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郁颜

168浏览    9参与
与山

给ABO中的三对合法夫夫约了CP名手写,字旁边的小装饰对应他们的信息素〃∀〃

太好看了呜呜呜呜我好喜欢!一定要分享给大家看!


三张图总览不均匀,所以图四是用来端水的(。)



给ABO中的三对合法夫夫约了CP名手写,字旁边的小装饰对应他们的信息素〃∀〃

太好看了呜呜呜呜我好喜欢!一定要分享给大家看!


三张图总览不均匀,所以图四是用来端水的(。)


与山

【ABO】惩罚期·邂逅

【“接受惩罚时要有礼貌,答话前记得叫先生。”】


—————————全文往下—————————


郁钦×颜霜

新人潜力监察官×地下黑街情报贩子


  “请确认处罚决定书上的内容与你签字时是否一致。”


  “惩戒将在十分钟后正式开始。”


—————————分割线—————————

有彩蛋♡

是婚后郁颜无意间提起这场惩罚的小剧场。


郁颜的故事还有一篇,指路本合集【坦白也从严】。

本文是两人相遇的故事,相遇总览在本合集【乱炖几百问(上)】中有提到,不清楚的姐妹可以去看看。


好多人想看惩罚期,所以浅发一下,祝食用愉快♡...


【“接受惩罚时要有礼貌,答话前记得叫先生。”】


—————————全文往下—————————


郁钦×颜霜

新人潜力监察官×地下黑街情报贩子


  “请确认处罚决定书上的内容与你签字时是否一致。”


  “惩戒将在十分钟后正式开始。”



—————————分割线—————————

有彩蛋♡

是婚后郁颜无意间提起这场惩罚的小剧场。


郁颜的故事还有一篇,指路本合集【坦白也从严】。

本文是两人相遇的故事,相遇总览在本合集【乱炖几百问(上)】中有提到,不清楚的姐妹可以去看看。


好多人想看惩罚期,所以浅发一下,祝食用愉快♡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鞠躬O(≧▽≦)O


与山

【ABO】乱炖几百问(上)

【基础5问+野安10问】


——————————正文分割——————————


★基础篇

受访人:

慕灼&郁珩,郁钦&颜霜,卓野&沐淮安


1.欢迎各位,首先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性别与职业,再分享一下自己的信息度味道叭!

郁珩:郁珩,Omega,目前在联盟特案队担任队长,信息素是鸢尾。

郁珩:坐在我身边的Alpha是我的丈夫慕灼,审判庭五位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审判长之一,工作代号Alioth,信息素是冷杉。

郁珩:哦对了,虽然审判庭是慕灼的直属单位,但他大多数时间都在联盟最高法院工作。

郁珩:对,就像在大学任教的法学教授同时也在担任某公司的法律顾...


【基础5问+野安10问】


——————————正文分割——————————


★基础篇

受访人:

慕灼&郁珩,郁钦&颜霜,卓野&沐淮安


1.欢迎各位,首先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性别与职业,再分享一下自己的信息度味道叭!

郁珩:郁珩,Omega,目前在联盟特案队担任队长,信息素是鸢尾。

郁珩:坐在我身边的Alpha是我的丈夫慕灼,审判庭五位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审判长之一,工作代号Alioth,信息素是冷杉。

郁珩:哦对了,虽然审判庭是慕灼的直属单位,但他大多数时间都在联盟最高法院工作。

郁珩:对,就像在大学任教的法学教授同时也在担任某公司的法律顾问一样。

郁珩:什么?我主动介绍慕灼的模样好甜?

郁珩:谢谢夸奖。


郁珩单手搭在慕灼的座椅靠背上,两眼弯弯笑得落落大方,下巴轻快一扬:

“好了,下一对。”

沐淮安抬了抬手示意郁钦跟颜霜先请,郁钦则示意颜霜先说。


颜霜:我叫颜霜,是Omega,信息素是合欢。

颜霜:嗯,合欢花的味道,很淡。

颜霜:职业是……唔、花店老板。

郁钦:郁钦,Alpha,目前在联盟监察委员会担任委员长,信息素是雪松。

说完,郁钦稍作停顿,疑惑望向对面戴着金丝眼镜的漂亮Alpha。


郁钦:沐淮安是吗?你笑什么。

淮安:笑您跟郁队真不愧是一家人。

淮安:连回答问题的格式都一模一样。


郁钦闻言,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心中却想传闻果真不假——

作为联盟史上最年轻的特级情报专家,沐淮安天生敏锐。


淮安:到我们了吗?我叫沐淮安,特案队副队长。

淮安:性别是Alpha,但是在联盟存有一份性别标注为Omega的档案。

淮安:因为Omega容易让人放松警惕,方便办案。

淮安:信息素是白茶。

卓野:卓野,Alpha,联盟A区空军总司令。

卓野:信息素是梅子酒。


砚/山(胡乱激动):我家第一个非植物系信息素出现了!


2.身高?

郁珩:187

慕灼:191


颜霜:183

郁钦:193


淮安:189

卓野:191


砚/山(呆滞):大家营养这么好吗……一米九遍地都是?

郁珩:嗯,毕竟人类的最高寿命都到200岁了。

郁珩:平均身高高一点也正常。


郁珩:另外我更正一下。

郁珩:沐淮安的标准净身高是190.37

砚/山(呆滞×2):怎么还有把身高往低了说的?

郁珩:大概是因为一米九影响他装Omega吧。


3.是如何与对方相识的?又是怎样坠入爱河的呢?

郁珩:慕郁两家是世交,我跟慕灼青梅竹马长大,认识很多年,坠入爱河是自然而然的事。

郁珩:他比我大三岁,听说从小就喜欢我。

郁珩:对,听长辈们说的,因为我只记得他小时候天天和我对着干。

郁珩:抢我的玩具枪和坦克,非要带我去拼七巧板、搭积木。

郁珩:在我翻墙头的时候抓我,说我应该去玩旋转木马或者荡秋千。

郁珩:不让我爬树下河,硬要带我去花园?

郁珩:总之当年年幼的我对慕灼的做法非常不理解。


慕灼:嗯,是我做的事。

慕灼:因为当年大家都说小珩将来要分化成Alpha,只有我觉得不行,心想我要把他娶回家,那他应该是Omega才对。

慕灼:对……虽然那时候我也还没分化,但小时候的我就是十分笃定自己是Alpha。

慕灼:所以我一看到小珩玩Alpha玩的那些东西就着急,一定要给他塞更适合Omega玩的玩具。

郁珩:于是我至今依然怀疑我分化成Omega是被慕灼逆天改了命。


砚/山(看向郁钦):为什么说慕灼从小就喜欢郁珩?长辈有没有什么趣事可分享?

郁钦:慕灼七岁时就说自己的人生理想是娶小珩。

郁钦:还是在两家聚会时红着脸一本正经大声宣布的。

郁钦:我爸逗他,说想娶我们家的人可没那么容易,首先要年年考第一,少一学期都不行。

郁钦:原本那就是饭桌上欺负小孩的话,为了让他好好学习随口开的玩笑。

郁钦:结果十多年后,慕灼大学毕业,真的拿了一摞成绩单来我家提亲。

郁钦:成绩单各式各样,有年头的都泛了黄,还真一学期都没少。

郁钦:小珩脸皮那么厚,当时都被他闹脸红了。


砚/山:很好,甜度很到位,我很安详。

砚/山:多嘴问个问题,慕灼,如果郁珩分化成了Alpha?

慕灼:我会一如既往爱他。


砚/山:好嘞,下一对,颜霜。

颜霜:我跟郁钦的相识源于一场意外,一场毫无美感、处处令人恼火的意外。

颜霜:那年联盟秘密引进了一批高杀伤力的新型武器,型号未知,来源未知,用途未知。

颜霜:黑市有人出高价,买这批武器的规格参数信息,如果能弄清它们的来处与用途,那么事成之后报酬还会追加。

颜霜:我需要这笔钱,所以用尽手段拿到了这份资料,甚至已经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的情况下离开了武器实验中心。


颜霜:然后我在总部门口碰到了终端出了故障的郁钦。


郁钦:联盟的门禁十分严格,指纹虹膜和终端信息卡中的密钥缺一不可。

郁钦:当时门卫不在,我有急事,终端坏了也不能与人联系,就追上正要离开的颜霜,请他帮我开一下门。

颜霜:他彬彬有礼,条理清晰自报家门,拿出身份卡让我看,诚恳向我解释自己真的是在里面工作的人。


颜霜:我用来开门的装备来自于一名当天休假的后勤人员,虹膜和指纹的造假技术是地下街的黑科技,终端密钥也是通过非常手段搞来的。

颜霜:郁钦的身份卡上写的很明白,他在监察委员会工作。

颜霜:那里与后勤部隔了三栋大楼和一整个休闲区,我本以为他不会和不起眼的后勤人员有交集。


颜霜:而且门卫是我为了拿资料有意支走的,否则郁钦本可以直接向他说明情况。

颜霜:于是我本能认为他被困在门外也有我的责任,头脑一热,帮他打开了门。


郁钦:可惜很不巧,我认识那名后勤人员。

郁钦:联盟总部有上万人,我面熟的不过区区几百,交集多的也就几十,其中后勤部只有一人。


砚/山:嘶……这是怎样的概率和缘分。

砚/山: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颜霜:然后我就翻了车,郁钦直接抓了我就近送审。

郁钦:但是颜霜还是找到机会删除了所有资料,武器实验中心也没有任何监控拍到他的身影。

郁钦:所以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调查组都没能查出任何东西。


颜霜:最后还是郁钦把我查了个底朝天。

颜霜:他没能找到我拿资料的有力证据,却误打误撞抓到了我很久以前贩卖联盟B级情报的把柄。


颜霜:我被判处一个月的惩罚期,首日的惩戒数目是100,之后每天30。

颜霜:第一天的惩戒执行人是郁钦。


郁钦:我只罚了第一天,之后都是相关人员动的手。

郁钦:颜霜韧性极强,认罚认的很痛快,不吵不闹也不怨,半个月连滴眼泪都没掉过。

郁钦:直到我无意间发现他晚上缩在被子里哭到喘不过气。


砚/山:哥哥,你看着我的眼睛。

砚/山:你为什么要在晚上去单身Omega住的牢房掀人家被子。


郁钦:……关于他去武器实验中心拿资料这件事……我还有问题要问。

郁钦:理论上这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只能在比较特殊的时间去。


砚/山:好的哥哥,您继续。

郁钦:他哭的很凶,我本来想说算了,给他递了纸巾就准备走。

郁钦:但他哑着嗓子说他愿意告诉我。


郁钦:那之后我们没再有过交集,惩罚期结束后颜霜本可以选择留在联盟休养,但是他没有。

郁钦:临走前他来向我道谢,说无论如何,谢谢知道真相的我没有让他罪加一等。


郁钦:我说那是因为他并没有把资料带出去,自然也没到需要被定罪的程度。

郁钦:可他依然诚恳说谢谢,说完笑笑转身就走,竟然真的没有下文。


郁钦:再然后我鬼使神差叫住了颜霜,问他是否需要一份体面的工作。

郁钦:他摇头拒绝,顿了顿似乎觉得不妥,又补充说他可以自己找。


颜霜:我不想一辈子游走在灰色地带,靠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过活。

颜霜(垂眼):也可能真的被打怕了,不敢再去挑战规则的底线。


颜霜:又或许我只是单纯对谁动了心,想让自己变干净。

颜霜:总之后来我去卖花了。


郁钦:我是在傍晚的天桥上再次遇见颜霜的。

郁钦:他抱着一大捧缤纷问我——先生,要买花吗。

郁钦:后来我想,这大概是心动伊始。


砚/山(再次感慨):很好,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砚/山:淮安,来。


淮安:我跟卓野在部队相识,从新兵连出来后我分到了他手里。

淮安:坠入爱河的具体时间我说不太清,我们相处的时间太久了,不单是日常训练,还有各种任务。

淮安:能让部队出人支援的任务都不是小事,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的团队协作很容易让人紧密相连,纽带是彼此的性命。

淮安:卓野护着我滚过山崖,在冰天雪地里给我生火,替我挡过子弹。


淮安:坦白来讲,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头疼卓野这个队长,因为他像跟我作对一样事事盯我,小小偷个懒被抓到了都是一通狠练。

淮安:拥有魔鬼称号的野外生存演习我都没跪,平生第一次脱水竟然是拜卓野所赐。

淮安: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他很周到,很会照顾我的情绪。


淮安:所以我大概就是这样稀里糊涂沦陷的。


卓野:淮安很特殊,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他非池中物。

卓野:或许是受家庭环境影响,他的体态真的很漂亮,非常抢眼。

卓野:不同于在新兵连高强度训练下培养出的肌肉记忆,淮安的一举一动无比自然,是多年来刻在骨子里的挺拔立整。


淮安(笑):那确实是刻在骨子里的。

淮安:毕竟从五岁开始,我站军姿就已经以半天为单位了。


卓野:我先入为主,此后便一直对淮安寄予厚望,希望他优秀踏实,勤恳端正。

卓野:万万没想到他投机摸鱼一把好手。

卓野:训练演戏、考核控分,被抓到后看不到实锤证据还不认错,歪理一套接着一套邪门的很,怎么收拾都不老实。

卓野:他不会乖乖站在那里等你修剪,只会在翻车后总结经验,争取下次摆的天衣无缝,让你挑不出错。


卓野:带兵这么多年,我还没遇到过搞不定的人,被淮安激发出了诡异的胜负欲,隔三差五就要拎他敲打一番。

卓野:敲着敲着就真把心思敲到了他身上。


4.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郁珩:温柔又奇怪的邻家哥哥,墨绿色的眼睛很好看,像宝石。

慕灼:哭起来很有气势的邻家弟弟,可爱又粘人,脾气不小,很有个性。


颜霜:不笑的时候有点凶,给人很强的距离感,眼神极具穿透力,让人不敢直视。

颜霜:像伫立在联盟总部门前的雕塑。

颜霜:高大威严,精致到近乎完美,神圣不可侵犯。

郁钦:处理起来很棘手的Omega。

郁钦:胆大又周全,办事嚣张处事圆滑,年轻的过分,也漂亮的过了头。


淮安:卓越嚣张,人如其名。

淮安:不过最开始我就不是很喜欢卓野,因为他看起来很难对付。

卓野:……

卓野:乖巧肯努力,懂事还刻苦,不争不抢、不跳脱也不扭捏的高分新兵。

卓野:倒也不至于觉得自己瞎了眼,淮安段位高,换谁都一样。


5. 谁是一家之主?

郁珩:外界看来一家之主应该是慕灼。

郁珩:这点基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慕灼:实际上我从来惹不起小珩。

慕灼:所以还是他的权利大一些。


颜霜:我们遇到事情通常会一起商量,决定也一起做。

颜霜:但是很多需要家庭出面的事都是郁钦在做。

颜霜:这样看来一家之主应该是他。

郁钦:嗯,颜霜说我是我就是。


淮安/卓野:他是。

淮安/卓野:好吧我是。

淮安/卓野:……


卓野抬了抬手示意沐淮安先说。


淮安:听卓野的。

卓野:淮安是。

淮安:嗯,我是。


砚/山(翻看手中的采访稿):太长了,加上CP的十个问题字数得上万。

砚/山:这样,基础问题暂时先到这里,剩下的咱们以后慢慢问。

砚/山:接下来让我挑一对幸运CP来参加第一场专访——


————————————————————————

★野安篇

受访人:卓野&沐淮安


1.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什么最重要。

淮安:爱最重要。

淮安:很多人说爱是冲动产物,激情褪去总会被消磨。

淮安:但我认为合格健康的关系不该这样。

淮安:爱不会消失,它会沉淀为厚重不张扬的模样,化入每一个不起眼的习惯。

淮安:你会在回家时看一眼玄关有没有摆着对方的拖鞋,下飞机后的第一句平安不会再报给父母,你们可能会因为空调温度打一辈子的架,却又发现生活作息和吃饭口味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微妙变化。

淮安:这不是偶然,也不是被迫的改变,是爱。


卓野:把握当下最重要。

卓野:有冲动就要付诸于行动,想惊喜就要放肆期待,有分歧就要去解决哪怕会吵架打架,想念了就要及时说出来,对什么事情有所不满也不要拐弯抹角,直接讲。

卓野: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意外会不会先明天一步降临。

卓野:而在意外突生、死亡迎面袭来的时候。

卓野:率先浮现在你脑海中的可能并不是多崇高、多伟大、多了不起的东西。

卓野:而是“如果那场电影结束时我吻了他就好了”,或者“昨天真不该因冷战漏掉那句晚安”。

卓野:所以不要总想着“下次再说”。

卓野:爱恨喜怒都要及时说出口。


砚/山:卓司令,你说实话。

砚/山:你到底千钧一发“死”过多少次,才能把这么寻常一个问题答的如此悲壮。

卓野(老老实实):数不清了。

卓野:不过现在情况好了很多,因为年代和平,我基本只需要在后方指挥。


2.第一次是如何决定上下的?

淮安:我问卓野想在上还是下。

卓野:我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

淮安:然后就一直是这样了。


砚/山:有没有想过反攻?

淮安:暂时没有。

淮安:卓野身体很好,在下面已经很累了。


郁珩:不好意思,我插一句嘴。

郁珩:我决定以后还是不推他参加调查总署的优秀干部评比了。

郁珩:这些荣誉对升职加薪有好处,之前我总觉得需要给他争取一下。

郁珩:谁知道他在床上都这么没斗志。


淮安(双眼一弯):谢谢队长。


砚/山(看向卓野):如果某天淮安突然想反攻?

卓野:没问题,随时欢迎。


3.易感期怎么过(尤其当易感期撞一起),会不会互相咬?

淮安:会。

淮安:前提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并且都没有正事要忙。

淮安:不在一起或者有正事要忙就打抑制剂。


卓野:嗯,会咬腺体。

卓野:淮安的信息素能很有效地安抚我。

卓野:我想我的信息素对他应该也很管用。


郁珩:确实。

郁珩:整个调查总署都知道卓司令的信息素有奇效。

卓野:?

郁珩(问在场的所有人):你们收到过请假事由为“易感期到了,所有型号的抑制剂都没有用,所以要去军区找自家Alpha”的休假申请吗?

郁珩:我收到过。

郁珩:更邪门的是这申请我还批了。


郁珩:总之沐淮安绝对是我认识的、粘人粘的最明目张胆的Alpha。

郁珩:卓司令好福气。


卓野:郁队……费心了。

卓野: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郁珩:还真有。

郁珩:下次执行空域巡航任务的时候带上淮安,办案需要。

郁珩:具体情况之后让他跟你沟通。


淮安(警惕):工资按出外勤算?

郁珩(微笑):按休假算。


4.对方身上有没有什么开关,一碰就能乖乖听话的那种。

淮安:眉心和脸颊。

淮安:卓野习惯我的热烈,纯情起来反而招架不住。

淮安:比如我咬他他只会反过来压我,但如果我正正经经在他脸上亲一口。

说着,沐淮安突然偏头,在卓野侧脸落下乖巧一吻。

淮安:他就会迅速脸红。

淮安:像现在你们看到的这样。


卓野(脸还红着):淮安身上的开关有两处。

卓野:一处是腺体。

卓野:虽然听起来很没新意,但这其实是很安全的地方。

卓野:毕竟Alpha的腺体一般人碰不到。

卓野:具体表现?

卓野:经不起撩拨,随便摸一摸那片皮肤就会升温;揉两下就能让他安静,哪怕他当时已经不安到了极点。


卓野:另一处是左边胸口,那里有个纹身。

卓野:纹身用的彩墨中锁了我信息素。

卓野:因为Alpha和Omega体质不同,无法拥有终身标记。

淮安:所以我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标了一个。

淮安:对,我自己要求的。

淮安:放心,锁定信息素的技术已经基本成熟,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淮安:只是比普通纹身更疼而已。

淮安:有多疼?

淮安:疼到想哭却没有力气。


淮安:卓野身上没有。

淮安:因为联盟在这方面对军人有要求,他不能纹。


砚/山:卓野现在的军衔是?

淮安:中将,可以永不退役。


砚/山:那就意味着他永远不可能跟你拥有同款纹身。

砚/山:会介意吗?

淮安:不会,我可以咬他一辈子。


砚/山:对了,淮安身上纹是是什么图案?

淮安:子弹。


5.平时处于互相较劲鸡飞狗跳的状态,有没有心疼对方的时刻? 

淮安:有。

淮安:卓野是从最普通的兵一步一步做到现在的,经历过很多分离,也见证过无数牺牲。

淮安:保家卫国听起来满是热血与荣耀,实际上背后的辛酸和血泪多的数都数不清。

淮安:虽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像我爸和卓野这样深刻的觉悟。

淮安:但我永远尊敬并感谢他们。

淮安:也会永远心疼。


淮安:另外我们确定关系后相处其实很和谐。

淮安:针锋相对最多的几年都在部队,那时候我们还没在一起;成家后卓野也是在部队待的更久。

淮安:所以我们会将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淮安:比如缠绵。


卓野:淮安是个惯会招人心疼的。

卓野:经常猝不及防招惹你一下,真真假假分不清楚。

卓野:印象中我最心疼他的一次是在部队。

卓野:一个协助边境特警的支援任务,对方持有S级武器,挟持大量人质躲在废弃工厂,逼我们收起武器、提供飞机让他们逃跑。

卓野:人质中有一位到了孕后期的Omega,很明显已经要坚持不住了,状态非常糟糕,非常危险。

卓野:我们没办法,只好协商人质置换,用我们的人把那位Omega换出来。


卓野:可是没有人会蠢到让尖兵来换一个几乎没有行动能力的Omega。

卓野:双方僵持不下,对峙许久后对方的头目突然点了淮安。

卓野:他问这个兵是不是Omega。

卓野:然后对方说,如果他是,那么用他来换也不是不行。

卓野:前提是断他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否则免谈。


说到此处,卓野轻轻闭了下眼,平静面容宛若刀刻,难辨喜怒地沉默下来。

于是沐淮安若无其事接过话音。


淮安:亡命徒嘛,大家也看过不少电影,应该知道他们除了丧良心以外,多多少少都沾点变态。

淮安:所以他们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为的不仅仅是废掉我的行动能力,还为了满足自己心里那点可笑的阴暗面。

淮安:事态紧急,没有斡旋余地,对面一口咬死只允许我去交换,其他人谁都不行。

淮安:我就去了。


砚/山:那腿和胳膊是……真的断了吗?

淮安:真的,对方要求我走到能让他们看清楚的地方自己断。

淮安:在这种事上作假,一旦暴露就是一工厂的人命,我没胆子赌。

淮安:就这样,我把那名Omega换了出来。


淮安:之后是很老套的双方极限拉扯,听说最后交火的时候卓野杀疯了。

淮安:为什么是听说?因为对方在我腺体里注射了药物,我意识昏沉。

淮安:不过我还蛮遗憾的,没能看到卓野为我发疯的样子。


卓野相当没脾气地叹了口气。


卓野:然而换人质并不是最让我心疼的。

卓野:淮安是军人,使命在身很多事不得不做,容不得我用儿女私情去心疼怜惜。


卓野:那次任务完成的很圆满,淮安在最后清醒的时刻把对方头目引到了我们的狙击枪下,为我们的破局提供了机会,记一等功。

卓野:可是……那个怀孕的Omega……最终并没有被救下来。

卓野:他死在了被送往医院的路上,腹中成型的孩子也没保住。


卓野:我见过很多军人落泪,难过的愤怒的、不甘的后悔的、感动的委屈的,又或者只是单纯难以自持,忍不住想要释放情绪。

卓野:我见过很多,自己也因为各种事情掉过眼泪。

卓野:可我再也不想看到淮安像那样哭了。


气氛不知何时压抑了起来,在场众人神色皆沉,空气一时凝固。


淮安:嗯,醒来后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都碎了。

淮安:窝在卓野怀里嗷嗷哭来着。


明显夸张的表述逗得大家不得不笑,缓和间郁钦与慕灼对视一眼,似乎终于明白了郁珩为什么肯这样宠沐淮安。


6.卓野被淮安告白时是什么心情?描述一下当时的心理活动叭!

卓野:被告白的时候心里乱成一团。

卓野:很开心,是源自本能的、不讲道理也控制不住的开心。

卓野:同时也很不知所措。

卓野:因为毫无防备,我比他大六岁,是他队长,普通家庭出身,还喜欢同性。

卓野:淮安是联盟特级长官沐以尧的独子,年纪正好,心性洒脱,聪明有天分,连样貌都优越。

卓野:在此之前我跟沐长官还有过不少接触,当时就在心里骂自己像什么话,人家那么放心地把儿子放在我这里,我倒好,把人家儿子掰弯了。

卓野:总之就是开心又矛盾。


卓野:所以最开始我没答应他。

淮安:你也就坚持了几个小时而已。

卓野:是……聚餐结束后这小子跑到宿舍撩我。

卓野:我是想矜持,奈何信息素它不受控制。

卓野:气氛燃到这种程度都不上,我还是不是Alpha。


7.如果当初淮安没有先发制A,那么卓野会对先淮安表露心意吗?

卓野:或许……不会吧。

卓野: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他喜欢,也从来没想过要将自己的喜欢告知于他,只想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


卓野:淮安告白是在退役的前一晚,第二天他就会离开部队。

卓野:也就是说如果他没有主动出击,那么之后的我们便不会再有太多交集,

卓野:所以我很感谢淮安当年的勇敢。


淮安(懒洋洋):别光说感谢,卓司令。

淮安:说爱我。


这边,卓野眼含笑意将“我爱你”念得温柔缱绻,另一边,郁钦和慕灼忍不住又对视了一眼——

他们似乎更明白郁珩愿意宠沐淮安的原因了。

除了工作,想必这两个人还有更多共同语言。


8.如何向家人出的柜?

卓野:我天生喜欢同性,父母一早就知道,也能接受。

卓野:淮安很会讨长辈欢心,第一次跟我回家就把我这个亲儿子比下去了。


淮安:我跟父母说清楚自己在认真恋爱,会对这份感情负责。

淮安:他们就很开明的接受了。

淮安:而且我爸对卓野的印象非常好。

淮安:所以我这边也很顺利。


9.淮安出柜后第一次带卓野回家是什么场景?你们的心理活动是?

淮安:出柜很顺利,见家长自然也很顺利。

淮安:全家坐在一起吃吃饭,结束后我爸再跟卓野聊聊我、聊聊部队。

淮安:走之前我妈拿给他一堆东西,让他在部队不要亏待自己。

淮安:还偷偷给他塞了个红包,我看到了。


淮安:至于心理活动,我这边其实并没有很丰富。

淮安:因为我很确定不会有人刁难卓野,完全不紧张。


卓野:我紧张,全程都在提醒自己好好表现,提醒自己大方自然,敬长辈讲礼貌。

卓野: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她比我想象的还要温柔很多,既没有过分招呼我,也没有故意拿姿态让我为难。


卓野:爸的态度也很出乎我的意料。

卓野:我本以为他会很严肃地和我讲一些事情,比如爱请不是儿戏,要负得起责任,要对未来有规划之类。

卓野:没想到他只是很自然地跟我聊家常,偶尔还会讲讲淮安小时候的趣事,远比穿军装时和蔼可亲。


卓野:是的,很惊喜。


10.以后会不会考虑要个孩子?

淮安:可以要,联盟有很完备的技术,提取我们两个的DNA就行。

淮安:但我们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卓野:嗯,因为我们都认为会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产生较大分歧。

卓野:所以继续过几年二人世界、磨合磨合再看吧。



——————————————————————

砚/山:好的,非常感谢大家的配合,聊了这么久辛苦啦,现在我们中场休息。

砚/山:请大家自由交流,秀恩爱的注意尺度,照顾一下单身的小记者。


砚/山:沐队,你来,我有关于信息处理的问题要向你请教。


沐淮安正准备向郁珩讨工资的说法,闻言暂时收声,起身随小记者走到门外。


淮安:怎么了?

砚/山:咳、沐队,我刚刚开了一下天眼,发现你出柜的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砚/山:坦白从宽。


淮安(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你怎么不讲武德。

淮安:行,我单独给你讲。

淮安:不许告诉卓野,采访稿也要发在卓野看不到的地方,嗯?

砚/山:好的沐队,成交!


十分钟后,小记者欣慰地抱了采访稿在胸口,安详表示沐淮安这人能处。

有困难的柜他是真敢出。

  


—————————分割线—————————

有彩蛋,是淮安出柜真实情况〃∀〃

截图形式呈现,应该都能看,点不开可以换换网络或者稍微等一段时间。


采访还会继续,期间大家有什么问题依然可以在征集贴下面补充♡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鞠躬O(≧▽≦)O


与山

【直播预告】今晚八点半

如题,还是老时间,来唠嗑叭!

今天从凌晨四点半睁眼一直忙到现在,于是准备洗个澡吃个饭开直播,诚邀大家一起来玩!

聊什么都行,能聊崽就更好了〃∀〃

好啦,晚上见!



如题,还是老时间,来唠嗑叭!

今天从凌晨四点半睁眼一直忙到现在,于是准备洗个澡吃个饭开直播,诚邀大家一起来玩!

聊什么都行,能聊崽就更好了〃∀〃

好啦,晚上见!



与山

【问题征集】ABO乱炖一百问

【如题,这是一个问题征集贴〃∀〃】


——————————分割线——————————


★首先列一下相关CP:

1.慕灼×郁珩(AO配)

2.郁钦×颜霜(AO配)

3.卓野×沐淮安(双A)

注:以上三对皆为合法夫夫,之后接受采访、回答问题的也是他们六个。


★再来列一下非伴侣关系的组合:

1.郁钦×郁珩(兄弟)

2.郁珩×沐淮安(上下级&最佳拍档)

3.郁钦/颜霜×郁燃(父子)

4.沐以尧×沐淮安(父子)

注:以上四对组合中,郁燃和沐以尧不参与问题回答,涉及他们二人的问...


【如题,这是一个问题征集贴〃∀〃】


——————————分割线——————————


★首先列一下相关CP:

1.慕灼×郁珩(AO配)

2.郁钦×颜霜(AO配)

3.卓野×沐淮安(双A)

注:以上三对皆为合法夫夫,之后接受采访、回答问题的也是他们六个。


★再来列一下非伴侣关系的组合:

1.郁钦×郁珩(兄弟)

2.郁珩×沐淮安(上下级&最佳拍档)

3.郁钦/颜霜×郁燃(父子)

4.沐以尧×沐淮安(父子)

注:以上四对组合中,郁燃和沐以尧不参与问题回答,涉及他们二人的问题记得提问相关人员。

即:涉及沐以尧的问题,问淮安或者卓野;涉及郁燃的问题,问郁钦颜霜,或者郁珩慕灼。


★最后补充几条之前没有公开过的设定帮助大家开拓思路:

1.沐以尧的另一半是女性Omega,也就是说淮安的另一位家长是母亲;

2.郁家从未出过场的两位长辈(即郁珩郁钦的家长)也是男A女O;

3.郁家有三个孩子,老大郁钦,老幺郁珩,老二是个beta,在某研究所从事秘密科研项目,会以年为单位不回家,单身。

4.本篇世界观为未来架空,人类的最高寿命可达200岁(我不管,我说了算)。


好的,人员关系及背景补充说明完毕。


不认识他们、或者对众人关系还不是很清楚的朋友,直接在本篇所在合集找文就好,每一篇文的开头都有标注是哪一对CP的故事,都是独立短篇。

不知道一百问是什么的可以参考这里→★点我 


——————————————————————


认识他们、并且想要向他们提问的朋友们——

可以开始提问啦!!


请留下你想了解的、与他们有关的问题♡


1.问题可以基础如“卓野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也可以深入如“慕灼和郁珩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2.提问可以面向情侣、搭档、兄弟,可以单独询问某人,或者排列组合来问也完全没有问题。

排列组合提问举例↓

【问慕灼】:听说淮安早期出任务时没有选择营救身处险境的郁珩,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3.由于本次采访涉及工程量较大,请大家提问时尽可能地表达清楚:向谁提问,提问内容如何。

例:

【问颜霜】:小燃犯错会跟他动手吗?

【问郁家兄弟】:有没有因为什么事闹得很僵?最后是怎样解决的?


友情提示:

希望大家尽量问一些能够直接发出来的问题,小记者不想整理个采访稿还要走链。

当然,小记者不会自我阉割,所以如果真的发不出来,她还是会走链的(抹泪)


另:

如果帖子太凉这个一百问就没有啦,因为小记者没办法靠自己想出一百个问题。


最后放一个明示:

一百问很容易出精彩的梗,比如予夺的惩罚期和【贪欢】,最初都来源于相性一百问。


好啦,接下来将评论区交给大家,请大家开动脑筋尽管问,看到有感兴趣的点赞即可。

大家冲鸭!!



与山

【直播】今晚八点半

如题↑

忙到现在,时速三百的选手感觉今天是没戏发文了,所以晚上继续聊天叭。


简单解释一下为什么最近直播频繁更文却慢了:

在换新生活,人生地不熟,每天需要面对很多突发状况,很忙,人也浮躁,导致写文效率不高、无法保证质量。


生活稳定后会恢复更新,也会相应地减少直播频率。


然后聊一下直播相关:

1.只是闲聊天,错过了也没关系,大家一定要优先忙自己的事情;

2.不用送礼物,聊天就好;

3.能和我聊我家的儿子们就再好不过啦;

4.可以问与我有关的问题,但是还请不要涉及隐私,比如可以问我有没有耳洞是不是长发,但是不要问我的大学专业和现在的居住地;

5.不追星,不评价时事......


如题↑

忙到现在,时速三百的选手感觉今天是没戏发文了,所以晚上继续聊天叭。


简单解释一下为什么最近直播频繁更文却慢了:

在换新生活,人生地不熟,每天需要面对很多突发状况,很忙,人也浮躁,导致写文效率不高、无法保证质量。


生活稳定后会恢复更新,也会相应地减少直播频率。


然后聊一下直播相关:

1.只是闲聊天,错过了也没关系,大家一定要优先忙自己的事情;

2.不用送礼物,聊天就好;

3.能和我聊我家的儿子们就再好不过啦;

4.可以问与我有关的问题,但是还请不要涉及隐私,比如可以问我有没有耳洞是不是长发,但是不要问我的大学专业和现在的居住地;

5.不追星,不评价时事;

6.希望大家在直播间玩得开心!


以上。

好啦,晚上见♡


与山

今晚八点半开个直播叭

如题,想和大家聊聊儿子,有什么关于文的问题都可以问。

ps:因为状态实在不太妙,想了一圈,好像只有聊崽能让我正常一点。

希望有人来。


如题,想和大家聊聊儿子,有什么关于文的问题都可以问。

ps:因为状态实在不太妙,想了一圈,好像只有聊崽能让我正常一点。

希望有人来。

与山

【郁家父子】浅浅放一个郁钦拍崽

写在前面:

1.这是我半个小时前现想的,只有很潦草的雏形,一切内容都有待完善,放出来是为了给大家看个热闹顺便自己存档,不要和我杠逻辑设定等等等等,那些东西在成文时都会补充至完整。

2.近期大概率不会写(小心跪下)


[图片]



写在前面:

1.这是我半个小时前现想的,只有很潦草的雏形,一切内容都有待完善,放出来是为了给大家看个热闹顺便自己存档,不要和我杠逻辑设定等等等等,那些东西在成文时都会补充至完整。

2.近期大概率不会写(小心跪下)




与山

【一发完】坦白也从严(ABO)

【“去把那块最厚的板子拿来。”】


—————————全文往下—————————


郁钦×颜霜

联盟监察委员长×金盆洗手的情报贩子

6k+一发完狠拍甜饼,郁颜合法夫夫


      “颜,我很感谢你的坦白。”

      “但我认为你也有必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一些代价,对吗?”


      “是的,先生。”


—————————分割线—————————...


【“去把那块最厚的板子拿来。”】


—————————全文往下—————————


郁钦×颜霜

联盟监察委员长×金盆洗手的情报贩子

6k+一发完狠拍甜饼,郁颜合法夫夫


      “颜,我很感谢你的坦白。”

      “但我认为你也有必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一些代价,对吗?”


      “是的,先生。”



—————————分割线—————————

有彩蛋。

是郁珩去郁钦家玩,看到颜霜情况后把郁钦怼了个底朝天的热闹小剧场。


郁钦在颜霜面前温柔的好像不是郁珩那个暴躁大哥w


老样子,揪两个人喝奶茶♡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鞠躬O(≧▽≦)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