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邪骨团

47954浏览    538参与
梦音少女

dusttale和他自家的chara(?)

作者:nⅰlda

dusttale和他自家的chara(?)

作者:nⅰlda

二货蝴蝶精一枚

只是想见到你【幕后彩蛋】

*是只是想见到你 的小剧场啦

*含有一些ooc(不止一些的好吧)

*这里提到的你都是指蝶儿(创造者)

*小学文笔

*正片开始


—————————————————————分割线


今天,我们的创造者好不容易写出了一个糖,然后她就兴高采烈地拿着刚写完的文找到了ink

【ink!ink!你看我新写的文!】

“是创造者小姐啊,又有新写的文了”

【嗯嗯嗯,我好不容易写出了一个糖呢】

在你给ink看完这个文后又去给一些人看了看

【error!】

【dream!】

【石油大………啊!nightmare我不是来搞事的!】


【嗯,我想想,还要给谁看看呢】

【...

*是只是想见到你 的小剧场啦

*含有一些ooc(不止一些的好吧)

*这里提到的你都是指蝶儿(创造者)

*小学文笔

*正片开始


—————————————————————分割线


今天,我们的创造者好不容易写出了一个糖,然后她就兴高采烈地拿着刚写完的文找到了ink

【ink!ink!你看我新写的文!】

“是创造者小姐啊,又有新写的文了”

【嗯嗯嗯,我好不容易写出了一个糖呢】

在你给ink看完这个文后又去给一些人看了看

【error!】

【dream!】

【石油大………啊!nightmare我不是来搞事的!】



【嗯,我想想,还要给谁看看呢】

【killer,murder,horror肯定不行】

【fell原衫更别说了,就他们几个,给他们看了很有可能会和他们打起来的】

【要不去dreamswap那里?】

【嗯,就去那里吧】

你打开了一个传送门但是进去后你就就又蒙了

【m的,我怎么又进错了啊!】

【这些传送代码怎么这么难记啊!】

“嘿,kid,你怎么又在这里啊”

【啊……啊……嗨啊,sans】

传错竟然还传原版去了,真好

“kid,你手里又拿的什么?”

【没什么啊,我先走了,拜拜】

你想要赶紧离开,但是sans直接就瞬移过来拿走了你手里的文

“……”

【(3,2,1,跑!)】

“kid,我觉得你对屠杀可能有什么误解”

(战歌起)

                                                     ——to be continued

horror喜欢murder

当邪骨团那里是万圣节

*此文为horror视角来描述,写的不好请见谅

*cp为murderXhorror(没错这对必不可少)nmXkiller

*请勿ky,如果可以的话就开始食用(有时突然来个车)

murder:“horror,今天是万圣节,可以出去讨糖的”

我:“这是小孩子该做的事情,我不去”

如果你问其他人去哪了?他们都tm出去讨糖了!这多大的骨了一个个这么幼稚呢?当然nm是killer被硬拉出去的

突然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我去开门

蓝莓:“不给糖就捣蛋!”

蓝莓好像不得吃糖。。(玩二设ing)

我:“呃。。我们没有糖了”

蓝莓:“没有糖水果也成!你不给我我就不走了!”

淦,要不是这小兔崽...

*此文为horror视角来描述,写的不好请见谅

*cp为murderXhorror(没错这对必不可少)nmXkiller

*请勿ky,如果可以的话就开始食用(有时突然来个车)

murder:“horror,今天是万圣节,可以出去讨糖的”

我:“这是小孩子该做的事情,我不去”

如果你问其他人去哪了?他们都tm出去讨糖了!这多大的骨了一个个这么幼稚呢?当然nm是killer被硬拉出去的

突然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我去开门

蓝莓:“不给糖就捣蛋!”

蓝莓好像不得吃糖。。(玩二设ing)

我:“呃。。我们没有糖了”

蓝莓:“没有糖水果也成!你不给我我就不走了!”

淦,要不是这小兔崽子有烟枪护着劳资早就把他劈死了!

我:“好吧,给你一个苹果”

真烦!

murder:“你想吃糖吗?”

我:“我现在不想吃”

murder:“那你想吃我吗?”

我:“卧槽murder你tm是疯子吗?”

murder:“我 要 吃 你”

我:“murder你别tm搞黄色”

murder:“给我糖,不然继续搞黄色”

???满脸问号的我???

小小的horror,大大的疑惑

这家伙真是幼稚

那又怎样?他只不过想耍我罢了

我把一颗糖递给了他

murder:“你说谎了,刚刚蓝莓来敲门,你说没有糖”

我:“宁tm懂装不懂么,蓝莓这家伙不得吃糖”(继续玩二设)

murder:“可是说谎的骨要遭报应啊”

我:“我看你个疯子只tm是想花式让我的腰离家出走!”

murder:“你哪有腰啊?”

我迟早会被这个死疯子气死

没错,又一天过去辽

实际上只是懒得写罢了



桃子

《我们都是孤狼,却互相舔舐伤口》下

  murder接触到nm的目光,浑身一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说:

  “今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变小了killer那混蛋看见了就跑过来作还抢走了我的围巾我刚刚追他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倒了一些东西但我不是故意的……”说完还用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一旁

  “bro你说对吧?”

  *你看到nightmare疑迟了,nightmare犹豫了!nightmare扭了过去!!nightmare在你背后开了一个传送门用触手把你抽了过去!!!!......?

  邪骨团的种人看到这一幕,纷纷以谴责的目光...

  murder接触到nm的目光,浑身一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说:

  “今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变小了killer那混蛋看见了就跑过来作还抢走了我的围巾我刚刚追他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倒了一些东西但我不是故意的……”说完还用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一旁

  “bro你说对吧?”

  *你看到nightmare疑迟了,nightmare犹豫了!nightmare扭了过去!!nightmare在你背后开了一个传送门用触手把你抽了过去!!!!......?

  邪骨团的种人看到这一幕,纷纷以谴责的目光看向nm,nm抖了抖他的触手...目光都收了回去呢!

————很想变得华丽的分界线先生———

  在看killer这边,他被nm以脸朝地的姿势摔进了某个AU,这个AU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尘埃之下...

  killer站了起来,甩了甩拿刀的手,不爽的说:“嗤,那个家伙...”然后被同样被甩来的murder砸回了地上。

  killer再次爬了起来,并拎着小murder的衣领子把他提了起来。他赏心悦目的看着murder滑动着小短腿挣扎的样子。

  murder召唤出了几根骨刺,向killer扔了过去,但被轻易的躲开了。

  killer把murder扔了出去,murder坚强的跑了回来。killer更用力的把他扔了出去,murder努力向着这边跑来。

  killer咧了咧嘴角,拿出围巾,说:“嗤,你再过来,我就把这个围巾撕碎了。”

  murder顿住了,看着killer,半天,他转身走了,killer看了两秒后,同样转身走了。开玩笑呢~他可还要好好逛逛这个AU呢~

  killer看了很多地方,无一例外,死寂,只有...死寂。空中飘扬的灰尘好像在下雪一样,到处都是该死的灰尘。

  killer突然想起了murder,也该离开了,他决定去找他。 

  killer找了半天,最后看到murder在一个小土坡上,他走近一看,murder靠在一个石碑上,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嘴里喃喃道:“bro,我好想你,别走...对不起...不......不!”murder从梦中惊醒,大口喘着气,看向killer,带着些嘲笑以及更多的自嘲的语气说:

  “好吧...看看...你来了,梦都变成噩梦了啊……”

  killer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把murder抱到怀里,向安慰小孩子一样,一下又一下拍着他的背。

  “呵呵,bro,这真是个讨厌的人呢。”我

  murder没有像往常一样攻击他,这出乎了killer的意料,要知道,他本来只是想把这沉重的气氛变得轻松一点,现在这样让他措手不及。

  “哦,heh,好吧,老子的怀抱借你用一下,就这一次”。但很快,killer释然了。

  “你看,我们两个都是‘孤家寡人’,不如咱俩凑个对?”

  murder半天没有回应。

  “怎么?太过惊喜了还是......”

  剩余的话被killer咽了下去,因为他发现,murder睡着了,在他怀里...

  “真是小孩子的体力呢……”killer轻轻说,然后拿出了从murder那里抢来的围巾,慢慢给murder围上。

  围巾确实很红,红的像血一样。

  killer坐了下来,看向远处的回音花海,它们泛着荧蓝色的光芒,偶尔能听到一两声惨叫,还有像雪一样的灰尘,这都是自己怀里这个家伙造成的。

  他抱着murder,把头靠在了那个石碑上,这个石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他的兄弟呢。此时此刻,killer感到了久违的,真的...很久很久了的...温暖。

  

  被派来喊killer和murder回去的cross在看到不远处他俩之间谁也插不进去的气氛时,默默决定告诉老大今天的批假他俩也同意了。

  



小剧场1

killer:nm居然把我俩甩到了同一个AU,这种概率不大呀……

nm:(推了推眼镜,眼镜片上划过了一道睿智的光芒)呵,下属...



小剧场2

killer:“你看,我们两个都是‘孤家寡人’,不如咱俩凑个对?”

murder:(抓住killer的衣服假装自己睡着了,实则内心慌的一批)



事后采访

我(记者):请问murder先生最后是怎么变回来的?

killer:哦,当时我睡醒了以后发现murder已经变回来了,但还在我怀里,还抱着我的腰,头在我的胸骨这,坐在我的大腿上。 (刚刚赶来的murder)...*使用 龙骨炮X50*





@wish 点文,任务完成!(敬礼)

求评论哟!

horror喜欢murder

邪骨团的国王游戏(ink乱入)

*此文为horror视角来描述,文笔不好请见谅

*cp为murderXhorror,nmXkiller,errorXink,请勿ky谢谢

*时不时开个车

*如果可以的话请食用

今天,又是闲着没事的一天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horror的肚子在歌唱,花儿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居然要玩国王游戏?!而且被error请来的ink也无辜躺枪。

劳资真想把那个提出说玩国王游戏的骨用斧头轮死!

第一局,大家抽卡,nm抽到的是国王!(不愧是老大运气真tm好)

nm:“四号把二号抱起来”

卧槽(#゚Д゚),我tm竟然是二号,而murder是四号。。

我:“你不要过来啊!!!”

然后murder...

*此文为horror视角来描述,文笔不好请见谅

*cp为murderXhorror,nmXkiller,errorXink,请勿ky谢谢

*时不时开个车

*如果可以的话请食用

今天,又是闲着没事的一天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horror的肚子在歌唱,花儿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居然要玩国王游戏?!而且被error请来的ink也无辜躺枪。

劳资真想把那个提出说玩国王游戏的骨用斧头轮死!

第一局,大家抽卡,nm抽到的是国王!(不愧是老大运气真tm好)

nm:“四号把二号抱起来”

卧槽(#゚Д゚),我tm竟然是二号,而murder是四号。。

我:“你不要过来啊!!!”

然后murder就把我抱了起来

我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淦!

第二局,cross是国王(这家伙上次运气就爆棚。。)

cross:“horror前辈,这个国王应该做什么???”

我:“就是你给两个牌号发出指令,然后他们照做即可进入下一轮游戏”

cross:“那。。三号和六号亲一下?”

error死机了,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是其中的一个

ink是六号,那。。error就是三号

ink亲了一下error,我想error可能一个小时都重启不了

第三局,ink是国王

ink:“这局五号和六号做一下那种不可描述的事”

我:“呃。。不会是当着大家的面吧?”

ink:“当然不是,咱们听声音就行,还有horror,你该不会是其中一个吧?”

我:“当然不是,我是四号,我只是不想看到那种辣眼睛的场面”

五号是killer,六号是nm

那种事我先不写,你懂的,如果写出来会被封掉就是懒得写而已

第四局,killer是国王,看他的表情,应该是要好好迫害一下我们

killer:“四号和二号接吻,一号对三号使用公主抱,六号女装,五号出去!”

cross是五号,我是二号,murder是四号,error是一号,ink是三号,nm是六号

然后。。我们开始追杀killer。。

又是核平的一天呢!



夜墨天星

调戏邪骨团的魔药师4

文笔不好请见谅,如有不满很抱歉


[图片]
[图片]

芯茹老师看着一只喵发的内容


“今天考试,一只喵既然你不去,不如替我,唉?喵呢?”


。。。


一只喵拿着拟人药水出没在邪骨团基地附近,看着资料


试验对象:murder

身份:邪骨团的一员

外貌描述:穿着全是尘埃的一个骨头,带着帽子

特征:喜欢exp,喜欢和幻想中的兄弟说话,不过你只能看见他在自言自语

注意:exp是经验值的意思,建议一只喵直接用疯粉状态强灌药水


一只喵点头,闭上眼睛,再次睁开,默默的观察着murder


然后被抱起来了


“?”


horror抱起一只喵


一只喵...

文笔不好请见谅,如有不满很抱歉





芯茹老师看着一只喵发的内容


“今天考试,一只喵既然你不去,不如替我,唉?喵呢?”


。。。


一只喵拿着拟人药水出没在邪骨团基地附近,看着资料


试验对象:murder

身份:邪骨团的一员

外貌描述:穿着全是尘埃的一个骨头,带着帽子

特征:喜欢exp,喜欢和幻想中的兄弟说话,不过你只能看见他在自言自语

注意:exp是经验值的意思,建议一只喵直接用疯粉状态强灌药水


一只喵点头,闭上眼睛,再次睁开,默默的观察着murder


然后被抱起来了


“?”


horror抱起一只喵


一只喵转头(对,转了一百八十度的那种),在horror的目光下化作一滩水溜走了(液体)


。。。


此时,murder正在路上走着

一只喵迅速出现在murder身前,将一瓶大药水打破在murder的头骨上了

然后一只喵溜了


因为过程太快,murder只感觉到HP负20,就打了个喷嚏,被身上的灰尘呛到了


murder有些迷惑,摸摸鼻子,很快,他察觉到了不对,骷髅哪来的鼻子


murder照镜子,看见了自己变成了人类的样子,眼睛和牙齿没有变,保持着骷髅的样子,但是这更可怕了


一只喵看了一会回到家里,写实验笔记


。。。笔记内容。。。


代号:一只喵

试验内容:拟人药水

试验对象:murder

实验过程:强推

药水内容:此内容不可见

实验效果:murder拟人成功,眼睛和牙齿保留骨头样子,其他的部分因为被衣服遮挡未知


观察笔记

murder被灰呛到了,在自言自语,不过离太远没听清,也看不出口型

我很好奇他衣服下面是人类的样子,还是骷髅的样子,不过太麻烦了,就放弃了

这次拟人药水希望可以通过


一只喵写完就去芯茹老师怀里睡觉了,拒绝帮助考试


桃子

《我们都是孤狼,却互相舔舐伤口》上

  某天早上,阳光明媚,murder睁开了眼,却看不到丝毫阳光,而是一片黑暗,还...有点闷。

  他用手把拉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刚刚被“埋”在了被子里...没错,就是“埋”。

  “well,这是怎么回事?”murder摸了摸自己的围巾,好像...宽度有点不对?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门口传来傻瓜killer的笑声,killer走了进来,把murder...抱了起来,好吧,murder现在察觉到有哪不对了,他...变小了……

  killer玩心大发,他把...

  某天早上,阳光明媚,murder睁开了眼,却看不到丝毫阳光,而是一片黑暗,还...有点闷。

  他用手把拉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刚刚被“埋”在了被子里...没错,就是“埋”。

  “well,这是怎么回事?”murder摸了摸自己的围巾,好像...宽度有点不对?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门口传来傻瓜killer的笑声,killer走了进来,把murder...抱了起来,好吧,murder现在察觉到有哪不对了,他...变小了……

  killer玩心大发,他把murder抛了起来。。。。接住。。。又抛了起来。。再次接住。

  murder在落下的瞬间推了一把killer,然后稳稳的落到了地上……好吧…并不...他踩到了自己的围巾...他摔了...他看起来好疼,他...哭了?”

  killer心里一股欺负小孩的罪恶感油然而生,murder爬了起来,揉了揉脸,为了证明自己没哭,他召唤了一排龙骨炮,轰向killer。

  killer连忙躲开,发现有些不对?murder这家伙的攻击不足正常时候的一半,速度也慢了好多......嘿嘿~

  killer发出作死的笑声, 他以光速抢走了murder的围巾,然后跑了出去。

  murder瞳孔剧烈颤抖。

  “还给我!”

  “就不~”

  murder急忙追了过去,途中撞翻了cross端着的饭菜,拿着书的nightmare,两个杯子,一个碟子,三个碗也因此壮烈牺牲,最后被跑向cross试图抢救食物的horror撞翻,还正好摔进erorr怀里。

  屋里一片狼藉,一个站在一堆饭菜中懵逼的cross,一个脸变得更黑了的石油章鱼,一个同样被撞倒的horror,一个被乱码刷屏的erorr。 

  空气仿佛凝固了呢~~

  “很好,给你三秒时间解释一下”。

  “等等老大我错了…”

  “三...”

  “murder他变小了…”

  “二...”

  “这不是我的错啊…”

  “一”。

  只见石油章鱼nightmare使用传送能力,随便开了一个AU,用触手把killer拍了进去。随后看向murder。

 








感觉自己想打人,码了最少一千多字,手滑不知道点了哪个**的键,我那文该死的不见了,天杀的我打了两个多小时啊!嗷嗷嗷哦嗷嗷嗷(无能狂怒)@wish 把ta分成了上下两部,请先食用上部吧!


wish
摸鱼,祸害完Killer来祸害...

摸鱼,祸害完Killer来祸害Murder了( ・ω・)(不要点!进来眼睛会瞎!)

摸鱼,祸害完Killer来祸害Murder了( ・ω・)(不要点!进来眼睛会瞎!)

horror喜欢murder

邪骨团和星星眼战队的真心话大冒险

*文笔不好请见谅,时不时来个车。

*此文cp为murderXhorror,erorrXink,注意避雷

*此文为horror视角描述,请勿ky

*如果可以的话开始吧!

一大早,就听见蓝莓在门外喊:“嘿!出来!”

nm不耐烦地开门:“干嘛,要打架啊?”

dream:“不是不是,我们只是想找你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们三个骨数不够,其他骨都忙着呢。。sans太懒了,他不肯来,所以我们只好找你们。。。”

nm:“反正闲着没事,玩就玩吧。”

游戏开始

第一个是蓝莓,蓝莓选择了真心话,牌上写着:说出你最喜欢的骨

蓝莓毫不犹豫:“当然是烟枪啦!”

蓝莓真。。单纯

第二个是nm,nm...

*文笔不好请见谅,时不时来个车。

*此文cp为murderXhorror,erorrXink,注意避雷

*此文为horror视角描述,请勿ky

*如果可以的话开始吧!

一大早,就听见蓝莓在门外喊:“嘿!出来!”

nm不耐烦地开门:“干嘛,要打架啊?”

dream:“不是不是,我们只是想找你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们三个骨数不够,其他骨都忙着呢。。sans太懒了,他不肯来,所以我们只好找你们。。。”

nm:“反正闲着没事,玩就玩吧。”

游戏开始

第一个是蓝莓,蓝莓选择了真心话,牌上写着:说出你最喜欢的骨

蓝莓毫不犹豫:“当然是烟枪啦!”

蓝莓真。。单纯

第二个是nm,nm选择了大冒险,真猛!只见牌上是:原地转十圈

nm照做了,现在nm把石油吐了一地。。

第三个是ink,ink选了真心话,牌上:说出你的一个秘密

ink:“我。。喜欢error”

ink成功让error死机了

第四个是dream,他选了大冒险,牌上:面壁思过一轮

dream:“呃。。。这是什么意思?”

ink:“就是你对着墙,等下一轮结束就可以回来了。”

dream去照做了

此时,我旁边的murder对我说:“嘿horror,我赌十包辣条,你抽卡无论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全都关于旁边的骨,你要赌什么?”

我:“我赌我今晚的腰”(危险发言)

第五个是cross,他选择了真心话,牌上:恭喜你躲过一轮

艹,cross运气爆棚了哇!(dream已经回来了)

第六个是我,我有点犹豫(如果抽到murder所说的我腰就没了)然后偷偷瞄了一眼大冒险,wdnmd果然有“旁边的骨”我拿起了真心话。。

尼玛的牌上为什么是:你想对你旁边的骨做什么

我:“我想别被他追上”

murder抽了个大冒险:对你旁边的骨做件事情

淦!我赌输了!

murder公主抱起我就瞬移走了

所以,后果你们懂的。。。


Nook桑是大魔王

nightmare过去与现在的自我交换①

先放一点试试水,看的人多的话就继续

第一次画这样的小漫画,画质和分镜都有待提高啊(இωஇ )

如果看不清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反馈一下,下次改进


nightmare过去与现在的自我交换①

先放一点试试水,看的人多的话就继续

第一次画这样的小漫画,画质和分镜都有待提高啊(இωஇ )

如果看不清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反馈一下,下次改进



阿莫同学

画了个horror,有点Q呢


他为什么竖中指呢?你们自行想象吧!嘿嘿嘿嘿

画了个horror,有点Q呢


他为什么竖中指呢?你们自行想象吧!嘿嘿嘿嘿

wish

KillerXMurder[让我陪你一同坠落]

*设定Killer背叛了邪骨团

*是糖!

*幼儿园文笔

*ooc警告

*cp为km

————————————————

"Boss,找到Killer了……"

"走,一定要让这个叛徒付出代价。"

"可是Murder他……"

"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待一会。"


"Killer!你个叛徒!"Cross对着Killer大喊:"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抓回去!"

"呵,你真的以为可抓到我吗?"

Cross拿起大刀向Killer砍去

Killer向...

*设定Killer背叛了邪骨团

*是糖!

*幼儿园文笔

*ooc警告

*cp为km

————————————————

"Boss,找到Killer了……"

"走,一定要让这个叛徒付出代价。"

"可是Murder他……"

"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待一会。"



"Killer!你个叛徒!"Cross对着Killer大喊:"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抓回去!"

"呵,你真的以为可抓到我吗?"

Cross拿起大刀向Killer砍去

Killer向旁一闪去后瞬移到了别处

"呼,应该找不到我了。"

突然Cross瞬移到了Killer身后

"什?"

"对不起了,前辈。"

Cross举起刀

Killer认命了一般闭上了眼睛

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睁眼一看

一个熟悉的身影

"Murder?"

Murder用骨刺挡下了Cross的攻击,抓住了Killer就瞬移到了别的地方。

"这里他一定找不到的。"

"Murder?为什么?"

"啪!"Murder狠狠地打了Killer一巴掌"你是白痴吗?!为什么不躲?!"

"……"

"算了,先找个过夜的地方吧。"

一会后

"这有个空房子!"

走进房子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一整天的逃亡Murder躺在沙发上一会就睡着了

Killer看着Murder的睡颜轻点摇了摇头拿了个毯子给他盖上

第二天Murder醒来,发现Killer不见了,冲了出去,看到Killer背对着Murder站在房外,听到声响Killer传过身来

"Murder……我不想连累你……拿着这封信回去给他们,他们应该不会再追究你这件事了……我会离开这里……"

"你给我站在那别动!"

Kille愣在了原地

Murder来到了Killer面前拉住Killer的领子一口亲了上去。

一吻闭

"懂了吗?"

"我爱你。"

"如果无法将你拯救,那就陪你一同堕落。"

The  End

————————————————

写这篇文的时候很晚了,所以可能写的很烂

本人是学生党,所以更新不会那么勤快

如果有什么好玩的梗可以跟我说

希望各位喜欢


horror喜欢murder

当murder变小

*此文为murderXhorror和nmXkiller 

*有时突然就来个车

*如果可以的话请开始阅读,注意避雷。

*请勿ky

某天一早,我(horror)饿醒了,准备去找点东西吃。

可是,我被什么东西绊倒了,随着一声“卧槽”倒下。

“草!什么东西啊痛死劳资了!”我喊到。

可是。。低头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iller:“干嘛呢大清早的鬼哭狼嚎,还让不让骨睡了?”

“murder。。变小了”我惊魂未定地说

killer:“蛤?????”

murder:“我不就变小了至于这样???”

看样子虽然murder变小了,但是记忆还是存在的

killer...

*此文为murderXhorror和nmXkiller 

*有时突然就来个车

*如果可以的话请开始阅读,注意避雷。

*请勿ky

某天一早,我(horror)饿醒了,准备去找点东西吃。

可是,我被什么东西绊倒了,随着一声“卧槽”倒下。

“草!什么东西啊痛死劳资了!”我喊到。

可是。。低头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iller:“干嘛呢大清早的鬼哭狼嚎,还让不让骨睡了?”

“murder。。变小了”我惊魂未定地说

killer:“蛤?????”

murder:“我不就变小了至于这样???”

看样子虽然murder变小了,但是记忆还是存在的

killer:“我叫nm也过来看一下,这事笑死骨了!”

我没等他过来就把murder抱走了

可是我tm肚子还饿着呢???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食物能填饱肚子

然后。。背后伸出了触手???

nm:“horror,我听killer说murder变小了,我能看一下吗?”

我:“可以啊”我把小murder抱了起来

然后小murder一双不灵不灵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nm。。。

我:“呃。。你还好么。。”

nm:“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我:“因为。。。石油都流一地了”

没错,石油流了一地,而且流了一大片

nm:“先不说这个,还有你说murder变小了,你是不是可以对他做些事?我先走了。”

做些事。。你品,你细品。。

于是我抱着小murder走向了我的床,把他扔到了床上。。

murder:“你想干嘛←_←?”

我:“反攻啊,还能干嘛?”

murder:“你在想桃子”说着,把我用龙骨炮轰晕了(卧槽,这疯子变小了实力却是一点没变)

醒来时。。。

murder把我绑起来了???

我:“蛤???”

murder已经变回来了

murder:“醒啦?醒了先吃点东西,吃完好‘运动’”

我:“murder你这是?????”

murder:“我只是想要点补偿罢了”

那晚,大家都没睡好。。。

还不是因为我喊的太tm大声了?!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反攻。。。淦!




夜墨天星

调戏邪骨团的魔药师3

文笔不好请见谅,如有不满很抱歉


咳,本章其实是来水的,你们看看我家被偷的猫就行了,没错图片上的猫被偷了,如有发现,请善待它

它喜欢吃肉,还会捉耗子,被邻居偷了,也不知道过得好吗?


。。。


芯茹老师手工制作答题卡,想去撸猫放松一下,发现一只喵不见了


“哈?我猫呢???”


芯茹老师收到了一封电子版的绑票


〖给一只喵的主人〗

泥嚎,我素鲍勃,这素泥喵么?闲在素我的了,我爱喵

出发泥给我一千万G,不然我球不放喵了

如图

[图片]

芯茹老师咬碎了棒棒糖,拿起手机决定码字


。。。underfell。。。

“喵~”

一只喵傻兮兮的蹭蹭一只...

文笔不好请见谅,如有不满很抱歉




咳,本章其实是来水的,你们看看我家被偷的猫就行了,没错图片上的猫被偷了,如有发现,请善待它

它喜欢吃肉,还会捉耗子,被邻居偷了,也不知道过得好吗?



。。。


芯茹老师手工制作答题卡,想去撸猫放松一下,发现一只喵不见了


“哈?我猫呢???”


芯茹老师收到了一封电子版的绑票


〖给一只喵的主人〗

泥嚎,我素鲍勃,这素泥喵么?闲在素我的了,我爱喵

出发泥给我一千万G,不然我球不放喵了

如图

芯茹老师咬碎了棒棒糖,拿起手机决定码字


。。。underfell。。。

“喵~”

一只喵傻兮兮的蹭蹭一只提米

鲍勃拎起一只喵的后脖子

一只喵化作一滩水将脖子转了过去吓提米一跳

“喵呜~”

一只喵抱抱提米

鲍勃拎起一只喵出现在瀑布


〖一只喵的白色灵魂内部〗

粉色的Q版小喵在睡觉

魔药喵在盯着屏幕,手上拿着刀子

预言喵被绑起来了此时正在呜咽

紫色的Q版小喵此时发现了看着自己的魔药喵

“喵?”

“ennnn,傻紫过来,这有棒棒糖”

“喵~”

咔嚓咔嚓


。。。。。。。

一只喵迷茫的不动了,然后再次看向鲍勃,一只喵拿出了一瓶药水按住鲍勃,一只喵将药水给鲍勃灌下去了


一只喵逃跑了


一只喵看着四周,仔细端详,确认自己迷路了,一只喵有些沮丧,耷拉着耳朵,拿起了一个有些破旧的布娃娃


“娃娃,你听见了么?是脚步声,要保持安静呦”


一只喵说着将布娃娃放在了一个雪崩里


一只喵等了一会看见了芯茹老师,芯茹老师捡起了布娃娃,布娃娃炸了


芯茹老师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一只喵的位置


“回家了,下次我不会把你一个喵扔在家了,快回来吧,以后我们一起上网课,我陪着你玩”


芯茹老师说着看向一只喵的方向


一只喵沉默了一会,出来了,扑倒芯茹老师


“铲屎的,不许骗我,我不想一只喵听你的那些老师哇哇了,根本听不懂,我只是一只衫岁小猫而已”


一只喵说着蹭蹭芯茹老师


芯茹老师抱着一只喵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各位


今天星期天,不做药水哒


另外


本次放大药水因效果不好,d级,不及格

期待明天的药水










wish
摸鱼˙▽˙Killer我对不起...

摸鱼˙▽˙Killer我对不起你( ・ω・)

摸鱼˙▽˙Killer我对不起你( ・ω・)

二货蝴蝶精一枚

当你来到了UT的世界还回不去了(预告)

这里的海风很凉快啊

吹散了你的疲倦

夜深了,传说在深夜里会有猛兽呢

那又怎么样,死了算了


医院里的声音滴滴答答

很吵,又很安静


一个未知有熟悉的世界


“这里,是UT的世界?”


“嘿,创造者小姐”


“伟大的blue会帮助你的”


一些危险又想要去触碰的东西


“m的,我怎么又传送错地了”


“TM的这里是horrortale!”


一些无法掌控的事态


“我不想和你打,我不想不小心杀了你”


一些不只该如何应对的东西


“ink,我们都不想止步不前,你知道的”


这里的世界是如此广大

有许多你...

这里的海风很凉快啊

吹散了你的疲倦

夜深了,传说在深夜里会有猛兽呢

那又怎么样,死了算了



医院里的声音滴滴答答

很吵,又很安静



一个未知有熟悉的世界


“这里,是UT的世界?”


“嘿,创造者小姐”


“伟大的blue会帮助你的”



一些危险又想要去触碰的东西


“m的,我怎么又传送错地了”


“TM的这里是horrortale!”




一些无法掌控的事态


“我不想和你打,我不想不小心杀了你”




一些不只该如何应对的东西


“ink,我们都不想止步不前,你知道的”



这里的世界是如此广大

有许多你可以去掌握的东西

但这也只是一个杀与被杀的世界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

狐说不八道

论和石油大王谈恋爱(26)

  好了……几篇小日常更完了,要开始主线了,这也意味着这个故事要完结了……_(:з」∠)_


  还挺不舍的说(╥ω╥`)  


————————————————————————


  “选择性失忆……是什么?”玛格丽特一边转着笔,一边向趴在她一旁画画的ink问道


  丽特通过撒娇打滚装可怜的方法向nightmare要到了来找ink和dream玩的权利,但dream不在,只找到了坐在地上画画的ink


  所以丽特索性就和ink一起趴在地上画画了,过了一...

  好了……几篇小日常更完了,要开始主线了,这也意味着这个故事要完结了……_(:з」∠)_


  还挺不舍的说(╥ω╥`)  


————————————————————————


  “选择性失忆……是什么?”玛格丽特一边转着笔,一边向趴在她一旁画画的ink问道


  丽特通过撒娇打滚装可怜的方法向nightmare要到了来找ink和dream玩的权利,但dream不在,只找到了坐在地上画画的ink


  所以丽特索性就和ink一起趴在地上画画了,过了一会,丽特这么问道


  “?”ink眼眶中的图案变幻了一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在电脑上看到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在意……”


  ink用笔尾敲了敲画本,思考了一下“不知道,不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以选择自己想忘掉的东西。”


  “是吗…………”丽特咬了咬笔头


  ink把目光转到了丽特手中的画上,疑惑的歪了歪头 “嘿!你画的是什么?”


  “嗯?”丽特把手中的画平放在地上“这个吗?”


  ink看了看,这是一幅几乎只有黑色,白色和深蓝色的画,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上面画的是两个人,似乎在害怕什么的样子看着前方


  看清楚后,ink眼中的图案变幻了一会,随后他说了一声“酷——”


  “这是我梦里的场景…………说起来也奇怪,我从小到大几乎不做梦,做过的梦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并且每次做梦,梦里的东西总会寓意着什么…………而最近,总是做同一个梦”玛格丽特想了想,说“同一个……噩梦”


  “它让我最近有点不安”丽特拿起画,距在空中盯着看,似乎想要把画看出个洞


 “会不会是你那个喜欢收集负面情绪的男朋友的原因?” 


  “应该也和他有关……但,做噩梦是一回事,连续好几天做同一个梦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玛格丽特和ink诡异的沉默了一会,ink突然出声说道“对了!我之前一直有件事要给你说的!但是后来我又忘记了……不过我刚刚又想起来了”


  “什么事?”


  “你不应该存在在这里……”ink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他仍然保持着微笑,但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一股寒意


  玛格丽特盯着他愣了一下,想着ink突然开个玩笑的可能性,她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ink想了想“意思就是在原本的时间线里没有你的存在,你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然后因为你的出现又多了许多条本该不存在的时间线,简单来说…………你就像error那样,因为某个地方出错了,才出现的……”


 玛格丽特和ink静静的看着对方,半晌后丽特才想起怎么说话“我………………给你造成麻烦了吗?”


 ink转了转手中的画笔,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不,没有……”  他看了看一脸震惊,似乎大脑当机了一样的丽特,不确定的问“我……说的话伤到你了?”


  “…………”丽特愣了半天才缓缓答道“伤到了……还伤的不轻……”


  看着对方面无表情,似乎在考虑“下一句是不是要说一句对不起”的看着自己,丽特恍然大悟道


  “你最近是不是颜料嗑少了?”


  “最近有点忙,所以喝的不多”


  “吼呦!”


  玛格丽特猛地松了口气,一巴掌拍在了ink肩上,然后给他灌情感颜料,抱怨道“你要吓死我啊!颜料喝少了早说啊!我宁愿你嬉皮笑脸的说出这些细思极恐的话!”


  “咳咳咳………………”ink拍了拍胸脯缓了缓,然后眼眶中又出现了星形,对丽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右手比了个赞“我好了!”


  “………………”丽特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所以……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玛格丽特盘起腿,手放在大腿上撑着脸,想了想“没什么想法…………如果说,因为我的存在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的话,那我可能就会很愧疚,并且可能会干一些毫无意义的事……但,你不是说没有嘛,那就这样就好了啊…………与其去思考那些毫无意义的事……还不如把心思放在现在的快乐上不是吗…………”


  说完丽特还惬意的抖了抖腿


  “嘛,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以后再找时间一起玩吧!拜!”


 玛格丽特说完后…………就静止在了原地


  五秒过去了……


  “……………………那个”


  “不要打扰我!我在集中精神……”


  十秒过去了


  “…………要不我送你?”


  “什么?不!我可以的!只要在等一会……”


  又过了几秒后,丽特终于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基地……的旁边……的树上


  “我成功了!”玛格丽特兴奋的喊了一声,然而当回应她的只有风声时她才反应过来她旁边没有人,挑下树,拍了拍身上后,她一边想着要再多练习一下穿AU的能力,一边走回了基地


  关上门后,她站在门前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冲向error的房间门前,猛地打开了门,然后盯着这个星期第38次偷偷溜回空间翘班,并从fell那“拿”了一桶爆米花,打开电视看连续剧,看的正爽结果被丽特突然打开门吓了一跳,结果导致乱码猛的增多挡住了视线,并转头看向她,骂了一句“你有病啊”的error


 “我就知道你在这!” 玛格丽特走到error旁边,保持着安全距离,然后坐在了地上“我有件事要和你聊聊!”


  “哈?”error不耐烦的往嘴里塞了一口爆米花,示意她讲


  玛格丽特把ink说的话告诉了error并问他“你怎么看?”


  error十分淡定的把空掉的爆米花桶扔回了fell那,忽略掉fell被砸中后骂街的声音,然后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躺在懒人沙发上盯着丽特看了一会


 “让我猜猜……彩虹混蛋颜料又嗑少了。”


  并且把问号说成了句号


  “…………是的,但那不是重点。”


  “为什么问我?”


  “因为……貌似你比较懂这方面的事,而且nighty他们都不在……所以只能来和你聊聊了”


  “事实上…………我应该去想办法把你删掉的……”error沉默了一会“但是……由于你并没有产生什么麻烦,所以我才懒得管你这些破事。ink那家伙颜料少的时候就喜欢说一些废话,你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我是说,不过你是不是个错误,你都已经在这了不是吗?我们还能把你怎样。”


  error下意识地往丽特那瞥了一眼,结果就看见对方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玛格丽特眨了眨眼,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脸嫌弃的小声问


  “你谁?”


  “…………”对方选择了沉默,并且不知道从哪个AU里拿了个塑料锤子,给了她的脑袋重重一击


  TMD老子好心劝你,你竟然还嫌弃我


  “嗷嗷嗷!很痛唉!你干嘛!”玛格丽特捂着头,不解的看着他


 “唉?没用吗?我以为我可以像电影里一样拿个锤子一锤你,你就会失忆呢……” error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对她摊了摊手


  “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竟然会安慰我上面的……”玛格丽特可疑的停顿了一下“你确定你没有被别人掉包?”


  “别瞎说,我可没安慰你,我是在实话实说……还有你最近是不是谍战片看多了!”


  “或许吧……”玛格丽特蹭的站了起来“但也难说嘛”玛格丽特一边说,一边面对他做着夸张的动作


  “指不定你下一秒就嘭的一下”玛格丽特猛地张开手


  “啪!”的一声响起


  “………………………………”


  “………………………………”


  空气突然凝固


  玛格丽特微微收了收手“error?”


 “怎样?” 


  玛格丽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告诉我我打到的不是我最怕的murder……”


  error瞥了一眼她身后的murder,又瞥了一眼丽特…………摇了摇头


  “你打到的不是你最怕的murder…………吗?”


  玛格丽特下一秒就感觉到肩上传来一股刺痛,啊……是murder戴着客服标准微笑,把手重重的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玛格丽特?”


  “呃,在!”玛格丽特立刻站直回应道


 “老大找你” 


  “好的!”玛格丽特立刻逃离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murder又把视线看向躺在沙发上吃瓜的error,微微翻了个白眼


  “还有你,老大要好好跟你谈谈关于你这个星期第38次翘班的事”


————————————————————————


  丽特出来后,就看见nightmare坐在沙发上,胸腔上还插着几支穿透了的箭,从它散发出来的蓝光可以看出这几只箭是dream出品的


 cross站在nightmare身后,也就是沙发靠背的后面,双手握着他身上的箭,正要拔出来


  玛格丽特正要阻止他但是……


  ……他已经拔出来了 


  “什,等等!cross不可以直接把箭把出来!”


  “唉?是吗?对不起……我插回去”


 丽特还来不及阻止,就看见cross把箭插回了原来的位置


  “我艹!cross你TM有病吗!” 莫名又中了一箭的nightmare怒吼了起来


  然后cross就不知所措的把箭又拔了出来


  “不是,cross你插进去了就别再拔了啊!”


  然后cross又一脸茫然的插了回去


  一出来就看见这么一幕的murder默默的捂住了一旁的空气“小孩子别看……” 


  error还是一脸看戏的表情“天哪……这场景可不常见……”


  最后气的nightmare一下子从沙发上做了起来,瞪着cross,把身上的箭全部拔了下来,然后“啪”的折断,狠狠地丢在了地上,指着一旁,低吼了一声“滚”


  然后cross乖巧的走到了一边


  老大和大嫂的话他不知道要听谁的啊QAQ


  完全不是这个的问题好吗!


  丽特扶了扶额,就走到地下室里去拿剩余的医疗包了


  丽特一走,大厅就瞬间被负面情绪的压迫感给笼罩了起来,气氛因为nightmare释放的负面情绪瞬间降到冰点


  nightmare把目光转向error


  “来说说你这次翘班有是为了什么吧……”


  error一脸淡定,完全不慌,仿佛翘班的不是他一样,为什么?因为你别说,他还真有翘班的理由……


  “别这样” error摊了摊手“如果我不回来,谁来安慰你的小女友的那颗受伤的……”


  “轰——哗啦”


 error还没说完,地下室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nightmare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瞬移到了下面


  “…………心灵”error看了看连影子都不剩的原地,耸了耸肩,便和其它骨一起来到了地下室


  算了,你不听我还懒得说呢……


  本以为丽特发生了什么大事的nightmare来到看了看周围,愣住了……


  “是谁!把这个房间的金币带的这么满!”玛格丽特从金币山里爬了出来


  她差点就要被钱砸死了好吗!


  玛格丽特看了看没过了自己一半大腿的金币,用手指了指,看向nightmare,示意这是从哪来的


  “WOW~”killer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嘲笑她的好机会“丽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被钱淹没,不知所措?”


  玛格丽特艰难的从金币山里走动,给了他一个白眼


  “Well……你懂的”nightmare用触手把她拔了出来,放到身前,理了理她有些炸的发丝“我们呢…………"工作"的时候经常会和很多其它怪物打交道(游戏中干掉或仁慈怪物后会获得金币的设定),久而久之……就攒起来了”  


  “那也不可能这么多啊!”玛格丽特夸张的把手伸到了两侧


  “就是这么多……”


  “我觉得或许我们需要花掉这些钱……”killer靠着墙漫不经心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这是一时半会能能花掉的吗…………算了,基地里留点资金也挺好的,以后别开这扇门就好了……”玛格丽特走到存钱房得对面的那扇门前


 一打开……又是一堆像海啸一样向她用来的金币,要不是nightmare反应快,把她给拽了回来,她甚至怀疑她今天可能就会交代在这了……


  看着在地板上碰撞出一声声巨响的金币,玛格丽特重复了一遍killer的话


  “我们需要花掉这些钱……”


————————————————————————


  小番外:


  丽特走后


  ink坐在原地摇摆着双脚“所以你在她身上找到你要找的品质了吗?”


  他旁边坐下了一只狐狸,但在坐下的一瞬间,她又变成了和ink或者是说……和sans很像的骷髅,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脸上戴着黑色口罩,有趣的是这个骷髅身上“长着”耳朵和尾巴,其中一只耳朵断了一半


  “你给她说了?”


  “嗯哼……”


  “是的…………我找到了……我曾经有但是现在失去了的品质————乐观”


  “你该不会还要删掉这条时间线吧……”


  “或许吧…………这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后再说”


 “是吗……偷窥狂小姐” ink笑了笑


  “我说过了,这是观察……”骷髅一边在本子上记着什么,一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对了……这个样子看着习惯吗?”


  “呃…………耳朵和尾巴有些奇怪”


  “这样啊……”骷髅静止了几秒,然后果断把头上的两只耳朵摘了下来,没错,摘了下来,然后消失在了她的手中


  “现在呢?”


  ink因为她把耳朵拽下来这一幕愣了一会,然后回答道“…………好多了。”


  “是吗……”她又写了一会,然后起身开了个传送门正要走人


  ink问道“你的工作和你的名字可真配啊……”


  她停下了动作


  “因为那是我的特征……就和你们除了"sans"之外的名字一样,而我的特征就和我的工作一样……”


    “observer(观察者)但是我更喜欢另一个”


 她可疑的停顿了一下,缓缓转头看向“你” ,眼角的裂缝让她看上去像是在笑,或许她真的在笑……


  “viewer…… ”

    

————————————————————————


viewer:名词,有察看者,观看者等意思,也可以翻译为观察者,但是它还有一层意思是………………观众


————————————————————————


  不过不用担心,她就像是一个小彩蛋一样的人物,其实你应该猜出来了,那是我的自设,也就会出现这么一两次,镜头少的很,可有可无,我不是坏人,请不要误会我_(:з」∠)_


  就是相当于一个无感情的观察机器,主要作用就是服务各位看官,所以番外里出现居多,还有说明这个系列不是凭白无故发生的,是“人为”也就是我们导致的……*笑


  以后的很多坑里也会出现一次或没有的家伙……无视掉就好了(虽然有的时候会在番外里搞事)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ڡ❛∩)


————————————————————————


下章主线任务:花钱(去买sans的炸雪似乎是个好主意_(:з」∠)_)

二货蝴蝶精一枚

来点文吧(点图也行)

[图片]

我就在我们群里说了一下快五十了,然后都来关注我了,唉……来点文吧,或者画头像也行,只画馒头精,如果画人的话不会涂色(说的跟我画馒头精会涂色是的),只能是UT相关,截止到四月五号晚上十一点,好了,拜拜

我就在我们群里说了一下快五十了,然后都来关注我了,唉……来点文吧,或者画头像也行,只画馒头精,如果画人的话不会涂色(说的跟我画馒头精会涂色是的),只能是UT相关,截止到四月五号晚上十一点,好了,拜拜

可乐要咕咕

当你和邪骨团是对立关系时[剧情篇]

说一遍,设定超重要!看完设定再回来!

*ooc

*文风更换

*‘’代表你想的

垃圾文往下滑

今天仍然是美好的一天,看着这阴暗(?)的太阳,你不禁想给自己设个计划表。说干就干!你拿起了你的小笔笔,写起了:

去逗ink

和dream喝下午茶

逛一逛AU

bed time

你看着这完美的计划表,很是欣慰。所以你准备完成第一个计划,于是你开启了传送门到达了killertale。

(好吧,容我们的女主在原地懵一会儿)

"F**K,我要举报!这传送门坑人!"

于是你大到能振响整个AU的声音引来了正在屠杀的killer。

"啊咧?这不是XXX小姐吗?噗,你不会又传送错地...

说一遍,设定超重要!看完设定再回来!

*ooc

*文风更换

*‘’代表你想的

垃圾文往下滑

今天仍然是美好的一天,看着这阴暗(?)的太阳,你不禁想给自己设个计划表。说干就干!你拿起了你的小笔笔,写起了:

去逗ink

和dream喝下午茶

逛一逛AU

bed time

你看着这完美的计划表,很是欣慰。所以你准备完成第一个计划,于是你开启了传送门到达了killertale。

(好吧,容我们的女主在原地懵一会儿)

"F**K,我要举报!这传送门坑人!"

于是你大到能振响整个AU的声音引来了正在屠杀的killer。

"啊咧?这不是XXX小姐吗?噗,你不会又传送错地方了吧。"killer扬起嘴角嘲笑你。

"啊…啊,是的,ink还在等我,所以我先走了哈…下…下次再聊吧!"

你刚说完就想急匆匆地开传送门逃离这个如魔鬼般AU。这时,killer的一只手搭在你的肩上。

‘OMG,药丸,怎么办?我床底下的巧克力还没想好继承给谁呢。我不想死啊!!!’

"让我想想,你上次在我的水杯中加不明粉状的事我还没找你呢~" 

"冤…冤枉啊大哥,而且骨头需要喝水吗?"

killer在原地愣了一秒,你找准了时机。

*你丢了你逃走了。

你重摔在地上。

"好吧,让我look一下我又进错了哪个AU。"

*你站了起来,四处观望。

"这里为什么一片空虚?"正当你思索的时候,一把大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

"XXX?怎么又是你?"对方把大刀拿了下去。

"cross!你要帮帮我!"你说完后就非常假的抹了一把泪,并向cross扑去。当然cross百分百的miss了。你尴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为什么我的传送门那么烂啊!我这个是山寨版的吧!"

终于,xchara受不了你的哭闹声,从cross的身体飘了出来。

"她又来找你诉苦了?"

"嗯…"

终于,你诉苦了十分钟后停止了。

"好了,你诉苦完了,可以走了。"cross说完后就潇洒冷漠转身走了。

"cross你不够情义啊!"说完之后你就生气地跺了跺脚,开启传送门离开了。

"诶?创世者小姐你怎么来了?"

你看见了ink,兴奋地朝他扑了过去。

"我太难了!为什么我的传送门那么没用!"

而ink则是表现出一个我是谁?我在哪?我应该干什么?

于是,结局是ink拿出画笔帮你送回了家。你微笑地看了看计划表。"温柔"地撕碎了。

真是美好的一天。

一一分割线一一

我觉得这不是乙女了,是个沙雕系列,管它呢。940字的水文收好。

我是原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