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郭嘉人

46846浏览    2634参与
五Ling
乳丹麦(?)这个只扛了四个小时...

乳丹麦(?)这个只扛了四个小时的渣渣

乳丹麦(?)这个只扛了四个小时的渣渣

b

🤧我忘发啦

是今天画的噢

🤧我忘发啦

是今天画的噢

严潮生今天码字了吗

【CH】忏悔录 .2

接上篇上一篇走这里www 

这篇有点短小但是不精悍抱歉www(土下座)

深夜放毒hhh

有雷点的慎入。我不是很想怼人。

是和阿醉劳斯的联文?@解:y=f浮(x闲) 


这本该是寂静的天堂,流淌着对神的敬意,可现时却乱了套,平日里最虔诚从不逾矩的信徒们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在神的注视下。 


在听到神父冷静的声音之后来人猛然愣住,随后像是身体突然反应一般让泪水流下,一发不可收拾。 


“CN…CN…” 


他颤抖的声线还见证着他的惊恐,那是失去心爱之物的慌张害怕,就像是小孩子在半夜被噩梦惊...

接上篇上一篇走这里www 

这篇有点短小但是不精悍抱歉www(土下座)

深夜放毒hhh

有雷点的慎入。我不是很想怼人。

是和阿醉劳斯的联文?@解:y=f浮(x闲) 


这本该是寂静的天堂,流淌着对神的敬意,可现时却乱了套,平日里最虔诚从不逾矩的信徒们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在神的注视下。 

 

在听到神父冷静的声音之后来人猛然愣住,随后像是身体突然反应一般让泪水流下,一发不可收拾。 

 

“CN…CN…” 

 

他颤抖的声线还见证着他的惊恐,那是失去心爱之物的慌张害怕,就像是小孩子在半夜被噩梦惊醒时去找父母讲故事的声音一般。而UK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只是他从没有想过这结局会来的如此之快,只怕是这个可怜的孩子甚至没反应过来。 

 

“CN…?” 

 

“冷静,USA。告诉我,CN怎么了。” 

 

USA一愣,似乎完全没想到UK会冷静到冷漠的问他这个问题,以至于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他不可置信的注视着面前的神父,甚至连问问他情况的句子也忘了出口。 

 

“…他死了。枪杀。子弹穿透了他的心脏。我看着他死去。” 

 

短句更能表达自己的心情。愤怒。惊慌。害怕。心疼。 

 

还有深深的无奈。 

 

只是事实无法改变。此时他的孩子看着他,一片纯净的蓝色湖泊中浸满悲伤;这让他想起CN。那是深不见底的一双黑色眸子,这时和USA的眼瞳重合在一起,让他那片晴朗也阴郁了几分。他看向角落里的FR,那对亚麻色的虹膜一向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虽然他曾经戏谑的对自己说过,作为画家,还是情绪化一点比较好,总比得上冷酷无情的神之使者。 

 

“哦,亲爱的上帝,我想为他祈祷。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当然。但是我想就算是最受人尊敬的神父来为他祈祷,他也无法重新睁开眼睛。” 

 

他的脾气似乎突然软了下来,毫无疑问他接受了这个事实。接受了这个结局。 

 

虽然结局不可避免,但至少来说USA现在的状态无疑是最好的。年轻人依然跪着,他现在没有力气支撑起他的身体,此时的状态像是在忏悔,肩上扛着无形的十字架。 

 

UK冷眼看着。白鸽歪头啄着羽毛完全无视这一切,神父的右手搭在左手上,圣袍摇曳摆地,这样显得他的身姿更加挺拔,看上去像一位真正的神一样。 

 

他忽然弯下腰,修长且惨白的手指划着自己教子的同样惨白的脸,神明启唇低语。 

 

“不要怜悯死者,亲爱的孩子。怜悯生者。” 

 

一字一顿的比恶魔都残忍。 

 

USA呆呆地愣着,泪水在他脸上画的稀里糊涂,他那双总是熠熠生辉的蓝宝石中的希望随着神父决绝的转身而支离破碎,仿佛被一点一点被自己所信奉的仰望抽走灵魂。 

 

“哦,小可怜。”FR低眉垂泪,他上前扶起USA,后者整个人都是在颤抖的。 

 

“你总要学着长大。” 


TBC.

 


喪心病狂老菠菜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一瓶碳酸饮料
玩个表格。 我是画个表格还要加...

玩个表格。

我是画个表格还要加滤镜的屑。

玩个表格。

我是画个表格还要加滤镜的屑。

隐形黛桑
这种画法叫什么,陷入沉思。

这种画法叫什么,陷入沉思。

这种画法叫什么,陷入沉思。

Mustard's Dream
英格兰最恐怖的敌人伴随着暴力,...

英格兰最恐怖的敌人
伴随着暴力,恐怖与强大的信念出生的组织

英格兰最恐怖的敌人
伴随着暴力,恐怖与强大的信念出生的组织

忆菌楠

俄德,新画风,啊啊好喜欢画CH小时候!!!

俄德,新画风,啊啊好喜欢画CH小时候!!!

经常性下线的中毒人士✨

瓷美是在被废弃的墓园中相遇的,因为一个毫无逻辑可循的意外。他们后来常常以书信来往…噢,可是这些书信又有多少真正到达了收信人的手中?


【我就知道他俩测出来没有糖

瓷美是在被废弃的墓园中相遇的,因为一个毫无逻辑可循的意外。他们后来常常以书信来往…噢,可是这些书信又有多少真正到达了收信人的手中?


【我就知道他俩测出来没有糖

SIKE96想要统治世界[度假随缘更]

苏德双人[5.9的幽灵]

*卫国战争纪念日好像是……5.9号吧……?

*cp不明确反正是苏德双人互动…?可以视为我占tag[磕头]

*酒店里待着我好无聊

*USSR以及冷战时期的历史我没怎么看过……前边有哪里不对勿喷谢谢惹ww

*USSR和Nazi一个活人一个死人跨次元唠嗑系列[什]

*嘲讽开满不骂人的德三……好上头√√√

*↓↓↓↓↓↓↓↓


落地镜前的USSR整了整自己常年不变的军装,神情十分认真,又带着一丝轻易就可以觉察出的难得的愉悦。仔仔细细地反复擦拭了几遍胸前夺目的几枚勋章。在检查了一遍又一遍自己全身上下的仪容仪表后,USSR露出一个...

*卫国战争纪念日好像是……5.9号吧……?

*cp不明确反正是苏德双人互动…?可以视为我占tag[磕头]

*酒店里待着我好无聊

*USSR以及冷战时期的历史我没怎么看过……前边有哪里不对勿喷谢谢惹ww

*USSR和Nazi一个活人一个死人跨次元唠嗑系列[什]

*嘲讽开满不骂人的德三……好上头√√√

*↓↓↓↓↓↓↓↓

 

 

 

 

落地镜前的USSR整了整自己常年不变的军装,神情十分认真,又带着一丝轻易就可以觉察出的难得的愉悦。仔仔细细地反复擦拭了几遍胸前夺目的几枚勋章。在检查了一遍又一遍自己全身上下的仪容仪表后,USSR露出一个笑容,走出房门,登上了在外等待多时的士兵的车辆

今天是5月9日,卫国战争纪念日

在整年里,刨去挂着职业般的假笑的时间与和USA作对的时候脸上那极度不友好的敌对表情,似乎全年也只有这一天能让他真真切切地笑几声开心开心。难得获得放松的USSR手托着下巴,不知不觉脸上洋溢出笑容,他看着窗外举国欢庆的景象,心里由然而生一种放松的感觉

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呢

其实也并没有USSR想的久。实际上,就不过五年而已。但这五年过的实属有些令USSR心情低落烦躁。先不说USA那边的什么杜鲁门主义。USSR打心底地讨厌这东西。身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体,对于这种反对社会主义为目的的演讲所产生出来的针对性主义,令USSR对USA的厌恶和恶心不由得又上升到了一个新层次。再加上马歇尔计划实际意义上的目的被他看清楚以及柏林危机结束[这里第一次柏林危机]后他私下去找到USA质问时对方令他不爽的回答,也让他心生怨念和激愤

 

“USA,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USSR愤怒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他的珀色眸子中仿佛映出了怒火,带着一丝丝威胁或是命令的口气再加上有些愤怒地丝毫不过脑子思考的话语又接连吐进USA似听似无的耳中

“啧啧啧,哎USSR,我们也好歹联手了那么短暂的几年,我对你的了解也不算少——当然了,你什么人品什么处事作风这点我可了如指掌。”USA推了推墨镜的手向他伸了过去,USSR见状丝毫不留情面地将他的手给拍了回去,USA摇摇头,脸上隔着墨镜依旧带着嘲讽有不屑的眼神死盯着USSR。他双手环在了胸前,USSR猜也能猜到USA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USSR,只凭这些,再加上你干的点破事,是个人都能看清楚你打着友好的面具低下藏着的是什么恶魔的面孔。哦——!我承认我倒挺意外柏林危机的时候你没阻拦空运通道,毕竟你这家伙看人命和废品一样不是吗?当然以上为我的个人见解。希望你到时候别把你在德国那片占领地给搞垮。虽然我很希望吧。哈哈哈哈——”

USA留下了几句干巴巴的笑声,他摘掉墨镜,似乎是特地想让对面正紧握拳头看他不爽的USSR看清楚他嘲讽的面部表情,在如他所愿地收获到了USSR咬着牙狠狠地将拳头砸在桌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这一系列反应之后他很是心满意足。带着嘲笑的讽刺在他出门的一刻传入正愤怒的USSR耳中

“知道吗,我觉得你和那个恶魔唯一的区别就是你还活着。除此之外,我看不出来区别。”

夹杂着USA嘲讽的笑声与门被关上时发出的响声,整个房间除了家具只留下了USSR一人独自发呆

区别……

 

USSR愣愣的把他从回忆之中拔了出来,他摇了摇头,想清醒清醒自己在今天意外有些杂乱无章的思绪

“…想这些干什么,还折磨自己的。今天可是值得庆祝的日子…”USSR缓了缓情绪,嘴上自言自语的话让一旁的士兵听得有些发愣,他正在想着要不要询问一下自己这位上司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念在USSR此时不知为什么会冒出来的一丝带着杀气的眼神后——这位士兵八成是不想再说些什么了

当然了USSR这带着杀气的眼神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他看见远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地让他的感官瞬间变得清晰了不少。他命令身旁的士兵都留在这里不允许跟上他。起身向那个若隐若现的人影走近,走到一半时那影子却又突然消失不见,USSR迷茫地环顾四周——突然之间,仿佛周围什么都不存在了一样,原本嘈杂的人群仿佛被调成了静音模式,他什么声音都听不见,除了——

那个身影消失,却将那令USSR已经熟悉到忘却不掉的带着高傲与嘲笑的诡异的笑声留了下来

他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最近使用过多又经常熬夜,时间久了导致自己头脑混乱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影响。USSR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从此时此刻的环境中摆脱出去,但是在他发现做不到之后便想到了放弃顺其自然。然后,他再一次看见了那个身影,那个黑色的身影

USSR眯了眯眼睛,突然向那个身影跑去。当然那个人影仿佛知道了USSR想要起身追上他的意图,那身影也开始跑了起来,黑色的披风在跑动带来的气流中在身后摆动,活像是一副黑色的羽翼。纵然自己身体素质再怎么好,他似乎就是永远也追不少远处这个比他瘦小不少的身影,时间久了,就连号称身体素质极高的USSR也开始喘起了粗气

几番周折,街道不清楚绕了多少条,路过了不知道多少自己熟悉的地方,那影子终于算是绕够了,他停在了一条阴暗地让人心生慌乱的无人小巷中。USSR弯下腰,气喘吁吁地大口呼吸着周围其实算不上清新的空气,在此期间,那个影子就这么默默的站在他身前背对着他,没有之前的笑声充斥在耳边,他甚至还能隐隐约约听见远处有人烟的地方传来的微弱的嘈杂声

缓和了呼吸,USSR深吸一口气,坦然地面对眼前的人影。斗篷挡住了他观察那人的视线,他皱了皱眉

黑色身影很快转过了头。USSR对眼前的人十分熟悉,但是他不能妄下定论——毕竟如今那个家伙如果还在他眼前的话他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所以他暂时抛弃了那个选项。原本还想着立刻就教训教训这个能让他追到自己体力差点耗尽的家伙,结果谁知道等到眼前的人转身后他突然就后悔了自己抛弃那个他认为不可能的选项的行为

我他妈一定是疯了

明明是他眼睁睁看见了那人惨死的样子。明明是他亲眼看见那人血淋淋的尸体手中握着一把瓦尔特,亲眼看见那人太阳穴处狰狞地弹孔,亲眼看见那人被塞进裹尸袋里然后被毫不在意地胡乱埋在了死人堆中

他突然觉得眼前恍惚间有了一阵晕眩感。怎么可能?这家伙不是应该死了吗?我他妈难道也死了不成……不对啊追他以前我才和士兵说过话怎么可能死了?

复杂的心理变化让USSR的面部表情有些僵硬,他直勾勾地看着眼前似乎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罪恶与死亡气息的人发愣:代表着曾经恐惧与扭曲象征的印记印在臂章上,稳稳的挂在那人恶魔标志一般的黑色军装的左袖上。只要一走动就会发出令人心生惶恐的哒哒声的黑色军靴擦的锃亮。那两枚象征着无限荣耀与骄傲的黑色铁十字勋章与银色的鹰徽在那人的领口前与左胸前,看起来被护理地是无微不至一般被展示给外人。压低的黑色军帽挡严实了那人的容貌,直到那人将帽檐向上推了推他才看清。但即便如此,他也能想象的出来帽子下的那张脸

漂亮的红石蒜色的瞳色依旧带着帝国军人的自傲与一个疯子应有的疯狂,生前一直挂着笑容的那张嘲讽性的笑脸如今变成了严肃地一成不变的表情,稍稍地让USSR还有些惊讶。他口吃一般地断断续续质问眼前这个本来应该死了的男人

“我?哦,我是死了,所以我只是个鬼,你可以这么理解,以你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低等种族我只能这么解释。我还有种预感新的意识体就要产生了——而且还是因为你才产生的。”Nazi冷漠地责备一般的话穿进USSR耳中

“因为我?你给我把话讲——”Nazi霸道地打断USSR往下试图出口的辩解,他摊开手,用着更加冷漠的语气开口与更冰冷的眼神盯着他的。看起来他毫不在乎自己曾经的帝国的未来,不知道是因为发觉自己死后对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可能的影响后的心灰意冷放弃还是他面对自己失败后对任何事都很坦然了

“我不给你讲清楚,因为这必然发生。你和美国佬不会有什么好交流的。柏林危机能爆发第一次它就能有第二次,你就看着吧。”

USSR伸出手他尝试性地去触碰了Nazi的身体,他没有阻拦USSR的动作,就这么盯着他伸出手。果不其然,USSR的手轻易地穿过了他的身体

那里空无一人

“非要实践一下你才相信?我都死了再忽悠你对我有什么好处?能复活我?要是真能我巴不得这么对你几千几万次,然后回去好好对付对付你,对付一下你们这些分裂我国家的混蛋。”

Nazi前半句话还清淡地如没有波纹的湖面一样的语气,后半句话就直接变成了愤怒如海上狂风暴雨一般的愤慨的语气,他似乎想抓住USSR亚麻色毛衣的领子,但是突然觉察出自己的身份后只能压抑住愤怒,咬着牙生着闷气。

“你自作自受。”

“哦,你们几个签条约的时候名正言顺占领土占地挺心安理得名正言顺?亲手瓜分死人的感觉怎么样?怎么样?”

…………

Nazi话语录闭,沉默又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Nazi就这么冷冷地看着USSR,有着深邃的黑暗却又红地发亮的瞳色实在是让人百看不厌。满是压迫性的威严流露出来。从来字典中没有惧怕两字的USSR甚至有些触动。就这么待久了,USSR感觉要是有人经过会不会有人认为他在和空气做眼神上的斗智斗勇而被怀疑成神经病,所以他赶忙开了口:

“额,所以,你找我干什么?而且还是在五年之后才出现?”

“才出现?你难不成还想念我不是?”Nazi不屑地嘁了一声,“你不要太自恋,首先我没有想找你,其次我也再也不想再见到你的脸。”

“我只不过在这一阵你们小孩子一般的拿我曾经帝国的人民们的命开玩笑作对之后实在看不下去,然后过来看看还能在这里开开心心的,一点愧疚都没有的你是什么腐败样子而已。谁让你看见我还追上来了?恶心你的眼睛是你的事。”

Nazi又开始了他经典到不能再熟悉的笑声,不得不说,这家伙死后除了冷漠和虚假的笑容以外疯狂也一点没变

“其实我倒也是过来庆祝的。”

“哈?庆祝?卫国战争纪念日打的可是你,你庆祝什么?”USSR一脸雾水地听见Nazi这句令他搞不清状况的话,他疑惑的目光看向眼前这个……鬼魂?

“四十六年以后你会亲自来我的地盘见我的——可悲又不值得可怜的USSR。”

“什……”

USSR瞳孔猛地收缩,他被突如其来的话语惊住了,然而他的惊异还没有出口,却又被Nazi再次地打断

“我说了,你不需要质疑也不用怀疑真假。你迟早会明白的。那年的圣诞节,我会在地狱深处恭候您的大驾光临……USS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笑声,只留下了USSR。原先站着一个人间恶魔的地方没有任何人

这里只有USSR

“…………什么?”

 

当然了,我们的Nazi先生的话语确实如他所言并无任何欺骗成分

在1991年圣诞节那天,USSR先生迟早会明白这些话的含义的

“欢迎光临一切罪孽深重之人的归属之地,我亲爱的老朋友……地狱恭候你的到来————愚蠢的USSR。”

猫狸兽

我是只打稿不上色的屑画手无疑了

我是只打稿不上色的屑画手无疑了

昵称不存在

天使苏哥,小恶魔德三子和狮子法法。

天天在家要闲出水了,有无兄弟快乐唠嗑。

天使苏哥,小恶魔德三子和狮子法法。

天天在家要闲出水了,有无兄弟快乐唠嗑。

Echo

大眼它不香吗?头发这一类的它不香吗?!!(别理这个hmp)


是法和同桌家的霓虹💦

大眼它不香吗?头发这一类的它不香吗?!!(别理这个hmp)


是法和同桌家的霓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