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邦良

355.2万浏览    9587参与
冷家月儿

别人:涩涩达咩

我:把车门焊死,给我炫

私设,大学,混合寝室,多cp

别人:涩涩达咩

我:把车门焊死,给我炫

私设,大学,混合寝室,多cp

楠晔

 十三号开学,在这之前我尽量多更吧😭😭

  开学之后因为我住宿嘛,学校不准带手机,所以只能两个礼拜回来再更了……

  然后最近有一点忙忙着补作业所以原先打算多更一点定时发布的计划也没有时间进行😭😭😭嘛,就这些,不出意外的话我开学争取放假回来就更新

 十三号开学,在这之前我尽量多更吧😭😭

  开学之后因为我住宿嘛,学校不准带手机,所以只能两个礼拜回来再更了……

  然后最近有一点忙忙着补作业所以原先打算多更一点定时发布的计划也没有时间进行😭😭😭嘛,就这些,不出意外的话我开学争取放假回来就更新

左藤聊生
  你还在等什么?   いらっ...

  你还在等什么?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当日➕当日退别来


群里妹妹弟弟都很可爱,大家都不正经,有懿懿老婆和白白老公,可对戏,但不是戏群,聊天➕,你不加我去加你


分享、宣传自己的文(活动)的可➕


群主(我)很佛系,一般不做特殊控制,不吵架,不挑刺,不发无关恶心的广告一般不会送飞机票以及禁言


活跃15级给头衔,三十级升管理(目前群41人,以后可能会改)


群里没有正经人,不穿裤子的多(有好多小资源,咳)


有太太进群跟群主(我)报备,我想看👀


可以搞约稿,可以宣群,可以cpdd,可以开c,最好别刷屏,会警告,一般不踢人,群主(我)脾气很好,群里人脾......

  你还在等什么?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当日➕当日退别来


群里妹妹弟弟都很可爱,大家都不正经,有懿懿老婆和白白老公,可对戏,但不是戏群,聊天➕,你不加我去加你


分享、宣传自己的文(活动)的可➕


群主(我)很佛系,一般不做特殊控制,不吵架,不挑刺,不发无关恶心的广告一般不会送飞机票以及禁言


活跃15级给头衔,三十级升管理(目前群41人,以后可能会改)


群里没有正经人,不穿裤子的多(有好多小资源,咳)


有太太进群跟群主(我)报备,我想看👀


可以搞约稿,可以宣群,可以cpdd,可以开c,最好别刷屏,会警告,一般不踢人,群主(我)脾气很好,群里人脾气很好,小妹妹居多


欢迎各位同好、妈咪、干饭人加群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紫砂在元九的墓前祝元白百年好合

短句1

是我磕的史同cp 的一部分,李杜、维白、元白、刘柳、邦良、轼辙、辛陆、小李杜、玄亮

短句,有糖有刀

算是什么呢,交党费吧

可能会出续集,下一篇应该是水浒的


【李杜】

他手握酒壶看遍盛世繁华,剑锋过处盛开着争奇斗艳的鲜花;

他手提竹杖芒鞋终未胜马,笔端挥洒渲染了国破山河的凋花。


【维白】

他想要回眸一笑世间倾倒,

他想要大笔一挥写尽繁华。


【元白】

他的口中说出的是他,他的身旁走过的是他,

他的笑容中灿烂的是他,他的泪水下荡漾的是他,

他仅仅掠过了他的生命,他后悔没留下他的身影。

他们曾说相伴看天边的晚霞,只可惜没能携手走到那盛夏。


【刘柳......

是我磕的史同cp 的一部分,李杜、维白、元白、刘柳、邦良、轼辙、辛陆、小李杜、玄亮

短句,有糖有刀

算是什么呢,交党费吧

可能会出续集,下一篇应该是水浒的


【李杜】

他手握酒壶看遍盛世繁华,剑锋过处盛开着争奇斗艳的鲜花;

他手提竹杖芒鞋终未胜马,笔端挥洒渲染了国破山河的凋花。


【维白】

他想要回眸一笑世间倾倒,

他想要大笔一挥写尽繁华。


【元白】

他的口中说出的是他,他的身旁走过的是他,

他的笑容中灿烂的是他,他的泪水下荡漾的是他,

他仅仅掠过了他的生命,他后悔没留下他的身影。

他们曾说相伴看天边的晚霞,只可惜没能携手走到那盛夏。


【刘柳】

他在鲜衣怒马之时答应过要同他携手走遍天下,

他在病危临终之时仍想着不负他万水千山之情。


【邦良】

人生,如同一场梦境。

一切都恰到好处。

就比如,

他欲找明主投奔之时,

正好遇见了他。


【轼辙】

“兄弟”,

早已成为了真相外的薄纱。


【辛陆】

我终将踏遍金人的鲜血,

让你看看真正的盛世繁华。


【小李杜】

五十弦的锦瑟,

也弹不出我对你的思念。


【玄亮】

如鱼得水。

水终究干涸。

鱼遍寻求生之所。

未果。

便思念那清冽的水花。



醉里烟波

  高中。

  

  韩信是在高中的时候遇到的刘邦和张良。

  彼时他以为张良虽然聪明,但这个人冷漠的很,直到后面他发现这人是真的不理解;而刘邦,在他眼里就是花花公子一个,也许还是个地痞流氓,如果不是知道他家确实有钱(=_=)。

  韩信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和他们玩在一起的,只是某一天他发现了刘邦看张良的眼神不对劲,那眼底深处的东西让他感到森森的寒意与不舒服。

  韩信对刘邦多了几分防备,总是有意无意隔开刘邦对张良的接近。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高三那一年。

  ——

  

  

  张良被欺负了。

  韩信到的时候张良还是那副冷静的模样,古井无波。他的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


  高中。

  

  韩信是在高中的时候遇到的刘邦和张良。

  彼时他以为张良虽然聪明,但这个人冷漠的很,直到后面他发现这人是真的不理解;而刘邦,在他眼里就是花花公子一个,也许还是个地痞流氓,如果不是知道他家确实有钱(=_=)。

  韩信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和他们玩在一起的,只是某一天他发现了刘邦看张良的眼神不对劲,那眼底深处的东西让他感到森森的寒意与不舒服。

  韩信对刘邦多了几分防备,总是有意无意隔开刘邦对张良的接近。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高三那一年。

  ——

  

  

  张良被欺负了。

  韩信到的时候张良还是那副冷静的模样,古井无波。他的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穿着衬衫和短裤,手上和脚上都挂了彩,脸上也有一道血痕,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人群中间,默不作声。

  “你们在干什么!”

  韩信双目赤红,不知是急的还是气的。他快步上前将外套披在张良身上,冷冷地盯着对面的人。

  那几个男生被他的气势一吓,再加上眼神实在凶得很,顿时失了气焰,骂骂咧咧跑开了。

  韩信没追,回头来看张良。

  “子房。”

  张良抬眼看他。

  韩信满眼担心:“你没事吧?”

  张良一言不发。

  韩信理了理给张良披着的外套,踌躇道:“跟我出去?”

  张良顺从地跟韩信走了。

  

  刘邦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僵了一瞬。

  旁边的女孩子还在往刘邦怀里,手里还在递酒。

  刘邦依然慵懒地接过来,把玩着杯子里的酒:

  “他们去了哪里。”

  那几个男生低着头,手心冒汗。

  终于,最前的男生鼓起勇气:“他们、他们去了,酒店……”

  空气陡然冷下来。

  在场的人战战兢兢,冷汗直流。

  刘邦盯着杯里的酒,面无表情。

  “下去。”

  “是是是……”男生们如蒙大赦,忙不迭跑出去了。

  刘邦双手一挥,揽住两边的女孩:“我们接着喝。”

  脸上还是那副笑容,眼底却没有一丝温度,他眯了眯眼睛,动了杀心。

  

  

  李白在座位上漫不经心转着笔,有些出神地看着窗外,光线在他睫毛下落了丝阴影。

  他在想刚来那时不经意瞥见的男生,红色的马尾肆意张扬,神色冷峻难以亲近;但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每每想起总挠得他心痒难耐。

  李白心情不错,却不知道无意识勾起的嘴角又牵动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

  嗯,也许可以找个人问问?

  李白想着,慢慢回神,恰巧女孩子们犯过了花痴,讨论到韩信身上去了。

  “……理科班的韩信也好帅啊!”

  “对对对!他马尾一扬我觉得我的心也跟着飞起来了!”

  “还别说,这红色也太酷了,跟韩信本人简直绝配好不!”

  “……”

  李白静静听了会,大致认出那天见过的人应该就是韩信了。

  韩信么?

  李白眼波动了动,勾出一抹期待的笑意,然后悄悄往女生们说的地方去,他准备“偶遇”韩信。

  ——

  事情很顺利,但如果他身边没有其他人就更好了。

  李白站在楼梯口,默默想到。

  那双桃花眼里看见韩信时的光在韩信走进后落在了牵着别人的手上忽然就停滞了。

  走出教室前一秒女孩们的话忽然清晰起来——

  韩信和张良在一起了。

  

  韩信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隐约的身影从上方闪过。

  他的气息莫名顿了一下。

  “李白。”

  “什么?”韩信奇怪地问身旁的人。

  张良推了推眼镜:“我说那是李白。”

  李白?谁?

  韩信没多想,拉着张良回去上课了。

  

  韩信和刘邦之间的气氛已经隐隐有了剑拔弩张之势。

  韩信不明白,为什么张良不许他对刘邦动手,明明先动手的是刘邦。

  难不成张良他——

  不可能!

  韩信揉揉眉心,他不相信,张良是他的,刘邦——

  哗——!

  楼下的动静打断了韩信的思绪,他带着些怒意朝下方看去,在看到李白的时候忽然平静了。

  ……他,是谁?

  ——

  “谢谢,谢谢!”

  女孩忙不迭向李白道谢,她抱着捡起的书,脸上不知是窘迫还是害羞的红色,或许两者都有。

  “不客气,我的荣幸。”

  李白笑着对女孩挥手,等人走远,那明媚的笑容却被淡淡的忧伤取代。

  唉。

  李白静静看了一会天色,毅然决定去校长室。

  

  “上周在楼下,帮你捡书的人是谁?”

  “你说李白?”

  “李白是谁?”

  “韩信你竟然不知道李白?!”

  “……”

  “哎,别走别走,我说。”

  ——

  韩信没想到,他以为的心悦只是对挚友未被诚心相待的不甘,而那个在他心里一瞥留念,二见惊鸿的人,已经离开了。

  如果没有李白,也许他会一直认为自己喜欢的是张良吧,可这个顶多算见过两次的人,甚至素不相识毫不相干的一个人,却这般轻而易举的拨动着他的心弦,念念不忘。

  只是,到此为止了。

  

  韩信再没有参入刘邦和张良的情怨,之后,高考来了——

  

  

  大学。

  

  韩信不愿见刘邦,也疏远了张良。

  彼时刘邦眯起眼睛笑着打量他,什么也没说;倒是张良,静静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又推了推镜框,轻轻点头。

  也许大学就该这样平淡的过去了吧。

  直到不久后的某一天,韩信远远看见了那个记忆里的身影,他死水般的心湖再次起了波澜。他听到自己胸口传来久违的跳动。

  

  李白,风流潇洒潇洒恣意放荡不羁,文学院的才子,校园男神。

  ……

  韩信对着校园贴吧里的帖子陷入沉思。

  

  太白。

  太白——

  太白!

  太白!!

  ——

  韩信从梦中惊醒,冷汗涔涔,他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儿,蓦然发现梦里的场景是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又一个月夜。

  李白捏捏眉心,想要努力保持些清醒。

  学校该门禁了,得快点回去。嗯?

  一片阴影——

  李白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耀眼的红发,棱角分明的面孔,摄人的眼神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重言。

  “太白。”

  韩信被自己出口的称呼惊到了,明明,他想喊的是“李白”。

  李白如在梦中,他清楚地知道面前的人是韩信,是他无数次梦见过又记不起的人。

  “重言。”

  韩信有一瞬失神,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李白在唤他,是曾经的名字吗?就像他曾经听过无数次一样。

  “重言。”

  韩信回神,看着李白的眼神深邃起来。

  一定,一定在什么时候……

  韩信抚过李白的面容,那双眼眸雾色迷蒙,熟悉入骨。他觉得自己也醉了,不然为什么控制不住的念想会疯狂滋长?

  是迷人的味道。

  是醉心的触感。

  是不满的喟叹。

  韩信在失控前咬住下唇,勉强拉回一丝理智。

  “呜。”

  李白小声呜咽,轻声呢喃,无声控诉。

  韩信只觉心口再中一枪,狠狠将人亲了一口,打横抱起。

  

  当晚,某两个男生宿舍痛失齐员成就。

  

修猫淇钰

 突然发现,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存了好多

    所以我今天就直接发出来了

 量也比上一次的多 

 就这样看着吧

 小元歌得待一会儿来,

 日本的那些英雄,就是娜可露露那些跟元歌一个时间来

 ooc警告

 突然发现,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存了好多

    所以我今天就直接发出来了

 量也比上一次的多 

 就这样看着吧

 小元歌得待一会儿来,

 日本的那些英雄,就是娜可露露那些跟元歌一个时间来

 ooc警告

涔清

一个梗,大概会写

  “子房~”

“陛下,何事?”

“等我死后你也给我唱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好不好?”

“唱不了。”

你走后,我哪等得到第十五年。

汉高后三年,张良病逝。

  “子房~”

“陛下,何事?”

“等我死后你也给我唱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好不好?”

“唱不了。”

你走后,我哪等得到第十五年。

汉高后三年,张良病逝。

冷家月儿

cp线发展的进度都是我自己揣摩人物的性格而决定的(好吧,其实就是我没想出来怎么推动进度😂)会尽快的

私设,大学,混合寝室,多cp

cp线发展的进度都是我自己揣摩人物的性格而决定的(好吧,其实就是我没想出来怎么推动进度😂)会尽快的

私设,大学,混合寝室,多cp

楠晔

感觉我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超——级大的坑,本来只是想写双向暗恋的,结果暗恋是暗恋了,也双向了,我手欠加了一个拒绝的情节🌚🌚

感觉我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超——级大的坑,本来只是想写双向暗恋的,结果暗恋是暗恋了,也双向了,我手欠加了一个拒绝的情节🌚🌚

凌北海(开花ing……)

求文

想看邦良狗血文x

特别想看重病/绝症梗

追妻火葬场,分手文学都来点!

  

占tag致歉,求到立马删

求文

想看邦良狗血文x

特别想看重病/绝症梗

追妻火葬场,分手文学都来点!

  

占tag致歉,求到立马删

左藤聊生
  当日➕当日退别来 群里妹妹...

  当日➕当日退别来


群里妹妹弟弟都很可爱,大家都不正经,有懿懿老婆和白白老公,可对戏,但不是戏群,聊天➕,你不加我去加你


分享、宣传自己的文(活动)的可➕


群主(我)很佛系,一般不做特殊控制,不吵架,不挑刺,不发无关恶心的广告一般不会送飞机票以及禁言


活跃15级给头衔,三十级升管理(目前群41人,以后可能会改)


群里没有正经人,不穿裤子的多(有好多小资源,咳)


有太太进群跟群主(我)报备,我想看👀


可以搞约稿,可以宣群,可以cpdd,可以开c,最好别刷屏,会警告,一般不踢人,群主(我)脾气很好,群里人脾气很好,小妹妹居多


欢迎各位同好、妈咪、......

  当日➕当日退别来


群里妹妹弟弟都很可爱,大家都不正经,有懿懿老婆和白白老公,可对戏,但不是戏群,聊天➕,你不加我去加你


分享、宣传自己的文(活动)的可➕


群主(我)很佛系,一般不做特殊控制,不吵架,不挑刺,不发无关恶心的广告一般不会送飞机票以及禁言


活跃15级给头衔,三十级升管理(目前群41人,以后可能会改)


群里没有正经人,不穿裤子的多(有好多小资源,咳)


有太太进群跟群主(我)报备,我想看👀


可以搞约稿,可以宣群,可以cpdd,可以开c,最好别刷屏,会警告,一般不踢人,群主(我)脾气很好,群里人脾气很好,小妹妹居多


欢迎各位同好、妈咪、干饭人加群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修猫淇钰

  嗯,我又来了,这次的有点少,凑合着看吧

  ooc警告

  话说我看到其他这种有的就截了个图,

  然后就发出来了。

  我就在想啊

  要不我也这样,还能凑张

  这边问一下意见

  没有的话,我就保持原样

  嗯,我又来了,这次的有点少,凑合着看吧

  ooc警告

  话说我看到其他这种有的就截了个图,

  然后就发出来了。

  我就在想啊

  要不我也这样,还能凑张

  这边问一下意见

  没有的话,我就保持原样

居风

控制欲(2)

刘邦视角

不洁预警


————————————————————

可是哥喜欢你,

你说怎么办吧。

————————————————————


一七年六月九日

这几天有点热,我不是特别想见到你。

因为我一见到你就浑身燥热。

逗你玩的,我不是变态。

我天热心烦而已,如果你愿意呆在我身边,热一点也没事。

我觉得这种天不太好,因为他就像哥以前的爱情一样——早晚都凉。

但是吧,我这次有信心能追上你,并且我们能在一起好长时间。

真是莫名其妙就有这种自信,我也控制不住自己。

不知道你知道我这个想法后会怎么样,一定是骂我普信男。

我不是普信,我可有钱了,我能包养你一辈子行不行?...

刘邦视角

不洁预警


————————————————————

可是哥喜欢你,

你说怎么办吧。

————————————————————


一七年六月九日

这几天有点热,我不是特别想见到你。

因为我一见到你就浑身燥热。

逗你玩的,我不是变态。

我天热心烦而已,如果你愿意呆在我身边,热一点也没事。

我觉得这种天不太好,因为他就像哥以前的爱情一样——早晚都凉。

但是吧,我这次有信心能追上你,并且我们能在一起好长时间。

真是莫名其妙就有这种自信,我也控制不住自己。

不知道你知道我这个想法后会怎么样,一定是骂我普信男。

我不是普信,我可有钱了,我能包养你一辈子行不行?

不过你身上的药味有些淡了,是最近照顾我断药了吗?

问你你也不回答我,像个木头一样,整天只会说有数的几句话。

吃饭,吃药,换药。

切,一天总说这三个词的坏男人是屑。




一七年六月十日

昨天跟你说热了还以为你扔到脑后了,今天就给我买西瓜了。

啧啧啧,还是心疼我吧。

你完了,你上了哥的贼船就别想跑。

不过,话说回来。

你买的瓜不甜,没味。

夏天一定要找一个会挑瓜的男朋友,要不然这个夏天怎么过?

你要不看看我?

我可会挑西瓜了,一挑一个准。

我还会讲价。

不仅这些,我还会切西瓜,保证把每一片西瓜都切成同样大小。

你别看我平时无所事事,我照顾起人来真的很用心,不信你问问我的那几个兄弟。

他们都喜欢吃我做的饭,等我伤好了也给你做。




一七年六月十一日

艹,昨天刚吃完西瓜,子房今天凌晨就胃疼。

妈的,再也不吃西瓜了。

不吃冰镇的西瓜了。

不能多吃。




一七年六月十二日

子房今天为什么还胃疼。

他已经一整天都没有搭理过我了。

他还瞪我。

我好委屈。




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子房,为什么你就是不收绿色的花?多漂亮,挺配你的。

是不是因为哥把你初恋搞黄了?

别生哥的气了,哥都好几天没亲到你了。

你那张小嘴可馋死哥了。

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咱俩牵手了,艹。

我嘞个去。

好久没说脏话了,今天早上竟然因为梦见他chenbo没控制住,真是色令智昏。

子房,你就不能从了哥吗?

子房,子房,子房。

你是双吗?

为什么长的那么白?像个小女人一样。

这要是被别人看上了你,我还怎么活。

把你往外面真危险,就不能一直呆在我身边吗?

什么伤好了以后就不要我了。

你一定是在骗我。

我可是要陪子房走好远好远的路。

宝贝子房,今天我又忘了告诉你为什么送你绿玫瑰。

因为绿玫瑰的花语是:我只钟情于你。




一七年六月二十日

今天的子房好像是山海经中一肚子坏水的凶神——相柳。

子房身上的中药味那么重,还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

我都能克服中药味靠近他,他为什么还要残忍的推开我?为什么?

子房没有心是不是!

但是我还是喜欢子房。

我乐意被冷落。




一七年七月一日

今天我也不开心。

子房他因为晚上忘记关窗户了,今天连打两个喷嚏后感冒了。

他让我这一个月都别亲他。

我怎么忍得住。

宝贝,你这就是在为难哥。




一七年七月三日

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

真让人讨厌,子房的感冒又严重了。




一七年七月八日

我突然想起来,我和子房是在五二零见面的,真幸运。

希望我们在七夕之前能在一起,这样我就可以陪他以后的每一个七夕了。

希望他能实现我这个愿望。

我希望以后都有他陪我。

如果有一个人能一直陪着我也算是完成了我母亲的遗愿。

希望我们能走到那一步,那样他就算是见过家长了。

真是的,他还不一定答应我呢。

我在瞎想一些什么。

他说的太对了,我是个变态。

我好想把他留在身边。

我不应该对你一见钟情,这就是一个错误。

我有病,就不应该招惹你。

我好想和子房有一个未来。

他那样的人,好温柔。

真的很难让人抵抗。

真抱歉,在你面前失态了。

让你安慰了我那么久。




一七年七月九日

天气真热,你昨天是不是答应我了等到第一场雪落人间的时候,就告诉我你的答案。

现在是六月,这里大约要入十二月份才会下雪。

我很难保证,下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我怕吓走了你。

这样我就想永远追不会父亲那样追不回你了。

想想就可怕。

子房,我想请你来拥抱我,哪怕是一刻,我也想要。

就像昨天那样。

我不想吻你了,我嘴里都是要碎了呀才咽下去的委屈,不能传染给你。

子房,你离我的未来好远。

但是我仍然愿意为你而追逐。

子房。

你昨天见到的,是一个几乎接近于真实的我。

不知道你是否会厌恶。




一七年七月十一日

下冰雹了。

好大一颗,我让子房去窗台挑了一颗看起来最干净的。

这样的天要是出去能砸死人的,因为今天刚进来一个被冰雹砸的脑袋裂缝的病友,就在我隔壁。

但是子房好像有些担心。

在担心什么?

他为什么又不搭理我了。




一七年七月十二日

行吧,哥妥协了。

既然哥不能包养你,那你包养哥不就行了吗?

怎么样?哥这个想法不错吧。

你快答应哥啊。

什么玩意。

什么叫养不起?

哥很省钱的,哥听话且少吃。

一顿饭,不说别的。

一个馒头和一袋咸菜总有的吧。

抱歉,哥又忘了。

你把你的钱都赔给哥了。

那哥偷自己的钱给你,你包养哥怎么样?

你说哥有钱人真会玩,是在夸哥有钱还是在夸哥爱玩?




一七年七月十五日

今天韩信给我打电话了,韩信和我炫耀有对象。

切,

我才不羡慕。

我有子房陪我。

那才是天上人间,阎王爷就算是想来收走我也没门。

我在这里待的好好的,谁要是敢大破这里一切的宁静,我就当成暴走杀死他。

阻拦我的爱情只有一个下场——死。

别不信我说的。

我是个变态,这样的事真的能背着子房做出来。

除非子房很喜欢你,你才能逃过一劫。

不过这么多天过去了,为什么没有听到子房有朋友约他?




一七年七月十六

最近子房好像不爱吃饭了,因为我感觉我碗里的饭越来越多了。

起初我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还以为是医院的伙食越来越好了。

直到子房有一天偷偷给我拔了半碗饭让我发现了。

我问他在干什么,他会带我说和我没关系。

我的心寒了一大截啊,什么叫不关我的事。

我吃的太多了把我宝贝饿坏了怎么办。

他说我不会说话就闭嘴,别一口一个宝贝的叫。

子房,可是哥爱你啊。

哥这是在追你。

他让我有事就活着,没事就闭嘴。

哥怎么这么听你的话。

那你勉为其难告诉哥一下为什么要给哥拔过来半碗饭吗?

是不是心疼我,子房是不是看我瘦了。

我就知道,子房一定是心疼我的。

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谁就喂谁吃的。

四舍五入,子房也算喜欢我。

我把他追到手指日可待。




一七年七月十九日

子房感冒好了,但是他仍然不让我亲他。

为什么,

欺负哥好骗吗?

他说这病房里有其他人,不能给他丢脸。

好吧好吧,那哥偷偷吻你的手行不行!




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今天大暑,往后的日子更热了。

这医院我也不想呆了。

子房,哥其实有一个家。

不知道你想不想去那住。

就你和我,我就能随便亲你了。

但哥的脑袋疼,不想动弹。

医院里太热了,你昨天中午就被晒伤了。

体弱多病正适合来形容你。

我在想,我之前被你一啤酒瓶爆头是不是也吓到你了?

你要是真的那么娇贵,哥以后对你下手轻一点。

前提是,你得亲口告诉哥,你身子弱,经不起哥霍霍。







峨眉山泼猴

好喜欢那种暗恋时的暧昧的感觉

呜呜呜~

好喜欢那种暗恋时的暧昧的感觉

呜呜呜~

冷家月儿

为什么感觉比起亲亲抱抱举高高,你们好像更喜欢老实本分的小日常?难道我善于叙事而非抒情,还是说我技术不行😂

私设,大学,混合寝室,多cp

为什么感觉比起亲亲抱抱举高高,你们好像更喜欢老实本分的小日常?难道我善于叙事而非抒情,还是说我技术不行😂

私设,大学,混合寝室,多cp

楠晔

      没什么要说的其实……下几篇重要应该是云亮的了…… 

      没什么要说的其实……下几篇重要应该是云亮的了…… 

淮栖鹤子

邦良·南风未起

  忘川未落雪前,张良生了一场大病。

  听使君说,他前一天还在金戈馆给刘邦出谋划策,到了第二天就卧床不起,病的很突然。

  

  张良病了,刘邦是最着急的。他得知消息便赶过去看张良,在匆忙也不忘先到医馆接上孙思邈一同前往。

  

  树枝上的叶子不知何时已经落完了,天总是不晴不阴,这几天最冷。张良住处虚掩着的红漆木门并未关紧,其中一扇随着风吹小幅度的一开一合。刘邦推开门踏进屋内,看见躺在床榻上虚弱的张良。

  那人轻咳了两声,嘴唇因为长时间缺水而干裂开来,苍白的脸上不见一点血色,他本就清瘦,如今这样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又瘦了一大圈。

  刘邦心疼的上前去坐在床榻边,动作轻柔的将张良...

  忘川未落雪前,张良生了一场大病。

  听使君说,他前一天还在金戈馆给刘邦出谋划策,到了第二天就卧床不起,病的很突然。

  

  张良病了,刘邦是最着急的。他得知消息便赶过去看张良,在匆忙也不忘先到医馆接上孙思邈一同前往。

  

  树枝上的叶子不知何时已经落完了,天总是不晴不阴,这几天最冷。张良住处虚掩着的红漆木门并未关紧,其中一扇随着风吹小幅度的一开一合。刘邦推开门踏进屋内,看见躺在床榻上虚弱的张良。

  那人轻咳了两声,嘴唇因为长时间缺水而干裂开来,苍白的脸上不见一点血色,他本就清瘦,如今这样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又瘦了一大圈。

  刘邦心疼的上前去坐在床榻边,动作轻柔的将张良扶起来揽进自己怀里。

  

  孙思邈抬手将两指搭在张良手腕处,探清病因后说他是穿的太单薄染了风寒,便一边从随行带着的布袋中拿了几味药,一边道明天他会多带些过来,让刘邦先照顾着吃了今日的,随后便收拾了东西匆匆离开。 

   

  

  “良让陛下费心了,陛下恕罪。”

    张良清醒了些,抬头看见刘邦那张皱着眉有些忧郁的脸,他带着歉意说道。

  “我可舍不得。”刘邦垂下头来在那人眉心处吻了吻,“子房要快点好起来,我一个人可斗不过项羽那厮啊。”

  

  张良将头埋进刘邦怀中,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下来。

  

  

  

  —

  早在刘邦赶到之前,使君就先一步过来看望张良。进门时,张良正披着一件白色的棉披风,手里拿着竹简,安静的坐在床前。他闻声回头,冲着使君莞尔一笑道:“使君来了。”

  短暂的问候过后,张良沉默下来。须臾,他缓缓开口道:“使君,我想离开忘川。”

  “为什么?”忘川使者不解的看着他,“张良先生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张良轻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而看向窗外,被吹拂下来的树叶在空中打了个转,最终落到他门前。

      

  “我没想过死后会到忘川来,更没想过会和君主重逢。”

  “所以我也没想过,这次又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和他道别。”

  

  他机关算尽,助汉王问鼎天下,为自己谋划余生,原本平稳的走在自己设计好的路上,安稳走过这一生。可如今他又想,该如何面对离别。这一次刘邦袒露心声的悉心陪伴,他深知这一次必然不能如从前那样走的坦然。

    

  张良以为自己很聪明,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他没想过,面对自己和君主的爱意时,他也会愚蠢的像个笨蛋。

  他割舍不下,又拼命的说服自己。

  所以他做了一个很自私的选择——逃避。

  使君说,这里是忘川,现世安宁,没有家仇国恨,没有尔虞我诈谁主沉浮。你留在这里,不需要在为谁出谋划策,只过寻常日子便好。

  可张良执意要走。

  

  当年的不辞而别是张良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楚。他告诉自己,既然那时可以决绝,如今也可以。他不怪任何人,只怨自己。这一生谋定天下,却输在自己的人生里。

  

  可是离开忘川,三世镜的那边会通往哪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使君也不知道。

  张良只是一笑。

  “我不在乎。若是过的不好,那便当是我执意离开忘川的惩罚好了。”

  

  

  —

  张良大病初愈的第一件事,便是换回了从前的一身白衣,赶往刘邦住所。

  刘邦坐在草席上正在温酒,见张良来了立即喜笑颜开,招呼那人坐到他身旁去。

  张良并未动身,只是对着刘邦行了礼。刘邦对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并不理解,疑惑的看着张良,叫了他一声子房。

  

  “陛下,”张良缓缓开口道,“良是来与陛下告别的。”

  “为什么?”刘邦着急的起身,“不是已经到了忘川吗?还是使君的意思……”

  张良摇头解释道:“这都是良自愿的,与使君无关。”

  “为什么?”

  刘邦想伸手去拉住张良,却见那人向后退了一步,他悬在半空中的手最终只能平静落下。

  “如今天下太平,您与项王再也不必论高低,不必兵戎相见。盛世安稳,不再需要我为您出谋划策,良也就没有留在忘川的必要了。”

  “天下不需要你,可朕需要你。子房,朕不能没有你。”

  

  刘邦还想再挽留,只见张良笑着摇了摇头。

  “陛下向来听良的,这次一定也会。对吗?”

  

  刘邦的记忆一下被扯回到那年他们在西汉共处的日子里。那时张良总爱坐在城池的地图前,为刘邦一步一步的规划排兵布阵。刘邦就喜笑盈盈的看着张良笑着说:“朕都听子房的。”

  那年他助刘邦问鼎天下,这句话是刘邦最常对他说的。

  

  

  刘邦知道,他挽留不了。

  

  “朕……都听子房的。”

  刘邦苦笑,泪眼朦胧的看着张良又一次对他行了礼。

  “多谢陛下。”

  

  张良将手中的竹简搁下,最后看了一眼那位他穷尽一生扶持的君王。

  他死前刘邦便是这副模样,到了忘川再见到他,他还是这样。张良淡然一笑,跨越生老病死的离别,最后能和你以最初的模样告别,又何尝不是一种圆满。

  

  刚踏出门,张良便感觉到有一点冰凉落在了自己的眉心。抬起头,发现空中飘落下雪花来。他抬头望着天地茫茫,泪水滴落在雪地中。

  刘邦静静的看着张良的背影远去。

  他在忘川那个不知名的冬天,永远失去了他最爱的少年。

挚爱♡

7.弈星遇险记(有酒吧)

张良设计算机老师(私心皮千筹问战)

我就是想搞弈星(想写棋子play,但是只有亲友才能看到原稿。)


十几场比试下来,王刚队累趴了一片,感叹着刘邦今天吃错了什么药……

最终以25:0的比分刘邦拿下胜利。

但刘邦看起来却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右手有节奏地颠着篮球,那双紫眸中充满了嘲讽:“刚才你们欺负计算机老师的事,还没完呢。”


而站在一旁观赛的张良则一脸淡定的开了瓶矿泉水,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王刚他们。


――傍晚,落日余晖染红了晚霞,一天的艺术节也宣告结束。


弈星收拾了自己的棋盘,用手机给明世隐发了条消息:[老师,学校活动结束了,我待会就到家。]

出了教室,正准备......

张良设计算机老师(私心皮千筹问战)

我就是想搞弈星(想写棋子play,但是只有亲友才能看到原稿。)



十几场比试下来,王刚队累趴了一片,感叹着刘邦今天吃错了什么药……

最终以25:0的比分刘邦拿下胜利。

但刘邦看起来却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右手有节奏地颠着篮球,那双紫眸中充满了嘲讽:“刚才你们欺负计算机老师的事,还没完呢。”


而站在一旁观赛的张良则一脸淡定的开了瓶矿泉水,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王刚他们。


――傍晚,落日余晖染红了晚霞,一天的艺术节也宣告结束。


弈星收拾了自己的棋盘,用手机给明世隐发了条消息:[老师,学校活动结束了,我待会就到家。]

出了教室,正准备离开却被一位高三学姐叫住,那女孩手中大大小小拎了三四个包,正寻求他的帮助。弈星看了眼手里的一盒轻飘飘的棋,又架不住女孩子的请求,便顺手帮了人。

她说目的地不远,出了学校左拐几百米就到。


等弈星到了那儿才发现那是一家隐蔽的酒吧,一股不太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他放下包后准备快步离开,却被两个高三学生却堵住了去路。

弈星:“……”

学姐一改刚才温柔的神情,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小学弟~来都来了,进去玩玩。”


弈星被迫进了酒吧,里面空间远比想象的大,五颜六色的灯光晃的人眼花,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买醉,男孩的装扮与这里格格不入。

刚才的学姐脱了校服外套,露出里面黑色的性感衣服,顺便去吧台要了几杯白兰地端了过来。

“今天学弟在棋社大展身手,这是给你的嘉奖~”

“……你们是一伙的?” 


弈星推开了面前的酒杯,起身但瞬间又被身旁的两位学长按下,眉间依稀浮现薄怒之色却又无可奈何。

其中一位学长取过酒杯,从后扯住男孩的蓝色辫子使对方被迫仰头,掐着弈星的脖子硬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刺激着喉咙,生理眼泪夺眶而出,第一次喝酒的弈星根本无法适应这种度数,一边捂着呛红的脸咳嗽,一边尝试扒开身旁的人。


言觐

今天有点水,写的急,请见谅

司马懿还是严重ooc

CP:超懿,云亮,邦良,铠约,白信

今天有点水,写的急,请见谅

司马懿还是严重ooc

CP:超懿,云亮,邦良,铠约,白信

修猫淇钰

新手,主要是自娱自乐,

没办法,最近迷上了微信体。

ooc警告

新手,主要是自娱自乐,

没办法,最近迷上了微信体。

ooc警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