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郝帅

10813浏览    135参与
图图胖胖
正装郝帅~我看狠狠戳了谁的xp...

正装郝帅~我看狠狠戳了谁的xp !🥰


(转载需要标明出处)

正装郝帅~我看狠狠戳了谁的xp !🥰


(转载需要标明出处)

北原Kitahara

继续上次的万甄海滩团建

ooc了别打我

继续上次的万甄海滩团建

ooc了别打我

樱桃甜甜
帅宝真的太太太好看了😭😭?...

帅宝真的太太太好看了😭😭😭😭😭

摸了一下可爱帅宝(动作有参考)

我爱死你了郝帅!!!

帅宝真的太太太好看了😭😭😭😭😭

摸了一下可爱帅宝(动作有参考)

我爱死你了郝帅!!!

卡洛尼尼

艾玛论卖萌,胖球队饭团儿第一毫无争议哈,太阔爱了🐼,二昕就真的很二哈哈哈哈。

本来说羊年发这个多应景,但是一翻日历下一个羊年都2027了……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追胖球不,继科结婚没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论如何,疫情肯定结束了吧,人类的生活肯定更美好了吧。携以下上个世纪出生的胖球队员们提前祝大家2027羊年快乐,天天开心噢!🥰

(啊啊啊为什么只能放10张🥺)


艾玛论卖萌,胖球队饭团儿第一毫无争议哈,太阔爱了🐼,二昕就真的很二哈哈哈哈。

本来说羊年发这个多应景,但是一翻日历下一个羊年都2027了……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追胖球不,继科结婚没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论如何,疫情肯定结束了吧,人类的生活肯定更美好了吧。携以下上个世纪出生的胖球队员们提前祝大家2027羊年快乐,天天开心噢!🥰

(啊啊啊为什么只能放10张🥺)


西于落却.

风雨来去之记超帅

今天偶然看见郝帅在冈山赢了单打,想起前些时候他和波尔打的那一场表演赛。两个人打法何其相似命运却又截然不同。当年帅哥在瓜队里最怕的是波尔,不打大赛了之后在队里陪练也模仿波尔,可惜岁月没有给他那么多的机会,春天在帅哥光生的脸上溜走不留下一点痕迹,却难以再看见06年被别人说成是像狗不理包子一样的笑脸。心灵震动的是镜头一闪而过帅哥带着口罩顶着一头剪短了不少的头发眼睛少有的凌厉看着场上的比赛,一瞬间我才觉得他和超哥的比赛真的是看一场少一场。就算是陈杀预言的常青树也真的老了,当年的鲁能大家长组也是会散的。十月份乒超在鲁能大名单已经看不见张超的名字,但是也会被他的排列组合和血性温柔结合的场外感动,鲁能不能没...

今天偶然看见郝帅在冈山赢了单打,想起前些时候他和波尔打的那一场表演赛。两个人打法何其相似命运却又截然不同。当年帅哥在瓜队里最怕的是波尔,不打大赛了之后在队里陪练也模仿波尔,可惜岁月没有给他那么多的机会,春天在帅哥光生的脸上溜走不留下一点痕迹,却难以再看见06年被别人说成是像狗不理包子一样的笑脸。心灵震动的是镜头一闪而过帅哥带着口罩顶着一头剪短了不少的头发眼睛少有的凌厉看着场上的比赛,一瞬间我才觉得他和超哥的比赛真的是看一场少一场。就算是陈杀预言的常青树也真的老了,当年的鲁能大家长组也是会散的。十月份乒超在鲁能大名单已经看不见张超的名字,但是也会被他的排列组合和血性温柔结合的场外感动,鲁能不能没有铁超教练。六小龙里眼睛最小的好像就属他和帅哥,两个人的气场风格相反却兼收并蓄,当年两人对上小将,超哥知道帅哥心态问题就对帅哥说被0:3了也没关系,帅哥给超哥做场外的时候知道他不用毛巾就从来不递。他们俩的性格就让我想到林鲍两个人,都说鲍春来是美人而林丹是英雄,超帅又何曾不是。有时候真的会很喜欢一些零几年时代的运动员,其实都是一些命中注定。现在人们提起郝帅就会想到那场高球流言蜚语缺斤少两的名单混双失利或者小将试金石,实际上连帅哥自己都可能没想过打乒乓球会这么难。然后他和队里死党张超就一打打了半辈子。大家都说他是常青树,也只有偶尔才能赛后听到他感慨自己打不动了。

以前看过蛮荒老师的一篇写狗哥的吃春天,也不知道他携郝帅男双男团夺冠时郝帅会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一定是笑着眯着眼睛,本来不大的上斜眼温润的缺失一种情绪在里面。超哥就在看台上透过金边也眯着一双眼睛瞪郝帅,说不定当晚陈玘开直播时单明杰还会突然窜出来。过两天邱叔挤兑两句郝帅不会说天津话然后张超就扯着大嗓门儿和邱贻可对吼,结果反而郝帅特委屈的说铁铁铁超你别和邱贻可吵了,说不定耳朵边还挂着有线耳机。王皓拿着橘子做着占卜尝试预言今晚吃什么,结果抬头就看见郝帅吃了八个狗不理包子。听了这么多年的乒乒乓乓最喜欢的还是第一版和横滨的那版,那句功夫练到二八年上风里来去也乒乓正好也是超哥说的词,他自己也确实是力行了。今年乒超鲁能被颁银牌的时候超哥好像有点没收住自己情绪把挂在脖子上的银牌甩了甩,其实哪有什么快乐乒乓不乒乓的啊,张超可是输了都要溅别人一身血的人,目标从来都是世界冠军乒超冠军全运冠军的英雄,没骨折就接着打,乒乓球是他们一身的财富,财富怎么能分快乐和不快的呢。

仰头望春,俯首看秋。莫忘,莫忘。



林崖永爱小狗

没人画,我来画,整点普通帅哥冲冲

没人画,我来画,整点普通帅哥冲冲

BU南BU南影视
产.红杏初遇郝帅.胜男婆婆也搬去她家凑闹
产.红杏初遇郝帅.胜男婆婆也搬去她家凑闹
浪哥说
明晚 上线 ,社畜鬼才郝帅摇身一变成职场气氛担当?
明晚 上线 ,社畜鬼才郝帅摇身一变成职场气氛担当?
所见之日乃是终止之时

《热心的查理》

《节能灶》

《陆沉到了叛逆期》

主线更新了,我的吊图也p出来了

《热心的查理》

《节能灶》

《陆沉到了叛逆期》

主线更新了,我的吊图也p出来了

北极圈滑冰高手

随机掉落两张

小熊于何一&乱入的帅哥

随机掉落两张

小熊于何一&乱入的帅哥

天歌冬行

为什么肤色差这么多,为什么

我有罪

为什么肤色差这么多,为什么

我有罪

齐格.

国乒众人谈十年之后


来源《乒乓世界》2005年04期

国乒众人谈十年之后


来源《乒乓世界》2005年04期

刘夫人第一个不服(感觉要被lof限流一辈子版)

【光夜乙女】一些小事

含小高猫哥郝帅周严


✨我会写一点ooc的背景角色


[图片]


🐅 🦒🐪🦏🐘🐄🐕🐩




含小高猫哥郝帅周严


✨我会写一点ooc的背景角色




🐅 🦒🐪🦏🐘🐄🐕🐩




阿苒
占tag致歉! 宣一下群,因为...

占tag致歉!

宣一下群,因为比较喜欢高橙及其他npc又没有同好来交流。

所以建了这么个群!

副推是npc的姐妹也可以来看看的!

我会没事写点他们的乙女粮,可以考虑来看看的!

占tag致歉!

宣一下群,因为比较喜欢高橙及其他npc又没有同好来交流。

所以建了这么个群!

副推是npc的姐妹也可以来看看的!

我会没事写点他们的乙女粮,可以考虑来看看的!

陶英才的灵魂伴侣

改编目标人物故事

         郝帅在12岁之前并不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很喜欢让小女孩们喊他名字。不过啊,上初中逐渐发觉这个名字有一个坏处。因为很容易被拿来开玩笑。

     “郝帅啊,你真的那么好帅吗?哈哈哈哈你可太丑了”。初中调皮的男孩子总会这样说他。第一次还好没记在心上,之后几次郝帅怒气冲冲回家找自己爸爸郝燃。

     “爸爸,你怎么给我取这个名字啊”郝帅回到家丢掉书包就跑到爸爸房间质问。...


         郝帅在12岁之前并不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很喜欢让小女孩们喊他名字。不过啊,上初中逐渐发觉这个名字有一个坏处。因为很容易被拿来开玩笑。

     “郝帅啊,你真的那么好帅吗?哈哈哈哈你可太丑了”。初中调皮的男孩子总会这样说他。第一次还好没记在心上,之后几次郝帅怒气冲冲回家找自己爸爸郝燃。

     “爸爸,你怎么给我取这个名字啊”郝帅回到家丢掉书包就跑到爸爸房间质问。

     郝燃平常都是在房间里埋头工作,这对于郝帅来说是的,其实对于其他人来说他简直就是不务正业,不过钱还是在挣。

    郝燃转过身看着眼前生着气的郝帅噗嗤一下笑了,无奈的安慰他。

    “是不是又有同学在说你啊。这个名字爸爸可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取的。特别符合你的颜值。明天爸爸陪你去上学,帮你教训那群人。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郝燃这一顿安慰,郝帅才消气了,他知道自己爸爸特别厉害,只要他出手就没有人敢再欺负自己。消气之后回到房间写作业。

     不过在学习方面郝燃从来没有管过自己儿子,郝帅自然也对学习不上心,不过从初中开始自己爸爸的朋友张思睿天天过来盯着他做作业。

        “爸爸,你为什么在我初中的时候才让别人管我做作业?为什么你不自己管我?你不是我爸爸吗”。这一连串问题着实问住了郝燃。张思睿聪明,赶紧替郝燃解围。

       “你爸爸为了照顾你天天都在忙,他一个人带你不容易。多体谅一下你爸爸”

       不过郝帅只不过嘴上答应,敷衍过去。内心深处还是有些记恨他,从小到大上学放学从来不接送,开家长会也只是让他朋友代替,做饭洗碗洗衣服也是请女佣过来帮忙。仿佛他从来没有儿子。

      曾经他羡慕过同学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迪士尼玩,但是芒城哪里来的迪士尼?郝帅没去过,自然不知道有没有。

     日子过的也算平平淡淡,郝帅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位同学他叫孙弈秋。这位同学家境一般比不上郝帅的一半,不过在郝帅心里他就是最好的兄弟。

        有一天放学早,郝帅邀请孙弈秋到家里玩,他也答应了。孙弈秋骑着自行车载着郝帅回去。不过孙弈秋肯定不知道路啊,郝帅在后面左右看来看去,指挥路。

     “郝帅你有病啊?回你家你让孙弈秋载你”。柯糖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柯糖背着黑色小书包嘴里叼着根魏子由送她的棒棒糖。

   “你少管”郝帅坐在后面趾高气昂的说道。

   “你就是看他好欺负是不是!”柯糖把背包一丢抓起郝帅的衣领就把他从自行车后座上拽下来了。

     孙弈秋被这一幕给吓坏了,赶紧放下自行车。跑去郝帅旁边查看情况。

    “姐,你过分了吧,郝帅也只是不想骑自行车”

     柯糖无语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笨的人。本来在他心里魏子由就够笨的,结果没想到孙弈秋更让他觉得很笨。

     “好啦好啦,我送他去我家”

     因为这件事郝帅被爸爸教训了一顿。从此以后他记恨柯糖。

     那次孙弈秋跟着郝帅回到家时,郝燃看着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爸爸是不是叫郝祺。”

      “嗯,你怎么知道”。孙弈秋满好奇的。

    “说来话长。如果你愿意了解你爸爸的过去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一定要接受”。这次郝燃像父亲一样真正照顾孙弈秋,给他端茶倒水,送上零食,给他看电视,还怕孩子热了打开了空调。这是郝帅从来没有过的关照。

     “爸爸,你从来没有这么照顾过我,每次我回家你都不理我”。郝帅耍脾气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这么照顾一位第一次见面的人。

      但是对于郝燃来说,孙弈秋不是第一次见。

     “你爸爸郝祺是我双胞胎弟弟,在你还小的时候你爸爸就在车祸中丧生。而那车里也有郝帅的妈妈…………”

     郝燃话还没说完,郝帅就站起来说话了“不对,他爸爸为什么和我妈妈在一个车里?”

     郝燃被打断有些不耐烦,但也没法向自己儿子发脾气,调整了语气耐心的跟他们说。

     “那次我有工作,你妈妈有事情要急着出去。刚好郝祺也要出去就顺带一块走了。我知道你们接受不了,但是我比你们更接受不了”

    孙弈秋听完默默的流泪,没有说话。郝帅缺在指责爸爸。

     “爸爸,你到底工作重要还是家人重要,如果那次送妈妈的是你是不是就不会出事。我从小到大从来不知道你有双胞胎弟弟,我也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表弟。你为什么总要向我隐瞒。”

     “因为有些事你不知道为好”郝燃内心深处的痛被戳到,带着怒气吼了一下郝帅。

     郝帅眼泪立马流了下来,拉着孙弈秋就像往外面走。

     孙弈秋并不是很想走,他带着哭腔问道“你们是不是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我爸爸是不是被报复死的。”

     这两个问题,击溃了郝燃内心的防线。他转身大声的拍打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的回答到“就算是这样,也不是你们应该知道的。如果你们敢说出去,有你们好看的”

     这一刻郝燃才知道爸爸一直在干什么,他站在原地懵了。  

     “诶诶诶,干什么呢?有新朋友过来玩了应该开心一下的。”张思睿准时准点的到了,看着气氛不对,赶紧打起了圆场。

     “三儿你跟我进来”郝燃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郝燃房间里的秘密空间里,两人商量着事。

    “郝燃,你用得着全部告诉他们吗?你是觉得说了他们也不知道吗?现在已经是13岁的青少年了。已经会记仇,懂得明辨是非了。”   张思睿靠在桌子旁边很着急的说道。

     “迟早会知道,我本来是想找到微笑杀手再告诉郝帅,结果出了这茬子。”

      “这种事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危险,你还想不想要儿子的。”

      “…………我不能失去他,我只有他了”

    郝燃开启了安全锁,锁住了他两出去的门。他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让他们两跑出去,无疑就是去送死。

      晚上郝燃联系了孙弈秋的家属,让他们放心孩子在自己家里。这一夜张思睿也没回去。

     其实郝帅家里很空也很大。他们家住的是三层别墅,还有个隐藏地下室,这个地下室郝帅不知道,只有三儿和郝燃知道。

      晚上等孩子们洗完澡郝燃犹豫许久的事情也交代给了他们两。

      “明天你们先不要去上学,我已经替你们请了假。你们在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孙弈秋答应了,郝帅可就没那么听话了。晚上兄弟俩睡一屋。两张床挨的很近,郝帅几乎快睡到弈秋床上了,然后他在一旁告诉弈秋“明天我们溜出去玩好不好”

     弈秋没答应,他只是说“我要努力学习,将来考一个好的学校”。

      “明天又不上学,学习啥啊”

     “有张思睿叔叔可以教我。还有一定要听你爸爸的话,乖乖在家,我会陪你一起玩。”

    郝帅没有搞定他,便回到了自己床上,这时候孙弈秋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地下室里他们两在联系一位戴猩猩头套的人。

    “郝燃你最近混得怎么样”。

   “还是那样,孩子们有自己想法了”

    猩猩从一旁拿出一个通缉令,通缉令上面的照片是郝燃。

    张思睿站起来凑近看了看,又看了眼郝燃,不敢相信的问道“这…你从哪儿来么?他怎么被通缉了。”

     猩猩把通缉令丢在镜头前,感觉像是丢给郝燃的。

    “我打听到了你被通缉的消息,我找朋友给了我一张,你也知道警察局里我可搞不定。所以阿,郝燃你最好自求多福,孩子我可以帮你照顾。”

       提到孩子郝燃内心被触动了,久久不愿抬头,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儿子。

      “……………三儿如果我有什么不测,郝帅拜托给你了” 。犹豫许久郝燃抬头拍了拍张思睿的肩膀,也同样给了他一个托付。

       张思睿第一次看到郝燃流泪,就算泪水只不过在眼睛里打转。

       此刻的气氛变得沉重,楼上的孩子们睡的格外香甜过于他们的梦里是有父母陪着玩,陪着去上学,一切现实里没有的全在梦里,幸好他们还可以幸福快乐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孩子们已经起床了,郝帅看了眼客厅只有叔叔在睡觉,他静悄悄的跑到大门口,本来以为能够很轻松打开,结果他试图打开好几次都没有用,昨晚的锁依旧还在,正当郝帅灰溜溜的想回房间,结果一回头看到自己爸爸正就在自己身后。

      “小子,你出去干什么?”

      郝帅惊吓到跳起来,吞吞吐吐的说到“我……我…没…事,我就来看看门锁好了没”

      “郝燃,你们早餐都吃什么?我给你们做。”张思睿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

      “我要吃意大利面!我爸爸做的特别难吃”。这孩子嘴里兜不住话啊,什么都往外说。

     “行,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张思睿看着郝燃无奈的表情被逗笑了。

      “你别管他,随便吃点就行。”郝燃不想麻烦三儿做饭,想打住他做饭的想法。

      “我不要随便吃点,我就要吃意大利面!”郝帅站在厨房旁激动的跳脚。

        “给我回房间”。郝燃生气的拉扯了一下郝帅,直接把他摔倒在地上。

       不摔还好,一摔孩子坐地上崩溃大哭,孙弈秋听到动静从厕所里出来,张思睿放下手里的活拉着郝燃就问。

       “你能不能对孩子温柔点,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最近脾气到底怎么了”

      “你给他们做我不吃。我出去一趟”

      张思睿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头也不回就走了的郝燃,他懵了。不过现在管不了别的要先把孩子们照顾好。

      “郝帅你别哭了,你不是要玩游戏吗我陪你玩”。孙弈秋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个游戏机。

      “嗯”。

     “好的别哭了,我给你们做吃的”

      郝帅是幸运的有朋友陪着,有叔叔宠着,但也不是幸福的,因为他的爸爸即将离开他。

       早饭吃完,兄弟两特别开心的夸赞。不过话说回来郝燃呢?     

     “叔叔,我爸爸去哪儿了”。郝帅吃完最后一口面,还没吞下去就着急问道。

    这个问题张思睿还真不知道,也不敢说,总不能说你爸爸去警察局了吧。再说了又不是一定就去了。

       “嗯,有工作。等会儿应该会回来”

       “他不是不出门工作吗?好奇怪啊”郝帅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到。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了解”

       外面…

      “你知道我费多大力气把张思睿从通缉令上撤下来吗”

      “辛苦你了”不知道郝燃在跟谁说话。

      “你做的那些事情的时候想没想过你孩子……”。对方话还没说完就被郝燃打断。

    “所以我现在出来就是找你再帮个忙,让我的儿子和我的关系彻底撇清,我知道我干的事情会影响他的以后,我怕他上不了大学,没法上社会好好工作。我不希望他走我这条老路。”

      听到这个要求,对方转身想走,硬是被郝燃拉了回来,

      “不是我说你郝燃,你能想到这些你就不应该做那些缺德事。网站站主A,听上去多厉害的一个名字啊。可是他犯法啊。你毁了你的弟弟,你毁了你的妻子,你还想要毁了郝帅吗?你舍得吗?”

      “这是最后一次了”。郝燃第一次鞠躬请求。

     “不可能,你知道这有多难吗?我为了撇清你和张思睿的事,我都用了好多关系。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三个字让郝燃内心的希望被泯灭。

     未来如何进行?

许七北就躺着.

【山花】误会

又名《一场电影惹来的男朋友》


#  郝帅×孙奕秋


#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且看且三连,故事虚构勿上升

     随时欢迎私聊点梗 山花CP任意.


·

·

·

·

·


(1)


办公桌前,端坐着的人把键盘敲得啪啪作响,还时不时地抬手抓两把早被他自己揉乱的头发,眼底是快溢出来的烦躁。


这可半点儿不像平时随和...


又名《一场电影惹来的男朋友》


#  郝帅×孙奕秋


#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且看且三连,故事虚构勿上升

     随时欢迎私聊点梗 山花CP任意.

    

·

·

·

·

·


(1)


办公桌前,端坐着的人把键盘敲得啪啪作响,还时不时地抬手抓两把早被他自己揉乱的头发,眼底是快溢出来的烦躁。


这可半点儿不像平时随和的孙奕秋。


这种莫名的低气压已经持续了一个早上,吴恪之终于忍不住咳了一声,给林宇明递了个眼神,无声地询问着孙奕秋的反常。


林宇明却耸着肩朝吴恪之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孩子今天怎么了。


俩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瞪了好半天,林宇明才认命地起身凑到了孙奕秋旁边。


“怎么了这是,你都一上午没来跟我说话了,无聊死我了。”


林宇明像平常一样往孙奕秋的桌上一靠跟人搭着话,孙奕秋却跟没听见似的,半天也没吭声。林宇明这才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抬手敲了敲孙奕秋的桌面


“秋总,出什么事儿了?”


孙奕秋被敲回了神,抬头看了眼林宇明又盯回了键盘,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孙奕秋心里想着,这事儿怪说不出口的。


“林经理...我没事儿。”


“你这可不像没事儿,哎秋总,你还把不把我当朋友了?有事儿就说出来一起解决呗。”说着,林宇明凑到了孙奕秋耳边,压着声音跟他讲着悄悄话,“吴总担心得一上午没好好工作了,他自己还放不下面子来问。”


像是为了验证林宇明的话,孙奕秋扭头看向了吴恪之的方向,正好对上了吴恪之刚要躲闪的目光。他怕给大家添麻烦,抬手搓了搓耳尖,最后还是妥协了。


“我...郝帅三天没找过我了......”


耳尖郝帅捏过的地方被孙奕秋搓得发红,脑海里仿佛还留有他那天离开时的样子,怪可爱的。想着,孙奕秋抿着唇低头笑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委屈的小表情。


“那你给他发信息...打电话也行啊。”


“我打过了,他... 他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


“这就是你不对了秋总。你看人家郝帅,没事儿就来四组找你,你除了工作的事儿,你找过人家吗。没事儿你也去消费品组看看人郝帅去呗......”林宇明撑着孙奕秋的肩膀给他出谋划策。


话没说完,他突然停住了,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瞪起了不大的眼睛,“秋总,你不能喜欢上人郝帅了吧?三天没来找你就这样了,万一人家忙呢......”


“林经理,你回去工作吧,我这报告还没写完呢!”孙奕秋心虚似的提高了音量,把林宇明推回了座位。红透的耳尖也不知是被他自己搓的,还是因为点儿什么别的。


回到座位,盯着屏幕里写了一半的报告,孙奕秋却无心再写下去了。他回头看了看吴恪之和林宇明,俩人都正忙着,便趁没人注意他,起身往消费品组去了。


但事实上呢,林宇明一直在注意着孙奕秋,眼瞧着人走了,林宇明赶紧咳了一声,给吴恪之比了个口形


“为情所困。”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你说清楚了。”但吴恪之并没明白林宇明的意思。


“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你等秋总哪天自己和你解释吧。”


当时林宇明也没想到,他说的哪天来得那么快。


(2)


“那个...请问郝帅在吗?”


在消费品组办公区旁晃了好几圈,孙奕秋终于决定去找人了。可走近了,他却没看到郝帅的身影。


“郝帅啊...他跟殷经理出去了。”


“那麻烦你等郝帅回来之后跟他说一声......”


“那个...我是综合四组的孙奕秋。谢谢...麻烦你了。”


离开了消费品组,孙奕秋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不见了。


郝帅被殷盛超带走了,那肯定是工作上的事儿,也不好打电话打扰。孙奕秋只好先回了自己的办公桌,没精打采地继续写他的报告。


林宇明瞧着孙奕秋回来后那个没精神的样子,就大概猜到了郝帅不在公司让他扑了个空。


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孙奕秋,林宇明只是靠在他的办公桌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孙奕秋冲林宇明摇了摇头,语气极轻地说了句“没事儿。”


目睹了俩人谜之互动全过程的吴恪之终于克制不住了被蒙在鼓里的怨气,用力拍了两下桌子,引来了一众人的视线。


“林宇明你很闲是吗?滚回你的座位干活!”


 “还有你孙奕秋,工作太少你跟我说,别成天在那儿想没用的!”


林宇明无奈地耸耸肩,回了自己的办公位,孙奕秋也没敢再说什么。


(3)


眼瞧着,天已经渐黑了,公司里的人陆续地走了,孙奕秋却还坐在办公桌前,时不时看两眼手机,一点儿下班的意思都没有。


“秋总,郝帅今天应该不能来了。要不你明天再去找他一趟吧,就在这儿这么干等着也没啥用。”林宇明扭头发现孙奕秋还没走,忍不住劝道。


“啊?啊...好,那林经理,我先走了...明天见。”


“快回去吧,明天见。”


走出公司,手机就一直在手里握着,打开又关上,一直到家,这个电话也没拨出去。孙奕秋坐在床上,又想起了最初和郝帅认识的时候,他也曾为了找自己,打了好些个电话,发了一堆的信息......


“嘟...嘟......”电话响了快三十秒,对面的人才接了起来。


“孙奕秋你还知道找我呢?”


“啊...我...”


“我可都知道了,那天跟你去看电影的女孩是谁。你说你有女朋友了就告诉我们呗,我又...我们又不能把她怎么样,你......”


“她不是我女朋友!”听着郝帅越说越真,孙奕秋连忙打断了他,“郝帅,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妈让我去我才同意的,本来我是打算拒绝的......”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不随便跟人去看电影......”


“你跟我解释什么啊。”


孙奕秋紧张的声音和郝帅带了笑意的语调撞在了一起。郝帅只停顿了一秒,接着道


“秋秋,周末去看电影吧?”


“啊...好。”虽然没太反应过来,孙奕秋还是下意识答应了郝帅的话。


“你不是不随便跟别人看电影吗?”


电话里是郝帅憋着笑的声音。孙奕秋抿着唇,半晌才挤出半句话。郝帅听到孙奕秋说


“你不一样,你不是别人,我...我......”


他我了半天,却没了下文。但郝帅心里已经明白了。


“那我订周末的电影票了,你可别放我鸽子啊。行了,不早了,秋秋早点睡吧,晚安。”


“好,晚安。”


挂断了电话,孙奕秋和郝帅心里那颗千斤重的石头终于都落了地。各自滚到了床上,一夜无梦。


(4)


郝帅大概是用一晚上憋足了劲儿去炸办公室的吧。后来的孙奕秋忍不住吐槽到。


(5)


“嗨!早上好,我是消费品组的郝帅。”


又是熟悉的脸站在了熟悉的位置上。林宇明闻声抬头看了一眼,又把视线放回了文件上。


“你可来了,这两天都把我们秋总给想瘦了。”


“哎,以后肯定常来。”郝帅清了清嗓子,“综合四组的各位好,我是郝帅,孙奕秋的...男朋友,以后多多关照啊......”


这回林宇明和吴恪之齐欻欻地抬起了头,看看郝帅,又看看孙奕秋,一时间没人反应过来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林宇明打破了这份宁静。


“你们这么快?!”


孙奕秋从耳尖红到了耳根,忙起身把郝帅拉到了一边。


“你又瞎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


“你不是没否认吗,是你自己说的我不是别人,我不一样......”郝帅垂下了头,语气分外委屈,还不时偷瞟孙奕秋两眼,“那就是我理解错了呗...没事儿秋秋,我去跟他们解释......”


话音落下,郝帅就要往办公区走,却被孙奕秋拉住了。


“没有...不用解释了......”


“那好那好,男朋友周末电影院见。”


孙奕秋话刚说完,郝帅就恢复了先前的精气神儿,嘱咐完话就飞快地逃走了。


只留了孙奕秋一个人接受来自综合四组的狂轰滥炸。



———————

糖酒
秋秋和帅帅是情头唉 再补平凡的...

秋秋和帅帅是情头唉

再补平凡的荣耀,哈哈哈哈哈


秋秋和帅帅是情头唉

再补平凡的荣耀,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