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邪门

2163浏览    58参与
溯源

【裁杀】密谋2

  杯茶刚刚沏好,阳光开始打向窗户,穿过层层楼群的上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铺洒而来,如丝绸一般,洒在窗帘上。

  女主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展开双臂热情地拥抱着阳光。她伸手端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茶,优雅地饮了一口。

  和总裁在一起的生活很幸福,她永远也忘不了总裁带她去看的那片油菜田,永远忘不了那个在镜头里微笑着的男人 。

  这就是幸福啊――女主刚想脱口而出,忽然抵在脖子上冰冷的针管打断了她,冰凉的触感从脖内侧传来,引得她一阵寒颤。还没等她说什么,那针管便已缓缓扎进她的脖子。

  “啪”的一声,她和总裁的幸福到此为止了……

  女主睁开眼,闺密就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的笑容与平时......

  杯茶刚刚沏好,阳光开始打向窗户,穿过层层楼群的上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铺洒而来,如丝绸一般,洒在窗帘上。

  女主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展开双臂热情地拥抱着阳光。她伸手端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茶,优雅地饮了一口。

  和总裁在一起的生活很幸福,她永远也忘不了总裁带她去看的那片油菜田,永远忘不了那个在镜头里微笑着的男人 。

  这就是幸福啊――女主刚想脱口而出,忽然抵在脖子上冰冷的针管打断了她,冰凉的触感从脖内侧传来,引得她一阵寒颤。还没等她说什么,那针管便已缓缓扎进她的脖子。

  “啪”的一声,她和总裁的幸福到此为止了……

  女主睁开眼,闺密就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的笑容与平时如出一辙,可在她看来却是多么耀眼。“来吧,我的向日葵,看看我吧。”她听到闺密这么说,然后闺密向她展开了双臂。

  女主不自觉地回应了面前的女孩,伸出手抱住了她的闺密。就这样,两个女孩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此时可怜总裁还不知道他将要面临什么,他单手撑着桌子,指尖碰触手机,翻着他和女主的合影,不自觉显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

  忽然,“叮咚”一声,女主的消息从弹窗弹出,总裁欣喜地点进去,可内容让他一惊。

  “我们分手吧”总裁一愣,手机从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总裁忍住悲伤,弯腰捡起手机,手指颤抖地发了一句“为什么?”。

  女主几乎是秒回,“因为我和我闺密在一起了”,看到这,总裁直接愣住了,悲伤即刻转化成四分之一的悲哀和四分之三的疑惑。啥?我女友,啊不,现在应该叫前女友……她弯了?还是和他闺密弯了?

  巨大的信息量总裁差点没消化过来,他看着女主发来的和闺密的亲密合照,嘴角忍不住地抽搐。不行,这种事决不能就这样结束。

  于是总裁雇了一个杀手,去给闺密注射了大量雌性激素使她变直,果不其然,变直后的闺密直接甩了女主。

  成功后的杀手找到了总裁,要求总裁支付他的佣金。总裁那时正在拨弄绿色植物的叶子,忽然总裁被一阵阴影罩住,他抬头一看,是杀手。

  戴着黑色面具的杀手正歪着头看他,黝黑的面具下,总裁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低下头,却意外瞧见那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此时杀手手正一手撑在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雇主。

  什么直弯三角恋的纷争他不在乎,他只想拿到他的那份佣金。见总裁迟迟未动,杀手有点气恼,他两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微倾,拉进了和总裁之间的距离。

  总裁一愣,看着杀手的距离和他不断缩短,他不由自主地想揭下他的面具,看看这深邃的面具下到底是什么样的面容。

  “你的佣金,杀手先生。”总裁看着杀手在一旁数钱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不留下来喝杯茶吗?杀手先生。”杀手抬眼,只见不知何时到他面前的总裁带着满面笑容越靠越近,杀手被逼得往后退去 ,直到他撞到了檀木桌子。

  总裁顺势搂住了杀手,一手按住了杀手捏着刀的右手,在杀手将要一拳揍上他那英俊的脸庞时,总裁及时松开了手。

  “别紧张嘛。”总裁伸手勾到了一个白色的瓷茶杯,转身沏了一杯茶,并把它端到了杀手面前。杀手小心地接过茶杯,谨慎地品了一口,眼睛一直注视着总裁的方向。

  总裁此时也老实地待在座位上,笑容可掬地看着杀手。等到杀手喝完之后,他抬手对杀手说:“也许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一下,毕竟……l love you , just you.”

  不过杀手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飞快地推开办公室的门,逃离了这个弯男。什么弯直四角恋啊!太可怕了,杀手如是想。

  总裁盯着杀手离去的背影,慢条斯理地饮了口桌上的咖啡。没关系,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总裁如实想。

  而女主和闺密正在一大片向日葵花田里奔跑,闺密转头看向女主,逆光的视角让她的笑容别样得灿烂。而女主也望向闺密,露出一个烂漫的笑,“我喜欢你,无论是弯是直都无所谓”闺密曾经的话语在耳边回响。

  “真是烦死了……”女主幽幽地说出口,随即和闺密一起奔向了远方的日出。

  

  

溯源

【裁杀】密谋1

  *总裁×杀手

  *原作者@佟悦佟悦🍒 

――――――――――――――――――――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充沛的阳光与绿植相配,这盈盈的绿意和倾洒的阳光让办公室富有生机,为办公室融入生命的弦律又显诗意。

  总裁打开平板电脑,目光不断地闪过光亮的屏幕,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鼠标键。看着猛男的照片,不自觉地笑了出来。没错,总裁是个弯男。

  此时的女主正扒着门框,恨不成声地一下下捶打着墙壁,这家伙,怎么就tm是弯的呢?她喜欢总裁,在她第一次踏入他的办公室时,她抬眼看见埋头整理文件的总裁。

  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成熟男性立马引起了她的注意,年轻的小姑娘沦陷在了无...

  *总裁×杀手

  *原作者@佟悦佟悦🍒 

――――――――――――――――――――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充沛的阳光与绿植相配,这盈盈的绿意和倾洒的阳光让办公室富有生机,为办公室融入生命的弦律又显诗意。

  总裁打开平板电脑,目光不断地闪过光亮的屏幕,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鼠标键。看着猛男的照片,不自觉地笑了出来。没错,总裁是个弯男。

  此时的女主正扒着门框,恨不成声地一下下捶打着墙壁,这家伙,怎么就tm是弯的呢?她喜欢总裁,在她第一次踏入他的办公室时,她抬眼看见埋头整理文件的总裁。

  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成熟男性立马引起了她的注意,年轻的小姑娘沦陷在了无意中对她露出笑容的总裁的魅力中。她在走出办公室后窃喜,她喜欢总裁,仅仅如此。

  可这一切都在女主知道总裁是弯的之后破碎了三分之一,可她是那种会轻言放弃的女孩吗?哈,不是。于是在一个阴雨天,女主在暗网上雇佣了一个杀手。

  杀手看着突然亮起的荧幕,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他扯了扯自己的黑色手套,细心打理了一下他的领带,有些凌乱的卷发散作一团,杀手随意地把脸颊旁的发丝挑到耳后。

  女主穿着淡青色碎花裙,翘起二郎腿。她一手拿着总裁的照片,另一只手指缠绕着黑色长发,她的目光瞟向离开的杀手的背影,嘴角上扬。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合上平板电脑的总裁这么想到,他披上自己的西装外套,提起公文包,大步流星走出了公司。

  细碎的阳光透过婆娑的树枝,铜钱般洒在池塘的水面上,一切是多么美妙――如果没有扎在自己脖子上的针管就更好了。总裁感觉脖子上一阵疼痛传来,他眼角的余光瞟到一只抓着自己肩膀戴着黑色手套的手,然后眼前场景一黑就晕过去了。

  等总裁醒来,发现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桌上的绿植迎着微风轻轻摇曳着,刚才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只黑色手套,以及脖子上针扎进肌肉的疼痛。

  “总裁。”一声轻柔的女声让他的思绪回到了现实,总裁寻声探去,见女主正站在门前。她抱着文件缓缓走到他面前,微笑着弯腰把文件放到了桌子上。

  她……好漂亮啊,总裁看得着迷,不自觉握住了他旁边的那只白皙的手,女主见计划得逞,也迎着覆上了总裁的手。

  就这样,总裁和女主在一起了。

  不,开什么国际玩笑!女主的闺密经过走廊时偶遇了女主和总裁,他们手挽着手,说说笑笑地从她面前经过。总裁那宠溺的眼神和女主愉悦的笑容此时却成了对她最大的讽刺。

  开什么玩笑啊?!自己喜欢了整整8年的女孩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走。闺密恨恨地看着女主和总裁幸福的背影,用力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嵌进了肉里,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等着吧,我会把你抢回来的。闺密轻抹着手掌上的流出的血,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于是,闺密也登上了和女主一样的暗网,找到了同一个杀手。

  “你知道怎么做的,钱我已经打到你账户上了。”

  “当然了。”杀手漫不经心地回答,手上针管的针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和巫烛抢老婆

  就好像也不是不行(浅磕一下)

  

  

  

  对不起白柳

  

  

  

  

  画师是阭!

  就好像也不是不行(浅磕一下)

  

  

  

  对不起白柳

  

  

  

  

  画师是阭!

和巫烛抢老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已经不是邪门的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已经不是邪门的事了

笙

【摩凯】奖励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

  辣眼睛。 

  雷者快跑

—————————————————

  “教官,跑不动了...


  “跑不动也要跑。”摩罗淡淡督了眼跑得累死累活的学生们,面不改色道。


  有个学生脾气爆,当即站到了摩罗面前,不服气地大声嚷:“你有种你自己跑啊!站着说话不腰疼!你..


  话未说完,凯上前捂住了他的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了!教官这不是为你好吗?全体休息十分钟......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

  辣眼睛。 

  雷者快跑

—————————————————

  “教官,跑不动了...


  “跑不动也要跑。”摩罗淡淡督了眼跑得累死累活的学生们,面不改色道。


  有个学生脾气爆,当即站到了摩罗面前,不服气地大声嚷:“你有种你自己跑啊!站着说话不腰疼!你..


  话未说完,凯上前捂住了他的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了!教官这不是为你好吗?全体休息十分钟!


  “耶——


  场上顿时响起欢呼声。


  刚才那个学生“”了几声,凯这才放开他。


  他刚刚看见凯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泛着银光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是项链。项链上面好像有一个小人。


  他又移开目光,去看摩罗。摩罗的脖子上也戴着一个同款的项链。


  凯已经走到了摩罗旁边,贴着他的后背抱怨着:“学生真是越来越难带了...都敢反驳教官了...


  “好了,乖。”摩罗勾着唇摸摸凯的头,低声安慰着。


  凯如同一个小孩一般蹭了蹭摩罗,然后转头便严肃起来:“休息时间结束!再跑五圈!


  摩罗几不可察地笑了声,拍了拍凯的肩:“别太折磨他们,跑完今天的训练就结束吧。


  “教官万岁——”学生们几乎都沸腾了,喊声回荡在整个操场。


  “哎?摩罗你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体贴啦?”凯怔愣几秒,讶异地看向他。


  为什么呢?他也不知道,也许是心情好吧。


  摩罗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训练结束。


  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天,两个教官也不是很快活。


  凯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他擦了擦鬓角流下来的汗水,和摩罗并肩走在一起。


  “热吗?”摩罗看着他问。


  “热。”凯喘了口气,又抬手抹了一把额头。


  摩罗停了下来。


  “嗯?”凯脚步也跟着顿了顿,然后转身面向摩罗,“怎么了?


  摩罗凑近凯,捏住了凯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吻了上去。


  凯被吻得有些发懵。半晌,他才呆滞地说了一句:“你...干什么?


  摩罗又笑了笑。


  “辛苦了。


  “这是给你的奖励

帛绛
  张翰×杨永信恐...

  张翰×杨永信恐同即深柜

  张翰×杨永信恐同即深柜

廷安今天也在摆烂了

仓鼠and鹦鹉

  纯属造谣,别管我了

  有邪门爱情东西,接受不了左上或屏蔽我

  大致设定如下↓

  在噩梦世界死去的吕仓鼠意外进入惊封的世界,由于情绪波动以及欲望波动强烈进入游戏

  技能卡就只剩前期那三张了,后期会有情怀副本合并,主要就是写吕仓曙和杜三鹦的互动,想让俩幸运e X同框好久了,不太会有其他cp的可能,主要是我和另一个太太和写的,我写文字稿,他改电子版,所以剧情方面有什么不合理的请尽快提出来

  仓鼠进入游戏时D级玩家,智商86,幸运100,还有什么好奇的自己看去吧

  我争取今天把仓鼠和鹦鹉的第一张鼓捣出来

  纯属造谣,别管我了

  有邪门爱情东西,接受不了左上或屏蔽我

  大致设定如下↓

  在噩梦世界死去的吕仓鼠意外进入惊封的世界,由于情绪波动以及欲望波动强烈进入游戏

  技能卡就只剩前期那三张了,后期会有情怀副本合并,主要就是写吕仓曙和杜三鹦的互动,想让俩幸运e X同框好久了,不太会有其他cp的可能,主要是我和另一个太太和写的,我写文字稿,他改电子版,所以剧情方面有什么不合理的请尽快提出来

  仓鼠进入游戏时D级玩家,智商86,幸运100,还有什么好奇的自己看去吧

  我争取今天把仓鼠和鹦鹉的第一张鼓捣出来

🦋
我想这应该是惊封里人气最高的一...

我想这应该是惊封里人气最高的一对cp了吧


邪门cp”


我想这应该是惊封里人气最高的一对cp了吧


邪门cp”


军军影视说
大幻术师2:【烧脑悬疑】古宅发生邪门凶案,是人为还是鬼怪作祟
大幻术师2:【烧脑悬疑】古宅发生邪门凶案,是人为还是鬼怪作祟
Celia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水龙头下...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水龙头下 但是不会画水所以就脑补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水龙头下 但是不会画水所以就脑补了(?

秉冬miracle【随缘更】

【邪门瓶】将破晓

特邪门的CP,真的是邪门


吴邪X青铜门/张起灵


将破晓


计划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吴邪去了一次长白山。不为计划,没有目的。硬要说,大概就是想离他近些。


拖着脚步,身体已经很累了。索性靠着青铜门坐了下来,想要休息片刻。雪和那扇门都是冰冷的,这让他更加想念那人的温度。


刺骨的寒意快要将他穿透了,他却迟迟不肯走。轻抚着门板,似是在对那人说,却又像是丝毫不打算叫他听见一般,用淡淡的气音道:


“还有四年八个月零五天……小哥,要等我来接你啊。”


他昏昏沉沉的,竟睡了过去。


下雪了。


说来也是奇......

特邪门的CP,真的是邪门


吴邪X青铜门/张起灵








将破晓






计划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吴邪去了一次长白山。不为计划,没有目的。硬要说,大概就是想离他近些。



拖着脚步,身体已经很累了。索性靠着青铜门坐了下来,想要休息片刻。雪和那扇门都是冰冷的,这让他更加想念那人的温度。



刺骨的寒意快要将他穿透了,他却迟迟不肯走。轻抚着门板,似是在对那人说,却又像是丝毫不打算叫他听见一般,用淡淡的气音道:



“还有四年八个月零五天……小哥,要等我来接你啊。”



他昏昏沉沉的,竟睡了过去。



下雪了。



说来也是奇怪,青铜门旁,以吴邪为中心,半径一米的半圆内竟半点雪也没落。原本冰冷的青铜门,此刻却逐渐变暖。



吴邪无意识的向热源靠的近些,蜷缩起了身子。丝丝缕缕的暖意温暖了身躯,睡梦中似乎有谁在他耳边说“我会转告给他”。



有风吹过青铜门,发出“呼”的声响——那声音就像是一声叹息。


吴邪缓缓睁开眼,意识到自己刚刚毫无防备的睡着了,吓了一身冷汗。



他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按理来说,他不会在一个并不安全的地方睡着,睡得如此安稳更是几年来的头一次。在青铜门边,那种莫名的安心让他想不出原因。



是因为里面的人,还是因为青铜门本身呢?

一位不愿透露仙籍的小仙女

只是个脑洞,不上升!!

还是从冷门走上了邪门

反正是郎先动手的……

只是个脑洞,不上升!!

还是从冷门走上了邪门

反正是郎先动手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