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郭丕

1875浏览    2参与
寒枝不成宿

【all丕】曹丕到底怀了谁的孩子(2)

*all丕

*玩家是曹丕第二人称。

*我是一个绝望的文盲加史盲,所有角色极度崩坏+ooc,曹家大院各种大乱炖,all丕+曹荀郭均有涉及……别骂我别骂我别骂我ballball了,结局持续上传中

*拉亲友做第一个小白鼠



三周目开始


你摸着自己的肚子,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连夜去找了郭嘉,刚想进去却发现郭嘉并不是一人独处。

你心底一沉。

遭了,今晚有军机重事,父亲定是和郭嘉在商讨。

你正要抽身离开,却不想门童开口道:“二公子,您是来找祭酒大人的吗?”

你:a.我只是路过
b.我不过是来给祭酒大人送些酒罢了


(你选择了a)

你说完便想走,却不想自己父亲的声音从屋......

*all丕

*玩家是曹丕第二人称。

*我是一个绝望的文盲加史盲,所有角色极度崩坏+ooc,曹家大院各种大乱炖,all丕+曹荀郭均有涉及……别骂我别骂我别骂我ballball了,结局持续上传中

*拉亲友做第一个小白鼠



三周目开始

 

你摸着自己的肚子,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便连夜去找了郭嘉,刚想进去却发现郭嘉并不是一人独处。

你心底一沉。

遭了,今晚有军机重事,父亲定是和郭嘉在商讨。

你正要抽身离开,却不想门童开口道:“二公子,您是来找祭酒大人的吗?”

你:a.我只是路过
b.我不过是来给祭酒大人送些酒罢了

 

(你选择了a)

你说完便想走,却不想自己父亲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然后又听见郭嘉的笑声:“好了,还不快请二公子进来。”

你小心进来了,谨慎局促地坐好。
你小心地抬头看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如果你父亲不在这,你早就和郭嘉喝上酒了……

此时你父亲扫了你一眼,有些不悦:“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

你低头不语,好在郭嘉善解人意,笑着为你解围:“二公子思念父亲,又担心你公务繁忙,这才拐着弯到我这里来呢?”

说完他还冲你眨了眨眼。

你松了口气,但依然拘着,抿唇没有说话。

曹操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矫然自饰的样子,皱眉看了半天喝酒的心情一点也没了,饶是有郭嘉这朵解语花在也不愿再停留,没呆多久甩手就走了。

郭嘉喝了点酒,笑吟吟地看着你:“二公子到底有什么事?我猜你是为其他事而来的吧?”

你:a.实话实话
b.我只是想和祭酒大人下盘棋罢了
c.想做了

(你选择了a)


你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郭嘉的眼睛,便把自己怀孕的事实话实说了。

郭嘉显然有些错愕,自己给自己斟了杯酒后沉吟片刻:“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

你:a.不知道
b.是你的
c.我父亲的
d.我弟弟的
e.荀彧的

(你选择了a)

 

郭嘉愣了一下,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直白,喝了口酒说道:“二公子想臣为你做些什么?”

你:a.帮我瞒住其他人
b.求奉孝认下这个儿子
c.沉默

郭嘉沉吟片刻,在你以为他甚至可能不说话了的时候,他并指在桌上敲了一敲,笑着看向你:“不难。”

你瞬间松了一口气,郭嘉的鬼才你是知晓的,既然他敢作保,自己也就能放下心来了。

孕期前三个月倒是一切都稳定。
到了四五个月开始逐渐显怀时,你焦虑不安到甚至茶饭不思。

 

郭嘉出征作战前握着你的手,低声嘱托了几句。

你笑得勉强。

这孩子诞生不易,几乎要了你半条命。

这是这时候甄宓出现得恰到好处,你拿她当挡箭牌,曹操听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拍了拍你的肩。

你给孩子起名叫做睿儿。


后来你很快便听闻了郭嘉逝世的消息。

悲痛欲绝的同时,你心里还有几分庆幸。

自此之后,便再没有人知道这孩子真正的身世了。

你感到庆幸,但是此时一位不速之客却造访了。

荀彧坐在案几对面,显然是等你等了很久。
你信赖着眼前的长者,却发现荀彧只是静静地看着你,并不说话。

你:a.倒茶给荀彧

b.令君有什么事找我吗
c.文若,我们做吧


荀彧静静地看着你,很温柔地看着你笑:“我都知道了。”

你悚然。

知道什么了?难道是说叡儿的身份?

 

你:a.按兵不动,若无其事
b.转移话题
c.上去亲他

 

(你选择了a)


你喝了口茶,乖顺道:“令君辛苦,不如先尝尝我这里的茶。”

荀彧却不看那茶,只是看着你说道:“奉孝都给我说了。”

你愣了一下。

郭嘉与荀彧关系非同一般,但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郭嘉会把这等私密之事告知荀彧。

 

怎么会这样……

荀彧看向你,甚至语气里有些嗔怪:“若奉孝不说,子桓还要瞒我多久”

什么?
你简直没反应过来,只愣愣地看着荀彧发神。

荀彧道:“叡儿是我的孩子,是吗?”

你那一刻简直傻住了,虽然你是叡儿的父亲,但你自己也不知道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你低下头,抿唇不语,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荀彧长叹一声:“委屈甄夫人了。”

你和荀彧满是温情做了一次,他动作很温柔,在床上也是引导你。

你情难自禁,在他锁骨留下一个印子。

 

荀彧看上去不太高兴。

你知道,荀彧是你父亲枕边人。

虽早已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但这点事瞒不过曹操的眼睛。

 

荀彧叹了口气:“这下只能抱病了。”

 

荀彧不忍斥责你,但是司马懿就不同了。

他是你的老师,虽然是被你父亲强迫来的。

但一次酒后乱性,你和司马懿也滚上了床。

 

司马懿不喜欢你,你看的出来。

毕竟他对整个曹家都带着隐隐约约的敌意。

但你喜欢得不得了,于是虽然和荀彧也时常上床,但是你似乎更喜欢司马懿多点了。

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不太对。

你的父亲新修了铜雀台没多久,荀彧却时常失踪找不见踪影。

直到那天你亲眼看着荀彧被曹操捂着嘴,在高台上大刀阔斧地征伐。

你的父亲动作完全不带半点怜悯,似乎在拷问什么一般。

荀彧眼尾飘红哭得可怜,他瘦得已经不像样子了。

你晚上去找他,他却焚香静坐,不去看你。

“二公子,请回吧。”

你有些恼火。

 

你:a.皇阿玛他老了!
b.不管不顾拿绳子绑住他!
c.“文若,你为什么躲着我?”

 

(你选择了b)


你拿起手边的一条绳子,走上前上去就制服住了荀彧。

他身体不算太好 自然比不上习武多年的你,竟就这样被你轻松逮在手心。

荀彧愣怔片刻,垂眸道:“二公子还是请放过我吧……”

这样的示弱你是第一次听,不由愣了一下。

这时候你才看到荀彧穿戴整齐的衣饰下都盖不住的青紫吻痕。

你愣了:“这些都是父亲……”

荀彧没有否定,只是默默转过身去。

荀彧和父亲曾经有多恩爱你是看在眼里,何曾见过荀彧被欺负成这样。

你:a.“我父亲待你不好吗?”
b.“文若,父亲他是不是……”
c.轻轻抱住他


 (你选择了c)


你无言,只得轻轻抱住眼前的人

从前有谣传荀彧是你的母亲,可自从荀彧和父亲离心后,曹操便不再正眼看过自己。

漫漫长夜唯有荀彧守在自己身边。

你幼时经历宛城兵变,亲眼见大哥被敌军刺杀于马下。

你曾整宿整宿辗转反侧不能安睡,唯有荀彧身上淡淡的香气能让你好眠。
你犹如依赖母亲一般,贪恋他的怀抱。

正当你沉浸其中时,一个响亮的巴掌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好,好得很!”

你惊惧地站起身来,只见荀彧的脸被扇到一侧,曹操正怒不可遏地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提着一把剑。
“孽障!”

曹操提剑要来杀你,你吓得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半晌不敢说话。

 

荀彧却已经膝行至曹操面前,虽然岁月匆匆,但却未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反而更显得端庄沉稳。

他头发已然被这一个巴掌打得散乱,嘴角也溢出一丝血痕,整个人狼狈不堪,但仍然俯首请罪,声音平淡:“您误会了。”

“误会什么?”曹操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放声大笑起来,“陈公台弃我而去!郭奉孝撒手人寰!荀文若,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是怎么说的?!”

荀彧不作声片刻后他淡淡开口:“明公当初又是怎么说的?”

曹操整个人一僵,手里的剑几乎拿不住。

他当年听从荀彧之言,迎汉献帝。
那个不过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幌子,曹操从来没在意,而有人却一直当了真。

荀彧不再说话。

他曾经相信曹操会是平定战乱的英雄,可曹操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当你不再是从前的你,你又怎么能要求我是从前的我呢……”

荀彧喃喃自语着,捡起曹操手里掉下的剑,恭敬地递上前去。

 

曹操凝视着那把剑,没有接。

片刻他转过身,声音冷酷:“文若,你执意如此吗”

荀彧看了你一眼。

 

你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此时正要站起身来,荀彧的动作却比你快了一步。

鲜血从脖颈处流出,你拿手拼命地去捂,血却越来越多。

你彻底慌了:“令君,令君你别吓我!”

他依然是那样温柔地看着你。

“……好好保重”

 

你哭得简直不像样子,可曹操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许久你听见他叹息一声,语气复杂:“好好安葬吧。”

你怮动不已,一开始只是无声无息的哭,到后面简直忍受不住。

司马懿来看你的时候,你已经消瘦了许多。
他劝你想开些,却不想你只是看着窗外发愣。

很快你父亲便成了魏王,你成了魏王世子。
可是你早已高兴不起来了。

你想起荀彧抱着匡朝宁国的志愿激烈而死,又看见日渐长大的曹叡。

这孩子,已经越来越像荀彧了。

这时候你才恍然为何郭嘉会告知荀彧此等私隐。

原来这确实是荀彧的孩子。

曹操显然也注意到了。

曹叡简直与荀彧越来越像了。
他很喜欢你的孩子,虽然还是一如往常地不喜欢你。

曹操久久地望着小小年纪便端庄持重的曹叡,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那年他进攻徐州,被陈宫背叛,荀彧带着氏族投奔他而来,在困境里力挽狂澜。

曹操激动得无以言表,直呼“文若,吾之子房也!”

可时过境迁,
众口相传,誓言成了谎言。

他们在分岔口诀别,死生再不相见。

达成TE结局【父母爱情之貌合神离】



起名废也要好好学习

小团圆

*与张爱玲女士的某篇小说重名但与之无关

*中年郭丕警告


(一)曹爽

曹丕从睡梦中惊醒,他下意识划开手机,现在凌晨2点。

“女王”他翻身坐起,尝试唤醒身边熟睡的妻子“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郭女王比曹丕睡得沉,但她对曹丕的呼唤很敏感“没有啊,阿丕。”

曹丕重重地躺下,闭上眼睛尝试入睡。黑暗中,“哒哒哒,哒哒哒”键盘声响起,公司年度报告和体检报告向他奔涌而来。曹丕眉头一紧,他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哒哒哒,哒哒哒”键盘的敲击声没有因为他回到现实而消失,反而更实感,仔细听是从这栋小别墅二楼的次卧传出来的。那是他在美国读博士的儿子曹叡的房间,曹叡已经几年没有回家,现在住在那里的是他...

*与张爱玲女士的某篇小说重名但与之无关

*中年郭丕警告


(一)曹爽

曹丕从睡梦中惊醒,他下意识划开手机,现在凌晨2点。

“女王”他翻身坐起,尝试唤醒身边熟睡的妻子“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郭女王比曹丕睡得沉,但她对曹丕的呼唤很敏感“没有啊,阿丕。”

曹丕重重地躺下,闭上眼睛尝试入睡。黑暗中,“哒哒哒,哒哒哒”键盘声响起,公司年度报告和体检报告向他奔涌而来。曹丕眉头一紧,他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哒哒哒,哒哒哒”键盘的敲击声没有因为他回到现实而消失,反而更实感,仔细听是从这栋小别墅二楼的次卧传出来的。那是他在美国读博士的儿子曹叡的房间,曹叡已经几年没有回家,现在住在那里的是他兄弟曹真的儿子曹爽。

  曹丕沿着键盘声传来路径走着,发现灯光从次卧的下方门缝里透了出来。他尝试推门果然门锁上了,他敲了敲门“阿爽还没睡吗?”

  键盘声停了一会,房里传来声音,淡淡的“我在复习。”

  “早点睡觉,睡晚了对身体不好,明天再学。”曹子桓声音低沉,命令式的语句透露着不快。

  “好的,叔叔。”房里话音刚落,灯立刻就熄灭了。

  他回到卧室,发现郭女王也醒着,“阿丕怎么了?”

曹丕再次重重的躺下,“曹爽那小子真叫人不省心,以我当过两年老师的经历来看,这家伙绝对没有在学习。这个房子那么大,又隔了两扇门,我还能听见键盘声,你想他敲得多开心。”尽管这是深夜嘀咕,郭女王也听出来曹丕的语气中的愤怒。她搂住曹丕的脖子,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和前胸形成的浅窝里面,“你已经做了很多了,想点别的愉快的事睡个好觉”。

曹丕身子软了下来,嘴上却不依不饶“当年父亲培养真哥,现在真哥为公司做了多少贡献。我培养阿爽,怎么他就这么不争气。”

郭女王叹了口气,用手抚摸他的脸,“阿丕不必多虑,人的成长环境差别很大,阿爽长时间没有被关心和管教,你得慢慢来……”。

曹丕的手臂环上了她的腰,“明天下午曼曼回北京,我还有会,你帮我接一下她。”

“行,小曹总,快睡吧啊。”

 

 

(二)刘曼

 郭女王在机场出口按着照片寻找一个中长棕色卷发,戴着白色鸭舌帽,拎着28寸灰色行李箱的蓝衣女孩,“曼曼,这里”。蓝风衣女孩愣了一下,迟疑地喊了一声,“二舅妈?”“好久不见,你在国外还好吧?”“我无时不刻都想回国,还是国内吃得好,英国菜太难吃了。”虽然多年不见,这个叫做刘曼的外甥女立即和她像熟人一样边走边聊起了家常,“二舅舅最近还好吗?”“还行,总不是在忙公司的那些事?”

“二舅妈小心,箱子重。”两人合力把箱子抬上车子的后备箱。“最近有没有啥计划安排”女王按下车钥匙的开关,拉开车门。刘曼从另一侧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上,她叹了口气“在投简历呢,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好公司竞争太激烈了。”“像你这种高材生肯定没问题吧”郭女王试图制造点愉快的氛围。“哈哈,我的对手时候更高的高材生啊。”刘曼笑着说,随后车内陷入了沉默。“如果工作实在找不到好,让你舅舅帮你。”刘曼听了笑了笑。

那天,四环很堵,郭女王从南边的机场开到位于城北的家时已经八点了。郭女王告诉曹爽放学后点了外卖等她们回来。她的别克车缓缓开入小区,刘曼在车中静静打量这个小区,小区的路宽阔平整,小别墅之间被宽宽的绿化带隔开,采光应当极好,住户后院和阳台上的花鲜艳明丽,就像她们的主人一样悠闲又优雅。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女王告诉她后院有葡萄架和迷迭香的就是她舅舅家,刘曼笑了,果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舅舅和妈妈描述的还是一样。

“舅舅种的葡萄好吃吗?”刘曼调皮地眨眨眼。

“嗨,他腰不太好,最近没有亲自种了,以前种的还挺好吃。”

郭女王扭开门锁,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黑着灯就知道曹爽又窝在房里不知道在干嘛。她打开灯,“曹爽,你曼曼姐姐回来了,晚饭你买回来了吗?。”

郭女王向刘曼尴尬的笑了笑,“你真舅舅家的弟弟,今年高二”。

曹爽应了一声从房里出来,喊了一声姐姐,乖巧懂事地帮刘曼把箱子推到了书房。郭女王端上刚热完的晚饭,“二舅舅今天在公司吃过了,我们不等了。”三人坐在沙发上纷纷端起碗筷。

“阿爽,这是刘曼表姐,节姑姑的女儿。”

“姐姐好”曹爽点点头

“她刚从英国回来,G5毕业的高材生,阿爽你也要出国,你们可以多交流交流。”郭女王又对刘曼说“你就睡在书房里行吗?一楼的卧室好久没有人睡了,打理起来挺麻烦。先委屈你一下。”

“没问题,我一直想瞻仰舅舅的藏书,这真的太好不过了。”

郭女王露出满意的笑容,她转向曹爽“你也要向你姐姐学习,别一天到晚老想着打游戏。”

曹爽刚想争辩,一串开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这栋房子的主人回来了。郭女王走出餐厅拿走曹丕手上的公文包,亲切的说“你回来了,今天会开得怎么样?”

“生气。”曹丕的语气很平淡,显然这个气已经生完了,现在他很累。

“那我们说说别的,看曼曼回来了。”

刘曼此时已经走到了门口,曹丕换完鞋,猛地抬头,他愣了一下---刘曼长得太像年轻时候的曹节了。

“舅舅好。”

曹丕摆出慈祥的长辈式笑容问候刘曼“曼曼都长这么大了,爸爸妈妈还好吧。”

“还好,妈妈还是经常值夜班,爸爸的诊所还开着呢。”

“我听说青岛那边出了事,他们是医务工作者可要小心。”

“您放心吧,他们从业都这么多年了。”

“那行,我先去洗澡,你们快吃吧。”曹丕转身上了楼,空气中留下淡淡的香水味。

刘曼想前调似乎是冷杉。

晚饭后,刘曼在郭女王的盛情邀请下在一楼的大浴室里泡着大浴室,她惬意的打开正对着浴缸的液晶大电视看着综艺。

“离开了小宿舍真好,有钱人的生活慕了”她愉快的想着,她把各种高档的日化用品从印着英文法文或者日文的瓶瓶罐罐里挤出来,倒在水里或者抹在身上“难怪二舅舅四十多了了看上去都挺帅,不像我老爹……”

曹丕生来就有一副好底子,她想起来在妈妈家的相册里曹丕的年轻模样,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彬彬有礼的笑容,身姿挺拔,风度翩翩,反倒是妈妈打扮的漫不经心,表情一脸不屑。她又想起刚才舅舅刚刚看见她的表情,隐约猜出了当年舅舅和妈妈之间发生过什么。在她还小的时候一旦有人提到曹丕舅舅,妈妈就会冷了脸,转身就教育她人一定要自强。她家教很严,成绩也好,但是走上社会她反而变得平庸,她拿不到她想要的高薪。泡澡的时候思绪翩翩再正常不过,不幸的是同学在朋友圈晒他们的学位,房车,名牌闯进了她的大脑。

“管不了,反正二舅舅有钱有势,以后多找他帮忙好了”。她拍了一张窗外的夜景,故意不删除定位,发了一个朋友圈“今天回国”。她已经开始脑补同学们看到定位惊愕的脸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