  “你还蛮厉害的,本来高卢鸡帮助你只是为了削弱约翰牛的权力,可没想到短短两个世纪,你就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都成了你有衷心但不多的小弟,嗤,还真是了不起啊。”

  

  

  

  外面的喧嚣不知何时停住了,鹰酱靠着墙,努力消化着刚刚听到的事,并和那些晦涩的资料一一对应。比粟没有催他,只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箱子里翻找起来。

  

  

  

  “给你。”一本灰色的书被递到鹰酱眼前,接过后鹰酱皱了下眉,熟悉,太熟悉了,明明下一秒就能脱口而出的句子,却七零八落的分布在脑海各处,每一个字母都藏在记忆的最深处,蒙了灰,匿着故事。

  

  

  

  他慢吞吞的抬头,不敢与那双期待的眼睛对视“我……好像不认识。”似是知道什么,鹰酱把书放到一边“那个,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呗。”

  

  

  

  “我不认识你说的风兰狮,但是你说的另外两个……”鹰酱咽了咽口水“是我爸妈啊…他们虽然总是吵架,但对我很好啊。”

  

  

  

  比粟:……?

  

  

  

  头好痒,要长脑子了。

  

  

  

  “我能问问你们这是怎么论的吗?”比粟胆战心惊的问,她实在接受不了记忆中那个总是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男人窝在冷漠严肃经常给人使绊子的男人怀里乖乖叫妈妈的情景。

  

  

  

  辣眼睛。

  

  

  

  这和三百六十块腹肌随手拿出上亿美金眼睛是扇形统计图的霸道总裁泪眼朦胧,白里透红的小手环住方圆几百里不能有女人身上总是有淡淡的烟草味患有胃病只对他笑的高冷影帝的脖子,樱桃般的小嘴甜甜的喊着“麻麻”糯叽叽的小脸粽子般讨人喜欢,被母亲掐了一下脸立马红了眼睛,嘤嘤嘤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随后打了个奶嗝(?)

  

  

  

  母亲邪魅一笑,一只手抬起儿子的下巴“我们的小鹰鹰,浑身都是奶香奶香的呢。”

  

  

  

  脑补到这里,比粟笑的可以一口吞下整个蓝星,鹰酱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只是惊恐的看着几乎换了物种的比粟看一眼他笑一声。

  

  

  

  很难不担心她的精神状态。

  

  

  

  于是在听了鹰酱的叙述后,比粟终于镇定下来,简单分析了一下后,拍了拍鹰酱的肩“老大,我要和你一起去主基地。”

  

  

  

  鹰酱眨眨眼“好啊,可你不是西北基地的负责人吗?”

  

  

  

  “我一直都潜藏在灭世族大本营,需要我打理的事情我都完成了,剩下的交给其他人去办了,放心,都是我信得过的人。”

  

  

  

  她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你刚刚是不是说,各个部的手册规则都很奇怪,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最开始我们被带到动物园时,也获得了很多奇怪的规则,我怀疑,制作这种样式手册的人,肯定是和我们一样意外来到这里的。”

  

  

  

  “我们一开始……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不是呀,乖乖坐好,姐姐给你讲故事。”

  

  

  

  ——————————

  

  

  

  主基地。

  

  

  

  “鹰酱失踪了?”毛熊拧着眉,牙关里挤出这几个字。

  

  

  

  塞鹅点点头,脸上的遗憾和苦恼是那么真挚,他的手边放着刚刚打印出来的波纹曲线,黑红的线条上下波动,到了某个时间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这下可难办了,毛熊叹气,根据曲线长短大约可以判断出来是在灭世族大本营附近,他们不可能派经验丰富的老成员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寻找还没有转正且大概率已经死亡的成员。

  

  

  

  这不符合大局观。

  

  

  

  一段嘈杂的音频被捕捉,毛熊眼眸一亮,点击了播放。

  

  

  

  这是一条求救音频,在外力噪音的紊乱下,他只能辨认出几个较为清楚的音节。

  

  

  

  “诶?这好像是约翰牛的频道啊,是他出了什么事吗?”塞鹅惊讶道。

  

  

  

  紧接着,高卢鸡的频道上也传来了一模一样的求救音频,声波曲线完全一致,是同一个人用不同的设备向他们求救。

  

  

  

  但完全不是设备的主人的声音。

  

  

  

  “这可奇怪了”塞鹅挠了挠头,指着打印出的声波曲线“是完全一样的,那么说明他俩的通讯设备被别人拿着,在已知他俩不可能做出主动交给别人的蠢事,那么就是他俩遇害了。”

  

  

  

  毛熊又听了一遍降噪后的音频,隐隐听出了“被抓”“幻境”“控制”“自相残杀”的字眼,冷汗顿时下来了,虽然他不确定对方是敌是友,但可以断定,他们俩这一趟可能是有去无回了。

  

  

  

  救,还是不救呢?

  

  

  

  救的话,万一没救回来又搭上人,不救的话又可惜了人才。一时间,控制室里静悄悄的,排风扇卖力的工作着,搅碎了大片的阳光。

  

  

  

  许久,他终于开口“让大毛和汉斯猫他们一起去吧,四个人两两分组好有个照应。”

  

  

  

  塞鹅点头,通过通讯器去叫人。毛熊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心如乱麻,却无济于事。

  

  

  

  希望,他们都会没事。

  

  

  

  希望,他们都能够平安回来。

  

  

  

  ——————————

  ➪啊呀,有很多人都说看不懂。我反思了一下,认为是我写的进度太慢,可如果写快了我又怕落下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样,大家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就直接说,评论还是私信都可以哒 (。>∀<。)

  

  

  ➪没啥好说的了,再解释就涉嫌剧透了(?那你还邀请提问)

杨子因

海狸!海狸!我中意你啊海狸!啊啊啊啊啊啊!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啊啊啊啊!


前三p是原图和滤镜,后两p是草稿

海狸!海狸!我中意你啊海狸!啊啊啊啊啊啊!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啊啊啊啊!



前三p是原图和滤镜,后两p是草稿

Party bear

那兔-联合鸽之梦-噩梦的开端

  垃圾文笔,这是自割腿肉,不喜勿喷

  我决定了,微牛鸡,其他暂定

  太空狼人杀设定,不过这一篇暂时用不上

  

  ………………………………………………………………

  

  "我不同意!"隔壁会议室都听见了大毛愤怒的咆哮""理智点,大毛,冷静一下……"联合鸽擦了擦汗,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话"开会咱们要讲究流程嘛,大家有方案都是可以提的,联合/国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嘛。"

  

   这样一说,大毛更生气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荔枝?你让我怎么荔枝?制裁我家的人就算了,制裁我家的狗和猫也就...

  垃圾文笔,这是自割腿肉,不喜勿喷

  我决定了,微牛鸡,其他暂定

  太空狼人杀设定,不过这一篇暂时用不上

  

  ………………………………………………………………

  

  "我不同意!"隔壁会议室都听见了大毛愤怒的咆哮""理智点,大毛,冷静一下……"联合鸽擦了擦汗,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话"开会咱们要讲究流程嘛,大家有方案都是可以提的,联合/国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嘛。"

  

   这样一说,大毛更生气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荔枝?你让我怎么荔枝?制裁我家的人就算了,制裁我家的狗和猫也就算了,你还要制裁我家的树?这不明摆着欺负熊吗?"又转过身去指着鹰酱的大嘴壳儿,怒骂道"这一切的一切还不就是因为你?我教育我家弟弟,要你管吗?想要控制整个世界?没门儿!"

  

  "我可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呢,Honey ~"鹰酱当然也不怂他,"反而是你这只毛熊,那可是要危害全世界的啊!我这可是在为民除害呢~"

  

  "苏卡不列!!!"大毛气的差点去见毛熊了,但还好贫穷让他冷静的下来。"亲,这样对你不好的"兔子扯了一下大毛了,示意让他坐下,转头对鹰酱说“亲,你也别太过分了。在座的人都知道你是非黑即白的“好”鸟,你就不用装了。”

  

  "什么叫装啊?我本来就是的好不好?"

  

  "呵呵,真不知道欧洲内群聪明人是怎么相信你的。"大毛逐渐冷静了下来,慢慢坐了下来"真是一群大聪明。"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吵了。"联合鸽捂着脸,对着那老两口说道"你们帮着去安抚一下他们嘛!"

  

  "我们?"高卢鸡漫不经心地挥弄着画笔,记录生活美好瞬间。

  

  "上三常是上三常,关我们什么事?"约翰牛用勺子搅了搅红茶,语气里透露出淡淡的忧伤。

  

  "……"帅鸽无语"又只能靠我了吗?"

  

    (会议结束后……)

  "鹰酱,你不得好死!"大毛“深情地”对鹰酱做了个鄙视¬_¬`的手势"呵呵,你也没命看到我死的那天了。"鹰酱“深情”地回击道。

  

  "好了好了,咱们走了。"兔子安慰着大毛,俩人骂着鹰酱走开了。

  

  "切……"鹰酱扭过头,摘下墨镜,向约翰高卢招招手,"你们俩腻歪啥呢?走了!"

  

  ……

  

  "终于啊!"联合鸽长舒了一口气,一下子瘫倒在办公椅上"我做一只鸽子容易吗?要是我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他们几个!"

  

  ……

  

  "……但我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啊……"

  

  路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路上的行人或成双成对,或成群结伴,或欢声笑语。雨中还有个醉鬼拿着啤酒,醉醺醺的在雨中飘忽着……

  

  联合鸽几乎没喝过酒,更不知道醉酒是怎样的感受。但今天他明白大毛为什么那么爱喝酒了……轻飘飘的……怪舒服的……

  

  "唔……"他跌跌撞撞地闯进了一个小巷"这……是我家吗……"

  

  "客官何事而来啊?"

  沧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什……什么人?"

  "咳咳……是能帮助你梦想成真的人啊……"

  "梦想?什么梦想?"

  "你的梦想是什么,你比我更清楚怕……"老人把树皮一般沧桑的手放在联合鸽的肩膀上"我就是想……教育教育的五个家伙……"联合鸽浑身一哆嗦,但却已经移不开脚了。

  

  "你的野心应该不止如此啊"老人的脸上裂开一个诡异幅度的微笑:),在联合鸽耳边低声道"你难道不想控制这个世界吗?"

  

  "……"联合鸽愣住了,这个人是怎么看出他的野心的?难道他已经暴露了吗?

  

  "反正这也不可能,不是吗?"联合鸽自嘲道,灌了两口酒,心中更迷糊了。。。

  "我说过了……我会让你,梦想成真。"

  老人拿出一个碗,碗中有一些紫色的液体"这东西能帮到你呢……"

  

  联合鸽愣住了,直勾勾的盯着这碗液体

  

  碗中的他不再是那个被线扯着的傀儡  。世界中所有的国家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他欣赏着,操纵着……仔细一看,那五个家伙也在……

  "就像这样,你不心动吗?"老人笑道。

  

  ……

   联合鸽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喝下了这碗液体……

  

  "睡吧,小伙子。看你自己的意愿办吧。"  “老人”笑了笑,留下了独自昏厥的联合鸽,走出小巷"这里的人可真好操纵啊……小伙子,醒来,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他快步走出小巷,忽的不见了……

  

  "第一步,已经完成了啊!"

  

  …………………………………………………………

  好了,好了,这就是前言了……

  点个赞吧O_o

  评个论吧-_-||

  推个荐吧(ฅ>ω<*ฅ)

  Ok,下下篇就是正题啦!

  

  

  

慕入春风

当我用尚未成熟的剪辑能力剪辑那兔……开头那段本来想删的结果没删成

当我用尚未成熟的剪辑能力剪辑那兔……开头那段本来想删的结果没删成

茶诺唧

P1-3是17,16,18年的万圣节贺图。

P1高卢已经有蓝紫眼影了,似乎官方泥塑他的起源很早(?

P3右下角有很小的墨西哥形象,是一只黑鹰(面部与腹部为灰色),但两个多月前还是犰狳(P7),不知道发生了什么jpg。

P4帅帅的🔵

P5-6 是否在说他俩不喜欢大蒜呢?联系一下P2,莫非鹰鹰你真是吸血鬼吧(??

P7 终于找到海狸设定的出处了啊啊!

P1-3是17,16,18年的万圣节贺图。

P1高卢已经有蓝紫眼影了,似乎官方泥塑他的起源很早(?

P3右下角有很小的墨西哥形象,是一只黑鹰(面部与腹部为灰色),但两个多月前还是犰狳(P7),不知道发生了什么jpg。

P4帅帅的🔵

P5-6 是否在说他俩不喜欢大蒜呢?联系一下P2,莫非鹰鹰你真是吸血鬼吧(??

P7 终于找到海狸设定的出处了啊啊!

Party bear

那兔-太空狼人杀

   hhh,新坑(我发现我不会写chO_o还是那兔好)

  暂无cp

   大概是内鬼小镇模式

  有,但不限于:五常,意呆利狼,脚盆鸡,汉斯猫,小巴,白象

  有诈尸,各种意义上的✔

  三内鬼,可以在评论区提意见,会分情况采纳的。身份也是。

  大概……明天会更的

  结局嘛……肯定不是正经结局的……

  

  

  

  

  

   hhh,新坑(我发现我不会写chO_o还是那兔好)

  暂无cp

   大概是内鬼小镇模式

  有,但不限于:五常,意呆利狼,脚盆鸡,汉斯猫,小巴,白象

  有诈尸,各种意义上的✔

  三内鬼,可以在评论区提意见,会分情况采纳的。身份也是。

  大概……明天会更的

  结局嘛……肯定不是正经结局的……

  

  

  

  

  

甜瓜瓜瓜瓜
  《阳光开朗大女孩》   我...

  《阳光开朗大女孩》

  我画完了,也emo了

  稍微参考了一下米山舞的一张miku

  《阳光开朗大女孩》

  我画完了,也emo了

  稍微参考了一下米山舞的一张miku

优质路灯挂件

  快开学了,来点快餐。

  

  P5-P6梗原图

  快开学了,来点快餐。

  

  P5-P6梗原图

世界怎么还不毁灭

  哈哈哈

  专打鹰酱不疼 不要小钱钱🌚

  哈哈哈

  专打鹰酱不疼 不要小钱钱🌚

星星索
  没想到家里还有紫皮糖…味道...

  没想到家里还有紫皮糖…味道不错

  没想到家里还有紫皮糖…味道不错

社会主义好柠茶
 是兔子和秃子   (是我太菜...

 是兔子和秃子

  (是我太菜

  (独眼战士又出江湖🌚 

 是兔子和秃子

  (是我太菜

  (独眼战士又出江湖🌚 

茶诺唧

前八张来自官方微博,后两张来自官方小绿豆


P1 “对象”

P2 毛衣战

P3-4 摸着()过河

P5 超可爱小巴!

P6-7 2017贺图

P8 圣诞合照

P9-10 五十五星的拍照场合

前八张来自官方微博,后两张来自官方小绿豆


P1 “对象”

P2 毛衣战

P3-4 摸着()过河

P5 超可爱小巴!

P6-7 2017贺图

P8 圣诞合照

P9-10 五十五星的拍照场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