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邪骨团

24.8万浏览    1854参与
抓到了!是阿溟!
笑死了救 本来拿来试试侧脸然后...

笑死了救

本来拿来试试侧脸然后画着画着开始偏离

有微量mhk继续组cb不影响食用

画面只出现nm所以单人tag只有nm

笑死了救

本来拿来试试侧脸然后画着画着开始偏离

有微量mhk继续组cb不影响食用

画面只出现nm所以单人tag只有nm

导电飞猫

这两天的ut相关发一下,化学老师眼尖上课摸鱼怕被抓只好画在便利贴上(。)最后一p是几个星期前的

murder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学不会画你为什么为什么😭😭😭😭😭(救命我的字好丑)

这两天的ut相关发一下,化学老师眼尖上课摸鱼怕被抓只好画在便利贴上(。)最后一p是几个星期前的

murder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学不会画你为什么为什么😭😭😭😭😭(救命我的字好丑)

蓝蝶主子

ccino :别走啊!!还没撸够呢!!!

ccino :别走啊!!还没撸够呢!!!

-水粽先生

Ask回复第一期--还没画完、也可以问关于Boss和前辈们的问题!不管什么都可以问!「*ooc严重注意避雷」@伊 @无所事事 

Ask回复第一期--还没画完、也可以问关于Boss和前辈们的问题!不管什么都可以问!「*ooc严重注意避雷」@伊 @无所事事 

。冲动与欲望代替理智思考

。想组建一个斜骨团。来吗?占tag致歉。


我mur。@。吸尘器不会上人 

。想组建一个斜骨团。来吗?占tag致歉。


我mur。@。吸尘器不会上人 

无源

虚幻与真实(3)【邪骨团篇】

[图片]


食用说明:


  1:作者文笔不好,比较ooc,请谅解


  2:容易二设入脑,如果有的话请指出


  3:[]是心理活动


 三:“正义”的围殴


    “看看吧...”murder紫红的瞳孔淡漠的望向无源,突然,无源只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左边飞去,是murder发动了重力控制


    无源在半空尽力调整身形,双脚在空中连踏,稳稳落到了一块巨石上,“咻咻咻”几十根紫色的骨刺向无源袭来,“铮~......


食用说明:


  1:作者文笔不好,比较ooc,请谅解


  2:容易二设入脑,如果有的话请指出


  3:[]是心理活动


 三:“正义”的围殴


    “看看吧...”murder紫红的瞳孔淡漠的望向无源,突然,无源只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左边飞去,是murder发动了重力控制


    无源在半空尽力调整身形,双脚在空中连踏,稳稳落到了一块巨石上,“咻咻咻”几十根紫色的骨刺向无源袭来,“铮~”无源虚斩出几道苍白色刀芒后连忙向右闪避,“轰!”几束紫色的光束射在了无源先前站立的地方,尘土飞扬


    无源一旋手中的白,右腿发力,一个前冲,只见一道白色的残影向murder冲去,无源出现在murder面前,手中的白上撩,突然,无源的右边传来空气被撕裂的声响,脖颈处也传来刺痛感,无源连忙转撩为挡,只听“叮” 的一声,白将killer的致命一击弹开,killer被反冲力震退了几步


     无源一个前冲,手中白平斩,打算切掉killer的头骨,“呲呲呲”,紫色的尖锐骨头从无源脚下冒出,无源连忙向右闪身,躲过了上刺的骨刺,可突然,背后传来强烈的刺痛感,无源只能先用骨墙将killer击飞,回身侧偏,染血的斧刃擦着无源的脸颊而过,狠狠的砸在了无源的身旁,激起了一片尘土


     horror右手一翻,将斧头上提,打算用斧背重击无源的胸部,无源连忙侧身躲避,可突然,murder一个重力控制,无源的身体直接向horror的斧背砸去


      “砰!”斧背狠狠的砸在无源的小腹上,发出一声爆响,巨大的力量将无源直接击飞,在半空中,无源感觉到五脏六腑都被移了位,那巨大的力量如同火车撞击一般可怕,killer瞬移出现在无源背后,手起刀落,鲜血喷溅,金红色的血液喷洒,在地面留下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剔骨刀在无源背后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隐隐约约能看到无源苍灰色的脊椎


       “砰”无源将沿途的几棵树木拦腰撞断后,狠狠的砸在了远方的山体上,反震的巨力砸的无源喉咙一甜,吐出一口混着内脏碎片的金红色血液,无源只感到浑身剧痛,向前一个趔趄,便瘫倒在了坑洞里,扬起的烟尘将洞口遮蔽


       “咳咳”瘫倒在地的无源再次吐出几大口鲜血,过了几秒,无源用有些发颤的右手将白插入前面的山岩,用白将自己撑起,他现在全身剧痛,五脏六腑好像绞在了一起,背后鲜血淋漓,一个巨大的斜“一”字伤口差点将他一分为二,伤口中布满了泥沙和木屑,金红色鲜血也不断从伤口中涌出,他的肋骨断了7根,其中两根粉碎性骨折,有些碎片扎进了附近的器官里,左肺被一根肋骨洞穿,肝脏破碎成了几块,脊椎也有些错位,全身骨头都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裂痕


       “咳...咳咳,麻..麻烦...了”无源又咳出几块内脏碎片,可突然他的胸口传来刺痛和麻痹感,他强行将白拔出,向前挥舞几刀出,斩出几道刀芒,将飞向致命部位的骨刺斩断


       “噗呲,噗呲”两抹金红色血花爆起,如同子弹入肉的声音响起,无源感觉到左手手臂和右脚小腿一麻,两根紫色的骨刺贯穿了无源的左手手臂和右脚小腿,无源瞳孔一缩,强忍身上的无力感,一个闪身,从洞中跃出,同时,3道紫色光束将烟尘轰散,轰击在了无源先前所处的地方


       无源向前踉跄了几步,连忙将白刺入前方的地面支撑住差点再次软倒在地的自己,鲜血顺着裤腿滴落,染红了地下的土地,无源看着缓缓聚拢而来的三骨,眼神凝重[他们比我想象的更难对付,按照现在的状况,这是必死局]无源暗暗想到[必须先弄死一个]


     一双金红色是双瞳看向了murder,murder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间,他感觉浑身一冷,眼睛一花,等视线恢复时,暗红色色的天空和由无数不知名尸体堆成的巨山出现在视野中,放眼望去,一片望不到头的尸山血海,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和腐烂的恶臭,血气将空气都染成淡红色,淅淅沥沥的血雨从半空中滴落,在远处的尸山上,仿佛还有奇怪的黑影在缓缓移动


    [看来他没有通过意志判断]无源一个瞬移闪身,瞬间移动到murder的身后,举起白,向着murder的脖颈狠狠劈下,突然,killer出现在无源面前将用剔骨刀将白挡下,两兵相接,砰出一连串火花


       “极-乱舞”突然从白身上闪过耀眼的光芒,瞬间,以无源为中心,刀芒席卷了百米内的一切,killer连忙带走murder瞬移到百米外的巨石旁,竖起来3层骨墙将murder围在其中


      “噗...咳咳”无源吐出一大口金红鲜血,可是只见他右手持白,瞄准那三层骨墙,右腿一扭,狠狠的将手中的白抛出,白在空中化作残影,几乎是瞬间就刺穿了骨墙,“砰!”这个时候,空气传来一声爆响,一圈白色的起浪扩散,那是突破音障的象征


      此时,murder冷汗直冒,看着一旁被贯穿出一个巨大窟窿的巨石,不禁暗暗后怕,如果不是自己感受到危机及时回神,现在估计已经被洞穿灵魂了吧


       “咳咳咳咳...咳咳” 无源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又咳出了几块内脏碎片,他已经无力再战了,killer瞬移出现在无源的背后,一刀斜斩,无源只来的及偏头,“噗”刀光划过,鲜血飞溅,金红色的鲜血喷在killer的脸上,他却丝毫不在意,微笑的看着正在捂着脖子伤口退后的人类


       无源捂着脖子上不断涌血的伤口缓缓后退,他靠着一颗树慢慢坐下,金红色的血液染红了他那一头齐肩的白发和黑白色的外衣,血液喷涌,将脚下的小片土地染红


      “结...束了吗...”无源缓缓的闭眼,大量的失血和全身骨头的错位足以致命,在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长着触手的人影来到他的面前...

-水粽先生

新造的骨()浅开个ask吧--是摸鱼

新造的骨()浅开个ask吧--是摸鱼

热烈庆祝大队长进组

[邪骨团]翘班的正确步骤

作为严肃且有纪律的组织,他们不应该有“带你的孩子来上班日”这种东西。鉴于它的重点在于“孩子”而非“你的”,error带着goth参加会议的行为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不论如何,这位小小的、不吝惜拥抱的外来者已经坐在他们的沙发上了,nightmare不满的视线投向error:“为什么goth会在这里?”


“reaper和geno在忙,”error说,蓝色的线从闪烁着乱码的传送门垂到邻近挂钟的位置,把error吊在半空,“而把孩子交给fresh就是一场,或许很多场灾难。”


nightmare低低地笑起来,那是某种非常令骨反感的笑,像雨后的蜘蛛网上将坠......

 

作为严肃且有纪律的组织,他们不应该有“带你的孩子来上班日”这种东西。鉴于它的重点在于“孩子”而非“你的”,error带着goth参加会议的行为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不论如何,这位小小的、不吝惜拥抱的外来者已经坐在他们的沙发上了,nightmare不满的视线投向error:“为什么goth会在这里?”

 

“reaper和geno在忙,”error说,蓝色的线从闪烁着乱码的传送门垂到邻近挂钟的位置,把error吊在半空,“而把孩子交给fresh就是一场,或许很多场灾难。”

 

nightmare低低地笑起来,那是某种非常令骨反感的笑,像雨后的蜘蛛网上将坠不坠的肮脏水珠:“不是因为他们正忙于收拾你的烂摊子么,是什么来着,让我想想,fatal error?”

 

murder和killer分别坐在goth的两侧,那孩子有些局促地揪紧围巾。十分钟前horror自告奋勇去给goth拿巧克力奶昔,没有谁知道此刻他们的冰箱或厨房是否安好。在goth出现的第一个瞬间cross就离开了客厅,大概是关于自动售货机的恐怖回忆支配了他的理智。

 

太近了。活着的,有灵魂的,脆弱的,怪物,goth,就在murder旁边。太近了。murder左侧的腿骨能感觉到沙发因goth的体重而微微下陷,那孩子真的足够小也足够轻,不安从他身周辐射出来。太近了,很容易,很容易就可以杀死他,甚至不需要重力控制和龙骨炮,只要murder召出骨刺——

 

危机感如火焰舔舐他的神经,murder一跃而起,堪堪避过刺向他的数柄小刀,尔后红与蓝填充的瞳孔亮起,killer被魔法拖拽着砸向墙壁,悬挂的画框被压碎,落到地面发出闷响。

 

killer开始笑,笑得尖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像他需要呼吸一样,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只有断续的怪异声音堆积在他不存在的咽喉里。murder踩在茶几上,无数骨刺浮在他身后,他几乎就要攻击了,如果error没有选择在这时候把murder和killer扔进传送门的话。

 

他们当然掉入了underfell。error从来只会往underfell丢垃圾。

 

murder首先嗅到underfell冷冽的空气。作为最早期的AU之一,underfell和underswap一样,历尽劫难,却始终未能被完全摧毁。此时的underfell又呈现重置后的模样,雪被往来的怪物们踏实,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数周前murder还听闻关于fell在underfell以外的fell系AU里屠杀怪物的传闻,这是仅有的能带给他些许曾与fell共事的实感的消息。

 

killer上下抛接着小刀,靶形灵魂旋转着,颤动着。第二阶段。这是killer最常见的状态。murder曾承受第三阶段的killer的全力一击,他的臂骨被折断,冲击震碎了他全部的肋骨,他躺在地上就像躺在无边的大雪里,幸而寒冷和痛苦于murder早已是足够遥远的事。

 

失去行动能力的感觉很熟悉,在dusttale漫长的循环中一次一次被chara杀死,直面nightmaer时被触手撕扯灵魂,以及在underswap被blueberry用蓝色攻击固定在客厅的地板上。那时候blueberry以他兴奋的、雀跃的、似乎从来不知忧愁的声音说:“华丽的sans抓到你啦。”坐在沙发上的honey直起身,在murder的舌头上摁熄未燃尽的烟,裁决眼威胁意味地亮起。blueberry握住了murder的灵魂,那之后直到cross破窗而入把他带走,直到他与killer又经历了五次战斗,murder仍然能感觉到灵魂内部属于blueberry的魔法残留。

 

“大致可以想象是什么情况,”killer说,“color偶尔也会……虽说我完全不介意就是了。我可以去厨房拿把勺子帮你刮出来,不用谢,下次行动把exp都留给我就好。”murder看他的眼神像看怪物灰尘。

 

红色的骨头魔法拦下他们,fell从岗亭的阴影出走出来。

 

“这可不是对待久别重逢的朋友应有的态度啊,fell。”killer说。巨型龙骨炮在他身后成形,掠过闪避的fell,贯穿整栋建筑。

 

“滚出我的AU,现在。我不关心你们是不是还在为那只章鱼工作。”

 

“遗憾的是我和murder都没有跨越AU的能力,所以在nightmare来之前还要再叨扰一段时间呢。”killer摊手道。

 

那种他们见过无数次的、恼怒的神情浮现在fell脸上,fell爆发出一连串的咒骂,红色的审判眼仿佛跳动的火焰,燃烧着放出逼骨的热度。液态决心淌至killer的下颔骨,跟随重力的牵引坠向地面,和白雪混出模糊不清的颜色,像反复弄脏又被漂洗的抹布,一看便令骨心生厌恶。

 






孜然回锅肉

当我一睡着就能掉入邪骨团是什么体验(3)

*注:邪骨团乙女向(包含原衫,虽然还没出场)


*计一次做梦,然后就被当成脑洞了ε=(´o`)


*脑嗨产物,文笔很烂


*很,ooc,!毁人物致歉!!!


有一些私设如下


*邪骨团的各位能够捕捉到你记忆中有关他们的一些部分,包括你对他们的YY(公开处刑)在你同意的情况下能够通过你的眼睛观察你所处的现实世界并在你脑海中叽叽喳喳,你可以通过心灵(灵魂)跟他们对话


*你(我)的设定:是个沉迷同人磕cp的学生党,一面喜欢自己的本命老公们互搞一面又沉迷各类乙女中,会画一点小画,脑袋里很多过不了审的小废料,父母常年出差,不懂如何带孩子,只会给你打钱。偌大的家中空无......

*注:邪骨团乙女向(包含原衫,虽然还没出场)


*计一次做梦,然后就被当成脑洞了ε=(´o`)


*脑嗨产物,文笔很烂


*很,ooc,!毁人物致歉!!!


有一些私设如下


*邪骨团的各位能够捕捉到你记忆中有关他们的一些部分,包括你对他们的YY(公开处刑)在你同意的情况下能够通过你的眼睛观察你所处的现实世界并在你脑海中叽叽喳喳,你可以通过心灵(灵魂)跟他们对话


*你(我)的设定:是个沉迷同人磕cp的学生党,一面喜欢自己的本命老公们互搞一面又沉迷各类乙女中,会画一点小画,脑袋里很多过不了审的小废料,父母常年出差,不懂如何带孩子,只会给你打钱。偌大的家中空无一人。喜欢幻想中沉沦,是一个比较沙雕爱整活的可爱孩子


以上,准备好了?


------------


『well..人类,你会做饭?』你听见那个一直拿指节敲着桌子的骨对你说


你看着笑的有些恐怖的horror,拿出你最真诚的面孔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horror再没有给你更多的反应,你松了口气‘好歹这次小命保住了..吧?’


手里把玩着刀的killer开口『heh..我想我们并不需要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厨娘』你握了握拳头

(你:硬了,拳头硬了:))


不管心里如何腹诽,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的,你小心的开口“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下次可以试试从现实给你们带点东西进来?”你声音小下去“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首位的nightmare终于有了点反应『下次..』他合上手里的书『下次带上能证明你用处的物件进来』


这句话相当于定了你的命运,你大呼一口气,紧绷的神经陡然放松


『女士。』一直没开口的murder突然看向你『你不觉得屋内的“灰尘”太多了吗?..papy不会喜欢的』他兜帽下的脸被阴影覆盖,只有一双闪烁着杀戮罪孽的血红色的眼盯着你


你立马觉得放松的太早了,身体又紧张起来‘噫..!老婆好凶..但是好帅..!’你心里很m的想着,面上却是装出一副乖顺的样子低着头答应“是..是的,我马上去”


然而


那道可恶的声音却不打算放过你


你的心声再次回绕在你们周围,由于足够清晰,不存在有某只骨没听清的情况(你:让我死吧..)


一直闷着头发呆的error突然笑出卡带的声带声【heh!这都--都可以和‘霸道阿骨-爱上我’(某肥皂剧之下)相-相媲美了,哈?】


在这暂且可以称为..旁白?的声音一响起你就知道大事不妙,可能你的小命都要交代一下


果不其然,你很明显的感受到屋内的气压瞬间低了好多,你搓搓校服袖下满胳膊的鸡皮疙瘩,悄悄瞟一眼脸色更黑的murder,急急说道“啊哈哈..那什么..我去扫个地!”说罢就打算开溜


还没转身,你就感觉自己被提起,你的灵魂被操控着飞向murder,他阴沉着对你威胁『我想你应该控制一下这该死的声音,不是吗』你感到你的冷汗浸湿了后背『否则我很愿意让你吃点“骨”头』他向你的灵魂逐渐施压,你感觉你的灵魂被恶意的揉搓,你痛苦的低喘出声


随后重力回归,你从半空中狠狠地砸向地面,你感觉你的屁股摔成了四个,这使你充满了掘森


『pfff..哈哈哈哈哈!hey,murder,别吓这位可怜的exp小姐了,我想horror君肯定饿了对吧?不如来点‘用心’做的美食吧heh?』killer大笑着开口,看似为你解了围但是实则很恶劣的又给你挖了个坑(你:忍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当做没听见,喏喏的小声控诉“我也不想让它出现的啊...”看着murder一瞬间瞪过来的眼神你又急急忙忙止住了话头“..唔..我是说我去做饭,马上好!”说罢立马远离了一群吓人的骨


...然后你又拐了个弯跑回来“呃..我是说,那什么厨房在哪?”脸上一副尴尬的神色,听着某邪骨完全不加掩饰的嘲笑,你脸红的简直可以跟番茄媲美


隐忍许久的nightmare终于受不了你的愚蠢,狠狠地用触手把你抽的换了个反方向『蠢货!那是你刚进来的大门你没发现吗?!』同时他心里对你的评价从心怀鬼胎的弱鸡(划掉)废物变成了没什么威胁的蠢货(打括号:也有可能是想降低警惕心,还有待观察)并且他开始怀疑,留着你一个蠢货在身边和直接利用你的复活对你进行无数次的虐杀以此来获取负面情绪两种处理方式对比起来,把你留在身边是不是太愚蠢了些


然而这些你并不知道


你面红耳赤的进入了厨房,打量了一下布局和食材,发现厨具大致和你会用的差不多,再一看冰箱...吸了口气,感叹“该说不愧是邪骨吗..这到处打劫的功夫”冰箱内亮闪闪的,都是,肉!一眼望去,清一色的红噔噔白花花啊...


好不容易在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肉里面翻出来几个蔬菜,你叹了口气,总算不用吃的太过油腻了(虽然但是他们真的可能会让你一起吃吗..)


算了算人数,去掉你一共四个骨(error回空间了)你拿了几大块完整的肉,想起horror的食量...你沉默的又多拿了四五块


好在你从小就学会怎么不让自己饿死,又加上入了ut后对着horror的背景一边哭一边苦练厨艺,终于!终于能让老婆吃到自己做的菜了!


一阵噼里啪啦过后,肉香源源不断的从厨房飘出,弥散到大厅勾引着骨头们


最先忍不住的horror立马冲到厨房对着菜咽口水『...』他红色的独眼闪着光


你分身乏术,忙着颠锅,只能背对着horror喊道“马上好了!不要着急啊喂,好歹等端到餐桌上吧..?!”还没说完horror就端着盆子(没错,超大容量的盆子)冲回了餐桌,迫于nightmare的存在,忍着没有直接上手扒,红色独眼明明灭灭,头上多了几滴汗珠


等nightmare伸出筷子吃了过后立马拿着大勺舀了满满碗随后低头猛吃


你端着最后一道菜放上餐桌后叹了口气,锤了锤连续颠着装有足量肉的锅的手臂,你感觉两只手臂简直不是你的了


nightmare一边品尝美食,一边吸食你微量的负面情绪,心情都好了些许,他没有点破你对他们脸上一套心里一套的情绪,相反,他很享受这些负面情绪,在他心里,你对他而言总算是有了点利用价值


你很自觉的没有上桌,站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着一众骨吃的开心,自己闻着肉香默默自闭‘早知道刚刚炒完先自己吃点了啊’鬼知道你本来是为了骨们,贴心做的n菜一汤变成了折磨自己的利器


话说骨们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这一个个除了nightmare都狼吞虎咽的样子..不会一直吃的是生肉之类的吧??你对自己的胡乱猜想表示罪过


在你不断吞咽分泌的口水时killer突然开口对你说道『wo-原来这位厨娘小姐还没吃饭吗?』他坏心眼的笑着『我都听到你肚子叫了好几声了』


你有些憋屈,感觉在老婆们面前的形象都没有了“我..”他打断了你『okok,既然小姐你还饿着肚子,要不然...』在你期待的眼神中他话头一转『要不然还是先去扫扫地吧heh?』你瞬间石化


一分钟后


‘我就知道!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靶型灵魂的混蛋!’你拿着扫把恶狠狠的想


天知道这扫把都多久没用过了!你刚在一个充满灰尘和蛛网的角落找到它,伸手的时候一只硕大的蜘蛛爬上了你的手腕“啊啊啊啊啊啊————————!!!”一声惨叫划破天际,在客厅愉快进食的骨们都被你吓了一跳


horror的肉直接掉了——当然他没有浪费,捡起来继续啃


killer手里的碗晃了一下又稳住——杀手的心总是很强大


murder和killer差不多,并且在这之后低声自言自语着什么『..没事了,没事了papy..』


nightmare面上不显,实则非常愉悦的吸收着你的负面情绪——恐惧。要知道这可比刚刚的抱怨浓郁强烈很多,他在心里思考以后多吓吓你的可行性


回到现在,你顶着killer嘲弄的眼神和murder看死物的眼神压力山大的扫着地,一边扫一边在心里扎小人


突然你好像听见几声呼喊,你茫然的抬头望了望,却发现骨头们没有什么反应,你以为是错觉,刚准备继续扫地时突然头一疼,整个人控制不住的跌倒在地,扫把落地发出一声很响亮的“啪!”


几乎是一瞬间,你就感受到来自邪骨们的恐怖威压,你已经能想象到nightmare的责骂了,无非是『蠢货!扫个地都扫不好!』说不定你还要死上个四五遍才能再次得到安分的机会


但还没等到nightmare的怪罪,你就感受到一阵拉扯,先一步的褪离了这个世界,只留一众骨们看着你消失的地方沉思

...

...


“喂..喂!我说啊你怎么回事?你从英语课开始就睡得不省人事,身上还烫的可怕!老师来问我就说你不舒服,她看了看你也就走了,现在大课间也结束了,你都睡了一个半多小时了!一会老班的课你赶紧提提神吧”你的尽职好好同桌晃着你的胳膊,不停在你耳旁催促


你甩一甩昏沉的头,抬手想按按发涨的太阳穴,但是触手一片滚烫,你下了一跳,开口询问却没发出声音,你努力清清嗓子,终于能发声了,但是沙哑的恐怖


于是你放弃了听自己这糟心的声音,利用自己充满优势的长相(虽然面对邪骨们根本没什么卵用:()可怜巴巴的看着好好同桌


同桌拒绝看你,努力的回避你的视线,却被你仿若实质的blingbling的视线光波盯的面红耳赤,于是深叹一口气(凭借你对她的了解,就知道这是妥协的前兆~)认命的扶着你带你去办公室请假


你:计划通!


过了一会,你顶着老班的殷切关怀和担心的注视,手拿着请假条悠哉悠哉的收拾书包回家,要不是嗓子哑了发不出声你现在就可以高歌一曲来表达自己的愉悦!


而在你身后,老班不解的声音传来“都五月底了,这孩子怎么又是重感冒又是发高烧的...就像突然跑到冰天雪地了一样”


几分钟后你出了校门感觉一身轻松...好吧并不是,准确来说你确实感到不太妙,身体的沉重和无力感重重压着你


你拖沓着脚步打算先去医院看一看,拿出手机打车,等车途中你在想:证明自己的物什?我能消失又回来还不够证明自己吗...到底该带什么nighty才能满意啊啊啊...昏沉的头脑并不能提供有效帮助,于是你决定先治好自己这病再说,经过两次莫名其妙的“穿越”,你也摸清楚了些许规律,大概是只要一睡着就能去到邪骨们的大本营?wow,还挺酷的。然后只要现实中醒来也就穿越回来了啊..这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的平行世界什么的?


而且,在现实中,自己是处于“睡眠”的状态,但穿越后又是以清晰的记忆和控制力去行动,甚至骨头们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也是连续的...所以我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要是睡了那那边那个世界怎么解释?是做梦吗?那也太真实了吧!更别说现在还因此发高烧了..但要不是做梦,那为什么醒来后并没有困倦感?就像真的熟睡了一般,并且这两次短暂的睡眠可比你以前的睡眠质量要好很多!


你冥思苦想却得不出两全其美的结论,遂不再去苦恼,上了到达的出租车,报了个医院名后就瘫在椅子上发呆放空






不知道在写什么..现在是十一点钟,我好困...

今天有点短小,小剧场凑个字数(瘫)


小剧场:

killer:*吹了声口哨

murder:毫无反应

killer:*学着旁白的语气“老婆好帅~”

murder:*脸色一黑

murder:我想你应该拥有一段bad time了(掰骨节)

killer:哦是吗?但我打赌你一定先比我和你亲爱的弟弟团聚(指尖上转着刀)

nightmare:...

*nightmare发动了触手攻击!两个幼稚骨被好好“教育”了一番!

*horror啃着肉丝毫没有发现剑拔弩张的气氛

*error悄悄拉开了一个传送门看戏..等等!他背后的彩色骨是!fresh!天哪,怎么哪都有他!什么..竟然ink也在!



好了真的没了,四千六左右,应该勉强能算一更吧...(泪)

爱看番的瑶瑶

年兽的小窝~

进群催更效率更高哦(´-ω-`)

欢迎来聊天~

年兽的小窝~

进群催更效率更高哦(´-ω-`)

欢迎来聊天~

怂包貓黃

邪骨团合唱

除了knm, 其他无cp向

低质量,画很丑

邪骨团合唱

除了knm, 其他无cp向

低质量,画很丑

Killercross激推bot

进行一些吊图的改(主要是迫害nm(

别说了p1改了nm的转身角度,因为偷懒容易画

进行一些吊图的改(主要是迫害nm(

别说了p1改了nm的转身角度,因为偷懒容易画

某画渣今天没灵感画画

群里的口嗨

P1

当ekon知道月饼和nm是同一个骨之后,ekon直接不理解但是大受震撼

花都蔫了

P2

群里聊当ekon和三小只相遇会发生什么

我直接说了句horror要把ekon做成骨头汤(bushi)

pj和gradient我实在肝不动了

群里的口嗨

P1

当ekon知道月饼和nm是同一个骨之后,ekon直接不理解但是大受震撼

花都蔫了

P2

群里聊当ekon和三小只相遇会发生什么

我直接说了句horror要把ekon做成骨头汤(bushi)

pj和gradient我实在肝不动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