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邵宇寒×邢克瑶

1002浏览    6参与
嗓子怎么了?

『寒瑶』喝醉

第32集(不太确定)


有改动


邢克瑶喝醉酒,邢克垒扶她进门之后发生的事


正文


“邢克垒,扶我进去”


“这就俩步路,自己进去呗”


“快送我进去”


“又喝那么多酒,跟谁喝的啊,是不是邵宇寒”邢克垒捂着鼻子挥了挥


“要你管,快,给我开门”邢克瑶靠在前边站稳


邢克垒见状把邢克瑶送进去“下次能不能少喝点”


邢克垒因为要回家(对门)没有办法照顾邢克瑶,不得已用邢克瑶的手机给邵宇寒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克瑶?”


“嗯……邵主任,我邢克垒”


“哦~克垒啊,什么事”


“我姐她喝多了,我没办法照看她,能麻烦您吗”


“没事,我...

第32集(不太确定)


有改动


邢克瑶喝醉酒,邢克垒扶她进门之后发生的事


正文


“邢克垒,扶我进去”


“这就俩步路,自己进去呗”


“快送我进去”


“又喝那么多酒,跟谁喝的啊,是不是邵宇寒”邢克垒捂着鼻子挥了挥


“要你管,快,给我开门”邢克瑶靠在前边站稳


邢克垒见状把邢克瑶送进去“下次能不能少喝点”


邢克垒因为要回家(对门)没有办法照顾邢克瑶,不得已用邢克瑶的手机给邵宇寒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克瑶?”


“嗯……邵主任,我邢克垒”


“哦~克垒啊,什么事”


“我姐她喝多了,我没办法照看她,能麻烦您吗”


“没事,我现在就去”


姐啊,我这算不算帮了你一个忙啊他自言自语道



十几分钟后,邵宇寒出现在邢克瑶的家门口,一阵敲门声把邢克瑶硬生生吵醒了,她摇摇晃晃的去开门


“嗯?邵宇寒?不可能不可能”邢克瑶摆了摆手“出现幻觉了?”她摇晃着身子


“克瑶,我邵宇寒啊,你这是喝了多少啊”他扶着邢克瑶试图让她站稳


“邵宇寒”邢克瑶挂在他身上,手攀上他的脖颈,她只是轻声的一遍一遍的叫着邵宇寒的名字,不知不觉眼角就落下了一滴泪


邵宇寒半拥半抱的进了卧室,他把她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他无意间注意到她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他们俩的合照,他拿过来用手摸了摸,他笑了,鼻头一酸,他怎么就把她弄丢了


“邵宇寒,你别走,别走”邢克瑶说着梦话,邵宇寒握着她的手轻声的说了句“我不走,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第二天上午邢克瑶起床,揉了揉太阳穴,走到客厅才发现睡在沙发上的邵宇寒,她这么想都想不到邵宇寒是怎么进来的


“断片了?”


她蹲在沙发前看着自己眼前的人,替他盖好了毯子


“时间过了那么久,你还是没有变”


“可是好像又都变了”


“邵宇寒……”


“我想你了”这句话邢克瑶还是没有说出来,她吸了吸鼻子,极力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



他醒了,他去房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打电话手机也没有带,这时她开门进来了,他走过去“去哪了?”


“我出去透透气”


他二话没说,把她抱在了怀里,她一时不知所措,手紧紧的攥着


“怎么了?”


他没回答只是抱着她“下次别喝那么多了,对身体不好”


“好”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邵宇寒不仅没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些“克瑶,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很想你”


“我不想在放开你了,我不想在把你弄丢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跟你在一起”


“邵宇寒,我也想你了”她说的很小声


“克瑶,你刚说什么”他很意外她会说这句话


“我也想你了”她的手环住了他的腰


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


彩蛋


“老公,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好想你啊”邵宇寒刚一进家门,邢克瑶就朝他跑过去求抱抱


“今天有点忙,所以加班了”他向她张开双臂


“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我等你啊,你不回来,我睡不着”邢克瑶从他的怀里探出脑袋


“下次记得要早点睡好不好,别总熬夜”


“知道了知道了”

















嗓子怎么了?

『寒瑶』邵宇寒终于跟邢克瑶表明心意

【度假村游玩(21集)】

【oooooc】

【灵感来自于邢克瑶的一句我无所谓】

【与电视剧不同,我改了一些内容】


--

“我定了三间房,我跟束文波一间,米佧跟小夏,你和邵主任……一间?”邢克垒分配房间


“我无所谓”


“我……好吧”


“那就这样了,你跟邵主任一间,分配完了,我跟米佧先去收拾一下了”邢克垒说完就拉着米佧出去了


接着小夏跟束文波也回房间了,大厅里就只剩下邵宇寒跟邢克瑶,气氛格外的安静,俩人都不说话,下一秒,邵宇寒打破了原本安静的气氛“要不我们也回去收拾一下”


“好啊”邢克瑶也没有拒绝,其实邢克瑶是想跟邵宇寒待在一个房间里的


“我来拿行......

【度假村游玩(21集)】

【oooooc】

【灵感来自于邢克瑶的一句我无所谓】

【与电视剧不同,我改了一些内容】


--

“我定了三间房,我跟束文波一间,米佧跟小夏,你和邵主任……一间?”邢克垒分配房间


“我无所谓”


“我……好吧”


“那就这样了,你跟邵主任一间,分配完了,我跟米佧先去收拾一下了”邢克垒说完就拉着米佧出去了


接着小夏跟束文波也回房间了,大厅里就只剩下邵宇寒跟邢克瑶,气氛格外的安静,俩人都不说话,下一秒,邵宇寒打破了原本安静的气氛“要不我们也回去收拾一下”


“好啊”邢克瑶也没有拒绝,其实邢克瑶是想跟邵宇寒待在一个房间里的


“我来拿行李吧”



---

到房间后,邵宇寒把行李箱放了下来,又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这就一张床,要不然你睡床,我就睡沙发吧”邵宇寒用手指了指又本能的挠了挠头



---

(真心话大冒险跳过 可看电视剧当中的片段)


“你刚刚说跟你一起看演唱会的初恋是谁啊”


“这就是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看的原因吗”


“嗯”


“我初恋是谁你不知道嘛”


“我不知道”


“我初恋是你,是你”邵宇寒看向邢克瑶说说出了这句话


邢克瑶只是笑了笑,看得出来邢克瑶很满意这个答案


“起风了,有点冷了”邢克瑶搓着自己的双手取暖


邵宇寒见状直接将邢克瑶的手拉过去握在自己手心,邢克瑶也没有挣脱


“回去吧我们”


俩人回到房间,邢克瑶坐在床边,邵宇寒坐在沙发上


“克瑶,你知道吗,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我,我一定会让你留在我身边”

“我现在后悔了,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可是我再次遇见你的时候,感觉想要忘记你真的好难啊,我放不下你”


邵宇寒起身走到邢克瑶旁边坐下“如果我现在跟你说我还想跟你在一起,你还愿意吗”他用余光看了一眼邢克瑶


“我愿意,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放不下你,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吗,宇寒”

“现在的我们变得更加的成熟了,不知道还是不是对方心里的那个样子”


“你在我心里一直没有变过,跟以前一样”


邵宇寒说完就把邢克瑶拥入怀中,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别哭了”


他替她擦去眼泪



--

她枕着他的胳膊,他把她圈在自己怀里,生怕她会跑掉似的


“宇寒,这次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她探出脑袋看着他的眼睛


“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他亲吻了她的额头“这次,我不会再放你走了”


她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我爱你,克瑶”


她也回应了“我也爱你啊”


☁☁☁☁☁☁☁☁☁☁☁☁☁☁☁☁









嗓子怎么了?

『寒瑶』婚后生活之被请家长

“宇寒,你说我们以后还会像现在一样嘛”邢克瑶钻进邵宇寒的怀中,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的胸膛


“当然会啊,傻瓜,你这脑瓜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啊,就算我们以后结婚有孩子了,我还是会像现在一样爱你的,放心吧”


邢克瑶抬起头朝邵宇寒笑了一下


2k+


🍁🍁🍁🍁🍁🍁🍁🍁🍁🍁🍁🍁🍁🍁🍁🍁


“邵小祺好好吃饭跟妹妹学学,看妹妹吃的多快,妈妈要去上班了,今天还是爸爸送你们去学校好不好”


“妈妈,你怎么那么忙啊,你好久都没有送我跟哥哥去学校了,每次都是爸爸送我们”邢嘉怡跟邢克瑶撒着娇


“怎么爸爸送你们去学校不好吗,妈妈这几天很忙,下次送你...

“宇寒,你说我们以后还会像现在一样嘛”邢克瑶钻进邵宇寒的怀中,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的胸膛


“当然会啊,傻瓜,你这脑瓜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啊,就算我们以后结婚有孩子了,我还是会像现在一样爱你的,放心吧”


邢克瑶抬起头朝邵宇寒笑了一下


2k+



🍁🍁🍁🍁🍁🍁🍁🍁🍁🍁🍁🍁🍁🍁🍁🍁


“邵小祺好好吃饭跟妹妹学学,看妹妹吃的多快,妈妈要去上班了,今天还是爸爸送你们去学校好不好”


“妈妈,你怎么那么忙啊,你好久都没有送我跟哥哥去学校了,每次都是爸爸送我们”邢嘉怡跟邢克瑶撒着娇


“怎么爸爸送你们去学校不好吗,妈妈这几天很忙,下次送你们去学校,好不好”邢克瑶坐在邢嘉怡旁边跟她解释道


“好了好了,妈妈再不去上班要迟到了”


“宇寒,今天又得你送邵小祺和邢嘉怡去学校了,我现在不走路上恐怕会堵车了”邢克瑶一边换鞋一边跟邵宇寒说话


邵宇寒闻声从厨房走了过来“今天早上又没吃早餐,你这身体受得了吗”说着就拿了一片面包递给邢克瑶,“好歹吃一口”


“我知道了,那我走啦”


“你今天还没有给我good morning kiss呢”邵宇寒等着她的kiss


邢克瑶轻轻的啄了一下他的脸颊“那我走啦”



“小祺,怡宝,吃完了吗,爸爸送你们去学校啦”他走到他们身后


邵宇寒送完孩子就去了医院


“今天可是来的有点迟啊,邵主任”米佧打趣道


“这不是要送小祺和嘉怡去上学嘛,这几天克瑶公司忙项目的事特别忙”邵宇寒一边去办公室一边回答米佧的话


“14床病人今天什么情况”


“明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自从我们邵主任结婚之后,每天说话都提到老婆孩子,真羡慕啊~”一群护士再聊八卦


“我们邵主任真的是绝世好男人啊”


“我们就别惦记了,还是好好谈个恋爱吧”




--学校

“邵小祺你今天为什么没有交作业,算了,先不说作业这件事,今天为什么和其他同学打架”张老师把邵小祺带到办公室


邵小祺就是不回答老师的问题,不管老师怎么问他


“邢嘉怡,你知道为什么嘛”老师见状只好问邢嘉怡


“我不会说的”


张老师只好打电话给邢克瑶,让她来一趟学校,可是邢克瑶实在走不开,只好告诉邵宇寒让他去一下学校“老公,学校老师打电话叫我去学校,可是我走不开,你去一下吧”


“怎么了?”邵宇寒紧张的问邢克瑶,“我也不知道啊,你去看看吧”


邵宇寒把医院的事情给米佧和医生交代了一下便开车去了学校


“老师,是小祺和嘉怡给你惹事了吗”邵宇寒进办公室就问着


“小祺今天和同学打架了,作业也没有交,我问嘉怡怎么回事她也不肯说”张老师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邵宇寒朝他俩看了一眼,只见他俩背手站在墙边


“经常听邵小祺说您是医生,那么按道理来说,您对他们的教育应该很上心啊,那他们为什么还会打架呢,还有邵小祺妈妈怎么没来啊”张老师手叉腰跟邵宇寒说话


“我太太公司事情太忙,没有时间”


“您还是先问问他俩为什么打架吧”



邵宇寒蹲在邵小祺面前“小祺跟爸爸说,为什么会跟同学打架呢”“他们欺负妹妹,他们把妹妹的书给撕坏了,我就推了他一下,我没有打架”邵小祺看着邵宇寒把事情说了出来


张老师看着家长这样处理事情还是第一次,要是其他家长恐怕不是打就是骂了


邵宇寒又问邢嘉怡“嘉怡,他们为什么撕你的书啊”


“我课间没注意撞到他了,我都道歉了,他还把我书撕了,我没跟他打架就很好了”邢嘉怡撇着嘴


“嘉怡不能跟别人打架知不知道”


邵宇寒起身并转过身“老师,想必你也听明白了吧,不是我们的错,我就先带他们回去了”



邵宇寒一手牵一个带回了家,邢克瑶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们回来


“克瑶,我们回来了”


邢克瑶走了过去“没什么事吧”说完又看了看邢嘉怡跟邵小祺“你们俩放下书包洗手去”


邵宇寒拉过邢克瑶坐在沙发上“他俩在学校干什么了”邢克瑶转身看向邵宇寒等着他的回答,“老婆,亲一个”邵宇寒贱兮兮的看着邢克瑶,他等着她亲自己,“邵宇寒,说正事呢”

邵宇寒只好主动亲吻邢克瑶“哎呀,干什么呀,快点说,他俩在学校怎么了”


邵宇寒一五一十的全都跟邢克瑶说了,邢克瑶立马把他俩叫了过来,邵小祺跟邢嘉怡站在他们面前


“邵小祺,你为什么不做作业啊”邢克瑶火气立马上来了


“妈妈,那些题我都会,我为什么还要写啊”邵小祺理直气壮的样子


“那为什么打架”邢克瑶又问到


“哥哥没有打架,是他们撕我的书,哥哥就是推了他们一下”邢嘉怡替他哥说着话


“行了,下不为例”邵宇寒一句话把他们打发回了房间


客厅就剩下邢克瑶跟邵宇寒


“老婆,我今天第一次被当众被批评了”邵宇寒委屈巴巴的靠在邢克瑶身上


“好啦好啦”邢克瑶撸了撸邵宇寒的头发



--

吃完晚饭后邢克瑶靠床上看着资料,邵宇寒刚洗完澡出来


“邵宇寒,我说我下次教育你女儿的时候,你可能不能别打岔,都是你惯的”邢克瑶用手指了指他


“我女儿我还不能宠着她呀,女儿嘛,就得宠着”


“那你儿子呢,我怎么没见你宠着你儿子”


“男孩跟女孩不一样”


“得了吧,你就惯着她吧”邢克瑶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女儿以后谈恋爱你还怎么管她”


“18岁之前我可不允许我女儿谈恋爱”邵宇寒义正言辞的说着


“邵宇寒,我没记错的话,我跟你谈恋爱的时候还没有18岁吧,既然我没到18岁能跟你谈恋爱,为什么到你女儿这就……”邢克瑶手攀上他的脖颈


“那不一样”


“关灯,上床睡觉”邢克瑶命令邵宇寒


邵宇寒上床搂过邢克瑶把她拉入自己怀中“邵宇寒你又要干什么”邵宇寒盯着她的眼睛“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嘛,我都那么明显了”


“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那么害羞啊”


“老婆~,亲我一下,不然你别想那么容易就睡觉”邢克瑶没办法只好亲了他,可是邵宇寒怎么可能就此放她碎觉,他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轻轻的吮吸着她的唇瓣,手不自觉的把她的衣服的纽扣解开,之后随手把衣服一扔,她的肌肤裸露在外,邵宇寒在她的脖颈处留下了他的印记,突然邢克瑶推开他“我快喘不过气了”邵宇寒笑着看着自己身下的人“接吻不会呼吸的小笨蛋,要不要我教你啊,我可是嘴对嘴教你哦,老婆大人”他只听见身下的人说了句“讨厌”,他再次发起进攻……


🌴🌴🌴🌴🌴🌴🌴🌴🌴🌴🌴🌴🌴🌴🌴🌴


“邵宇寒,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过我亲你一下就让我睡觉,可你……”


“这种事情,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啊”


“下次接吻会呼吸了吧,傻瓜”






















墩啊墩

接上篇(贰)

拖了好多天了,更新更新更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天清晨,邵宇寒看着怀里的刑克瑶顿时觉得这辈子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早晨醒来便能一眼看见自己所爱的人。他轻轻的撩拨开刑克瑶额前的碎发,又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脸颊,刑克瑶缓缓睁开眼,看着满眼都是爱意的邵宇寒“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她低下头,往他怀里靠了靠,似乎有意在避开邵宇寒的眼神。看着刑克瑶害羞的样子,他仿佛回到了七年前,似乎他们从没分开……

        “你再睡会,我先起了,等会...

拖了好多天了,更新更新更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天清晨,邵宇寒看着怀里的刑克瑶顿时觉得这辈子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早晨醒来便能一眼看见自己所爱的人。他轻轻的撩拨开刑克瑶额前的碎发,又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脸颊,刑克瑶缓缓睁开眼,看着满眼都是爱意的邵宇寒“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她低下头,往他怀里靠了靠,似乎有意在避开邵宇寒的眼神。看着刑克瑶害羞的样子,他仿佛回到了七年前,似乎他们从没分开……

        “你再睡会,我先起了,等会还得去医院呢”邵宇寒摸了摸刑克瑶的头。

        “不睡了,等等去送送米佧”

        “几点的飞机?”

        “克垒说十点”

        “我待会九点半有台手术,我就不过去了,你替我也送送米佧”

        “好~”

        刑克瑶简单地做了三明治,温了牛奶,二人简单地吃了早饭,邵宇寒准备去上班。他拿起昨晚放在床头柜的手表,仔细地戴好。接着拿起了领带走到那面全身镜前开始系领带,这时他从镜子里看见刑克瑶走了过来,邵宇寒的嘴角微微上扬“克瑶,你快来给我看看,我这领带怎么就是系不好,啧~怎么回事”

       刑克瑶走过去认真地开始帮着邵宇寒系着领带,邵宇寒看着认真的刑克瑶,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用额头顶着她额头。

       “别闹,你还要不要去上班了?邵主任”

       邵宇寒正起身子,笑了笑。同时刑克瑶也将领带系好了“这不是好了吗?”

       “嗯~真好,以后这项任务就交给你了”

       “邵宇寒,你故意的吧?”刑克瑶戳了一下邵宇寒的肩膀。

       “故意什么?”

       “你这是返老还童了哈,昨天是戴手表,今天是系领带,明天又得冒出来个什么”

       “明天……还没想好,明天再说吧,先去上班了”邵宇寒笑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什么都是灵机一动是吧”刑克瑶看着幼稚的邵宇寒,笑着摇了摇头。

       在机场里,二人满眼都是不舍,米佧安慰邢克垒一年多很快就过去了,她就能回来了。

       “克瑶姐,那我不在的时候,邢克垒就麻烦你多照顾照顾啦”

       “得了吧,我照顾她还差不多。真想照顾我的话,那就等你回来亲自照顾吧”

       “现在有姐夫了,不需要你啦”

       “克瑶姐,您和邵主任努力努力,希望等我明年回来就能看见小外甥了”

       “时间差不多了,快进去吧。”刑克瑶故意避开话题,商业圈里雷厉风行的她总是会因为有关于邵宇寒的事而害羞,而不知所措。刑克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有时候也常常想“他们已经结婚了呀”

       送完米佧,刑克瑶开着车,邢克垒坐在副驾驶上,宛如霜打的茄子。

       “我说邢克垒,大男人不要这么伤春悲秋的好吗,米佧又不是不要你了”

       “唉~您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我和有情人天各一方啊,你当然不懂了”

        姐弟两一起回了家,邢克垒往沙发上一摊,看着天花板叹气。刑克瑶拿了一瓶水递给邢克垒,邢克垒打开瓶盖吨吨吨地把一瓶都喝完了。

        “这么渴呀”

        “怎么了,喝瓶水买醉都不行了”

        “会开玩笑了,看来好多了。行了,别难过了了啊”刑克瑶拍拍邢克垒的肩膀。

        刑克瑶起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食材“邢克垒,你上次那汤不错,怎么炖的呀,快来教教你姐”

        “哎呦,变贤惠了,你这是看你弟弟难过,亲手炖个汤安慰安慰我?”

        “少臭美,你姐夫他有台手术,做完手术估摸着也过了饭点了,我炖个汤给他送去”

        “切~可真是有了丈夫忘了弟呀”

        在邢克垒手把手教学下,新鲜的汤出锅了,姐弟两一起吃了午饭,刑克瑶吃的尤其的匆忙,提着汤就出门了,出门前还不忘和还在吃着饭的邢克垒说一声:“记得碗筷洗了哈”

       “就知道使唤你弟”

       刑克瑶开车到了医院,进了医院直奔邵宇寒办公室,看见门是虚掩着的,她透过门缝望见邵宇寒靠在椅子上眼睛闭着,刑克瑶走进去拿了他挂在一边的外套,轻轻地给邵宇寒盖上,邵宇寒立马感觉到了,睁开眼望着眼前的人说道“来了?”

       “嗯,想着你下手术应该还没吃午饭,给你送了点汤来,亲手炖的” 

       边说刑克瑶边打开盖子给邵宇寒盛汤,邵宇寒喝了一口“这~手艺不错嘛”

       “克垒手把手教的”

       “诶,你去打开放咖啡机桌子下面的柜子”

       刑克瑶走过去打开柜子,里面有个盒子,她拿出来放到桌子上,邵宇寒示意她打开盒子。

       刑克瑶一脸懵懵地打开盒子,发现竟然是一盒喜糖“这是?”

       “外面那些同事说了,盼着邵主任的喜糖呢,待会出去官宣一下”

       邵宇寒吃完午饭,抱着那盒喜糖和刑克瑶走了出去,把糖放在台子上,一堆小护士和医生都围了过来“哇~终于吃到邵主任喜糖了!”

       “是啊,这不是来给你们发了嘛”邵宇寒紧紧地牵着刑克瑶手说道。

       刑克瑶和邵宇寒说下午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邵宇寒将刑克瑶送到医院门口看着刑克瑶上了车并嘱咐了一句“慢点开”直到看不见车了,邵宇寒才转身进医院。

       到了傍晚,邵宇寒一刻也没耽搁,准时准点下了班,去超市买了一些刑克瑶平时喜欢的菜,接着去了公司门口,不一会儿刑克瑶走出了大门,看见邵宇寒在门口等着她,她很高兴地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接你下班啊”两人面对着面手牵着手。

       到了家,邵宇寒让刑克瑶休息一会,等着他做的晚饭。

       “你一天在医院都这么辛苦了,我来吧”

       “以前都是我做呀,我不幸苦,再说了中午你做了那么美味的汤,我这也得多进进厨房了,不然这做饭的手艺都要被你超越了”

        “好~那我给你做副手?”

        “行啊!”

        两个人在厨房就那样忙起来了,这种平凡普通的场景,在他们分开的那七年里却从未有过……       

        他们一起吃过了晚饭,刑克瑶去洗了碗,邵宇寒擦了桌子,晚上刑克瑶有个电话会议,邵宇寒就先去休息了,开完会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刑克瑶推开卧室门,看见邵宇寒好像已经睡了,刑克瑶床头边上的灯还留着,刑克瑶轻轻掀开被子躺上床,给邵宇寒掖了掖被角,便关了灯。

        “邢总,以后非必要的会就给公司下面的人去开吧,不想你这么累”

       “吵醒你了?”刑克瑶不好意思地说道

       “等着你呢,没睡着”

       “好~以后不是一定要我开的会,我就不开了”刑克瑶抱着邵宇寒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在他怀里,她睡的永远是这么安心……




个人觉得姐姐姐夫的爱情是比较稳重、比较细腻的,体现在很多日常的小细节里,他们永远都是互相关心体谅着对方。

墩啊墩

续明儿去民政局(壹)

去年准备高考,今年一次性看了好多剧,看了城池营垒好喜欢姐姐姐夫,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第一次写,请多包涵👀

文笔不好请见谅

本文从姐夫拉着姐姐说明儿去民政局开始

        二人从店里结账出来,邵宇寒走到车边绅士地打开门说:“请!”刑克瑶笑着看了看邵宇寒坐进了车,邵宇寒坐到车里:“你该不会是乐的连安全带都忘了吧”边笑着边伸手帮刑克瑶系好安全带。

        “我乐什么了”刑克瑶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


去年准备高考,今年一次性看了好多剧,看了城池营垒好喜欢姐姐姐夫,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第一次写,请多包涵👀

文笔不好请见谅

本文从姐夫拉着姐姐说明儿去民政局开始

        二人从店里结账出来,邵宇寒走到车边绅士地打开门说:“请!”刑克瑶笑着看了看邵宇寒坐进了车,邵宇寒坐到车里:“你该不会是乐的连安全带都忘了吧”边笑着边伸手帮刑克瑶系好安全带。

        “我乐什么了”刑克瑶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自己乐什么不知道吗?明天早上八点我到你楼下等你,我知道邢小姐一向是很守时的”邵宇寒笑着说道。

        “这可不一定哦,古人不是说过了嘛好事多磨”

        “行!等就等吧,只不过当年去看演唱会有些人让我白等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又让我等,我这心里还是有点怕的”邵宇寒调侃到。

        “这件事这辈子都过不去了是吧,一找着机会就说”

        “那是当然了,不过……”

        “不过什么?”

        “我愿意等你一辈子”

        刑克瑶低着头笑着,“我心似君心,定不负君意”便是刑克瑶内心的真实写照。

        “等会想吃什么?”邵宇寒问到

        “emmm……我都行”

        “那咱们逛逛,想吃什么任你挑”

        “好!”

        邵宇寒将车停好,二人手拉着手走在街上。不经意间抬头看向天空,一颗小星星悬挂在夜空。又大,又亮,就那么一颗,却是那么耀眼,在这日落月未升的傍晚时分。绕过了一条街,走过了两栋楼,即使是被层层云席卷而过,但它还在。

        “宇寒,你看那颗星,它是多么的明亮,却又是多么的孤单”

        “要我说呢,这颗星就像是你心中的我,我心中的你,散发着光芒,是我们各自的唯一”

        两人选了一家西餐厅,吃完饭邵宇寒将刑克瑶送回了家。邵宇寒看着刑克瑶进了楼才坐上了车,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笑了笑,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发了条语音“记得明天早上八点我在楼下等你”

         “知道啦,邵大主任”

         听完刑克瑶秒回的信息,邵宇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才缓缓启动了车。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徐徐升起,阳光朦胧,清澈又不刺眼,一切仿佛被洗漱了一番,干净明朗。

         一切准备就绪,邵宇寒怀着激动的心情赶到了刑克瑶家楼下,他看了看表——七点五十分,不一会儿,刑克瑶也出来了。

        两人惊喜的看向对方,一样颜色的外套,里面是件整洁的白衬衫。

        两人都笑了,“要不说心有灵犀呢”邵宇寒说。

        在民政局里,印章落在崭新的纸面上,工作人员将证件递给他们“恭喜二位,祝二位百年好合”

         “谢谢”两人一起说道

         邵宇寒拿过两本证件细细端详着,“谢谢你,克瑶,给了我这国家级证书”边说着边把两本证在刑克瑶眼前晃了晃。

         “邵主任拿的各种各样的证书难道还少吗?国家级的,甚至是世界级的”

         “诶,这可不一样,这个证书只有你才能给”说完邵宇寒将刑克瑶揽入怀中,这一刻,他们等了七年多……

         “我带你去个地方”邵宇寒拉着刑克瑶的手走出了民政局。

         很快,车在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两人坐电梯到了二十六楼,邵宇寒打开了一户门,说“快进来”

         只见崭新的房子,里面的大件家具已经准备的妥妥当当,装修的风格也是刑克瑶喜欢的。

         “你家具都买好了,动作够迅速的哈”

         “那当然了,平常不是你加班出差,就是我加班出差,休息的时间也很难凑到一起,索性我就趁着我休息的时候去把这些大件的家具给买了,怎么样?是你喜欢的风格吧”

         “邵主任选什么都好,选什么都完美”刑克瑶看看邵宇寒,笑着说道

         “就像是选你一样”两人对视而笑

         “不过,一些小件的东西还请邢总有空的时候去挑选挑选”

          “好~”

          “中午想吃什么?”邵宇寒问到

          “餐蛋面!”

          “行~那去我那吧,我给你煮”

          两人到了租的房子里头,和从前一样,邵宇寒在餐台忙着,刑克瑶坐在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邵宇寒,眼里满是欢喜。不一会儿他就将面煮好了,端到了刑克瑶的面前。

           “想什么呢?”

           “我在想,当年的我们也是这样,我坐在这看着你给我煮面”

           “以后的我们会一直这样”邵宇寒轻轻的拍了拍刑克瑶放在桌子上的手背说道。

           吃完了面,两人坐在沙发上,刑克瑶从包里拿出了个精致的小盒子,拿到了邵宇寒面前“打开看看”

           邵宇寒打开一看,是个手表

           “我看你的表戴了那么多年了,给你买个新的,换上吧”

          “好~”说完,邵宇寒从新表盒中拿出了表,将手伸到刑克瑶面前,眼神示意刑克瑶帮他换上新的表。

          刑克瑶装作不懂的样子笑着说:“怎么了?”

          “能劳烦夫人替你的先生戴个表吗?”

          刑克瑶一边拉过邵宇寒的手腕,替他摘下旧表,“油嘴滑舌”

          邵宇寒将旧表小心翼翼地放到盒子里“这可是你当年送我的,要保存好~”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聊着聊着,刑克瑶靠在邵宇寒的肩头上睡着了,邵宇寒轻轻的拨开了她额前的头发,吻了一下她额头,把她放倒在沙发上,他怕阳光太过刺眼,蹑手蹑脚地拉上了窗帘,拿了一个小毯子盖在了刑克瑶身上。他坐在刑克瑶旁边静静的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当年在旁边说好陪他写论文,自己却睡过去了的样子。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刑克瑶醒来,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邢克垒,怎么了?”

           “米佧请的半个月的假要到期了,明天她就要走了,说是想一起吃个饭,那个,你记得叫下邵主任,晚上来我这,我下厨”

            “好,挂了啊”

            “克垒说米佧明天要走了,让我们过去吃饭呢”

            “好啊,那咱们早点过去?我去给克垒帮帮忙”

           “不用,让他自己做就行了”

           “你舍得累着你弟弟,我可舍不得累着我的小舅子”邵宇寒调皮地说。

            刑克瑶朝他笑着翻了个白眼,也调皮地说道:“那咱就现在走吧,姐夫?”

            到了邢克垒家,两人走进家门,米佧见两人来了,说“邵主任,克瑶姐,这么快就到了呀,快坐快坐,我给你们倒咖啡”

           “我就不喝了,我去给克垒帮忙”

           米佧连忙说:“不用不用,您等着就好”

           这时厨房里传来邢克垒的声音:“是啊,不用了不用了,邵主任您歇着,等着我的满汉全席就好了。姐~你那边有红酒吗?去拿一瓶呗”

           邢克垒从厨房端出刚炒好的菜,走到邵宇寒边上说:“邵主任,您待会可得多喝点”

          “为什么呀?”邵宇寒说道

          “您看这,米佧是您得意大弟子,明天她就要走了,更重要的是,喝多了开不了车了呀,今晚就住对门不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有一套哈,上次你拿我当幌子的事……”邵宇寒看了看米佧

           “什么幌子”米佧一脸懵地看着邢克垒

          “没什么没什么,邵主任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哈,我这给您出主意呢”

          “你这主意怕是出的有点晚了,哈哈哈哈”邵宇寒笑着说。

          刑克瑶拿红酒回来了,听见里面在笑,问到:“什么主意?”

        “没什么没什么”邢克垒一溜烟又跑进了厨房

        菜都上齐了,米佧在给每个人的杯子都倒上酒,拿起酒杯“今晚谢谢大家了”

        “我觉得你要特别谢谢我一下,这一大桌子可是我忙活的”

        “行~那我单独敬您一个行了吧,邢队长”

        接着米佧又说道:“我决定,那边的高阶计划我不参加了”

       “为什么?多好的机会呀”邢克垒说道

        “光阴宝贵,我不想和你天各一方,毕竟除了专业上的事,还有其他等我追寻”

        “你看看人家,你就光想着你专业上的事”刑克瑶盯着邵宇寒,邵宇寒无奈地笑了笑。

        “对了,打你们一进门我观察了很久了,你们两今天穿的情侣装,还这么正经,该不会?你们去领证了吧?”邢克垒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人

        “不愧是警察哈,就是专业”邵宇寒拿出外套内口袋的两本结婚证,“看”

        邢克垒和米佧既惊喜又震惊接过两本红红的结婚证,打开看说:“哇~恭喜姐姐姐夫了哈!”紧接着,邵宇寒从口袋里拿出了两个红包递给了邢克垒和米佧“姐夫的见面礼”

         刑克垒和米佧笑着接过红包“谢谢姐夫”     

         此时的刑克瑶有点震惊的看着邵宇寒“你还挺周到的哈”

         “那是当然,我一向很周到的好吧”

         “难怪刚刚说我出的主意太晚了呢,姐夫我敬您一个,祝您和我姐白头偕老”邢克垒举起了杯子。

         此时的米佧看到了到了邢克垒脸上那控制不住的羡慕之情,“还有一年多我就回来了,等我一回来我们也去领,好吗?”

         “好~”邢克垒紧紧地握着米佧的手

         吃完饭后,邵宇寒帮着邢克垒整理好了桌子碗筷,刑克瑶说道:“我们走吧,米佧明天要走了,我们就别在这当电灯泡了”

        “我看是有人迫不及待洞房花烛了吧”邢克垒还是一如既往欠嗖嗖的样子。

        “邢克垒,你找死吗”

        “就在对门,那我们就不送二位了”

        两人一起进了对门,“哎呀,总算是光明正大登堂入室了”

        “难不成你以前是偷偷摸摸来的?”

        “那倒不是,不过现在我们可是国家认证的了,跑不了了哈”邵宇寒一副小朋友拿了比赛的奖骄傲的样子,邵宇寒把头凑到刑克瑶耳边轻轻的说 “天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

        此时要拿出东坡先生的大作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先到这里结束吧,有思路就再写写,纯属娱乐,文笔真的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