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那雪透

18055浏览    343参与
细雨听林

那雪透の日记(一)

第一章   必然的相遇


☆高校星歌剧同人文

☆ooc预警

☆日记形式

☆无大纲式写文,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更新不定期


================☆☆☆===============


2015年10月5日                            ...


第一章   必然的相遇


☆高校星歌剧同人文

☆ooc预警

☆日记形式

☆无大纲式写文,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更新不定期


================☆☆☆===============


2015年10月5日                                       晴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我就遇到了生命中的小太阳,做了一件我自己一个人绝对不会做的事。

        他叫星谷悠太,一个像小太阳一样既温暖又耀眼的人。我觉得我跟他的相遇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早上,刚在校门口跟就读绫薙学园初中部的妹妹道别后,我就不小心撞到了放在校门口的宣传牌,还傻乎乎以为撞到了别的同学在那道歉了半天。当我听到旁边同学的嬉笑声时,才知道自己撞到了什么,这让我很尴尬,也很无措。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同学,你没事吧?这是你的学生卡。”我抬头看到了一位棕发碧眼的同学,他并没有像旁边的同学一样取笑我,而是微笑友好地向我伸出援手,缓解了我尴尬的局面。

        “这姓氏很少见,这该怎么读?”他一手拉起我,一边问着。我小声回道:“nayuki……Nayuki Tooru。”作为一个社恐,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面对陌生人时没有感觉到害怕的。

        “星谷,我叫星谷悠太。”

        原来他叫星谷悠太呀!星谷、星谷、星谷悠太……我在心里默念了几句,真好听。

        真没想到我俩竟然分到了同一个班。我在那一刻感到无比庆幸,未来3年能够跟星谷君在一起,真好。在他的身边,我会不会也能有所改变呢?

        但很快现实就泼了我一盆冷水,我发现星谷君对绫薙校园一无所知,就连最最最有名的华樱会也不知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绫薙学园的?他在考之前就没有想过去了解一下自己要考的学园吗?这……这有点不靠谱呢?

        更过分的是,星谷君连声乐科的选拔要求都不清楚就决定去报名。那是声乐科呢!绫薙学园高中部的明星科,落选率高达90%的声乐科啊啊啊啊啊!!!

        更离谱的是,在星谷君积极乐观的影响下,我……我竟然也去报名了声乐科的选拔!!!我的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这还是那个有社恐,不敢面对台下观众的我吗?虽然我是有想过改变,但改变的机会也来得太突然了吧!我有点扛不住啊。

        在声乐科的整个选拔和面试过程,我整个人像失了魂一样,浑浑噩噩,毫无记忆。至于选拔结果……听天由命吧。

         嘿嘿,还有一件开心的事,那就是——星谷君竟然是我的室友!本来还担忧未来的室友会很难相处,担忧得不行不行的,没想到老天爷给我开了绿灯。

        开学第一天就过得那么刺(kong)激(bu),后面的日子我真的很期待(并不是)!!!



tbc.

鹈鹕与鱼与部落

◆高校星歌剧◆

这部番在我喜欢的偶像番里排前三。

此番又名为「星谷悠太的攻略之路」

每个学长都是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此处按年级来特指月皇遥斗、凤树、四季斗真);

每个队长都是团宠;

星谷悠太乃全员团宠...

人物“友情线”之间你如果画个连连看大概率是个蜘蛛网。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凤,他超有安全感,另外双队其实也很好磕...)

ps:高校星歌剧的歌吹爆!尤其是第二季最后那场舞台剧和最后的集体合唱,算得上是三季里的高潮。


◆高校星歌剧◆

这部番在我喜欢的偶像番里排前三。

此番又名为「星谷悠太的攻略之路」

每个学长都是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此处按年级来特指月皇遥斗、凤树、四季斗真);

每个队长都是团宠;

星谷悠太乃全员团宠...

人物“友情线”之间你如果画个连连看大概率是个蜘蛛网。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凤,他超有安全感,另外双队其实也很好磕...)

ps:高校星歌剧的歌吹爆!尤其是第二季最后那场舞台剧和最后的集体合唱,算得上是三季里的高潮。




hiro碳

出高校星歌剧周边,同人本

天花寺猫猫20r

扬羽陆挂链25r

星谷立牌100r

那雪立牌80r

星星硅胶挂链15r/个

执事吧唧一套(已出)

星星皮革吧唧30r/个(图4)

同人本价格画风见集合另外一篇(图5,图9,图10)

挎包+替换封面100r(图6)

硅胶挂链(已出)

挂历(上面120r,下面已出)(图8)

需要直接私聊

走闲鱼或转转

出高校星歌剧周边,同人本

天花寺猫猫20r

扬羽陆挂链25r

星谷立牌100r

那雪立牌80r

星星硅胶挂链15r/个

执事吧唧一套(已出)

星星皮革吧唧30r/个(图4)

同人本价格画风见集合另外一篇(图5,图9,图10)

挎包+替换封面100r(图6)

硅胶挂链(已出)

挂历(上面120r,下面已出)(图8)

需要直接私聊

走闲鱼或转转

soybean

来点dk!

we are stardust 战队!!!

(觉得这套服装很适合星际战队

来点dk!

we are stardust 战队!!!

(觉得这套服装很适合星际战队

银紫君玄(密码输入中…… loading 网卡中

脑子进的第n杯水

 第六杯

 “小透,找到你啦!原来你在这啊!”正聊着天,那雪透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拍,“我找你找了好久呢!”

  “辰己君,抱歉啊,和卯川晶聊天有点忘记时间了。”那雪透一听见称呼就知道绝对是辰己琉唯,然而回头一看,只觉得下巴差点没脱臼,“星……星谷君?”

  “嗯嗯,是我啊,我觉得这样子称呼那雪同学会更加亲近一点呢!我真的超级想和小透你成为朋友,你会让我这么叫你的吧?”星谷悠太的眼睛眨了眨,眼中带着快要溢出的笑意,此刻那雪透在星谷悠太的眼中只看见自己一个人。

  冷静下来,那雪透,想想以前那么多次的下场,你还没...

 第六杯

 “小透,找到你啦!原来你在这啊!”正聊着天,那雪透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拍,“我找你找了好久呢!”

  “辰己君,抱歉啊,和卯川晶聊天有点忘记时间了。”那雪透一听见称呼就知道绝对是辰己琉唯,然而回头一看,只觉得下巴差点没脱臼,“星……星谷君?”

  “嗯嗯,是我啊,我觉得这样子称呼那雪同学会更加亲近一点呢!我真的超级想和小透你成为朋友,你会让我这么叫你的吧?”星谷悠太的眼睛眨了眨,眼中带着快要溢出的笑意,此刻那雪透在星谷悠太的眼中只看见自己一个人。

  冷静下来,那雪透,想想以前那么多次的下场,你还没有点记性么?你只是一个随时会挂掉的,给人铺路的炮灰而已,那雪透对自己讲。

  “抱歉啊星谷君,我们或许还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呢!你就叫我那雪同学就可以了。”那雪透温和的弯了弯眉眼,笑了,将星谷悠太的手不着痕迹的从肩膀上放下,“我还有点事情和卯川晶聊呢!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回来找你的!”

  “那雪同学,你等等!我觉得,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我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你试着接纳我一下吧!”星谷悠太看那雪透打算和卯川晶离开,一把抓住了那雪透的手,“我们可以试一试啊!试着熟悉一点啊!”

  “星谷君,我觉得吧,小透既然不想和你熟悉,他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哇,你不如把小透放开吧!小透只会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的,是吧?na~yu~ki~”

  “嗯,所以你……”

  “小透,那我呢?”门终于被推开了,辰己琉唯已经在门外站了许久,当听见卯川晶那句话时,手就忍不住要推开门,但最终,他想听那雪透的表示,但是……但是那雪透同意了卯川晶的看法。那他呢?那雪透并不想和他在一起,他看得出来,但是如果这么说,那雪透根本不喜欢他,那他在那雪透心里又算什么呢?就算那雪透不喜欢他,但是……但是……

  “小透,我……我……”辰己琉唯把那雪透抱住,用手强制性的将人禁锢在自己怀中,“小透,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会觉得很恶心……从以前国中就开始喜欢了……小透我……”我好想把你关起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看着我吧!小透,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你的眼睛只能注视着我……

  辰己琉唯的视线一下都舍不得俩开那雪透身上。

  “辰己君……我……”那雪透慌了,他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世界开始崩坏了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点都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纠葛啊!那雪透闭了闭眼,稳了稳心神再次睁开眼,“抱歉啊,辰己君,你和星谷君是不是在完国王游戏啊?我并不是很想参与你们之间的事情呢!”

  “卯川晶,走了。”那雪透挣脱开辰己琉唯的怀抱,在卯川晶眼前挥了挥手,卯川晶回过神来,和那雪透一起离去。

十觞.

*国民cp是假的?

*那雪透纯情人设崩塌?

*因戏生情还是故意蹭热度?

*本小编带你探寻真相

*国民cp是假的?

*那雪透纯情人设崩塌?

*因戏生情还是故意蹭热度?

*本小编带你探寻真相

喵小姐-877(*^.^*)

好久没更新老福特了,最近手痒来一发'!(≧ω≦)

画的不好看请见谅,另外这是那星CP,请不要踩雷

好久没更新老福特了,最近手痒来一发'!(≧ω≦)

画的不好看请见谅,另外这是那星CP,请不要踩雷

十觞.

那雪透是什么绝世小嗲精!

那雪透是什么绝世小嗲精!

十觞.

*汪汪轩cut

*我儿子们都好可爱!!!!!!

*等等,不如说是一个儿子和一堆儿媳

*汪汪轩cut

*我儿子们都好可爱!!!!!!

*等等,不如说是一个儿子和一堆儿媳

十觞.

系统逼我开后攻

*以前的内容多少有点屁话多

*这次希望进度条能拉快一点

*我想看满汉全席


   从医院出来后,星谷一路狂奔,音乐科目招生应该快结束了,他必须要在结束前报名。奔跑路上粗略翻了翻系统商店,果然是各种东西都有,什么大力丸、魅力四射丸、失忆丸,可他积分是零,什么也换不了。


    他尝试唤醒系统替自己打车,得到的结果就是“无效操作”,果然指望系统像电子产品一样无微不至是不可能的,系统只会在特定的时候醒来。


     和刚才罗里吧嗦的形象截然不同,系统开启工作...

*以前的内容多少有点屁话多

*这次希望进度条能拉快一点

*我想看满汉全席



   从医院出来后,星谷一路狂奔,音乐科目招生应该快结束了,他必须要在结束前报名。奔跑路上粗略翻了翻系统商店,果然是各种东西都有,什么大力丸、魅力四射丸、失忆丸,可他积分是零,什么也换不了。


    他尝试唤醒系统替自己打车,得到的结果就是“无效操作”,果然指望系统像电子产品一样无微不至是不可能的,系统只会在特定的时候醒来。


     和刚才罗里吧嗦的形象截然不同,系统开启工作模式后又冷漠又无情。


     “算了,我在胡思乱想什么,说不定都是我的幻觉。”星谷甩了甩头,终于在开幕式结束前进入了校园。


     绫薙校园存在着作为全体新生目标的花形学科“音乐学科”,几乎是所有热爱音乐剧青少年想要追求的目标,其中由成绩顶尖的三年生构成的组织“华樱会”更是绫薙学园的顶点。


     悠太兴奋地握了握拳,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转身想要去报名的时候却和另一个娇小的少年迎面相撞,对面的人身娇体弱,被他撞倒在地,他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回头,在看到那人的脸时有一瞬间的惊艳,是女孩子吗?好可爱的脸!


     啊,不对,这不是男校吗?!


     与此同时系统亮起:“那雪透,一年级生,一米六,可攻略,目前好感度35。”


     “喂喂喂,这个可攻略是什么意思啦!”星谷抓狂。


     那雪浑然不觉,握着星谷的手有些羞涩地起身:“那个……对不起,我叫那雪透,一年级新生,你叫什么?”


    悠太回神,对着自己第一个可攻略对象手足无措:“我叫星谷悠太,一年级生,请多指教。”


    “那雪透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40。”


     “哈?我什么也没做也加好感度啊。”星谷看着红着一张小脸的那雪透,完全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是我在学校第一个认识的人,多多指教。”那雪透眼睛也像个女孩子,亮亮的,柔柔的,他庄重地和悠星谷握了手,他注意到星谷手里拿着报名表,问:“你也要参加音乐学科选拔赛吗?”


      “嗯!”大概是知道自己在对方心中好感度很高,星谷也不打算保留,“进入音乐学科一直是我的梦想,虽然我在原来的学校什么也没有学过,但是我想在这里重新开始。”


      那雪透由衷地感叹:“真好啊,有干劲的星谷。”


      “那雪透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为45。”系统提示音又响起。


      “那个,那雪同学,其实你不用太崇拜我的。”虽然这话说出来会显得有点自恋,但是这涨的飞速的好感度不得不让星谷怀疑那雪透是不是有点过于热情了。


      那雪透有些腼腆,也拿出了自己的报名表:“刚才还想着我要不要打退堂鼓,既然遇见了星谷,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星谷点了点头,在报名的路上偷偷询问系统:“那个好感度是什么意思?”


      系统一板一眼地回答:“是衡量人际关系交往水平的一种尺度,当好感度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升华,到时可以选择是否与他们结成恋人。”


      “那雪透也可以吗?”


      “可以。”


       “可是我们都是男生啊喂!男生怎么结成恋人?”


       系统默默无语,给他看了自己的型号——BL后攻系统。


       得知真相的星谷眼泪掉下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着是不是还是死了比较好,又忍不住把目光投向那雪透,后者乖巧地跟着他,紧张又期待的样子,可爱得一塌糊涂。


       “算了,姑且就做朋友好了……”

香草奶昔

我来晚了,这是官方庆生图

我来晚了,这是官方庆生图

九逸zyz

那雪透小朋友生日快乐🎂

鸽子还没有把文肝出来生贺T^T

那雪透小朋友生日快乐🎂

鸽子还没有把文肝出来生贺T^T

银紫君玄(密码输入中…… loading 网卡中

脑子进的第n杯水

第五杯

  “喂喂,小透,听说了吗?要准备年末演出了!”辰己琉唯的声音传了进来,不知不觉第一个学期就这么混混乱乱的到尽头了,那雪透叹了口气,最近没见辰己琉唯和星谷悠太指尖有什么进展,他只能说很是郁闷。

  “啊啊,我知道了,所以辰己君觉得我们应该要演什么呢?”那雪透把话茬子扔回给辰己琉唯。

  “哈姆雷特怎么样?挺有名的歌剧,我觉得我们演这个应该会不错!”辰己琉唯开始兴奋的说起来,巴不得把事情从天到地全部说一遍。

  那雪透握着擀面棒的手一紧,脑子已经开始疼了。“行行行,辰己君,你的想法很好,我支持,不过你...

第五杯

  “喂喂,小透,听说了吗?要准备年末演出了!”辰己琉唯的声音传了进来,不知不觉第一个学期就这么混混乱乱的到尽头了,那雪透叹了口气,最近没见辰己琉唯和星谷悠太指尖有什么进展,他只能说很是郁闷。

  “啊啊,我知道了,所以辰己君觉得我们应该要演什么呢?”那雪透把话茬子扔回给辰己琉唯。

  “哈姆雷特怎么样?挺有名的歌剧,我觉得我们演这个应该会不错!”辰己琉唯开始兴奋的说起来,巴不得把事情从天到地全部说一遍。

  那雪透握着擀面棒的手一紧,脑子已经开始疼了。“行行行,辰己君,你的想法很好,我支持,不过你要不去和楪前辈交流一下,我觉得他会比我更有见解,其次”那雪透挥了挥手里的擀面棒,“我现在暂时没有什么时间搭理你,我要先把面擀好,或者你可以去找一下星谷君,你们两个应该会很聊的来。”

  “啊勒!是那雪同学嘛!”说曹操曹操到,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星谷悠太,那雪透听得暗暗叫苦,他或许不该提起这个人的名字,现在自己在这里当着电灯泡老不尴尬了。

  “啊,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要出去买点东西,你们两先聊啊,”那雪透满脸堆笑的离开,过了一会儿,又冲回来,留下一句话,“你们两好好相处啊!我先走了啊!”说罢又消失在了两个人的视野里。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你啊!”辰己琉唯对星谷悠太道,这么一年下来,他们两个的关系好歹也缓和了一些,至少不像最开始那样,不过还是一见面就互相嘲讽。

  “彼此彼此啊,没看见那雪同学其实是在找一个理由离你远一点吗?我只是为那雪同学提供一个理由而已啊!”星谷悠太毫不犹豫地回怼,“我想那雪同学应该也不会欣赏你这种类型的人吧!”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就明显和谐多了。

  “卯川晶,我来找你啦!”那雪透将头伸进练习室,喊了一声,“我带了厚蛋烧,你吃吗?”

  “来了,你进来坐着吧!”卯川晶抬起头看着那雪透,微微一笑,他挺喜欢这个男孩的,喜欢到面对这个男孩,根本就不会去毒舌。

  那雪透笑着进来,把便当递给了卯川晶,有些好奇的看向桌上的mp4,他拿过来,点了播放,一首歌从里面出来:

“so are you gonna die today or make it out alive

you gotta conquer the monster in your head and then you'll fly”

  “这是什么歌啊?挺好听的!”那雪透赞叹道。

  “叫phoenis,可以去听听,这首歌我很喜欢!”卯川晶笑了,拿起厚蛋烧啃了一口,“厚蛋烧很好吃,谢了!”

银紫君玄(密码输入中…… loading 网卡中

脑子进的第n杯水

第三杯

  “小透,你在这干什么啊?”辰己琉唯拍了拍那雪透的肩,虽然他是很想拍头的,但由于那雪透说过拍头会长不高,所以便放弃了。

  “怎么了?”那雪透抬起头,但思绪还沉溺于手中的剧本里,“你现在闲着没事么?马上就是冬日祭了,你还不快去背剧本?”

  “有人来找你啊,这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说着辰己琉唯指了指门口。

  那雪透将手中的剧本放下,往门口走去,然后,就看见了星谷悠太。

  那雪透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又想往回走,但想了想好像不够礼貌,便尽力扯了一个笑容,友好地说:“啊,是凤...

第三杯

  “小透,你在这干什么啊?”辰己琉唯拍了拍那雪透的肩,虽然他是很想拍头的,但由于那雪透说过拍头会长不高,所以便放弃了。

  “怎么了?”那雪透抬起头,但思绪还沉溺于手中的剧本里,“你现在闲着没事么?马上就是冬日祭了,你还不快去背剧本?”

  “有人来找你啊,这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说着辰己琉唯指了指门口。

  那雪透将手中的剧本放下,往门口走去,然后,就看见了星谷悠太。

  那雪透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又想往回走,但想了想好像不够礼貌,便尽力扯了一个笑容,友好地说:“啊,是凤组的星谷君啊,找我有什么事么?”

  “你知道我名字啊!那我们交个朋友吧!”星谷悠太伸出手,无比诚恳的望着那雪透道。

  “呵呵,抱歉啊,我想起来我剧本还没背完。”说着那雪透便强撑着笑容,扭头走了。

  “哎哎哎,别走啊!”星谷悠太伸出手抓住了那雪透,把他抓回来,“我就这么恐怖么?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就交个朋友而已啊!”

  “你长的不恐怖,但是我真的有事!”说着,那雪透将求救的目光望向辰己琉唯。

  辰己琉唯看见这目光,有些开心,他走过去,将手搭在了那雪透肩上,开口道:“小透,我突然想起来,你不是说要回宿舍拿东西吗?走吧!”说罢便带着那雪透走出了排练室。

  星谷悠太望着那雪透和辰己琉唯的背影,神情有些阴郁这一年下来,他无数次接近这个人,但是每次这个人都拒绝了,这是他见过的第一个这样的,如果说他们凤组那些人最开始不愿意与他做朋友那是因为对他不屑,那这个人是害怕。

  “小透,你是不想见到那个人吗?”辰己琉唯望着旁边这个不爽摆在了脸上的人问。

  那雪透撇了撇嘴,有点委屈的说:“你都知道你还让我去见他,你怕不是存心的吧!”然而内心却在悲鸣,你也离我远一点行不行啊,我还不想死啊!

  正当两个人尴尬的聊天时,一个声音打破了本就不太和谐的现场。

  “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到你了!”星谷悠太猛拍了一下那雪透的肩膀,“我找你找了好久了唉,我们交个朋友吧!”星谷悠太委屈巴巴的声音若是不知道的人看见了,怕不是以为他那雪透抢了星谷悠太几个亿还不肯还,那雪透表示我好难啊,我只想活下去。

  于是那雪透调整了一下思绪,面带微笑道:“交朋友的话行啊!不过我要去趟厕所,你们俩先聊会天等我一下吧!”说罢那雪透便扭头走去。

  “那个,小透厕所在这边。”辰己琉唯看着那雪透走的方向忍不住扶额。

  “呵呵,谢谢。”

  那雪透走后,辰己琉唯和星谷悠太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立即变得嚣张跋扈起来。

银紫君玄(密码输入中…… loading 网卡中

脑子进的第n杯水

第二杯

  “同学,不是我说,你能小心点么?”那雪透抬起头,看见了空闲愁,这个人实在之前,对他最好的人,好吧,虽然最后还是间接把自己弄死了,但是,对他好一点也就当报答一下吧!

  辰己琉唯刚想开口,那雪透就说话了,他开口道:“抱歉同学,要不,这样吧,我明天做盒便当当赔罪可以吗?”

  空闲愁沉默了会儿,怎么想都觉得好像自己有点过分,居然要让别人给他送东西赔罪,不过是撞了一下而已。空闲愁沉默了会儿,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开口道:“那谢谢了,我是凤组的空闲愁。”

  那雪透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第二杯

  “同学,不是我说,你能小心点么?”那雪透抬起头,看见了空闲愁,这个人实在之前,对他最好的人,好吧,虽然最后还是间接把自己弄死了,但是,对他好一点也就当报答一下吧!

  辰己琉唯刚想开口,那雪透就说话了,他开口道:“抱歉同学,要不,这样吧,我明天做盒便当当赔罪可以吗?”

  空闲愁沉默了会儿,怎么想都觉得好像自己有点过分,居然要让别人给他送东西赔罪,不过是撞了一下而已。空闲愁沉默了会儿,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开口道:“那谢谢了,我是凤组的空闲愁。”

  那雪透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小透啊,你好歹有点防范心理吧,不过是撞了一下,何必呢?”辰己琉唯拍了拍那雪透的头。

  那雪透不动声色地躲开,道:“今天要分宿舍了,我先去那边看看我分到哪里。”

  拿到宿舍钥匙的那雪透,将钥匙插入门孔,拧了几下没拧开,正蹲下来研究的时候,一个声音传入他耳中。“同学,你拧反了。”

  那雪透一抬起头,就看见了空闲愁。“呵呵,同学,真巧啊!你也住在这一层。”

  “我住在你旁边。”空闲愁答到。

  真的是一个聊天鬼才,那雪透在心中暗自吐槽起来,但依旧挂着亲切的笑容,开口道:“那我明天就不把便当送到凤组去了,我直接给你吧!”

  “但我明天应该不在这里,还是帮我拿去凤组吧!”

  “也行,那我还要收拾东西,我先进去了昂。”说完,那雪透就关上了门,明天去凤组?岂不是白白送死啊!傻子才会去,但是答应了不做好像又不太好,啊啊啊,好纠结啊!算了算了,还是送过去吧,送完就走。

  到第二日中午的时候,那雪透又犹豫了起来,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内心,扯着辰己琉唯瑟瑟发抖的来到凤组排练室前。

  “不是我说,小透,怕的话就不用来啊!”辰己琉唯拍了拍那雪透的头。

  “我不怕!”那雪透嗫嚅道,然后打起十二分精神,鼓足勇气喊了声,“空闲君,我……我把便当送来了!”

  “唉,那雪透,是你啊!”没等空闲愁过来,星谷悠太就站到了那雪透的面前,伸出手,“我觉得我们挺有缘的,交个朋友如何?”

  “呵呵,”那雪透干笑了几声,躲到了辰己琉唯身后,“我就来送个便当,待会儿我还有点事。”

  这时,空闲愁走了过来,看到那雪透,伸出手接过便当,“谢谢,”他道。

  “呵呵,那我先走了。”说罢,那雪透就扯着辰己琉唯离开了凤组。心中有些不大舒服,他看见了一个人,应该是代替了自己,一个看起来还挺开朗的人,应该挺受欢迎的吧,那雪透心道,至少比我好一些。

  “小透,怎么了?”辰己琉唯拍了拍那雪透的头,“要是不喜欢他们的话我们就不去了呗!”

  “别老拍我头!”那雪透躲了过去,“据说拍头会长不高的!”

银紫君玄(密码输入中…… loading 网卡中

脑子进的第n杯水

第一杯

  这是那雪透被迫穿越的第一百零一次,在此之前,他穿越过无数个世界,而经过这些世界之后,他有个最大的收获,当然不是治疗好了他的社恐,而是想要活命就必须远离星谷君。

  他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就死掉了一百次,但是那雪透表示,无论死多少次,都要尽力活下去。

  “同学,这是你掉的学生证吗?”一个无比耳熟的声音闯入他的耳朵,“na——yu——ki——很少见的姓氏啊!”

  那雪透一抬起头,就看见一张笑脸,他立马吓得站起来往后窜了几步,然后发现了自己尴尬的处境。

  “啊,是的,呵呵,很少...

第一杯

  这是那雪透被迫穿越的第一百零一次,在此之前,他穿越过无数个世界,而经过这些世界之后,他有个最大的收获,当然不是治疗好了他的社恐,而是想要活命就必须远离星谷君。

  他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就死掉了一百次,但是那雪透表示,无论死多少次,都要尽力活下去。

  “同学,这是你掉的学生证吗?”一个无比耳熟的声音闯入他的耳朵,“na——yu——ki——很少见的姓氏啊!”

  那雪透一抬起头,就看见一张笑脸,他立马吓得站起来往后窜了几步,然后发现了自己尴尬的处境。

  “啊,是的,呵呵,很少见。”那雪透从星谷手中拿过学生证,“抱歉啊同学,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儿哈哈哈哈,我我先走了哈哈。”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往校门跑去。

  我长的有那么吓人么?看着如同兔子一般逃离自己的那雪透,星谷悠太默默思考起了自己的长相。

  “小透,跑的时候小心点啊!”那雪只顾着往校门冲,却撞上了一个笑吟吟的人,是辰己琉唯。

  根据以往的经验辰己君应该是自己远离的第二位人士,根据他的悲惨经验,之前不是莫名其妙就要囚禁星谷君然后被凤树前辈或者空闲君在或者是扬羽陆弄死,就是在囚禁星谷君的路上被这个人弄死。

  “呃,辰己君,好,好巧啊,呵呵。”那雪透崩溃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向后退了一步。

  “小透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参加歌剧社的竞选啊?”辰己琉唯拉住那雪透不让他走。

  求你离我远点吧!那雪透在内心道,但依旧保持着亲切的微笑道:“不了吧,辰己君,我唱歌不好,而且也没兴趣。”

  “唉,试试嘛!就当陪陪你的初中同学,走了!”辰己琉唯不顾那雪透的拒绝,直接将他往竞选处走去。

  那雪透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转念一想,以前都是因为表现不好而被选入了凤组,那如果这次他表现的好一点……那雪透调整好了心态,在考官面前表演起来。

  “不错啊,这个孩子!”楪道,“这样吧,这个孩子就进我这组。”

  那雪透听后心中一阵高兴,总算能摆脱星谷君了,太好了,看来这一次能无比美好的活下去了!

  大体决定后,考生们都走了出来,有些人面带微笑,也有些人愁眉苦脸。辰己琉唯上前拍了拍那雪透,“怎么样?”他问道,“应该还不错吧?”

  “楪组,你呢?”那雪透礼貌的回了一句,尽管自己并不想和身边这个人待在一起。

  “多多关照啊,小透,我也在楪组呢!”辰己琉唯兴奋的拍了拍那雪透的头,眼中洋溢着兴奋的光芒。

  呵呵,真是不巧啊,那雪透只觉得自己开心的太早了。自顾自想着往前走去,然后,就再次撞到了一个人。

Bts&txt♡♡♡♡女孩
和了南條他及北原他一起表演

和了南條他及北原他一起表演

和了南條他及北原他一起表演

Bts&txt♡♡♡♡女孩
那雪他和他的朋友一起表演

那雪他和他的朋友一起表演

那雪他和他的朋友一起表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