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郭张

5248浏览    42参与
汉卿

  突然想到一个难受的事实啊,张是1901年6月3日生的,1919年进的讲武堂,相当于他进讲武堂那年是18岁,郭大概是1925年反的,减掉1919在加上18,一共是24,18~24大概算是张的青春吧,陪了他一整个青春的人怎么能说忘就忘啊?

  突然想到一个难受的事实啊,张是1901年6月3日生的,1919年进的讲武堂,相当于他进讲武堂那年是18岁,郭大概是1925年反的,减掉1919在加上18,一共是24,18~24大概算是张的青春吧,陪了他一整个青春的人怎么能说忘就忘啊?

汉卿

   都是白毛?!我喜欢啊啊,那个眼镜腰带和手套太加分了喂,好欲啊啊啊啊啊,大帅的熊比小张大,这是肯定的啊,谁让大帅是小张她妈呢,军装会束一点熊,大帅的熊肯定比看起来大啊,好想捏啊,但小张如果脱了衣服熊也不会太小,如果这些军阀都变成妹子,妹子们之间混战,好像也很有看头啊喂,(姐姐们给个姬会)如果小张变成妹子,是不是赵四小姐和风至都会变成男生啊。

    风至:文质彬彬的先生啊,有书生气,读过很多书啊,待人和善,大度(如果再长点胡子就踩在我的xp上了啊)

     赵四:就...

   都是白毛?!我喜欢啊啊,那个眼镜腰带和手套太加分了喂,好欲啊啊啊啊啊,大帅的熊比小张大,这是肯定的啊,谁让大帅是小张她妈呢,军装会束一点熊,大帅的熊肯定比看起来大啊,好想捏啊,但小张如果脱了衣服熊也不会太小,如果这些军阀都变成妹子,妹子们之间混战,好像也很有看头啊喂,(姐姐们给个姬会)如果小张变成妹子,是不是赵四小姐和风至都会变成男生啊。

    风至:文质彬彬的先生啊,有书生气,读过很多书啊,待人和善,大度(如果再长点胡子就踩在我的xp上了啊)

     赵四:就是那种比较洋气的男孩子啦,有点小性子,有气质

    这么说,我更喜欢风至了啊,小张你把风至给我吧啊啊啊啊啊,(小张:gun)

   郭松龄女化应该是个子高高的,平常束着马尾辫,带着束xiong,长的还行,平常有点严肃,但更多的是关心小张啦,又有磕点了,有点严厉的大姐姐,但更多的是关心×和善幽默的大小姐,平常不会撒大小姐脾气啦!可以写文啊

       

汉卿
呜呜叽,我就听个评书,至于刀...

  呜呜叽,我就听个评书,至于刀死我吗?评书说,张在台北和朋友聊起来郭时还会掉眼泪,郭死后张在处理军中一些事时,会说有郭在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哭死我,档案里也有刀,我记得是张的寿宴上,有人唱了一出《华容道》张一下子就想起郭来了

  呜呜叽,我就听个评书,至于刀死我吗?评书说,张在台北和朋友聊起来郭时还会掉眼泪,郭死后张在处理军中一些事时,会说有郭在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哭死我,档案里也有刀,我记得是张的寿宴上,有人唱了一出《华容道》张一下子就想起郭来了

汉卿
今天听评书磕到这对了 张想qi...

今天听评书磕到这对了

   张想qiang杀杨宇霆,列的罪状第一条就是他sha了郭松龄……… (我觉得张杀杨宇霆不仅是因为杨阻挠易帜,目中无人,给张使小绊子,也有点替郭报仇的意思)呜呜呜呜一口刀子糖磕到了,不喜勿骂

今天听评书磕到这对了

   张想qiang杀杨宇霆,列的罪状第一条就是他sha了郭松龄……… (我觉得张杀杨宇霆不仅是因为杨阻挠易帜,目中无人,给张使小绊子,也有点替郭报仇的意思)呜呜呜呜一口刀子糖磕到了,不喜勿骂

汉卿

  手机壳和立牌一下子都到了呢开心,都很好看啊,(原谅我垃圾的拍照技术),手机壳的图是我后来用美图秀秀做的(很遗憾有色差啊)在图六

  手机壳和立牌一下子都到了呢开心,都很好看啊,(原谅我垃圾的拍照技术),手机壳的图是我后来用美图秀秀做的(很遗憾有色差啊)在图六

汉卿

这两张是最虐的,因为可以联系到真事

这两张是最虐的,因为可以联系到真事

汉卿

推个wx小程序,粉冷门cp必备,自动产粮,yyds

推个wx小程序,粉冷门cp必备,自动产粮,yyds

汉卿

还有呢,(今不知道为什么老福特和贴吧的郭张文就少了很多啊,呜呜X﹏X)

还有呢,(今不知道为什么老福特和贴吧的郭张文就少了很多啊,呜呜X﹏X)

汉卿

  “汉卿,只要越过雷池一步,就会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

   “假如我真的被爱情的神箭射中了,倒也不错,我......我会让他一生都幸福的。”

     “汉卿”“郭大哥”“你是不是坠入情网了?”

      “唉,我说茂宸兄,请你不要像个道长似的谈情色变吧,爱情并不是坠落的代名词。”

       “我不是神仙,也有七情六欲,而且我也深知爱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汉卿,只要越过雷池一步,就会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

   “假如我真的被爱情的神箭射中了,倒也不错,我......我会让他一生都幸福的。”

     “汉卿”“郭大哥”“你是不是坠入情网了?”

      “唉,我说茂宸兄,请你不要像个道长似的谈情色变吧,爱情并不是坠落的代名词。”

       “我不是神仙,也有七情六欲,而且我也深知爱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年轻人追求进取的动力。”

        “我是说你......”

         “你是说我有了妻子儿女,不该再有爱情吗?”

          “不是的...”

                           ——《xue染巨流河》

           小张cos服试穿啊,忽然感觉自己好矮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反正正式出片子要等到快开学呢,我还有机会的)上面这几句话有改动,

  


  

   


ARK-san(开学消失中)
没想到lof居然不过审…算了直...

没想到lof居然不过审…算了直接搜BV1Tb4y1z7FR吧,预警全在开头了。

原作:BV1iz4y1z7HZ


没想到lof居然不过审…算了直接搜BV1Tb4y1z7FR吧,预警全在开头了。

原作:BV1iz4y1z7HZ


ARK-san(开学消失中)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 “...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

“我想见你”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

“我想见你”

Lusiclabi

《萧何月下追韩信》

——副军长又被气跑了怎么办?打仗呢,在线等,挺急的。


会议室里炸了庙了。


双方人马露胳膊挽袖子踞长桌两端呈太极八卦阵势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同归于尽的架势。


本次军事会议以“黄口小儿大放厥词分明是你想坐拥渔翁之利,抢我军功”“放*是你**好大喜功自私自利”为开端,打破了强装出的和谐氛围,接着演化成大型东西南北四派国骂交流讨论。


室外枪林弹雨,室内唇枪舌剑。外面打小仗,屋里打大仗;外面打大仗,屋里准备毁灭世界。

殃及双方祖上十八代以及尤以母系为主的三代以内旁系亲属。


飞溅的唾沫星子和肾上腺素要溢出来,兴起之初应声落地的茶碗碎片贴的警卫班长的头皮擦过去拍...


——副军长又被气跑了怎么办?打仗呢,在线等,挺急的。




会议室里炸了庙了。


双方人马露胳膊挽袖子踞长桌两端呈太极八卦阵势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同归于尽的架势。


本次军事会议以“黄口小儿大放厥词分明是你想坐拥渔翁之利,抢我军功”“放*是你**好大喜功自私自利”为开端,打破了强装出的和谐氛围,接着演化成大型东西南北四派国骂交流讨论。


室外枪林弹雨,室内唇枪舌剑。外面打小仗,屋里打大仗;外面打大仗,屋里准备毁灭世界。

殃及双方祖上十八代以及尤以母系为主的三代以内旁系亲属。


飞溅的唾沫星子和肾上腺素要溢出来,兴起之初应声落地的茶碗碎片贴的警卫班长的头皮擦过去拍在墙上,甚至让人有一种去前线战场避避风头的感觉。



时值第二次直奉大战,奉军第三军正副军长张学良、郭松龄二人奉命攻打榆关一线,全体官兵浴血奋战一路攻破直军四道防线。

奈何天险加持过于强大,伤亡惨重所付代价极大,不得不改变作战方针,两人想联合在九门口同样受挫的张宗昌将军兵合一处,先攻破九门口,在腹背夹攻榆关一带。


临场更改战略不是小事,一定要和前线总指挥张将军好好讨论才是。

心知奉系内部土洋两派向来意见不统一,候着飞马请人赴会时少帅再四给郭副军长顺毛,后者在一定意义上表示让他放心自由分寸。



少帅失策了。


他倒是低估了张将军拱火的战斗力。


想象中同仇敌忾共克敌军的场面没有发生,实际上是以张将军以柔克刚的太极手法,夹枪带棒的内涵论点以及侮辱性极高的语言派系成功在落座后的三分钟里把副军长整急眼了。


面对对方的吹胡子瞪眼睛拍桌子跺脚,我自岿然不动。

张将军不紧不慢若无其事的表示:不行,不同意,再来闹我告诉你爸爸你搞事。


眼见两人要用武力解决问题——论语上说了二虎相争,必有一和稀泥的——少帅被迫担任此职,奈何刚开口劝一句“二位冷静,不要吵好好说”

这边将军一句意味不明的“哼,谁不知少帅和他郭松龄好的要穿同一条裤子。”

那边郭副军长就简单多了:“会说话说,不会说话别搁这儿叭叭。”



少帅:…就这你让我放心个小钢炮啊?!



场面一度十分僵硬。

最终以将军所谓“退一步”,同意少帅的第三军拨出八个团跟他干,而副军长言简意赅地回应二字“滚蛋”然后夺门而出告终。


将军在会议室里气的小胡子翻飞:“你把门给我放下!反了你了!”





将军翻小账是有依据的,少帅和副军长的交情深厚三军尽知。

三年前也就是1921年,直奉第一次大战张氏失利,险些把老帅本人凉在山海关以外,若非亲儿子和这位援军及时赶到,军阀混战的剧本恐怕要提前准备大结局的。

一溜小跑溜回东北的老帅在少帅的建议下,马上着手一系列改革,一边念叨着吴佩孚这狗东西;还好儿子可没白养,一边捂着肝委任郭松龄为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参谋长兼二团团长,辅佐少帅。

同年取消师制改换旅制,少帅的第三旅改为第二旅,参谋长的第八旅改成第六旅。并在少帅的提(要)议(求)下合署办公,共用一个司令部。


参谋长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嘴角是抽搐的:“张汉卿!你下一步是不是还准备搬我炕上去!”


年方双十的少帅眼睛瞪得像铜铃,莫名有些羞赧:“茂宸夫人不介意吗?”


当日下午,少帅被人踹出司令部的消息在奉系王牌军中广泛流传。




日暮西斜。

安抚好叫嚣着要去告状的将军,少帅下意识追出会客厅早不见副军长的身影。

不远山外隆隆炮响,激烈战斗仍未停歇。连发的枪声回荡在茫茫山林中,像是要扼住人心。

这年月想要一个人永远消失太容易了,每一刻都有可能是你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他不敢细想。

手执马鞭垫步拧腰翻身上马十指紧攥丝缰直至骨节泛白,俯身驱马面北跃入黑林深处。

身后硝烟掩霞风云苍然。



警卫班长在后慌忙跟上:“少帅你去哪?!”

“我去把他找回来!”

“可是郭军长奔南去了啊!”





有关资料显示,该副军长大概是以臭脾气,个性,持才傲物为主要构成,兼点缀脸硬和鼻孔看人做辅助。

要不是凭着真才实学,这德行分分钟打回基层重新做人。

少帅何许人也?那是东北王的儿子,干的好未来跺跺脚全国军政界不说抖三抖也得打个喷嚏。

这群星环绕时有一个动不动就惩罚五华里拉练的存在就显得尤为突出。


当年初入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的少帅自带少爷羔子标签,被寒门出身极瞧不上这类人的郭姓战术教官划为重点敲打对象。

小到风纪扣没扣好影响仪容仪表,大到考试失利是不是想回家种地,都能成为魔鬼集训的理由。



而恰恰在那一年少爷瘦了高了,也明白什么叫军人,什么叫战场,什么叫家国。




天光渐歇。

密林中满是枯枝败茎,入夜月升。纷杂马蹄声响四望不见人影。

这儿和主战场有了些距离,相比爆炸声与人马嘶鸣,骤然空旷反而让人呼吸一窒。

少帅紧追了一路直唤的声嘶喉干才发觉前方已没了路,只好滚鞍下马徒步寻去,虽身心俱疲到底仍不愿止步。


“于我而言,他是海底针,亦是引路人。”



月上三竿。

少帅听到了侧方熟悉的恩师挚友高头战骑引颈长嘶。

让他担惊受怕整追了一夜的人正在林子里背着手望天看月亮。

他像一座山。





郭教官不知道的是少帅第一次见到他并不是以学生的身份。

六月天像他爹的心情一样阴晴不定,方才是晴空万里烈日当头,一转眼就暴雨倾盆劈来,拍在沙土地上吐出一个泥水泡又炸开。

那天少帅不过是顺路经过校场。

学生们一哄而散寻找地方避雨,那位高个壮汉铁青着脸厉声喝住人群继续操练,一身粗布旧军装带头拍在沙土坑里匍匐前进,滚上一身泥浆无动于衷。




“他是谁啊。”

少帅拥着随行人员适时递上挡风用崭新将校呢斗篷,坐在美制宽大车厢里看着。

窗外蒸腾的雾气很快遮挡了一切。


随行人员飞快瞟了眼窗外讨好的笑着细心解释:“那位教官姓郭,叫郭松龄…我们私底下都叫他郭鬼子…”



少帅没言语。

但这名字一记就是一辈子。




战马长鸣惊醒了思考者,郭死犟一回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灰头土脸被自己扔下的少爷,一时间愣在原地。

直到少帅带着强压的哭腔走到他近前,揪着他袖口沙哑开口道声“茂宸…你让我找的好苦”才幡然醒悟,回神不由得跟着鼻子一酸,上下细细的检查一回人没受伤才展臂将人锁死在怀中,半晌才吭出一句:“郭某何德何能让少帅如此。”



急了一路的少帅设想过很多种再见到他时的场景,从小心规劝的a方案,到后来“非跟他玩命不可”的z方案一个也没用上。

等真正放下心来看到他好好的,全身仅剩的精力就只能抑制住情绪别哭的太难看。



俩人搂着哭到一旁战马都看累了。


月下树影斑驳。

副军长在他耳边絮叨着不是自己任性,是张宗昌的老王八蛋太不是东西。

他没撒手,像是在解释。

少帅没动,就势在那套旧粗布军服上蹭干眼泪,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句:“那天的雨真凉啊。”







两人并肩回到会议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张将军早就撤离战场并留下口信:“一个两个都挺厉害的,还给我演出萧何月下追韩信兄弟情深,你行你上!老子不伺候了!”

少帅还肿着的眼角抖了抖。

“这次是真的孤军奋战了。”


郭副军长在他身后抱臂看着他,连磕巴都没打一个。

“我在。”




(附赠运费险

少帅记得上次哭还是小时候,有一次被绑票过了一个多月亲爹才去找人,路上遇到一个当时想拉拢的保险队队长,竟把自己抛之脑后和人吃上了酒席。待合作事宜谈拢了后才被这队长从后院儿放出来。

见着亲人时哭的是那叫一个悲切。


被老帅官方认定:“少帅除了老婆不能给他,其他什么都能给”的郭某人出入少帅住处实乃家常便饭。

但副官看着坐在少帅床头提供叫醒服务的参谋长时还是觉得受到了极大刺激。

“嗳,日上三竿了还不起,你就这么做三军表率的?”

“汉卿…”

“少帅起床办公了!”

“张学良你给我起来!”

少帅置若未闻。

参谋长啧了一声环顾四周无人俯身贴耳低喝:“小六子!”


熬夜处理军务四个小时前刚上床的少帅脸上戴着痛苦面具一个激灵。仅凭残魂般的意志力按住参谋长伸过来物理干扰的手近乎气声哀求:“…别学我爹…”


郭茂宸见不得他整这出少爷祈怜,干脆利落地徒手将人拎出被窝笑骂一声:“张双喜!”

少帅脸上痛苦更甚。

“…我跟王妈他们说多少次了,别把我这几个小名唤的人尽皆知…”


清晨第一缕暖阳透过纱质窗帘洒了两人一身。

鸟鸣婉转风声恍如隔世。



1924年第二次直奉大战奉系军阀大获其胜,其中郭松龄计得九门口石门楼一战起决定性作用,功不可没。

1925年,郭松龄挑起反奉大战失败。就地枪决新民,张作霖怒令曝尸三日。


少帅的光至此熄灭。

老帅看着恨的慌:“他妈了个巴子算个什么东西,喂不熟的狼崽子!老子早提醒你别什么都听他的…”


他大公无私量才使用信赏心罚和我甘苦与共。

少帅想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抑下,十指空攥沙哑声音几不可闻。

“他是郭松龄。”




“我原以为咱俩能做一辈子萧何韩信,没想到后来你仍是韩信,我却成了未央宫。”

“茂宸啊,你等我去全了你的大义。”

ARK-san(开学消失中)

“我都说了我不冷了…把大衣给我你不就冻着了吗。”

2P原图,以及滤镜yyds


“我都说了我不冷了…把大衣给我你不就冻着了吗。”

2P原图,以及滤镜yyds


ARK-san(开学消失中)

都是郭张(打好草稿然后就咕咕了好久)

都是郭张(打好草稿然后就咕咕了好久)

ARK-san(开学消失中)
汉卿:“奇怪的教官增加了!”...

汉卿:“奇怪的教官增加了!”

是自家茂宸/汉卿,梗来自95年的一部剧《张学良与郭松龄》,杨宇霆的手下闹事被汉卿逮了然后汉卿兴冲冲跑回去跟郭教官汇报

这部剧里他俩的互动超甜(gei),就是画质一般般&他俩演员长得很像要不是茂宸后来留胡子我都很难分出来

汉卿:“奇怪的教官增加了!”

是自家茂宸/汉卿,梗来自95年的一部剧《张学良与郭松龄》,杨宇霆的手下闹事被汉卿逮了然后汉卿兴冲冲跑回去跟郭教官汇报

这部剧里他俩的互动超甜(gei),就是画质一般般&他俩演员长得很像要不是茂宸后来留胡子我都很难分出来

阿蠖

火焰

*  个人感觉​重度OOC


*文笔渣,请各位多包涵


——————————————

    “茂宸,茂宸,你上哪去?”​他跟在郭茂宸身后急呼,但前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依旧闷头往前走。张汉卿的少爷脾气登时就上来了,索性也不追了,站在原地大吼了一声:“郭茂宸!你给老子站住!”郭茂宸闻言,倒也没再往前走,就站在原地。风吹过他布制的军服,他一动不动地站在深秋的风中,像一棵挺拔的松,又像是一棵白杨。


    “哎呀,茂宸。”​张汉卿有点撒娇似的跑到他身边,“怎么了呀?”郭茂...


*  个人感觉​重度OOC


*文笔渣,请各位多包涵


——————————————

    “茂宸,茂宸,你上哪去?”​他跟在郭茂宸身后急呼,但前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依旧闷头往前走。张汉卿的少爷脾气登时就上来了,索性也不追了,站在原地大吼了一声:“郭茂宸!你给老子站住!”郭茂宸闻言,倒也没再往前走,就站在原地。风吹过他布制的军服,他一动不动地站在深秋的风中,像一棵挺拔的松,又像是一棵白杨。


    “哎呀,茂宸。”​张汉卿有点撒娇似的跑到他身边,“怎么了呀?”郭茂宸看着眼前的人那张如瓷娃娃般漂亮的脸,没有说一句话。“我的郭军长呀,您今儿到底是怎么了?汉卿又是哪惹您了?”


“你是张少帅,你可没错,我又怎么敢惹你。”郭茂宸道。张汉卿听着他有点别扭的语气,心中暗想:又生气了?我今儿不就是跟老姜他们吃了顿饭吗。“那个,茂宸,你是不是又生气了?”张汉卿微微抬起眼晴看他。“我敢跟张少帅生气?我郭茂宸胆子也太大了吧。”他并没有去看张汉卿。


    “哦,我还以为你是知道我今儿跟老韩老姜他们在一起,又吃醋了呢。”张汉卿的语调很轻快甚至笑了一下,“那行,既然你没什么事,我看这天色还早,老韩老姜他们应该也还没睡,我就再去跟他们打圈麻将了。”说着就挺愉快地转身好像要让副官去开车。


    “汉卿!你别”话还没说完,他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干什么呀?郭军长,你不是说没生气嘛,那你现在为什么不让我走?”张汉卿回过头来看他。“我...我不太想”不太想你跟韩麟春姜登选他们待在一起。


    张汉卿走过来,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轻声道:“我不去找他们,郭军长就别吃醋了。”说罢唉了一声,“想不到威震东北军的郭军长也有吃醋的时候。”“谁吃醋了!我只是看你...看你大冷天的出来也不穿上大衣。”郭茂宸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他身上。他的身材本来就比张汉卿高大些,那件厚实的衣服罩在他身上时,他感受到了一种温暖与安全,略显清冷的皂香萦绕在他的鼻尖,那种温暖让他想起了母亲,也惹得他想哭。


    “好了,我送你回帅府。”


    “嗯!”他点点头。


    ......


    “少帅,少帅,您快醒醒!”有人在喊他吗?不会的呀,他现在不是正和茂宸在一起吗。“少帅!少帅!”那声音渐渐清晰起来。那人是他的下属。他恍恍惚惚地张开眼,白亮的光刺了他的眼。他看见下属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哦,对了,自己一直在等,但是在等什么呢?


    他听到下属说:“少帅,这是老帅让我转交给您的,老帅让您务必亲自打开。”他接过信封,手指不住的发抖。信封里只有一张薄薄的照片。他并没有拿出来看,因为他知道,近几天奉天、东三省乃至奉系控制的所有地区的报纸上都会看到这张照片。


    “拿出去,烧了。”他把信封丢给下属,他的嗓音是自己都未曾预料到的沙哑。下属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怒气一下子冲上来,冲着下属大吼道:“把这张照片和送到我这里的所有报纸都烧了!你他妈听不明白吗!还要我在重复几遍!!”他抬起头看着下属,下属甚至能看到他眼中的红血丝。下属愣了一下。他重又低下头,轻声道:“我情绪有点激动,把这些拿出去吧。”“......是。”下属将信封和桌上刚刚刊印好的厚厚的一打报纸拿了出去。


    他抿着唇,眼眶中没有一滴眼泪。他还在等,他在等郭茂宸突然开门进来,他在等有人告诉他那是老帅精心伪造的照片。可他等来的是父亲身边的副官,副官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这是郭茂宸写给你的,你自己看看吧。”


    他站起身来,接过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纸。轻轻地打开,他的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泪从眼眶中滑落。信的抬头上的称呼不是张少帅,不是张学良,也不是张汉卿。


    他写的是“汉卿吾弟”。


    “茂宸,茂宸,你怎么那么傻呀。”他泣不成声,最后他红着眼眶,无力地倚在桌边。


    屋外的黑夜中,火焰兴奋地跳动,吞没那些纸张。无知的火焰并不知道,纵使有再多热量也烧不尽那些印满文字的纸张,一摞烧尽还有第二摞、第三摞在等着他们。最后无论多么热烈的火焰都会被冰冷的纸张压灭。

阿蠖
茂宸吃醋欸 郭教官莫名可爱

茂宸吃醋欸

郭教官莫名可爱

茂宸吃醋欸

郭教官莫名可爱

风过水无痕
给这对民国最虐的师生cp安排上...

给这对民国最虐的师生cp安排上!

给这对民国最虐的师生cp安排上!

爱猫人士

【郭张】津门爱情故事 一~二

*郭得友x张显宗

*咸粽强制了小河神一炮

*是的我又来写无能长文了


       “听说了吗,天津卫的小河神郭得友为了个死人魔怔了。”

  “不知道是个什么大仙,能缠河神的身。”


完整内容请看俺的主页置顶


*郭得友x张显宗

*咸粽强制了小河神一炮

*是的我又来写无能长文了


 


       “听说了吗,天津卫的小河神郭得友为了个死人魔怔了。”

  “不知道是个什么大仙,能缠河神的身。”



完整内容请看俺的主页置顶




星河水手

【林秦衍生/郭得友x张显宗】无归

*刀里有糖,be向,微量故障夫夫

*私设如山,咸粽第一人称为主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如果可以的话here we go

[图片]

————————————————————————


00

不要希望人类是完美无缺的,不要希望每个人都像圣人一样是完主舍已为人的,不要这样希望。不要希望人们一点也不虚伪,你只能希望人们在虚伪之中仍不忘善意,并且希望人们能在该诚恳的时候诚恳,这就够了。不要对人类失望,我们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01

我生于寒冬腊月,母亲因生我难产而死,我又天生鼻尖带痣。

村里的老人指着我说,这是大凶之兆。我迟早会...

*刀里有糖,be向,微量故障夫夫

*私设如山,咸粽第一人称为主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如果可以的话here we go

————————————————————————





00

不要希望人类是完美无缺的,不要希望每个人都像圣人一样是完主舍已为人的,不要这样希望。不要希望人们一点也不虚伪,你只能希望人们在虚伪之中仍不忘善意,并且希望人们能在该诚恳的时候诚恳,这就够了。不要对人类失望,我们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01

我生于寒冬腊月,母亲因生我难产而死,我又天生鼻尖带痣。

村里的老人指着我说,这是大凶之兆。我迟早会害死我身边的所有人。

我不信。

可总有人信。

起初只是我的邻居。后来人起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最后是整个村子的人。

他们都信,信我是个不祥之人。

包括那个男人,我的父亲。

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人愿意相信一个半脚踏进坟墓的老家伙,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

我不明白。





02

但他们不会因为我不明白而放过我。

于是我被赶出村子。他们掐着我的脖子,勒令我永远不许再回来。

那个男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他已经默许了村里人对我做的一切。

我不明白。

为什么这世上会存在这样的人,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传说,而把一个没有任何过错的孩子赶出家门,甚至是赶出故乡。

我不明白。

他们才应该死,我娘不应该。

可是我一个五岁的小孩,又能做什么?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没有家,没有父亲,没有母亲,甚至村里唯一愿意与我亲近的大黑狗,也早就被一包老鼠药带走了。

我就只有一个随母姓的名字——张显宗。




03

不知是幸运亦或是不幸,在我倒在雪地饿到快死的时候,一个当兵的把我捡回去了。

他说他叫顾玄武,问了我的名字,又问了我的年龄。他说比他比我大不了多少,我可以听他一声大哥。

我挑眉,表示不屑。和我沾上关系的人都不得好死,他只不过捡了我回去,给了我一口饭吃,就想同我牵上因缘?不是嫌命长,就是笨的像块石头。

我这样想,也这样说了。

他居然笑了,还使劲拍我的背,说我小小年纪,竟然会信那些不管饱的虚玩意。

我也不想信,可是我娘就是因此而死,我也是因此被赶出故乡。

啧……这个人还真的笨得像块石头。

干脆叫他顾石头好了。

顾石头,顾石头,顾石头。

他又笑了?什么毛病?

我不懂,也不想懂。




04

后来我也当了兵,成为了顾玄武的参谋。

一张不大不小的地图,几乎每个地方都有我们开枪流血的痕迹。

山东,上海,南京,黑龙江,天津,我们都去过。

我还记得,那天我们在天津卫难得打了胜仗,对方人很多,善水性,又熟悉当地地形。如果不是我亲自做诱饵,引他们上钩,估计这会儿我和顾玄武的尸体,早就已经沉天津卫的随便一条湖了。

顾玄武很高兴,那天专门开了个庆功会,跑好几十里买回了好酒好菜,说要好好犒劳一下我这个张参谋。

我笑了一下, 算是默许。

反正宴会那天我是不会出席的。

顾玄武是块石头,他不会知道原因,但是我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平日里其他人是怎么议论我的,又是用什么眼光看我的。

小白脸?靠脸上位?估计是司令养的妓?

呵,杀人技术不怎么样,嘴巴倒是毒得很。不过也无所谓,我笑笑,反正他们也活不到下一次的庆功宴。

和我沾上关系的人都不得好死,不是吗?




05

枝头落满雪时,我回到了村子。

就是那个曾经欺负我,歧视我,扔我石子,最后赶我出去的村子。

那些人叫我再也不要回来。好笑,我张显宗凭什么听他们的?听一群宁愿相信半死之人谣言的家伙们的?凭什么?

现在我回来了。

以文县参谋长的身份,身上有枪,手下有兵。

至于我回来会做些什么?嘘,不要急,让我先找到那些村民再说。

等等……一个人也没有?

他们跑了?

真怕了曾经赶出去的小孩回来复仇?

如果真是这样,那多没意思啊。

不对,有声音……谁?谁在那边?出来!否则就让你吃枪子!

那人从老树后慢慢出来了。

我希望他是这个村子的人,在这里生活过也行,或者……是那个半死老人的孙子什么的更好。

待他走近,我才看清他的模样。头上扎着辩子,粗布衣服,衣服早已被水泡变色。

他不是这个村子的人,甚至不是这一带的人。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不属于这里的味道。

算他幸运,捡回一条命。

那他来此地干什么?逃难?投奔亲戚?我有直觉,也许这个人知道村子发生了什么。




06

他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上上下下地看?我衣着有何不妥?是腰间的枪太抢眼了?还是说我身上这身军装吓到他了?

不对,他眼神不像是在害怕,倒像是在……看姑娘?

荒唐!这不可能!定是我想错了。

算了,先问问他再说。

他说他叫郭得友,是土生土长的天津卫的人,当地人都喜欢叫他一声小河神。他来这个村子,是为了调查两年前爆发的瘟疫。

瘟疫?

是瘟疫带走了这个村子的所有人?

老的,小的,男的,女的。

打我的,欺我的,赶我走的。

都死了?

都死了。

……算他们走运,也算老天有眼。

他转头问我是谁 ,来这种地方又是来干什么。看他嬉皮笑脸的模样,我突然想吓吓他。于是我笑着对他说我叫张显宗,是个当兵的,来这里是为了杀一个人。

杀一个叫郭得友的小河神。





07

他瞬间愣住了。

但是很快,甚至也我拔枪还快。他笑了,不是那些死到临头的苦笑,也不是我那种应付的笑,而是真的笑,背后站着喜悦的那种。而且他还有点……害羞?他说他的仇人中没有像我这么好看的人,如果有,那他也死得值了。

……?

不是,这……这……天津卫的人都这样?我……我……好吧,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尖牙利齿,油嘴滑舌。即使知道我下一秒能开枪打死他,他都能再讲一个笑话。

我必须承认,我并不擅长对付这样的人。

活到现在,我只遇到过2种人,想我死的,或者我想他死的。

见我不说话,他又缠着问了我许多事。住址,哪里人,喜好,可有婚配否……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江湖上的人一见面,都是这么说话的吗?我的脑子都快被他搅晕了。





08

因为这个小河神,我黄昏时才回到了驻扎地。

顾玄武又是一顿什么所谓大哥对自家兄弟的关心教育,我真是听腻了,耳朵都快被堵死了。行了行了,有这功夫说教,不如去多认几个字,下次点下属名时,就不需要我出面了。

脱了大衣,我躺在床上。今天有太多事情值得我想一想了,村子,瘟疫,小河神……提到小河神,我就想起了他那张傻笑的脸,眼角一弯,嘴角那么一勾,就笑出来了。

似乎对他来说,笑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我就不一样了,除了顾玄武需要我笑的时候,我才会笑。其他时候,我的脸上压根不存在这种表情。反正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周围永远只有一群喜欢嚼人舌根的贱骨头,和喜欢玩女人的下半身动物。

但是今天白天的小河神……郭得友,让人很容易就跟着他高兴起来。不得不说,想到他,我的嘴角竟不由自主地翘了那么几度。我这是……笑了?

有意思。

郭得友?

真是个奇怪的人。





09

他大抵是住在村子附近,不然无论我什么时候过来,总能遇见他。次数多了,好奇心就上来了,我就问他,为什么他一个捞尸队的,会跑来这穷乡僻壤调查一场与他毫无关系的瘟疫,还是一个人。

像他这样做事,死在哪块地,死在谁手里,都不奇怪。

他抓抓头发。说他们那儿有一个邪教组织害了好多人,就是用这么一场瘟疫。他和他师弟看不下去,于是决定出手阻止,于是顺流而下,一路查到这里。至于他师弟,听他说,似乎是为了节省时间,已先行到下一个地方调查去了。

人是奇怪了些,倒是也重情重义。为了一帮和自己不想干的人、就敢只身来犯险。

他反问我。说我衣着华丽,不像是这附近住的人家。我笑笑,告诉他我曾是这个村子的人,后来其他人觉得我是不祥之兆,将我赶了出去。如今我隶属的军队正巧路过这里,所以我就过来看看,看看那些曾经驱赶我的人什么下场。

说这话时,我一直是笑着的。

为什么不笑呢?这难道不好笑吗?




10

似乎自从认识他之后,我就一直热衷于吓他。真奇怪,我以前不会这么幼雅,也不会同人讲这么多话的。唯有在他面前……在这个小河神面前。

奇怪。

更奇怪的是,我并不讨厌这样。

反正这是我在心里说的,其他人压根看不到。所以我诚实些也无妨,我并不讨厌与郭得友相处,他知道许多新鲜玩意,九河下梢,三倒浮桥,百具漂子,点烟辨冤。我见过那么多人,走过那么多地方,现在想想,都不及小河神半点有趣。

是的,他是个顶好的人。

不像我,生来就是不祥之兆,手上又沾了几百上千人的鲜血。我和他,大概就像树叶与大树那样,树叶迟早烂在泥土里,被风卷走所有痕迹。他不一样,他会有一个美满的人生,娶一个他喜欢的女人,再生一个聪明的孩子。如果是女孩,他能把女儿宠上天,如果是男孩,他一定会把儿子带到河边,亲自教儿子成为下一个小河神。

……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11

这是他第十九次提到麻花了。他说冬天水太冷,能冻到骨子里,所以每次捞完漂子,他都要到后斜街买一包刚出锅的麻花,一口下去,瞬间暖回神了。

我点头。去年1月我们和其他军阀打架,那时为了躲子弹,我情急之下跳进过结冰的湖水中,冷,真的冷到骨子里。

只是出来时,不可能和小河神一样,去吃口热乎的麻花。我只能湿着身子回军营报道。

我突然意识到,我和他也许终究不是同路人。

嗯?谁?

是他……在摸我的头?

他问我吃过麻花吗?喜欢吃吗?他说那是天津卫的特产,贼甜,又管饱,一口咬下去,一天都不会饿。

我是张显宗,我本来应该甩开他的手,扭头就走的。可是……我犹豫了,我是在贪恋他手心的温度吗?我都有点看不懂自己了。

对于他的问题,我只能摇摇头。我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过,事实上,每天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是不允许我去尝试那些东西的。就算我想,顾玄武大概也不允许。

很可笑,对吗?一个大参谋长,竟然不可能随心所欲地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所以这就是我造反的原因。




12

关于这件事,我什么都不会与小河神说的。

他不需要知道。因为一旦他知道了,一定会竭尽全力阻止我,他一直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即使是对我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人。

我已发誓,若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亲自到天津卫,找到小河神的龙王庙,轻轻敲三下门,等着小河神出来,带我去后斜街吃麻花。吃完还可以去看看他师弟的遭运商会,数一数商会到底有多少支船,说不定还会顺路碰上他干妹顾影,一个善良天真,却又武艺高超的小神婆。

若我一去不回……

便就一去不回吧,让我就这么烂在土里。我和他,其实一直都不是同路人,我从他的世界退出来,乃至于消失,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是个好人,他应该过上圆满的生活,他值得,所以早点与我这个不祥之人脱离关系,也好。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里像是被挖了一块,这么难受呢?




13

在实施计划的前一天,我又去见他了,是一种告别,也是一种重逢。

他看上去没有以前那么高兴,怎么了?

原来是他也要走了。这里的情况他已经调查完了,而其他地方仍在受瘟疫折磨,他不得不走,不得不告别,不得不……离开我。

没事的,我已经很满足了。一个不祥之人,能活到现在,活到与他这样好的人相遇,活到能与他好好告别,已经够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人不能太贪心,尤其是像我这样注定不得好死的人。

抱一下吧,我用平生最温柔的语气对小河神说。他愣了一下,位计是没想过我会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所以抱一下吧,幸许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

快放开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轻啄了一下我的嘴角。我知道,……是他,是小河神,是郭得友。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14

自那天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张显宗,好像这个人从来不存在,也从来沒有走进我的世界。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可是张显宗啊,文县的大参谋长啊,手底下有几百号人的张显宗啊。他还没吃到我亲手炸的麻花呢,还没见过我不成器的师弟呢,还没同我一起逛三道浮桥两道关呢。

他怎么能……就这样消失了呢?

我一直开着龙王庙的大门,尽管丁卯多次提醒我,说我这样等同于请贼入门。我摆摆手,他作为一个刚入门的小师弟,又懂些什么。我在等人,等一个承诺过我的人。

他亲口说过,他会来的。

我信他,所以我等。他一定会来的。张显宗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他承诺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对吗?你会来的,对不对?张显宗。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