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郭松龄

785浏览    22参与
汉卿
群来啦,群名改了一半不知道为...

 群来啦,群名改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老显示服务器忙,改不了,之后再说吧,另外,本群是开放群,聊什么都行,不要太拘谨群号是538760026

 群来啦,群名改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老显示服务器忙,改不了,之后再说吧,另外,本群是开放群,聊什么都行,不要太拘谨群号是538760026

历史米利
反对张作霖割据的爱国将领郭松龄,与他夫人有怎样的爱情故事
反对张作霖割据的爱国将领郭松龄,与他夫人有怎样的爱情故事
鹿棉

公无渡河:关于郭松龄

首发DB,怕DB凉了,搬运备份一下。

————————————————正文的分割线—————————————————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少帅》电视剧塑造的郭松龄,和历史本尊一样,评价两极分化。他身上存在非常矛盾的气质,优缺点都很突出。他有很多优点,比如清廉俭朴,善于练兵,心怀理想,渴望新变;他也有很多缺点,比如个性偏狭,不懂变通,自尊过度,得理不饶人,爱使小性子爱记仇……这一切特质混合成了“可爱又可气”的立体人物形象。

剧中的郭松龄有几个很好玩的设定:爱吃饭,爱洗手,爱落泪。先说吃饭,网上人吐槽“舌尖上的郭松龄”,我看剧的时候也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有这么多吃饭戏。...

首发DB,怕DB凉了,搬运备份一下。

————————————————正文的分割线—————————————————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少帅》电视剧塑造的郭松龄,和历史本尊一样,评价两极分化。他身上存在非常矛盾的气质,优缺点都很突出。他有很多优点,比如清廉俭朴,善于练兵,心怀理想,渴望新变;他也有很多缺点,比如个性偏狭,不懂变通,自尊过度,得理不饶人,爱使小性子爱记仇……这一切特质混合成了“可爱又可气”的立体人物形象。

剧中的郭松龄有几个很好玩的设定:爱吃饭,爱洗手,爱落泪。先说吃饭,网上人吐槽“舌尖上的郭松龄”,我看剧的时候也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有这么多吃饭戏。后来随着追剧进展,感觉吃饭戏有两层作用:一是表明他本人在物质生活上没追求,家里青菜米饭,应酬山珍海味,都一样吃得香。历史上的郭松龄出了名的生活朴素,没有旧式军人常见恶习。但人不可能没有爱好,对物质世界没什么要求的人,往往对精神世界要求极高。二是解释内心世界。非吃饭时间的郭松龄是历史人物,他的所作所为是呈现给外部世界的,是属于历史的。他在军队里雷厉风行搞改革,和同僚闹矛盾,阵前使小性子,赌输了钱让张学良付账,意大利医院称病不出,滦州誓师,乃至最后兵败身死,都是历史事实。历史是复杂的,是灰色的,可以从多个角度解读。而吃饭是生活,吃饭戏涉及很多台词,用对话的方式对郭的思想和行为进行解释,是本剧给他的定论,是艺术的表达。简单地说,屏幕上的郭松龄开始吃饭了,就说明导演开始自由发挥了。这种微妙的处理,让剧里其实有三个不同的郭松龄,A理想主义、忧国忧民、受民主革命思想影响很深的爱国军人郭松龄;B偏激狭隘、野心勃勃、因分赃不均而与老东家大打出手的军阀叛将郭松龄;C是前两者的混合状态,两种人格各自占比多少看你怎么理解了。我认为本剧是把他塑造成具有明显性格缺陷的理想主义者,在A的基础上兼具B的特质,这是我写这篇东西的前提。

张黎的历史剧特别喜欢塑造几类人。一是心怀理想又在现实中痛苦挣扎的年轻人,《走向共和》光绪,《大明1566》这个角色是高翰文,《人间》立青立仁,《少帅》张学良丝毫不意外也往这个方向塑造。二是聪明强大又自私守旧的封建“君父”,《走共》袁世凯、慈禧,《大明》嘉靖、严嵩,《少帅》显然是大帅张作霖。三是传统社会中坚力量,能吏,“媳妇”,认同并善于在酱缸中生存,很难以好坏定论,《走共》李鸿章,《大明》徐高张、二贞、吕芳杨金水,《少帅》这个角色是杨宇霆(比传统同类角色更有个性,也是一个充满缺憾感&缺憾美的人物)。四是狂热的理想主义者,这类又分A主旋律白月光,B不完美的“各色”型选手(各色:北方方言,形容一个人脾气古怪,与众不同,微贬义)。《人间》瞿恩是A类,《大明》海瑞是B类,《走共》孙中山也是B类(剧里是这样的)。《少帅》郭松龄也比较接近B类,“各色”中的战斗机,比很多同类题材的白月光前辈更“偏”,自身缺陷更明显。我觉得,“偏”一点儿也没啥不可接受,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点缺点都没有的圣人和一点优点都没有的小人,那这个世界就很假,而且无聊。

再说洗手。剧里有好几个洗手的镜头,比如和同事赌钱之后,比如从战场撤下来之后,跟强迫症似的。郭松龄是个军人,是当了官还会和士兵一起出操同甘共苦的军人,显然没有生理上的洁癖,但他有精神洁癖,洗手是精神洁癖的外在表现。精神洁癖让他和大环境格格不入。他所追求的是建立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去实现保卫家乡、拯救中国的理想,但社会环境不允许。他所处的环境,也确实恶劣,奉军的军纪坏是出了名的,说它封建性强也是于史有根据的。难以抹去的绿林习气(张宗昌:恩人!爹!),盘根错节的人情关系(我不是条子生,我是正经花钱进来的!),根深蒂固的人身依附(长官打骂士兵,大长官用士兵的命给自己打内战争地盘),这些都有悖于现代精神,有悖于建立现代军队、保家卫国的目标。郭松龄有精神洁癖,才更想清除掉这些令自己讨厌的事物,去“整军经武”,改革军队。有精神洁癖,才更与传统的、保守的、人情大过天的社会环境相看两厌,相看两厌就必然日久生怨。他有精神洁癖,才更加不能忍受张作霖赏罚不明、公私不分、玩弄帝王术搞制衡、以天下为一家私产的做法。所以他最后选择与奉张决裂,走上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再说落泪。在原著小说里,张学良一直是爱哭的孩子,而电视剧前二十五集,郭松龄眼泪更多。我数了一下,据不完全统计,讲武堂讲述日俄战争中国受辱,把自己讲哭了(有史料出处);直奉大战之后在家关门骂老张,骂着骂着哭起来;九门口“萧何月下追韩信”狗血剧情,失态痛哭(史实);火车站分别,已经决定反了,张学良还懵懂不察,郭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马上转移视线主动去怼杨宇霆;医院的最后一面,将哭未哭;滦州誓师,声泪俱下(有史料出处);兵至新民,拒绝接张学良电话,明显哽咽说不出话,还是郭师娘下令出发;兵败巨流河,又是忍着眼泪的样子;最后与妻同死,夫妻对视,好像也有眼泪。我翻了翻文史资料,发现这里面很多哭戏是有历史依据的,不是编剧脑洞大开的产物。爱落泪意味着内心敏感,大爱大恨,有难以压抑的强烈情绪。剧中郭松龄的敏感是超出常人的。因为敏感,他更敏锐地感知到国家主权不完整给家乡人民带来的灾难和耻辱,所以对列强侵凌更痛恨,民族主义倾向更强烈。因为敏感,他也更容易察觉到半封建社会的结构性问题给个体带来的伤害,“家天下”的传统模式,儿子属于父亲,士兵属于长官,人民属于官员、贵族和皇帝,公私不分,压抑自由,扭曲人性,危害民生,违反时代潮流……更容易感知痛苦,也就更有动力去改变这一切。因为敏感,所以玻璃心,自尊心特别容易受伤,受伤就要有出气口,他怼同僚,骂下属,性子上来连上司的命令都不听,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和事容忍度为负数,因为一点奇葩的私人原因和杨宇霆结怨并拒绝和解,跟同事争功争得一哭二闹三寻死,后来还当面拒绝张作霖请客。水至清则无鱼,傲娇别扭就人缘差。有时他确实反应过激,比如杀死姜登选,从事后看,姜未必就该死,把事儿做得太狠太绝乃是下策。就像一个过敏体质的人,自身免疫系统过于活跃,不光细菌病毒进不来,生活中常见的灰尘或别的什么物质也能诱发严重的反应,同样危害身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嫌他过度敏感,他多半也要嫌你麻木不仁。

郭松龄要是活得稍微糙点,学会了进退屈伸,也就不是张学良喜欢的那个郭教官了。正因为他“异端激进”(剧中张学良台词),和周围人不一样,是旧世界里的“新”人,才能吸引同样为新旧交替所困扰的张学良。他们之间关系亲密又微妙。剧中的张学良是个渴望父爱的孩子, 张作霖并非不爱儿子,但老张是典型的封建父亲,除了情,还有威,还有长幼尊卑,还有身心全方位的控制。张学良天性不喜欢“尊卑有序,井井有条”(剧中于凤至台词)的传统家庭,他想要一种更加现代、更加个人化的亲密关系。填补这个空位的,就是郭松龄。历史上,郭松龄夫妇只生养过一个女儿,幼年夭折,之后再无子女(现在的郭氏后人是他死后亲友给过继的)。换句话说,他没有孩子。没有孩子的老师和半大小伙子学生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对于张学良来说,郭松龄是授业恩师,也是最亲密的朋友,他们之间不是单方面的施恩、受恩,而是平等的双向互动。在新旧交替的大时代,他们相识相知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他们彼此成全,也彼此相误。

剧中郭松龄反奉的导火索是第二次直奉大战后赏罚不公。和杨宇霆的矛盾是表,和张作霖的矛盾是里,因为杨宇霆的意志就是张作霖的意志。张作霖就是军阀政治和封建专制的路子,郭松龄意识到他们之间存在两点重大分歧,一是南下争霸与保境安民大政方针的分歧,二是家天下与公天下意识形态的分歧。第一个好理解,第二个需要仔细看。张作霖封督军那场戏,引起郭松龄愤怒的点,不仅是功高不赏,还是张对大家开玩笑提到“土皇帝”这句话。郭是同盟会出身,致力于军队的近代化建设,他所做的一切努力,是希望东北往“新”方向走。而现实,他在战场上的一次次胜利,成了他看不上的那些人做他看不上的那些事的资本。他曾经寄希望于张学良,但最终挣扎着下决心单干。为什么对张学良失望,剧中给出的理由,是他又见到张学良逛八大胡同。他意识到张学良没有能力也没有动力摆脱与封建家庭的共生关系。他认为张学良可能并不是他等的那个人,也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他病了,他厌倦了,他决定掀桌了。

按照传统社会运行的规则,如果郭松龄想要的只是权力,那大可不必脱离安全稳妥的道路,即依附张学良,继续等待机会。而且,张作霖不赏张学良,因为更亲近。所有人都默认他郭松龄是张学良的铁杆,利益一体。他拿了实际兵权,又身为“太子老师”,以后什么都会有,为何还要急于一时。但性格敏感、精神洁癖的郭松龄不这么想,他不认同帝王权术的合理性,不接受自己是传统游戏规则之内的一个零部件,不乐意做奉张权力传承的一环。剧中的郭松龄曾对张学良说过,自己是自由的。他是张学良的老师、朋友、部下,关系极为亲密,但他不认为自己是张氏“私人”。就像儿子并不天经地义属于父亲,士兵并不天经地义属于长官,人民并不天经地义属于官员、贵族和皇帝。

儿子并不天经地义属于父亲,但儿子通常会爱父亲。士兵并不天经地义属于长官,但士兵应该服从命令。人民并不天经地义属于官员、贵族和皇帝,但直到今天仍有很多人渴望一个永远正确的清官、明君解决一切问题。旧和新,情和理,稳和变,这里面的道德悖论,现在21世纪都未必能捋顺。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在师徒相知的巨流河边,决战打响。张学良以“吃张家饭不打张家人”的口号打败了郭松龄,是徒弟打败了老师,也是旧打败了新,情打败了理。东北的士兵属于张氏,这是半封建社会军阀割据的理论和事实。士兵属于长官,不光是职务关系,还在伦理上有无限的义务去尽忠,忍受“喝兵血”,日常打内战。同样的,儿子属于父亲,孝的核心是无条件的“顺“,所以就得接受包办婚姻,服从父母安排,不能有个人自由……在传统伦理道德的语境下,在“江湖就是人情世故”的语境下,郭松龄属于不可控的危险分子。他和以张作霖为代表的传统世界相看两厌,互相不能理解,互相不能容忍。在张氏的立场,郭松龄倒戈是吃饭砸锅,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尔夫妻占得完全”。但剧中的郭松龄从一开始就说过,他认为军队不能是个人的,而应该是国家公器。既然如此,凭啥要做野心家的私兵家将。忠孝是儒家文化的“天条”,但不代表人必须无条件服从这个“天条”。就说吃饭砸锅,1911年辛亥革命,民国以成,武昌起义的新军何尝不是吃饭砸锅。(往后翻篇,南昌起义的部队部分脱胎于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自然也是吃饭砸锅。)要说忠孝仁义,刺杀恩铭的徐锡麟,妥妥的不忠不孝;北洋诸位元戎们,包括张大帅在内的每一位,谁不是光绪、宣统皇帝封的官,也没见谁给大清殉节尽忠。忠孝节义、君臣父子,是封建社会的准则,发展了两千多年,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上位者对下位者单方面的要求,有了权,就有了解释权。上位者掌握更多的资源,更容易把权力关系变成道德要求,把一切泛道德化,顺着它的逻辑走就不用思考,试图挑战它便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剧中的郭松龄始终是矛盾而痛苦的。他想要反对军阀,只能依附军阀;想要结束战争,先要挑起战争;想要解民倒悬,却有许多人因他而死;想要摆脱日本干涉,反而把张作霖彻底推向日本;想要实现新世界的理想,必须违反当时世界的一切美德,兴无名之师,成为人们眼中的不义之人。剧中的滦州誓师,气氛不是悲壮而是悲伤。没人和他一样敏感,包括他的学生在内,没人理解他,甚至他自己也未必多理解自己想要什么。文史资料里的细节比电视剧更加晦暗也更加残酷。历史上,郭通电的《敬告东三省父老书》提出十条施政主张,好像说了很多,又好像啥也没说,很难说有多先进,郭军也并没有做到“不扰民”。在真正的新时代面前,郭松龄大概率还是个“旧”人。剧中借冯庸之口立了个flag,说郭松龄和徐树铮是一类人,爱他们的人爱得要死,恨他们的人恨得要死。他们同样搅动风云,同样被自己的行为所反噬,盛年横死,身后评价两极分化。在那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社会发生着剧烈而深刻的变革,一切都不是一步到位的,没有什么是容易定论的,没有先知先觉的圣人,没有完美无瑕的个体,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案,没有一开始就成熟的道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切都在变,一切都要变。

新旧交替不是一个点,不是一条门槛,而是一片漫长的模糊地带,沼泽泥泞,荆棘丛生,充满未知。在这新旧交替的模糊地带,郭松龄孤注一掷地向他所厌恶的一切开战,又被他所厌恶的一切合力杀死。在他身后,历史一度向更加凶险、更加叵测的方向推进。东三省很快将迎来新的动荡、新的灾难、新的生离死别……

我有时候在想,即便是现代社会,以郭鬼子的敏感别扭小心眼儿性格,八成也会过得磕磕碰碰。但时代毕竟在进步,封建伦理渐渐消亡,人身依附关系削弱了,也许类似特质的人可以更好地发挥自己的长处,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痛苦和内耗。其实剧中杨宇霆个人悲剧的原因也在这儿,封建伦理使人异化,郭是极端排斥极端对立,杨是过分认同过分入戏。这一对仇敌就像剧中的阴阳两极,他们的性格、处事方式、意识形态表现得截然相反,但悲剧性的命运殊途同归。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不是每一次挣扎都有善果,但显然每一次探索都鲜血斑斑。

总有后人视此血道而来。


汉卿

  突然想到一个难受的事实啊,张是1901年6月3日生的,1919年进的讲武堂,相当于他进讲武堂那年是18岁,郭大概是1925年反的,减掉1919在加上18,一共是24,18~24大概算是张的青春吧,陪了他一整个青春的人怎么能说忘就忘啊?

  突然想到一个难受的事实啊,张是1901年6月3日生的,1919年进的讲武堂,相当于他进讲武堂那年是18岁,郭大概是1925年反的,减掉1919在加上18,一共是24,18~24大概算是张的青春吧,陪了他一整个青春的人怎么能说忘就忘啊?

汉卿

   都是白毛?!我喜欢啊啊,那个眼镜腰带和手套太加分了喂,好欲啊啊啊啊啊,大帅的熊比小张大,这是肯定的啊,谁让大帅是小张她妈呢,军装会束一点熊,大帅的熊肯定比看起来大啊,好想捏啊,但小张如果脱了衣服熊也不会太小,如果这些军阀都变成妹子,妹子们之间混战,好像也很有看头啊喂,(姐姐们给个姬会)如果小张变成妹子,是不是赵四小姐和风至都会变成男生啊。

    风至:文质彬彬的先生啊,有书生气,读过很多书啊,待人和善,大度(如果再长点胡子就踩在我的xp上了啊)

     赵四:就...

   都是白毛?!我喜欢啊啊,那个眼镜腰带和手套太加分了喂,好欲啊啊啊啊啊,大帅的熊比小张大,这是肯定的啊,谁让大帅是小张她妈呢,军装会束一点熊,大帅的熊肯定比看起来大啊,好想捏啊,但小张如果脱了衣服熊也不会太小,如果这些军阀都变成妹子,妹子们之间混战,好像也很有看头啊喂,(姐姐们给个姬会)如果小张变成妹子,是不是赵四小姐和风至都会变成男生啊。

    风至:文质彬彬的先生啊,有书生气,读过很多书啊,待人和善,大度(如果再长点胡子就踩在我的xp上了啊)

     赵四:就是那种比较洋气的男孩子啦,有点小性子,有气质

    这么说,我更喜欢风至了啊,小张你把风至给我吧啊啊啊啊啊,(小张:gun)

   郭松龄女化应该是个子高高的,平常束着马尾辫,带着束xiong,长的还行,平常有点严肃,但更多的是关心小张啦,又有磕点了,有点严厉的大姐姐,但更多的是关心×和善幽默的大小姐,平常不会撒大小姐脾气啦!可以写文啊

       

汉卿
呜呜叽,我就听个评书,至于刀...

  呜呜叽,我就听个评书,至于刀死我吗?评书说,张在台北和朋友聊起来郭时还会掉眼泪,郭死后张在处理军中一些事时,会说有郭在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哭死我,档案里也有刀,我记得是张的寿宴上,有人唱了一出《华容道》张一下子就想起郭来了

  呜呜叽,我就听个评书,至于刀死我吗?评书说,张在台北和朋友聊起来郭时还会掉眼泪,郭死后张在处理军中一些事时,会说有郭在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哭死我,档案里也有刀,我记得是张的寿宴上,有人唱了一出《华容道》张一下子就想起郭来了

汉卿
今天听评书磕到这对了 张想qi...

今天听评书磕到这对了

   张想qiang杀杨宇霆,列的罪状第一条就是他sha了郭松龄……… (我觉得张杀杨宇霆不仅是因为杨阻挠易帜,目中无人,给张使小绊子,也有点替郭报仇的意思)呜呜呜呜一口刀子糖磕到了,不喜勿骂

今天听评书磕到这对了

   张想qiang杀杨宇霆,列的罪状第一条就是他sha了郭松龄……… (我觉得张杀杨宇霆不仅是因为杨阻挠易帜,目中无人,给张使小绊子,也有点替郭报仇的意思)呜呜呜呜一口刀子糖磕到了,不喜勿骂

汉卿

  手机壳和立牌一下子都到了呢开心,都很好看啊,(原谅我垃圾的拍照技术),手机壳的图是我后来用美图秀秀做的(很遗憾有色差啊)在图六

  手机壳和立牌一下子都到了呢开心,都很好看啊,(原谅我垃圾的拍照技术),手机壳的图是我后来用美图秀秀做的(很遗憾有色差啊)在图六

汉卿

这两张是最虐的,因为可以联系到真事

这两张是最虐的,因为可以联系到真事

汉卿

推个wx小程序,粉冷门cp必备,自动产粮,yyds

推个wx小程序,粉冷门cp必备,自动产粮,yyds

汉卿

还有呢,(今不知道为什么老福特和贴吧的郭张文就少了很多啊,呜呜X﹏X)

还有呢,(今不知道为什么老福特和贴吧的郭张文就少了很多啊,呜呜X﹏X)

汉卿

  “汉卿,只要越过雷池一步,就会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

   “假如我真的被爱情的神箭射中了,倒也不错,我......我会让他一生都幸福的。”

     “汉卿”“郭大哥”“你是不是坠入情网了?”

      “唉,我说茂宸兄,请你不要像个道长似的谈情色变吧,爱情并不是坠落的代名词。”

       “我不是神仙,也有七情六欲,而且我也深知爱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汉卿,只要越过雷池一步,就会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

   “假如我真的被爱情的神箭射中了,倒也不错,我......我会让他一生都幸福的。”

     “汉卿”“郭大哥”“你是不是坠入情网了?”

      “唉,我说茂宸兄,请你不要像个道长似的谈情色变吧,爱情并不是坠落的代名词。”

       “我不是神仙,也有七情六欲,而且我也深知爱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年轻人追求进取的动力。”

        “我是说你......”

         “你是说我有了妻子儿女,不该再有爱情吗?”

          “不是的...”

                           ——《xue染巨流河》

           小张cos服试穿啊,忽然感觉自己好矮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反正正式出片子要等到快开学呢,我还有机会的)上面这几句话有改动,

  


  

   


汉卿
这对cp给我锁死好吧

这对cp给我锁死好吧

这对cp给我锁死好吧

汉卿

  大家元旦快乐啊,给大家带来一些预设茂晨,衣服大概就是这样(如果触漫不再出新衣服),但脸部表情还需要我多看视频了,这三天我大概率做不完手书,但我尽量挤时间做(我们老师留了一大堆作业,尤其是数学,本写作业困难户表示无语),但大家不要抱太大希望,另外第三张yyds


  大家元旦快乐啊,给大家带来一些预设茂晨,衣服大概就是这样(如果触漫不再出新衣服),但脸部表情还需要我多看视频了,这三天我大概率做不完手书,但我尽量挤时间做(我们老师留了一大堆作业,尤其是数学,本写作业困难户表示无语),但大家不要抱太大希望,另外第三张yyds


冬戈#
一个人看电影多没劲儿

一个人看电影多没劲儿

一个人看电影多没劲儿

阿蠖

火焰

*  个人感觉​重度OOC


*文笔渣,请各位多包涵


——————————————

    “茂宸,茂宸,你上哪去?”​他跟在郭茂宸身后急呼,但前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依旧闷头往前走。张汉卿的少爷脾气登时就上来了,索性也不追了,站在原地大吼了一声:“郭茂宸!你给老子站住!”郭茂宸闻言,倒也没再往前走,就站在原地。风吹过他布制的军服,他一动不动地站在深秋的风中,像一棵挺拔的松,又像是一棵白杨。


    “哎呀,茂宸。”​张汉卿有点撒娇似的跑到他身边,“怎么了呀?”郭茂...


*  个人感觉​重度OOC


*文笔渣,请各位多包涵


——————————————

    “茂宸,茂宸,你上哪去?”​他跟在郭茂宸身后急呼,但前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依旧闷头往前走。张汉卿的少爷脾气登时就上来了,索性也不追了,站在原地大吼了一声:“郭茂宸!你给老子站住!”郭茂宸闻言,倒也没再往前走,就站在原地。风吹过他布制的军服,他一动不动地站在深秋的风中,像一棵挺拔的松,又像是一棵白杨。


    “哎呀,茂宸。”​张汉卿有点撒娇似的跑到他身边,“怎么了呀?”郭茂宸看着眼前的人那张如瓷娃娃般漂亮的脸,没有说一句话。“我的郭军长呀,您今儿到底是怎么了?汉卿又是哪惹您了?”


“你是张少帅,你可没错,我又怎么敢惹你。”郭茂宸道。张汉卿听着他有点别扭的语气,心中暗想:又生气了?我今儿不就是跟老姜他们吃了顿饭吗。“那个,茂宸,你是不是又生气了?”张汉卿微微抬起眼晴看他。“我敢跟张少帅生气?我郭茂宸胆子也太大了吧。”他并没有去看张汉卿。


    “哦,我还以为你是知道我今儿跟老韩老姜他们在一起,又吃醋了呢。”张汉卿的语调很轻快甚至笑了一下,“那行,既然你没什么事,我看这天色还早,老韩老姜他们应该也还没睡,我就再去跟他们打圈麻将了。”说着就挺愉快地转身好像要让副官去开车。


    “汉卿!你别”话还没说完,他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干什么呀?郭军长,你不是说没生气嘛,那你现在为什么不让我走?”张汉卿回过头来看他。“我...我不太想”不太想你跟韩麟春姜登选他们待在一起。


    张汉卿走过来,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轻声道:“我不去找他们,郭军长就别吃醋了。”说罢唉了一声,“想不到威震东北军的郭军长也有吃醋的时候。”“谁吃醋了!我只是看你...看你大冷天的出来也不穿上大衣。”郭茂宸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他身上。他的身材本来就比张汉卿高大些,那件厚实的衣服罩在他身上时,他感受到了一种温暖与安全,略显清冷的皂香萦绕在他的鼻尖,那种温暖让他想起了母亲,也惹得他想哭。


    “好了,我送你回帅府。”


    “嗯!”他点点头。


    ......


    “少帅,少帅,您快醒醒!”有人在喊他吗?不会的呀,他现在不是正和茂宸在一起吗。“少帅!少帅!”那声音渐渐清晰起来。那人是他的下属。他恍恍惚惚地张开眼,白亮的光刺了他的眼。他看见下属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哦,对了,自己一直在等,但是在等什么呢?


    他听到下属说:“少帅,这是老帅让我转交给您的,老帅让您务必亲自打开。”他接过信封,手指不住的发抖。信封里只有一张薄薄的照片。他并没有拿出来看,因为他知道,近几天奉天、东三省乃至奉系控制的所有地区的报纸上都会看到这张照片。


    “拿出去,烧了。”他把信封丢给下属,他的嗓音是自己都未曾预料到的沙哑。下属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怒气一下子冲上来,冲着下属大吼道:“把这张照片和送到我这里的所有报纸都烧了!你他妈听不明白吗!还要我在重复几遍!!”他抬起头看着下属,下属甚至能看到他眼中的红血丝。下属愣了一下。他重又低下头,轻声道:“我情绪有点激动,把这些拿出去吧。”“......是。”下属将信封和桌上刚刚刊印好的厚厚的一打报纸拿了出去。


    他抿着唇,眼眶中没有一滴眼泪。他还在等,他在等郭茂宸突然开门进来,他在等有人告诉他那是老帅精心伪造的照片。可他等来的是父亲身边的副官,副官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这是郭茂宸写给你的,你自己看看吧。”


    他站起身来,接过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纸。轻轻地打开,他的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泪从眼眶中滑落。信的抬头上的称呼不是张少帅,不是张学良,也不是张汉卿。


    他写的是“汉卿吾弟”。


    “茂宸,茂宸,你怎么那么傻呀。”他泣不成声,最后他红着眼眶,无力地倚在桌边。


    屋外的黑夜中,火焰兴奋地跳动,吞没那些纸张。无知的火焰并不知道,纵使有再多热量也烧不尽那些印满文字的纸张,一摞烧尽还有第二摞、第三摞在等着他们。最后无论多么热烈的火焰都会被冰冷的纸张压灭。

阿蠖
茂宸吃醋欸 郭教官莫名可爱

茂宸吃醋欸

郭教官莫名可爱

茂宸吃醋欸

郭教官莫名可爱

风过水无痕
给这对民国最虐的师生cp安排上...

给这对民国最虐的师生cp安排上!

给这对民国最虐的师生cp安排上!

顧人和
“说实话,对于华尔兹,郭教官挺...

“说实话,对于华尔兹,郭教官挺拿手啊”

“说实话,对于华尔兹,郭教官挺拿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