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英

25391浏览    1206参与
紫玉Alice

  2022了,还有人记得嗨皮贝贝们吗~

  2022了,还有人记得嗨皮贝贝们吗~

玫瑰

英紫飒爽【那英杨紫】

  杨紫,那英,杨迪,黄景瑜来参加王牌对王牌

卧底:那英,杨迪,贾玲

老鬼:杨紫

开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沈涛

            广告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贾玲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沈腾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花花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晓机灵关晓彤

接下来欢迎书香门第家族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智商代表杨迪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黄景瑜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杨紫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那英砸那英

沈腾:那姐这名我们未......

  杨紫,那英,杨迪,黄景瑜来参加王牌对王牌

卧底:那英,杨迪,贾玲

老鬼:杨紫

开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沈涛

            广告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贾玲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沈腾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花花

大家好我是王牌家族的晓机灵关晓彤

接下来欢迎书香门第家族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智商代表杨迪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黄景瑜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杨紫

大家好我是书香门第的那英砸那英

沈腾:那姐这名我们未来不好叫啊

合:【笑】

杨迪:砸姐 哈哈

沈涛:好了接下来宣布规则 经过几个游戏环节好人找出卧底卧底则找出老鬼     第一个环节传声筒 出战的是岳岳,那姐,腾哥,迪哥

一步之遥里的那英和葛优的片段

传递开始

岳岳:xxxxxxxxxx

那姐:xxxxxxxx

腾哥:xxxxxx

杨迪:xxxxxx【连听在编】

沈涛:杨迪一共答对11个字

接下来花花 杨迪 那姐 杨紫

某某某片段

花花:xxxxxxxxxxxxxxxx

杨迪:xxxxxxxxxxxxxxx

那姐:xxxxxxxxxxxxx

杨紫:xxxxxxxxxxxxx

杨紫一共答对10个

贾玲:再怎么最后也都靠编【方言】

杨迪:事实证明人丑就要多读书【方言】

那英:要得【方言】

第一环节书香门第家族获胜,你们将获得一个卧底的线索。

沈腾:玲这期肯定是你

贾玲:相信我肯定不是我

沈腾:就你没当过卧底肯定是你

贾玲:是我没当过卧底但是这是我签订合约里的

沈涛:这都能说

杨迪:还有人设是吧

贾玲:笑

关晓彤:熬~

第二环节听歌识曲以家族为单位输的家族要全部去淋雨

第一次:王牌家族输

第二次:书香门第家族输

由于那英穿的是白色衣服所以淋的时候透了工作人员赶紧拿来了毛巾

第三次:王牌家族输

这一轮是王牌家族输了所以书香门第家族获得卧底线索

第三轮看图猜人

贾玲错3次

杨迪错2次   【做任务】

那英错3次

最后一轮发电报

第一次发电报:

沈腾 那英 黄景瑜 宋亚轩

第二次:杨紫 沈腾 宋亚轩 关晓彤

卧底们眼看马上就要发出去了,杨迪在最后一刻喊了且慢,随后三位卧底就出来了

都不可思议有那姐

三位卧底找老鬼

那英和其余两位选了杨紫没想到还真对了

那英在杨紫的耳边说真没想到是你只有杨紫听到了

玫瑰

韬那

不喜勿喷

纯瞎写 勿上升真人 可能没有后续

萌探开官晏上所以人都来跟那姐敬酒那姐也很给面子的都喝了,导致最后是被【经济人】缠着回去的,不过回酒店的路上被黄子韬截胡,我来送那姐回去吧,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经济人见状也不好说什么】行吧。

回到酒店以后那英直接倒床上了,送到以后黄子韬并没有回去而是给那英脱起了衣服,那英感受到以后睁开眼醉乎乎的说道,黄韬,你干~什么,黄子韬没说话而是加快了速度,由于那姐穿了身蓝黑色的西装里面只是西装外套里面只有抹胸内衣,下边就真的没有什么了,所以黄子韬要脱下边的时候那英赶紧抓住了黄子韬的手说道,黄子韬快停下赶紧回你的酒店不然我不客气......

不喜勿喷

纯瞎写 勿上升真人 可能没有后续

萌探开官晏上所以人都来跟那姐敬酒那姐也很给面子的都喝了,导致最后是被【经济人】缠着回去的,不过回酒店的路上被黄子韬截胡,我来送那姐回去吧,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经济人见状也不好说什么】行吧。

回到酒店以后那英直接倒床上了,送到以后黄子韬并没有回去而是给那英脱起了衣服,那英感受到以后睁开眼醉乎乎的说道,黄韬,你干~什么,黄子韬没说话而是加快了速度,由于那姐穿了身蓝黑色的西装里面只是西装外套里面只有抹胸内衣,下边就真的没有什么了,所以黄子韬要脱下边的时候那英赶紧抓住了黄子韬的手说道,黄子韬快停下赶紧回你的酒店不然我不客气了,黄子韬嘴角微微上扬说,你现在这样你能怎么办啊,那英没说什么而是起来的穿好了裤子,拿起了上衣酿酿跄跄的朝酒店外面走去,黄子韬也紧随其后,那英刚出去没几步孙红雷就看到了两人很纳闷那姐怎么和子韬在一块,于是上前看着那英说道,子韬怎么和你在一块啊,那英充满怒气的说,我怎么知道,而且还赖我这不走了,黄子韬淡定的看着孙红雷说道,红雷哥我看那姐醉了就把她扶回来了,孙红雷也没太多疑说了最后一句话就走了,那英转过头看着黄子韬说你在不走别逼我叫保安了,黄子韬【公主抱】抱起那英就往回走,到了以后把那英扔床上就压了上去把那英的一双细手用自己的一只手压在了她的头上面让她没有还手之力,随后就吻了上去,那英的腿不停的挣扎她的眼睛里也可以看出来充满怒气手即使也被握着也不停的挣扎,黄子韬闲出来的手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了脱完了以后就脱掉了那英的裤子,那英此时狼狈不堪完全没有往日的霸气,喝了太多酒晚上还被一个后辈这样羞辱而且还是她的弟弟,前戏做完了以后黄子韬就渐渐的放肆了,进去以后不仅要握住那英的手不然乱动还要来回抽搐有时还得照顾一下上面,不久以后那英忍不住了啊了出来【不是那种是刻意压着声音的啊】,黄子韬被她姐姐整的兴趣越来越大,做了一个小时后那英实在是没有挣扎的力气了黄子韬见她这样也不忍就停下来了,那英真的没有想到她弟弟是这样的人,黄子韬在那英的耳边说道,姐姐我爱你,那英没有回答也懒得回答就闭着眼睡觉了。在睡觉之前留下了愤怒又无能为力的眼泪。  

连小熊ika

她有十次想要亲吻她

*宁那贝儿

一个关于宁静的“character study”

可宁静并不是个角色

所以一切都是我编的

建议搭配bgm:《不管有多苦》《相爱恨早》


(1)


宁静知道自己想要亲吻她。


(2)


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在好友演唱会的彩排现场。

彩排的地方在室内,没有窗,连光都很少。望不到星辰,也看不清台上正唱得忘我的女人的模样。只能模糊地看到女人穿着花里胡哨的毛外套,头上戴着黑色的发带,一点女明星的样子都没有。

可是她一张口,天就亮了。


她想自己应该亲吻她,像是亲吻唯一的光。


(3)


第二次来得比想象中早。

演唱会顺利举行,庆功宴上,周围的...

*宁那贝儿

一个关于宁静的“character study”

可宁静并不是个角色

所以一切都是我编的

建议搭配bgm:《不管有多苦》《相爱恨早》


(1)


宁静知道自己想要亲吻她。


(2)


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在好友演唱会的彩排现场。

彩排的地方在室内,没有窗,连光都很少。望不到星辰,也看不清台上正唱得忘我的女人的模样。只能模糊地看到女人穿着花里胡哨的毛外套,头上戴着黑色的发带,一点女明星的样子都没有。

可是她一张口,天就亮了。


她想自己应该亲吻她,像是亲吻唯一的光。


(3)


第二次来得比想象中早。

演唱会顺利举行,庆功宴上,周围的人喝得尽兴。她并非专业的歌手,上场之前难免有些紧张,如今紧绷的弦突然松下来,倒后知后觉地产生了些许不适感。

这感觉并不强烈,她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所以只是默默把酒杯放在一旁,翻出一直带着的家乡的茶叶,一个人喝了起来。

这一幕若是被哪个平庸的导演看到,大概会拍出一部女主人公的沉默和疏离感吸引了在场哪一位的注意,然后两个人开始纠缠的俗套爱情电影。


可生活不是导演,那英也不是演员。她半醉半醒地走到宁静身边:“宁静儿,你刚才唱的可真好,我特别喜欢你的戏,没想到唱歌也这么好听。”

她在太多的场合听过一样的话,唯独这一次,她丝毫没有犹豫就确定对方说的是真的。

是因为她的眼睛吗,明明醉得神智都有些朦胧了,眼神却依然那么清澈明亮。

总有诗人把这样的眼睛比作星星,可此刻她却无端想起了月亮。

“你喝的这是什么啊?”,还没等宁静说话,对面的女人好像发现新大陆般凑到她的茶杯前看了看,又自作主张地拿起来喝了一口:“味道不错。”

“当然了,这可是我从老家带来的。”

“那姐、静姐,我们来合个影吧。”

这次没来得及说话的是那英,她们的谈话被打断,直到聚会结束都没有机会再交谈。


散场时,那英明明已经上了车,又转回来走到她身前:“你那茶真的挺好喝的,还醒酒,下次能不能给我带点儿?”

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当然不会在她心里掀起什么波澜,事实上她的内心平静得如同无风的天气里纹丝不动的湖水一般。只是十二月的北京户外实在有些冷,不然她怎么才说了一句“好的”,就感觉喉咙都被冻住了呢。


月光倾洒在湖面上,她想要知道亲吻月光的感觉是不是和看上去一样冰凉。


(4)


茶叶最终还是没能送出去。

两个人说是一个行业的又不完全是,这么多年碰面的机会也不过寥寥,宁静把茶叶打包好了才想起来,她根本没有女人的联系方式。

她看着桌面上各式各样的茶叹了口气,她是按那英家四口人的量准备的,这么多茶,留给自己不知道要喝到哪年。


茶喝多了的后果就是失眠。

这些年作息规律的她已经忘记了该如何在清醒的状态下度过深夜,下意识地按下了电视遥控器的开关。

“真是冤家路窄”,刚打开电视,就看到了害她失眠的“罪魁祸首”。

夏天明明都过去了,怎么还是她。这个破节目还真是没完没了。

她失眠到烦躁,电视里的人也没好到哪去。她没看开头,不知道前因后果,只看见电视里的女人哭得稀里哗啦,妆哭花了声音也在颤抖。看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由于节目组赛制设置得不够合理,使得率先进行组内选拔的那英组“状况百出”,不光现场气氛尴尬,那英作为导师看到自己心仪的学员被莫名其妙的淘汰,和在场的媒体也起了不大不小的冲突。

没等节目播完,网络已经流言四起,其中大多是无端的揣测和攻击。

彼时她还不是在综艺里修炼得游刃有余的“静静子”,对待是非依然是一副锱铢必较的态度。


她想自己应该亲吻她,出于认同和赞美,也可能是安慰,又或者,只是单纯为了止住她的眼泪。


(5)


第四次在万众瞩目的演唱会现场。

准确地说,是一个人万众瞩目,另一个人隐匿在人群之中,听她唱她自己写的歌。


“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我只想要拥有最后的祝福。

   再多的伤害我都不在乎,愿你我挣脱一切的束缚。

   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擦干眼泪告诉自己不准哭。

   我不怕谁说这是个错误,只要你我坚持永不认输。”


台上的人像是深陷在回忆里,独自吞下这一路的坎坷和心酸,依然坚定地走上爱这条不归路。

台下歌迷一声一声呼唤她,想要把她从深渊中拉出来。

像极了世间一切双向奔赴的美好感情。

或许结束后她可以走进后台,以歌迷的名义亲吻她,带着所有的温柔与勇敢,把自己献祭给秘而不宣的爱情,和一息尚存的道德。


可是她很快清醒过来。

她过去的苦是高峰。

她最后的祝福是孟彤。


她怎么能自私地把月亮据为己有呢?


(6)


再见已经是四年后。

是她常驻的一档音乐综艺,最后一期请来专业歌手帮唱,虽然帮的并不是她。

她们在并不年轻的年纪经历了网络和流量至上的时代转换,不适应,却也打磨出一套百毒不侵的盔甲。

只是一个张牙舞爪,一个温暖柔和。

好在都有真实作底色。

所以哪怕是对手,对方也不吝于对她的夸奖,她也不必遮掩听到后的喜悦。


纵然争强好胜如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音乐上实在不如对方,所以她输得并不冤枉。

可她执拗地觉得,自己也是适合音乐的,只是不在室内的演播厅。

她应该在野外,在苍天下草原上山谷里黄河边。

她是野火烧不尽的红槐花,是黄沙漫天里汹涌的江水,是风雪点妆岁月留香的兰花草。

可是如果那英愿意,她也可以是吹过就无影踪的晚风,是被洒水车冲洗过的石板路,是被人擦过又遗忘的玻璃窗。

如果这些她都愿意,那对方会不会也愿意被自己亲吻呢?


(7)


然后又是一个四年。

这次她实在有些大胆,用一句“相敬如宾”接过了对方的“相亲相爱”,恨不得把这么多年的心事瞬间公之于众。

只是在外人看来,这的确像是见招拆招。


那么她是否应该直接亲吻她?让世人见证她们额头相抵,鼻尖相触,她的双臂环过她的腰。

而在旁人看不到的唇间流淌着的是喜悦,是苦涩,是求而不得,是得偿所愿。


(8)


第七次本应顺理成章。

就算是真正的选秀比赛,选手们一日一日相处下来都难免留下一丝真情,何况早已是成熟的艺人的她们,又不是真的要靠一档节目争取一个出道位。

十几个姐姐围坐在一起,倒真有些像姐妹们的茶话会,彼此相亲又相爱。

既然是茶话会,就免不了聊八卦。此时她和另一位的cp正被节目组拉来炒热度,可能是节目组的授意,也可能是人类的本质是嗑cp,总之当晚两人只要距离稍近就有细碎的耳语声,后来更是有活跃的人直接朝她们喊起了“宁那贝儿”。

这气氛实在太好,好到让她觉得自己要是再拐弯抹角就有些过分了。

所以她生平第一次直接说出自己想要的:“一起去卸妆。”“要不然我们俩住一个房间?”。

气氛好到了另一个高潮,好到让她好奇到底是一起卸妆还是闹洞房。有人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有人兴奋得满屋跑,有人和身旁的人相视一笑。


只有两个当事人感受不到嗑cp的快乐。

她紧张到痉挛,害怕又期待获得一个答案。对面的女人红着脸摆手,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在被要求当众表演节目时,也曾这么手足无措过。

她忽然就泄了气。


八卦又不止这一个,她们闹够了就放过了她俩。许久未见的女孩子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晚上她们聊完了刚拍的戏新录的歌,又聊起了热映的电影好看的时装,直到万籁俱寂心满意足,才各自回房间睡觉。


临睡前她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如果她要的只是一个亲吻的话,算不算太过奢求?


(9)


第八次来得比预想中更晚,也更不合时宜。

她欣然接受了节目组增加两位师姐互动镜头的请求,坐在备采室等着另一位到来。

录制间隙她回了一趟老家,十一年,贵州山上的茶树早已成熟过几个轮回。这次她特意旁敲侧击问过了那英的口味,精心挑选了几种觉得她会喜欢的茶叶和特产,她想等对方来了,自己一定要亲手把东西交给她。


结果等来的不是那英,是面露难色的导演。导演一会儿说那英还没有化好妆,一会儿说那英路上有事耽搁了,最后看她要发火了才支支吾吾地说那英那边不想让cp的热度太高所以拒绝了一起录制采访。

没等她问这是那英本人的意思,还是那英工作室的意思,就被催促着上台。

上了台,一切昭然而揭。


她早知道月光该是冰冷的,可她没想过一个人的眼神也能这么冰冷。

胜过十二月北京户外的风。

她把被冰冻了、融化掉的自己从舞台上捡起。她应该若无其事,不,本来就不关她的事,节目结束后嘉宾之间就再无交集的综艺她录了又不止一个,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她更应该趁还没结束亲吻她,带着愤怒、带着怨怼,让嘴唇和牙齿成为武器,孤注一掷又不容抗拒地用力亲吻她。

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先她一步下台离去。


(10)


第九次毫无疑问是在成团夜。

她不知道对方在短短的一个月内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她恢复了对自己的热情,甚至“补”上了一个月前拒绝的拥抱,就连下台时也抓着自己的手。

不知道内情的人肯定会以为她们是一对热恋期的爱侣,既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现她们的恩爱,又怕一个不留神对方会从自己视线里溜走。

对方要演,她也乐意配合,反正她们的目的都一样,无非是一个结束。


所以在庆功宴时她从善如流地和对方坐在了一起,在所有人都喝得醉醺醺时贴心照顾,倒茶擦脸,最后干脆让已经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人靠在她身上。

宴席接近尾声,姐姐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眼泪汪汪、互诉衷肠。人生固然有重逢,可是像这样并肩作战朝夕相处的日子又有几多呢。

一些关系好的已经开始拍照留念,先是拥抱,然后摆出各种可爱或是搞怪的姿势,后来还开始对着镜头亲吻。她知道不多时就能从社交媒体上看到这些照片,在节目播出当天或是某个人的生日。她也知道今夜过后她们就将奔赴各自的人生,从此是否还有机会再相见也未可知,对这几个月的印象会从最开始的深刻到渐渐模糊,最后成为年轻时接过的一个可有可无的通告。

她低头看了眼身边沉睡的人,一向口不离酒的人今天却醉得这样快,倒给她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她应该亲吻她,反正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唯一可能会反对的人此时正意识不清着。

她想要亲吻她,尽管她觉得自己只是想要知道,被酒精浸泡过的月亮会不会把她烫伤。

她早该亲吻她,在她端起自己茶杯的时候,在她抬手轻拍自己下巴的时候,在十一年前的夜晚,在十一年后的此刻。


(11)


又或者是更早。

那是2005年,她主演的马大帅2即将在央视首播,春节刚过,赵本山在北京组了局。她正坐着和人寒暄,一个女人风风火火跑了进来:“我没来晚吧?哎呦,你们可不知道,小孩儿可难带了,一放下就哭一放下就哭,我唱了半天摇篮曲才给他哄睡着。”

这是她们两个人第一次正式碰面。


对比另一个人在酒桌上游刃有余,宁静则有些力不从心,她百无聊赖点了根烟,马上就有人跟从。一时间酒桌上雾气缭绕,她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没多大一会儿那英就要走,她说怕身上烟味儿太重,回家呛到老人孩子。

她不记得自己当时有什么特殊的回应,混在人群里和她道了别。

她记得回家之前她扔掉了身上的打火机,从此一朝戒掉已经吸了十余年的烟。


她应该在那时就亲吻她,迅速地、带着只有吸烟者能欣赏的尼古丁的芳香,热烈地亲吻她。


(12)


她有十次想要亲吻她。

可她是宁静,宁静特拐。她想要什么永远都不会直说她想要,而是拐弯抹角地告诉你,其他的一切她都不要。哪怕她想要的是天上的月亮,她也不会夜夜站在原地等待,盼得月光垂怜。

她要月亮奔她而来。

所以她只是轻轻地把半梦半醒中的的女人扶起来,让她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搀着她慢慢地走。她想着走过这道门,把她交到她助理手里,自己还来得及回酒店敷个面膜。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相逢。

但愿余生还有几面之缘。


那英或许是月亮,可她高悬在天上,清冷的月光平等又公正地照在路过每一个人身上。

她终于知道那不是她的月亮。


------------------------------------------------------------------------------------------------


写完发现这篇其实也可以叫《月亮不会奔她而来(上)》

叫(上)的意思就是还有一篇那英视角的(下)


晓璐爱影视
那英都泪目!王心凌五公一首《当你》满满回忆杀,宁静都泪崩
那英都泪目!王心凌五公一首《当你》满满回忆杀,宁静都泪崩
电影幕后喵
那英耍大牌拒演《夏洛特烦恼》,何炅仗义出手,意外成就黑马电影
那英耍大牌拒演《夏洛特烦恼》,何炅仗义出手,意外成就黑马电影
川泽钰(复读中停更)

【宁那贝儿】喂,做我的压寨夫人 ,考虑考虑?(十)

  *清风寨土匪头子那英×被劫婚的宁家大小姐宁静

  *私设ooc

—   — — —  — —  ——   —    —    —   —    —  —

  

  窗外喜鹊叽叽喳喳叫,预兆好运来。

  

  那英起的早都出去溜达了一圈,宁静还在床上睡的没半点要醒的意思。...

  *清风寨土匪头子那英×被劫婚的宁家大小姐宁静

  *私设ooc

—   — — —  — —  ——   —    —    —   —    —  —

  

  窗外喜鹊叽叽喳喳叫,预兆好运来。

  

  那英起的早都出去溜达了一圈,宁静还在床上睡的没半点要醒的意思。

  

  那英手里攥着一束桃花,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子。就那一支桃花放在宁静枕边,双手也往她腰间软肉探去。

  

  “懒鬼,还不起?”

  

  宁静听到叫声,迷迷糊糊睁开眼。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束灼灼桃花。

  

  宁静慵懒的侧翻身,整个人贴近那桃花,桃花香味弥漫。

  

  “怎么还摘了花?” 丝毫没有理会那英让她起床这件事。

  

  “出去溜达的时候,看的开的好,就摘回来给你了。”

  

  那英边说,那手也慢慢向上挪动,轻抚她的脸庞。

  

  “又是四月好景色啊,桃花开。” 宁静的手指轻轻拨弄着花瓣。

  

  “今早还有喜鹊叫,桃花开,都是好兆头。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若你是那鸟,怕是连虫影都叼不到。” 那英戏谑着。

  

  宁静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在床上抬起手,搭在那英肩上。

  

  “有你一个早起的鸟儿不就够了?抓到了虫子肯定会想着我的那份啊~” 宁静说的娇娇。

  

  “世间便宜倒给你一人占尽了!” 那英语气也宠,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不许刮!会变丑!” 宁静龇牙咧嘴的看着她。

  

  “谁说的?!我夫人最好看了!桃花都比不上的好看!”

  

  宁静小瓜子脸多了一层粉雾,也不止是那一句“夫人”还是因着夸奖…

  

  那英毫不客气的拍了拍她的娇臀,“真要起来了,都等着你回寨子。”

  

  “那你拉我一把~” 宁静攥着那英的衣领撒着娇,想让自己自食其力的爬起来是不可能的!

  

  那英就是半搂半抱半哄的把她弄起来。

  

  搁着平时寨子里,宁静睡到中午,都没人说一个字,那英都舍不得喊,生怕她睡少了。可今个早上要赶回寨子里啊…

  

  …

  

  若说女子善妒为罪过,那男子善妒算什么?可也要下牢狱?

  

  若是要,怕蒋义要讲牢底坐穿!

  

  一行人骑马回寨子,宁静不善马术,只能跟那英同骑。说的好听叫同骑,那不就被那英抱在怀里,啥也不用做。还有心情挥舞着一支桃花。

  

  蒋义心里犯嘀咕,出门玩一趟倒是忘了初衷。还想着怎么丢宁静,结果风月阁还有那楂一事,反倒让这两口子感情更好了???

  

  “驾—!驾—!”蒋义双腿一夹马肚,骏马闻声而驰,一下子就超过了那英起的那匹马。

  

  “那英—!来—!比一场?!” 蒋义回头狡黠笑着,生怕那英不肯。

  

  那英本来抱着怀里的娇娇人,耳鬓厮磨。还在讨论些什么,被蒋义一喊,顿时也有赛马之心。

  

  那英低下头去跟宁静咬耳朵,征求她的意见,“跟他比一场?”

  

  “我也想领教大当家的马术精湛。”宁静嘴角笑意深重,多了玩闹之意。

  

  “好—!” 那英豪迈一喊。

  

  “驾—!”

  

  “啪—!” 马鞭挥舞,骏马受到刺激,撒着蹄子奔起来。

  

  由着那英的驭马技术,如同乘奔御风三百里,耳边风呼啸而过,那英下意识搂紧怀中人。

  

  宁静微微一抬头,脸庞边就是那英修长的颈脖。

  

  宁静觉得好笑,好像回到初见那日。也是这般,被她抱在怀里策马而奔。不过数日,自己心境大大改变。

  

  只不过这拥抱比上次更深。

  

  宁静心里一股暖流流过,红唇不自主印在那白晢修长的颈脖上。

  

  那英本来注意力都在赛马上,脖子上的痒意,使得她勒住马。

  

  “吁~”

  

  宁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英捏紧了下巴。

  

  那英一低头,直接吻上那作祟的红唇。

  

  纠缠在一起。

  

  树梢沙沙响声为这纠缠伴着奏。

  

  宁静的手攥紧那英的衣领。

  

  “唔…呼…下次要亲,要亲这个地方!”那英心满意足的看了看红唇,用手指抹掉晕染在唇外的口脂。

  

  宁静身体一起一伏,调整乱了套的呼吸,还有那…小鹿砰砰撞的心~

  

  “光天化日!占我便宜!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宁静气鼓鼓的看着那英。

  

  “怕什么?甩他们那么一大截!看见不就看见了?!你以为风月阁一事不会传出去?你是我夫人这事已经是铁板钉钉的!” 那英说的飘飘然但声音毋庸置疑。

  

  “…哼…你又没娶我…” 宁静撇了撇嘴。

  

  “那你愿不愿意嫁?你肯点头嫁,我立马娶!” 那英急切的说道,她本就有这个想法。

  

  “我…再等等吧…” 宁静有些踌躇,她也不知道有什么犹豫的…但…

  

  那英眼里的光一下子暗淡下去,她以为她是愿意的…

  

  宁静看不惯她那失落样,双手捧起她脸,飞快又啄了一口。

  又飞快别过脸,脸上发烫的很,说的娇娇然:“你想娶就娶?那我也太好骗了!再等等吧…”

  

  那英有点在状况外,不肯嫁?肯亲我??不答应我?你还勾着我的魂??

  

  那英搂紧宁静,贴在她耳边,呼出一口口热气。

  

  “那…我等着你…到了你肯点头那日…我便娶你…”

  

  “好…”

  

  “坐稳了,夫人。回家了—!驾—!”

  

  迎着朝阳,走的是回家的路。

  

  …

  

  “母亲,我们回来了!” 宁静一回寨子,先奔的是汤氏的屋子。而那英先回了大厅,跟老斧谈事。

  

  “哎呦!我这宝贝闺女还知道回来啊??”汤氏一上来就打趣。

  宁静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榻边。

  

  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昨夜夜黑风高,上山路崎岖,不过留在私宅住了一夜而已。”

  

  汤氏突然盯着宁静的嘴唇,不说话。

  

  宁静有些心虚,“母亲…在看些什么…?”

  

  “亲完也不收拾一下??果然是年轻人…”汤氏话里有话,一幅我都懂得样子。

  

  “她不是擦掉了…” 宁静脱口而出,又戛然而止。

  

  啊哦,暴露了…

  汤氏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看来此行还是有点收获的!

  

  汤氏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小药包,塞到宁静手里。

  

  “这是…?”宁静不解问,总觉得没好事!

  

  汤氏对她挤眉弄眼,“就那种…药…你会用得上的!”

  

  宁静惊得一下子弹起,如同手里被塞得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要这个干嘛?!” 宁静惊呼出声。

  

  “留着!肯定能用到!不知道药效怎么样…要不你今晚试试??”汤氏一本正经的说。

  

  “试什么啊?!我要是有意,哪里需要这个?!” 宁静就跟炸了毛的猫,自家母亲一天天…在想什么啊?!

  

  “有的总比没有好啊…”汤氏批了撇嘴,自己可是好心!

  

  “我…”宁静还没说什么。

  

  那英走了进来。

  

  “什么有的总比没得好?“那英不解的看向宁静和汤氏。

  

  “哎呀!没什么!哎呦!我这身子啊!又开始困了,你们俩先回房间吧!我先休息休息!”汤氏点到为止,开始赶人。

  

  那英也没察觉什么异样,牵着宁静的手准备回去。

  

  宁静一边走一边回头迷惑看着汤氏。

  

  只看到汤氏笑得很八卦,挤眉弄眼的,那两个手指弯曲还对在一起。意思不言而喻…

  

  宁静来不及将药包丢下,只能攥紧在手里,一起带回房间…

  

  …

  

  

  !南下集训 更新不定(这篇还是在车上码的呜呜呜)

玫瑰
  情侣装🤔  

  情侣装🤔

  情侣装🤔

玫瑰

英子的男人女人们

  纯属瞎搞 勿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剧情可能有点变态担待一下


不算第一篇


乘风破浪第二季成团夜节目组请来了杜江作,杨澜,黄子韬做为主持人主持整场。

赛制:

开场舞:是两个队的姐姐一起开场

竞赛:请看下图

[图片]


3人秀歌曲周笔畅组率先出站歌曲分分钟需要你  分数:742  

那英组出战歌曲达尔文 分数:917 

5人秀规则:请看下图

[图片]


5人秀还是周笔畅组先来他们的歌曲是SHDOW 分数:898

那英组5人秀日不落 分数......

  纯属瞎搞 勿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剧情可能有点变态担待一下


不算第一篇


乘风破浪第二季成团夜节目组请来了杜江作,杨澜,黄子韬做为主持人主持整场。

赛制:

开场舞:是两个队的姐姐一起开场

竞赛:请看下图


3人秀歌曲周笔畅组率先出站歌曲分分钟需要你  分数:742  

那英组出战歌曲达尔文 分数:917 

5人秀规则:请看下图


5人秀还是周笔畅组先来他们的歌曲是SHDOW 分数:898

那英组5人秀日不落 分数:803

7人秀周笔畅组的歌曲是 我 那英组7人秀 姐妹 这次分数都没有公布直接宣布,闪耀声乐奖归属那英,闪耀舞蹈奖归属吉克隽逸,接下来就是黄子韬的个人solo,表演完以后杨澜和黄子韬宣布闪耀乘风舞台大奖,最后归属于那英组姐妹1105票,颁奖的时候黄子韬就给英子颁了,英子讲话的时候说了一句特逗的话,我替她们组看了一下子韬长的很帅就没说什么了,黄子韬因为工作原因先走了,导致黄子韬没有机会跟那英聊天要微信了,可是很巧的是两人又在萌探探探案这个节目里遇到了。

燮愫520☜

   夏日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故事还没结束🔚

  “我们从来都不是夏天限定,而是来日方长。”

  第二张图源@月食过山车 老师

   夏日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故事还没结束🔚

  “我们从来都不是夏天限定,而是来日方长。”

  第二张图源@月食过山车 老师

玫瑰

啊啊啊啊啊亚轩也英子未免太甜了吧不喜勿看

  

  咱就是说我补一下萌探再来写他俩的和韬那和那红组合和英紫飒爽【那英和杨紫】和沙溢也可以写

啊啊啊啊啊亚轩也英子未免太甜了吧不喜勿看

  

  咱就是说我补一下萌探再来写他俩的和韬那和那红组合和英紫飒爽【那英和杨紫】和沙溢也可以写

玫瑰

宁那贝儿可能有点维那

  不喜勿看

静1那0

浪3的姐姐和间质啊什么的偶尔会出现

放松夜那英身穿超超超超超超超超短的包臀裙格外亮眼格外妩媚在搭配上她那亮丽而长长的卷发简直了宁静身穿西装套装显得格外霸气在搭配上她的利落的短发就一个字飒【那英:黑色包臀裙黑色高跟鞋】【宁静:橙色西装白色板鞋】

导演这一次没有给剧本什么的单纯就是让她们自己玩不过设置了环节而已但没有告诉姐姐们什么环节只告诉了主持人

          好了不啰嗦了【我编的可能稍微有点啰嗦多多谅解】

主持人按照导演的话开始了第一个环节两个人一组听歌......

  不喜勿看

静1那0

浪3的姐姐和间质啊什么的偶尔会出现

放松夜那英身穿超超超超超超超超短的包臀裙格外亮眼格外妩媚在搭配上她那亮丽而长长的卷发简直了宁静身穿西装套装显得格外霸气在搭配上她的利落的短发就一个字飒【那英:黑色包臀裙黑色高跟鞋】【宁静:橙色西装白色板鞋】

导演这一次没有给剧本什么的单纯就是让她们自己玩不过设置了环节而已但没有告诉姐姐们什么环节只告诉了主持人

          好了不啰嗦了【我编的可能稍微有点啰嗦多多谅解】

主持人按照导演的话开始了第一个环节两个人一组听歌猜歌名这对那英来说不算什么玩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宁静和演员姐姐们就惨了不经常上猜歌名的综艺主持人宣布完规则后谭维维找那英一起我们的那英姐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宁静看到以后表面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想那英你等回酒店着刚回头好巧不巧于文文来找她的静姐组队来了宁静反正跟谁不是一组就答应了反正她俩的关系也很好主持人看她们都组好了以后就开始了

规则:一轮三道题分别为三轮哪队猜对的多哪队就赢但是输的几组都要受惩罚惩罚就是一人表演一个才艺不过哪队先举手哪对就说要是错了就要唉喷说对了的话其他人唉喷

第一轮:第一首歌 这纷纷飞花 这纷纷飞花已坠落歌播放完以后谭维维先举了手说了水中花对了其他的姐姐被措不及防的喷了那英一脸幸灾乐祸而宁静眼睛都没离开过那英那里连喷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一幕不小心被容祖儿看到了心想静姐怎么一直盯着那姐啊满脑疑惑容祖儿来不及想就开始第二首歌了 女娲娘娘补了天呐这首歌只给了一句那英有点虚心的举了手说女娲补天主持人举着话筒看着那英说恭喜那姐答对了谭维维和那英击掌就在那快击到的时候那英调皮的把手化作七伸了回去谭维维宠溺的笑了笑两人就坐下了第一轮的最后一题是王心凌的大眠前奏刚起王心凌就举手说了大眠到了第二轮是英文歌英文歌对郑秀妍来说在简单不过了刚唱完第一句她就举手了一轮都是英文歌那姐和谭维维主动放弃了第二首歌和第三首歌都是郑秀妍答对了最后一轮了于文文终于抢到了一首张俪也抢到了一首阿娇也答对了一首第一环节是郑秀妍和黄小蕾赢了其他的都纷纷表演了才艺有的跳舞有的唱歌有的弹琴到了我们那姐这不是唱歌是弹琴让众人惊讶不已没想到那姐还会弹琴宁静没有什么可表演的就唱了一段孝庄秘史主题曲王心凌劈了一个衩谭维维唱了一段怒音

都表演完以后谢娜和齐思钧选布了第二个环节的游戏规则还是原来的队伍这回是跳舞

第二轮的游戏规则很简单在第一个人自己先表演一段然后后面的要做出来然后再加一段自己的谁做不上来谁out哪个队两个人都没有被out那么就赢了输的要夸她们两个四字词语不满意可以换

游戏开始了那姐为了防止不会站了第一棒谭维维站了第二棒宁静在最后王心凌吴谨言黄小蕾阿娇阿撒是3到7随着舞蹈次数的增加一个个都被out了只剩那英谭维维宁静吴谨言朱洁静唐诗逸最后的结果肯定令你们想不到维那组赢了姐姐们接受惩罚夸那英和谭维维夸的非常好宁静夸谭维维非常正常但是夸到那英语气瞬间变了夸的词语是妩媚多姿虽然姐姐们没听出来什么问题于文文察觉到了虽然察觉到了也没有说出来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了最后一个环节是咬纸挑战

规则是从第一个人嘴咬着卫生纸开始传给下一个人一个来回谁输的次数最多谁要跟自己的队友一起热舞3分钟

这回不是姐姐们自己想站哪就是哪了不过还是同队的人在一块抽签决定顺序好巧不巧那英和宁静在前后两个位置这可让宁静得到机会了

开始以后很快就到了谭维维给那英传递了那时候就一个纸了唇都碰上了这一幕正好被宁静的一个抬头看到了顿时怒气攻心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了那英咬到之后就给宁静传了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亲上才能咬到了然后宁静就吻住了那英姐姐们的心情简直就是激动没有几秒钟就咬到了那英早已懵掉了反应过来以后赶紧让导演卡自己去洗嘴重新把口红涂上了继续拍完事了以后赶紧让导演把那断剪掉了随后就回酒店了。

下边就是🚗下篇再发

连小熊ika

好,你问我

简单记录一下宁那贝儿同居生活里的一场谈话。

时间线请各位随意脑补。

别问我怎么连心理活动都知道,问就是我在造谣。


那英“专心致志”地吃着饭,对比其它有她在的地方,这里显得有些过于安静了。

至于原因......

食不言。

自从和她家大猫住在一起之后,那英就一直很好地执行着这道所谓的“家规”。


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被人这么管过。

也不对,是她还没这么服管过。


可是今天对面的女人自己好像忘记了这回事儿:“那英,我想问问你。”

“好,你问我。”

“你觉得我在演员里算几线?”

“一线。”废话,要是连这都不知道,你的那些小视频我白看了。

“可网络上有人说我是十八...

简单记录一下宁那贝儿同居生活里的一场谈话。

时间线请各位随意脑补。

别问我怎么连心理活动都知道,问就是我在造谣。




那英“专心致志”地吃着饭,对比其它有她在的地方,这里显得有些过于安静了。

至于原因......

食不言。

自从和她家大猫住在一起之后,那英就一直很好地执行着这道所谓的“家规”。


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被人这么管过。

也不对,是她还没这么服管过。


可是今天对面的女人自己好像忘记了这回事儿:“那英,我想问问你。”

“好,你问我。”

“你觉得我在演员里算几线?”

“一线。”废话,要是连这都不知道,你的那些小视频我白看了。

“可网络上有人说我是十八线。”

那英差点儿被噎到,“这人纯属胡说八道!他是哪家媒体的啊?”,心想不光和这个总胃痛的女人一起吃饭时不应该说话,大家吃饭时都应该少说话,风险太大。

她接过对面的人递过来的水,还没来得及喝,忽然想到另一种可能,立刻小心求证:“我的粉丝?”

“嗯。”

......

“我不光十八线,还被你全方位碾压。”对面的人显然没有因为她的无语而轻易让这个话题滑过去。

“怎么个碾压法?”

“作品,奖项,人品,还有外形。”

那英当场翻了个大白眼。“这不纯属胡说八道吗,首先,咱俩第一次遇上就是在一个慈善晚宴;其次,你二十几岁就拿了好多人一辈子都拿不到的奖;而且你的那些作品怎么样观众有目共睹;更别提你的外形,要是你不嫌烦,我可以把你的美貌夸上三天三夜......。”

“那你夸吧”

“哎,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看着对面的人“特拐”地一笑,那英喝了口水:“宁静儿,你肯定不知道,当年我还去电影院看过你的电影呢,你张开双臂那一刻太美了,和汹涌黄河、夕阳山顶,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下子就把我给‘震’住了。我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能美成这样,是一种和大地共生的丰盈的美。我记得那时候你还没染头发呢吧,你说说你,这么可劲儿地折腾你的头发都没秃,发质还这么好。你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性感最能表达情感的眼睛,还有你的身材,每次抱你的时候被你‘撞’的那一下,我都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瘦身材却这么好,你可真是老天爷的亲女儿......”

“那你就是老天爷的亲女婿。”

“还有......啊?你说什么?”那英有点被对面突如其来的话语搞懵了。

“你听到了。”宁静笑了笑,眉眼嘴角尽是坦诚。



宁静把碗拿进厨房,那英跟着她一起走进去,对她说:“你放那儿就行了,我来刷。”

窗外晚风吹过,算不上凉爽,但也不至于热到让人生气,灯光不暗不晃,气氛相当棒。

“你的粉丝说的没错。”宁静直直地看着她,语气听不出心情。

“你怎么还在想这件事?”那英想到底怎么做才能哄好对面的人。

“你就不想知道她们是怎么说你的吗?”宁静笑的有些灿烂,完全看不出是需要哄的样子。

“无非就是歌好听、内八、小品演员这些吧。”

“她们说,那英对宁静好得过分了。”


那英笑着把对面一副满脸“又把你拿捏了”的人揽进自己怀里。



当时青春年少,现在时光正好。

她们相爱,不晚不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