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邮画

134.2万浏览    4122参与
着迷

邮画•情人节

来赶赶情人节末班车。

2000+放心食用,错字杀我请无视。


邮画·情人节

今天是情人节,一个美好的日子。对于那些在一起的青年男女们说。会送一束花吧,或者是一封信,还是说更多的惊喜?谁知道呢。

维克多今天的信件似乎有点多,艾格是这么想的。他随手拾起几封,都是一些未能会面的情侣的信件呢。

“起来了?”维克多端着两碗热腾腾米粥从厨房里出来,“时间还很早,不过正好起来吃早餐吧。”

可是艾格却没有动,盯着桌子上堆积的信件陷入了纠结。

“怎么了?”见爱人没有动静,转过头看去。“噗,不用担心,这些信件离我们家很近最远不超过几百英里,我很快就能送完。”维克多走过去从后面环住......

来赶赶情人节末班车。

2000+放心食用,错字杀我请无视。



邮画·情人节

今天是情人节,一个美好的日子。对于那些在一起的青年男女们说。会送一束花吧,或者是一封信,还是说更多的惊喜?谁知道呢。

维克多今天的信件似乎有点多,艾格是这么想的。他随手拾起几封,都是一些未能会面的情侣的信件呢。

“起来了?”维克多端着两碗热腾腾米粥从厨房里出来,“时间还很早,不过正好起来吃早餐吧。”

可是艾格却没有动,盯着桌子上堆积的信件陷入了纠结。

“怎么了?”见爱人没有动静,转过头看去。“噗,不用担心,这些信件离我们家很近最远不超过几百英里,我很快就能送完。”维克多走过去从后面环住艾格,轻声安慰道。

“好。”艾格犹豫了一番还是同意了。

“先去把鞋子穿上,今天可能会下雨。”维克多给了艾格一个早安吻“来吃早餐吧。”

艾格去穿了拖鞋,坐在餐桌上慢慢咽着。维克多却没那么慢条斯理,几口吃着,解决后又去为艾格泡了一杯牛奶。

“情人节快乐,艾格。”维克多轻轻将杯子放下,未等艾格咽下嘴中的米粒便低头吻了上去。这是一个深沉的吻。

“情人节快乐,维克多。”唇边的压感离去后艾格缓缓答到。

维克多没有多留,简单的依偎着抱了一会,捡起那堆信收拾了一下,领着威克离开了家。

家里只有艾格了。

艾格有些失落,但并不准备荒废这一天。他简单的吃完剩下的早餐,收拾完碗筷,随即拿起了被放置在阳台边上的画板和颜料。

是给维克多的情人节礼物,一笔一划都是在描绘着爱人,心里的默默念想再到眼前忽隐忽现。苦涩由心脏的涌动,到了嘴边又只好咽下。

傻瓜维克多。

这是一幅上次游园时艾格捕捉到的画面。维克多被鲜花簇拥,手里捧着那束被修剪的鲜花,轻轻的递给艾格。

那天是维克多陪着艾格最久的一天,也是艾格最开心的那天。想到那时又不自觉得扬起嘴角,心里又愉悦了许多。

画完这幅画的时候将近中午了,艾格回神,天空又变得灰暗。

伦敦的天气总是这样。

他这么想着,将画布取下来,又去房间里拿了个相框把画存了起来。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午饭吗?算了,等他回来吧。他带伞了吗?真希望他能早点回来。艾格只好停下了无止境的幻想,回忆起往事,在沙发上睡着了。

......

维克多这边的情况并不算好,他的信还有十多份没有送,但是天不作美,不一会就下起了小雨。

“啧。”他揉了揉被打湿的发梢,威克累的趴在了店铺门口。维克多把手里的几封信翻了翻,从里面抽出了一封带有郁金香花瓣的那封信件。抬眼时发现这是一家花店。

雨有些倾斜,放在门口花架上的花都被淋了个遍,又盛开的更加繁华。维克多似乎想起了被自己落在家里的艾格。

“门口的先生?”花店的门被打开,一道温柔的女声传出。“进来躲躲雨吧。”

维克多的思绪又回来了。“麻烦了,这是您的信。”维克多递出了手里的信,摘了帽子进了这个花店。

“谢谢!真是太高兴了。”少女说道,满脸的欣喜。“这封信让我盼了一个早晨呢。”

“是吗?很抱歉,我来的有些晚。”维克多找了个椅子做了一下,理了理被雨水淋湿的外套。

少女打开信封,一字一句的默念着。维克多看着有一瞬间愣神。

“是您的爱人写给您的吗?”虽然知道答案了,但维克多还是忍不住问。

“是的!你知道的今天是情人节嘛。”少女答道,“因为路程问题,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说到这里,少女眼里闪过一丝忧伤。“但是我很乐意以信件的方式聊天!”

维克多也笑了,当那些人满怀期待的拆开信件,看完后那些满足的笑容总是让他觉得送信并不是一件坏事。

“先生,你有喜欢的人吗?”女生就是这样,高兴的时候总是喜欢多问几句呢。

“我吗?也有啊。”维克多脑海里又浮现出艾格的面孔。

“诶?那你不回去陪他吗?”少女有些错愕。

“还有一点信件没有送完。”维克多扯出来一个别扭的微笑。

“这样啊,确实有点可惜呢。”少女点点头。

“那得多委屈啊...”少女进了柜台低声嘀咕,在取笔。不过维克多还是听到了。

“有什么建议吗?我的爱人或许确实很委屈。”维克多皱了皱眉。

“啊?”少女反应有些迟钝。

“我是说,该怎么哄好爱人呢。”维克多换了个问法。

......

艾格做了个噩梦,维克多不见了。

他在重复的路段和环境不断喊着维克多的名字。

“维克多!”他从床上坐起来了,还没从刚刚的噩梦里清醒过来,一直到那个人冲进房间里说“我在。”

艾格还没分清楚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他错愕的看着本来应该在街上送信的维克多不知如何是好。

“睡傻了?”维克多手里的鲜花还没有放下,枝条修剪好了,似乎是准备放进花瓶里。

“你回来了?”艾格揉了揉有些晕的脑袋。

维克多把花放在了一旁,坐在床边上抱住了艾格。

“我很抱歉。”维克多轻声说,“可以原谅我吗。”

“如果我说不呢?”艾格微怒,刚准备破口大骂就被面前的人堵住了嘴。

“那你打我吧,你消气为止。”维克多委屈的低头。

“......”艾格气不打一处来。“该委屈的是我。”显然的声音低下去了,满腔委屈,却不知道从哪说起。

维克多自知玩过了,又拥住他“对不起亲爱的。”

艾格感受到了维克多那还没有干透的头发。“淋雨了?”

“一小会,我跑回来的。”维克多不松手。

“滚去擦干净。”艾格想要推开他。

“让我再抱一会。”

“...抱完赶紧去,小心我揍你。”

“那你揍我吧。”

“滚。”

......

雨过天晴,不过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

维克多领着艾格送完了信,噢,还有最后一封。艾格拿起来正想告诉他下一个目标是哪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封给他的信。

“拆开看看。”维克多说道,挽着艾格不让他撞到什么。

“你写的?”艾格问,迟迟没有拆开。

“是啊,所以大艺术家可以打开看了吗?”维克多笑着说。

“以后再看。”艾格揣紧了那封贴着一幅很小的邮画的信封。

“为什么?”维克多扬眉。

“明知故问。”艾格想要抽出他的手“撒开。”

“我不。”维克多看着爱人略红的耳尖,笑着拉着走了。

余阳正好撒在他们走的这条街上,雨后人少了很多。两人沐浴着温暖的光照,就这么一直走着。


完。

寂静!!

现代pa,大概是瓦尔登在路边捡到初拥后跑去和伊索说了。角色有玩家性格代入🥺❤️

现代pa,大概是瓦尔登在路边捡到初拥后跑去和伊索说了。角色有玩家性格代入🥺❤️

药兔子
占tag致歉帮一位咪宣传一下群...

占tag致歉帮一位咪宣传一下群,快来活跃气氛我们冷的难受

占tag致歉帮一位咪宣传一下群,快来活跃气氛我们冷的难受

卡在饭碗中的孩子QAQ

第五人格520同人文计划间场

我累了我要死了


我受不了了


下次一定要多找几个人接力


自己一个人肝文受不起


下午三点再更,更到七点


预告:裘前,蝶昆,邮画,空调,咎安


另外,上午份狗粮一共四篇,除杰佣外,剩下的都是草草写完的,不知道各位观众老爷们还满意吗qwq


上一篇:https://fdmaple.lofter.com/post/31b8ce4a_2b57e87de 

下一篇:https://datura24244.lofter.com/post/745e7308_2b57ebae6 


我累了我要死了


我受不了了


下次一定要多找几个人接力


自己一个人肝文受不起


下午三点再更,更到七点


预告:裘前,蝶昆,邮画,空调,咎安


另外,上午份狗粮一共四篇,除杰佣外,剩下的都是草草写完的,不知道各位观众老爷们还满意吗qwq


上一篇:https://fdmaple.lofter.com/post/31b8ce4a_2b57e87de 

下一篇:https://datura24244.lofter.com/post/745e7308_2b57ebae6 

可冲服用葡萄糖
我画了,我跑了(试探lof底线...

我画了,我跑了(试探lof底线)

我是拖延大师

明天有空接着画,假如纳西的手套下涂了金黄色的指甲油,我会很能冲


5月20日当晚邮画群的大家:一窝鸽子在一起讨论上天入地的内容但都没有产粮


我画了,我跑了(试探lof底线)

我是拖延大师

明天有空接着画,假如纳西的手套下涂了金黄色的指甲油,我会很能冲


5月20日当晚邮画群的大家:一窝鸽子在一起讨论上天入地的内容但都没有产粮


阿弦中意麦麦头

漫展(上)

*严重ooc(致歉)


大家忙了一天,纷纷回到宿舍

 少年们都不是一个专业的,却被分配到同一个宿舍,因此学术上没有共同话题,游戏上到是有很多话可谈

麦克在宿舍打一天游戏,坐在椅子上伸了伸懒腰,吐槽到:“wy是不是又给人机加强了”

艾格边吃着饼干边笑着,一口咬住剩下的饼干,把包装丢进垃圾桶:“你? S杂技?人机打不过?”

麦克身子往后看靠了靠,骂骂咧咧道:“我堂堂S杂技,巅七,居然败在了一个噩梦人机手上”

这时,宿舍有人手机传来一个声音:“哦……喔~哇!”

      奈布从床上探出头:“谁看片呢?”...

*严重ooc(致歉)


大家忙了一天,纷纷回到宿舍

 少年们都不是一个专业的,却被分配到同一个宿舍,因此学术上没有共同话题,游戏上到是有很多话可谈

麦克在宿舍打一天游戏,坐在椅子上伸了伸懒腰,吐槽到:“wy是不是又给人机加强了”

艾格边吃着饼干边笑着,一口咬住剩下的饼干,把包装丢进垃圾桶:“你? S杂技?人机打不过?”

麦克身子往后看靠了靠,骂骂咧咧道:“我堂堂S杂技,巅七,居然败在了一个噩梦人机手上”

这时,宿舍有人手机传来一个声音:“哦……喔~哇!”

      奈布从床上探出头:“谁看片呢?”

      “呃…那个…”伊莱顿了顿随后抬了下手,不好意思到:“我在刷视频,这人磕到手了”

奈布咳嗽了一声:“学生会宿舍有要求,看了最近网上发布男寝有些不雅行为,学校明确说明了宿舍内,不许看片,也不准两人卿卿我我,懂?”

“那有生理需求怎么办?”艾格顿时起来拔住梯子的柱子,问道:“不是,前两天学校不是还发套来着…”

“…”

维克多冲他们喊了一句:“群里说九点半前到礼堂集合听讲座,不去扣35学分”

大家听后一片哀嚎,快乐消失了,一个个垂头丧气地穿好衣服准备去礼堂

“大半夜还要去,今天521都不知道消停会”艾格抱怨到

“艾格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维克多揉了揉艾格的头发

“这大概就是怨种吧”麦克翻了个白眼

“明天下午五点有一场漫展哎”奈布看着手机

“漫展?我的快乐又回来了”

第二天(一开始把过程啥的都写出来了,后面又给删了,我最水没人比我更水)

“咱来说说都穿啥吧”

“麦克你那套雨燕先生好像已经放很久了吧”卢卡打趣道“我还没见过你穿哎,要不穿看看”

麦克想了想的确很久没碰那套衣服了:“行吧”

诺顿溺宠地摸了摸麦克的头:“我穿鼹鼠先生”

卢卡:“笑死我穿绿面包”

安德鲁:“我穿奶酪”

艾格:“那我穿黄金比例”

维克多:“艾格…穿纳西瑟斯嘛,我穿初拥”(只是不想让艾格露太多,毕竟是自己老婆

艾格:“…行吧”

“服了,别腻歪了”麦克说道

一一一一一漫展上一一一一一

“那里有好多帅哥哎”

“wc”

麦克努力保持好面部表情,因为带的是单框眼镜,太容易掉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已经不想跟更双相暗恋了(沉浸于大杂烩无法自拔)

冬眠ing_
“带着属于我的愧疚活下去吧”...

“带着属于我的愧疚活下去吧”

“你不爱我,你只是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在半次元看到的王逃同人,刀得我睡不着

“带着属于我的愧疚活下去吧”

“你不爱我,你只是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在半次元看到的王逃同人,刀得我睡不着

前悬

这里要是没人做的话,我先做了🌹

这里要是没人做的话,我先做了🌹

Rocky罗琦

画到一半电容笔坏了,只能用触屏笔凑合凑合

画到一半电容笔坏了,只能用触屏笔凑合凑合

Priseo—十一
王储·宴会 52...

王储·宴会


520快乐……


王储·宴会



520快乐……



Priseo—十一

很多

还在完善,还有些没更新完的

很多

还在完善,还有些没更新完的

清黎在努力啦_并没有

手书图单独拎出来当情头(不是)

打算印点东西俺先攒攒图()

手书图单独拎出来当情头(不是)

打算印点东西俺先攒攒图()

“遗影”♠
《 艾 格 的 花 嫁 》艾格...

《   艾  格  的  花  嫁   》艾格和维克多的520(?

《   艾  格  的  花  嫁   》艾格和维克多的520(?

Lars Anna

匹配到邮画同好了!

三指截屏老是触发不了 所以截了一堆怪怪的东西

匹配到邮画同好了!

三指截屏老是触发不了 所以截了一堆怪怪的东西

林和洛

欧利蒂斯庄园之我的冤种CP.13

Ps.这章改了好久,希望可以给喜欢[冤种]系列的你们带来好的感受。

还有一点,我今天抢到了食堂的烧卖,所以我很开心💕💕💕

顺便祝大家520快乐,早日成为屠皇人皇(快半个月没打游戏的我这样说道)


———————————————————————————我是分割线丫呀————

其实维克多刚刚来庄园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

“嗯,要到了……”维克多抱着一只黄毛毛的小斗牛,“威克,我们到了。”

威克在睡梦中哼唧了一声。

欧利蒂斯庄园的大门上镌刻着掉了漆的花型图案,维克多刚刚想敲门,一个戴着金色鸟面具的女士带着笑容打开了门。

“欢迎您,葛兰兹先生,”女士勾着艳红色的唇,“跟我来。”......

Ps.这章改了好久,希望可以给喜欢[冤种]系列的你们带来好的感受。

还有一点,我今天抢到了食堂的烧卖,所以我很开心💕💕💕

顺便祝大家520快乐,早日成为屠皇人皇(快半个月没打游戏的我这样说道)


———————————————————————————我是分割线丫呀————

其实维克多刚刚来庄园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

“嗯,要到了……”维克多抱着一只黄毛毛的小斗牛,“威克,我们到了。”

威克在睡梦中哼唧了一声。

欧利蒂斯庄园的大门上镌刻着掉了漆的花型图案,维克多刚刚想敲门,一个戴着金色鸟面具的女士带着笑容打开了门。

“欢迎您,葛兰兹先生,”女士勾着艳红色的唇,“跟我来。”

然后他就见到了那群,所谓的同伴。

其实像维克多这样来到庄园的人,实际上都是通过了某种考核,但是有些没通过考核的人,偏偏不愿意认清现实,自己不如人就觉得委屈。

“原来是邮差啊,我记得……不是个女的吗?”一个面容刻薄的女子冷笑着说,“怎么,庄园主还骗人?”

“庄园主大人只是说过会来一位求生者,又没有说一定会来女的,你自己不要乱讲!”这是另外一位。

“可恶,看这小脸蛋,是个女的该多好。”

“克罗夫迦依,管好你自己的嘴巴,放干净点!”

……

于是他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

有一位与他共同参与的求生者,也是一位邮差,不过是女的,据了解者说,这位女邮差的资料不过只是一张简单的画像罢了,连基本的信息资料都没有,而且在维多利亚时期,根本就没有女邮差,估计是怕多生事故,这位女邮差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有些求生者就不一样了。

他们有些人见了那位女邮差的画像就迷昏了头,认为是维克多占了名额;那位想送女邮差进庄园的人觉得维克多的技能应该给女邮差,认为维克多不配;也有些人保持清醒,认为是庄园主混淆视听,觉得维克多才是最委屈的,应该赔十个珍宝来才行。

但大多数人还是欢迎维克多的到来。

即使还是乌烟瘴气。

只不过维克多走在路上,会有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对他上下打量,这时威克就会发出低低的怒吼来威慑。

在对局的时候,会有人故意抢他的密码机,会有人在逃跑的过程中故意引来监管者暴露他,甚至还有人在他牵制监管者三台密码机倒地之后不来救他,甚至过半秒救。

“没事的威克,会交到好朋友的。”维克多不喜欢眼神的对视,只喜欢抱着他的狗狗,把脸埋在它软软的毛上喃喃地说。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夜莺小姐拿着新的规则宣布:

庄园中存在不公平性恶意竞争,惩戒一些违规者之后,愿庄园安宁。

“看,葛兰兹先生,不用再担心了,新的律令已公布,他们不会太嚣张了!”艾玛当时就很照顾他了,她和艾米莉还有厂长红蝶是庄园的老住客了,对庄园十分熟悉,人也挺好。

回忆到这儿,维克多不禁笑了笑。

可是,如果所有人都像艾玛她们一样,庄园主的目的就达不到了啊。

于是问题就出现在维克多的[伴生]之上。

“这是……”维克多看着夜莺小姐递过来的宝箱。

“这是庄园主特意为您准备的,您的专属[伴生]。”

伴生吗……还是特意准备的。

庄园主为了激发所有庄园来客的次人格,不惜一切代价,比如维克多的[伴生],迫使维克多的次人格清醒过来,当天晚上,维克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色逐渐苍白,浅金色的眼睛慢慢被血色染透。

“你是谁?”

“可以叫我,初拥。”

初拥自称自己是一名血族,也是维克多的次人格。

“你只知道,我不会害你,但是我是有欲望的。”初拥淡淡地说,“你可以借助我的力量,代价是,这具身体的行动权归我使用一段时间。”

他们通过魔典交流,魔典那个老头子叽叽喳喳的,维克多很烦,于是他很久没有与初拥交流过了。

虽然从实际来看,他和初拥是同一个人,但是双方的性格和价值观实在不同,于是有一天,他们发生了争执。

“你,为什么趁我睡着了做这种事,你,你疯了吗!”维克多对着镜子,只有他和初拥想对话的时候,初拥才会显现在镜子里。

镜子里那位白发血瞳的青年嗤了一声:“如果你不是主人格,我真的想直接取代你……那些渣滓活着就是浪费,用了点点手段就丢了自己的小命,活着也是碍眼。”

“被庄园其他人发现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初拥一副惊讶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会是圣母呢,没想到只是担心会不会被发现,看来,你也不是真的白纸一张啊。”

维克多攥紧拳头,却没有反驳。

“我毕竟是一名活了老久老久的血族,自有我自己的处理手段,”初拥撑着下巴看着维克多,“身为主人格的白切黑,强起来吧,我再强,也只不过是个次人格而已。”

“如果我……我在特定情况之下,你可以代替我行动吗,”维克多一直低着头,“我……”

初拥看着几滴液体从维克多的脸上滑下,啪的几下在他握紧的拳头上炸开小小的水花。

“虽然对你不公平,”初拥低声说,“我一直在。”

维克多咬着牙,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呜咽。

无端的排挤,信赖的人的背弃,连自己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做不到基本的保障。

“我真的累啊……”维克多低着头发问,努力压制心里头的迷惘,“我是欠了谁?谁可以帮帮我,帮帮我……”

初拥看着他,不发一言。

因为这位血族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只想到一句曾经在教堂外墙上看到的话:

无需质问,因为从来就没有答案。

很久之后,那个维克多痛哭的夜晚已经过去了很久,刻意刁难维克多的人越来越少,换种说法,消失不见。

但是并没有人在意那些失踪的人的去向。

维克多温和有礼,帮助他人,平时也可以说说笑笑,除了面对他人的目光,还是会害羞一样地抿着嘴笑。

“葛兰兹先生,过一段时间就会来新的求生者啦,听说还是一名画家呢。”医生艾米莉接过维克多送过来的纸箱,小心翼翼地放在货架上。

“是吗,画家啊。”维克多随口答道。

“应该快来了吧,据说和您当年一样,也是通过了考核,”艾米莉清点着药瓶,“不过您来庄园的那一年他也参与了,虽然没过,但是今年还是来了呢。”

看来是个坚强的,维克多心想,对这个即将到来的画家提起了点兴趣。

本以为这个新来的家伙会是一个看起来固执,安分守己的呆头艺术家,结果当他看见坐在沙发角落,低着头,拿着速写本写写画画的艾格,着实愣了一会儿。

看起来挺小的啊,还没成年吧……心里传来声音,初拥好奇地说,闻着味道倒是不错,咬一口……

闭嘴,维克多面无表情,心里与初拥对话,你不是不咬人的吗,也没见你对血液有过渴望。

不一样的我的主人格哥哥,初拥笑着说,这完全取决于你啊。

什么意思?

与其说是我对于他血液的渴望,不如说是你对那个小家伙的好感影响到我了,我对于血液的渴望只不过是对于你意识的反应罢了,初拥顿了一下,说:

维克多,你喜欢他。

不至于,维克多否认,怎么会有一见钟情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在他在原地直愣愣看了艾格良久之后,坐在沙发上画画的艾格反应了过来,看了一眼维克多,直接起身上楼。

也没有过来问一问维克多看他那么久干什么。

直到一次随机匹配。

维克多看着坐在边上还在画板上画来画去的艾格,心想还真是一个艺术家。

那次场景点刷在了军工厂,维克多看着手中的信,这一局没有救援位,破译速度还算平均,于是他把信收回了包里,继续修密码机,威克就坐在他的边上,不吵不闹,摇着短啾啾的尾巴。

就在他这台密码机快修完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信息:

画家艾格.瓦尔登已牵制监管者60s

这家伙,是来不及发信息告诉自己撞脸监管者了吗,维克多取出一封信,让威克快去送给那个闷头溜鬼的画家。

那份信可以获得一定判定内的加速效果。

现在场上还剩下两台密码机,监管者是红蝶美智子,她应该是觉得该去看密码机了,于是果断换追。

维克多看着天上的信号灯,往面前最近的密码机跑去。

然后他就看见一脸淡定,手却是砰砰砰敲着密码机的艾格。

“您好,我是邮差,我叫维克多.葛兰兹。”维克多和他一起修机,艾格看了他一眼,开口,声音有点孩子特有的清脆:“艾格.瓦尔登。”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维克多。

“刚刚的信是你送给我的吧,”艾格放开密码机,拿着画板画画,“谢谢。”

然后不到十秒就画完了。

“好快啊。”维克多着实没想到。

“嗯,如果没猜错,这台机应该是最后一台机了……快松手!”牵制位的感官较于其他人更为敏感,一只泛着冷色光辉的蝴蝶从斜上方飞来,然后穿着日式广袖,戴着白色帷帽的女子随之出现,女子眉目如画,眼底却是一片黑暗,嘴角带着微微的弧度。

这就是美智子。

也许因为这是最后一台机,其他俩队友已经去贴门了,维克多还有艾格以及美智子,以一种诡异性和谐状态立在原地不动。

“维克多,机子压好了。”艾格靠着墙,蓝色的眼睛就这样看着维克多。

维克多低着声音:“再等一下……”

美智子突然切换技能,其他二人顿感不妙。

监管者有一个辅助技能叫做失常,可以使破译进度倒退。

二人当机立断,当美智子踹机的一瞬间,迅速点开密码机。

只有踹机的动作完成才会使密码机进度倒退。

所以美智子动作做完,密码机已经点开,电闸瞬间通电,维克多和艾格逃之夭夭,结果美智子带着一刀斩准备追人的时候,一反头,又看见了在追艾格的时候那黑乎乎的画像。

美智子:……虽然看不懂但是还是带着莫名的好奇心凑过去看完。

然后就四跑了,美智子气得乱飞。

……

“我有三幅画,效果和空军小姐的枪差不多,不过有点不同,”艾格一边跑一边对维克多说,“每次用完,都会暴露我的轮廓一段时间。”

维克多看着艾格,问:“所以你是……牵制位?”换作其他人维克多可能只是会应和一声,但是面对这个家伙,总是会带点出于好感的好奇心。

“是的我是,等等……你那天晚上,是看我?”艾格话题转得突然,维克多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啊了一下。

回过神来真的是不好意思。

所以艾格看着他,他又不喜欢与人对视,只好扭着头。

结果艾格的一句话差点使他原地摔跟头。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女的?”艾格甩出一句这样的话来。


柚子在线请吃国宴

【邮画】他不在家的夜晚

好了我滚来更新了

谢谢诸位的支持,以后争取周更

ooc见谅

——————————————————————

1.艾格·瓦尔登

  他到现在还没回来,明明说好了送完信就回来的,这么晚了,维克多依然在外面往回赶,他离家太远了。

  入夜了,这个时间正常应该睡觉了,可是艾格根本睡不着,维克多不在,他感觉自己一个人根本没有心思睡觉。他自从跟了他,他就成了他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天都必须见面,必须见。

  不然,他怎么会有安全感,怎么会睡得着。

  “哈——”艾格打了个哈欠,打了和没打一样,睡不...

好了我滚来更新了

谢谢诸位的支持,以后争取周更

ooc见谅

——————————————————————

1.艾格·瓦尔登

  他到现在还没回来,明明说好了送完信就回来的,这么晚了,维克多依然在外面往回赶,他离家太远了。

  入夜了,这个时间正常应该睡觉了,可是艾格根本睡不着,维克多不在,他感觉自己一个人根本没有心思睡觉。他自从跟了他,他就成了他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天都必须见面,必须见。

  不然,他怎么会有安全感,怎么会睡得着。

  “哈——”艾格打了个哈欠,打了和没打一样,睡不着,他的身体再怎么疲惫,他的精神也不允许他睡觉,风吹进来,窗帘摇曳着,映得外面的影子忽明忽暗,艾格微微打了个哆嗦,自己睡就是睡不惯。

  尤其是睡这么大的床,床对面空空荡荡,他不敢看过去,生怕自己产生不好的幻想。

  “他在哪?送信送到哪里去了?会不会有危险?”一系列问题在他心中萌生,他越想越怕,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艾格你不要想那没有用的!不会有事的!”他默默告诫自己,可是自己很难不想别的,他很少好回来这么晚。但自己要是出去了维克多回来了怎么办?就是,不能出去!

  后来迷迷糊糊中艾格听到维克多的声音,“我回来了,傻瓜”他便放心了,睡着了,没有来得及和他说上一句话。

2.维克多·葛兰兹

  “这个傻瓜大晚上回家参加宴会……长得那么可爱不会被别人拐走了吧……”维克多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他一点也没看进去,满脑子都是那个不在家的男朋友。

  “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现场有没有好看的女孩子……会不会勾搭他……”维克多皱了皱眉,手里的遥控器没拿稳,掉在了地上,他却没发现,“这小子……大晚上的出门……”他这么想着,微微打了个寒战,他很害怕他出意外。

   电视里的女主突然被一个男人拉走了,毫无防备的,维克多尖叫一声,吓得缩在沙发里。“不行……艾格不能丢……我要去找他,对,找他!”

   维克多想都没想站起来,披上外套,电视没关灯没关,跑了出去,向艾格在的地方而去。

——————————————————————

好水……

抱歉


无分
谁说社恐不能过520(上 52...

谁说社恐不能过520(上


520末班车!!

下篇明天画

来点评论,,我跪下来求

谁说社恐不能过520(上



520末班车!!

下篇明天画

来点评论,,我跪下来求

梵
整整邮画 老祖:(做)嘴一个~...

整整邮画

老祖:()嘴一个~

纳西:……滚

整整邮画

老祖:()嘴一个~

纳西:……滚

笙久布咕

我可以不过520,但是我的cp必须得过!😭

我可以不过520,但是我的cp必须得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