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郭佳人

3119浏览    236参与
Fish Ink
亲爱的喀秋莎【Day 27】...

亲爱的喀秋莎【Day 27】

亲爱的喀秋莎:

  阅兵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新同志,在人数的压制下,我们开始了反扑。

  我觉得我足够大了,用枪敲破敌人的脑壳并不是一件很让人为难的事情。

  父亲也没有多加反对,只是匆匆忙忙把一把大盘子波波沙放在我手上,用仍然缠着绷带的右手拍拍我的背,好像在说:“上吧,小同志。”

  这支波波沙已经很旧了,但是我还可以去捡战场上失去主人的武器,给它装上我在列宁格勒得到的三棱锥。

  在冲锋的时候我满脸都糊着乌黑粘稠的东西,硝烟呛进我的鼻腔刺激得我...

亲爱的喀秋莎【Day 27】

亲爱的喀秋莎:

  阅兵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新同志,在人数的压制下,我们开始了反扑。

  我觉得我足够大了,用枪敲破敌人的脑壳并不是一件很让人为难的事情。

  父亲也没有多加反对,只是匆匆忙忙把一把大盘子波波沙放在我手上,用仍然缠着绷带的右手拍拍我的背,好像在说:“上吧,小同志。”

  这支波波沙已经很旧了,但是我还可以去捡战场上失去主人的武器,给它装上我在列宁格勒得到的三棱锥。

  在冲锋的时候我满脸都糊着乌黑粘稠的东西,硝烟呛进我的鼻腔刺激得我不停咳嗽落泪。作为没经验的新兵,我每跑一段路就要猛地趴在地上。因此我的衣服蹭破了好几处,但是因为非常时期,所以连澡也没怎么洗过,脸上的黑东西结成了壳子,痒得我一直想挠,父亲实在看不下去就拣了一把雪帮我搓在脸上,虽然有点痛,但至少看上去有了点人样。

  有时突然的爆炸声和飞起的土块(也许是土块)不仅会弄脏我的脸,还会让我暂时失明或者失聪……这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没有眼睛和耳朵我也一样能嗅到恶魔身上恶心的味道。

  我会杀了我能看见、能听见、能嗅见,能触见的任何敌人,把他们的血放干就像他们对我们做过的那样。然后把尸体倒插进雪地给后来的同志做路标。

  背后有我们的坦克履带嚼着雪和泥的声音,前面是一群惊慌失措的【和谐1】,还有我们的政委和我的父亲,我跌跌撞撞追随着前方陆陆续续坠倒在地就像木偶断线的战友,即使经过他们破碎稀烂的尸体也不停顿半秒钟。

  死亡在仇恨面前没什么可怕的,一名光荣的布尔什维克在面对德国人时,没法在战壕里当个瑟瑟发抖的逃兵。

  我隐约能听见“Ура”的高喊声,这令我冻僵的双腿像被注入机油一样无法停下来。我在坎坷的冻土上连跑带爬地冲向那群溃散的魔鬼,奔跑的时候拿枪对准他们就像对准猪猡一样;摔在地上的时候就扯下弹夹咔哒一下换上再马上爬起来;子弹用完就冲到他们面前用枪砸他们的脑袋,用三棱锥刺他们的肚子……黑色的血粘在枪托上,我的衣服时常因为混合物的凝固干燥而发硬。这一点也不过分,他们还对我们的人民和战士干过更多更恶心的事。

  他们对我们做的一切都会被连本带利地归还,复仇的感觉让我兴奋不已,以至于热血沸腾,哦……喀秋莎,你知道你和一种火箭炮同名吗?你一定也能体会到那种美妙的感觉。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同志,尸体大多都遗落在了一米厚的雪地里,当一场战役结束,我放下从【和谐1】那里捡来的枪,经过那些带刺儿铁丝网和堆起的防弹沙袋,准备扎营休息时,常常能看到人们把尸体抬起来运走。

  那些死去的人,身上总盖着霜雪,因为寒冷还没被腐生物分食,或是狰狞或是安详的的面孔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有一次我坐在地上,看着缺胳膊少腿的同志抬起担架,一截僵硬发紫的手臂直直从担架一侧伸出来,手背上的皮肉已经冻掉了,露出和雪一样白的骨头,让我一时居然分不清他手上到底哪些是雪,哪些是露出的白骨。

  我敢肯定他们还漏了很多尸体,因为我经常能感受到脚底的雪垫进什么长条的、硬邦邦的东西。但是这种时候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把雪挖开,仅仅为了找已经死去的人。

  虽然代价惨重,但是我们赢了。

  这个圣诞节是属于我们的,只属于我们。

  我和父亲暂停前扑,在俄历圣诞节的夜晚躺在一个低浅的小战壕里休息。

  父亲帮我把脸上耳朵边脖子上的脏东西都清洗了一遍。这是个神圣的日子,我们要尽量体面一些,不久前我们还全身都是敌人和同志的鲜血。

  父亲在祈祷,于是我也闭上眼睛低头祈祷,他很少祈祷,或许是因为这是圣诞节,或许是因为他仅仅只想为斯摩棱斯克以及其他地区的【和谐2】祝福而已。

  过了一会他睁开眼睛,拍拍我的肩膀,我抬起头看他,现在已经是夜晚了,他的面部轮廓有些模糊,但是眼睛却闪着光泽。

  “小同志,很抱歉今年的圣诞节没能给你准备点什么。”他展开双臂,框住头顶因为硝烟显得不再明丽的深冬夜空。

  我朝他眨眨眼睛,希望他也能看到我眼睛里的光彩。

  “加里宁算得上最棒的礼物了,当然其他的礼物也很棒……哦,瞧瞧这里,是我们的土地,再往前一点,也是我们的土地,还往前一点,马上就会是我们的土地了…”

  他哈哈大笑两声用了些力道拍我的后背,把我拍得直往前倒,我也跟着他一起笑。

  他冲我闭一只眼睛,显得有些狡黠:“知道吗?我给一位年轻的红军战士准备了一瓶伏特加。”

  当他把一瓶清澈的酒从衣服里面掏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就要疯了,发出和野人一样高昂的嗬嗬声,很有气概地捶几下自己的胸口。他用牙磕开瓶塞递给我,而我接过来对着嘴猛灌,液体从我的喉咙里燃烧到全身,胃部就像个火炉向四肢输送暖流。

  我大概喝了一半才松口,抹了抹嘴把还剩一半液体的酒瓶递给父亲。他看着我发红的脸嘲笑我太年轻,然后面不改色地把剩下的酒一口气喝完。

  我感觉很累了,上半身摇摇欲坠,最后倒在他身上勉强半睁着眼睛望着一线黯淡的夜空,在我睡过去之前我感觉他缠着绷带的手拍了拍我的脸,告诉我:日子还很长,酒有很多,面包也会有很多。

  我相信他,相信所有的同志,也相信我自己,无论是和平还是面包,我们都会有的。

  晚安,喀秋莎,希望我们的黎明早点到来。


—————————

被屏蔽几次于是…

【和谐1】dé guó lǎo

【和谐2】hóng jūn

解了又屏,lof发啥神经,喵喵的


边境异端
是唐的金吾卫装和明的锦衣卫装...

是唐的金吾卫装和明的锦衣卫装

并没有跨时代组cp的意图以及衣服bug很多不喜勿喷


是唐的金吾卫装和明的锦衣卫装

并没有跨时代组cp的意图以及衣服bug很多不喜勿喷


Fish Ink
亲爱的喀秋莎【Day 26】...

亲爱的喀秋莎【Day 26】

亲爱的喀秋莎: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七日,我会永远记住这个日子。

  斯大林同志坚持要进行大阅兵,计划中的日子就在今天,很多人都不太认可这种“幼稚的赌气行为”,因为某个不可言说的混蛋扬言要在红场举行阅兵,有人觉得斯大林同志在用阅兵来赌气。

  真可笑。

  但说实话,这确实很难办,这几天所有人都在围着阅兵转,生怕方阵走着走着被一枚炮弹打散。

  我看着工人们把红星挂上的克里姆林宫顶时,心里一阵阵发慌。

  我们再也没有退路...

亲爱的喀秋莎【Day 26】

亲爱的喀秋莎: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七日,我会永远记住这个日子。

  斯大林同志坚持要进行大阅兵,计划中的日子就在今天,很多人都不太认可这种“幼稚的赌气行为”,因为某个不可言说的混蛋扬言要在红场举行阅兵,有人觉得斯大林同志在用阅兵来赌气。

  真可笑。

  但说实话,这确实很难办,这几天所有人都在围着阅兵转,生怕方阵走着走着被一枚炮弹打散。

  我看着工人们把红星挂上的克里姆林宫顶时,心里一阵阵发慌。

  我们再也没有退路了。

  我侧过头望着肩旁的父亲,他同样昂着头,看工人们把暗色的幕布披在红星上,五角把幕布撑出坚硬的棱角。

  他抓住我的手握了握,手心的布料有些湿了。

  我安静了下来。

  妇女和儿童举着“一步也不后退”的红色标语气势汹汹走过我身边,她们身后是一辆辆嘎斯车,黑壮的工人把红旗挥舞得翻来翻去,弄出噗喇喇的声响。

  再往远处望望就能看到一座座堆起的麻袋和铁丝网。我看见一团沉重的乌云带着雷声朝莫斯科压了过来。

  我们能把它推回去,我对父亲说。

  父亲回答,我们不仅要把它推回去,还要一直推到柏林。

  “这些乌烟瘴气都是从柏林的地底下冒出来的,我们不仅要把它还回去,还得把它摁进地底下,永远不让它重见天日,永远。”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忙,他们从我们身边经过时,都是一阵风似的就刮过去了,我甚至看不清他们的脸。

  但是有一点我清楚,他们中的所有的人都值得去记住,尽管我连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

  在我盯着一张色彩鲜艳的宣传画愣神时,父亲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他要去找斯大林同志,说说怎么对付可能随时来偷袭的轰炸机。当我回过神时,他就像那些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的人一样消失在灰尘和人流里了。

  我没有害怕,因为他总是要回来的。但一个人站在人潮中间还是会感觉很孤单,我想起了我的两个弟弟。

  一个很乖巧,很聪明;一个很烦人,但心里还是有我们。如果他们还在这里,我就多两个人陪我一起盯着这张鲜艳的画了。

  最终我回到了小屋,撑在窗边看着污脏的天空渐渐变得光彩夺目最后又暗淡下去。

  父亲带着一双疲惫却又神采奕奕的眼睛回来,教我拉了一会手风琴,唱着喀秋莎靠在床头睡着了。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早,没有和斯大林同志一起站在列宁墓上方的检阅台上,而是混进了红场四周的工人妇女中。

  实际时间比计划提前了两小时,克里姆林宫上方的幕布被揭开,勾勒出的暗红棱角在那一刹那飘散成柔软的血色浪花,露出一颗红星来。

  整个阅兵显得乱七八糟的:民兵和正规兵混在一起,大多数人步子都走得很着急,队伍看上去歪歪倒倒的,有一身新装的,也有连鞋子都没穿的,有穿着雪地服的也有一脸乌黑的,但无一例外个个都凶神恶煞,就像一群饥饿的恶魔在用金刀叉敲盘子发出铿锵声响。

  恶魔这个形容词不好听,但是我觉得,既然我们要对付的是一群恶魔,那我们也得成为恶魔。

  队伍旁边排着嘎斯车和坦克,刚刚过了检阅台就匆匆掉头,斯大林同志也只是点头默许,任它们直奔外郊的硝烟而去。

  他高高在上俯视着前簇后拥彼此拍打的人潮,胡子上好像还结着昨夜的霜。

  我偏头看着父亲,他此时站得就像一座雕像…我不太能体会到父亲这时候的心情:他的眼神看上去就像是在目送孩子离去,既悲戚决绝,又充满希冀。

  悲戚是俄罗斯上方吼叫的战机,希冀是克里姆林宫顶高悬的红星。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

  有人在唱歌。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有一群人在唱歌。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啊,跟着爱人到遥远的边疆…”

  她们的脸上挂着泪珠,但四周没有哭声。她们隐藏在人群之中,被此起彼伏的呼喊和口令声淹没。

  这时一个独臂人走过来,告诉父亲从“狼穴”来的玩意已经被全部击落了,我当然知道那些都是什么。

  纳粹鬼子正在朝我们逼近,他们叫嚣着要扯下克里姆林宫顶的红星。

  冬天来了。

  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莫斯科是天底下最寒冷的地狱。

  晚安,喀秋莎,希望我们的黎明早点到来。

Fish Ink

想了想还是搞个置顶(持续修改ing)

人如其名,感觉被叫劳斯还是有点别扭,可以叫我FL或者鱼墨或者墨鱼或者鱼都可以哒。


关于偏好:

  特别热衷于国拟,基本混的长久的圈都是国拟,目前主混ch,所以这篇置顶针对ch的朋友们,就打了个tag,图片是私设联五。

  理性瓷吹,偏爱毛子大嘤,喜欢把儒家文化圈搁在一起沙雕,对于cp向非常佛,但法英是唯一站定不拆的爱情向cp,瓷美瓷俄瓷苏韩朝也都可,对德波苏德俄德微雷,高雷all瓷,萝莉瓷,傻白甜瓷,双性瓷,软瓷以及一切废宅理想型瓷和霸总文女主瓷。

  强受爱好者,比较i毛右英右,我...

想了想还是搞个置顶(持续修改ing)

人如其名,感觉被叫劳斯还是有点别扭,可以叫我FL或者鱼墨或者墨鱼或者鱼都可以哒。


关于偏好:

  特别热衷于国拟,基本混的长久的圈都是国拟,目前主混ch,所以这篇置顶针对ch的朋友们,就打了个tag,图片是私设联五。

  理性瓷吹,偏爱毛子大嘤,喜欢把儒家文化圈搁在一起沙雕,对于cp向非常佛,但法英是唯一站定不拆的爱情向cp,瓷美瓷俄瓷苏韩朝也都可,对德波苏德俄德微雷,高雷all瓷,萝莉瓷,傻白甜瓷,双性瓷,软瓷以及一切废宅理想型瓷和霸总文女主瓷。

  强受爱好者,比较i毛右英右,我的cp倾向一般不会在文里体现出来,如果不看这个置顶,你可能不会发现我和你吃逆hhh(就算逆cp也可以愉快玩耍呀只要你不卖我安利或者在评论ky)

  以上总结为瓷-事业+女友粉,毛-亲·妈粉,儒家圈-伪·黑粉,百年夫妇-cp粉。

  对于其他郭嘉都是“喜闻乐见”的态度,没有什么很雷的。


关于风格:

  对不同郭嘉的图文风格一般也不一样,毛子一家一般是暖虐文艺风(详情参考喀秋莎)在鱼的blog里一般有毛除了卖萌就是发刀,亲妈吧。

  瓷一般和东亚圈或者黑三角打包出现,这类文大多都是解压沙雕请放心食用,一般不会有刀,有刀也一般只是瓷的回忆杀。

  法英的产出除了欧罗巴式文艺向还有黑深残,双方白切黑,请想看甜甜少女恋爱的谨慎食用。

  产出一般都是清水+无cp亲/友情向(dover除外)有想要涩情的心没有能写涩情的手x


关于私设:

  主要是瓷私设很多,暖水瓶型外冷内热,对外高冷对内温和,公私分明,人狠话不多,工作狂,计划狂,善学,护短,有轻微控制欲和强迫症,偶尔精分,相比其他意识体更重视家庭纽带(周朝印记)

  联五其他的可以概括为:骄纵暴力·超强气·存在感超强·超自我·美,惊天直男·民风彪悍·文艺战斗种族·铁憨憨(?)俄,表面绅士·内心扭曲·骄傲自负·优越感·英,安心躺平搞艺术·少女心·花花公子·法。

  意识体的亡魂可以被亲族看见(有些体质特殊的和关系特殊的有时候也可以),在他的亲族接受他的情况下可以上身甚至具象化,正例:苏可以上身大毛,唐可以上身瓷爹。瓷爹有时候能看见苏哥。反例:德三上身不了现德,现德也很少能看见德三。

  鱼喜欢结合国内舆论和国外舆论捏人设(捏人设捏很久然后脑补如果这样的ta被放在xx场景里会怎么做)有些设定可能和平时印象的不一样这时请不要拉踩,实在不能接受可以问问鱼为什么这么设定或者私下沟通。


怎么哄鱼开心(?):

  鱼是个经常不开心的人,也是个很容易开心的人,这点容易在文里体现出来,如果有小红心小蓝手会很开心,如果有评论和私聊扩列会超级开心在屏幕后面尖叫。


关于挖坑填坑:

  鱼是高中狗,目前两个星期一次假,除非寒暑假否则想看到定期更新不太可能。

  有弃坑前科,请做好心理准备。

  以下为挖坑/填坑意向,随时更新。

  目前已开的坑:【亲爱的喀秋莎】(合集已建)

  有意向的坑:儒家文化圈打游戏【Triple Three的游戏直播间】,dover坏小孩逃出孤儿院【与我同在】

  如果有什么想法/新坑请务必告诉我!可能就提上日程了呢!

Losty
英语考试时摸鱼,不愧是我(失智...

英语考试时摸鱼,不愧是我(失智)😂

英语考试时摸鱼,不愧是我(失智)😂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红色的芭蕾木偶

        酒红色帷幕拉开,一个红色的身影穿着雪白整洁的舞裙静静站在舞台上,似乎在思考,似乎在等待。舞曲响起,踮脚,他随着节奏轻快地舞动着。抬腿、跳跃、旋转、张臂,富有生机与力量,让人联想到另一个战场上的他,骑在一匹骏马背上,有力挥动着武器与敌人斗争。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他那完美而轻松的动作淋漓展现出他雄厚的实力,再搭配上他依然年轻的身体,完全可以轻松超越那些同是跳芭蕾极好的前辈们。...


        酒红色帷幕拉开,一个红色的身影穿着雪白整洁的舞裙静静站在舞台上,似乎在思考,似乎在等待。舞曲响起,踮脚,他随着节奏轻快地舞动着。抬腿、跳跃、旋转、张臂,富有生机与力量,让人联想到另一个战场上的他,骑在一匹骏马背上,有力挥动着武器与敌人斗争。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他那完美而轻松的动作淋漓展现出他雄厚的实力,再搭配上他依然年轻的身体,完全可以轻松超越那些同是跳芭蕾极好的前辈们。

         这场芭蕾表演就如此尽善尽美地继续着。

         或许是在哪个不经意的瞬间,也或许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他的手指不自然地颤抖了一下,那阵战栗从指尖蔓延到他的全身。于是,他的动作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僵硬、不协调,但他依然在艰难地继续着舞蹈。

        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吊线木偶,被什么人用不太协调的十个指头操控着一样。动作僵硬,一顿一顿,抬腿也变得勉强,身体严重不协调,单腿踮脚站立时出现差一点摔倒的情况。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什么东西在被一点点抽空,而他怎样努力都无法将其挽回,于是他的气力开始虚弱。到最后,舞曲的终了,他已经是气若游丝。

        作过谢幕礼,他重新站直身子,体内的那根弦终于因崩溃而断裂。从他用芭蕾舞鞋包裹着的脚尖开始出现裂痕,“咔、咔、咔…”最后裂痕布满了全身。终于,玻璃碎裂的声音从他内心深处传出。他的身体在聚光灯下,在酒红丝绒幕布落下的前一秒,如同玻璃一般碎裂、分崩离析。

        那个强大而优雅的红色身影,表演到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堆明亮的血红色碎片。观众离席、散场,没有谁感到惊讶,没有谁感到惋惜也没有谁在回味刚才的表演,一哄而散了。

       在幕布的后面,那堆明亮的碎片没有被幕后人员清走。一只红色的,布满了伤疤,明显稚气未脱的青年的手伸了过去,捡起了碎片之中原本是在“木偶”心中的一颗红色的,闪着金属光芒,带着一点裂痕与血迹的五角星。那只手的主人,将五角星十分小心地揣进怀中,将其好生保管,并暗暗发誓自己总有一天一定要以独属于自己的方式惊艳在场全部的观众。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画的那兔五常的女拟(有我流的私服和私心加的一些小装饰,雷者请记得自动避开哦),火辣的RUS,我和6700,我自己还有我的柴崽子爱哭鬼Lamby!

画的那兔五常的女拟(有我流的私服和私心加的一些小装饰,雷者请记得自动避开哦),火辣的RUS,我和6700,我自己还有我的柴崽子爱哭鬼Lamby!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是翻到的黑历史,顺序是从2018到2020也就是从我初二到初三的画。就很迷惑,以前的我完成度还ok,现在怎么动不动就咕草稿???看来还是得更努力啊呜呜呜

是翻到的黑历史,顺序是从2018到2020也就是从我初二到初三的画。就很迷惑,以前的我完成度还ok,现在怎么动不动就咕草稿???看来还是得更努力啊呜呜呜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是接的无偿!!!谢谢那些捧我场的小天使们!我要意念一人吧唧一口!!!

是接的无偿!!!谢谢那些捧我场的小天使们!我要意念一人吧唧一口!!!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满20fo啦我要弄粉丝福利!谢...

满20fo啦我要弄粉丝福利!谢谢各位不嫌弃我话多给我提供热度的粉丝!粉福仅限今天和明天两天哦!!!全部,全部粉丝(包括看到这条才粉我的)每人可以找我免费点图画原价0.1r的全彩大头!可以画人可以画兽可以画柴当然也可以画CH!可以加自定特效和加文字只要你不嫌我字丑!那,心动不如行动!快带上你的设定或你想要的ch啥的来给我画吧!!!

满20fo啦我要弄粉丝福利!谢谢各位不嫌弃我话多给我提供热度的粉丝!粉福仅限今天和明天两天哦!!!全部,全部粉丝(包括看到这条才粉我的)每人可以找我免费点图画原价0.1r的全彩大头!可以画人可以画兽可以画柴当然也可以画CH!可以加自定特效和加文字只要你不嫌我字丑!那,心动不如行动!快带上你的设定或你想要的ch啥的来给我画吧!!!

过气人墨竹青凌

最后他倒在了自己的光芒中,消失在金色的向日葵里

最后他倒在了自己的光芒中,消失在金色的向日葵里

Losty
临近开学人体废什么的我已经无所...

临近开学人体废什么的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麻烦各位大佬了配几句话呗。(跪求评论)

临近开学人体废什么的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麻烦各位大佬了配几句话呗。(跪求评论)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是最近的画,画了法法和俄,还有社长。重新拿起马克笔还有点不习惯……最后一p是个社长的刀刀,不怕的就看吧!(?)

是最近的画,画了法法和俄,还有社长。重新拿起马克笔还有点不习惯……最后一p是个社长的刀刀,不怕的就看吧!(?)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刚入ch时候画了没敢发的沙雕ooc无脑中美小短漫,看看以后有没有时间重画一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刚入ch时候画了没敢发的沙雕ooc无脑中美小短漫,看看以后有没有时间重画一次(?)

过气人墨竹青凌

“在那个时候我失去的是我拥有的一切”

“What I lost at that time was everything I had”

一个小时速摸,P2是无水印的

我那啥混个更哈👉👈


“在那个时候我失去的是我拥有的一切”

“What I lost at that time was everything I had”

一个小时速摸,P2是无水印的

我那啥混个更哈👉👈


Losty
我已经被考试拍死了。(把自己埋...

我已经被考试拍死了。(把自己埋上)


我已经被考试拍死了。(把自己埋上)


Losty
没什么比半夜fafa更过瘾的事...

没什么比半夜fafa更过瘾的事儿了。(猝死)

色差真的令人窒息

lof的滤镜确实挺好看的

没什么比半夜fafa更过瘾的事儿了。(猝死)

色差真的令人窒息

lof的滤镜确实挺好看的

想与糟糕的自己同归于尽
我好菜我没画出索马里万分之一帅...

我好菜我没画出索马里万分之一帅……2199在线给盐酸爹地卑微下跪…@脳内暴想 

我好菜我没画出索马里万分之一帅……2199在线给盐酸爹地卑微下跪…@脳内暴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