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邯郸

14475浏览    14359参与
subblogmenglingxiaopritym60

放心不下

希望明天后天一切顺利一切安好!

放心不下

希望明天后天一切顺利一切安好!

小啵家的宝贝
每朵云都下落不明 每盏月亮都不...

每朵云都下落不明 每盏月亮都不知所踪.

每朵云都下落不明 每盏月亮都不知所踪.

小啵家的宝贝

第一章 终是你负了我

    那年红梅映白雪,颜沐兮穿了一袭红衣,赤脚踏地,缓缓向他走去。所经之处都留下血的痕迹,她走到他面前,邪魅一笑。嘴角流出鲜血。嘴唇微微颤抖:“终是你……负了我……”她缓缓闭上眼睛。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倒下去,倒在他身边。虽是没有任何反应,但却能感受到从他眼里放射出来的冰冷的寒气。引得身后三千士兵无一不皱眉冷颤,都很自觉的低下头,过会儿,他蹲下,看着已经倒下了的她说:“我们…回家吧…”这时的他眼里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他抱起她转过身,士兵们径直让出一条道路,看着自家王爷抱着她骑上马,一路向府上驶去。士兵们没有跟上去,自觉的去了军营。

    ...

    那年红梅映白雪,颜沐兮穿了一袭红衣,赤脚踏地,缓缓向他走去。所经之处都留下血的痕迹,她走到他面前,邪魅一笑。嘴角流出鲜血。嘴唇微微颤抖:“终是你……负了我……”她缓缓闭上眼睛。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倒下去,倒在他身边。虽是没有任何反应,但却能感受到从他眼里放射出来的冰冷的寒气。引得身后三千士兵无一不皱眉冷颤,都很自觉的低下头,过会儿,他蹲下,看着已经倒下了的她说:“我们…回家吧…”这时的他眼里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他抱起她转过身,士兵们径直让出一条道路,看着自家王爷抱着她骑上马,一路向府上驶去。士兵们没有跟上去,自觉的去了军营。

    回府后,他抱着她一脚踢开府邸的大门,走进去。听到动静的丫鬟们都赶紧跑出来,只见王爷抱着她走进卧房,房外丫头议论纷纷,他把她轻轻放在卧床上,楚长笑坐在床边搂着颜沐兮,没有言语,只觉得心里好像变得空洞了,只有这个时刻,楚长笑才觉得自己是个有情感的人。

    这时, 沫儿搀着大福晋走进卧房,这大福晋是当今皇上的贤臣楚明泽的大夫人,也是安陵王楚长笑的母亲。看着自家儿子变成这个样子心里自然是不好受,“安儿…把这妖…呃…这位姑娘安葬了吧…”

  楚长笑恢复了本身冰冷的样子,连说话的语气散发着冰冷的寒气。“母亲…让我和兮儿单独待一会儿吧,我会将她好好安葬的。”他也没抬头,视线一直在她身上,从未离开。大福晋似乎还想劝一下他“安儿…”

  却被他打断,“沫儿,扶夫人回房。”沫儿露出为难的神情自顾想道,她只是一个小丫鬟啊,一边是自己伺候多年的福晋,一边是自家王爷。这叫她怎么办啊,但是想到这王府是王爷的,自然是王爷说了算,也不好反抗王爷的命令,应声回答道“是,夫人…我们回去吧”大福晋也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人,见事已至此只得跟沫儿回去了。

      出了卧房的大福晋长叹一口气,面露难色,想不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儿子,竟会如此爱一个妖女,本以为只是那个妖女用妖法迷惑了自家儿子,想着除掉了妖女就能让自家儿子恢复正常。却不曾想这次楚长笑是真的动了心啊。

  之后,大福晋回了自己的房间,但她也并没有闲着,而是差遣了沫儿让丫鬟盯着楚长笑,看他能为那个妖女做到什么地步。

  故事的开始要从那一年说起,他还是一个近方圆五尺便可以将人冻死的安陵王楚长笑,她还是妖王血冥常川最疼爱的小殿下血冥星玉。

     …历练前…

  一妖艳花妖坐在血冥树枝上,不时抬眼望着手中的血冥花。若有所思的皱起好看的眉头,“哒,哒,哒”一阵脚步声向这边传来,扭头望去,一个黑影越走越近,越来越清晰。

  “我道是谁呢,原是小殿下啊。”血冥浅萤嘴角勾起一抹笑。血冥浅萤是妖王的弟弟血冥常衡的女儿,也就是这位小殿下的表亲,在妖界也有一定的威严。

  血冥星玉闻声抬头望去,“啊,浅萤姐姐,方才走的太过急忙,未曾发现姐姐在此。失礼了。”

  “无妨,这样着急,是要去往哪里呀?”

  “姐姐怕是忘了,今日是我一百岁生辰,依往日,要去人间历练。”

  血冥浅萤抬起眼看向星玉,“你父王就这么让你去历练了?”星玉满脸黑线苦笑着“对啊”

  ………回忆…………

  妖王:“你做什么?我的宝贝女儿才刚刚一百岁,还是个孩子,你就让她去人间那么危险的地方历练,你安的什么心啊你!…”

  星玉:“…唉…”

  “王,这是你定的规矩啊,凡是满一百岁的成年妖,都必须去人间历练,经历生老病死。。”掌管妖界众人命数的情阳星君说道。

  妖王尴尬的抽抽眉:“好你个情阳,还敢跟我顶嘴,我女儿能是一般的妖吗?她可是我从小宝贝到大的,我宠她还来不及呢,让你一句话就送去历练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

  星玉“……”

  情阳:“王,小殿下也是我看着她长大的,对她来说做需要哪些事我自有分寸…”

  妖王“你有分寸?你有啥分寸,我能不了解我亲生女儿吗?你…”

  星玉“停!父王,既然我到了该去历练的年龄,就理应去人间历练。”

  妖王一脸委屈:“可是…”

  星玉:“再说了,这不是你定的规矩嘛?我也长大了,分得清善与恶,好与坏。您就不用担心了。”

  妖王:“玉儿,父王不放心你啊。”

  星玉:“哎呀,情阳可以知道我在人间的一切活动,不放心的话就找他过来看看,总之,我会去的。”

  妖王见此事不好再推脱便依了星玉。“那好吧,此次前去务必注意安全啊。”

  星玉“好啦,我知道了,父王。玉儿先行告退。”说罢,星玉便匆匆跑出来了。快跑到重生门时便遇见了血冥浅萤。

  回忆结束…

  “既是如此,姐姐是过来人,免不了要叮嘱你一点。”

  血冥星玉忙颔首“是,姐姐请讲。”

  “切莫动情。”

  “恩?妹妹愚钝,还请姐姐明示。”

  血冥浅萤的视线又回到手上的血冥花上。“人间啊,有一种极为危险的武器,叫“爱”,它会让人丧失理智,迷失方向。若是动情至深,便会丧失性命。人间,是一个处处充满危险的地方。你务必要管好自己的心啊。”

  “人间竟还有如此厉害的武器吗?,玉儿定不忘姐姐教诲。”

  “嗯,去吧,耽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

  “嗯。”星玉转身向重生之门跑去。却见血冥浅萤将血冥花甩向星玉,在接触到星玉的瞬间,那花变成了一个原来血冥花样子的吊坠,挂在了星玉的脖子上。血冥星玉不明所以,停下看向血冥浅萤。

  “经过重生之门是,会有两个封锁法力的士兵,这个吊坠在你遇到危险时,会帮你解开封印,恢复法力,从而保护自己。”

  “可这不符合规矩啊。”

  “计较那么多作甚,想来你父王也不想让你受伤吧。”

  星玉微微一笑“那就谢谢姐姐了”。

  重生门前果然有两个士兵,星玉跑过去。一位士兵“诶,小殿下?竟也到了要去人间历练的年纪了吗?”

  “正是,去之前要做些什么准备吗?”

  “不需要,小殿下只需来这边封印法力即可。”(果然需要封印法力)

  血冥星玉点点头另一位士兵一伸出手,便涌出千万条蓝色丝线一样的光,用手指在血冥星玉头上画了个咒印。随即封锁了法力,过会儿,星玉眉间出现一朵血冥花的印记。两个士兵相互看了一眼。“现在,小殿下可以进重生门了。”

  “那你们知道我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人间的吗?”

  “这个…我们是不知道的,但是所有的妖去人间历练的命数都是情阳星君定下的。”

  “那好吧,我走了,拜拜。”又是一个温暖的笑容。随后便入了这重生门。

  


my
“跟你说,我喜欢你”

“跟你说,我喜欢你”

“跟你说,我喜欢你”

my
你看,这🌸好看吗?

你看,这🌸好看吗?

你看,这🌸好看吗?

all潇(墙头贼多)

第一个!

真正的冷也不过如此了

程潇×陈哲远

陆箐箐×野田昊二

背叛昊二哥哥的下场只有一个!

真正的冷也不过如此了

程潇×陈哲远

陆箐箐×野田昊二

背叛昊二哥哥的下场只有一个!

雪梨

一:


    "哎,听说了吗?六王爷要娶妃了。"

“是吗?哪家仙子这么好的运气?”

“听说是肖家那个不受宠的三少爷,肖战"

"那可好,走走走,去看个热闹吧。"


陵月宫


     "王爷,您当真要娶那个肖公子吗?"

说起来,也真真是搞笑,一个不受宠的人,费劲心思就为让他娶他,他有什么资格?

"嗯"     "可是…" "算了,反正也不会干扰到我的计划……"

没错,上面就是王一博与他的侍从幻影...

一:





    "哎,听说了吗?六王爷要娶妃了。"

“是吗?哪家仙子这么好的运气?”

“听说是肖家那个不受宠的三少爷,肖战"

"那可好,走走走,去看个热闹吧。"





陵月宫



     "王爷,您当真要娶那个肖公子吗?"

说起来,也真真是搞笑,一个不受宠的人,费劲心思就为让他娶他,他有什么资格?

"嗯"     "可是…" "算了,反正也不会干扰到我的计划……"

没错,上面就是王一博与他的侍从幻影的对话

王一博跟本不想娶肖战,自从那日大闹皇宫后回来就被禁足半月有余

还被下令反省什么时候答应才放出来.不答应就一直关着

导制王一博非常讨厌那个肖战。    近日才答应娶他过门

这时,皇后走了过来,对他说:儿啊,娘知道你苦,可那肖战确是个不错的人,你要对他好一点。

这个皇后不是王一博的亲生母亲,她心狠手辣,不把人当人看,当年王一博的母亲昭仪娘娘就是被她毒死的。只因皇帝宠爱昭仪娘娘而不是她,就一杯毒酒毒死了她

如此这般只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装模作样只不过是为了能够让皇帝心动她,让她的儿子登上帝位


“不劳"母亲"费心了”

“那便好,那便好。”

她的这翻举动,无非就是想让王一博娶男妻,好让他的信誉得到推翻,使他地位不保,为她的儿子消除一个劲敌

众所都知,陛下最心爱这个六王爷了,她这样,也在合理不过了

而王一博却理解错,他以为肖战是皇后的人,时时防着,也就是后来酿成的悲剧 


在送走皇后后,对着外面因他娶妻而热闹的街市发呆了好久     直到媒婆来给他化妆更衣时,才反应过来。穿上婚服,打上粉底,骑上白马、牵着红绳,便往肖府走去。






星辰扶苏

看过🐷跑和吃过🐷肉真的是两回事啊!就像我看了这么多文,但我还是不会写文……但是总是在每看完一篇文之后总是跃跃欲试,于是就有了这条——
[图片]

看过🐷跑和吃过🐷肉真的是两回事啊!就像我看了这么多文,但我还是不会写文……但是总是在每看完一篇文之后总是跃跃欲试,于是就有了这条——

闪亮的star

尚顺高甜一定要看完。

尚顺高甜一定要看完。

闪亮的star

这个是士兵顺溜的大电影,看一看里面有糖。

这个是士兵顺溜的大电影,看一看里面有糖。

戏戎

第四话

     “你们都在5班?”周九懿看着和他一起走进5班的三个人,有些惊讶,“有这么巧的吗?”
     岳来浅笑没有吱声,林森接过了话:“……你是猪吗?学校怎么分配的都不知道,一个宿舍的都在一个班。”
     周九懿嘴角动了动刚要说话,便看见讲台上已经站着一个女老师,正扭过头看着他们,他连忙低声喊了句“报告”,顾不上尴尬就走进了教室,身后的林森“啧”了声,也走了进去。
     “先一条龙坐下,之后位...

     “你们都在5班?”周九懿看着和他一起走进5班的三个人,有些惊讶,“有这么巧的吗?”
     岳来浅笑没有吱声,林森接过了话:“……你是猪吗?学校怎么分配的都不知道,一个宿舍的都在一个班。”
     周九懿嘴角动了动刚要说话,便看见讲台上已经站着一个女老师,正扭过头看着他们,他连忙低声喊了句“报告”,顾不上尴尬就走进了教室,身后的林森“啧”了声,也走了进去。
     “先一条龙坐下,之后位置会重新排。”讲台上的老师说话很爽朗,看样子可能就是班主任了,4个人找好位置坐下后,班里大概只有三十多的人,陆陆续续还有人往里进,距离七点十分还有不到八分钟,但这几分钟格外难熬,因为班里没人说话,出奇的安静。周九懿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等到困意再次袭来的时候,人却差不多来齐了,老师拍了拍手准备讲话,周九懿只好强行睁开眼听老师讲着。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我姓刘,”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刘莘”两个字,转回身笑了笑,“你们可以叫我刘老师。”
     周九懿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困倦很快打破了紧张,他打了个哈欠后趴到了桌子上,坐在他旁边的岳好这会儿直接在抽屉里玩起了手机。
     刘莘最后以一句“希望大家一起努力”结了尾,让同学们按身高到走廊里站好,周九懿眯了眯眼,想起她说过一会儿重新排座位,所以这是准备……按个头排座位?
     他想着,跟着别人走了出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