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郑伊健

32万浏览    2892参与
人性可畏

【天若有情之芦花】若他还在


深夜时分忽然袭来的脑洞,那必然是要火速抓住的啊~

匆匆成文,不成敬意,您凑合着看吧~

接原剧中港生疯癫后与母亲团圆并开启相依为命模式的剧情,短,小,一发完,就酱。



“港生啊,快把干柴帮阿妈拿进来,不然灶火就灭掉啦!”


母亲温柔中透着焦急的声音穿过寒风,惊动了人在屋外的华港生,他正挥着斧头,专心应付着地上的一堆木柴——那是母亲带着他从外面捡回来的,他负责将它们再劈成小块,用于生火做饭或取暖——如今又到了冬季,他们母子栖身的这间小屋地处荒郊野岭,整日里湿冷得刺骨,两人的生活几乎是一刻也离不开柴火。这会儿一听阿妈叫他,他便立刻丢下斧头,将劈好的干柴兜起,飞快地跑进厨房去,......


深夜时分忽然袭来的脑洞,那必然是要火速抓住的啊~

匆匆成文,不成敬意,您凑合着看吧~

接原剧中港生疯癫后与母亲团圆并开启相依为命模式的剧情,短,小,一发完,就酱。



“港生啊,快把干柴帮阿妈拿进来,不然灶火就灭掉啦!”


母亲温柔中透着焦急的声音穿过寒风,惊动了人在屋外的华港生,他正挥着斧头,专心应付着地上的一堆木柴——那是母亲带着他从外面捡回来的,他负责将它们再劈成小块,用于生火做饭或取暖——如今又到了冬季,他们母子栖身的这间小屋地处荒郊野岭,整日里湿冷得刺骨,两人的生活几乎是一刻也离不开柴火。这会儿一听阿妈叫他,他便立刻丢下斧头,将劈好的干柴兜起,飞快地跑进厨房去,一股脑地填进奄奄一息的灶坑,一通拨拉吹气后,总算是将火又燃得旺了一些,否则他们母子的午饭只怕又要耽搁了,尽管那午饭不过是些番薯粥、腊肉并一小碟自制腌菜之类,可对于如今远离故土、相依为命的他们来说,能吃上饭、吃饱饭,就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阿妈,你坐下歇一会儿,我再出去劈柴,把屋子烧得暖和些——”


华港生边说边要往外走,母亲忙叫住了他,说还是等吃完了饭再劈吧,外面风那么大,别把身子冻坏了。可华港生却坚持要去,且坚持不要母亲陪他一起,毕竟他更担心年迈的母亲的身体——说起来这是他在台湾度过的第七个冬天了,在母亲的陪伴和悉心照料下,他的疯病已好了大半,把从前的那些事情也全都记起来了,虽然暂时还不能出去工作,但至少在家务方面,他可以为母亲分忧了。于是他不顾母亲的反对,包揽了家中绝大部分的活计,一心只想让为了他操劳多年疾病缠身的母亲好好休息。而当他真正动手去干那些活时他才意识到,这些年来他们母子过得究竟有多不易,困难程度甚至超过了他记忆中的童年,只因儿时他们的日子虽不富裕,但毕竟父母还有工作,还能有薪水养家,不像现在他们母子谁都无法赚钱,在这七年中全是靠着母亲当初带来台湾的那些积蓄维持,倘若没有那笔钱,只怕他们两人真有饿死的危险,断难活到今日……


而那笔挽救了他们母子二人性命的积蓄,几乎都是母亲当年在香港唱歌时的收入,她在那家夜总会前前后后一共也就做了半年不到,又要自己租房养着那个吃软饭的男友小孙,日常开销并不小,可即便如此,剩下的金额也依然够他们母子支撑过这么多年,足见当时母亲的那位老板是何等慷慨了,若说他是他们母子的救命恩人,倒也并不为过……


何况,那位老板也的确是有钱有势、家大业大,且对他所在乎的人向来是不吝付出的,无论是金钱还是情感,他都很舍得下血本。尽管他不是什么好人、善茬,尽管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尽管他们母子俩被迫来到台湾、从此再不能重返香港,都是拜他所赐……


华港生的心头猛然震颤了一下,为了尽快终止这些念头,他立刻大步出门,抄起地上的那把斧头,继续发狠地劈起了柴。可那毫不留情灌入他领口的冷风,以及双手虎口处传来的剧痛,却在一刻不放地勾起他脑海中的记忆,让他无法避免地想起他曾经经历过怎样的富贵生活:那宽敞舒适的豪宅,挂满了一整个衣柜的高级订制男装,各类他只在书本电视上看到过的名酒、跑车等奢侈品任凭他自由享用,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人人见了他都恭恭敬敬叫上一声“贵哥”,无条件听从他的调遣,让他真正体验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快感,不是都说权力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春药么?纵然彼时的他背负着深入虎穴的重任,对他的忠心耿耿也不过是虚与委蛇,可他在他那里所得到的重视与偏爱,却是那么的货真价实,在那之前他未曾经历过,在那之后,恐怕也不会有了……


他知道他不是好人,他知道他坏事做尽,活该下十八层地狱,他更清楚他给他们母子的每一分钱都是肮脏的,可是他偏偏就是无法否认,他人生中最衣食无忧的一段时光是在他的羽翼下度过,有他在的时候,他便从没让他在物质上受过半点委屈,更从没让他遭受过任何来自外界的欺侮,相反他极力在物质上满足他的一切需求,对于胆敢伤害他的人全部以牙还牙,一个也不放过。若他还在,他又怎会眼看他受尽打击精神失常?又怎会容许小孙有机会对他痛下杀手?至于要他和母亲在这荒凉之地苦熬岁月,那更是绝无可能,若他还在,他们母子绝不会过着这样的生活,他一定会将他们护在自己的身后,将他们照顾得很好很好,在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比他,对他们更好了……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啊。


……


吃饭的时候母亲一个劲地给他夹菜,催他趁热多吃些,千万注意身体要紧。他望着母亲清瘦的面颊,想起昨夜他又听见母亲喊着小孙的名字从梦中哭醒来,便轻声问她道:


“妈,你心里其实是爱小孙的,是吗?不管他曾做过多少坏事、害过多少人,可你对他,还是舍不得、放不下,对吗?”


母亲手中的筷子悬在了菜盘之上,许久过后,才终于仰起头望向儿子诚挚的目光,语气充满歉疚,却也无比坦然地道:


“不管他做过多少坏事、害过多少人,他对我,毕竟是很好的……”


母子俩用如出一辙的温柔眼眸对视,随后母亲又道:


“我知道我这么想会对不起很多人,尤其是被他害死的人,我也承认在这个问题上我实在太过自私。可是我真的无法欺骗自己的心,我总是想着若他还在该有多好啊,不管世人如何看待他,在我心里,他都是我的爱人。”


盈盈的泪光闪烁在了母亲苍老的眼底,她用手指轻轻抹去,又带着一丝哽咽,恳求似的道:


“儿子,你别怪阿妈,当年他那样对你,我却还是忘不了他,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可是——”


“没关系的。”


华港生温柔地伸出手去,将母亲的手握住,脸上浮现出释然的笑容,更用快活的语气对她说:


“放心吧,我能理解的。”


(全文完)



魔夜影

麦志甜蜜蜜三十题02

[图片]

【人鱼传说】


02.后知后觉的撒娇


“啊~我不行了——”


将终于写完的卷子向前一丢,金麦基放开握了大半天的原子笔,松懈下来整个人就像消了气的球往后大字型躺倒。


金麦基此刻脸上的表情恍恍惚惚地仿佛已经被彻底榨干。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麻?


看着累瘫在地毯上完全不想起来的金麦基,周志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被他刻意梳上去的浏海衬托出一种专业又干练的菁英气质,周志手中的红笔东画一个圈、西画一个叉。


从最后评定分数下面那个勾起的尾巴来判断,周志此时的心情显然非常不错。


“哇,你这次进步很多耶!”


看来他为金麦基安排的假期辅导好像还真的挺有效...

null

【人鱼传说】


02.后知后觉的撒娇


“啊~我不行了——”


将终于写完的卷子向前一丢,金麦基放开握了大半天的原子笔,松懈下来整个人就像消了气的球往后大字型躺倒。


金麦基此刻脸上的表情恍恍惚惚地仿佛已经被彻底榨干。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麻?


看着累瘫在地毯上完全不想起来的金麦基,周志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被他刻意梳上去的浏海衬托出一种专业又干练的菁英气质,周志手中的红笔东画一个圈、西画一个叉。


从最后评定分数下面那个勾起的尾巴来判断,周志此时的心情显然非常不错。


“哇,你这次进步很多耶!”


看来他为金麦基安排的假期辅导好像还真的挺有效果的哦……


周志这个负责暂代体育课的老师呢,尽管他的成绩还达不到学霸的境界,也依然可以称得上优秀,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个年纪没多少历练又被连续拒绝了88次,差一点又因为外貌太过靓仔而失去机会,最后还是剖析他求职的心路历程,再加上换个角度称赞校长的优点,峰回路转才成功聘上代课老师。


当然光凭周志那土气的眼镜也无法掩盖的姿色,是没有足够的理由能够说服胖校长放下戒备、正式录用他的,毕竟校长还要承担全校师生被勾引后死一半以上的危险。


不过周志的实习也差不多要结束了,是该准备回去继续完成剩下的学分啦。


偏偏某人这时候又吵着想跟他读同一间大学,看那执拗的态度也不是单纯说说而已,从测验结果也能看得出金麦基的努力,成绩明显是越来越进步—— 


“是不是该奖励奖励你?”


金麦基呆愣愣地望着原本坐在他侧边,因为想说话而斜过身凑近他的周志。


从他仰躺的视角看过去,悬挂在天花板上散发着热量的炽白灯泡刚好被周志遮挡住了,部分的阴影让两人的周围仿佛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使得周志那双漂亮剔透的琥珀瞳里,泛滥出的笑意如涟漪般浅浅的扩散开来,又甜又黏的就像一杯加满了蜂蜜的焦糖奶昔,将金麦基整个人从头淋到脚,让他的心瞬间跟着融化,变得软绵绵又热呼呼的。


“周老师……”


“嗯?”


年轻人含在嘴边的轻唤声犹如呢喃,太过细弱模糊了些,为了听得更清楚,周志将身子压得更低,他的眼角余光只来得及看到金麦基向他伸过来的手,重心一偏,脚底一滑,周志整个人便摔进了另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干净而清爽的肥皂香气萦绕在周志的鼻腔。


= = = =

可以来新的 这里 (如果没了,看置顶)

〖電影→現代面→社會面→校園面→周志〗

PS:进不去的版面,【会员有6帖积分】才能进入~

魔夜影

丹玄奇怪三十题02

[图片]

相关篇:《怂恿》


【蜀山传】


02.恋人的收集癖


一轮圆满的皓月高悬于苍穹之巅,飘忽的云层也遮不住那莹然的清辉,皎皎银华如瀑般倾泻而下,柔和的光晕将每寸天地垄罩浸染出一层圣洁的氤氲,仿佛神秘而朦胧的薄纱缭绕在山河间,温柔而静谧的守护着万物众生。


凌厉的破空声划开潜伏的阴影,将藏匿在迷蒙雾色中准备偷袭的人给逼了出来。


腾空的飞刀粗略一数便有成千上万把,从不同角度向玄天宗追击而来,面对连绵不绝的攻势,玄天宗闪躲的动作非常干净俐落,以毫厘的差距轻盈灵巧地避过急速旋转的钢之羽,同时并拢的两指一翻转,指引月金轮向前做出反击。


玄天宗抵抗着来势汹涌的钢刃,金...



相关篇:《怂恿》


【蜀山传】


02.恋人的收集癖


一轮圆满的皓月高悬于苍穹之巅,飘忽的云层也遮不住那莹然的清辉,皎皎银华如瀑般倾泻而下,柔和的光晕将每寸天地垄罩浸染出一层圣洁的氤氲,仿佛神秘而朦胧的薄纱缭绕在山河间,温柔而静谧的守护着万物众生。


凌厉的破空声划开潜伏的阴影,将藏匿在迷蒙雾色中准备偷袭的人给逼了出来。


腾空的飞刀粗略一数便有成千上万把,从不同角度向玄天宗追击而来,面对连绵不绝的攻势,玄天宗闪躲的动作非常干净俐落,以毫厘的差距轻盈灵巧地避过急速旋转的钢之羽,同时并拢的两指一翻转,指引月金轮向前做出反击。


玄天宗抵抗着来势汹涌的钢刃,金属摩擦的声音刺耳而锋利,细微的异响很轻易便被其掩盖住,玄天宗却依然能敏锐的捕捉到,纯粹通透的浅眸轻抬,便看到丹辰子展开他背后裹着幽光的一双刀型飞翼,高速俯冲而来。


‘碰! ’


巨大的撞击声听来十分沉闷,玄天宗抓准时机张开日金轮的防护力场,将丹辰子强势反弹,连人带翅膀的重重摔到了地上。


修仙者的躯体本来就会随着修为的精进,逐渐接近无坚不摧、无暇无垢的境界,所以就算丹辰子才刚晋升为白眉亲传徒弟不久、这些历练之地的砂石也并不寻常,身为峨嵋大师兄的他依然能够毫发未伤。


——只是会有亿点点狼狈。


丹辰子灰头土脸的从深坑中慢慢爬起来,他表情严肃地看着面前的人字型凹陷区域,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哈哈,丹辰子,你又输了~”


“……”


玄天宗琥珀色的眸底满溢着欢快之意,他的容貌本来就格外标致,朗目疏眉,潇洒俊逸,此刻展颜一笑,顿时漫天星辰被衬托的黯然失色,唯有月光下的那人璀璨生辉,靓丽夺目。


将收敛锋芒后姿态变得温驯无害的两个灵器塞回自己怀中,玄天宗悠悠哉哉的走到名为丹辰子的雕像旁,指尖安抚般轻轻摸过颤鸣着回应他的本命仙器。


他们昆仑向来以日月定阴阳,历代都只有师徒二人身负传承使命,日金轮主防御,月金轮主杀伐,双轮合璧相融相生,一阴一阳协调才能刚柔并济,稳定精气神以维持大道的平衡。


当年玄天宗被师父捡到的时候,孤月曾说过他与日金轮十分契合,平时的个性虽然有些疏懒散漫,不拘小节,却胸怀浩然正气,能为了大义舍生忘死,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保护他人。


那时候孤月师父为什么不让他跟着呢——


“天宗。”


丹辰子看着那双澄透的琥珀瞳里清楚地倒映出了明亮的月色,星星点点的辉芒洒落在里头,扑朔迷离的光彩好似幻化出了万千世界,将玄天宗与生俱来的漫不经心增添了几分陌生的寂寥疏离之感。


那在夜风中飒飒作响、肆意飘扬的墨色斗篷,就仿佛一双舒展开来的羽翼,让丹辰子觉得若是玄天宗没有了尘世的羁绊束缚,必然会就这样丢下他高飞远去——


心底的不安让丹辰子忍不住开口,他伸手攥住了玄天宗的衣袍,用力的连指尖都浮现出些许苍白。


从白眉把才刚开窍的少年骗到他这里修行开始,玄天宗已经跟对方相处了百多年的时间,但有时候他还是很难明白丹辰子这个木头脑袋都在想什么。


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


玄天宗这个人呢早已洒脱惯了,他搭住丹辰子抬起的手臂,轻而易举地就把人从地上捞了起来,比试完后身心一放松,那隐藏在大侠风范下的话唠属性又不小心跑了出来。


“傻子,就跟你说要懂得变通啊~”


“你就这样傻呼呼的撞过来!?”


“白眉给你的天龙斩虽然是好东西,但也不该这样横冲直撞的!”


由天外陨铁混以众多珍稀的材料精炼而成,平时以翅膀的型态收敛在丹辰子的背后帮助飞行,战斗时亦可随心意收放自如,施展万千种变化,能分能合,能聚能散,密集的刀网,坚固的飞环,锐利的钢轮,可护身应敌亦可返身追击,是白眉为了峨嵋首徒量身定做,又经丹辰子本命元神反覆祭炼的极品成长型武器。


昆仑著名的日月双轮在宗门一师一徒的传承中,经过千万年的心血浇灌早已生出了灵性,月金轮本身也具有无穷变化的特性,但是男人嘛,不管几岁、几十岁、几百岁、几千岁,都本能向往着飞刀飞剑的酷炫浪漫——更何况是心性更像个大孩子的某昆仑掌门。


‘咻——’


玄天宗那仿佛紧箍咒的叨念,连听习惯了百年的丹辰子都觉得有些头痛,峨嵋大师兄指尖一动,那藏在他铁翼中最特殊的一枚刀刃瞬间脱离而出,玄天宗便如他所愿的立刻闭上了嘴。


笑咪咪的接住丹辰子射过来的东西,飞羽状钢翅表面泛着冷冽的寒芒,悬浮在玄天宗的掌心上却极其温顺乖巧。


丹辰子知道那翅羽就算自毁,也必定不愿伤玄天宗分毫。 。


毕竟物似主人形。


天龙斩原本就是由72柄飞刃组成,但玄天宗却用了昆仑秘法硬是弄出了第73把,丹辰子也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只知道多出来的那枚竟然不会被已然形成一体的天龙斩排斥,整体反而变得更加圆融完满,与丹辰子的联系也更加密不可分。


丹辰子看着对方掏出一堆他没看过的材料,匀称修长的十指带着某种奇特的规律,铁羽上的光华随着翻动的指尖流转溢散,那玄天宗那双浅棕色的眼瞳映照得越发漂亮剔透。


丹辰子知道那些都是对方闲着没事到仙界各处旅游时收集来的,现任的昆仑掌门不只天赋高悟性强,眼光也是极好,玄天宗就像只仓鼠一样,把搜刮来的各类绝世珍品堆在昆仑宝殿内,连他那德高望重的白眉师尊都眼馋的狠。


他也曾经参观过玄天宗在昆仑山的藏宝阁,越是稀奇古怪的就越是被玄天宗精心呵护,五颜六色的摆放整齐,分门别类的安置妥当——细致到让丹辰子都有些吃味了。


以至于后来丹辰子也偷偷弄了一个,可惜峨嵋派门人众多,身为大师兄的他必须多照顾些师弟师妹,所以那几个藏品柜填满的速度有些慢。


但是丹辰子很期待,将他的宝贝展示给玄天宗看的那天。


‘叮——’


清脆悦耳的轻鸣洋溢着几丝雀跃,玄天宗愉快的吻了吻刀尖当作回应,便打算让丹辰子将它收回去继续温养,结果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某人微红的耳朵。


唔……本命法器跟主人的心神是有连结没错……


揶揄的笑意滑过玄天宗的眼眸,他故意凑近丹辰子,看着木讷的恋人脸上蔓延开来的嫣色,湿热的吐息喷薄在丹辰子的颈边:“怎么?害羞啦?”


“不是、我——”


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触碰紧贴过来,将丹辰子的话语彻底堵住,猛然瞪大的黑眸凝视着玄天宗近在咫尺的浅色瞳,唇上熟悉的温软让他下意识张了张嘴。


“嘘,别说话……”


呢喃被摩娑在唇上的感觉又麻又痒,丹辰子觉得身体有些发烫,他却舍不得推开怀里的人。


纤长的青丝随风飞舞,与那低垂的双翼不分彼此的纠缠在一起。


变得更加亲密和谐。


= = = =

可以来新的 这里 (如果没了,看置顶)

〖電影→古代面→日月輪〗

PS:进不去的版面,【会员有6帖积分】才能进入~


追星少女孙小寒
咱就是说满满的生存技能!
咱就是说满满的生存技能!
京弥子

    南哥这么好看的人,没有遇到潜规则,我不信 

     南哥跟乌鸦,我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张力,他们真的适合一些强制,窒息(为什么这对没什么人写啊!)

 伊面和耀扬他们真的很有X张力!!!我磕生磕死!(真的很冷,每次都能一脚踏入冷圈,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

[图片]


    南哥这么好看的人,没有遇到潜规则,我不信 

     南哥跟乌鸦,我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张力,他们真的适合一些强制,窒息(为什么这对没什么人写啊!)

 伊面和耀扬他们真的很有X张力!!!我磕生磕死!(真的很冷,每次都能一脚踏入冷圈,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




网娱一箩筐
郑伊健:凭借古惑仔系列大火,却万分后悔,即使力压刘德华
郑伊健:凭借古惑仔系列大火,却万分后悔,即使力压刘德华
网娱一箩筐
郑伊健:凭借古惑仔系列大火,却万分后悔,即使力压刘德华
郑伊健:凭借古惑仔系列大火,却万分后悔,即使力压刘德华
温酒书生

绝了,连喉结都那么性感。南哥一定是靠美貌上位的。爬蒋生的床,睡服山鸡,以美服人,在蒋生死后勾搭小蒋生。用美貌制服反黑大佬李sir。以及和每一部的反派都有莫名其妙的cp感。当然了,反派嘛,当然得搞一些强制啦,嘿嘿嘿😈,毕竟南哥那么美貌,不想睡他的反派都是羊尾,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绝了,连喉结都那么性感。南哥一定是靠美貌上位的。爬蒋生的床,睡服山鸡,以美服人,在蒋生死后勾搭小蒋生。用美貌制服反黑大佬李sir。以及和每一部的反派都有莫名其妙的cp感。当然了,反派嘛,当然得搞一些强制啦,嘿嘿嘿😈,毕竟南哥那么美貌,不想睡他的反派都是羊尾,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温酒书生

天,谁能想到这部竟然是郑伊健过敏素颜拍的(听说是因为天太热上不了妆,在四川水土不服过敏。),镜头一拉近脸上过敏后的痕迹清晰可见,但是绝美好吧,完全不影响聂风的美貌值,但是他正常情况下扮聂风的时候更美,美的不像话。不愧是武林第一美人的儿子。

天,谁能想到这部竟然是郑伊健过敏素颜拍的(听说是因为天太热上不了妆,在四川水土不服过敏。),镜头一拉近脸上过敏后的痕迹清晰可见,但是绝美好吧,完全不影响聂风的美貌值,但是他正常情况下扮聂风的时候更美,美的不像话。不愧是武林第一美人的儿子。

温酒书生
杂食党无所畏惧,刘郑,云风,华...

杂食党无所畏惧,刘郑,云风,华城双天王我都吃

杂食党无所畏惧,刘郑,云风,华城双天王我都吃

温酒书生

刘华和伊面之间的性张力和cp感都绝了

刘华和伊面之间的性张力和cp感都绝了

温酒书生

感觉面面是不是化妆了,真的好精致,好漂亮。宣传大郎期间,真的比电影里还好看,毕竟电影里太糙了。面素颜已经够美了,化上妆之后简直惊为天人。而且他真的好萌啊,好可爱呀,awsl


感觉面面是不是化妆了,真的好精致,好漂亮。宣传大郎期间,真的比电影里还好看,毕竟电影里太糙了。面素颜已经够美了,化上妆之后简直惊为天人。而且他真的好萌啊,好可爱呀,awsl


温酒书生
霍元甲宣传期间,真的好漂亮,真...

霍元甲宣传期间,真的好漂亮,真的没有想到他这个时候都40多了,听说面不上镜,他真的永远花絮比正片好看,剧外比剧里好看。

霍元甲宣传期间,真的好漂亮,真的没有想到他这个时候都40多了,听说面不上镜,他真的永远花絮比正片好看,剧外比剧里好看。

温酒书生

考古郑伊健的霍元甲,女用镣铐?!这真的不是在官方调戏面面吗(手动狗头),毕竟面面的手腕那么细,比我一个女的还细

考古郑伊健的霍元甲,女用镣铐?!这真的不是在官方调戏面面吗(手动狗头),毕竟面面的手腕那么细,比我一个女的还细

人性可畏

【《天若有情》考据】之鲁德培的“舍生取爱”:可以感动,却不该赞颂


最近重温《天若有情》,突然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注意到的细节,仔细想想,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干脆借题发挥弄个《<天若有情>考据集》出来,反正也是写着玩,有空则更,随性而为,长短不拘,大家看个乐子就好~


今天搞一把“抛开XX不谈”,比如抛开剧中法律、鲁德培的罪行以及他和华港生的真实关系不谈,单就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爱而不得、求爱未遂的事实为准,剧中Julian在酒吧门外面对港生的决然离去,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干出了独自跑去印刷厂妄图点火自焚的举动,在被港生制止并点明二人的兄弟关系(其实这对Julian来讲也是一种变相的拒绝)后,愈加疯狂地开启了自毁模式,直到如愿以偿的死在了警方的......


最近重温《天若有情》,突然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注意到的细节,仔细想想,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干脆借题发挥弄个《<天若有情>考据集》出来,反正也是写着玩,有空则更,随性而为,长短不拘,大家看个乐子就好~


今天搞一把“抛开XX不谈”,比如抛开剧中法律、鲁德培的罪行以及他和华港生的真实关系不谈,单就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爱而不得、求爱未遂的事实为准,剧中Julian在酒吧门外面对港生的决然离去,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干出了独自跑去印刷厂妄图点火自焚的举动,在被港生制止并点明二人的兄弟关系(其实这对Julian来讲也是一种变相的拒绝)后,愈加疯狂地开启了自毁模式,直到如愿以偿的死在了警方的枪下,即使他在这个过程中的表现换来了港生对他的怜惜和保护,死也是死在了后者的怀里,若从求爱的角度来看他自然是有所得的,但若从生命的角度来看,Julian难道不是损失惨重?命都没了,还拿什么去爱和被爱呢?


再强调一遍开头的大前提哈:不谈Julian罪行累累死有余辜不死不足以平民愤,也不谈港生对Julian究竟是何种情感。只看剧中的Julian,站在他的角度,他的出发点肯定是想和港生活着长相厮守,却不是为了得到他的爱而去死吧?换言之Julian死在港生怀里只是退而求其次的结果,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凡还有得选,Julian都不会想要这样的结果。再者彼时的港生毕竟是安全的,只要Julian不对他下手,他就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阿标再恨他也没辙,李sir那边充其量也只是将港生停了职,也没害他性命,所以不存在Julian是为了救港生才不得不与警方舍命相搏的说法,他之所以不要命不想活纯是因为得不到港生的爱,以及不能排除他潜意识里想通过这种自毁的方式来换取港生的一些关注,哪怕你不爱我,我也要用我那惨烈的一死来让你忘不了我……所以我才说Julian豁出性命去求取的是“港生对自己的爱”,而不是“港生”,他虽然也在意港生的生命,但他更在意的,是港生的爱。


明白了这一点,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假如鲁德培当初被港生拒绝后不是寻死,而是选择以提前逃亡(反正他也知道了港生是卧底的真相,更清楚自己已被警方盯上了)等方式保住自己的性命,潜伏起来等待时机,那他是完全有可能与港生再重逢的,只要留着命还怕没机会么?来日方长,以后的事情谁敢说,万一他俩成了呢?尽管血缘关系确实是道坎儿,但说句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事在人为,你都不去试一试,或者只试了一两次就放弃了,又怎么知道就一定不行?只要人还活着,还有再见和相处的机会,在非强迫的前提下假以时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天时地利人和,没准同人文里那些“明知是禁忌但仍情难自控,最终突破防线”的脑洞还就成真了呢。反正这种事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毕竟不算犯法,只属于道德范畴,只要你俩低调点,别大肆张扬非要得到天下人的认可和赞颂,别传出去教坏小盆友,我想老天也不至于就非对你俩这种感情赶尽杀绝,一点活路都不留,那既然如此,为什么非要以死证爱、舍生取爱呢?


诚然我不否认,即便俩人都活下来也未必就能长久he,毕竟他俩要面临的阻力太多太大了,搞不好最后真会相看两厌、分道扬镳,还不如早早死别能留存住爱的永恒,但那是从爱情和CP的角度去衡量,换作从个人生命权的立场去衡量,Julian这种“得不到你的爱那我活着就没意思了,我宁可作死也要换来你的眷顾,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操作就很不值当了,还是那句话:事在人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况人生在世并不只有爱情而已,爱情再美好、再温暖,也不值得你用自己的宝贵生命去换。Julian在自我毁灭的过程中没有伤害到港生,还将港生推离险境,这当然是值得肯定的,而对港生的这份爱让他释放出了人性中伟大与光辉的一面,作为观众为之感动是很正常的,但对于他这种“舍生取爱”的行为本身,我却无法予以赞同,更无法为之歌颂,因为“爱”和“求爱方式”本来就是两码事,一码归一码,我从不否认、不贬低Julian对港生的爱,可对Julian获取港生的爱的做法,我的微词那可就多了去了,请您也不必替他辩解,我当然知道是他的原生家庭、成长环境导致了他如此想问题办事情,但他有苦衷不代表他做什么都是对的,他的行为符合他的行事逻辑不代表他的行为造成的后果就是可以被每个人所接受的,不代表我作为观众不能在自己的文章里对其进行主观点评,更不代表我不认可他的求爱方式就是我有问题+必须在自己的文章下接受不同意见——一码归一码,希望咱们都拎得清一点,谁都别混为一谈。


另外就是,我个人认为Julian这种舍生取爱的方式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原剧中其实也是有所展示的:一方面他的执著炽烈和孤注一掷确是深深打动了港生,连他曾给他造成的那么多、那么刻骨的伤痛和血仇都能抵消掉了;可另一方面他这种惨烈而不留任何退路的求爱方式却也直接造成了港生在香港的彻底社死,更让他精神失常沦为疯子,先是险些溺水而亡后是差点死于小孙之手——你说Julian既然是真心爱着港生、希望他能好好活着的,那他若泉下有知,看到心爱之人被自己的死亡刺激成那个样子,还因自己留下的这一堆烂摊子受尽摧残折磨,他能安得下心吗?倘若当初他不作死,而是设法活下去,且不说港生就不会发疯,他的存在对小孙那种欺软怕硬的歹人也能起到震慑作用,使其不敢轻举妄动,后续港生的很多悲剧也就消弭于无形了……那你说,九泉之下的Julian看到港生因自己的行为而受了那么多苦,化作亡魂的自己却再也帮不了他,是否也会愧悔万分、追悔莫及呢?倘若能够重来,相信他也会做出另外一种选择的吧?


以上。


阿霏霏霏霏

黑帮大小姐

不泥1的产品是妹有灵魂的


P1草稿,P2成品,来自 @芝士 你真滴好会画Julian啊!!

私人约稿,不开放转载和使用。

黑帮大小姐

不泥1的产品是妹有灵魂的


P1草稿,P2成品,来自 @芝士 你真滴好会画Julian啊!!

私人约稿,不开放转载和使用。

魔夜影

俊哥禮物 挣扎(上)

[图片]

送给群主的新年礼物  @芸归影 

相关篇:《疯狂》

- - - - -


【新英雄本色】


那句带着明显恶意的低喃,就好似蛇类吐信般透着一股稠靡又湿黏的泥泞感,致命的毒液仿佛随着雷威的呓语,密密麻麻的如蛛网那样侵入唐俊的骨髓深处,死死侵占纠缠着他早已干涸破碎的灵魂。


“呜、呜嗯——”


唐俊觉得他连呼吸都浸满了腥膻味道,恶心与反胃感不断在唐俊的腹腔里交织。


= = = =

可以来新的 这里 (如果没了,看置顶)

〖電影→現代面→黑白面→兄弟面→香菸〗

PS:进不去的版面,【会员有6帖积分】才能进入~



送给群主的新年礼物  @芸归影 

相关篇:《疯狂》

- - - - -


【新英雄本色】


那句带着明显恶意的低喃,就好似蛇类吐信般透着一股稠靡又湿黏的泥泞感,致命的毒液仿佛随着雷威的呓语,密密麻麻的如蛛网那样侵入唐俊的骨髓深处,死死侵占纠缠着他早已干涸破碎的灵魂。


“呜、呜嗯——”


唐俊觉得他连呼吸都浸满了腥膻味道,恶心与反胃感不断在唐俊的腹腔里交织。


= = = =

可以来新的 这里 (如果没了,看置顶)

〖電影→現代面→黑白面→兄弟面→香菸〗

PS:进不去的版面,【会员有6帖积分】才能进入~

温酒书生

抱着孩子的面面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怀里的小孩是张柏芝和谢霆锋的大儿子谢振轩。是面面客串张柏芝的电影《无价之宝》里的镜头。

抱着孩子的面面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怀里的小孩是张柏芝和谢霆锋的大儿子谢振轩。是面面客串张柏芝的电影《无价之宝》里的镜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